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5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怀真笑说罢,便看郭建仪,本以为他会问自己是何好事,不料他竟霍然站起,径直来至身边儿。

    直到此刻,怀真才察觉不对,只得抬头看他:“到底……怎么了?”

    郭建仪垂眸,见她目若秋水,雪肤上只有很淡的一抹粉色,看来宛若初春的樱花瓣,透着几许不经风雨的柔弱,然而偏偏竟是个这样闷犟独绝之极的人。

    郭建仪道:“你有什么……瞒着我的?”

    怀真眨了眨眼,本来不知怎么样,忽地想到方才李贤淑匆匆而去之事……陡然之间,脸上那最后一丝血色也都抽尽了,本想起身,奈何他人在身前,几乎贴着她的膝站着,叫她避无可避。

    一刹那,怀真心中极快地合计了一番,只怕李贤淑不至于将这般事情告诉他人,尤其是他。

    怀真便强做无事,笑道:“什么话?我竟不明白。”

    而郭建仪打量她躲闪的眼色,回想方才,李贤淑进了书房,同兰风说了那句……

    那时候他才出门口,走了不几步,自然听得分明。

    虽然从来君子,也不肯做偷听别人之举,然而因听见跟怀真相关,又看门边上并无别人,因此竟站住脚。

    屋内,兰风因问究竟,李贤淑却放低了声儿,隐约听她说什么道:“怀真……有……唐毅偏偏……如何是好……”等言语,断断续续,并不真切。

    只是兰风却忍不住失声道:“这是什么话!如何竟有了身……”

    这一句高声未说完,就仿佛被人捂住了嘴似的,支吾不出。

    郭建仪听到这里,心念一转,脚下几乎不稳,当下不敢再逗留,头也不回,疾步出了廊下。

    一直出了院落,站在那月门边角上,又略理了理那震动的心神,左右来回踱步许久,才打定了主意,又进来见怀真。

    郭建仪见怀真假作不知,便故意道:“你不必瞒着我了,王妃都跟我说了。”

    他暗中一咬牙:“你已经有了……”

    怀真听了这一句,蓦地合了双眸,竟抬手捂住脸。

    怀真本笃定李贤淑不会说及此事,然而又哪里知道君子如郭建仪者,也能故意使诈。

    顿时嘴里仿佛塞了一个青皮核桃,涩麻之极,羞窘难堪,无法做声,逼得人只想流泪。

    郭建仪见她这般情形,才终于确信是真,双眸之中透出几分怒意,陡然转身,却又生生止步。

    怀真用力揉了揉眼,把泪揉碎抹去,颤声问道:“我娘……怎么会跟你说这种事?”

    郭建仪依稀笑了声,道:“王妃自然并没有跟我说。”

    怀真一惊,忙撤了手,只顾呆呆地瞪着郭建仪,却又极快醒悟:只怕他不知怎地听了只言片语,故而来诈自个儿的。

    举手用力抚过额上,此刻竟欲哭无泪。

    忽地见门口帘子一动,却是昔日张珍所送的那只黄猫,自帘儿底下钻了进来,拱到怀真脚下,竖起尾巴蹭来蹭去,嘴里喵喵而叫,仿佛撒娇。

    怀真低头看着黄猫,心才渐渐平缓。

    顷刻,郭建仪回过身来,望着怀真说道:“他大概是不知道此事的?”

    怀真双足落地,弯腰摸了那黄猫两把:“他不知。”

    郭建仪道:“这倒也好,这一辈子也不必叫他知道才好。”

    怀真站起身来:“小表舅,我们不必提此事了……是了,我有正经事要同你说。”

    郭建仪笑了声,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如今,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正经的?”

    怀真张了张口,自嘲似的轻笑:“这又算什么正经的了。”

    郭建仪走到跟前儿,凝视着她道:“你听好了,现在对我而言,再无其他正经事情。如今唐毅在海疆不说,这种品性,也很不值得你再惦记着他。”

    怀真皱眉,轻声道:“我并没惦记。”

    郭建仪点头:“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怀真疑惑,蓦地,郭建仪张手将她拥入怀中,沉声说道:“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郭家的人,孩子也是郭家的子嗣,听明白了?”

    这一句句话入耳,突如其来,又有几分不由分说,怀真几乎无法反应,隔了会儿才叫道:“小表舅!”

    郭建仪知道她必不肯听,见她欲挣扎,便举手在她颈后轻轻一按,将她压在怀中,不许她乱动,又说道:“先前我如何容忍都使得,也从来以你的心意为准,不肯勉强你,然而已经是这会子了,我不会再听你的,也不会再顾忌什么。——你只乖乖地做一件事,嫁给我,做我的内人,我的娘子。”

    怀真睁大双眸,这些言语,仿佛是秋日极大的雨滴,噼里啪啦,迎头砸下,令她无所适从,想避却也无从躲避,只觉得那股湿湿地雨点打在头脸身上,却又带着微凉的润泽之意。

    只因她知道,郭建仪因何说出这些话来,故而竟不觉着这些话霸道强横,反而感念他此心温柔。

    起初的怔忪之后,怀真便欣慰一笑:“小表舅,多谢……”

    郭建仪听她仍这般相唤,便道:“不许这样叫我,原本你跟我也没有这种劳什子亲戚相关,叫我建仪,或者哥哥。”

    怀真忍不住又是一笑:“不成的,我心里早当你是亲人了,这辈子也改不了的。”

    郭建仪不以为忤,自顾自点头道:“也罢,那就不用改,以后嫁了我,再慢慢地改就是了。”

    怀真见他仍是执意这般说,才敛了笑:“小表舅,别说了……其实、你不必为我担忧,我方才跟骋荣公主说过了,我想、想离开舜,跟她一块儿去詹民国。”

    郭建仪眯起双眸:“你说什么?”

    怀真道:“其实很久之前,听公主说起詹民国的民俗风情等,我就心向往之,很想出去走走,只是一直不得闲,这会子却正是个时候。”

    郭建仪道:“你又要任性?”

    怀真道:“并不是任性,只是这两年内发生了好些事儿,若是出去走一走,长些见识,对自个儿也自能好些。”

    郭建仪道:“只怕是你自己乱想的,可问过王爷王妃的意思?”

    怀真笑说:“你不是不知道的,爹爹跟娘自来最疼我,我若认真求,他们为了我好……哪里会不答应?”

    这倒是真话,郭建仪道:“你宁肯跑出去,也不肯嫁给我?”

    怀真一瞬有些恍惚,望着郭建仪的双眸,想到前世那淡然疏离之人,便说道:“我只是不想再跟人结缘了……倘若我一早儿便固执己身,当初并未再许了人……这会子,又何必是这个境地呢?”

    重活一世,本不愿再陷入情劫之中,谁知却竟比上一辈子,陷入的更深更狠。

    然而不幸中的大幸,是家人都好端端地在,相比较而言,她个人如何,是痛是喜,倒是不足轻重了,她于愿已足。

    于愿已足。

    郭建仪皱眉说道:“我不会似唐毅一般,绝不会叫你后悔嫁我。”

    怀真道:“我并没后悔嫁给他。”

    承蒙唐毅一片错爱,才有那许多叫人迷醉的痴恋贪妄,怀真并不后悔曾跟他相识乃至相恋,然而倘若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只怕不会再选择跟他结缘,毕竟,相比较陷于爱宠之境的那种无限甘美,两下分离之时的苦痛,却叫人更生不如死。

    越是情深,越是痛狠。

    因为这份不堪痛楚,便不想再情深似海。

    郭建仪咬了咬牙,心中的怒痛之意已经无法自控,索性上前一步,便将怀真复抱住了,低头便向着她唇上吻落。

    怀真猝不及防,只能转开头去,叫道:“小表舅!”

    忽觉他的唇乱乱贴在腮上,似乎有一种清清苦苦的气息,又有些凉意,真似从荷叶上滴落的水,湿湿润润打在脸上似的。

    郭建仪不顾一切吻落,唇间的肌肤,柔嫩温香,从她极小到已为人母,她曾离他极近,彼此毫无隔阂,她又曾离他甚远,如天边星辰,他曾唾手可得,偏偏花落别家。

    如今,再也不肯放手。

    他近乎沉迷地吻落,一寸寸占领,一寸寸膜拜,心跳的几乎要立死过去,清明的双眸也渐渐狂乱,目光在那嫣红的唇瓣上逡巡……

    正在此刻,便听怀真道:“小表舅!求你,求你!”

    郭建仪微微一停,长睫底下的眸子里,难得地有些迷蒙之色,如空山烟雨,朦朦胧胧地看着她。

    却听怀真低声说道:“求您……别这样,不然,以后我真不知……该怎么面对您了。”

    郭建仪盯着她看了半晌,眼底的烟雨慢慢地散去,终于将她放开,平静说道:“好,我不跟你说就是了,然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只跟王爷王妃相商如何?”

    他说完之后,长吁口气,低头看看身上衣裳有些皱了,便扫平了些,不理怀真,负手自去。

    郭建仪总也是混迹朝堂这许多年,且又天性聪敏,又怎会不知,——原本书房门口是有丫鬟的,然而李贤淑来时,却一个人也没了,且李贤淑乍然那句,分明是故意扬声给他听见的,不然,涉及怀真名声的这些机密话,她如何竟会如此大意张扬。

    只怕是李贤淑也得到消息,有些不知所措,才叫他知道,看看他的心意罢了。

    郭建仪却是感激李贤淑这份小小私心的,毕竟,天才知道……他的心意,自从在应怀真少女之时初一次表露,至今,都从未变过。所谓: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三只~

    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20:17:40

    黄杏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22:43:11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22:45:50

    今晚有些不舒服,就先发这章啊,本来要写到另一个点的,不过,就算是给表舅爷一个单独的小章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5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