与花共眠

第36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怀真说罢,凌绝望着她,终究艰涩说道:“当日,他忽然来至府内,开口讨你,又因公主跟母亲一度针对,我才答应……”

    怀真抬手揉在眉心,并不言语。

    凌绝垂眸,长睫底下双眸之中,虽无限悔痛,却毕竟旧事已过,大错已成,只默默念说:“他是那样身份,年纪且又……我起初还只当他是念在跟你父亲旧日之情,故而必然能护着你周全,不想此后竟是……”

    当初任凭唐毅带走她之后,逐渐地听说一些流言蜚语,他兀自还不大肯相信,后来特意过府一趟,见怀真被照料的极好,可毕竟……他也不是傻子,望着唐毅对待怀真的种种举止,才蓦然醒悟。

    从方才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就如整个人也从那冰水之中才刚出来一般,竟是精疲力竭,怀真低低道:“不必提了。”

    凌绝缄口,只过了会子,才问道:“你可知道,此后的情形?”

    怀真连回答的力气都无,只轻轻皱皱眉。

    不料凌绝又道:“你果然都不在意了,难道,连霄儿也不在意了?”

    怀真手势一僵,抬头又看向凌绝。

    便在这一刻,听得外头李贤淑的声音,道:“怎么在这儿干坐着?”

    屋内两个人齐齐停口,不知李贤淑是在跟谁说话。

    忽听到有个声音沉沉静静地回答:“并没有,只略坐了一会儿。”

    怀真跟凌绝对视一眼,都不由惊诧意外:原来这回答的人,竟是唐毅。

    先前李贤淑吩咐厨下熬了汤水,见准备的差不多了,便叫丫鬟们捧着,又亲自过来看怀真跟凌绝说的如何了。

    不料来到之后,却见屋内静悄悄地,底下服侍的小丫头们竟都不在,只夜雪跟笑荷两个坐在外间,见她来到,忙齐齐起身,笑荷便附耳低声说了一句。

    李贤淑有些诧异,自个儿迈步进了里间,就见唐毅一个人端坐在炕沿上,是以才出声招呼。

    这一刻,怀真早起身走了出来,一步出了门口,果然见唐毅站在彼端,当下便不上前,只站在那门口处。

    李贤淑见她出来,便笑道:“有多少话呢,还没说完?竟连姑爷来了都不知道呢?我叫人给熬得鲜参火腿鹌鹑汤,都已经好了……”

    李贤淑说话间,见怀真脸色泛白,唐毅又是这个鬓边微霜的模样,不由啧啧了几声,道:“你们都喝一碗,倒是好!”

    说着,身后丫鬟们把瓷锅子捧了上来,李贤淑亲自动手,果然舀了三碗出来,先端了一碗,对怀真道:“小绝行动不方便,我给他端进去,你们自个儿用……”看一眼剩下那两碗,又冲着唐毅那边使了个眼色,就笑吟吟进里屋去了。

    怀真会意,——李贤淑是想让自己给唐毅一碗喝罢了,她抬眸看向唐毅,因方才被凌绝引的……将那往事都思想了一遍,不免心中难过,因此意念踌躇,竟将动未动。

    不料唐毅径直走上前来,便自个儿取了其中一碗。

    怀真见状,只得罢了,谁知他并不后退,反端着走到她跟前儿,一边握着手,引她来炕边儿坐,一边说道:“你先尝尝,好不好喝?”就端起来,送到怀真唇边。

    怀真这才知道他的用意,不由又凝眸看他。

    先前那些往事虽则难过,可毕竟都是前世之事,若非凌绝,便早也不愿再记起的。

    谁知此刻对上唐毅的眸子,蓦地跟记忆之中的……陡然相合,连他鬓边微霜,都是一般无二。

    一瞬不由又泪影浮动,怀真便转开头去,低声道:“你做什么对我这样?”

    唐毅道:“我对你哪样儿了?你若是哭,给岳母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

    怀真忙止了泪,又点了点头,道:“你方才来了多久了?”

    唐毅道:“我才进来,岳母就也来了。”

    怀真心底长长一叹,道:“只怕又是哄人的。”

    唐毅笑道:“怎么我在你心里……竟总是这么坏了?”又催促她喝汤,道:“再不喝就凉了,辜负了岳母的一片心意。”

    怀真看了一会儿那汤水,又看他一眼:“你怎么不喝?”

    唐毅哄道:“我怕不好喝,自然你先尝尝。”

    怀真本满心愤懑郁痛,忽地被他说了这几句,不由“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便道:“你竟这么说,若敢当着我娘的面儿说一句,我才服了你。”话虽如此,却也知道他是一片好意,便伸手接过来,道:“我自己来。”

    唐毅只望着她,见她玉指青葱,眼角带润,刹那竟也看痴了。

    怀真轻啜了两口,觉得鲜香甘甜,便道:“我喝了,你也快请用罢。”

    唐毅被她含笑带嗔地扫了一眼,方自取了一碗汤过来,他垂眸看了会儿,却不忙喝,只望着怀真笑了笑,往前在她的碗口轻轻碰了碰,才自己也喝了一口。

    两人对坐着,慢慢地喝汤,怀真问:“你今儿才回来,不是忙的很么?如今这样快就回来了。”

    唐毅道:“也已经不早了,眼见要黄昏,家里太太又几次三番地派人去催我,让我快过来这府内呢,我也知道这情,故而早紧着将要做的事儿都料理妥当了。”

    两人正说着,就见李贤淑从屋内出来,见他两个坐在炕边上,各自说话似的,瞧着倒是十分和睦融洽。

    李贤淑便暗暗喜欢,却又道:“小绝的脸色可真是大不好,身子虚的如此,只怕要调理半年才妥当呢。”

    唐毅见她出来,早站起身来。

    李贤淑却喜他这样恭敬多礼,又笑道:“这样早来,可是来接怀真回府去的呢?”

    唐毅含笑道:“是。”

    正说话间,便见凌绝自里头出来,手中仍拄着那一支鹿头杖,见三人站在地下,便立住脚。

    李贤淑早叫两个丫鬟过去扶住他,又道:“你们先说着,我去叫人备车马。”当下便出去了。

    凌绝方对唐毅道:“不知大人这样快便回京来了,恭喜。”

    唐毅道:“多谢小凌驸马,驸马的身子欠佳,还是着意调养为要。”

    凌绝定定看了他半晌,忽地说道:“不管如何,你都始终要跟我争。”

    怀真闻言咬唇,便横眸看他。

    不料唐毅仍是微笑说道:“小凌驸马倘若指的是怀真,我并没有心要跟谁争,只是我因爱她,便想着不管如何,都要跟她共度此生罢了。”

    这听着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从他口中说出,却俨然已是至为坚定的起誓了一般。

    原来自个儿前生今世,都后知后觉。

    凌绝笑了起来:“当初我并不知道你对怀真有心之时,哥哥提醒我,说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如今才知道他的意思。唐毅,很好……”

    他说着,便道:“我先失陪了。”便举步往外而去。

    只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又回头看着怀真道:“对了,霄儿……”

    怀真一颤,那碗差点儿扔了出去,忽然手上一暖,却是唐毅将她的手儿轻轻握住,他的手掌宽大、干燥而暖和,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自手背透了入内,令她身心重又踏实起来。

    凌绝看的明白,便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霄儿跟云儿始终吵嚷,说是许久又不见你了……你若得闲,或许可以去府中探望探望他们呢。”

    怀真不答腔,只略一点头。外间丫鬟打起帘子,凌绝便出门去了。

    室内重又只剩下两人,怀真的手一空,却是汤碗被唐毅取走,放在桌上。

    怀真后退至炕边上,复又坐了,默默出神,也不说话。

    唐毅见状,故意说道:“可收拾妥当了?待会儿咱们也好回去了。”

    怀真抬眸看他,目光涌动,似有话要说,唐毅静静回看,温声问道:“怎么了?”因见她不答,便又笑说:“你敢不回去,小瑾儿晚上可要哭死了,我回去便打他出气。”

    怀真料不到他竟是这样……一时便撇下心事,皱眉道:“又浑说什么?”

    唐毅笑道:“我打个趣罢了,我抱他重了些,太太都要追着我打呢,我还敢打他?太太先把我打死是真的。”

    怀真“噗嗤”一声,又笑出来。

    唐毅见她一笑之间,满室生辉,才重把她拥入怀中,叹道:“可知这世间……什么也比不上你的笑?”

    怀真怔住,眼前便有些模糊,埋首在他怀中,顷刻才道:“你可知道……凌绝来,是为了何事?”

    唐毅淡淡道:“他也知道了前世的事?”

    怀真见他一早儿便来了,又悄无声息坐了半晌,便知道多半给他听见了,当下也并不惊讶:“是。”

    唐毅沉默了会儿,才道:“我仍是那一句话……前世已过。何况自打你重活一世,你便从未有那怨天尤人之心,也从不肯沉耽前世重重苦痛无法自拔,你早就把自个儿从前世里挣脱出来了,不是么?何况今生你所遭遇,却也已经够多,心胸历练……也早跟之前不同,如今……且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不管他知与不知,怀真仍是怀真,何必在意旁人如何、又行自苦?”

    她方才回想前生,虽已经竭力按压,却仍有颠沛流离无所适从之感,此刻听了他这般温和开释的言语,就如暗夜见光一般。

    怀真闭上双眸,百感交集,泪便无声侵入他的青缎袍襟里去。

    唐毅低头,在她耳畔低低又道:“何况不管如何,我也仍在。还记得我之前所说么?这一回……就算是你弃嫌我,我也不会放你离开了。”

    怀真疑惑,方低低道:“我如何会弃嫌三爷?”

    唐毅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比如,我先前一念之差,差点儿害得你捱受那许多苦痛,几乎送命……”

    他所指的自然是东海上之事……怀真一笑道:“那个跟你不相干,我岂会怪你什么?”

    唐毅试探着说道:“更也许,还有些我不知道的过错儿呢?对不住怀真呢?”

    怀真这才有些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脸上的笑影也随之隐退。只抬眸仔细看了唐毅半晌,怀真摇头说道:“不会。”

    唐毅身心俱震,喉头竟也动了动,问道:“果然不会?”

    怀真点头,回答的甚是坚决:“是,三爷不会对不住我。”

    唐毅听了,双眸微微睁大,竟猛地将她拥入怀中,力气之大,几乎让怀真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他死死地抱了她一会儿,意犹未足,唤道:“怀真……怀真……你可知道我的心、我的心……”竟低下头去,仓皇地在她脸上亲了两下,最后,额头抵着额头,轻轻蹭了两下,欢喜的不知如何是好。

    长睫乱闪,湿润的气息彼此相交,嗅到怀真身上的香气,沁甜入心。

    唐毅望着眼前人,便情不自禁、复又吻向那香露流落、殷红透娇的唇瓣。

    谁知正在此刻,忽地听到帘子轻哨了一声,被人搭起,当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却又猛然放下……隔着帘子,便听见轻轻地咳嗽。

    唐毅跟怀真自然也都听见了,他忙松开怀真,而怀真满面晕红,低声道:“是娘……唉!你可真是!”轻轻跺了跺脚,又低头扭过身去。

    作者有话要说:  摸摸你们三只,谢谢(╯3╰)

    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3:33:48

    关文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3:38:5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04:54:11

    今天不知怎么,忽然史无前例的一场大胃疼,瘫软冒汗,才知道胃疼可以这么恐怖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归结为写了虐情节的缘故了,上次怀真有事那章,直接就发烧头疼起来,昨儿才好了,这次又是这样……似乎要赶紧甜起来啊(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6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