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2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丫鬟急急来报:“姑娘,门上小厮说、唐府三爷来了。”

    怀真正思忖事儿,起初竟未醒悟说的是何人,只把眼一看,没有言语。

    丫鬟本有些惊喜惶惑之色,见状忙垂了头,重又说道:“是礼部的唐尚书大人,说是要见姑娘……”

    怀真这才明白过来,当下脸色飞快转白,却仍是端坐如槁木死灰。

    她呆呆地看了这丫头半晌,瞬间,心底竟无端端地翻出那日,在唐府的梅花林之中,那冰天雪地之境,是他一句“以后别再来了”,那一股透骨彻身的寒意,仿佛把人也生生地变作冰塑雪雕、摔在地上立时便会粉粉碎一般,至此想起,仍如身临那冰雪之境,不堪回首。

    本以为今生……最后一面,便是那次相别。

    那丫头见她不答,怯怯唤了声:“姑娘……”

    怀真方回过神来,便漠然道:“见我做什么?不见。外头的事儿有大爷跟义兄在,叫他们自去招呼。”

    丫头张了张口,欲言又止,答应着自去了。

    怀真坐在炕上,无意识抓了一把花片子,窸窸窣窣地便捏碎了。

    正在怔然,那丫头却去而复返,道:“姑娘……门上没敢拦着,这会子已经要进来了……”

    怀真蓦地抬起头来,眼底掠过惊慌之色:“什么话?”

    小丫头道:“这会子大爷不在家里,王公子也出外有事了,多半是因为这个……”

    怀真心头焦虑起来,其乱如麻,忙喝道:“快去把人找回来,不管是哪个都成……再拦住他,只说我、我病了……不见客!”

    那丫头见她一反常态,不似平日里温和晏晏,不敢多话,忙退了出去。

    怀真正焦急,谁知偏透窗传来低低一声:“唐大人。”像是见了人来,故而行礼。

    然而对方却一声也没响。

    怀真闻听,心头无端惊怯非常,通身竟有些发起抖来,花瓣儿自手上纷纷坠落。

    最终一撒手,丢开那些花儿,便下了炕。胸口兀自有些起伏不定,她呆呆望着门口,猛然后退两步,左顾右盼,却无路可逃。

    怎能想到,他说来就来?本来当那日在唐府他一句话后……怀真只当此生再也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际了。

    李霍灵前大哭一场,是哭李霍,也像是哭以前的自己、以及那阴差阳错夭折了的姻缘。

    可纵然心里仍有不舍,毕竟也要放手,何况家中亦有亲人,更有小瑾儿在。故而打起精神来,把先前诸种恩爱情深都死死压住,半点儿也不敢想起来。

    因此才能支撑着过了这数月。

    送别李霍那日之后,她也曾听说,——唐毅来过,然而连应兰风也没见一面儿,便自行离去了。

    可见他已经决断至此。

    再加上后来,那种种的流言蜚语,一会儿说他要另取贤妻,媒人们云集唐府;一会儿说他宠爱王浣溪,大概要抬举她……

    这些话虽然没有人敢当面儿跟她说,可经不住那些丫头们私底下议论,也有些只言片语落在她耳中。

    倘若认真思量起过往来,再认真计较起现在来……这会子,哪里还有一个活生生的应怀真在?

    她面上对谁也是微笑如昔,仿佛无伤无悲,安静度日,只自己知道,心早如枯槁朽木一般。

    哪曾想到,他竟还会登门来见?

    所谓“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此刻,真恨不得有飞天遁地之法,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才好。

    然就在怀真心中掂掇的功夫,听得丫鬟门口说:“唐尚书大人到了。”

    说话间,便见那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怀真只扫了一眼,恍惚中看见那道影子,便早垂下眼皮儿,也不曾细看端详,只屈膝行了个礼,道:“不知唐大人亲临,还请恕罪。”纵然尽量压抑,声音里依旧隐隐透出几分颤意。

    怀真听在耳中,那手也忍不住有些压不住,暗恨之余,只自欺欺人的想,他大概听不出来,纵然听出来……或许也不会留意罢了。

    因她垂着头,目光所及之处,便看见蓝灰色的袍子一角,在眼前荡过。

    来人便停了步,道:“免礼。”

    怀真听了这一声,暗中握了握手,整个人反而极快地镇定下来,垂眸漠然看着那一角袍子,口中淡淡问道:“不知大人来见妾身有何要事?然而毕竟有碍体统,还请大人出外,自同我兄长说话罢了。”

    话音未落,那蓝灰色绸子角儿一动,便从眼前消失了。

    怀真怔住,旋即闭了闭眼,才松了口气,就听他气定神稳地,沉声说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怀真还以为他果然二话不说去了,闻言蓦地抬头,却见他后退了步,竟自顾自坐在了身后那金丝楠木的圈椅上,扬首垂眸,正也打量着她。

    不期然间,目光相对,却见他依旧如昔,容颜威仪,均都仍叫人无法直视,且气势竟更胜从前,怪不得门上的人都不敢拦着……

    怀真几乎无法想象自个儿此刻是何神情,想必是极丢人的?再加上身上这幅不成体统的打扮……跟他相比,果然又是如灰如土,更没有样子了。

    原来这数月来,她孤居内宅,只顾照料孩子,调香看书,纵然有些来往看顾探望的,都是亲眷诸人,不用十分避忌,因此并不似昔日一样的认真妆扮。

    此刻,也不过仍是一身旧衣,仍是因李霍之事,通身便更没有一点颜色衣裳,只因近来天气渐热,便换了梨花白的绫子衣,底下是淡孔雀蓝的绢布裙子,却都是昔日旧衣。

    头发也只散散地挽了个随云髻,别一根乌木簪子,青丝中间,缀着朵小小的攒珠镶银素色珠花。

    面上更一色素净,脂粉不施,如此惫懒散漫的家常模样,放在以前,倒也使得,但如今……

    何况正经说来,他如今已是这样的一品大员,纵然是毫无瓜葛,彼此相见,却也要盛装打扮才使得。

    不觉眼角已经湿润,可越是无地自容,却反而自这绝望之中,生出一股执拗力气来,竟似要破罐子破摔了一般。

    怀真微微一笑,也随之后退了步,便挨在那炕沿上,也坐了,便垂了眼皮说道:“不知大人寻我何事?”

    唐毅眼睛不离她身上,细细端详看着,却不答话。

    这会儿丫鬟进来奉茶,见两个人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在炕沿上,却谁也没有言语,这室内的气氛又是如此……不由畏惧起来,小心翼翼把那盏茶放在桌上,便忙退了出去。

    唐毅并不喝茶,连看也不曾看一眼,只是仍死盯着怀真。

    怀真虽不曾看他,也不曾听见他做声,却仿佛能察觉身上那股异样,被他注视,似无所遁形。

    她忍不住皱皱眉,抬眸看去,果然见他仍是望着自己:他想做什么?是看她这会儿多狼狈不成?

    怀真随手弹了弹发皱的衣角,便淡淡道:“大人若没有话,且请去罢。”

    唐毅看着她面上薄有愠色,才一笑道:“我有话,只是万语千言的,实在太多,倒不知从哪一句说起才好。”

    怀真不由瞠目结舌,不一会儿,脸上却有些红了,只皱眉冷看他说:“唐大人……你说什么?”

    唐毅却又敛了笑,顿了顿,只又问道:“近来……可还好么?”

    怀真越发冷笑,恼恨交加,很不愿再跟他说什么,便冷冷道:“不劳牵挂。大人若是有事,且请快说,若是无事,我便要送客了。”

    唐毅道:“是有事,你且别急。”

    怀真转开头去,只漠漠地看向桌上散落的花瓣,却是先前被她打散了的,零零落落,从桌上跌在炕上。

    唐毅随着她的目光也看了一眼,忽地问道:“如何不见小瑾儿?”

    怀真张了张口,终于涩声道:“在奶母那里。”

    唐毅道:“可否让我一见?”

    怀真虽一心不想跟他多话,恨不得立刻送客的好,然而听他这样说,却也没奈何,当初是唐夫人通情达理,才把小瑾儿交给她抚养,不然的话此刻还在唐府呢,又那里能拦着他看?倒的确要成全才是。

    何况一想到小瑾儿,那气恼不由便消退了大半。

    怀真叹了口气,垂着头道:“自然使得,我叫人把他抱来就是了。”

    唐毅闻听,却道:“不急。”

    怀真不解:“什么?”

    唐毅道:“待会儿再看也不急。”说话间,仍是望着她。

    怀真见他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她却恼也不是,怒也不是,只闷闷不快地低着头,也不知他究竟是要怎么样。

    唐毅又看了半晌,才说道:“张珍先前跟你要那曼陀罗的方子,你因何不给?”

    怀真蓦地听见这一句,意外之余,才隐隐明白了他的来意,因定睛问道:“唐大人这是何意,莫非……此事是跟你……”

    唐毅也不否认,道:“是,是我想要的。”

    怀真对上他的双眼,不知为何,竟觉得身上有点儿冷,慢慢抓了一把臂上,想要抱住,却又不想失态,便又缓缓放开手。

    半晌,怀真笑了一笑:“原来如此,我就猜,怎么外人会知道了这机密之事。唐大人必然是从敏丽姐姐……从静妃娘娘那里听说的罢。”

    唐毅道:“是,敏丽无意中说起来,我才留了心的。”

    怀真点头,淡然道:“若大人是因此事前来,请容我不能了,这种香本是极难制的,且分量拿捏不好,对人的性命有碍,更何况,这方子流传出去的话,只怕贻害非小。大人请回罢,不必多言了。”说着,便要叫小丫头进来送客。

    唐毅面不改色,不疾不徐道:“敏丽同我说起过,我也知情,只是我有急用,你能不能……”

    话音未落,就听怀真断然答道:“不能。”

    唐毅便不做声,只仍默默无言地看着她。

    怀真却又低下头去,目光一动,看见自个儿手上残留的疤痕,虽早就不疼了,但每每看着,仍能想起昔日那痛楚来。

    那光影自眼前流转而去,她本是想遗忘的,他何苦又来另生事端?不管是公事私事,她都不想再奉陪了。

    怀真便轻声道:“纵大人再口灿莲花,我也只一个不能。大人可死了心,请回罢。”

    唐毅听到这里,便站起身来,怀真只当他是要去了,便咽了口唾沫,不料他竟一步往前,两三步,已经到了她跟前儿。

    怀真抬头的功夫,惊见唐毅已经近在咫尺了,怀真大为意外,屏住呼吸:“你……唐大人……”

    唐毅垂眸看着她,忽地探手过来,便把她那只手攥在掌心里。

    他的掌心微暖,然而……怀真震动,忙要抽手回来,唐毅道:“别动。”便举起那只手,放在眼底细瞧。

    此刻上头的伤痕都已经淡了,可当初那才伤着时候的惨状,却仿佛深刻在他眼中心底,让他每每想起来,便不寒而栗。

    怀真又急又窘,却又恼怒,虽挣不过,却喝道:“唐大人,你太无礼了!我……”还未说完,就见唐毅执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低头竟亲了上去。

    当那久违的唇瓣温柔地压在手掌心时,仿佛有人在她身上轻轻地抽了一下,那通身便火/辣/辣地,有些烈烈地疼,又有些轻微地战栗发麻,所有的气力都仿佛被抽走了似的。

    怀真睁大双眸看着唐毅,本要抽手、喝骂……却一种也做不出来,只是死死地咬着唇,不能相信。

    唐毅轻轻吻过那柔嫩的手掌心,一步也不曾退后,只紧紧地靠着她的膝站着。

    两个人着实离得太近了些,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极尽暧昧了,何况如此……

    怀真遏制不住的发抖,终究忍无可忍,便尽力将手抽回来,含怒道:“唐大人,你再这样唐突轻薄,我便叫人了!”

    唐毅轻声道:“我知道你在恨怪着我……只是为了不让你再受这种伤苦,故而一直不曾来见……如今终于除掉了心腹之患,才敢来见你。”

    唐毅轻轻抬眸看向她,却见她清水芙蓉的脸,简素妆扮,却越发显出一种别样的婉转妩媚来。

    ——自从方才进门,他的双眼就再离不开她身上,可见昔日总不曾来,竟是明智的,不然倘或见了面,只怕再难按照他心中筹谋的行事。

    怀真待要再说,谁知目光转动间,却被一种颜色引住了,她盯着唐毅的鬓边,却见原本乌青的鬓边,竟掺杂着几缕若隐若现的……星星华发,那一丝银白跃入眼中,猝不及防地刺痛了她的双眸。

    不过……才几个月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萌物们,么么哒~~(╯3╰)

    朗月照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10:12

    nono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6 23:11:26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7:01:3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7:02:57

    会飞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7:46:23

    ayask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13:16:38

    黑眼豆豆52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17:44:12

    对手戏真的很难啊~擦一把艰辛的泪水/(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2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