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5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郭建仪撂下一句话,自行去了。怀真略一定神,也欲去寻父亲,不料才走到门口儿,忽觉腹中作痛,不知是否是因方才一时心悸慌乱所致。

    当下不敢再动,只慢慢地退回榻上坐了,缓缓将息。

    如此安顿了半晌,才慢慢地好了,正要往外,便听小丫头隔窗道:“王爷来了。”

    怀真听说是兰风来到,心中不免有些不自在……虽然她从来跟父亲最亲,然而这种事哪里是好轻易出口的?且不管当初是何等错杂的情形所致,毕竟也不是光彩之事……是以当初知道后,竟也一力瞒着,不敢声张。

    此刻见兰风来此,怀真便低下头去,不知要以何种面目相对。

    果然兰风入内,见丫头们在场,便叫退了。怀真见状,越发心慌,更不能言,只站起身来,垂首道:“爹。”

    却见父亲走到跟前儿,只在床前的桌旁椅上坐了,也不出声。

    怀真心里一发忐忑,便也不知说什么好,忽见兰风伸手过来,在她手上轻轻一拉。

    怀真往前一步,不解何意,兰风握着手儿,抬头看了她半晌,道:“如何有这种大事,你竟不肯跟爹娘说?”

    怀真咽了口唾沫,不敢说话,兰风道:“莫非你竟觉着,爹娘都不可信么?”

    怀真这才忙道:“不是这样,我只是……不想爹娘再给我忧心、且这、也不是什么光耀的……”

    兰风见她深深低着头,叹息般说道:“爹娘的一片心,不放在你身上,还放在哪里?若不能跟你同进退,又算什么父母了?”

    怀真垂泪道:“女儿、觉着愧对……”

    兰风道:“跟你不相干,你是什么性子,难道爹娘会不明白?哪里是那种轻狂不知进退的,必然是他……”

    兰风说到这里,微有些怒意,却又不便当着怀真发出来,便又压下怒意,转露几分冷笑,道:“若说有谁的不是跟愧对,都该是他的。”

    怀真想到当日那种情形,也不过是天缘巧合,造化作弄罢了,只是不便详细说明,当下只摇了摇头:“也并不全怪他。”

    兰风见她到这个境地,却还为了唐毅说话,便叹道:“罢了,不说这些,如今只想往后。”

    怀真这才不言语了,兰风沉吟片刻,道:“方才你小表舅过去,跟我长谈了一番,你知道他素来对你有心……”

    怀真不等他说完,忙道:“爹,不成。”

    兰风道:“怎么不成?当初我虽在南边儿,可听你母亲说起来,建仪常常过去公府,你跟他也素来是极好的,就算当日他求亲不成,可却也从未翻脸隔阂,这许多年来他的为人行事,有目共睹,竟是个极可靠稳重的人。你难道不觉着?”

    怀真道:“小表舅自然是个最难得的好人,可如今这个情形,是我不配他。我明白爹娘跟他的心意,都是为我好罢了,然而为人岂能这般自私?何况……我也委实不想再跟人多生些孽缘了。”

    兰风皱眉想了片刻,便笑道:“那罢了,就让你在唐毅跟建仪之间选一个呢?你是想要唐毅回来,还是嫁给建仪?”

    怀真道:“三爷有自己的心胸志向,怎能为了我平白辜负,我也不愿当他的绊脚石。”

    兰风道:“那么就是建仪?”

    怀真啼笑皆非:“爹,莫非一定要我嫁个人才妥当?我先前本也想同你商议,我、我想离开舜,跟骋荣公主去詹民国。”

    这话郭建仪虽听过,却并未跟兰风说起,此刻兰风乍然听闻,先是一怔,继而斥责道:“胡说!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背井离乡?”

    怀真便把跟郭建仪所说,又略说了一遍,又说骋荣公主是极好的人,只让兰风放心罢了。

    末了又说道:“爹,我并不只是为了如今窘境才起意的……就算现在并不是有了这个孩子,我也仍有想出去走走的心思。”

    兰风若有所思,便道:“虽然如此,可……你从小到大都在爹娘身边儿,怎放心让你自个儿跑的那样远去?不许你离开爹娘。”

    怀真还要再说,兰风又道:“倘若你不肯回头,也不想嫁给建仪,那也无妨,谁也不嫁又如何?有爹在,谁敢说一句话!”

    怀真原本心中还有一丝抑郁,听了这话,便忍不住笑道:“爹说什么呢!”

    兰风道:“说的是实情。”

    怀真哭笑不得,兰风抬头,默默回想了一番,道:“从我年少荒唐,到以后出仕……从泰州到南边儿,再回来这京内,想想看,不管多少光怪陆离的情形也都见过,你不必提詹民国如何,且说我在南边儿,也有一些部族,他们那里的风俗跟中原这儿不同,也有些部族是女族长掌权,家中所生的都是女儿为尊,女子未成亲而有孕也是常见的,横竖是她们养活孩儿,在那些地方,男子反而是猪狗粪土一类的了。”

    赵兰风虽在南方行过许多地方,见识过若干不同风俗,可却不曾跟怀真说起这些,毕竟这些风俗虽然是部族里自来而有的,但跟中原之地的民风大相径庭,也不大好跟女孩儿说起来,谁知道如今……怀真是这个情形的,兰风才愿意说出。

    果然怀真听了,着实震惊,呆呆看着兰风道:“咱们舜国,还有这样的地方?”

    兰风不由笑道:“傻孩子,你说这话,倒是让我起了心思……你果然是该多出去走走的,莫说去詹民,只咱们舜国,山川广袤,只怕走一辈子也走不完的呢,那些不同的风土民情,也好见识见识。”

    怀真喜道:“爹莫非是答应了?”

    兰风斥道:“你这丫头,谁答应了?我不过是这样一说罢了,说这些跟你知道,无非是想你明白,你爹这一辈子,也经历了些事儿,很不怕再遇上什么。所以……纵然你不嫁人,也一样可以生子,不管究竟是谁的骨肉,却都是我的外孙,你可明白?”

    怀真一时说不出话来,满心的暖意涌动,依依唤道:“爹……”

    兰风将她轻轻揽在怀中,轻轻地拍了拍肩膀,轻声道:“打小就知道你心事重,如何现在仍是这般?可知爹的心意,是想着,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要我来撑着,总不该叫你吃一点儿力才好。你倘若还把这些要紧事瞒着,爹……就真的生你的气了。”

    怀真埋头在兰风怀中,泪不觉湿了他的衣襟。怀真咬着唇,默然了半日,才低低说道:“爹可知道,何以我从来心事重?。”

    兰风见她话中有话,便低头看她道:“此话怎讲?”

    怀真略一迟疑,终于小声道:“只因、我小时候做过个梦,梦见……梦见因我任性的缘故,害了咱们全家,所以……那时候我很怕……”

    兰风目光微动,眯起双眸问道:“可是你四岁……大病了那一场的情形?”

    怀真点头:“爹如何猜到了?”

    兰风看着她泪光莹然之态,笑道:“先前你也算是个顽皮的了,镇日里闹天乏地,一刻不肯消停。只那一场病了后,我看你处处举止有些古怪……虽不曾跟你说,可私下里,却担心你是不是……”

    原来那时候,泰州正是多事,黑婆、巫咒、求雨等事接踵而至,加上怀真那等奇异的言谈,让兰风禁不住曾想过怀真是否也是“中了邪”,然而却明明又是自己最爱的女孩儿,因此那念头盘旋过一阵后,也就散去了。

    兰风叹道:“所以那时候……你刚醒来,就对爹说叫我不许做奸臣,莫非……也是梦见的?”

    怀真垂泪点头,只说:“是……”

    此时此刻,内里兰风认祖归宗,阖家极好,外面凌绝侍奉恩师至诚,一切太平无事,前生的种种更不必再提起了,可是因听了兰风方才所说,却又不想把这件事一辈子都压在心底,故而假意用“梦境”之说,透给兰风。

    兰风凝眸看着怀真,目光闪烁,却终究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越发用力地将她搂在怀中。

    其实虽然怀真以做梦来托辞,然而兰风又怎会猜测不到?若真的只是区区做梦,如何怀真自打醒来后,性情大变,不再似先前一般跳脱任性,细看言谈举止,时常也不似是个四岁的顽童。

    尤其是对付拐子那一节……倘若只是个孩子的机灵倒也罢了,后来她对着唐毅,竟拒绝他的生日贺礼,反提出那样的要求……这已经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出来的了。

    还有……

    那所谓的“莫道天下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又怎会只是他梦境之中得来、正好儿给她听了去的?就算真的是他梦境偶得,就算她再聪慧,竟能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这样一整首诗?

    她不肯嫁人的誓言,自然也不是空穴来风。

    以及后来出现的噬月轮……那所谓时光倒转等看似荒谬的言语,落在她的身上,却……

    兰风心头暗惊,只紧紧搂着怀真,不叫她看见自己的脸,泪却已经顺着眼中不觉流下。

    他想给他宝贝女孩儿天底下最好的,想要把她放在心尖上疼着,不叫她苦,不叫她忧,然而一路至此,又何曾做到如此?他的几升几落,命运颠沛流离,直到如今……想到她所说“因我任性,害了全家”的话,兰风隐隐更也猜到了,是什么让怀真将心意性情紧敛秘藏,一直到此……

    若非至真至深的伤痛,又怎会如此。

    兰风自怀真房中退出,便见李贤淑呆呆站在廊下,正等候消息,见他走出,忙便迎上来,问道:“如何了呢?”

    兰风握住老妻的手,道:“回房内说。”

    且说这日,因宫中静妃娘娘产期将至,怀真便进宫探望,正含烟也在,三人相见,自有一番喜欢。

    彼此寒暄过后,又说了会儿话,怀真忽地问道:“如何不见宝殊?”

    敏丽道:“昨儿送到唐府去了,听说瑾儿也在,竟叫他两个亲近亲近是好。”

    怀真说道:“我昨儿不曾过去,因此竟不知道。”忽然想起上回小瑾儿抓宝殊的情形,不由笑说:“别看小瑾儿年纪小,却比宝殊顽皮许多,上回还把宝殊欺负的哭了。”

    敏丽道:“母亲都跟我说过了,不过是小孩子们玩闹。我反觉着宝殊性子太安静了,只怕也是因宫中太闷之故,故而把他送到府里去,跟瑾儿玩玩闹闹的,只怕好些。”

    正说到这里,含烟道:“说起来,宝殊跟瑾儿之间……却竟是怎么算的辈分?”

    三个人琢磨了会儿,一起笑了,敏丽忍着笑道:“自然是表兄弟……不对,是堂兄弟?”

    怀真道:“我也糊涂了,如今还糊涂着呢,总归彼此亲亲热热的就罢了,管叫什么呢。”

    因敏丽身子沉,说笑了会儿,不免要歇息。含烟便把怀真袖子一拉,两个人出了殿。

    两人便沿着殿前栏杆,慢慢地边走边说,怀真问道:“前日子事多,一直不曾来……姐姐近来可好?”

    含烟道:“我已经惯了的,也没什么好不好的,只是……”

    怀真见含烟面有难色,欲言又止似的,便问道:“怎么了?”

    含烟踌躇了会儿,竟问道:“你说……静妃这回会是生个小皇子还是公主呢?”

    怀真道:“这个怎能断定?姐姐如何问起这个来了?”

    含烟笑了笑,道:“你没听说么,皇后娘娘病了有些日子了……”

    含烟并没往下说,怀真却已经明白了,因见宫女们都在远处,怀真便也低声说道:“上回赈灾的时候,就听说娘娘的身子不妥当,到底是什么病?”

    含烟皱皱眉:“先前好了一阵儿,因太上皇殡天,闹腾了阵子,便又复发了,只若是身上的病,倒也是好的,只怕……”说着,便往心头上指了指。

    先前因敏丽进宫,封为静妃,忽地又有了身孕,自然不便侍寝了。

    因此皇后做主,又从大臣家中,选那适龄出色的女孩儿,充了几个入了宫闱,太上皇殡天之前,到底也宠幸了两个,一个是苏御史之女,封了婕妤,一个是封了美人,——那苏婕妤竟然也还有了身孕。

    原来含烟因郭建仪的缘故,对郭白露天生也有一种好感,何况彼此之间又是这般的关系,因此听闻郭白露身子不好,便去探望了几次。她冷眼旁观的,也瞧出几分来。

    含烟素来是个不肯多嘴的,何况是这些宫闱之事,只是对着怀真,却知无不言。

    怀真听了这句,便握着含烟的手,低声问:“皇后可是因敏丽姐姐的身孕,故而不自在呢?”

    含烟微微点头:“你要知道唐家是那个样儿,皇后虽早嫁了……只可惜总只是公主一个,偏偏静妃才进来不多久就有了喜,皇后心中只怕未免会多想。”

    何况静妃之外,又多了几个美人……却也都是伶俐过人的主儿。

    怀真道:“我看娘娘的为人,像是个贤德大度的,只怕……不至于想不开的呢?”

    含烟眼中透出几分忧色,道:“皇后是个聪明人,但也毕竟是个女人……”说到这里,忽地摇头道:“罢了,是我多心而已。”

    怀真瞪了含烟半晌,知道她若不是有些觉察,自然不会跟她透这些,怀真思来想去,颇有些心跳。便对含烟道:“姐姐,这两日我若有个不在,你多帮看着敏丽姐姐可好?”

    含烟笑着安抚道:“我很懂得,你也不必就先担心起来了。”

    含烟虽然答应了,然而怀真自也知道她心向郭建仪,若郭白露不是郭建仪的妹子,含烟自然也不会特意去理会……且如今含烟虽贵为太妃,在宫中却并无实权,只怕此事对她而言有些为难。

    此日怀真欲出宫时,便又去辞别皇后,郭白露虽是盛装,然而细看,果然面上透着几许憔悴。

    怀真也并未多说别的,恭恭谨谨说了几句,便退出来。

    正出外之时,就见一名丽人扶着宫女翩翩而来,正是那个新得宠又有了身孕的婕妤,生得果然妖娆美貌非常。

    两人相见,苏婕妤含笑招呼,怀真还礼,便彼此各自去了。

    话说怀真自宫内回府,因想着含烟的话,不觉有些心不在焉。

    将回内宅之时,忽地想起来跟骋荣公主之约,虽然上回提起的时候被父亲拒绝,然而怀真因起了出走之意,哪里肯轻易放下,这几日来抽空便求兰风,只盼他被自己磨不过应允罢了。

    当下便转往兰风书房而来,谁知还未出廊下,就见有个人推开书房门,闪身入内,动作极快,显得有几分鬼祟。

    怀真一怔,隐约看出那是应蕊……她心中一动,便要过去查看究竟,不料还未迈步,就被人一把拉住,那人向她“嘘”了声,扯着她后退两步,隐住身形。

    怀真转头看去,却见拉着自己之人,竟是王浣溪。怀真疑惑,低声问道:“你拉着我做什么?莫非你没见么?”

    王浣溪亦低声说道:“我自是看见了,姐姐稍安勿躁,免得打草惊蛇……”

    两个人说了不几句,就见那边儿书房的门轻轻打开,却是应蕊闪身出来,左右看看无人,便极快又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5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