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6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凌绝,本来发现自己的心竟没了,正慌张之际,忽然隐隐竟听见凌景深之言。

    凌绝更不知此话从何而来,然而听他说的郑重,竟觉着那心口处越发疼了起来,令人无法忍受,一时恨不得即刻死了、毫无知觉倒是好。

    可想到那“送她下去陪你”之言,却又悚然而惊,便想:“哥哥是哪里误会了怀真妹妹?”因此竟咬着牙,只是撑着,心里想道:“我的心没有了,本该必死,然而哥哥说的那样狠绝,他又是那个性子,我死了不要紧,难道要连累妹妹不成?”

    当下竟撑着那股常人难忍之痛,自觉浑身汗出如浆,只恨不得快些儿解脱,可偏又不敢。

    正在难耐之时,忽然听见有人说道:“小凌公子家去了。”

    屋里又传来怀真的声音,凌绝看着空落落的心头,惶然自失,心道:“我这样可怖龌龊的情形,给怀真看见,岂不吓坏了她,我当速速离开才好。”

    如此之间,身子不觉腾空而起,不多时,却见竟已回到了凌府里。

    凌绝深吸一口气:“回来便好,只不知哥哥回来了不曾。”忽地想到在应公府内凌景深跟林**的情形,心中便觉得很过不去。

    正在此时,便听有人叫道:“大爷回来了。”

    凌绝回身,果然见凌景深快步踉跄而入,他还未上前,就见那在公府内捞起香包的少年奔出来,大约是看出凌景深脸色不对,便扑上前去,将他扶住:“哥哥你怎么了?”

    凌景深一言不发,扶着他的手进了内堂,室内无人之时,才抬手拢着唇角,片刻,便见手指缝间有血渗出。

    少年大惊,凌景深脸色极差,却仍道:“无事……不至于……”还未说完,便“哇”地一声,喷出鲜血来。

    凌绝在旁,死死地盯着这一幕,接下来发生的所有,却越发光怪陆离,匪夷所思了起来。

    一直等凌府挂满白幡,凌绝才蓦地意识到果然发生了什么,可虽然明白知道,却又全然无法相信。

    陆续有许多人前来吊唁,唐毅跟林**自也来到,外头自有人接了唐毅,林**便入内安抚凌夫人。

    凌绝冷眼旁观,此刻竟也忘了身上之痛,只如一个旁观者似的,且看究竟还会如何。

    却见那少年迎了唐毅,在室内无人之时,便问道:“三爷,我哥哥原本在应公府内赴宴,如何回来就吐血暴毙了,三爷可知道端倪?”

    唐毅垂眸,黯然说道:“我也不解,景深从来不曾有这种毛病。”

    凌绝见他神情虽仍旧端庄肃穆,眼眸却微红,隐隐透出焦灼苦痛之色,情知他们毕竟是打小儿的情分,自然也同样难以接受此事。

    那少年便不再问,唐毅安抚了他几句,又道:“我跟你哥哥情同手足,他如今横遭不测,你年纪又尚小,以后我会替他照料你。务必叫他九泉之下,也自安心。”

    少年闻听,更是哽咽不止。

    顷刻两人分开,少年自入内宅,见林**正陪着凌夫人,凌夫人见他进来,便也劝慰了几句,又对**道:“三奶奶也替我劝劝这孩子罢了,他们兄弟感情是最好的,唉,真是冤孽……”

    **点头,便站起身来,少年见她似有话说,便也随她来至偏间。

    果然,**见左右无人,便问道:“小绝,你哥哥临去,可同你说了什么不曾?”说话间,便一眼不眨地望着少年。

    少年摇了摇头,低头含泪道:“哥哥只说……不必叫我理会。”

    **隐约松了口气,闻言却点头道:“你哥哥却是为了你好,你自然不要理会此事了。”

    少年止住泪,道:“哥哥死的不明不白,如何不能理会?那日他本是在应公府的,我竟还要去问一问……”

    **听到这里,便拉住他,道:“小绝,别只顾焦躁惹祸。”

    少年本就敏锐,见她这般便问:“三奶奶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你且快同我说!”

    **面露为难之色,被少年百般催促,又踌躇了会儿,才低声道:“我并不知情,只是偶然……听说了一句,仿佛是应尚书跟肃王的事,肃王先前不是被申饬了么?有人传说他跟尚书私底下……你知道你哥哥是个机警了得之人,只怕……”

    少年听了,脸色越发惨白,后退一步,无言以对。

    **却皱眉道:“罢了!是我失言了……我只是怕你惹祸而已。小绝,所谓息事宁人……谁知这其中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呢?你哥哥泉下有知,也是想你安安稳稳的呢,你且听我的话,知道么?”

    **去后,又有郭家的人前来拜祭。

    再往后,少年跪在凌景深灵前,竟是几天几夜不曾离开。

    凌绝在旁看着,因明白少年的心情,竟也一言不发,只仍是静静地看着而已。

    忽地又有一人来到,却正是应怀真,上前来低声劝慰,少年却一把将她甩开,冷颜相对。

    凌绝望着怀真倒地,却不由自主迈动脚步,过去想把她扶起来,然而抬手出去,却只是扶了一个空。

    凌绝呆呆地站定脚步,自此,竟再也无法动一寸。

    他身边人来人往,穿白穿素,如潮而来,如潮而去,从白昼到黑夜,日影月影变幻,于他眼前,竟似是无数岁月,倏忽而来,倏忽而过。

    他也看见郭白露成了熙王妃,她还曾亲来凌府同他作别,仍是那样温柔大度地,和缓说道:“毕竟要亲自来说一声儿方好,虽我知道凌弟是个至诚仁义的,且先前大公子又……可与其从外人口中得知,倒不如我亲来说明,免得你误会我是那等背信弃义的人……”

    郭白露叹息一声,面上露出无奈为难之色,低低委婉道:“人尽皆知,尚书大人的爱女对凌弟素来青眼,只怕喜事就在眼前了……倒是一件大好之事,毕竟如今朝野之中,唯有应大人声势最壮,无人敢与其争锋,我也是替你高兴的。”

    末了,她又微蹙双眉,道:“先前熙王爷派人去府里……故而家里已经允了这门亲事了,以后只盼凌弟步步高升,我也于愿已足。”

    少年只是应允,面无表情起身相送,目送她背影离去,眼底一片漠然。

    凌绝站在远处,依旧不动声色地。

    忽然之间,满目素白转作喜气盈盈的红,鞭炮声中,新人进门。

    凌绝夹杂在众人之间,细看这幕场景,两人拜了堂后,送入洞房,他明知新人是谁,然而亲眼不得见,却仍不能信,在旁看着那红通通地喜服,极想掀开盖头亲自瞧上一瞧,却又无法动手。

    而新郎官醉醺醺入内,衣不解带,直接便睡倒了,令他甚是焦急。

    凌绝有些惊奇、又有些惶惑地望着这一幕,发怔中,却见新娘子悄悄伸手,竟是自个儿把喜帕揭了起来,——果然露出底下一张他朝思暮想的脸,滴溜溜的眼睛,扫向沉睡不醒的新郎官,眼中有微微慌张的喜色。

    凌绝心中喜欢起来,不由自主坐了过去,抬手轻轻地抚在新娘子的脸颊上,而她并不知情,只是低下头,自顾自地绞弄喜服的一角。

    ——原来他竟然娶过应怀真,不管是真,还是他的幻觉,然而这一幕如此真实,却绝不会是他自个儿做梦想象出来的。

    他本以为美梦如斯,从此便可以才子佳人,长相厮守,谁知接下来发生的种种,却令他后悔身临其境,如此真切的亲眼目睹。

    不觉一个月已过。期间,凌绝仍是在镇抚司中,多半是昏迷不醒,且喜虽然气息微弱、每每险象环生,却总是仍有一口气在。

    竹先生原本以为保不住几天,不料竟然是这个情形,心中大为惊疑,因寸步不离,身边又有两名宫内太医相助。

    而凌府之中,凌夫人因久不见儿子,不免便惊慌失措起来,先前凌绝歇在翰林院内,虽也有三五七日的不着家,可却不曾有这样整整十天半个月的时候……且偏偏凌景深也不见回来,凌夫人便叫人四处打听消息。

    因景深匆匆离京,家中诸事也不曾交代料理,幸亏郭建仪知道大体,知道别人倒也罢了,**却是不能瞒住、也瞒不过的,便先叫人把**请来镇抚司,同她说了所发生之事。

    **大惊,这才知道凌绝重伤昏迷不醒,凌景深却已经赶去了浙海。

    郭建仪尽量温声道:“太太那边儿,能瞒且仍瞒着,一来为了老人家好,二来如今小绝这个情形,也禁不得被人打扰。”

    **提心吊胆,亲去看了一眼凌绝,见果然枯瘦憔悴的令人心惊,也自心酸。

    因凌绝虽看似面冷,却是个最懂事的,家中凌霄凌云见不着凌景深倒也罢了,独独一日见不到他,便要念叨,且自打**嫁了,也多亏他在凌夫人跟前儿给**说话,如今也才能够顺利分家,比先前更舒心不少。

    因此**见凌绝这般,不由也落了泪。

    竹先生见是凌绝家里之人,便道:“如有至亲之人陪着他说说话,倒也是好的,尤其是他所最惦念的人物……”

    于是**虽然在家中仍瞒着凌夫人,却时常把凌霄凌云两个带来,两个孩子见了凌绝,自然万分喜欢,然而又见他总是“睡”着,始终不做声,两个人好奇,一边儿喃喃低语,一边儿不时拉拉扯扯,想要二叔起来陪自个儿玩,却总是不能够。

    **又怕两个小孩儿回头乱说,便仔仔细细叮嘱了一番,叫他们万万不可在太太跟前儿泄露机密,自个儿只在凌夫人跟前说翰林院事多,凌绝才不得闲回来,而凌景深又出去外府公干了。

    谁知凌夫人早就隐约从外头听了些风言风语,竟不肯就信这些话。

    因**纹丝不透,凌夫人便诈问凌霄凌云,凌霄人小鬼大,知道支吾,凌云却生性乖巧听话,不免说了出来。

    凌夫人听了,正心惊之际,偏林**过来接两个孩子,凌夫人便抓住她,含泪怒道:“天大的事儿,你竟也瞒着我,竟是想怎么样?莫非是想等他真的不好,便要摆布我老人家了不成?他到底又是怎么出的事儿,他哥哥是堂堂的镇抚使,怎么竟偏叫他出了事儿?”

    **听凌夫人说的不大像话,隐约还有疑她们之意,她因连日来见凌绝的惨状,心里很不受用,又担心凌景深浙海一行有些危险,**心里也自窝火。

    如今被凌夫人一通指责,便道:“瞒着太太,也是怕您着急伤心,对身子不好,且这难道是我们愿意的不成?小绝从来是那样好的人,只怕他哥哥宁肯自己送命,也不舍的伤他一根儿头发,他们兄弟和睦如此,太太又何必呢!”

    凌夫人从不曾见她顶嘴,偏又是在凌绝出事的当儿,当下气的走上前来,不由分说便甩了**一个耳光,道:“作死的娼/妇!婆婆训话,你只听着就是了,谁让你跟我犟嘴了?还是你觉着我儿子必然有事,你便仗势起来?”

    凌霄在旁见了,忙扑上来叫道:“不许打我娘!”

    凌夫人将凌霄推开,道:“没教养的小崽子!”凌霄毕竟人小,猝不及防,跌在地上。

    **看到这里,不觉大怒:“先前鬼鬼祟祟的倒也罢了,如今是要怎么样,当面儿要害了他们不成?”

    凌夫人喝道:“你说什么!”

    **道:“您老人家做过什么,心里自然有数,先前我不肯说破,是因为知道景深至孝,而这种家丑若外扬出去,对谁也面上无光,后来小绝又料理,倒也罢了。如今您老人家不好生思量,反又拿他们来出气,难道他们不也是凌家的人,只有小绝才是凌家的?”

    凌夫人脸色难看之极,通身乱颤,终于道:“你、你真是反了……等景深回来,我必叫他休了你!”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林**索性冷笑一声,不再言语,只拉着凌霄凌云自去了。

    又过一日,清妍公主才得消息,因公主前几日临盆,得了一女,宫内虽有人闻听端倪,自也不敢同她说明,这两日才终于能下地,便也忙到镇抚司探望凌绝。

    然而纵然是这两个家中至亲的人来看,凌绝却仍是醒也不能醒,凌夫人因亲眼见了儿子如此,不免惊怕忧伤、果然病倒了,竟在府中不得出外。

    清妍公主才生产了,见了不免伤感,大哭了几回,宫里人怕她失了调养,便奉劝在宫中安心养身子罢了。

    只有赵烨应佩等人时常来看望,除此之外,**也常常带着凌霄凌云两人前来。

    这一日,昏迷之中的凌绝,行走于黑暗的渊薮之中,忽地听到耳畔有低声呼唤的声音,如此温柔而熟悉。

    这声音于他而言,竟如同是冰天雪地之中的一声春鸠清脆,又如是茫茫暗夜中的一抹微光。

    凌绝有所感知,便奋力往这声音所来的方向竭力挣扎……跌跌撞撞,不知过了多久,才依稀见到那漆黑的天际,裂开一道缝隙。

    凌绝皱皱眉,竭力将双眸睁开,模模糊糊中,看见身边儿果然有一个人。

    他用目光艰难地描绘这人的眉目,口鼻……当对上她清澈坚定的眸光之时,终于确认,就是那个人……

    那个他以为永永远远失去了,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故而把自己放逐在那暗不见天日的黑暗荒原中,几乎要游离一辈子……如今,她却依稀出现在面前。

    凌绝张了张口:“怀……真……”嗓音沙哑的,如同苍老了百岁。

    应怀真抬手,手中沾了水的丝帕轻轻地在他有些干裂的唇上擦过,含笑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他的心仿佛干裂荒芜了千百年的荒漠,因为这温柔低语的一声,顿时之间竟涌出无限的清泉来,转瞬已成沧海。

    原来那日,怀真自雀室之上飞身跃下之前,有一艘小小舢板,从战舰旁边,悄无声息地划出,往海贼的战船方向而去。

    因众人此刻都眺首望着雀室上之人,因此竟并未留意。

    岂料这舢板还未到彼处,怀真一句说完,便纵身跃下。

    这一刻,仿佛天地也静止了,那舢板上的人见状,毫不犹豫,拧眉挥袖,竟然纵身而起!

    因雀室太高,人自高空跃下,自然是必死无疑的,纵然是底下的人贸然去接,却也是冒了极大风险。

    然而这人,却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曾在凌绝面前发誓,要将应怀真带回去,他说到做到!

    凌景深双眸死死地盯着从空中坠落的怀真,就如同鹰隼注视着断翼的小雀儿,拼着被那自上而下的冲击之力重伤,他腾空而起,竟先是跃上了敌方的战舰!

    此刻众人因都看着怀真,竟然没有人发现凌景深的举止,而凌景深脚尖在战舰上借力,“嗖”地重又拔地而起!背后披风如一面儿极大的翅膀,迎风烈烈。

    凌景深武功本就极佳,算计更是丝毫不差,果然便给他在距离水面约有三分之一处,将应怀真接住。

    刚刚接到人的一瞬间,双臂跟胸前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之声,不知是哪里的骨裂了,巨大的冲力让他眼前发黑,浑身的力气几乎也在瞬间被抵消了。

    景深咬牙,电光火石之间将身一跃,如同鱼儿跃出水面一般在空中翻了个身儿,如此一来,便减轻了一部分的冲力,然而这还不够!

    此刻敌方战船上的人也已经发现了,有的人鼓噪起来,有的跑到跟前儿……一时却都还没想到要动手,只顾呆看着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正在此刻,炮声轰隆响起!这才把众人自呆怔中惊醒了过来,当下甲板上人如蚁乱。

    巨大的水花儿溅起,凌景深无暇他顾,额角也有一滴汗飞快地零落,他已经撑不住了!怀中抱着的人竟似有千钧重,却仍不是不肯撒手,——两个人的身子仍如流星飞矢般坠落!

    就在生死一刹,却又有一道人影,竟自高空跃下,闪电似的直冲过来。

    凌景深不知如何,眼睛一眯的当儿,那人狠狠一把抓住怀真的肩,凌景深身上的力在刹那一松,这才明白对方是在相助!

    景深反应最快,一念之间,一手搂着怀真,另一只手猛然抓了过去,反握住那人肩膀。

    这自雀室跃下的,自然正是阿剑,他手中抓着一根极粗的缆绳撑着身形,左手本抓着怀真,竭力阻止下滑之势头,不料被景深狠命在肩头一握——两个人的重量死死地坠着他,只闻“咔嚓”一声,阿剑抓着缆绳的那只手已经折了,竟再握不住,整个人便跌落下来!

    而就在此刻,凌景深吸一口气,就在阿剑身形坠落之时,竟抬脚在阿剑胸前用力一踩,一为借力,二为报仇!

    如此一来,所有下坠的之力,都随着这一脚的功夫,尽卸落在阿剑身上,当下阿剑下坠更急,竟往海中直摔下去,而他仰面朝天,死死地望着身上的凌景深跟怀真,睁大的双眸之中,不知是何意味。

    就在阿剑将落水之时,又有一道娇小身影,从战船上腾身扑出!竟死命地抱住阿剑,两个人双双冲入水中!

    顿时之间,蔚蓝色的海面上被砸出极大的白色的水花……那两道人影,却久久不曾出现。

    一直到此,凌景深才抱着怀真缓缓落下,双足轻轻落在舢板之上,他打量阿剑消失的方向,双眸依旧深沉如漆,唇边却冷冷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你们哦~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19:02:35

    Geneviev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19:40:30

    欢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19:54:49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20:06:47

    玉蜻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21:48:09

    588359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2 22:19:16

    愚蠢的作者吃退烧药后,发现上面写着忌含酒精的XX同吃,偏偏刚才吃了一瓶含酒精的药,提心吊胆地翻滚了半晌:P不过有些药的确跟酒相冲,大家可要警戒啊,我竟是才知道→_→

    今天身体状况不好,写的未免有点仓促,回头再仔细琢磨琢磨/(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6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