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0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唐毅自礼部回来,在门口看着里间儿怀真照顾小瑾儿,不知不觉竟过了半晌。

    虽有丫鬟们看见,却因素来敬畏,此刻见他静默无言,越发不敢靠近了,因此竟无人吱声。

    还是怀真不经意间抬头,望见他在门边儿上,略斜倚着门扇,双眸静静地正看着自个儿。

    四目相对,片刻,怀真笑道:“三爷回来了,如何自在那门口,是要故意吓人一跳不成?”

    唐毅听她悄声笑语,白日那情形越发如幻觉了。然而心中却不仅略觉宽慰,因迈步进来,直到跟前儿,仍旧打量着她的神色,道:“在做什么?”

    怀真却转头,只看着摇篮中的小瑾儿,道:“这孩子不知如何,今儿闹得怪烦人的,太太叫我带他回来哄着,方才好歹才睡着了。”

    唐毅便也看了小瑾儿一眼,却见小孩儿闭着双眸,果然安静正睡着,长睫安宁地勾出一个弧,眉眼中隐约流露出怀真的神韵来。

    唐毅不由笑说:“这孩子生得竟是像你多些,这可如何是好,明明是个男孩儿。”

    怀真并未留意,闻言也仔细看了会儿,摇头道:“我却觉着像是三爷多些,这眉毛,鼻子……嘴儿……虽说还是这般小,然而有时候看着他的眼神,也自觉着……”怀真情不自禁,说到这里,蓦地停了下来,便转开头去。

    唐毅正专心听着她说,忽地见她停口,便问道:“觉着如何?”

    怀真轻轻咳了声,只道:“三爷这会子才回来,只怕部里公事繁忙,必然是劳累了,不如且早些安歇罢了。”说着便要走开,不料小唐探臂,在她腰间轻轻一搂,便将人拥入怀中。

    怀真微微挣了挣,无果,便不再动,只低声说:“做什么?”

    唐毅并不回答,只过了会子,才道:“我知道怀真心里是恼我了。”

    白日在镇抚司中的那一幕,自然不是他的幻觉,何况,跟怀真也绝不仅仅是成亲三年的缘分,而是打小就知根知底,最是明白她的性情,却是个看似柔静温良,实则是内怀坚韧性子最左犟的。

    当时她回头那一眼,虽并无任何愠怒之情,唐毅的心却都凉了……这会子她也并没有哭闹,却凡是笑面相对,他虽则想自欺欺人地觉着一切太平无事,然而到底是个精明醒觉之人,心中竟是难掩的忐忑难安。

    怀真并不言语,唐毅便道:“你恼我没有相救岳父出诏狱,叫他受了那许多苦,对么?”

    怀真张了张口,却又一笑。

    她本是不想再说一句,这会子质问,又有什么用?该受的苦,应兰风均已经承受了,纵然再说一万句,对他竟有何益处?无法抹去他所受的辛苦不说,难道……还能救他于水火?

    怀真便垂眸道:“我深知三爷行事,自有章法,故而定然会秉公处置,问心无愧的。何况咱们早就说过了,这些朝堂上的事儿,我不懂,何必跟我说什么?”说话间,便要推开唐毅的手。

    不料他并不肯放,怀真动作渐大,却挣不脱,只有不肯出声,生怕把小瑾儿惊醒,且她毕竟力气微弱,挣了片刻,反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当下放手罢了。

    唐毅见她停了,才道:“你且听我说,岳父的事,我的确是不能明面行事。毕竟,如今正是战事吃紧时局万变的时候,偏偏这消息已经走漏了,朝野之中人人都盯着……我所能做的,不过是保住岳父的性命罢了。”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自古以来,又有多少忠臣良将,便是这般下场?然而为国而生,为国而亡,纵然抱冤带屈,又能如何?也只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罢了。

    而程翰林之所以能站出来说话,除了王浣纱在家中以死相逼外,未尝不是因为唐毅暗中授意的缘故。

    不然以程家那种世族,纵然程公子不忍娇妻哀告委屈,但毕竟程家并非他做主。程家主更需要从大局出发,若不是唐毅暗中行事,等闲哪里会在这种惊涛骇浪中冒出头来。

    何况事情至此,唐毅虽然仍愿相信应兰风乃是无辜清白的,但这许多巧合之事串联在一起,却叫人大有百口莫辩之势头。

    先是应兰风弹劾王赟,又是扶桑细作说出姓“应”的大臣,暗中有人告密,说是先前应兰风在应公府之时,的确曾见可疑之人出入……再往后,正想着大事化小暗中调查之时,偏偏新罗战事爆发,军情泄露,太上皇忽然暴怒。

    这场景就像是手心里拢着一团火,原本还能强忍,到此刻却已经有熊熊燃烧之势,竟是再也掌握不住了!

    然后便是贼人劫狱,次日刺杀皇帝!

    劫狱之时,镇抚司折损了七八个好手,行刺那日,执金御众人为护住皇帝,也多有殒身,据在场的宫人们说起来,情形委实是凶险万分!

    事发那时候已是夜间,唐毅并不在宫中,半夜有人来相告,竟似一场噩梦化了真,寒夜里出了一身冷汗。

    这两场事发生的时机如此巧合,巧合到让人不去把两件事连在一起想都不成。

    而最可怕的是,倘若果然给刺客们得手,害死了赵永慕的话……试问朝中如今还有何人可以继位?

    是仍然不成器的世子赵烨?还是尚在襁褓中的肃王小世子……有些想法儿,叫人不敢细想,再深深一想,简直毛骨悚然。

    唐敏丽如今后宫为妃,虽才进宫不多久,然而圣宠无双,皇帝特许她把宝殊呆在身边儿养着,倘若……真的有新帝殒身……敏丽又是唐府的人……

    若果然有那些居心险恶之徒这般猜测,再引动了太上皇的怒火,以太上皇越来越猜忌的性情,只怕偌大的唐家……

    倘若只是牵扯唐家,倒也罢了,唐毅也不至于就束手到这地步。

    再试想,纵然不牵扯此点,若新帝被刺身亡,国将何国?新罗地方正在交战,纵然匆忙里再扶持个未得群臣之心的赵烨登基,只怕于民心军心也大不妙。

    当真是用心险恶之极。

    不管背后指使这所有的真凶到底是谁,只要一日不水落石出,这所有的罪名便只能在应兰风的头上!

    试问在这种时局之下,倒是该叫他如何行事?赌上一切,不计所有行事,以他之能自然可以救应兰风出狱,然而……迎面而来的,只怕会是更复杂难以料理的更大风雨,群臣质疑,民心涣散,甚至因此动摇国之根本。

    是以于公于私,为国为家,绝不能轻举妄动。

    就像是那个忧国忘身,曾力挽狂澜的名臣于谦,纵然再“忠心节烈,与日月争光”,只为了一个“君位永固”,也只落了个“天下冤之”的结果。

    他所留的《石灰吟》,言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竟是贤臣的自行写照了。

    故而有时候清白或者不清白,根本便不是可定生死的主因。

    只能为了大局,忍心舍弃另一些……本来难以舍弃的。

    然而这些话又如何能跟怀真直说……只怕说来,字字残忍,越发让她无法承受。故而他只能表面纹丝不动,私底下暗暗行事,只务必保住应兰风一条命罢了。

    室内静静默默,连灯花爆开的声响都显得如此刺耳。

    怀真深深呼吸,终于道:“三爷……”

    唐毅应了声:“嗯。”

    怀真问道:“三爷……倘若……我爹爹真的是个坏人,你现在,会如何料理此事?”

    唐毅一震,不知她为何竟问出这一句来,微微蹙眉片刻,终于说道:“我……”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答案,然而这会子要说出来,却竟忽地艰难。

    怀真却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轻声道:“那一定是……大义灭亲,绝无二话了?”——这正是当日在书房内,他对唐坚所许诺下的。

    唐毅无端吸了口气,终于说道:“是。”很快地又接着说:“然而我相信……岳父绝不会是……”

    怀真微微点了点头,却不等他说完便道:“其实三爷如今也有些吃不准了,也有些猜不准父亲到底是忠是奸,故而才这样束手束脚,难以行事,只是看在我的面儿上……才姑且保全父亲一条性命,事实上,倘若不是因为我,只怕三爷这会子,也早就主张杀了父亲了,对不对?”

    她缓声说来,并无怨怒之意,仿佛只是在说一个事实,或者旁人的事。

    唐毅定了定神:“怀真……”

    怀真道:“我说的句句都对,是不是?”

    沉默过后,唐毅终于沉声回答:“是。”——他心里知道怀真说的句句是真,他也不想说出口来更令她伤心,然而退退缩缩从来不是他行事之风,何况倘若之时朝野之争,朝堂内部暗涌的话,他兀自可以违背心意,周全行事,然而如今……

    一切都是围绕应兰风而展开的,不管他是忠是奸都好,那些暗中的黑手,的确是借着他在搅乱浑水。

    在如此混沌的时局之下,最好的法子,其实无非是快刀斩乱麻,事实上直到如此,他所做的……已经跟他素日行事的风格相悖了。

    正如怀真所说,的确是因为她。

    但他却又清楚知道,事关的是大体国体,在这种大是大非之前,他并没有选择,纵然……面对的是她。

    怀真忍泪,按了按眉心:“我知道……”还有一句话,却已不必再问出口。

    其实她早就知道,自从听见书房中唐毅跟唐坚的对话开始。

    本以为,那一刻的冰心彻骨,已经是极至了。

    可是这会儿听到他亲口这般承认,才知道,原来先前那一场,竟只是一点儿刀尖刺入,痛不过尔尔,这时候,才是真真正正的叫人痛不欲生。

    次日,唐毅自去早朝,怀真也早就醒来,自从有了小瑾儿,因他时常半夜吵闹,竟也让她有些睡不安稳,一向甚是浅眠。

    起身先打量了会儿孩子,因方才丫鬟抱去吃了奶,此刻却也安稳,见怀真过来了,便冲着她乐颠颠地笑。

    怀真细看小瑾儿的眉目,昨儿她未说完的话,是当认真看着这孩子的眼神之时,依稀仿佛……就看到当年的唐毅。

    那个在齐州街头,同林沉舟一块儿出现的小唐,顾盼神飞,浅笑莞尔,眸光澈如明溪,璨若晨星,不似现在,自多了若许沉静,深沉不可言。

    或许,纵然此生多得了一份深情爱慕,但他毕竟仍是前世那个人,仍也是要走上如前世一般的路子,那样善于谋划,城府内敛的国之重臣。

    当在她跟他所看重的家国之间选择之时,他只会毫不犹豫的……

    怪道……林沉舟临去遗书,曾说过那样的话:君乃国之重器,不可染垢。

    原来一切早就注定。

    只是想到在半梦半醒间望见他求而不得的眼神,心头却仍是一阵绞痛,酸楚难言。

    一时间竟是泪如雨下。

    怀真抱起小瑾儿,望着小孩儿天真无邪的笑脸,含泪在脸上亲了又亲。小瑾儿十分欢喜,越发咯咯笑了起来。

    良久,怀真才将小瑾儿放开,回身到了床边儿,把枕头底下那个狭长的盒子握起来,紧紧攥着,迈步出了门。

    却说唐毅退了朝,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神恍惚。

    竟不知是如何出了宫门的,只是上了轿子,往礼部自去。

    半晌到了,才下轿,唐升过来迎着,因多嘴说道:“先前如何像是看着咱们府的车驾进宫去了呢,可是奶奶进宫看咱们家娘娘?”

    唐毅一怔,转头看向唐升,目光从平静飞快地转作骇然,盯了他片刻,竟一言不发地快步离开,信手拉了一匹小厮的马,翻身而上,急急打马离去。

    唐升吓了一跳,其他侍卫见状,忙也飞快跟上……如此不多时,已经回了唐府,如风似的掠进府内。

    丫头们见他回来,又看神色匆忙,不知如何,纷纷避让行礼。

    其中,夜雪因上前道:“三爷……”待要说话,唐毅却并不理会,只径直进了卧房,到床头将那暗格打开,把上面一层一推,原来下面仍还有一层暗格,此刻里头却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

    唐毅死死看着,蓦地倒退一步。

    这会儿,身后脚步声轻轻响起,是丫鬟的声音道:“三爷,奶奶临出门交代……”

    唐毅本什么也听不进去,只听提到怀真,才猛然回过身来。却见丫鬟夜雪略有些不安,手中却捏着一个未开的信封,迎着他的目光,小声说道:“奶奶出府前,嘱咐奴婢,叫把这个交给三爷……”

    唐毅不等她说完,便一步上前,将那信笺取了过来,将要打开之时,手却无端有些发抖……夜雪见是这个模样,心头慌乱,忙抽身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小伙伴们~~感谢(╯3╰)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8 07:44:25

    1659019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8 00:03:0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3:37:37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3:05:12

    加一段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0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