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9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原来自打过了年,程家便同应兰风商议,想要快些迎娶王浣纱。

    只因程公子毕竟年纪大了,倒是等不得那许久,再加上王浣纱家里乃是遭难出事,子女们又差点儿沦为阶下囚……因此倒也不必格外恪守那些旧规。

    应兰风也觉着王浣纱年纪也是不小,若不是王家出事,此刻她也早嫁为人妇了,若还留下去,倒是有些耽搁了她。因此回来府中,便同王浣纱商议,想听她的意思。

    浣纱听罢,半晌无语,应兰风只道她是羞了,便想让她好生想想再说。

    不料浣纱道:“所谓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如今义父是我的父亲,所有种种,自然是您替我拿主意就是。”

    应兰风见她这般乖顺,才笑道:“既然如此,你是答应了?”

    浣纱脸上微红,并不言语。

    应兰风思及她素日的谨慎小心,十分怜惜,便温声笑道:“你不必担心,这程家乃是清贵世家,教养都是极好的,程公子也委实是个温柔可靠之人,你嫁过去,绝不会吃亏。再者说,倘若真有个不妥当,为父也依旧会给你做主,绝不会就不管你了。”

    浣纱垂着头,眼中已经涌出泪来,点头道:“是……多谢义父。”

    因此上,便把两家的亲事定在了三月。

    定了日子后,李氏不免忙着操办各色一应物件,浣纱见她忙里忙外,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只忽地想到……自从浣溪去了女学之后,再不曾回来,也不知她如今好不好。

    眼看自个儿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浣溪却依旧音讯全无,浣纱毕竟是姐姐,便托着哥哥王曦在外细细打听,最好亲去见她一面儿方好,至少要告诉她,自个儿的姐姐要成亲了。

    王曦听了浣纱所说,一日果然来至女学,只在门口求说了一会子,门房上听闻是应尚书的家人,不敢怠慢,便入内相告。

    谁知半晌,里头的教习女官出面相见,因对王曦道:“前几日,说是应公府派人来接了王小姐回去,如何你们又来寻?”

    王曦一怔,听是“应公府”三字,却也有些错会了意,心想:“莫非妹妹不知道我们分家出来别住了,故而只回了公府?”当下便辞别那女官,自转回公府,谁知门上一问,也并没有回来。

    王曦呆若木鸡,这才着急了,急急跑回府中告知。

    话说应兰风听了李贤淑所说,也十分惊疑,又见王浣纱吓得哭个不停,眼睛红肿的,不免安抚了几句,道:“浣溪素来顽皮,只怕不知躲去哪里玩耍了。”遂按捺着担心之意,才要叫小厮出去仔细四处找寻,忽然外头报说王二小姐回来了。

    府内众人尽数呆住,不多时候,果然见丫头领着一个人进了门。

    王浣纱一眼看见,不是王浣溪又是何人?忙不顾一切地先跑出门去,在廊下紧紧地拥住了。

    浣纱原本听说浣溪不见了,心中惊恐忧虑,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她究竟发生何事,如今见她好端端在跟前儿,那颗心才放回肚子里,流着泪便问:“你去哪里了?可知家里都十分担心你?”

    浣溪见她哭的这样,又看王曦也走过来问,厅门口上应兰风跟李贤淑也正担忧看着……浣溪便笑道:“姐姐怕什么,我好端端地呢。”

    浣纱见她恍若无事,松一口气之余,见她只管笑,又有些微恼。

    王曦忙问:“妹妹到底去了哪里,如何女学那便说你回了公府,公府又说不见人?方才我跟义父禀明,义父才要派人四处寻你呢。”

    浣溪道:“哥哥别急,先前我是去了一个学中相识的姐姐家中,学里因不知道,便错以为我回公府了……我同义父说就是了。”

    浣溪说着,便走到厅前,向着李贤淑应兰风行礼。

    李贤淑见她无碍,也便不理论,只笑说几句,又去安慰王浣纱:“你瞧瞧,说了不叫你着急哭呢,如今不是好好地回来了?”浣纱因想着又差点儿闹开,顿时又是羞愧难当,亏得李贤淑体谅她的心,又看她仍是满面泪痕,也并未再说,只叫小丫头打水来给她洗脸罢了。

    那边儿浣溪对应兰风道:“女儿有些话要同义父说知……还请借一步说话。”

    应兰风见她望着自己,仿佛另有话说,思忖了会儿,便点头道:“你随我到书房来。”因领着浣溪进了书房,应兰风便问道:“是想说什么呢?”

    浣溪垂着手道:“方才我跟姐姐说,是去了学中相识的姊妹家中,实则不是真的。”

    应兰风知道别有内情,便不言语。

    浣溪道:“虽然大人说不可告诉任何人,但我因想着,义父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别人不能说,却不敢瞒着义父……何况我行此事,原本也不知到底如何,倘或出了什么意外,义父后知后觉的,岂不是反害了您?故而倒要亲口跟义父说明才好。”

    应兰风见她说的这般郑重,不觉诧异起来,便定睛细看:“你且说来。”

    却听浣溪低低说道:“如今女儿,是在凌大人麾下行事。”

    应兰风猛然听到这一句,脱口道:“什么?”睁大双眸,更是惊疑莫名。

    话说先前,自从凌景深自新罗归来,身子养好之后,便回朝复职,只是如今他除了仍负责九城畿防之外,又另有一职。

    自从新帝登基后,便从原先的监察司,大理寺,刑部三处抽调了些人手,新建了镇抚司,主管侦讯跟诏狱等事,但凡是皇帝钦定要处置的案情,都是镇抚司料理。

    因都是精锐之人,且又是天子钦定的,是以做起事来,自比大理寺刑部等更上一层了,景深便是第一任的镇抚使,可见皇帝宠信之意。

    当日擒拿了扶桑细作之后,便即刻关押在诏狱之中。只是景深却不免因此更忙了。

    这一日,景深自诏狱出来,因想着要去礼部探一头,走到半路,忽地见唐府的马车从前方路过。

    景深看了一会儿,还以为是怀真,不料身边一名副手见他驻马张望,便道:“这是唐尚书的妹子、前世子妃进宫去来呢。”

    凌景深听了这话,才知道是敏丽,便淡淡地笑道:“什么前世子妃,这样嚼口,先太子早便是过眼云烟,何况世子也早就跟唐姑娘和离了……如今姑娘又好好地在唐府里,别只瞎叫。”手下忙也笑着答应了。

    景深便目送那马车去了,才自去礼部不提。

    话说敏丽从宫内出来,便自回府,稍微歇息了会儿,又抱着孩子逗弄片刻,便见怀真来到。

    敏丽忙笑说:“我正想着要去看你呢,怎么竟来了?”

    怀真道:“我今儿精神好些,知道姐姐来来回回地,必然也有些乏了,就来看看。”说话间,便彼此又坐了,因问敏丽道:“今儿进宫,又是为何呢,娘娘可仍是同你闲话?”

    自打头一回召敏丽入宫,此后隔三差五地,郭白露便仍传旨召见,倒也果然如赵永慕所说,并没别的意思,只是闲话家常罢了。

    今儿怀真照旧一问,敏丽脸上却透出些异样之色来,也不做声。

    怀真本就知道那宫内不是好混的……生怕有事,见敏丽不言,便问道:“果然有事不成?”

    隔了片刻,敏丽才又笑又叹道:“此事说来,有些令人诧异、又有些可怕似的……我竟不知该怎么对你开口了。”

    怀真蹙眉,道:“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敏丽点头,才道:“你过来,我跟你说。”

    怀真会意,因倾身到跟前儿,敏丽在耳畔低低说了几句,怀真睁大双眸,满面诧异:“什么?”

    敏丽叹道:“可知我当时也是如你这般?亏得她是怎么想出来的,哪里成个体统呢。”

    怀真半晌无言,许久才道:“怪不得姐姐你说不好开口……真真儿的……匪夷所思……”

    敏丽道:“可不是么,着实叫人哭笑不得。”

    怀真见她皱着眉头,心中一动,忙问道:“那当时姐姐是怎么回娘娘的?”

    敏丽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却又能怎么说呢?她毕竟是皇后,我只是不言语罢了,她自然明白,便只叫我再细细想想罢了。”

    怀真呆呆地,一时没出声,敏丽也只低头哄着小宝儿,见小孩儿睡在摇篮之中,恬静喜乐,敏丽的心也才安定下来,便轻轻地哼着曲子。

    室内静了好一会儿,只有敏丽哼唱的声音,婉转动听,似能安抚人心。

    怀真到底忧心,不由道:“既然皇后娘娘说出这话,只怕是她深思熟虑过了的,又叫姐姐细想……却还要……如何想呢?不过转念,虽然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的,但毕竟当初……世子已经为姐姐安排妥当了,如今……”

    怀真并没说下去,敏丽会意,只凝视着小宝儿,说道:“可不是么?他是个有心的,早早儿地就给我安排了后路,自然也是为了我以后度日着想,可他又怎么知道,自他之后,我是打定主意一辈子也不嫁人的,倘若当初不是因为小宝儿,只怕我也追了他去了……或者到庙里,为他守着……到死……也好……”

    虽事情过去这许久,此刻听敏丽说来,怀真兀自心跳,忙道:“姐姐别说这些,我听着心慌呢。”

    敏丽抬头一笑,道:“不必怕,那些念头早已经扔了,如今我只想好生看着小宝儿,叫他安安稳稳地长大成人,这便是我毕生所愿了。”

    怀真握着帕子,微微点头。

    至晚间,小唐回到府中,是夜两人安歇之时,怀真便把敏丽今儿所遇之事同小唐说了。

    小唐眉头一蹙,半晌无言。

    怀真握着他的胳膊,问道:“这事你也不知情的?”

    小唐摇了摇头,却又道:“我虽不知情,然而……近来因皇后屡次召见敏丽进宫,我也曾暗中揣测,还以为皇后是想……”

    怀真问道:“想什么?”

    小唐眼中透出几分笑意来,道:“你岂不知,皇后娘娘的亲生哥哥,如今年纪老大,可仍孤家寡人的呢。”

    怀真恍然大悟,失笑道:“是说小表舅?”本来觉着小唐这念头也很有些不可思议,然而仔细一想,忽地却又凛然,觉着若皇后当真是这个意思……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毕竟如今郭家虽然声势过人,但只有郭建仪一个一枝独秀,虽有些平日来往的好友亲戚等,但是毕竟缺乏些可靠扶持。

    倘若郭建仪跟敏丽两个成了好事,郭家跟唐家结亲,这真真儿的是万年稳固了。

    怀真便呆呆地看着小唐,小唐见她懵懂望着自己,有些无所适从似的,便不由地捏住她的鼻尖,问道:“怎么,你是舍不得?”

    怀真方醒悟过来,推开他的手道:“什么舍不得了……你才舍不得。”

    小唐笑道:“我恨不得把你那小表舅快点儿打发出去呢……倘若皇后娘娘真的看中了敏丽,我就算拼着哥哥们不高兴,也要成全他。”

    怀真又是一愣,且不论小唐话语中的醋意,只问道:“这又是何意?为什么小表舅跟敏丽姐姐……你哥哥们会不高兴?”

    小唐目光转动,看了怀真一会儿,才沉声道:“你想想看,自古以来,皇家是最忌惮外戚势大的,倘若郭建仪娶了唐家的女孩儿,跟唐家同气连枝的……”

    若两府联姻,郭家自然是又多一大助力,然而唐府在朝中本就是百年稳固,虽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好,可若攀上的是皇后这一枝子,扣上个“外戚”的帽子,反而是自寻了不必要的麻烦。

    怀真最不喜欢这些,拧眉叹道:“好端端地谈姻缘罢了,总是牵扯这些不必要的,分分算计……”

    小唐将她抱着,笑道:“我跟娘子便是只谈姻缘,就不曾牵扯那些不必要的。”

    怀真脸上晕红,不免想到往事,便啐了口,道:“哪里没有牵扯?何况……是你用法子哄骗人的……手段也未见光明……”故意转开头去,却抿嘴笑。

    小唐笑了两声,忽地又想到敏丽之事,便又自顾自思忖。

    怀真见他半晌不说话,问道:“又在想敏丽姐姐的事?你说……皇后娘娘既然有这个意思,那皇上……”

    小唐心里一沉,竟说不出来。

    怀真不免担忧,便低声说道:“皇上……会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呢?若真的是皇上也想要如此,倘若不答应的话,他又会不会……”

    小唐眸光闪烁:“若他当真有这个意思,虽叫人意外,却也是情理之中的。”

    说到这里,复笑道:“毕竟……当初若不是他想要韬光隐晦,怕惹嫌疑……原本敏丽也是该嫁给他的,真是造化弄人。”说着,长长一叹。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两只萌物~(╯3╰)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7:33:2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9:01:10

    二更君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9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