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8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凌绝一语说罢,小唐风清月朗地笑了笑,道:“夫妻两个,难免有些言差语错,驸马不必放在心上,就连我跟怀真,也偶有争执之时。”

    凌绝转头看他一眼,有些好奇:“唐大人跟怀真也有过口角?”

    小唐想到前些日子之事,笑道:“其实不算,不过是小误会罢了。说开也就好了,驸马也很该同公主说开才对,只切勿赌气。”

    凌绝垂眸想了片刻,似笑似叹地:“我同她本就是个死结,哪里有说开的时候。”

    小唐听了这般话,倒是不便再提别的,凌绝也不再提此事,只略说了几句凌景深的情形,便引了小唐进房。

    却见景深正斜靠在软垫之上,闭目养神,床边上,竟是凌霄坐在地上,自顾自地不知正拿着什么把玩,虽是一个人,却玩得很是自在。

    凌绝跟小唐才进门,景深便听见了,因睁开眼睛,见是他两人进来,景深一笑,对小唐道:“知道你忙,何必又跑了来?拿的是什么……好香。”

    小唐把纸包送到跟前儿,道:“先前你是最爱吃的,只不知如今口味变了不曾。”

    凌景深打开来,喜道:“这个好,我近来正思想着要吃呢,你倒是明白我的心意。”

    两个人言笑晏晏地,相见甚欢,凌绝站在旁边只是看着。

    不妨地上凌霄见父亲同小唐相谈甚欢,又见他手中捧着不知何物,便爬起身来,攀在床边抬着头看。

    凌景深正扯了一块儿饼吃,见凌霄这般,就也小心地掐了一小块,给他放在嘴边,凌霄迟疑片刻,便也接了去,吃了口,觉着倒是好,就说:“霄儿还想吃。”

    景深大笑,道:“果然是我的儿子,口味也是一样的。”就拿了个饼给凌霄,凌霄也不去洗手,接过来便乱咬。

    小唐因见小孩儿这般,倒是觉着有趣,就俯身道:“这饼是叔叔买的,霄儿这样爱吃?”

    凌霄望着小唐,依稀仍有些害怕之意,然而这饼子又香又好吃,倒是减轻了几分惧意,就只紧紧抓着饼,眼珠乌溜溜地,怯怯看着他。

    小唐见他到底不曾嚎啕起来,又微笑道:“以后叔叔还给霄儿买来吃,可好?”

    凌霄眨了眨眼,终于点了点头。

    小唐抬手,在凌霄的头顶上小心地轻轻揉了一下,凌霄歪头看了他一眼,过了会儿,才拿着饼跑到旁边吃去了。

    凌绝见小唐来到,本要领着凌霄出去,不料凌霄因在吃东西,怕领出去灌了风在肚子里,反而不好,因此凌绝便自先去了。

    半晌儿,**来到,见过小唐后,回头一眼,却见凌霄坐在桌边上,吃的满嘴满身都是,却无人管束。

    **大惊,便忙上前,唉声叹气把剩下半块油饼取了,又给他擦嘴擦手,忽然见小手上又有些脏,便对景深抱怨道:“如何就给他东西吃了,也没洗手,回头又肚子疼。”

    凌霄因吃饱了,倒也并不介意。

    景深笑道:“哪里就这么娇气了。难得他喜欢……是他唐叔叔买的。”

    **闻言,才有些不好意思,便对小唐道:“我并不知道是哥哥带的东西……”

    小唐不以为意,只担心凌霄,就对**道:“倒是我冒失了,你且勿怪……原本我没经验,也不知道避讳些。”

    凌景深听了,便又轻轻地笑。

    **扫他一眼,道:“你还笑呢?你倒是个有经验的,却只是不管罢了。”

    景深懒洋洋道:“怕什么?小孩子不过都是如此,哪里就分分面面都理会到了?且由得他自在玩儿去就是。”

    **叹了口气,对小唐道:“哥哥听听这话,不过是他懒得管罢了……哥哥将来有了孩子,必定不会是他这个模样,自是如珠如宝的相待呢。”

    小唐只是笑,**便抱了凌霄,自去给他洗手擦脸。

    **去后,景深才敛了笑,因看小唐,却见他眉端似有一丝隐忧。景深便道:“你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小唐一笑:“并没什么,你的伤可恢复的如何了?”

    景深含笑道:“已经没了性命之忧,慢慢再养就是了。你倒是不必看,我知道你虽然也是个亲身经历过的,却其实看不得这些……比如上回……皇上中箭那会子,你那样儿我至今还记得呢。”

    小唐笑着摇头。景深又凝视他:“你若有心事,同我说说无妨,横竖我现在动弹不得,也十分无趣,解解闷儿才好。”

    顷刻,小唐果然才说:“近来因为修筑海防之事,朝上吵起来。其实也不怪户部工部,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以有些两难。”

    凌景深略一想便明白,笑道:“你自然是主张如此的,可是在那两部看来,却的确有些穷兵黩武劳民伤财之势,我猜,是贵岳丈不乐了?”

    小唐失笑:“偏你这样会猜。”

    景深道:“天底下让你忧心的事儿也是不多。无非一为国家,二为你那娇妻罢了。”

    小唐低头,只是笑。景深望着他,又说道:“你的身子可还好?先前被那妖女所害,可须当心,仔细调理才好,别酿成大害。”

    小唐道:“不妨事,近来恢复了几分……只要近来不跟人动手便罢。”

    景深闻言皱眉:“你别大意,此刻虽在京城,偌大之地,龙蛇混杂,却也跟在新罗差不多,那些扶桑人岂会善罢甘休?先前一力要你性命,如今,难保他们潜伏在城内又兴风作浪……你可别大意着,如今偏我又帮不了手……”

    小唐点头:“放心,我自也想到了,外头有人跟着。”

    景深听他这般说,才略放心,忽地嗤嗤又笑道:“的确是我多心了,这种事我能想到,皇上自然也想到了,只怕他暗中也派人护着你了。”

    小唐抬手,在他肩头一按,道:“你且别想其他,只安心快些儿把自己养好……这京内也的确缺不了你,有你带人在街头上走动,我还也宽心些。”

    景深笑微微地看着他,他本是个极冷的人,这会儿眼底却透出几分暖意洋洋来。

    半晌,景深忽地问道:“先前在新罗之时,我……中了火铳后,仿佛跟你说了些什么?我竟忘了?”

    小唐对上他的目光,道:“你是说了……我却没忘,且记得牢着呢。”

    景深眼底的笑意骤然收尽了,只盯着小唐看。

    小唐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说……我这条命是你救得,若你还能得了性命回到京城……就让我请你在京中各大酒楼,轮番吃上一个月。”

    景深先是诧异,继而嗤地笑了声,却牵动腰上的伤,忙又强忍住。

    小唐道:“罢了,你且别顾着笑,只快些好起来……我倒不怕你把我吃穷,只怕你把自个儿撑死……**须不跟我甘休呢。”

    景深吸了口气,硬生生忍住笑,道:“我也知道你唐府家大底儿厚,吃一个月又算什么?不过是你三爷的九牛一毛,放心,我会留着性命,慢慢儿地吃罢了。”

    两人目光相对,都看出对方眼底笑意闪烁,此刻,昔日种种阴翳,都也荡然无存了。

    小唐从景深房内出来,便往外去,才走一会儿,就见**低着头,从廊下缓步而来,却不见凌霄跟着。

    小唐正想着那孩子,便有意相问,不料**竟没发觉,将走到跟前儿了才猛然止步,抬头看小唐之时……两只眼睛里却都是泪。

    彼此都吓了一跳,小唐便问:“这是怎么了?”

    **忙转头将泪拭去,口中只道:“方才一阵风吹了,不打紧。”

    小唐不言语,**看一眼他,忽然说道:“哥哥方才进来,可撞见公主了?”

    小唐道:“正是,却不知公主这会子又去哪里了?”

    **微微冷笑,道:“自然是进宫去了呢。”

    小唐打量她的神色,问道:“她进宫去了,你如何哭了?”

    **本不愿同他多说,只是心中又气又愤,眼中复含了泪,便低声哽咽道:“哥哥如何知道,在这府内,我跟景深不过是二等奴才罢了,公主去了,自是因没伺候好,自要拿我当替罪羊呢。”

    小唐心中暗惊……可因是凌府的家事,倒是不便多言。只道:“景深可知道?”

    **道:“太太是个什么性子,他如何不知道……只是近来他是这样,因此我更不便跟他说罢了。”

    小唐不知说什么方好,便只安抚道:“快别哭了,眼睛红红的,回头给景深看见了,必然多心……何况给霄儿看见了也不好。”

    **深吸一口气,道:“我如何愿意这般,不过一时没忍住,哥哥别笑。”

    小唐道:“你罢了,别说这些见外的话……恩师虽没了,我仍当你是妹子一样,有什么苦楚,你说给我也是应当的。”

    **闻言,越发鼻酸。却也不便更说出别的来,便只咬着牙忍泪,半晌才道:“我知道了,先前我还想,我如今……连个娘家的人也都没了,纵然受了委屈,都不知往哪里说去,何况这是自己选的,就算委屈又如何,只受着罢了……”

    两个人说到这里,就见凌绝领着凌霄来到,**拭泪,便强颜欢笑:“哥哥回家,带好儿给太太……改日我得闲,也自去府上探望请安。”

    小唐答应,这会儿凌绝到了跟前儿,小唐便对凌霄道:“霄儿,叔叔要去了,你可送送我么?”

    凌霄仰头看了他半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似是在认真思量般。反把小唐逗笑了,便不再勉强他,只同凌绝一块儿自去了。

    话说小唐回到唐府,因去唐夫人房中请安,不料却竟不在房中,一问丫头,竟是去了厨下。

    小唐便诧异问道:“如何亲自去了厨下?那奶奶也陪着?”

    丫头抿着嘴儿只管笑,摇了摇头,竟飞快地闪身躲了。

    小唐见是这般异样举止,心里不解,便暂退出来,只管回卧房去。

    回了房,却果然见怀真在内,只不过是卧在床/上罢了,屋内静悄悄地。

    小唐鲜少见她这样早就躺下的,心里一紧,忙上前道:“可是哪里不自在了?如何这般早就要睡了?晚饭可还没吃呢?”

    怀真听了“晚饭”两个字,无端面色一变,便转开头向内,也不理他。

    小唐只以为她身上不自在、或者是因别的什么事儿跟自己赌气呢,便忙握住手道:“到底是怎么了?是又恼我了不成?我今儿退朝之后,只去了凌府,也没见别的什么人……”

    心中忽地想到,虽见了**,但总不能怀真有千里眼顺风耳罢了?他胡思乱想间,蓦地又一震,心想:“莫非是岳父朝上恼了我,故而不知怎么……给怀真知道了?”

    小唐一念至此,便忙解释说道:“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跟岳父作对……实在是,海防之事迫在眉睫,需要从此刻此时开始着手才好,不然……”

    怀真见他一本正经、着急似的说起这个来,才诧异回眸看他,小唐一见她的神情,就知道不是为了此事,一时啼笑皆非,忙停了口。

    怀真问道:“你方才说什么呢?是惹了我爹不高兴了么?”

    小唐咳嗽了两声,道:“并没有,岳父深明大义,哪里会不明白我的用意……”

    怀真狐疑地看了他一会子,却并不理论此事,反而又抿嘴笑了。

    小唐见她一笑,百媚横生,春光乍现,显然并没有恼他分毫儿,顿时便宽了心,就俯身下来,望进她双眼里去,温声道:“怀真今日……如何越发好看了?好似比先前哪一日都好看许多……”说话间,便低头欲亲。

    怀真还未来得及挡住,就听见门口一声轻咳传来。

    小唐一震,忙坐直了身子,却见门外进来的,竟是唐夫人,正不悦地瞪着他。

    小唐不期唐夫人竟亲自来了,略有些窘,忙又站起身来,道:“母亲如何来了?方才我去请安,也没见着人……”

    怀真羞得早转开头去,因又见唐夫人来了,便要起身相迎,不料唐夫人也不理会小唐,只忙上前来,按住怀真道:“不许你动,好好地给我躺着。”

    怀真红着脸,垂着眼皮,又羞又笑,果然也又躺住了。

    小唐在旁边看着,诧异的紧,忙上前赶着问:“果然是哪里不好了?”

    话音刚落,就听唐夫人啐了两口,道:“胡说八道,是好得很!大大地好呢!”

    小唐一头雾水,看看怀真,满面喜气盈盈,果然并不似个身上不自在的样儿……又见唐夫人,却是满面半嗔半喜,小唐哭笑不得:“到底是怎么了,也没人跟我说呢?”

    唐夫人方站起身来,到底忍不住笑了,却正色对小唐道:“你且听我说,以后……不许你缠磨怀真。”

    小唐听了这话,惊异之余,越发苦笑:“母亲……”

    此刻,便以为是方才要亲怀真的举止,让唐夫人误会了……小唐正要说,唐夫人拉他到桌边儿,才含笑低语了一句。

    小唐恍惚中听了这声儿,不太真,忙问:“什么?”

    唐夫人含笑带嗔看他,道:“傻儿子,你媳妇儿……有喜了!”说了这句,便禁不住那心底滋滋地欢喜之意,舒眉展眼地笑出声来,这一会子,竟像是吃了十万盏的甘霖一般,甜意自内而外,酣畅痛快。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几只大萌物,给你们小包子玩~~高兴吧(╯3╰)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17:38:30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17:46:02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1:27:01

    1892467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1:50:3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30:11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42:44

    珍贵的三更君报道~随之抱到的还有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小包子~~么么哒!恭喜恭喜~让唐叔发红包!(づ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8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