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9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这会子唐夫人已经歇息了,忽地听说传太医,吓得不知如何,忙复起身来看。

    一时敏丽也惊动了,也出来看望。小唐不免一一安抚,说了许多好话,唐夫人兀自不肯回房,到底陪着坐等太医来到,太医仔细诊了一番,却说只是略有些动了胎气,并无大碍。

    唐夫人这才放心,却仍又叮嘱了几句,尤其嘱咐小唐留神照料,方才扶着丫头,自回房去,敏丽随之也去了。

    这许多人散了之后,小唐才回到榻前,便看怀真,却见她因身劳神倦,此刻微蹙眉心,却已经睡了过去。

    如此,不觉两个月已过。

    这一日,张珍又来到唐府。

    只因怀真有了身孕,自然不得碰香,亏得冬季里她先前曾调过几种,又卖了个满钵。如今又是入了夏,昔日那风靡一时的驱蚊香自然又派上用场,倒是应付得。

    何况去年怀真因这香触动,曾想制一种花露,虽然艰难,但试过数次后,到底略有所成,暗中把方子给了张珍,只叫他去料理罢了,是以同百香阁的生意,竟仍是风生水起。

    然而今日张珍来府内,除了送钱给怀真外,更还有一件大好事——原来是容兰前日生了,且生得是一对儿龙凤胎,张珍喜不自禁,便亲自来给怀真报喜。

    自从小唐告诉怀真应兰风那件事后,怀真镇日里无法忘怀此事,虽不便外露,生怕引唐夫人担忧,心底却始终压着一块儿石似的,总不得开怀。

    今儿见张珍来报喜,怀真听得说是一对儿龙凤,早喜得失声,合掌笑道:“阿弥陀佛,果然不错……”

    张珍因喜不自禁的,也没听出她话中的另一重意思,便也笑说道:“容兰一早儿就催促我,叫我快来跟妹妹报喜加送喜蛋喜饼呢,让妹妹也高兴高兴。”

    怀真果然喜欢,便又忙道:“是了,我还没好生恭喜哥哥呢,明儿也叫人把贺礼送去,这两日我身上不自在,等略好了些,也还亲自去探望姐姐跟两个好孩子呢。”

    张珍抓了抓脸,也笑了两声,忽地问道:“说起来……我先前去应府,听太太说妹妹也有喜了?如何一直没告诉我……我竟也笨,来看过妹妹几回,竟也没察觉什么……回家去跟容兰一说,她也笑我笨呢。”

    怀真如今也已经六个月了,然她天生单弱,倒是不算太显怀,张珍先前虽相见,她妹妹长衣大裙的,张珍又是个没心计的,竟没往这上头想。

    怀真便笑道:“又有什么可特意说的,如今倒是好,可以沾沾你们的喜气了。”

    张珍也笑着拍手道:“很是,妹妹也快生个龙凤胎,跟我们家的倒是一对儿了。”

    怀真见他说的格外有趣,便也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

    两个人自在说笑了许久,外头便有太监来,原来又是传召敏丽入宫。

    怀真因止住笑,叫人去请敏丽。张珍见状,便起身告辞了。

    半晌敏丽才出来,怀真因知道了帝后的心思,生怕敏丽为难,本想若是她不喜欢,就想法子支吾过去……

    不料敏丽出来时候,却见已经换了衣裳。

    怀真诧异,敏丽走到跟前儿,见她双眸之中有些忧色,便微笑道:“放心,我自有分寸。”握了握手,便同太监自去了。

    怀真目送敏丽去了,也是无法,先去她房内看了看小宝殊。原来这“宝殊”二字,也是小唐给起的,敏丽却是十分中意,素日只唤他的乳名“宝儿”。

    这孩子十分的安静,素来极少闹腾,虽然是个小小地婴儿,可是瞧着这般性情,却很有世子赵殊那素日的温柔之风。

    怀真在摇篮边儿上看了一会子,小婴儿还未睡,便睁着乌溜溜地眼睛看她,怀真见他这般可爱,便推着摇篮逗了他一会儿,宝殊便咯咯笑了起来。

    怀真同他相处半晌,心情才又平复下来,宝殊也逐渐地困倦,奶母上来看了会子,对怀真道:“小公子要睡了。”怀真点头,这才起身出来。

    中午用了饭,略小憩片刻,醒来之时,却听闻敏丽已经回来——先前也曾来看过她,因见她睡得香甜,便未曾打扰。

    怀真洗了脸,便出来往她房中去。

    果然敏丽正抱着宝殊在喃喃说话,小孩儿已经醒了,正张手舞脚地,十分活泛,双眸紧紧盯着敏丽,甚是欢喜似的。

    怀真上前,唤了声“姐姐”,敏丽才把宝殊递给奶母抱着,方相请她坐了。

    两个人说了几句,敏丽知道她的心意,便道:“我也知你担忧什么,只不过……从此以后,大不必再忧虑了。”

    怀真不解这话,便只疑惑看她。

    敏丽垂了眼皮,忽地说道:“我已经答应了。”

    怀真一惊,几乎不敢就想她说的是什么,屋内一时鸦雀无声,顷刻,怀真方道:“姐姐……可是在说……”

    敏丽抬眸,望着她嫣然而笑,道:“不错,正是你想的那件儿,我已经答应了皇后,愿意入宫为妃了。”

    怀真倒吸一口冷气,愣愣地盯着敏丽:“可是……”

    敏丽转头,看奶母抱着宝殊,正在外间窗户边上走动,敏丽沉默片刻,道:“我知道妹妹的意思,先前我是说过,不想入宫的……然而……”敏丽蹙眉,想了会子,才道:“前日婉儿来,是那个行径……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事……倒是提醒了我。”

    怀真只是看她,敏丽一笑道:“你劝我的那些话,我一一都记在心里,如你所说,住在这府内,太太跟哥哥、连同你在内,自然都不会亏待了我……可是、倘若有朝一日……”

    敏丽看一眼怀真,那话虽不曾说出,却叫怀真心头一凛。

    敏丽便又道:“你很该明白我的意思了,我自知以我如今的情形,再嫁是绝不可能的,宝儿又是这个身份,倘没有个十足的靠山,但凡有个万一,竟叫人怎么样呢?如今皇上跟皇后都有意,虽然我忖度着,他们如此,只怕也是因看在哥哥的面上……想要笼络,然而我若不去,对他们来说也无大碍,但倘若我去了……”

    敏丽冷笑了声,道:“倒是让我好笑起来,想想当初肃王爷势力鼎盛的时候,人人见了我是什么样儿,先前又是什么样儿?故而我便想给自己铺一条路……自叫他们再换一张脸见我。”

    怀真心中无端有些难过:“姐姐何必……为了那些人,勉强自己……”

    敏丽收神,摇头道:“也并不是为了别人,我只是忽地想到而已……我入宫,一来为了将来我跟宝儿着想,二来,也是为了咱们家。你可明白?”

    怀真握着帕子,咬唇不语,她又怎会不知这情?当初敏丽嫁到肃王府,那是没有选择之故,是为了唐家,被迫而为;如今敏丽要入宫为妃,却也是为了以后跟唐家这三房,这两次嫁人,虽一个是被迫,一个看似自愿……实则又有什么不同?

    敏丽见怀真蹙眉,却又宽慰似的笑道:“其实不必担心,永慕哥哥……我自小儿也是认得的,他的性子温和,从来也甚是疼惜我,我若入宫,他绝不会薄待我。因此竟比其他什么归宿都要好许多呢。”

    怀真微微地叹了口气:“姐姐……”

    敏丽握住她的手,凝视她的双眸,低声道:“生在这样的人家,其实也是身不由己,只我想不到,上回本不是自己乐意的,却遇到世子那样的好人,曾跟他那样儿……我这一辈子已经别无所求了,如今若能再伴君侧,一来终身有靠,对宝儿好,二来对哥哥也好……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好妹妹,你却要替我高兴才是。”

    怀真也想笑一笑,只是不知为何,心酸的紧,便喃喃道:“是……横竖,只要姐姐开心便是呢。”勉强一笑,笑容楚楚,眼中亦盈盈有光。

    敏丽自然看出来了,却只当不懂的,笑道:“好了,我去看看宝儿。”遂放开她的手,起身走到外间,转身之时,那眼圈却也微微地红了。

    复过数日,怀真果然便亲去了张府探望容兰,又看了张珍的一对儿龙凤儿女,却见两个孩子都是粉妆玉琢的,生得竟是一般无二的相貌,脸儿有些肥嘟嘟地,很像是张珍小时候。

    怀真一看这一对儿宝贝,便乐得笑出声来,张珍也在旁站着看,便笑道:“妹妹,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呢?长得像是谁多些?”

    怀真道:“眉眼有些像是姐姐,脸容口鼻的却像是哥哥……真是羡煞旁人……”

    张珍听了这话便笑呵呵地,转头之间,忽然看见她温柔垂眸的模样,张珍不由又看看那两个孩儿,这会子心中一怔,莫名竟想起昔日在泰州之时的情形。

    那时候,他们两个人镇日在一块儿玩耍,那天在县衙后院,当时怀真道:“大元宝长大了后,会娶个极温柔的女子为妻,生对儿很可爱的孩儿……”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将来所娶的必然是她,而她所说,不过是顽话而已……便傻呵呵地笑着点头,乐不可支。

    谁知道……

    但是如今,一切果然如她所说了。

    眼前似水波动荡,如真如幻。张珍一时竟无法出声,却听容兰在身后笑说道:“你先前不是说……有话要跟怀真妹妹讲么?如何这会子她来了,你竟说不出来了?”

    怀真听了,便诧异相看:“又有什么话?”

    张珍这才回过神来,忙笑道:“他们都说……这龙凤胎,须得让福大的人来照看着,才能平平安安地,我、我因私底下跟容兰说,要叫妹妹跟三爷……当这对儿孩子的干娘干爹呢,只不知道能不能有这福分。”

    张珍说着,旧日那份心绪,便因此流云轻烟般四散,只又眉开眼笑,望着怀真。

    怀真这才明白,掩口笑道:“这自然是大好事,回头我跟三爷说一声儿就是了,他必然也会欢喜,……今儿其实也是要来的,怎奈他礼部十分忙碌,倒也罢了。”

    张珍跟容兰见她满口答应了,便含笑对视,均都十分宽慰高兴。

    怀真又略坐了会儿,才起身回府,容兰送到房门口儿,便被怀真劝止。

    张珍却亲自陪着,一直送出大门,目送怀真上车离去,又站了半晌,才转身回府。

    且说怀真乘车往家里去,车行半道,忽地听到马蹄声急促传来,却不知何事。

    她因在张府说笑半日,又乘车颠簸,正心头有些不受用,便闭目养神罢了。

    谁知车过街头,忽地听外头有人道:“这是怎么说,好端端地如何下狱了?”

    另一个人道:“你们尚且不知呢?传说这位应大人,里通外国,是个奸细!”

    怀真乍然听了这一句,就仿佛有一根针,“嗖”地扎进心里一样,猛地便睁开眼,色变问道:“谁在说话?”

    跟随她的是笑荷跟夜雪,两个人分明也听见了,心头都是噗通噗通乱跳,哪里敢承认,便只遮掩着笑道:“只怕不知哪里传来的说笑胡话,我们都没听真切呢。”

    怀真瞪着她两人,一时也吃不准到底是听真了还是……偏正在此刻,外头又有人道:“听说那工部尚书应大人,原来跟扶桑人有勾结……如今已经给下了诏狱呢!”

    怀真越发毛骨悚然,连眼睛也直了,愣了一会儿,来不及细想,只一叠声道:“快……快去诏狱!”

    马车转头,竟往镇抚司的诏狱而去,不多时到了镇抚司门口,小厮们自去门上打探。

    那门口侍卫早看出是唐府的车马,不敢怠慢,走前几步迎着。

    小厮小声问道:“劳烦哥哥,这车内的是我们三奶奶,路上因听了些流言蜚语,说什么应尚书落了诏狱,不知真假?”

    这侍卫闻言,苦笑道:“却是真的……半个时辰之前,皇上下诏命派人去押解而来的。”

    小厮听了真切,如五雷轰顶,忙回来,因知道怀真是有身孕的,一时不敢多嘴。

    不料怀真依稀听了一句,又听那小厮支支唔唔,早已经知晓,当下越发色变,便欲下车。

    笑荷夜雪因拦不住,暗暗叫苦,只好仔细护佑罢了,两人小心翼翼扶着怀真,落车来到门口。

    那门口的侍卫们,一眼望见这般姿容,顿时仿佛天人下降,早已经浑然神飞,竟觉得那容色秀丽,叫人不敢直视,忙垂了头。

    笑荷深吸一口气,走到跟前儿道:“我们三奶奶要探望应尚书,且快放行。”

    侍卫闻言,面有为难之色,说道:“先前凌大人有命,说是不管什么人来,一概不许叫见。”

    笑荷拧眉叱道:“却是胡说!你岂不知我们三奶奶是何人?我们三爷素来跟凌大人交情匪浅,又是来探望自己父亲的,哪里有这般不通人情?你不必在此支吾,只入内通报就是!”

    那侍卫见她这般,不敢强犟,忙应了声,果然进内通报请示。

    如此半晌出来,低着头道:“很是对不住,我们朱统领说……因有上意,不敢违逆,暂时不许任何人相见……还请三少奶奶见谅。”

    怀真脸色雪白,胸口微微起伏,眼中已经隐隐有泪,只死死地望着镇抚司大门,眼看便要撑不住似的。

    笑荷跟夜雪见势不妙,忙劝着她,一个道:“奶奶别动怒,不必理会这没眼力的……不如咱们且家去,只跟三爷说就是了。”

    夜雪便吩咐小厮:“快去打探,看看三爷如今是在礼部,还是在府里?”一个小厮领命,急忙上马去打听。

    这边儿夜雪跟笑荷两个,扶着怀真,好说歹说,劝上马车。

    夜雪是个有心眼儿的,便对怀真道:“三奶奶在此伤心着急,也是无用,倒不如快点儿找到三爷,让他赶紧行事为妙。”

    怀真因听闻应兰风入狱,早就魂不附体,神智恍惚,被夜雪一语劝着,忙敛了心神……如此回车,走到半路,先头探听的那小厮回来,道:“三爷先头回了府了!”

    当下片刻也不敢怠慢,立刻回转唐府,怀真脸色煞白,只双眸漆寒,两个丫头担心之极,扶着她入内,半路上问了丫鬟,知道小唐是在书房内,当下直接便转了去。

    谁知来到书房,正经过那窗户边儿上,忽地听到里头传来说话声响,一个正好儿说道:“那倘若……他当真是祸国殃民的奸臣呢?难道你也要包庇不成?”

    怀真不由放缓步子,却听到小唐的声音微冷,竟说道:“倘若果然悖乱叛国,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自然也绝不会姑息,这也是国之根本……”

    怀真听了这一句,陡然止步。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三只,按住爪儿(╯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8:23:28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8:56:5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9:05:36

    二更君奉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9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