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3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唐毅自应府离开,便欲回礼部去,只是心中越想,越是惊恼难忍。

    这一生没什么能难倒他之事,可偏偏遇上这样一个人。让他爱恨交加,无可奈何。

    想到凌绝同小瑾儿的相处,若他不知前世之情倒也罢了,如今联想起来,倍加钻心。

    到底是忍不住,——方才对凌绝所说的话,虽听来信心十足,可对他自己而言,却毫无头绪。不过是想压倒凌绝之意罢了。

    他毕竟不是那种惯于风花雪月,一味做小伏低的性情,虽在她身上从来都温声软语,宠溺非常,对外却从来都是个威重仪雅之人。

    何况公务缠身,繁杂众事且还忙不过来,是以先前数月不曾来,一则是因要设计捉拿美纱子,二来,却也的确是想让自己心绪平静,专注国事些,才能将那无地自处无法安置的杂乱之心平复。

    不曾想,来见她一面而已,那修炼数月、自诩平静了的心……轻轻易易、又被搅乱一池春水。

    轿子缓缓起伏,唐毅举手入怀中,摸出那越发有些旧了的并蒂莲花香囊,凝视半晌,方低声道:“你到底如何才能明白我的心,还是你当真决断不肯回头了?不过是个小小女子,竟比我还狠心绝意。”睹物思人,轻轻一叹。

    想到她种种倔强不肯让人之处,真想索性放下,可想到昔日素来的可喜,又是缠绵悱恻,难以自禁。

    先前,不见她的面,倒也忍得,只觉心意儿也有些转淡了。原先打点要来见她之前,虽有些虚然心跳,可毕竟仍是镇定自若。

    只方才相见了后……眼睛看着她,虽面不改色,然心潮涌动,竟是无法按捺,才知自个儿仍是恁般惦记着她,竟比他原本所知的更深更狠许多。

    真真儿恨不得将她不管不顾,一把攥入掌心……

    眼色深沉了几分,唐毅握紧那香囊,想象中就仿佛是那个人一般,被他紧紧握着,从此不放。

    轿子行到半路,唐毅把香囊揣了,道:“去镇抚司。”

    凌景深亲迎了出来,两个人并肩往内而行,景深道:“今儿如何亲临了?”

    唐毅道:“顺路而已,仍是没什么进展?”

    景深道:“虽用了刑,这妖女却着实嘴硬,又怕她忽然死了,便只好严密关押着。”

    唐毅“嗯”了声,忽地又问:“王浣溪如何了?”

    景深道:“恢复的尚好。你可要去看看她?”

    唐毅摇头:“不必了。”

    景深望着他,忽地笑道:“之前闹得满城风雨,以后却要怎么样?”他问的虽然含糊,唐毅却听出弦外之音。

    因淡淡答道:“什么怎么样。”

    景深道:“你跟怀真那丫头……彼此都是如此倔强,我看……”

    他哪壶不开提哪壶,且又一语见血,唐毅皱皱眉,景深只好作罢,说道:“我不过好心问问,到底如何,只随你罢了。如何……你既然不见别人,是不是要去诏狱?”

    唐毅点了点头,两人便转向诏狱而去,因上回刺杀跟劫狱两件事,故而诏狱内的防范更重了数倍,都是景深亲自过目挑选出来的人,务必万无一失。

    行到里间,便似进了暗无天日之地,唐毅徐步而行,这个地方他自不陌生,上回应兰风关押着,他来望过数次,然而这一次走来,心境却又有不同。

    眼前光线暗暗淡淡,竟让他有种异样的熟悉之感,细细想来,却仿佛是那段他病倒在凌府,昏病不醒的日子,神智迷迷茫茫,乃是有生以来……最深沉黑暗的日子。

    凌景深在他手臂上轻轻一握,唐毅才停了步子,景深看他一眼,微微抬头往前示意。

    唐毅顺着目光看去,却见前方的牢房之中,有人被绑在墙上,双眼亦被蒙起,衣衫不整,头发凌乱,隐约可见是美纱子。

    虽是这般落魄之时,如此姿态,却更添了几分妖魅之意。

    两个人止步相看,忽地美纱子抬起头来,道:“是谁?”她蒙着双眼,可抬头相问之时,却仿佛能看到此处似的。

    唐毅挑眉,景深冲他一笑,两人目光相对,便复又不发一声,退了出来。

    两人站在诏狱门口,唐毅道:“这妖女仍是这般警觉难缠。”

    景深道:“正是,蛇之垂死,仍能于猝不及防间咬人一口的。”

    正说到此刻,景深面色一动,忽然说道:“山不去就人,人却来看山了。”

    唐毅见他无端说了这句,随之转头看去,却见前头廊下来了两人,一个自然正是王浣溪,脸色有些苍白憔悴,却尚且镇定,另一个人,年纪略大,身段婀娜,秀丽妩媚,赫然正是胭脂姑娘。

    唐毅远远地打量了两人一眼,便问景深:“自从回来,她两人可跟美纱子照面过了不曾?”景深摇头。

    且说美纱子正在诏狱之中,忽地听到细微脚步声响起,听来比先前那两人的更低些。

    美纱子自知道这并不是狱卒,顷刻,有开锁的声响,然后鼻端竟嗅到一股香气。

    美纱子正在疑惑,有人抬手将她蒙眼的布帛取下,她定睛看去,却果然见眼前站着的是两名女子,倒也并不陌生,都是她认得的。

    此时王浣溪并未说话,只是死死地瞪着美纱子,却听胭脂笑道:“这镇抚司的人也忒不知怜香惜玉了,怎么对这样一个美人儿如此粗暴?”

    美纱子听了,一笑道:“难道你不是镇抚司的人?只想不到娼/妇也能进大名鼎鼎的镇抚司了。”说到这里,便又扫了王浣溪一眼。

    王浣溪听了这句,脸色一变,自胭脂身后上前,一掌掴了过去。

    美纱子被打,反而笑得愈发欢快:“很不必这样忙着恼羞成怒,反显得我说的很对。”

    胭脂笑道:“当然说的对,要不怎么有惺惺相惜一说呢,倭国能叫你这样儿的……出面行事,如何我就不能呢?大家彼此的,只好气味相投罢了,不用互相先踩起来。”

    美纱子眯起眼睛,看向胭脂,眼神轻蔑。

    胭脂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又道:“只不过如今,成王败寇的,落在娼/妇手里,竟比娼/妇还不如呢。”

    美纱子口头上没占着便宜,眼神一变,便用扶桑语狠狠地说了几句,胭脂挑眉问王浣溪道:“她说什么?”

    浣溪迟疑答道:“她说迟早晚要……报仇。”

    胭脂大笑:“癞河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莫非还忘了如今在何处不成?还是你仍想着逃出去,这可不能了,上回你的同伙,便是死在里头的牢房里,镇抚司若还叫出一点儿意外,也不必存于世间了。”

    美纱子见胭脂十分厉害,便不去理她,只看着王浣溪道:“那时候你所说的,难道是骗我们的?”

    浣溪听了这句,脸色越白了几分,狠狠地盯着美纱子。

    目光相对,美纱子忽地看出了什么似的,竟笑起来:“没有人在那种情况下仍能编造谎言骗人,这样说来,你说的是真话,或者说,是你自以为是的真话?”

    王浣溪一言不发,实则心跳非常,竟蓦地回想起遭劫被掳时那不堪回首的种种。

    原来唐毅因自造自演了这场戏,果然引蛇出洞,叫美纱子中计。

    她自新罗一路追来京城,一心想完成昔日的任务,然而对唐毅此人的兴趣,却几乎超过想杀死他之心,这种说不清的情绪交织,让她也恨上了他所钟情之人,尤其是怀真。

    只不过因两人和离,又传出那许多新闻来,美纱子起初并不信,然而盯了许久,并无破绽,更加上那些添油加醋的传闻不绝于耳,竟让她也半信了。

    是以竟果然觑空,把王浣溪掳来。

    当时王浣溪也似这般被蒙着双眼,待蒙眼的布被扯开后,才看见面前的美纱子。

    王浣溪并不见十分恐惧,反而有些娇蛮无惧地喝道:“你是什么人?这又是何地,你们如此胆大包天,可知道我是谁?”

    美纱子见她生得倒也算貌美,只是这般趾高气扬的……因抱着双臂笑道:“你是谁?”

    王浣溪道:“我是……”忽地停住,道:“你不知我是谁,敢把我掳来?实话告诉你,快快把我放了,不然以后,可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美纱子好整以暇问道:“怎么说?”

    王浣溪哼道:“你们总该听说过礼部唐尚书的威名,我素来是跟着他的,尚书大人一日缺不得我,你们竟敢对我动手?”

    美纱子笑起来:“一日缺不得你?别叫我笑了,那些处心积虑想要爬到他床/上的,哪个姿色不比你上乘,你算什么。”

    王浣溪滴溜溜打量了她一会儿:“哦,我知道了,原来你也是那处心积虑想爬到三爷床上的,只可惜三爷不喜别的狐媚子。”说着便笑。

    美纱子闻言,即刻反手一掌,竟把王浣溪打的天昏地暗,一时没了言语。美纱子又道:“你连应怀真都比不上,算什么东西。”

    王浣溪定了定神,咬牙道:“我比她年轻且又懂事,又如何?”

    美纱子挑眉,嗤嗤笑了会儿:“我原本还以为唐毅果然是移情别恋了,还不知你到底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这会儿见了才知道,原来这不过是他的移花接木之计,他哪里是一日缺不了你,只不过是缺不了你这挡箭牌罢了。”

    王浣溪喝道:“你瞎说什么?”

    美纱子点头说道:“只怕因上回我对应怀真出手,伤着了她,故而唐毅才用你来转移视线,实际不过是护着应怀真罢了,你这蠢货,却还以为是他对你真心不成?只是利用你来送死的罢了。”

    王浣溪脸色微变,半晌不答话。

    美纱子起初倒是想折磨她,不料因看破了王浣溪性情,笃定唐毅绝不会瞎了眼喜欢这样的女孩儿,因此竟兴趣乏然,心念一动,便想叫人杀了王浣溪罢休。

    谁知浣溪思量了半晌,忽地冷笑道:“你又到底是什么人,就敢这么胡吹大气笃定,他对我好不好,难道我竟不知道,反而是你知道?他连那最机密的事都同我说了,难道还不是因喜欢我?”

    美纱子才唤了人上来,见状挥退,道:“什么机密之事?”

    王浣溪笑道:“既然说是机密,又哪里能说给你知道?”

    美纱子阴测测道:“小女娃儿,你最好乖乖地说了,不然的话。”抬起手来,戒指上弹出一枚极细锐的针来,向着王浣溪脸上贴了过来,道:“你信不信,我用这个,就能把你的脸戳的稀烂!”

    王浣溪即刻敛了笑,眼中透出恐惧之意。

    美纱子凑近了些,又絮絮善诱:“说罢?让我听听,是真是假,即刻也就知道他对你的心意真假了。”

    王浣溪胸口起伏,看看那闪着锋芒的针尖,又看看美纱子,终于吞吞吐吐说道:“我、我不知你听没听说,先前,有个倭国细作供认应府是他们的内奸……”

    美纱子听是此事,便道:“然后呢?”

    王浣溪道:“其实、其实不是,我听三爷说,那个细作,不是应兰风,而是……而是他身边的一个人……”

    美纱子双眸眯起来,过了会儿,才问道:“是么?那……是谁?”

    王浣溪摇头道:“你、快把那针收回去,三爷只对我说了那些。”

    美纱子逼视着她,王浣溪却放缓和了声儿,求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总该放了我罢?不然,尚书知道我不见了,必然搜遍全城。”

    美纱子笑了两声,并不理会,便退了出来,她的一名手下道:“要不要立刻杀了?”

    美纱子思忖道:“不急,此人如此之蠢笨无知,倒是可以再行利用。”

    原来美纱子认定唐毅并不喜欢王浣溪,纵然杀了,也没什么效用,然而此刻外头却已经遍城警戒起来,镇抚司的缇骑四出,九城畿防那边儿兵力也多加了一半。

    美纱子等人藏匿了一日,见外头风声略松了些,便重又来逼问王浣溪,问了若干有关唐毅之事,她也都尽数答了,并没什么破绽,又哀求说:“我自忖并未得罪你们,可以放了我了么?”

    美纱子反命人将她松绑,又亲自扶起来,道:“我并没有就想真的为难你,如今知道唐毅只是利用你来护住应怀真的,又何必遂他的心杀了你呢?”

    王浣溪闻听,胆怯问道:“那……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美纱子故意叹道:“我也是个被他利用过的可怜之人罢了,我如今只想报复昔日他耍弄我之恨。”

    王浣溪睁大双眸,不解其意。

    美纱子便把她跟唐毅相识种种:她如何一见倾心,为了他抛弃所有,唐毅表面“甜言蜜语”,而后翻脸无情等等……波浪起伏地说了一遍,这倭国女子素来最会做戏,如此一番绘声绘色之下,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不由不信。

    王浣溪目瞪口呆道:“尚书怎会如此……始乱终弃的?我、我不信。”

    美纱子道:“且看他如今利用你的情形,跟当初利用我是如出一辙,如何不信?恨只恨我当时心软,竟没有把这颗一心丹给他服下,不然的话,他果然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说着,果然从袖中摸出一丸药来,望着叹息。

    王浣溪越发不解,美纱子笑道:“好妹妹,这药有些古怪,倘若给男子服下,他服药之时看见的是你,他醒来后,心中眼里就只有你一个,故而我如今后悔呢。”

    王浣溪眼睛都直了,盯着那一颗药,不由道:“姐姐给我可好?”

    美纱子道:“给了你又有什么用?你莫非是想……”

    王浣溪只是哀求,美纱子故意犹豫了会儿,才终于道:“我果然看不惯他这样玩弄人心,倘若妹妹能给他服下这药,让他从此对你死心塌地,倒也算是为了我报仇了。”当下,果然就把那药丸给了王浣溪。

    王浣溪喜不自禁,千恩万谢,只以“姐姐”相称,两个人竟忘记先前的不快似的,表面儿竟亲亲热热地起来。

    王浣溪又道:“我若果然遂了心愿,该怎么谢姐姐呢?都不知姐姐姓甚名谁,住在哪里。”

    美纱子笑道:“不急,到时我自然会去跟妹妹相见。”

    王浣溪道:“妹妹一定忘不了姐姐的好。”

    话说美纱子见她轻易中计,心里又觉自得,又有些异样,正在迟疑要否立刻送她离开……忽地外间有一人匆匆前来,在美纱子耳畔低语了几句。

    美纱子听了,脸色一变,挥手示意属下退了,她回头看向王浣溪,望着她看似天真无邪的笑脸,嘴角抽搐,脸色狰狞,忽地一掌拍过去。

    她的力气竟是甚大,王浣溪重重跌在地上,惊呼一声,不解何意。

    美纱子拧眉道:“好个贱人,差点儿给你瞒过了……”

    王浣溪忍着痛,回头道:“姐姐何意?”

    美纱子走上前去,一把攥住了她的头发,狠狠看着,竟冷笑道:“当初……次郎就是被你诱出了真相才死了的,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无知的蠢货,想不到竟也是个有心机的细作……说,是不是唐毅跟你说过什么!”

    王浣溪矢口否认,道:“姐姐在说什么,方才不说的好好的么?如何忽然变了脸?”

    美纱子凝视她片刻,道:“你们人常说:镇日打雁,却被小雁啄了眼睛,我倒也是差点儿看走了眼了。”

    王浣溪仍是只做不知,道:“什么看走眼,先前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姐姐不是要我拿一心丹回去,为姐姐报仇么?”

    美纱子大笑:“臭丫头,你还敢在我跟前儿演戏?不错……到底是谁教你的,是唐毅,还是镇抚使?”——那什么“一心丹”,其实不过是剧毒罢了,只要给唐毅服下,他立刻毙命,美纱子起初是想利用王浣溪之无知蠢笨行事,没想到……蠢笨的却差点儿成了自己,是以大怒。

    王浣溪只是大哭不肯承认,美纱子打了她两记耳光,见她如此咬口不认,她心中一动,便起身道:“我本想高看你一眼,不料你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也罢。”说着,便一招手,身后两个下属上前,都是身材短小的男子。

    王浣溪一愣,美纱子道:“既然你不肯跟我说实话,我只好看一场好戏了。”那两人会意,当下狞笑着扑了过来。

    顿时之间,如饿虎扑食似的,王浣溪哪里能扛得住,尖声哭叫挣扎起来,嗤嗤声响,身上衣衫很快被撕去大半,一时想也不想,叫道:“住手!我说……我说!”

    没有人能受得了这种惊恐,也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形下再有心情说什么谎话。

    所以当王浣溪涕泪交加供认了那句话后,她看着王浣溪崩溃之极的神情,理所当然的这么以为。

    而对王浣溪来说,她何尝不是跟美纱子一样的心意?同样以为自己说出的是实情。

    ——自从跟应怀真和离之后,唐毅带着她在身边,出入礼部之外,还会去一个地方。

    那就是教坊街的胭脂姑娘府上,每隔个十几日便悄然去一回,也不带侍卫随从,每次都会喝的酩酊大醉,且在楼上歇息一夜,次日才离。

    那是他防备最懈怠之时。

    唐毅曾特意叮嘱过她:此事不可对任何人说起。

    此事果然从无人知晓。

    所以在这绝望之时,浣溪想到这件事,并且说了出来。

    美纱子想要的是唐毅的性命,她知道,所以在无尽恐惧重压之下,才无法选择地说出这件事来自保。

    但当说出口之后,心中那股悔恨之意却翻天覆地,仿佛背叛了自己一直起来所坚持守卫的东西,一瞬间,恨不得立刻去死。

    她也当真这样做了,然而美纱子眼疾手快,命人将她及时拦下。

    而王浣溪这寻死之举,却更让美纱子坚信是真。

    是以她大喜之下,先查了查教坊这个所在,知道是个烟花之地,并无可疑,才悄然率人前往埋伏,谁知,自以为的刺杀者,反入了高明棋手的围牢之中。

    美纱子窥破王浣溪也不知真相,顿时大笑:“我说什么来着?你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他连你会捱不住一则都算到了,可谓利用算计到了极致。”

    这会儿,浣溪的脸色逐渐平静下来,闻言便也抬头笑道:“我就算是被算计的棋子,也是在三爷这边儿,注定是会赢的,你呢?”

    美纱子笑容一收,忽地道:“棋子始终都是棋子,甚至连个人都算不上!你难道会这样甘心?”

    胭脂在旁,欲言又止,隐隐有些担忧。

    却听浣溪笑道:“早在他召见我的时候,就同我说的很清楚,我甘心为他所用,才能一路至此,做这许多常人不能想之事,不然起初我为何竟也把你骗的团团转呢?”

    美纱子方才不语,王浣溪重又振作起精神来,盯着道:“说起来,那时候你明明信了我的话,还要放了我,却不知是谁给你送了信,让你识破我的身份呢?”

    美纱子目光一沉,王浣溪又觑着她:“让我猜猜看……当初我说了内奸不是应大人后,你仿佛十分在意……你可知道,这句话也是三爷教我说的,专门为试探你……如何,你还真当我们毫无头绪?”

    美纱子眸色几变,忽又用扶桑语说了几句话。

    与此同时,在牢房之外,拱门之下,两个人并肩站着,看着前头树枝上一只雀儿蹦来蹦去,梳翎磨嘴,十分自在。

    凌景深道:“我还以为呢,昔日你总去胭脂那里,还每次带着浣溪,原来是故意安排浣溪跟着,让她相信这是你跟她之间的秘密,倘若被人严刑拷打起来,她撑不住,自然就会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信是真的,那审讯者自然也不会有丝毫怀疑。”

    唐毅道:“王浣溪虽然聪明机变,但美纱子却比她经验老练数倍,只怕仍旧功亏一篑,是以才安排这釜底抽薪之计,以防万一罢了。”

    景深笑着点头:“你也太狠了些,救出浣溪之后,她还不知道呢……一直哭着说害死了你,说对不住你,我说你没事,她尚且不信。”

    唐毅只是一笑,这瞬间竟有些恍惚:他果然狠的话,如何独对那一个人狠不下来?

    正在此刻,诏狱之中忽地匆匆跑出一个人来,直跑到两人跟前儿,低低在凌景深耳畔低语数句。

    此刻,那枝头上的雀儿受惊,嗖地直飞向天,只剩树枝空空摇曳。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天使们(╯3╰)

    阿呆头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23:09:50

    朗月照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23:24:1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8 07:26:45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8 16:05:15

    就把这件事一章解决了吧,有点快,不知你们能不能看明白。

    唐叔对王浣溪这件事,说利用其实算不上,对他而言,就是找个能做事的人做一件公事罢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3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