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4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只说小瑾儿忽然开口说话,竟是唤的“爹爹”,怀真跟唐毅都惊住了。

    先前平靖夫人跟徐姥姥才商议,说小瑾儿能说话了,怀真还并不信,却想不到,他果然能开口了不说,且第一句,竟还是如此石破天惊。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是悲是喜。

    唐毅却十分喜欢,便索性举起小瑾儿,笑道:“好孩子,真真儿精灵懂事!再叫一声儿来听?”

    小瑾儿被他托在空中,自觉忽地腾空而起,越发咯咯地笑个不停,低头看看唐毅,便又咬舌叫道:“爹爹!”

    怀真在旁看着,却见父子两个,都是满面欢悦,本也都是生得极好的,如此笑影晏晏相对,真真是相映生辉,叫人在旁看着,禁不住也随着喜欢。

    此刻兰风在外间,因也听见了欢声笑语,便不由也面露笑意,正在这时,却见廊下凌绝迤逦而来,见他在此,便问道:“恩师怎在这儿?”

    兰风示意他噤声,这会儿凌绝却也听见屋里头隐隐有些声响,仿佛是孩子的声响,当下知情,便不再做声。

    兰风便同他一点头,两个人顺着廊下便自走开了。

    话说唐毅抱着小瑾儿,一时却也有些爱不释手之意,自打这孩子出生,只因赶上事多,他外头忙碌,隔几日回府,才能见上一面儿,后来小瑾儿又随着怀真回来另住了,要见更是难上加难。

    这会儿抱着,又有怀真在侧,才终究体会出几分“为人父母”之感,唐毅笑了半晌,垂眸细看这孩子,心中却又浮出些许怅然之意。

    怀真见他脸上笑影逐渐消退,不知何故。

    这会子小瑾儿搂着他的脖子,也不舍得离开似的。

    唐毅又在他的脸上亲了数下,才把小瑾儿又小心地递还给怀真,沉声道:“我该去了。”

    怀真不由细看,看他神色黯然,同方才那明朗大笑之态判若两人,略想了想,说道:“我听说,你自请去浙海,可是真的?”

    唐毅见她已经知情,便道:“是。”

    如此,果然确凿无疑了,怀真心头无端一慌,试着又问道:“那不知……几时回来?”

    唐毅听闻,先笑了一笑,又摇了摇头,并不回答。

    怀真已顾不得忌惮,皱眉问道:“莫非几时回来也不知道?”

    唐毅走到门边,背对着她,也不搭言,最终只说道:“不管如何,且记得我说的……照料好自个儿。”说完之后,便迈步出门。

    怀真抱着小瑾儿来到门口,却见他已经转过回廊,竟果然疾步而去。

    此刻廊下无人,只有小瑾儿看看她,又转头看看唐毅离去的方向,喃喃地又叫了声:“爹爹。”仿佛有些疑惑:为什么那人竟忽然不见了?

    晌午过后,吃了茶,众人又坐了半晌,眼见时候不早,张珍容兰两人先行辞去,继而凌绝带了凌霄凌云自去了,赵烨已有些醉意,应佩便亲自送着回世子府而去。

    平靖夫人因年高,便入内歇息了会子,才出来回府,怀真仍亲自扶着送出门口来,平靖夫人临上銮轿,便握着怀真手儿,叮嘱道:“我这便回去了,你若得闲,且仍记得过去住上两日,也当是散心了,可记得?”见怀真点头,平靖夫人才放心上轿,唐夫人也趁便随之去了。

    送别两人之后,王浣纱跟程公子便也告辞离去,王曦出门相送。

    兰风正在书房内,思忖今日唐毅前来之事,不知该不该跟怀真说明,忽然听外头丫鬟来报,竟道:“王爷,外头有个花子,拦住了姑爷的车,拉扯不清呢。”

    兰风听了诧异道:“什么花子?……若是求些米面,且给他些打发了就是。”

    不多时,那丫鬟又慌慌张张回来,竟道:“王爷,不好了,那花子说他是咱们府的……”

    兰风一惊,这才起身往外,将出门来,果然听得门口吵吵嚷嚷,十分不像话,隐约听到程公子喝道:“胡说八道!”声音里竟带着怒意,夹杂着王曦的声音,还有个不甚清楚的女子声音。

    兰风拧眉,快步出了王府大门,果然见在门口上,有个衣衫褴褛之人,似在跟程公子说话,马车上王浣纱掀起帘子,一脸担忧之色,正凝望此处。

    众人见兰风现身,才定了神。王曦后退一步,程公子转过身来,着急道:“岳父……”说着,皱眉看了身边那人一眼。

    那人也忙看向兰风,竟喜道:“父亲!”

    此人满面灰尘,头发散乱,又加这样破烂不堪的打扮……兰风一时竟认不出这是何人,只从她的声音里,依稀听了出来,当下不敢置信地道:“你是……应蕊?”

    应蕊早已经扑上跟前,抓住兰风道:“父亲,不对……父王……是蕊儿回来了,蕊儿知道错了!”说着,竟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此刻门口上的众小厮们都好奇看着,只因先前从应公府内带来的那些底下人走了大半儿,此刻多半都是些新人,十有八/九竟不认得应蕊,也不明白其中缘故,因此都呆呆地看着,不知这究竟是如何了。

    程公子满面气恼,道:“岳父!不必理她,当初是她……已经被撵走了的,如何这会子又回来!”

    兰风也是大为意外,见应蕊是这样的情形,又且震惊,又觉可怜,却也知道她昔日做的事委实不像话,何况当初在应公府的时候就已经从族谱里除名了的。

    本是要将她安置在家庙之中,可她偏偏又私自逃走,这许多年来偶尔想起,也只当她是死了罢了,不成想今儿竟又回来了。

    待要狠心将她撵走,可见是这样蓬头垢面、凄惨可怜的……兰风皱眉喝道:“放手。”底下人听了,便上来撵应蕊。

    应蕊慌忙叫道:“父亲,你莫非不认我了?”又因程公子方才所说,便看着他道:“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也做了这许久的夫妻,你竟这般相待?”说着,目光一动,又扫见王浣纱,便冷笑道:“好好……果然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王浣纱闻听这句,脸上顿时转做雪色,慢慢地把车帘放下。

    王曦在旁听着,也皱起眉来。

    程公子大怒,本要骂上几句,然而碍于兰风颜面,到底不好出口。

    兰风心中本有几分不忍之意,忽然听她说出这混账话来,可见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当下反而没了怒气,只和颜悦色地对程立道:“你且陪着浣纱好生回家去罢,何必跟这不相干之人动恼?”

    程公子闻言,这才也消减了怒火,便冲着兰风行礼道:“岳父所言极是,我便去了。”说着也不看应蕊,只昂首回身上马,伴随着马车自去了。

    而应蕊听了兰风的话,不免有些张皇,便望着叫道:“父王……”

    兰风不等她说完,便喝道:“住口,谁是你的父王,当初你已经被撵到家庙里去了,你更不知体统,私底下逃走,如今竟还有脸面回来?谁认得你?且自去!”说着,拂袖转身,自进门去了。

    应蕊大叫大嚷,不肯依从,竟道:“父王,你如何这样心狠,连自己亲生女儿也不认了?”

    不等兰风吩咐,底下那些小厮们已经纷纷呵斥道:“哪里来的疯婆子,竟这样不知好歹,我们家王爷是个有名的贤王,才不肯跟你计较,你竟越发说出疯话来了?你若是不走,我们便动起粗来,打断你的腿,你可别抱怨!”

    应蕊见众人是这等凶悍,方不敢撒泼,忍气吞声,果然自去了。

    兰风回到府中,越想越气,这会儿李贤淑也闻讯来到,因问起来。

    兰风就把应蕊忽然出现之事说明了,因道:“她竟像是个叫花子一般,落魄不堪的,我本有些不忍之心,只是听她说的那几句话,竟然还是昔日的刁性,着实可气。”

    李贤淑本也是个心软之人,然而应蕊昔日所做所为,却委实叫人寒心,因此李贤淑道:“理她做什么?当初已经将她从族谱里除名了,她尚且不思悔过,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先前你落难那时候,如何也不见她再跑回来,偏偏是你恢复宗室身份后才回来?”

    兰风原本没想到此则,被李贤淑提醒,更是怒不可遏,当下吩咐门上,倘若一旦发现应蕊再来,只叫立刻打走就是。

    话说王浣纱同程公子归家,下了车入内,仍有些惊魂未定。

    程公子明白她的心意,因说道:“你别理会,岳父都不理她了,何必在意那些混话。”

    王浣纱叹道:“我隐约听说过她……只是如何却是这幅模样?看着吓人。”

    程公子嗤之以鼻:“这是自做孽,不可活。”

    王浣纱却摇头低声道:“瞧着怪可怜儿见的。毕竟也是义父的亲生女儿,难道……当真要置之不理?”又想到那句“新人旧人”的话,更是刺心。

    程公子跟她做了许久夫妻,自然懂得她的心意,原来,他们两人虽然成亲,可程公子因要顾惜应兰风的颜面,也照顾自己的体面,因此并没有把应蕊做下的那些丑事跟王浣纱提过,只说是两人性情不合罢了。

    如今见浣纱这般说法,程公子便难忍,索性将昔日种种都一一说来。

    浣纱听罢,瞠目结舌,震惊非常。

    程公子道:“这下你该明白了罢,如何岳父那样好的性情,竟也难以容她。当初倘若不是唐尚书一力拦着,把干戈化作玉帛,这会子……还不知岳父是个什么情形,又哪里有你我的姻缘?故而你很不必理会那刁妇。”

    浣纱原本隐隐有些不安,听了这样究竟,才点头道:“夫君说的对,我明白了。”

    程公子见她释然,才也放心,便笑着道:“故而我说姻缘命中注定的,若不是那刁妇自作,我跟娘子怎会阴差阳错,竟也成了好姻缘?可见天也庇佑好人,才让我得此贤良娘子。”说着,便将浣纱拥住,满怀喜悦。

    浣纱一怔,便含笑低下头去,程公子见她双手拢在腰间,便也探手过去,轻轻摸了摸,悄声问道:“你说……是个小子还是闺女?”浣纱笑而不答。

    两夫妻正在内室说话,忽地外间报说:“二姑娘来了。”

    程公子忙站起身来,浣纱也敛容起身,往外相迎,还未出门,就见王浣溪从廊下而来,两下见了,便行礼道:“姐姐。”

    程公子略寒暄几句,便自离去,留她们姊妹两个叙话。浣纱挽着浣溪,入内坐了,便道:“如何这会子来了?”

    浣溪道:“忽然得闲,就来看看姐姐。”

    浣纱打量着她,说道:“你明知道今儿是怀真的生日,你如何不去?”

    浣溪笑道:“我去做什么。”

    浣纱叹了口气:“哥哥惦记着你呢。他一直说你在镇抚司不妥,实在过于危险,都是些男儿不说,打打杀杀的……”

    浣溪闻言,抬手在胸口抚过,淡淡一笑道:“姐姐别担心,我是什么也不惧的。”

    上回在镇抚司那一场缉拿,唐毅持弓,将王浣溪一箭穿胸而过……彼时,王浣溪痛不可挡,只觉得那一箭射穿的不仅是胸口,更是叫她魂飞魄散了。

    她自以为必死,谁知昏沉煎熬了数日,才发现自己仍是活着。

    后来,从太医跟侍卫们口中零星得知,原来唐毅当时射出那一箭之时,曾刻意避开了她的心室要害,且他拔箭之时,看似不经意之间捋过箭羽,其实是用内力将后半截的箭尾震断,故而那一支箭射出,又狠有准,直穿而过,不曾嵌在体内,虽重伤垂危,却到底勉强捡回一条命来。

    这些事,王浣溪从未跟浣纱提过,这条路是她一意孤行要选的,又何必说出来,让浣纱跟着提心吊胆或痛不欲生?

    两姊妹说了会儿话,王浣溪便出了程府,乘车自回镇抚司,才拐过结交,就看见有两个人影站在墙角边上,往程府的方向打量。

    王浣溪扫了一眼,见似是两个花子,只当是来乞讨的,便并未理会。

    不觉之间,距离唐毅出京,已经有一个月了。

    当时唐毅卸任礼部尚书,被新帝册封为“海疆使”,前往浙海,一路巡防沿海六省海事——这差事艰苦自不必说,而自一品尚书退任,担任这看似没什么品级的海疆使,自然也引发朝野震动。

    然而唐毅当初年少之时,在大理寺任职,也是随着林沉舟天下四方的巡防,如今看来,却竟像是又回到昔日的本职。

    外头自有许多风言风语传出来,多半是在猜测唐毅为何竟被降职,而这许多猜测的流言内,却有一则,——竟是说唐毅休了怀真,却不知怀真乃是郡主,因此新帝动了怒,故而降职外调,乃是责罚他有眼无珠罢了。

    本来王府内并没有人敢对怀真嚼舌,只不过这些日子来,怀真并不只是呆在内宅,反时而出外走动,或者去唐府,或者去平靖夫人府上,偶尔又纱帽遮颜,前去张珍的香料铺子里亲自相看……那些店内伙计,来买香的客人们等自也会闲言碎语,怀真听了这些话,只觉着好笑,这世间的闲言碎语,添油加醋,假以流传,竟会到如此面目全非的地步。

    这一天,怀真自外回来,才到了王府跟前儿下了马车,便见有个婆子领着一个人,从角门匆匆入内,背影依稀看来有些眼熟。

    怀真便随口问小厮道:“那是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抓住手,不要乱扔,免得惊到小盆友(╯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6:11:0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6:23:46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7:24:4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4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