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6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李贤淑将两人复合之事同怀真说罢,见她惊疑,便道:“我私底下问你爹怎么就仓促答应他了,偏生又赶在你要去詹民国的时候,你爹也不跟我说实话,只是支吾,等你自个儿问他罢了。”

    李贤淑说着,噗嗤又笑:“这样倒是好,我还心想着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见到我的好外孙女儿呢,谁知你们竟回来了,我就说你不舍得离开家里。”

    原来怀真等回京,对李贤淑说起,只说车行半路,分外想家,因受不住才回来的罢了。

    至于其他京内众人,除了亲近些的应玉张珍等,其他自不知怀真离京之事,有些素日来往的太太奶奶们因不见她,问起来,李贤淑只说是徐姥姥想她,故而去乡下住些日子,也散散心而已,众人自然并不理论。

    至于唐夫人那边儿,却是另有一番说辞。

    原来唐毅那日回来之后,疾风闪电似的料理了许多事,其中一件,便是跟怀真的复合。

    他径直便去贤王府,此刻兰风也听说了骋荣公主的车驾遇埋伏,正顶梁骨走了真魂似的,死死捏着一把汗,不知唐毅为何这会子来了。

    因又想到怀真若不是因为他,等闲哪里至于要离开大舜?这会子自然也不会出事,因此一见唐毅,便怒不可遏,竟不由分说地一掌掴了过去。

    门口小厮们听了动静,不知所以,探头缩脑来看。

    兰风喝道:“都滚开,不许靠前!”他从来性情温和,不曾如此刻这般暴怒,下人们见状,纷纷心惊退下。

    唐毅自小到大,也从未被人这般相待,然而此刻,却竟恨不得兰风多打他几次。

    可他毕竟是个最理智不过的人,便当即敛了那悲感自悔的心绪,只道:“俱是我的错,您且息怒,我有话要说。”

    兰风气的发抖:“你还想说什么?你干的好事!你、你……想不到貌似君子,实际竟是个……是你逼的怀真出走,害得她如今生死未卜!”说到最后四个字,却是放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唐毅双眸一闭,才又沉声道:“您训的是,我自认罪,如今来跟您告别,即刻便要去了,这一去,务必会把怀真好端端带回来。”

    兰风听了这句,气微微消退了几分。

    当初他是县官之时,唐毅已经高高在上拿捏人的生死,后来他一步一步升职,然而唐毅在他眼中心底,却总是地位殊然,令人敬重的。

    纵然后来成了自个儿的姑爷,为了怀真着想而百般挑拣,可却也自知,唐毅身为国之重臣,毕竟是无可挑剔,是以兰风口里虽不说,骨子里也仍是不改昔日敬仰之情。

    这份心意,就算如今他贵为王爷,也是依旧。

    只想不到,他竟作出那种荒唐事情,害得怀真……可毕竟事已至此,兰风便按捺怒气道:“你说什么,你可有把握?”

    唐毅道:“据我所知,掳走怀真的,正是昔日的招财……也是叫阿剑的扶桑人,我也听了骋荣公主所说,阿剑显然十分忌惮怀真,纵然掳走她,也绝不会伤害她,一来或许……二来,他恐怕也另有用意。”

    唐毅没说出口的“一来”,兰风却是明白:先前他听闻动手的是扶桑人,便想到“招财”,又想到昔日招财的种种,便也暗中祈念——或许他念些旧情,不至于就对怀真如何。

    唐毅自然跟他也怀有一样想法,只不便出口。

    兰风问道:“什么别有用意?”

    唐毅道:“东海上不日会有风波,我如今又是海疆使,他的意图自是昭然若揭。”

    兰风深吸一口气,皱紧了眉,道:“真儿有了身孕,纵然他并不下手加害,如此受惊受怕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说到这里,不觉又恨唐毅。

    唐毅点了点头,却忽地一撩袍子,竟跪了下去。

    兰风猛然震动,本能地便要过去扶起他,却硬生生地停住步子,只咬牙道:“这是何意?”

    唐毅道:“上回我来相求,您不肯应允我同怀真复合之事,我又因想着战事无常,便且等顺利归来后再好生行事,没想到竟聪明反被聪明误,仍是我害了怀真,如今我已经知错了,只请求您,答应我同怀真复合,我拼尽全力也会带她回来,然后再向您赔礼道歉。”

    兰风见他跪在地上,早就有些站不安稳,又听这话,便狠心道:“且不必先提此事,你有把握把怀真带回?”

    唐毅沉默,停了一停,才仍是稳稳地说道:“我有把握。”——而此刻唐毅心中,却又想起平靖夫人曾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对他而言,没有能不能,只有愿不愿!

    对兰风来说,自打跟他相识,唐毅从来都是持重可靠,宛若世间再无任何事能难道他,而一路风雨至此,兰风心底深处,也竟是最信任他的,此刻听他允诺,无端松了口气,便道:“很好。”

    唐毅又求道:“还请您先答应我跟怀真复合之事。”

    兰风皱眉,唐毅道:“别的暂且罢了,怀真毕竟是有身孕的,早一日让众人知道复合之事……”

    兰风心头一动,虽然他曾当着怀真的面儿说过“不嫁人也可以生子”,然而也是一心为了安抚她罢了,纵然他不在意,那小孩子一日一日长大,又情何以堪呢?

    是以如今见唐毅这般说,兰风踌躇了会儿,看着他跪在跟前之态,终于叹了声,道:“原本我是该问过怀真的……可……终究也是为了她好,倒是罢了!只要能将她好生带回来,比什么都好……”因此才允诺了。

    唐毅并不露喜欢之色,只是相谢了,便又道:“我尚要即刻回府一趟,跟母亲说明此事……”他站起身来,抱拳回身便走,兰风望着他的背影,道:“且慢……”

    唐毅止步,回头问道:“不知还有何事?”

    兰风目光闪烁,半晌才叹道:“没什么了……你自也保重,好生的……一块儿带着真儿回来。”说着才挥挥手:“去罢。”

    且说镇抚司内,凌霄凌云两个,进了房内来,怀真正抱着小神佑,见他两个来了,却也喜不自禁。

    两兄弟自来熟地,便爬到了床边坐了,又看神佑,凌霄道:“妹妹生得真好看。”

    怀真闻听,差点儿笑出声来:“哪里好看了?”虽然已经满月,小神佑还是面色微黄,十分瘦弱的模样,让人一见便心头怜惜。

    凌霄道:“我觉着是好看的,眼睛,眉毛,鼻子,嘴……都很像是婶婶。”

    凌云含着手指,端详着神佑,道:“妹妹最好看。”

    怀真望着两兄弟,又看看神佑有些疏淡的眉色,一时又想笑,又略觉心酸:原本她生小瑾儿的时候,已经觉着初生的小婴孩儿又小、又有些不太好看……却想不到,小神佑比她哥哥还更……

    但不管如何,却仍是让她疼入心底的宝贝。

    两兄弟在床边儿厮缠了片刻,小神佑便醒了过来,却也不吵不嚷,只是不时看看这个,不时又看看那个,眼神安宁清澈,虽然是个孩童,却仿佛能听懂人说话似的,显得极为乖静。

    怀真又问凌霄是否去看过凌绝了,两人便争先恐后说了凌绝醒来之事,怀真诧异,本想去看一眼,然而又念他方才歇着了,倒是不便打扰。

    这数日来,怀真每日都要来一趟镇抚司,无非是守着凌绝,按照竹先生所言,时而跟他说说话,在凌绝昏迷之时,她也带着小神佑看过他,只不过凌绝不知罢了。

    半个时辰之后,自有人来接了凌霄凌云兄弟回府去。

    此即晌午已过,日影逐渐西斜,怀真心想凌绝已醒了,自不必在这里看着了,当下叫丫鬟奶母收拾准备,也欲回府。

    她念想着再去看凌绝一眼,倘若醒了,便也好道一声别,然而来至房中,却见竹先生坐在外间,正翻看书籍,歪头望内一瞧,里头凌绝仍在睡着。

    怀真便悄声问道:“先生,他的情形如何了?”

    竹先生笑道:“不碍事了,——哎哟,这许多月来,我总算能安心说出这一句了。”

    怀真微微一笑:“那就好了,都是先生妙手回春。”

    竹先生摇头道:“我的手虽然妙,回春的功劳却不敢独领。”

    两人说到此,却见凌景深自外而来,见凌绝未醒,便对怀真道:“是要回府去了么?”

    怀真垂眸道:“是。”

    凌景深打量着她,欲言又止,终于只说:“这些日子,多谢。”

    怀真道:“何必这般说,小凌驸马受伤,也同我有关,何况我的性命也是凌大人救的。且我虽每日来,却委实也不曾做什么,都是竹先生罢了。”

    竹先生闻言又笑,凌景深深深凝视怀真半晌:“等小绝醒了,叫他亲自致谢罢了。”说着,便微也一点头。

    当下怀真才离开镇抚司,回到府中后,兰风不免先把她叫了去,又问了几句凌绝的情形。

    原来这段日子内兰风也常去探望凌绝,见昔日的得意弟子是这样,自然是极不受用的,如今听怀真说好转了,才也稍微安心。

    兰风又笑道:“你快进去罢,太太来了有半个多时辰了,原来小瑾儿又哭闹,这回不是找娘了,是找他妹妹呢!”

    怀真闻听,忍俊不禁,当下才也入内。——先前她去见兰风,奶母早抱了小神佑进了内宅,怀真到时,正见小瑾儿趴在摇篮边上,端详里头的小女孩儿,看得十分入神,竟连她进门都不曾发觉。

    倒是唐夫人立刻迎着,怀真还要行礼,唐夫人握着手道:“罢了罢了,自家人客套什么。”

    彼此落座后,略寒暄了会儿,唐夫人便才慢慢说道:“怀真,先前我叫你搬回去住,只说是身子不好,在家里养着妥当,倒也罢了,如今……是不是也该回去了呢?不然给外人瞧见了,也不大像话。”唐夫人说着,便殷殷切切看着怀真。

    先前唐毅回府后同唐夫人说了复合之事,唐夫人自然喜从天降似的,道:“我当你怎么火烧眉毛似的跑回来了呢,这却是好!”

    唐毅却知道若是复合,怀真总不露面,唐夫人自会疑心,只怕另有事端。可若照实说了,唐夫人若听闻是那样凶险,也还不知会是如何呢。

    唐毅便小声叮嘱道:“我跟岳父说妥当了,自管先去宗正司大张旗鼓的办妥。”

    唐夫人连连答应:“是极,早该如此!”

    唐毅又说要暗中带怀真去海疆数月,让唐夫人不要惦记,只细心照料小瑾儿就是了。唐夫人虽意外,也有些担心小瑾儿离了娘不妥当,可毕竟儿子一去不知多久……何况只要是怀真愿意的,自然也是使得。她尚且巴不得怀真跟唐毅多多相处才好呢。因此唐夫人便应承了。

    不料想,怀真回来之后,却并未回唐府住,而唐夫人见生下小神佑,又是一件儿大大地意外之喜,也知道她在娘家将养自然是极妥当的,因此也由得她,横竖每日带小瑾儿过来看望罢了。

    此刻,怀真见唐夫人提起,略有些为难:虽然说唐毅暗中跟父亲将复合之事料理妥当,可当真要回去……依稀叫人有些情何以堪之感,因此先前才借着身子不好的由头并没转回。

    此刻见唐夫人又提起,怀真便垂下头去。

    唐夫人却是个极善解人心的,见怀真不言语,她便说道:“其实我知道你的心,必然是毅儿又惹你不快了?明明说带你去浙海的,如今你自个儿回来了,他却一去不见人,我心里也恼他呢,怪不得你不肯回去。”

    唐夫人自顾自说了几句,又点头道:“倒也罢了,总也要他回来后,亲自把你接回去才好呢!”

    此刻小瑾儿便跑过来,扑在怀真怀中,叫道:“娘!”怀真忙把他抱住,在脸儿上亲了口,小瑾儿道:“娘,妹妹为何总是睡?”

    怀真笑道:“她年纪小,不能似你一样乱跑,就爱睡了。”

    小瑾儿数月没见怀真,自打她回来后,便格外地依赖,便又道:“娘,父亲什么时候回来?”

    怀真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唐夫人笑道:“瞧这孩子,想他父亲了呢,宝贝儿……你爹他很快就回来了。”

    小瑾儿口齿已经渐渐伶俐,却毕竟有些颠倒,便道:“我不信……太太总哄人……”

    原来小瑾儿先前时常问唐毅几时回来,唐夫人总说“很快”,时候长了,小孩儿自然不肯再信。

    众人听闻,均都大笑,唐夫人便道:“罢了罢了,我以后可不敢再敷衍了!”

    如此又过了半月,地气渐暖,万物生长。

    一日晨起,怀真正在花园内看那一棵早开的月季,见胭脂色的花瓣沾露,娇嫩可爱,在春风之中微微摇曳。

    花园中自有百花,但此刻却只她独领芬芳,怀真便叹道:“怪道人说:只道花开无十日,此花无日不春风,果然是难得的。”她因喜欢这份盛放明媚之意,便欲避开花刺,将其摘下。

    谁知正在此刻,忽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怀真不以为意,还当是哪个丫鬟罢了,只专注摘花,因见刺儿太盛,竟叫人无处下手,她便无奈停手,回身吩咐道:“你且去帮我……”

    谁知她毕竟体弱,方才又躬身凝视,此刻蓦地起身一动,便微有些晕眩,偏偏面对的是那初升的旭日,那人便站在日影之中,身形高大,一时看不清脸容,却绝不会是丫鬟仆人等。

    一语未罢,怀真停口,那人也已经来至跟前儿探臂将她拦腰一扶,小心翼翼地拥在臂弯里。

    怀真微微眯起双眸,却见日影闪烁中,他的脸容也似半边光明半边晦暗,却依旧是昔日容颜,依旧的眸若晓星,然而只有整齐的鬓角处,华发丛生,更甚从前,日光中那银白透明,看上去宛若落了一层细细清雪,孤冷寂寥。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你们两只~

    349169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1:20:15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23:18

    作者君身为一只低烧喷火龙,还是奋力把二更君扔出来了,虽然可能不完美~遇上这样的作者就立刻包养起来吧,答应我,点一下那个“收藏此作者”好咩

    前些天曾琢磨着开两个新文预收先/(ㄒoㄒ)/~~

    忽然想到,小瑾儿看着这样的唐叔,会不会觉得不是父亲,是耶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6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