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2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此时已至年后,正当阳春伊始,地气升腾,万物勃发。

    郭建仪进门之时,见怀真坐在炕上,身上穿着浅杏色的缎子短袄,月白色的棉裙,面前放着个错金雕蟠龙卷云纹的博山炉,正静静蔼蔼地冒着缕缕轻烟。

    桌上右手边放着一个素色白玉茶盏,茶水想是早已经凉了,边上是个天青色底上描美人的冰裂釉船形托盘,里头各自盛着些干花香料,此刻她正拈着一瓣干了的牡丹花瓣,一边儿在翻弄一本书册子。

    而在她身边,小瑾儿躺在摇篮里,手中抱着个圆溜溜的八角彩球,一边玩一边乐,时不时停下来看一眼怀真。

    母子两个各自忙碌,互不相扰,这情形看来却格外的静谧美好,于这短促而多事的初春之日,竟透出几分世事安稳岁月绵长之意。

    因外头丫鬟报了一声,怀真回头见是他,忙放了手中的书跟花瓣,待要下炕,郭建仪已经拦着,道:“别动,我自己坐了就是。”怀真只好仍坐了,丫鬟们便自去奉茶。

    郭建仪果然就在怀真对面坐了,扫了一眼她桌上身边儿的各色……不由笑了笑,道:“你这儿又是忙什么?”

    怀真道:“没什么正经事情,不过瞎忙罢了。”

    郭建仪忍着笑道:“不必瞒着我,我知道你跟大元宝合伙儿做‘大’生意呢。”

    怀真听见,掩口笑了起来:“什么大生意,小表舅又来打趣人……可怎么连你也知道了?必然是大元宝多嘴?”

    郭建仪道:“倒不是,我自个儿看出来的,他至今仍不知我也是知情了呢。”

    怀真听这话拗口,便笑道:“小表舅如何看出来的?”

    郭建仪道:“张珍无端端跟百香阁合作,百香阁那些人又是无利不起早的,再加上他们新出了好些炙手可热的香饼,香露等物,除了有你在其中的原因,我再想不到别的。”

    怀真便莞尔一笑,低头道:“我们这些小把戏,怎能瞒得过聪明人。”

    郭建仪见她如此一笑,双眸盈盈,朱唇挑起,刹那间,竟似有一股甜意在室内脉脉散开一般。

    也不知是不是这香薰的效用,当下忙移开目光,只看向那博山炉,因问道:“是什么香?”

    怀真道:“是简单的春日香方。”

    郭建仪道:“这香气倒也温和,我倒是不常闻到这个。”

    怀真道:“这是自然了,是香道中常见的,因太过寻常,因此都嫌俗了,不大肯用,因此铺子里也少卖。但众人都不知,这方子有些来历,若顺时而烧,倒有些裨益。我因开春的缘故,怕有些时气,因此熏一熏这个,以为预防之效,对小瑾儿也是好的。”

    郭建仪点头道:“原来有这道理,我们纵然得了,也不知妙处,只怕仍是无法尽其用。”

    怀真听了这话,便敛了笑,只道:“小表舅若喜欢,我送你一些。”

    郭建仪道:“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怀真本是随口一说,不料他竟这样快便应允了,意外之余,便又只一笑。

    因又见郭建仪虽然和颜悦色着,可眉宇间仿佛有些忧虑之意,便试着问道:“小表舅可是有心事?”

    郭建仪见问,抬手在眉间揉了揉,说道:“你为何这样问,是不是见我……又老了几分?”

    怀真愕然,怕他多心,忙道:“何尝是这个,我不过见你仿佛有些忧色罢了。何况小表舅哪里就老了……你才大我几岁?”

    郭建仪见她忙忙地解释,便才又笑说:“同你说笑罢了,你偏倒认真起来,倒是让我心惊了……难道真个儿老了好些?故而叫你好心安慰我呢?”

    怀真脸上顿时红了些,隐隐含恼看了他一眼,郭建仪见她露出薄嗔之色,反觉受用,就笑了两声,说道:“你同我太过客套了,叫人不自在,这样倒是好的。”

    怀真索性不言语,只低下头去。

    室内一时安静,只博山炉里的烟气袅娜而上,两个人都不说话,难免有些尴尬。

    幸好这会子,小瑾儿忽然唉唉呀呀嘟囔了几句,怀真忙回头照看他,却见他不知何时把个八角彩球扔出来了,因手中没了玩具,便吵嚷起来。

    怀真哑然失笑,笑着嗔说:“好个顽皮孩子,才多大呢,这力气倒是不小,再敢乱扔,就不给你玩了。”口中说着,又拿回那球来,塞给了小瑾儿。

    小瑾儿得了球,复高兴起来,又抱着不肯撒手了。

    郭建仪静静看着这一幕,心中竟不知悲喜,只说:“这孩子真真儿可爱。”

    怀真道:“倒是很得人缘儿,凡见过的,无不喜欢他。”

    郭建仪闻听,忽地问道:“他……一直都没来看你?”

    怀真自然明白郭建仪口中的“他”是谁,虽自诩心底平静,可猛然听了这句,却登时变了脸色,心中也大不受用,勉强笑道:“说哪里话,现在彼此又不相干了,做什么要来看我呢?我又没那样大脸面。”

    郭建仪望着她:“纵然不是看你,连孩子也不看一眼么?”

    怀真本就心惊心凉,听了这一句,把往日压在心底不肯思量的那些都掀起来,一瞬意乱,忙微微闭了眼皮,竭力定神,才又轻声问道:“小表舅尚且没说,你到底为什么心忧呢?”

    郭建仪见她转开话题,略一思忖,便道:“你大概不知道,近来他伙同兵部,快把国库掏空了。”

    怀真微睁双眸:“什么?”

    郭建仪苦笑道:“你不是问我为何心忧么?我管理户部,就如你们府的账房一样,账面上的银子都给人提走了,我如何不急呢。”

    怀真本来心里难受的很,猛然听了这句,却苦中作乐,笑了起来,道:“这我可不懂了,横竖是你们的大事。我们府内的账房可不似你这般困苦。”说到最后一句,才复得一丝宽慰。

    郭建仪见她复露欢颜,也一笑说道:“南边又生了时疫,已经死了逾百人,只怕阻不住……地方上火烧眉毛似的报了上来,这一场还不知怎么应对呢,因此我镇日头疼。”

    怀真这才敛了笑容,呆呆怔怔,不知何以回答。

    郭建仪忽地问道:“你方才说那春香的方子,不知对这时疫有没有效?”

    怀真醒转过来,摇头说:“这个只是轻微顺时之功,若认真说起来,是没有什么大效用的。不过……”她沉思着,皱眉说道:“我记得书上记载,有一样灵虚香,还有一样祛邪避疫香,那《千金要方》里也有一样渑衣香方,都可以祛湿辟秽,杀虫解毒,去恶气,只最近后面两种都有些失传不用……倒也有个我曾给表哥制的……”说到这里,猛地停住。

    郭建仪正凝神听着,忽然听到后面这句,明白她的心,便只问道:“那三个药方,果然能防治时疫?”

    怀真低着头,轻轻说道:“虽有如此记载,却毕竟不是那种包治百病的……还要看是何疫情才是。就如人病了,也要对症下药一个道理。”

    郭建仪道:“你可不可以……给我这三种药,我命人拿去试一试呢?”

    怀真想了想,又打起精神来:“这个容易,灵虚香在百香阁就有卖的,后面两种,尤其是渑衣方子,久不曾试,等我制好了给小表舅就是,只你先不可就寄予厚望,免得愈发失望才好。”

    郭建仪笑道:“知道了。总好过一个希望也没有不是?我只每一个都试试看。”

    怀真嫣然点头:“这般想得开就好了。”

    两个人说到这儿,郭建仪停了停,心中有一句话不知要不要说,然而看怀真低头又翻那书,一副心无旁骛之态,却又总觉得不能出口。

    室内又只剩下她哗啦啦的翻书声响,光影自窗纱上透进来,在她手指间跃动。

    那只伤着的手早就愈合,只还有伤痕仍在,似美玉上被刀割了一般,着实暴殄天物似的。

    郭建仪静静看着,只觉得就这般注视着她,也可一生。

    怀真翻了两页,因说:“我记得不差,没有别个儿的了,且让我再想想……”忽地见郭建仪直直看着自己,顿时刹住话头。

    四目相对,郭建仪目光涌动,待要开口,怀真忽地咳嗽了声,回头看小瑾儿,小孩儿明明乖乖地躺着未动,她却只装作给他整理彩球等的,自顾自忙碌了会子,又低低念说:“这孩子今儿乖,平日里早嚷嚷着要吃奶呢。”于是又唤丫头,叫把奶母叫来。

    郭建仪见如此,他自是个识趣的人,当下起身告辞,怀真忙下地相送。

    郭建仪迟疑着走到门边,却又停步,竟转过身来,怀真正送他,不料如此,忙也止步。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郭建仪望着她清澈无尘的双眸,忽地说道:“怀真……如今你……已经跟他……”

    才说了这几个字,怀真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似的,便不等他说完,就慌忙道:“小表舅,又说什么呢……”

    郭建仪深吸一口气,忽然说道:“你知道我的心意……如今……”

    怀真本意却并不是真的要问他想说什么,闻言后退一步,蓦地便转过身去,口中说道:“是了,我如何忘了,要给你那春香饼呢?你且等一等,我给你找来。”

    郭建仪定定看了她一会儿,禁不住上前一步,只痴痴望着她俯身拉开抽屉找那香饼,熟悉的纤腰螓首,修颈皓腕……

    这是他当初曾放手错过的女孩子,如今……

    郭建仪张了张口,却又无声,然而心底却有个念头,很想要此刻上前……哪怕将她抱上一抱,同她说……

    谁知脚步才一挪动,忽地听见炕上小瑾儿呜呜呀呀几句,竟哼哼叽叽又哭了起来。

    怀真听见,早放开抽屉走了回去,把小瑾儿从摇篮里抱起来,便哄着说道:“又是怎么了?莫非是不见了娘又怕起来么?还是说果然饿了?”

    小瑾儿果然是因为身边儿没了人,便才哭闹的,见了怀真,便立时停了哭,只仍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罢了。

    郭建仪看着这一幕,喉头一动,只垂眸道:“既如此,我先走了,那香饼我改日再来取就是了。横竖你还要调那其他两味。”

    怀真竟不能同他对视,只低着头道:“国事虽重,小表舅却仍要保重身子才是。”

    郭建仪听了这一句,虽然明知她并无格外深情在内,但一片关切之意,却是懂得,当下一笑,只说:“你且只照料好自个儿跟小瑾儿就是了……我改日……再来。”

    怀真匆匆点头,心却不由跳快起来,急忙叫丫鬟过来送客,郭建仪才方去了。

    话说这段日子以来,唐毅自从未来过府中,只唐夫人却隔三岔五定要来一趟,有时候还要住上两日,虽然她爱孙成狂,然而见小瑾儿跟着怀真,养的十分之好,自然也放心,那思念孙儿之意,也得宽慰。

    其他众人,应玉不时带着狗娃回来探望,张珍跟容兰也常来常往,王浣纱那边儿,自然不消说……又加上应兰风远游了,家中来拜会的人自然是极少的,若是有,也是王曦跟应佩两个应酬去了,是以竟不必怀真多操心。

    她得闲只在后宅里想些新样儿的香,再照料小瑾儿罢了。

    有些事只要不去想,心里也不觉得如何,只要能死死地压住就很妥当了,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然而这种情形,却仿佛是一层薄冰铸成的堤坝,堪堪挡住底下那些汹涌澎湃的暗流罢了。

    天气日渐热了起来,因南边儿的时疫传开,京内众人有所耳闻,都也严加防范起来,那各色香料顿时又供不应求起来,尤其是郭建仪跟怀真曾说起的那灵虚香,更是价钱涨了几倍,如此还有人买不到呢……

    话说虽然张珍并没对百香阁的人透露是谁给的香方,但这些生意人从来都耳目灵通,手眼通天,又加上怀真先前就曾因宫内珍禽园之事声名大噪过,张珍偏又跟她交好,因此这些人早就暗中猜到底细了。

    也不知是谁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知道这预防时疫的香方,怀真手中却有,只不过一个是古方,一个是竹先生给的书上才有记载的,因此他们摸不着头脑,只求张珍罢了。

    怀真本不在意这些,横竖是合伙罢了,然而才要答应张珍之时,无端端竟想起来昔日,头一次要跟百香阁合伙时候……唐毅曾跟她说过的那些话……心头一动,便迟疑起来。

    且近来那灵虚香百香阁卖的甚贵,怀真思来想去,终于对张珍道:“我是有两个方子,只不知有没有效用,若要拿出去用,倒也使得,只答应我一件事,不许卖的贵价,既然是疫情,自然是要人人无恙,才保平安。”

    张珍明白她的意思,回头同百香阁的人说明了,岂料那些人果然是正经精明的生意人,因苦笑说:“低价倒是使得,只不过倘若用的香料贵,那卖的价贱,岂不是叫我们做亏本买卖?”

    怀真也知道他们所言非虚,因对张珍道:“你且别急,小表舅拿了那两个香去,还不知有没有用,我近来正也在想新的方子,终究要找个两全齐美的法子才好。”

    张珍自然唯她的话是从,当下便回到百香阁,同那主事的人说了怀真的用意,谁知那主事的人笑道:“是是,并不着急……且把此事放一放无妨的。”

    张珍听了,一则放心,一则有些意外,原先这人还十万火急似的催促着他,竟是半分儿也不肯耽误一样,如今却怎么忽然一反常态?然而如此,倒也罢了,横竖不必再为难了。

    张珍心宽,才要告辞离开,忽然那管事的人将他拉住,因咳嗽了声,道:“珍哥儿,我还有一件事,须得求珍哥儿帮忙。”

    张珍奇道:“不知何事?”

    这周管事便笑道:“我听说,贵号中还有一个奇方,里头有一味极难弄的曼陀罗的?”

    原来周管事虽知道怀真是张珍背后之人,但因怀真的身份……因此一直以来从未当着张珍的面儿挑破,只做不知道的罢了。

    张珍因他连那两个防时疫的古方子都知道了,因此忽然提起这一句来,也不觉惊讶,只笑问道:“又是从哪里听来的?我都不知道呢。”

    周管事笑道:“我们做生意,都是有六只耳朵的,就算是地缝里说话,都能听见一句半句呢,只求珍哥儿,发发慈心,把这方子给了我罢,急着要救命的,不管多大价钱都使得,其他的方子倒可以先放一放。”

    张珍见他要的如此急切,心中一转,道:“我不能轻许你,且让我想一想再说。”

    周管事握住手儿,恳切说道:“万万放在心上,速去速回。”

    百香阁虽跟张珍熟络了,但这周管事是百香阁里头一个顶用的大管事,虽然自来亲切,却不曾如今日这般……张珍难辞其情,便含糊应着,先告辞了。

    其后,张珍果然便来到应府,因问起怀真这“曼陀罗”香的事来,不料怀真听了,脸色不太自在,便说:“哥哥可问他从哪里听来的了?”

    张珍如实回答,怀真见对方语焉不详,她自己却清楚,这曼陀罗香,她只制过一次,就是当初在唐府长房之中,因被那恶毒的仆妇嚼舌,故而才造出来制她……

    此事说起来,只有敏丽跟她自个儿知情,除此之外,连唐毅也不曾告诉,却怎么会给这百香阁的大管事知道?

    怀真琢磨了会儿,便对张珍道道:“哥哥,这件事我不能答应,只因这香有些古怪,倘若落入来历不明的人手中,或者这人是个心术不正的,只怕会害了人。我不做。你回去,也只对他们说,并不曾听闻此事,别叫他们再觊觎着,纠缠不休就不好了。”

    张珍见她郑重其事这么叮嘱,便忙点头如小鸡啄米,当下去了,此后果然并没再提。

    只因此宗,怀真有些疑心:这曼陀罗香之事,她自诩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绝不会被人看出端倪来,若说透露风声,她自己并没有对人说过,剩下的便只有敏丽了……

    可敏丽又是个谨慎之人,当初因她制此香,敏丽还有些为她担忧,不肯她做这种有害之物出来,自然也不会对别人多嘴此事……怎么又会叫一个唯利是图的生意人知道呢?

    怀真便暗暗打定主意,想着等进宫之时,当面儿问一问敏丽。

    谁知不等她进宫,便又有人找上门来,这一次,却不是别个儿,正是那个久违了的人物。

    门上来报,当那个再熟悉不过、却恍若隔世的名字自丫头口中说出时,一刹那,怀真几乎懵住了,呆了半晌,才生生地挤出两个字来:“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丢霸王票的小伙伴们!真的不用这么破费!摁住你们的手~~让小瑾儿亲亲吧!谢谢~~(╯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6:48:0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6:54:44

    joe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7:41:32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8:12:27

    墨儇扔了1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4-06 18:22:06

    朗月照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8:29:24

    丢丢剪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8:37:00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33:36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36:27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36:37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36:46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36:59

    二更君^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2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