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2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怀真心怀忐忑,随着凌绝借口探望凌霄之故,来到凌府。谁知在唐毅房中,却见到令人魂飞魄散的一幕。

    怀真乍然一眼,魂不附体,再也没了想头儿似的,忙抽身握着丫头的手出了房来。

    谁知才出院门,就见一人前来,身后诸多宫女跟随,而她盛装打扮,丽容无双,竟是清妍公主。

    此刻凌绝也匆匆地跟着追了出来,正欲叫住怀真,不料清妍一眼看到他,越发笑意盈然,道:“我听人说二爷陪着应姑娘回府来了,还只当是误传呢,怎么人家前脚和离,后脚就同车同归的了?”

    这话难免刺耳,凌绝不理,只急着对怀真道:“妹妹……”

    怀真自垂了头:“我……”

    刚一开口,眼前便浮现方才那两道纠缠的影子,实在是……不堪的很,顿时僵口涩舌,无法言语。

    清妍见他两人脸色都不大对,早就心生疑惑,正猜忌中,忽地一眼看见院内屋门口上,有个人探身出来,神情有些惶恐,远远地往这边张望。

    清妍一看,心中意动,便明白过来,当即笑道:“我竟忘了,今儿礼部陈主事陪着王二小姐过来探望唐大人,方才陈主事先行离开了,敢情……”

    怀真低头便走,清妍扫她一眼,又见凌绝欲追,清妍便把凌绝拦下,道:“驸马去做什么?”

    凌绝恨她方才出言不逊,冷道:“放手。”

    清妍冷笑看他,忽地笑起来,意态悠闲说道:“我倒是怪了,驸马选在这个时候同她一块儿回来,莫非是算准了的?好叫她从此死心……不过纵然她死了心,驸马也不能纳妾的,真真儿可惜了。”

    凌绝一震,狠狠抽手,目光却自清妍面上看向怀真背影,却见她脚下不停自去了,也不知是否听见了……凌绝拧眉盯着清妍,还要说几句话,却见一个丫头领着两名太医匆匆而来,当即只得停口。

    原来先前太医本守着这院子内的,不料方才凌夫人忽然不好,那边儿丫头便请了过去……此刻才回。

    太医们跟凌绝见礼,自入内了,这会儿凌绝便呵斥那丫头道:“如何这院子里没有别人伺候,都是怎么样!”

    小丫头吓了一跳,忙停步道:“回二爷,原本是有别人在的,怎说没有?或许是恰好有事儿差办去了呢?”

    凌绝拧眉,回头又看一眼屋门口,却见那人已经不见了,凌绝暗中咬牙,冷哼了声,只喝道:“还不快进去伺候!”小丫头忙才去了,凌绝踌躇了会儿,也自进房相看。

    话说怀真出了这院子,一心只想回应府,然而走到半路,心神平复,便想才来又去,却不是个体统。

    当下压着心中乱跳鼓动之意,放慢脚步,心中忖度,不料正有个丫头迎面来了,见了她,忙行礼道:“三少奶奶在这儿呢,里头霄哥儿听闻来了,喜欢的什么似的,左等不来,便赶着我出来看看。”

    怀真点头,当即只随着那丫头去了。

    片刻到了长房里,就见凌霄手中牵着个小娃儿,站在门口上张望,蓦地看见丫鬟领着怀真来了,才露出喜悦之色。

    怀真忙紧走几步,凌霄跑出门来,迎面扑上前抱住了,道:“婶婶!”身后凌云正蹒跚学步,想迈出门槛来,又不能够,只着急的呀呀口语。

    怀真抱了一把凌霄,又看凌云这般,不由道:“云儿也长这么大了。”

    凌霄道:“可是呢,倒是好玩的。”

    怀真原本神思恍惚,欲哭无泪的。见了两个小孩儿如斯可爱,才缓过神来,笑道:“要对弟弟好才是,怎么好玩儿呢?”

    说话间进了屋内,自有丫头去请林**了。凌霄已自自在在爬到了怀真膝上,凌云见哥哥这般,不由也跟着学,便凑过来,舞动小手抓怀真。

    怀真见这两个孩子都长了许多,且又越发可人喜欢,不由叹道:“果然许久不见了,倘若是我们府里太太见了,必然也更喜欢的。”

    凌霄听了,因口齿伶俐地问道:“听说婶婶生了小娃娃,以后会不会也不喜欢霄儿了?”

    怀真摸摸他的脸道:“怎么会呢?婶婶会一直都疼霄儿,只怕霄儿越来越大,会把婶婶忘了。”

    凌霄摇头:“霄儿不会。”

    怀真见他脸儿粉嘟嘟的,不由低头亲了口,凌云见了,便呀呀发声,怀真把他抱到身边儿,也在脸上亲了口:“乖乖的。”

    凌霄好不容易见了怀真,格外喜欢,便抱着她,道:“婶婶带我们去你们府上好不好?”

    怀真虽有心答应,但却知道凌霄所说的,是唐府……当下便柔声道:“婶婶如今回自己家住了,只怕霄儿不喜欢。”

    凌霄果然似懂非懂,却道:“怎么会不喜欢。”说话间,就见凌云翻来爬去,凌霄拉了他一把:“别乱跑。”

    怀真见他如此友爱,便道:“霄儿知道照顾弟弟了。”

    凌霄却有些苦恼之色,道:“娘让我看着他,不叫他一个人乱走乱动,也不叫他一个人呆着。”

    怀真随口问道:“这是为何?”

    凌霄皱着眉,嘟嘴说道:“有坏人……对云儿不好。”

    怀真心头一惊,不懂这话,正欲问,就见林**回来了,进门见状,笑道:“真个儿是的,你一来,这两个就把我忘了。”

    怀真笑笑,凌霄懂事下地,唤道:“娘。”凌云却趁机爬到怀真膝上,顿时撒起娇来,怀真本欲起身,见状不由笑了。

    **忙也叫她安坐,因说:“我近来忙的头晕了,本来早说要去府上拜会,只不得空,倒是妹妹有心,竟来看顾。这孩子先头一直叫嚷着要去找你呢。”

    怀真见她虽然说笑着,但眼圈微红,仿佛有些恼色,因自个儿也有心事,便不欲多留,只说道:“能者多劳,这府内只怕都是少奶奶一人在操持着,忙不开也是有的,不必在意。”

    **顿了顿,低头看了凌霄一会儿,眼睛越发红了,却笑说:“你来的正好,可知道毅哥哥也在我们府内养病?”

    怀真闻言,低下头去。

    **自然知道两人和离的事儿,先前又听说凌绝陪着回来,就隐约猜到了,只不说破,道:“这次他病的有些厉害,我记得自小儿到现在,这一场是最凶险的。”

    怀真越发不能言,顷刻才低低地问:“到底是怎么所致?现在又如何了呢?”

    **道:“太医说是感了风邪,又加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今儿算是好些了,也依稀地能认得些人了,先前连人都不认得呢,只顾说胡话。”

    怀真握着手,伤手之痛,竟也无法压过心头之痛,待要再问,却又有何益处?便只缄默。

    **又说了一会子唐毅的情形,因察言观色,忽地说道:“今儿有个陈主事跟王姑娘来探望,我先前引着他们去了,后来见老太太病了,才顾不上照料,不知妹妹可跟他们照面了不曾?”

    怀真摇头,**思忖道:“那个王姑娘,可是昔日应大人收养的义女?听说她先前去了女学,不知如何竟又转去镇抚司了,倒是个奇异之人,今儿见她也来了,我着实诧异了一番,不知她跟毅哥哥竟也有些交情的?”

    怀真道:“我也不知道。”

    两人又说了会儿,怀真见**依旧利落如昔,两个孩子玉雪可爱,心头感触,见时候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谁知凌霄抱着腿不让走,**也叫吃了中饭再去,正说着,却见凌绝来到。

    怀真一见,越发动了心病,凌绝对**道:“嫂子,我送她回去罢,应府有事,留不得的。”

    **只得点头,凌绝又劝了凌霄,凌霄才仰头望着怀真,渴求般问道:“婶婶什么时候叫我们去你家里玩?”

    怀真对上他无邪明亮的双眸,忽然想到凌霄那句“有坏人”的话,心中滋味难明,然而当着林**凌绝的面儿,只得笑道:“改日只叫你母亲或者二叔带你们去就是了。”又摸了摸他的头。

    当下林**止步,只凌绝送着往外,才走几步,怀真因想着清妍公主那些言语,便道:“驸马且留步,不必相送了。”

    凌绝自懂其意,踌躇了会儿,道:“你不去看看他了?”

    怀真转开头去:“又看什么。”

    凌绝张了张口,道:“据我看,他方才是有些神志不清……其实也没什么别的……”

    怀真不等他说完,便一笑,道:“不必说了,原本已经和离,也再跟我没什么相干,到底要做什么也不是我管得着的,只……只是不免要劳烦府里费心照料了。”

    凌绝无言,见她要走,终于说:“你切莫误会,我当真不知道今儿他们会来……也不知道会是这个情形。”

    他原本是一片好心,谁知道这难能可贵的好心,却反而又坏了事,再加上先前清妍那两句话,倘若给怀真误会了自己的心意,岂不是弄巧成拙?

    怀真听了,低头笑说:“难道你是诸葛孔明,能掐会算至此?连他们几时来,何时做什么……也都清楚?我哪里就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了。其实倒是要多谢你。”

    凌绝闻言,心头一宽,忽地看她眼角发红,却又心中一涩:“怀真……”

    怀真却因是在凌府,跟他毕竟瓜田李下,便不欲多言,只道:“真真不必相送,彼此都是常来常往的,很不用客套,若再多礼,只怕给人看见,反而多心。”说着,又屈膝行了个礼,转身自去了。

    凌绝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心头却似有什么在涌动,一会儿想干脆毁天灭地连自己也不复存在,一会儿却又黯然神伤百般怜惜,竟不知究竟如何了。

    话说怀真出了凌府,正欲上车,忽地听有人唤道:“姐姐!”

    怀真止步,转头看去,却见是王浣溪从门口的车上下来,径直来到跟前儿,行礼道:“我在这儿等了姐姐半日。”

    怀真见是她,淡淡道:“你等我何事?”

    王浣溪道:“我、我是想跟姐姐解释,方才……在屋里、并不是……”话未说完,脸上便浮出一丝淡淡地红,却不像是羞窘,反觉喜欢一般。

    怀真眼见此情,想也不想,举手掴了过去。

    王浣溪因想不到,只闻清脆一声,脸上已经吃了一记。

    众目睽睽之下,王浣溪捂着脸,羞窘诧异,失声道:“你……你打我?”

    怀真深吸了口气,道:“我打你,不为别的,只是因你还叫我一声姐姐,我便能打你。先前听闻你去了女学,还以为你别有一番志向,如今却是怎么样,这志向竟是用在这些私心苟且、见不得人的事儿上?”

    王浣溪脸上越发红了,因恼羞成怒,咬唇低声道:“我哪里见不得人了?原本是要好好儿解释,并不是你以为的那般……何况姐姐不是跟三爷和离了么,又何必、何必如此大动肝火……”

    怀真冷道:“不错,我是跟他和离,从此两不相干了,这却跟我打你没什么关系,你须知道!我打你只是因你行为败坏,叫你别丢了祖宗的脸面!然而听你如今的意思,原来你果然存着这个心思,也罢,若你认真觉着,你能成为唐府的新三少奶奶,你且自去便是!”

    怀真说完,冷笑着看了她一眼,便转了身。

    笑荷原本毫无头绪,这会儿听见两人说话,才隐约懂了……当下也狠狠白了王浣溪一眼,无声骂了句:“无耻……”小心扶着怀真,两人上了马车,喝命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你们几只萌物(╯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4 03:58:35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4 04:11:19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4 05:25:40

    妮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4 10:08:19

    长久以来萌真对唐叔其实一直都是仰视的,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对等,给她一点信心跟时间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2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