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1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先前因李霍之事,应府之中越发是一片凄风苦雨,怀真原先本想着把自己跟唐毅的事儿跟母亲说知……谁知道横生枝节,她自然不好开口。

    谁知她虽不说,只因先前在宫内一场……消息不免走漏,因涉及唐应两府,何况不管是唐毅还是应兰风,都是正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物,顿时之间不胫而走,传的沸沸扬扬。

    应府门上的小厮自然也听闻了,偷偷议论起来,便叫里头的丫鬟听说,不免透了风儿给李贤淑。

    李贤淑正想着李霍殉国,应兰风生死不知,委实肝肠寸断,忽地又听说这个,哪里还承受的住?忽地又想到先前唐毅来府内,的确是神情有异的……顿时胆战心惊,勉强撑着,把怀真叫来问询。

    怀真见瞒不住……又是迟早晚都知道的事儿,索性顺势承认了。

    李贤淑听了果然是真,索性放声大哭,又呼天抢地、捶胸顿足地数落道:“你这个傻孩子!家里的事儿又跟你什么相干,你是嫁出去了,好端端地怎么又闹得这样,你竟是让爹娘死也死不安心呢!”

    怀真听了,不免也哭起来,因跪在地上道:“娘说的什么话,我毕竟是姓应的,倘若爹爹跟娘有个什么万一,难道女儿愿意苟活?”

    李贤淑虽然知道她的心意,可毕竟更心疼她,应府遭遇此事,她虽然难熬,但毕竟怀真是出嫁女,纵然遭殃,也祸不及她的……因此倒也罢了,于孤凄之中,尚有一线慰藉:毕竟怀真无恙便是。

    如今听怀真竟“自断其路”,顿时又痛又气,又恨又伤的,索性伸手打了她两下,说道:“你这混账丫头,什么时候犯浑不成,偏这个时候!”又把她一把推开,指着说道:“我不听你这些话,只怕你爹知道了,也要被你气死,你如今、如今只乖乖地快些回唐府去!姑爷是疼你的,故而今日才来,怪不得你把我们支走了……必然你又说什么伤了他的话了?你先前倒是最让爹娘放心,如何在这关头上反这样不懂事!”

    怀真低着头,任凭她打骂,也不吱声。李贤淑何尝想真的打她,只是委实痛不欲生罢了,见怀真不言语,便起身拉扯着怀真,狠命把她往外推搡:“你快回唐府!你别的人不念想着,难道连小瑾儿也不念了?你这没良心的丫头!”又拧眉含泪,怒叫人备车马,送她回去。

    怀真泪眼模糊,忙死死地抱住李贤淑的腿,道:“娘,我不回去……和离书已经递给太上皇了,是覆水难收了……你叫我回哪里去?横竖我们一家子,死在一块儿,我也是喜欢的。”

    李贤淑本还有一线希望,猛听说是太上皇在其中,顿时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儿晕了过去。

    徐姥姥在旁听见了,因想到白日里唐毅临去是那个模样,便叹了口气,上前拦住李贤淑道:“不必再说了,孩子自由主张,不至于大胡闹,她既然这样决定了,自有她的道理……也是没有法子。”

    李贤淑心头绞痛,便跌坐回去,喃喃道:“这是怎么了……难道当真要一家子都……”

    在这仿佛绝境之时,徐姥姥反镇定下来,道:“他们孩子之间的事儿,且由得他们自己去料理。何况你也不必先想的这样败坏,如今咱们家里的人都在一起,劲儿往一处使,未必没有解决的法子。”

    李贤淑伤心至极,死去活来,一阵阵地犯了头晕,小丫头忙来扶着入内歇息。

    徐姥姥才把怀真也扶起来,替她擦了擦泪,道:“你的心意,姥姥却是明白的,你娘说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她满心里为了你好、才越发恨你这样犯傻罢了。”

    怀真含泪点头,徐姥姥将她拥入怀中,道:“你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只不过这般行事,却叫那唐三爷面上怎么过得去呢?……真真儿的可惜了你们这样的好姻缘。”

    怀真先前也总隐忍不发罢了,怎奈给母亲训斥一顿,如今又听了徐姥姥的话,悲从中来,再忍不住,便埋首徐姥姥怀中,不由嚎啕了一场。

    徐姥姥到底是经历风浪的人,便忍了悲伤,只顾抱着怀真,复安慰了几句,怀真也渐渐停了哭泣。

    此刻,却听外头道:“表少爷回来了。”

    原来是郭建仪寻到李准,细细劝说,又派人把他好生送了回来。

    应佩忙跑出去,一把拉住李准,道:“以后不必乱跑了,家里已经乱的这个情形,你可为了你姑姑跟奶奶着想,别叫她们再伤心担忧的了……”李准点头,相顾含泪。

    应佩拉着李准进内,李准见徐姥姥满头银发,双目微红,便跪地抱着膝哭道:“祖母,哥哥不在了!”

    徐姥姥颤巍巍地抬手,摸着李准的头,道:“好孩子,不哭了。”

    李准大哭了一阵儿,才方停了。

    徐姥姥拿帕子也擦了泪,才问道:“你方才跑出去,可闹出事了不曾?”

    李准擦着泪道:“不曾,是表舅爷及时赶了去……拦着我。他又劝了我几句,派人送了我回来的。”

    徐姥姥点头:“这还罢了。”因默默地思忖了会儿,才抬头,看看应佩、怀真两个,最后又看李准,重新说道:“你们都不必哭了,也不必太过伤心,可记得土娃信上说的是什么?他……能为国捐躯,虽然是死了,却仍像是活着的,何况咱们心里都记着他,他就一直也都在!”

    应佩怀真李霍三人,含泪点头。

    徐姥姥又道:“土娃儿,他年纪虽然不大,可却比许多人活了一辈子还要光耀呢。”说到这里,又摸摸李准的头道:“你哥哥……不愧是老李家的种,很替祖宗争气!”

    李准咬着牙,忍着哭,徐姥姥说道:“那封信,里头有你哥哥的志气跟精神劲儿呢,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事儿……都也要像是你哥哥一样,这样有劲儿有精神气儿方好。”

    李准听到这里,便停了哭泣,反而深吸一口气道:“我也要跟哥哥一样,也要当兵入伍!”

    徐姥姥张了张口,却并没说别的,是望着李准,看着少年有些稚嫩的脸孔,道:“暂时不必提此事……你娘只怕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你要好生替土娃孝顺你爹娘,知道了?还有你嫂子跟小狗娃,以后不管如何……你都要仔细照顾着,都听清楚了?”

    李霍用力点头:“孙儿都知道了。”

    徐姥姥说完这些,长长地吁了口气,又道:“土娃是撒手去了,他这一辈子,没有白过……他去就去罢!然而咱们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好生打算……这天儿似要下雪,姑爷在牢里必然受寒,明儿竟要去看看他才好……”

    徐姥姥转头,看看窗外,见天色阴阴沉沉,便道:“受的苦也够多的了……明儿到底会是怎么样呢,却没有人能说得准,或许……天会晴了呢。”说到这里,便双手合什,望着天道:“菩萨,求你开开眼罢……”

    当夜,众人都无心用饭,早早地都安歇了。

    怀真自在屋内,哪里能够睡得着?一会儿想到李霍,一会儿想到应兰风,一会儿想到小瑾儿……一会儿又想起唐毅……那愁肠百结,竟难形容。

    暗暗地又哭了半晌,想到徐姥姥叮嘱的那些话,勉强收了泪。她知道眼睛哭的红肿不像,明儿还想要去探应兰风,怕给父亲看见了徒增伤心,又因哭了良久,只觉得头重发晕,于是便叫丫头打水进来洗漱。

    谁知唤了两声儿,并不见人,才要起来,就见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笑说:“少奶奶唤人呢?”阖府之中愁云惨雾,这丫鬟倒是笑得喜庆,叫怀真一愣。

    这一番怀真回应府,只带了夜雪笑荷两个,先前夜雪因受了风寒,故而在别院里养病,身边儿只笑荷跟着。

    而偏偏应府之中,自从应兰风出事后,那些心怀不轨的小厮丫头们,便伺机行事,有的自回应公府去,有的生怕连累,也想法儿要脱身。

    李贤淑知情,却也不为难他们。先前分家的时候,应公府也分了十几个奴才过来,自然良莠不齐,如今见他们生了异心,李贤淑便做主,那愿意回应公府的,尽数叫他们去,有那些不是家生子的,自拿了赎身银子后,就也发付了。

    原本这应府中的人手就不算太多,这样一来,先去了一小半儿,剩下的那些人中,虽然也有感激李贤淑仁慈、敬慕应兰风为人的,可毕竟应兰风的罪名着实吓人,加上近来又不停地有些风声吹来,因此这些人自然也动摇了心志,渐渐地又去了一半。

    一来二去,如今府中所用的人手,里里外外加起来也不过是几十人罢了。也幸亏进来门前冷落,来往人少,因此也不必那许多人伺候。

    怀真虽回家来住,却也深知此意,加上李贤淑因内忧外患的竟卧床不起,很需要得力的人手照顾,故而怀真便把笑荷派了过去,自己房中只留了两个小丫头使唤罢了。

    家中新添的这些丫头,怀真并不是全都认得的,见这小丫头眼生,也不以为意,道:“打水来。”

    那小丫头却站在门口不动,只是望着怀真笑。怀真回头,见她这般,便道:“还站着做什么?”

    却见小丫头走上前来,把她从头看到脚,道:“人人都说三少奶奶人物出色……把唐毅迷得颠三倒四,如今我看,也不过是如此罢了。”

    怀真因哭了半宿,双眸红肿,云鬓微散,神情哀颓,听这话如此逾矩,不由皱眉道:“你瞎说什么?疯了不成?”

    小丫头笑说:“我不过说实话罢了,害得我先前心心念念的……还以为是什么天人似的呢。”

    怀真定睛看了她一会儿,叹道:“你果然是疯了,出去罢,这儿不必你伺候了。”

    小丫头却并不走,反而在桌边上自自在在地坐了,又笑吟吟望着她说:“好不容易见着了,自是要多亲近亲近才好呢。”

    怀真见状,便不发一言,只挪步往门口而行,谁知小丫头道:“少奶奶还是别紧着出去……我可不想对你动粗的。”

    怀真原本看出这小丫头有些异样,便不动声色,想悄然出门叫人来,谁知竟给她看了出来。

    怀真只不听,然而才又走了一步,就见眼前人影晃动,竟是这丫头极快地闪身挡在她跟前儿,向着她笑道:“少奶奶如何这样不听话?”

    怀真心中暗惊,后退一步:“你是何人,想做什么?”

    小丫头挑唇笑道:“唐毅大概不曾告诉你我的事儿……当初在新罗,他对我可是深情的很呢。”

    怀真心头震动,道:“新罗?我不懂这话。”

    小丫头道:“你不懂的只怕更多……比如,他当时是如何对我的……”在怀真身上瞄了会儿,抬手竟按过来。

    怀真将她的手推开:“你做什么?”

    小丫头手腕一抖,却闪电般将她的手儿握住,竟放在眼底看了会儿,道:“皮肉倒是生得甚好……这手儿也好……”她说着,便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道:“你瞧我的怎么样?”

    怀真垂眸,却见她的那只手,有些软软地垂着,姿势古怪。小丫头笑道:“如何?这是三爷的杰作,差点儿就给我废了呢,如今天阴下雨的,还时常酸痛。”

    怀真咬唇,待要挣开,小丫头猛地握紧,竟似铁钳压下来般,怀真忍不住痛呼了声,小丫头笑起来道:“如今我以其人之道,还在他最爱的女人身上,你觉着如何?”

    怀真忍痛,放声叫道:“来人!”

    小丫头抬手在她唇上捂住,低低道:“你想知道外面守夜的那丫头怎么样了么?”

    这声音甚是冰冷恶毒,怀真本想不到到底如何,但是听了这一句,却情不自禁地毛骨悚然。

    小丫头死死盯着她的双眸,狞笑道:“下一个敢踏进这房间的,也是同样的下场。你想想看,你要叫谁过来?”

    怀真咽了口唾沫,果然紧闭双唇,不再出声。

    小丫头笑道:“很乖。”缩手之时,手指却在她的唇上轻轻蹭过,眼中掠过一丝妒恨之意。

    因怀真不再挣扎,也并不呼救,这女子便放开了握她的手,怀真后退,见手腕上两道明显的青痕,慢慢地肿了起来。

    此刻这丫头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仿佛饶有兴趣在打量室内各色物件儿,又说道:“我听说原本你们住在应公府的东院,自从分家别过后,应兰风便把你原先一应之物都也搬了过来,仍是如先前一样布置?”

    怀真见她侃侃道来,如数家珍似的,并不答话。

    这丫头自顾自说了会儿,目光一动,落在里头桌上的那架琴上……扫了眼笑道:“这种俗物……”走到跟前儿看了会儿,忽地拿起旁边那一本册子,翻开来看了两眼,目光一亮:“这是……唐毅的书?”

    怀真见她拿的果然是昔日敏丽所送那本琴谱,心中很不喜欢她碰,便淡淡道:“又如何?”

    小丫头捧着翻看了片刻,笑道:“我倒也听说,他珍藏有一架海月清辉……比这种俗物不知胜过几千万倍,怎么不给你用?想来也是不舍的。”

    怀真道:“只要琴技了得,不必非得用什么珍奇至宝弹奏。”

    小丫头嘲笑道:“好大的口气,莫非你的琴技了得?”

    怀真不搭腔,眉宇中略有不屑之意,小丫头目光一沉,哼道:“既如此,你来给我弹奏一曲。让我瞧瞧看你到底有几分功力。”

    怀真垂眸想了会子,果然走到琴桌之后,低头看着琴弦,因问道:“你还不曾说,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又是何人?”

    小丫头见她这般镇定,便又笑道:“谁让唐毅身边儿日夜有人跟着,我无法向他动手,自然便来找你了。”

    怀真正起手欲弹,闻言道:“你为何要向三爷动手?”

    小丫头道:“因为他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当初我本该除掉他,怎奈……给他花言巧语的骗了,想必你也听过不少罢?他那张嘴里说出的话,真真儿的能把人迷……只可惜,着实的不识抬举……”原本笑得甚甜,说到最后却又咬牙切齿起来。

    正说到这里,便听见一声琴韵悠扬,原来是怀真开始抚琴,小丫头凝视着她,怒意渐渐消退,复好整以暇地说道:“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夜,你会替他死在我手上……”

    她微微闭上眼睛,仿佛十分惬意,又道:“我已经在想他知道这消息后,会是何等表情……”

    怀真徐徐抚琴,仿佛十分投入,并不在意她说什么,听到这里,才道:“你既然消息这般灵通,总该知道,我跟他已经和离了。从今儿开始,他跟我已经全无干系。”

    小丫头蓦地笑了起来,仿佛听说最可笑之事,道:“哦,全无干系?先前我还见到他在唐府门口……当着那许多人的面儿亲你……”

    说到最后两个字,语气转作阴沉,死死地盯着怀真,仿佛在端详如何杀死她才能泄掉心头之恨。

    怀真头也不抬,只看着琴弦,道:“这又如何,倘若你知道三爷,就该明白他的为人,区区一个我对他而言,委实不算什么。”

    小丫头道:“你于他而言到底算什么……也等你死后才知道。”说到这里,忽地笑道:“你弹得是十面埋伏?好……这会儿我倒是有些喜欢你了,死到临头还这样笃定自若,你竟不怕?”——她本以为怀真一个柔弱闺阁女子,被这般恐吓,自然会哭哭啼啼,惊怕不已,谁知竟是这般风范。

    怀真温声说道:“我自然是不怕的,因我知道你们的图谋一定会落空,你虽不说你是谁,我却也知道,你必然是扶桑人了,处心积虑想陷害我爹爹,又想害三爷,无非是因三爷挡着你们的道儿,只可惜我也知道,不管你们如何跳梁,也无损他分毫,他那样的男子,绝不会为一个女人而动摇心志……所以,你们这些人所图的注定会一败涂地……而你……”

    怀真说到这里,手指轻轻抚过琴弦,发出一连串令人战栗的琴音,而她抬眸,含笑看向美纱子道:“你这种货色,三爷怎么会瞧在眼里?你更是不必自取其辱了。”

    美纱子原本气定神闲,看怀真的眼神之时,如同看着待宰羔羊,谁知听她一边儿抚琴,一边儿说出这些话来,她脸上的笑竟慢慢地僵住了,尤其是在怀真说“自取其辱”之时,那僵硬的笑意仿佛被人瞬间击碎!

    来不及想别的,美纱子闪身掠到怀真身边儿,单手捏住她的手,将她压在琴弦之上,道:“你这贱/人……懂什么?你才是有什么资格……”她说着,竟在自个儿的脸上抚过,略微用力,那脸皮便像是一张纸似的慢慢揭起来。

    这场景十分惊悚,若不是怀真被压着连气也喘不过来,早就惊叫起来。

    美纱子用力把那张假面揭开,露出底下一张艳若桃李魅若妖姬的脸,而她凑近怀真,道:“仔细看明白这张脸,你这臭丫头又算什么!”

    怀真望着眼前这张崭新的面孔,原来这才是这女人的真面目,怀真便笑道:“可笑你这无知蛮夷,三爷又岂是那种贪恋色/相的人,他看着你之时,只怕看见的只是你心中那丑陋之极的蛇蝎罢了,可笑你竟不懂……”

    美纱子色变狰狞,手上用力,怀真痛的闷哼出声,手指被她强摁着压过琴弦,锋利的琴弦割破手掌跟指节……血渐渐蔓流而下,啪啪地打在琴身上。

    美纱子见状,才觉快意,正要再行折磨,忽地“嗖”地一声锐响,有东西从外射了进来!美纱子来不及对怀真动手,忙闪身跃开,却见一物重重打在身前书架之上,细看却是一团雪,因力道刚猛,竟嵌进了那坚硬的木架中去。

    与此同时,有个声音喝道:“滚出来!”

    美纱子惊魂未定,眼神变幻,见外面的人露了这一手,知道必然是高手!当下看向怀真,还想擒住她以为要挟……谁知窗外那人低低又说了一句什么,美纱子脸色大变,竟放了怀真,纵身跃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1 15:59:22 虎摸一只小萌物~

    二更君表示:萌真凶起来也是会咬人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1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