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6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唐毅问罢,怀真才又回过身来,目光掠过他微白的发鬓,那银白色刺得双眸隐隐发疼。

    怀真垂眸,轻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真正想做的,难道不是……”

    ——对唐毅而言,真正想做的,自然是无论如何都要打赢这一场海战,于是当务之急,便是在敌方的援军到来之前,把这一艘首船先行摧毁!故而当时她才选择舍身跳下,也便于让他毫无顾忌,放手一搏!

    却听唐毅道:“当时我真正想做的,便是想将你紧紧地抱在怀中……”

    说话间已到跟前儿,竟不由分说把怀真搂入怀里。

    唐毅低头,在她耳畔道:“就如现在这般,不管是前世也好今生也罢,生生死死,再也不会放开。”

    然而心底虽是这个念头,他却偏是个最清醒冷静之人。

    他低低的声音,轻而坚决,温热湿润,仿佛自耳畔钻入心底去,耳垂先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怀真眉头一蹙,还未来得及开口,唐毅又道:“当初我来见岳父,他恼我,打了个我个耳光。”说话间,便握住怀真的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贴过去:“便是这里,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挨人掌掴。”

    怀真微微一颤,便轻叹了声。

    唐毅道:“然而我当时却恨不得岳父多打我几次才好,只因我心中愧对。”

    从娶她开始,就知道她是何等性情的女孩子,比如镇抚司放走招财那件事,对他而言,倘若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所为,自然都无法原谅、甚至深恶痛绝,故而曾当面儿说“你不该”,此后也曾犹豫徘徊。

    无可否认,他虽爱她,却从来都是以国事为重的,当怀真的所为——甚至是无意之举,竟戕害到他最捍卫之物时,他的确是犹豫了。

    然而他竟忘了,怀真是他自个儿看中的人,他从来都知道她的性情,也早该料到她会如何选择,他未曾事先做足预防,是他考虑不周在先。

    再者说,纵然是她犯了错,他只该把人带回家中,好生教诲安抚,同她晓以利害,只要方法得当,只要他愿意,她不至于不懂。

    然而他却选择了最错的一种法子。

    他也明知怀真在感情之上从来都是胆怯的,他以为自己并没说什么,可是那种隐约的疏离,对她而言却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

    他年长她许多,性格历练等又大不同,竟用自己素来的行事风范来要求她,怎会有这个道理?

    他当初娶她之时,就已经发誓,要一生护她爱她,可他竟然一念糊涂。

    一直到怀真人在雀室之中,对他说了那几句话,然后纵身跃下。

    他发现世间终究也有他办不到之事,也终究领悟……他一念之差,竟要用她的性命终局!

    那一刻,他素来的雄心大志,所有的深谋远虑,都也随她那一跃而化为灰飞一般,身心魂魄都在刹那宛若都成碎片,随着那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也随她同入海底。

    及至醒来,华发陡增。

    唐毅定了定神,才继续说道:“你说我眼界高远,然而我岂无目光短浅之时?因镇抚司之事迁怒于你,本就是大错特错,才又害得你受了那许多苦。你如今要疏远我,也是我自作自受。”

    怀真想不到他竟会说出这些话来,忙拦住他:“三爷!”

    唐毅却又一笑,道:“然而我绝不会再放手,你可听见了?我以性命起誓,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他从来都是理智而清明的,然而就在她投海那一刻,他晕厥之前,心中竟有种疯狂的念头:他愿意以这世间所有……来换得她好好活着!

    他从不肯说什么山盟海誓,纵然是当初成亲后最情热之时,也不曾听他许过什么诺誓,怀真挣了挣:“三爷……”

    唐毅感觉她在胸前微微地动,正是久违的失而复得之感,不由低头,在她发端又亲了两口。

    正喜欢中,忽地听到小瑾儿的声音,叫道:“放开我娘!”

    原来他不知何时从里屋跑了出来,见状大急,便跑到跟前儿,举起小小地拳头便打唐毅,因打了两下儿似乎觉得不得力,便又飞起腿来,用脚乱踢。

    怀真低头看小瑾儿,哭笑不得:“做什么?还不停手呢?”又叫唐毅放手,唐毅却偏不肯,却也望着小瑾儿道:“小家伙,我是你父亲,你莫非不认得了?”

    小瑾儿一愣,然后道:“你不是!”又是闷头拳打脚踢个不停。

    唐毅索性俯身将他也抱起来,一手抱着一个,均不松开。小瑾儿猛然被抱起来,才停了动作,转头瞪向唐毅……却又疑惑地看向怀真。

    怀真低声道:“三爷,你且放开我,当着孩子的面儿,闹什么呢?”

    唐毅道:“你答应随我回唐府去,我就听你的。”

    怀真脸上一红,便转开头去。

    不料小瑾儿见他两个如此,便又道:“你是坏人!坏人!”说着,又挥舞小拳头乱打。

    怀真慌了,忙握住他的手道:“不许这般,这是你爹爹!”

    许是怀真的口吻有些严厉,小瑾儿便愣住了,他本是想护着怀真,不料被这般呵斥,顿时又有些委屈,嘴唇嘟起,眼睛里水汪汪地,便又要哭似的。

    唐毅见状,却温声笑道:“好孩子,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像个哭包儿一样,将来可怎么护着你娘呢?”

    小瑾儿听了这话,却又睁大双眸,虽然年纪小,却竭力不让泪掉下来,且攥着小拳头说道:“我没有哭。”

    怀真正有些后悔凶了小瑾儿,见这情形,又惊又笑。

    却见唐毅又说道:“既如此,你且想想看,除了我,谁还曾这样抱过你娘?自然是只有父亲可以抱她,不信你问她就是了。”

    怀真想不到他竟会对孩子说这种话,顿时红了脸,低声啐道:“怎么这样没正经起来,瞎说的是些什么!”

    唐毅笑吟吟地看着小瑾儿,却见小孩儿面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过了会儿,果然认真问怀真道:“娘……他真的是我爹爹么?”

    怀真又些含恼地看了唐毅一眼,不得不认,便点点头。

    小瑾儿蓦地睁大双眸,只顾盯着他细看,然而因十分错愕,那一声却仍是有些叫不出来。

    正在这会儿,忽地李贤淑从外头来了,见他们三个这样,便笑起来,道:“倒是有多少话呢?还是说不完……早饭都备好了,先去吃了饭罢了。”

    唐毅才放开怀真,当下来至外间,果然见满满布置了一桌儿茶饭,小瑾儿因才相信了唐毅是父亲,便坐在旁边椅子上,只顾看他。

    李贤淑拉了拉怀真,两个人又进了里屋,李贤淑道:“是怎么样呢?”

    怀真道:“没怎么样。”

    李贤淑笑道:“傻孩子,这许多日子来你也不回唐府,可只那边太太虽然不肯为难,心里却焦急的很?如今姑爷总算回来了,只怕他也说了什么?”

    怀真叹了口气,李贤淑道:“又叹什么?有什么过不去的呢?他若是真个儿接你回去的,你就别再推搪了,毕竟是夫妻,长久的不回那府里算什么呢?”

    怀真只是低了头,不言语,李贤淑点了点她的额头道:“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难道还脸皮儿薄不成?”

    怀真这才红了脸,不依道;“娘!”

    李贤淑道:“行了,你不必出去,娘给你探听探听。”说着,便叫怀真坐着自歇息,自己出外去了。

    李贤淑因见唐毅劳心劳力的,又连日里奔波,便叫人备了极丰盛的早饭。

    唐毅虽然奔波劳累,连日不曾好生饮食,此刻却仍不见狼吞虎咽之象,仍是仪态端庄,不疾不徐。

    李贤淑在旁坐着,不停相劝,又拿净筷给他捡了几样儿菜过去,他都一一谢过,丝毫不肯失礼。

    李贤淑越看越怜,越看越爱,把昔日那怨念的心思也撇开了,半晌便道:“姑爷这次回京来,是逗留多久?”

    唐毅听了,便放下碗筷:“大概有三个月。”

    李贤淑叹道:“以后还要出去呢?”

    唐毅道:“是。”

    李贤淑道:“那岂不是又要跟妻儿分离呢?”

    唐毅站起身来,道:“岳母……”

    李贤淑忙道:“你坐,不必多礼,且再吃一些无妨。”

    唐毅却并不落座,只仍是端然站着。

    李贤淑上下打量了一回,道:“罢了,你不必疑心,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想当初你岳父也曾被外放过那七八年呢,我们母女们也仍是那样过了,我虽然是个没学识的,可也懂得你办的都是大事儿,自然是要紧不能阻碍的。”

    唐毅抬眸,眼中透出意外之色。

    李贤淑道:“我虽然疼女儿,可也知道怀真的心,总是在你身上的,不瞒你说,先前你撇了她出京去后,我是一心想给她再找个好的呢,也的确有些可靠踏实、又对她极不错的好人,我心里是看中的。——如今说这话,也不怕你责怪。”

    唐毅低下头去:“是,我其实并不敢责怪,我亦有错儿。”

    李贤淑见他如此恭敬,便一笑点头道:“可毕竟我们看中的又有什么用呢?不管我们怎么说,怀真总是不肯答应,真是倔强的无法……乃至最后竟然宁肯去詹民国,幸而姻缘仍是姻缘,不管怎么弯绕,也仍是你们的。”

    唐毅眸中透出喜色,温声道:“多谢岳母成全,是我三生有幸,能得怀真,以后自然倾我毕生之力,好生疼惜护佑她。”他因心喜怀真,故而这些话竟不由自主说了出来。

    李贤淑见他人品端持如许,却偏说出这些来,忍不住嗤地一笑,却又叹了口气:“罢了,我知道你是个最能耐的人,可未必是那最适合的夫婿呢,可谁叫怀真是喜欢的呢?”

    李贤淑说一句,唐毅应承一句。不料小瑾儿就在旁边瞪着眼睛看,自然是似懂非懂的,听到这里,就问李贤淑道:“外祖母,他真是我父亲么?”

    李贤淑啧啧一声,把小瑾儿抱过来:“瞧瞧,这孩子都不认得了。”说着便道:“是,是你爹,快叫爹!”

    小瑾儿咂了咂嘴,才鼓足勇气,小声叫道:“爹……”

    唐毅走到跟前儿,把他接过去抱在怀中,喜道:“好孩子!”

    小瑾儿喜欢起来,又因先前唐毅也这般抱过他,不免唤起零星记忆,便又笑着叫道:“爹!”这回声音却大了起来。

    唐毅也笑着应承了,把小家伙儿紧紧搂住怀中。

    且说两个人在外,怀真在里屋,哪里能“歇息”,她生怕李贤淑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因此早也守在门口,故而竟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最后小瑾儿笑着叫父亲,父子两个亲热起来,她便低了头,回到了榻上静静地坐了。

    因唐毅才回京来,有许多正事要料理,吃了早饭后,便先离开了府中。

    这会儿李贤淑探明消息,便带着丫鬟们给怀真收拾包袱,只等他晚间儿再来接。

    到了晌午时候,因唐毅派人回唐府送信儿,唐夫人知道怀真今儿会回府,便迫不及待地,早命人先来接了小瑾儿回去。

    如此过午之后,门上来报,却是说小凌驸马来了。

    因此刻兰风赵佩等并不再府中,李贤淑得了消息,便先亲迎出来,果然见小厮扶着凌绝,缓步行了进来……虽说是将养了这许多日子,可仍是清瘦的令人心疼。

    李贤淑也跟赵兰风似的,素来最疼惜他,当下便忙快走几步,到跟前儿握住手,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呢?才醒来多久,不好生保养着,如何就来了?”

    凌绝正欲行礼,见状只得作罢,因说道:“这几日我能下地了,不碍事,劳烦师母记挂了。”

    李贤淑见他下颌尖尖,只双眸越发清亮而大,心疼的无法,便忙叫两个贴身丫鬟过来好生扶着他,因道:“王爷如今不在家里呢?你可是有事?就急急地赶来?”

    凌绝道:“师母恕罪,我今儿来,一来是为了给恩师师母请安,二来,却是想见怀真妹妹的。”

    李贤淑闻言点头,因知道前些日子怀真一直往镇抚司探望凌绝,如今他醒来了,他又是个最知礼的,便也过来……也是人之常情,当下一边儿叫小丫头回去报怀真,一边儿陪着凌绝入内。

    此刻怀真正在屋内乱翻书,用以宁静有些乱了的心绪,忽然听闻凌绝来了,知道他身子状况大不好的,便忙也迎出来。

    正凌绝已经进了院门,怀真远远地看了一眼,见他仍是着素色袍服,手中拄着一根鹿头杖,明明好端端地浊世佳公子,竟憔悴如斯,清瘦的仿佛一阵风儿便也能吹倒似的,心中更是不忍。

    当下迎了,怀真也忘了什么避忌客套,只先皱眉道:“你也太冒失了,竹先生没叮嘱不叫你出来走动么?”

    凌绝说道:“说了,奈何我心里有事,总是憋闷着也容易得病,竹先生便许了我出来这一趟。”

    怀真道:“什么天大的事,再者说,只叫人来跟我说一声儿罢了!我难道不会过去?”

    李贤淑见他两个这般,知道不可打扰,便退了出来,叫厨下去准备些汤水来给凌绝服用。

    两人便在房中坐了,怀真打量凌绝,便道:“到底是什么呢?”

    凌绝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丫头,怀真会意,便屏退了丫鬟们,当下室内只剩下两人,凌绝沉吟片刻,才道:“这许多年来,我一直忘不了……那一次被金飞鼠掳走,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怀真心中微震,却笑道:“事情过去那许久了,如何不赶紧忘了,又不是什么好事。”

    凌绝摇头,轻声道:“只因我始终想不通,你如何竟对我说那些,自不会是你伪装的,更绝不似是无缘无故的爱恨。直到这一次……我昏死在床……”

    怀真脸色微变,勉强道:“你、你说什么?”

    凌绝苦苦一笑,双眸定定地看着怀真,眼睛便红了起来,声音宛若叹息,似笑非笑道:“怀真妹妹,你瞒的我好苦。”

    怀真呆呆回望,不太确信他的意思:“你是说……”

    凌绝轻声说:“你送我的那个香包,我嫌气息甜腻不喜欢,你便赌气扔在水里……”

    怀真色变,猛地站起身来,眸中透出恐惧之意。

    凌绝深吸一口气,也随着起身:“你不知道的是,后来……我下水……把它捡了回来,那个鸳鸯绣的,果然不如何好看……”

    耳畔一阵嗡鸣,怀真只死死地盯着凌绝,脚步挪动,竟后退一步。

    凌绝缓缓往前一步,仍是凝视着她的双眸,道:“你问吉祥……我会不会看不上你,吉祥说除非是我瞎了傻了……可知,我并不是对你无心……”

    怀真只觉似灵魂出窍,浑然不知要如何。

    凌绝渐渐走到她跟前儿,道:“你我新婚夜,你坐在床边……见我醉酒,便自个儿掀起红帕子,瞧着有些失望的模样,可知……我其实并没有醉……我只是不知该怎么面对你……”颤声说到这里,双眸虽睁得大大的,泪却无声滚了下来。

    此刻,怀真才听到自己哑声道:“别、别说了……”

    凌绝却仍道:“现在想想,才算是想通了,你为何无缘无故的讨厌我,只因为……并不是无缘故,而是你曾……那样深喜欢过我……”这一句,竟不知是欣慰,还是无边酸楚。

    怀真听到“喜欢过我”四个字,大为刺耳:“别说了!”

    她攥紧双手,竭力镇定下来:“我不知……你说的是什么,再说……你如何知道那是真?多半是你伤重,糊涂了,也是有的。”

    他的手杖忽然歪跌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凌绝笑了笑,道:“自欺欺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6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