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3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唐毅在怀真耳畔低低说了一番话,怀真惊问:“真的?”

    却见他点头,低声又道:“若我不和你说,过一阵你自然也是会知道,只怕会受些惊吓,因此我先透给你,你自己心里有数。”

    唐毅说罢,垂眸静看怀真,两个人隔阂疏离那许久,总算鸳梦重温,本该珍惜眼下每一刻光阴,怎奈这一些话此刻不说,等改日迟早晚地透露出来,只怕白白地多给她些惊吓不说,另外……只恐还生变数。

    唐毅便温声又道:“事关重大,你万万不可把这件事透给别人知道才好,具体详细,等事成之后,我再同你细说……”

    怀真看他半晌,终于问道:“我爹可知道此事呢?”

    唐毅道:“昨日虽提过几句……可你回去后,仍不可再说起来,免得给耳目听去,知道我们防范了,反走漏了消息。”说着,便又问道:“那香可如何了呢,已有段时日了,莫非难调?”

    怀真见他终于问起来,正也想解释,忙说道:“本有头绪了,谁知出了意外,香料都被弄乱了,只重新配了些,最迟后日便可得了。”

    唐毅何等心细?听到“香料被弄乱”,便问端地。

    怀真道:“并没什么,只是那花园内的耗子多,不知怎么跑到柜子里去,把我的香包都咬烂了。”

    唐毅若有所思道:“果然是耗子作怪?”

    怀真怕他以为自个儿说谎搪塞,便说:“自然了,我亲眼看见那样大一只,跳下来跑了……还凶得很,差些儿就要咬我呢。”

    唐毅本正思忖,见她说的这般认真,便忍不住笑起来,将怀真抱着,道:“果然有这样凶?连我的娘子都要咬不成?若给我见了,必然打死……可知怀真只我一个能咬的?”

    竟低下头去,果然在她耳坠颈上又轻轻咬了数下。

    怀真又笑又恼,因自忖才来……竟想不到弄得这个境地,不觉羞窘起来,忙推开他,低头道:“话说正经,我是该回家里去了。”

    唐毅道:“说的好好的,如何又要走?”

    怀真抬头看他一眼:“我们毕竟和离了,叫我不明不白留在这里做什么?何况……小瑾儿自个儿留在府里,我也不安心。”

    唐毅想了一会儿,倒也明白,便说:“也罢,我不叫你为难,横竖过了这两日,你依旧还得回来,我又何必急于一时。”话虽如此,却不由地捧着她的脸儿,复又温存缱绻地百般亲昵。

    怀真生恐外头丫鬟们听了动静,或者唐夫人等来看望,便大不像样,总算把他推开了去,又皱眉道:“再闹,就真的翻了脸。”

    唐毅无奈,把手抱着她,那手竟像是长在身上似的,百般不愿意挪开,终究也只给她把衣裳整了整,又把头发略理一理,才道:“放你回去使得,你只且记着,把自个儿照料妥当,别亏待了我娘子。”

    怀真听了这话,不免又有些鼻酸,低头道:“你也保重,似今儿这些事,万万别再经受才好,不然,可叫人怎么办呢。”

    唐毅听是这样关心情切的话,越发口干舌燥,禁不住低头,唇齿缠绵,终于又纠缠了许久,才放开手。

    怀真见他这样……生恐再多事,当下不敢再多留,举步自去。

    唐毅望着她窈窕背影,心中却又想起一事,因叫道:“怀真!”

    怀真已经行至门口,闻言回首,凝眸看他,烛光之下,明眸秀色,百看不厌,令人心折。

    四目依依相对,心底欲解释的那些话,想来竟甚是煞风景。

    唐毅一顿,便打住了,只回到里间,竟取了一件自己的披风,走上前来给她披在身上:“夜里毕竟风凉。”

    怀真握着襟子,嫣然一笑:“多谢细心。”他的披风毕竟长大,竟拖了地,怀真回头看着,又是笑。

    唐毅心头转念,便隔着披风抱住她:“另外还有一件……你方才说……”密密切切、如此这般地又叮嘱了几句。

    怀真越发诧异,一颗心七上八下,却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当下叫了丫鬟,命门上车马准备,她却还有一件儿不放心的,于是又去唐夫人房中探望,却见唐夫人早已喝了药,沉沉睡着,怀真不敢打扰,便自退了出来。

    是夜,怀真仍回到应府,见了李贤淑,便略说了一回,只说无碍,又抱了小瑾儿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只第二日上,怀真来至花房,口中含了零陵香丸,用帕子把口鼻蒙上,才把昨日的木匣子取出来,她因怕再有耗子作祟,便是上了暗锁的,这会子打开来,只看了一眼,一惊之下,便把盒子合上,出门叫丫鬟,问道:“是谁来过花房,擅自动过我的东西?”

    笑荷夜雪皆不知道,忙把管理院子的婆子叫来询问,那两个婆子说道:“因姑娘先前吩咐了不许人擅入,因此我们都不敢乱闯,底下几个丫头虽顽皮,却也是知道分寸的。”回头问几个小丫头子,果然都说不曾进去过。

    怀真又叫询问后宅里行走的丫头仆妇们,都说不曾入内,也不曾看见什么人进去,一时之间,虽没找着人,此事却闹得上下皆知了。

    忽然应兰风因中午回来,听了消息,便来见怀真,问说:“是怎么了?莫非是那香有事?”

    怀真道:“是有人进了花房,把我的香置换了,虽查不出是谁,可爹不必担心,我因怕有事,故而多藏了一颗,先前也已经吩咐人去镇抚司,叫他们派人来拿了去,这样才保住万无一失。”

    说话间,门上来报,说是镇抚司有人前来。

    因这镇抚司素来叫人望而生畏,他们登门,自无好事,何况先前还经历过应兰风那一节……因此底下众仆妇小厮们都惶恐。

    怀真叫笑荷去传话,让他们不必担忧,只说是镇抚司来取一样东西的,众人听闻,才都安心,又纷纷猜测是何物。

    笑荷才道:“不知是谁把姑娘花房内的药给换了,亏得姑娘机警,另藏好了一枚,如今那镇抚司便是来取这个的。”大家伙儿这才恍然大悟。

    却说在前厅上,镇抚司的来人行礼过后,怀真把袖中笼着的一个小小玉瓶取出来,因怕交给别人,终究不妥,便道:“便是此物,我须亲往送给凌镇抚使,有些使用的禁忌之处,要当面告知。”

    应兰风陪着出外,却见门外竟是十几名缇骑,二十余步兵,威严肃穆,气势非凡。

    应府的小厮们见这般凶狠,都有些惊心,鸦雀无声地备了车马。

    怀真上车,镇抚司众人马簇簇拥拥,一路护卫着往镇抚司而去。

    门口上,应兰风目送了队伍离去,便转身回房,正往里而去,忽听门上两个小厮低声道:“这镇抚司哪里是个好去处?怎么还要姑娘亲自去呢。我一见那些缇骑,就吓得魂也没了。”

    另一个说道:“自然是有要事,没听说是姑娘调了什么香么?只怕是非同等闲,故而镇抚司求着要呢,是了,你不是该随车的?”

    小厮笑说道:“我哪里敢随,亏得招财叔照顾我,说不必我去了,我才偷个懒儿,谁愿意去那阎罗殿似的地方呢。”

    应兰风本不以为意,只放慢了脚步罢了,谁知听到这里,心念一转之间,脸色就变了,猛地回过身来,望着大门的方向,双眸之中透出惊栗之色。

    话说怀真被缇骑步兵们护着,一路往镇抚司而来,这会子估摸着也将经过闹市了,然而耳畔竟不闻任何响动似的,只听到马蹄得得,车轮滚滚,还有步兵们嚓嚓的脚步声,叫人皮肉儿都阵阵发紧,连素来爱说话的笑荷也不敢做声。

    车内静静悄悄,怀真握住袖子里的玉瓶,一颗心无端地惶然惊跳。

    当马车渐渐停下之时,怀真尚有些如在梦中,直到外间有人道:“应姑娘,已经到了。”

    怀真敛神静思,起身下车,双足才落地,竟有些站立不稳,笑荷忙搀住,就在此刻,有一人过来,及时扶着怀真的左臂。

    怀真站稳了身形,仓促看了一眼,却见身旁的人,鸡皮鹤发……竟是招财叔,怀真不觉恍惚:竟不记得他也是跟着来了的。

    这一刻,招财望着她,因哑声说道:“小姐,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小姐还是不要进去了。”

    不知是不是这镇抚司天生有种瘆人之气,还是因先前应兰风之事,让怀真心有余悸,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怀真竟有些呼吸急促,身上乏力,然而看看掌心的玉瓶,却仍摇头道:“既然来了,也不差这一步了。”

    招财也看向那玉瓶,忽然说道:“小姐就是来送此物的?若是信得过,我帮小姐送进去就是了。”

    怀真闻听,蓦地一震,凝眸看向招财,却见他容颜苍老,显出几分卑微,也有几分亲切,眸色平静如昔,透出十万分可信。

    怀真目不转睛看着招财,手心握着那玉瓶,此刻竟忍不住有些汗意,顷刻间,心底的念头已经转了无数个,若干次那一句“不必”,几乎将冲口而出,却又生生忍住。

    这会儿笑荷看她脸色发白,隐隐有汗意,便也说:“姑娘的脸色看来不大好,不如就叫招财叔送进去罢了。左右有这许多人陪着,又已经到了门口,有什么碍事的?”

    怀真闻听,又看了招财片刻,终于涩声道:“既然如此,便有劳招财叔了,只不过这里头的药……十分古怪,万万别打开塞子才好,不然的话……怕会……白害了人。”

    她望着招财双眸,说的极慢,一字一句仿佛斟酌似的,说到这儿便停住,终于举手,把那玉瓶放在招财手中。

    招财握住玉瓶,肩头略一松,点头道:“小姐放心就是。”

    当下便转身,迈步望内而去,镇抚司几个统领寸步不离,紧随身边儿,一起入内。

    怀真站在马车边儿上,目送招财进了镇抚司大门,不知怎地,那颗心在此刻竟慢慢地提起,到了嗓子眼儿一般,仿佛自己做了一个极错误的决定,然而此刻,再把招财叫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正在惶然自失中,忽然见一匹马飞奔而来,镇抚司门口侍卫见来的急,便欲上前拦阻,那来人却已经翻身下来,竟正是应兰风。

    侍卫见状,忙行礼后退,应兰风只望着怀真道:“你怎么在此?”

    怀真惊问:“爹又怎么来了?”

    这镇抚司对应兰风来说,自然更是个噩梦地狱般的地方,提起来便皱眉心悸,何况亲临。

    应兰风却顾不得理会别的,放眼看向周围,忽地问道:“招财呢?”

    怀真见他张口便问这个,心已经凉了,两个人面面相觑,正在这会儿,便听到镇抚司里头隐隐传来一声惨叫!

    且说先前招财捧着玉瓶进了镇抚司,一路往内,将到大厅之时,依稀见到里间站着一道人影,着一袭茶褐色的镇抚使二品官袍,胸前滚着怒目圆睁杀气腾腾的白狮子,腰间配着鎏金的御赐宝刀,虽面白如雪,但双眸漆寒,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肃杀之意。

    此人自然正是镇抚使凌景深,负手淡淡地站在厅中,微微昂首,似睥睨般地望向来人。

    招财不动声色,拾级而上,将走到厅门口之时,目光一动,心中竟不觉一凛,——原来这厅内,不仅只是凌景深一个人。

    在凌景深右手侧的太师椅上,还端坐着一位,着朱砂红的御赐蟒袍,玉带玲珑束在腰间,四爪金蟒盘鳞磨爪,似欲破空而出,而他静坐彼处,看似云淡风清,面沉似水,却偏不怒自威,抬眸处,仿佛惊雷隐隐,亦将有万顷浪涛拍岸而起。

    招财垂眸止步,木讷说道:“小人奉我家小姐之命,前来奉送此物给镇抚使大人。”

    凌景深一笑,旁边侍从走到跟前儿,从招财手中取过那玉瓶,转身进厅呈上。

    招财又道:“小姐吩咐,瓶塞不可随意打开。”

    凌景深正打量那玉瓶,闻言看了眼身边的唐毅,却见唐毅淡声问道:“如何不是怀真亲自送进来?”

    招财道:“小姐不愿踏步进这镇抚司。”

    唐毅微微一笑,并不做声。凌景深道:“如此倒也罢了,横竖东西送来了就好。”说着,便对唐毅道:“怀真不肯入内也好,别叫她见了这些不好的……来人,把那罪囚带上。”

    招财见他们接了玉瓶,正欲躬身离去,闻言脚步顿住,不由抬头看去,果然见廊下两名侍卫,押着一个人走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按住爪儿(╯3╰)

    关文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0 23:45:05

    朗月照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01:17:26

    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04:49:23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06:59:49

    可乐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11 07:19:0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08:29:49

    赵琦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10:25:04

    晓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11:32:16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1 14:11:43

    这一章虽短,却费了整整半天之力(泪)

    因为这段情节很“机巧”,又特别关键,所以更加如履薄冰。别急,下章就知道所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3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