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8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两人恩爱良久,小唐心底因记着唐夫人训斥的话,便轻抚着怀真,低声说道:“太太先头骂我,倒是让我心惊的很。”

    怀真这数日里心伤身劳的,只因对他满怀怜爱,故而拼力承欢,早已力竭神乏,困倦不堪,却仍是不舍得就睡,便搂着小唐,竭力睁大双眸振作,只问:“太太说你什么?”

    小唐叹了口气,便握住她的柔荑,在唇边上亲了口,道:“横竖是疼惜你之故罢了……”

    怀真莞尔,笑说:“怎么是疼惜我,先头太太还不是跟我一样的伤心忧虑?只怕仍是因太担心你了,如今好歹平安回来,自然放心了,想到为你流那许多泪,不免又恨又气也是有的。”

    小唐也笑了两声,自然明白这话。当即垂眸看她,仔细打量半晌,心里知道这段日子她必然受了许多苦楚,这刹那,倒很不得同她许一个地老天荒、再不分离的诺言才好。

    然而仔细想想,那些话说出来容易,也可博她一时之欢,可来日之路,谁知又会有些什么事发生?难道当真要辞官不做?不管是他的出身也好,还是如今所立身之位,外加肩头所抗之责,早已经不是说退就能退的地步了。

    那许多叫人心动的海誓山盟,尽数在唇舌之间翻动,却毕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正无话,忽地听怀真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何先前他们说的那样真?整个儿京城的人都尽数知道了似的,又是谁敢对你们动手?”

    小唐定了定神,便把她往怀中搂得更紧了些,才道:“说来又怕你担忧……这动手之人,却是扶桑国国的细作,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买通了两名新罗武官,中道安排了劫杀之举,意图用这当引子,让大舜跟新罗开战,他们却好坐收渔人之利,或许还会趁虚而入……”

    怀真已经有六七分睡意,听了这话,却惊了惊,惶恐道:“前日小表舅来说,皇上要对新罗用兵了,现在又如何了?”

    小唐略一挑眉,把那句“小表舅来说”暂且按下,只道:“正要同你说这个,故而我急急地进城,尚且来不及回来见你们,便先进宫去了……原本是想派人送信回来,然而皇上的性子,在这个时候,只怕是听不进别的话,若贸然说我未死,恐还以为是蒙骗他的,适得其反也是有的……因此势必要我亲自面见才好。”

    怀真听着,也觉忧心,不觉在小唐腰间乱抓了两把,又问道:“那你如何又音信不闻了,又如何平安回来的呢?”

    小唐便轻描淡写道:“只因扶桑细作十分狡狯,又有内奸照应,我们不免中了招,后来多亏了景深他们来到,便及时相救了出来。”

    怀真心里一阵喜欢,只因困得发昏,便喃喃又问:“你没吃亏么?没伤着么?且细说一说……才好……”

    小唐眼神微微变化,却只笑了声:“自然不曾吃亏呢,说起脱困的过程……却还是多亏了我的好娘子,真个儿是我的小小福星。”

    怀真愕然不解,还要细问,张了张口,却昏昏然有些分辨不清要问什么,便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小唐也早看见她双眼朦胧,娇容上是掩不住的困倦之意,便温声道:“好怀真,不必撑着了,横竖我已经回来,来日方长,好歹会跟你细细说明的……知道这段日子里你为我悬心,只怕也是寝食不安,如今该歇息了……你若是再瘦一些儿,可知我也难以心安?”

    怀真本已经困得眼皮沉重,心智迷糊,听了小唐这几句话,十分欣慰,心头也随着一宽。可仍惦记着方才他那一句……便喃喃了两句,小手依旧抓着他胸前衣襟,仿佛不依。

    小唐见她困得颠倒,却兀自如此,越发怜爱,便翻了个身,把她圈入怀中,在眉心又亲了一下,道:“乖乖的,快睡罢。”

    这一句话,竟似有些神力一般,怀真如得了恩赦似的,于是再也不去胡思乱想,嗅着他身上久违了的好闻气息,越发叫人安心定神儿了,如是,一眨眼儿的功夫竟沉沉睡了过去。

    小唐垂眸看着她这般快睡着,这睡容甜静娇美,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所见,当真叫人连眨眼都舍不得,只恨不得就这般长长久久看着她,从黑夜直到白昼,再至沧海桑田。

    原来小唐在回府的路上,早已经盘算好了,哪些话能对怀真说,那些又不能说……若起自己遇险、脱难等事,只尽量轻描淡写罢了。

    他倒并不是想故意隐瞒怀真,只不过……若说起那些细节经过,却多是生死刹那,惊险万状,又哪里能再让她替自己多受些惊恐担忧?

    如今回到唐府,人在卧榻之上,怀抱着如玉娇妻,对小唐来说,一恍神的功夫,人却仿佛还在那艘大船之上,暗夜沉沉,夜魅影动,火焰熊熊中,刀锋凛冽,厮杀声跟惨呼声交织,火光映着血光,宛若人间地狱。

    动手的,自是扶桑的细作无误,而领头的那人,赫然正是在新罗国出现的那名舞姬,后来小唐才知道她唤作“美纱子”,虽然生得极为貌美,却端地是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彼时小唐因见生变,立即叫手下抵御,谁知来敌一来谋划良久,二来人数众多,又加上内应配合,四处引火,行暗杀之手段……竟很快占据上风,船上之人死伤惨重,偏偏又因船只之间传信不便,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小唐虽然也料到中途恐怕生变,只是想不到,这会儿临近中国边界了,敌人却能孤注一掷,铤而走险,且如烈火疾风似的侵略之势。

    不多时,身后的几艘船相机沦陷,船只着火,将赤调河烧得如同火焰之河一般,只有小唐坐镇的这艘守船,跟身左的一艘仍还勉力支撑,谁知就在此刻,水面上飞也似的行来一艘小艇,靠近船边之时,有一人身形如同鬼魅,翻身竟上了船。

    此刻甲板上正在激烈交战,小唐一抬头,便见那人身着一袭暗紫色大花和服,一头长发在身后简单束起,如蛇摆动。随着她一步步踏前,才发现她底下并无中衣,行动时,光裸修长的腿自裙底探出,雪色耀眼。

    映着火光,这女子乍然出现,就如妖魅一般,她所到之处,竟无人敢拦阻。

    美纱子走上几步,望着小唐便笑,道:“唐毅,又见面儿了,我曾说过,你的命是我的,如今我是来取的。”

    小唐冷笑,眼神中透出无边憎恶之意:“果然是你这妖女。”

    美纱子长笑数声:“君如何不似那夜一样认真打量我了?可知我极喜欢你那眼神?”

    小唐哼道:“多看一眼也要作呕,不看也罢。”

    美纱子闻言皱眉,却仍笑道:“我最喜欢这般硬气傲骨的男儿,只不过,如今就算你有通天之能,只怕也难逃我的掌心。”说话间,便已经欺身而上。

    本来这扶桑毒姬的武功虽然高明,却也比不上小唐,不料此番才一交手,小唐忽地觉得体内中气不足,内力竟似流水一般汩汩而去,只几个回合,美纱子便轻轻易易占了上风。

    此刻有几个侍卫见势不妙,忙上前救护,却又有一名扶桑妖人闪身出现,将人拦住。

    小唐耳畔很快听到几声惨叫,他心中怒极,偏偏有心无力,额头有冷汗微微渗出,在夜风之中一晃滑落。

    美纱子望着他发白的脸色,自知稳操胜券:“可知你为何不能运功了?”说着便抬起那曾被小唐震断的手,半废无力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小小戒指,美纱子抬起,便见戒指底下,弹出一枚细弱牛毛的针来。

    小唐眼前已经有些发花,摇摇晃晃,几乎站不住脚。只见这女人越走越近,俯身道:“纵然你对我那般狠绝,我仍是不想伤你分毫,只想擒住你罢了……不料你竟逼得我没了法子,只得用这一招,先破了你的内息才好,如今……”

    小唐所记的最后一幕,便是火光之中,美纱子宛若妖姬似的脸孔,手腕一抖,举起一把刀来,向着他猛然斩落。

    那一刻,小唐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绝命。

    再度醒来之时,耳畔模模糊糊听到,有人用扶桑话在说些什么……小唐振作细听,依稀听懂有个男子的吼声,说什么:“……督主下令要杀了他!为什么不听……”

    继而似是美纱子的声音,冷冷说道:“我自有主意,不用你多嘴。”

    小唐听他们似在争执,便一边听,一边拧眉,仔细打量周遭,却见仿佛是在个有些陈旧的房间之中,鼻端嗅到尘灰落定的腐朽气息。

    小唐正欲起身,不料仍觉气力不济,他暗自心惊,想到那夜在船上,那妖妇所说的话……一念之间,顿时又想起来:自己如今已经落在敌人手中,只怕船上众人,也都凶多吉少了。

    瞬间心头冰冷,却又生出浓烈恨意。

    正在挣扎之时,忽地听门扇“吱呀”一声,有人进来,小唐抬头的功夫,所见仍是那一条裸在外面的长腿,脚上却穿着雪白的袜子,踩着木屐。

    美纱子见他已经醒来,并不觉意外,只是轻笑两声,走到跟前儿。

    小唐自知这会儿无法跟她抗衡,索性沉默不言。

    却见美纱子盯着自己看了半晌,忽地抬起手来,竟抚向小唐面上,口中用扶桑话说道:“那天晚上,你盯着我看之时,可知我浑身发热,极为兴奋,还以为你为我动心了……那时候,我是真起了献身之意,不料你打量我,不过是欲为刀俎,却当我是待宰割的鱼肉罢了,辜负了我一片美意。”

    小唐虽听懂了一半儿,然而心中一动,便仍是面不改色,当听不懂的,只瞥她一眼,神色漠然地避开她的手掌。

    美纱子笑了两声,便改作中国话:“毅君乃是堂堂礼部侍郎,我早就听闻你精通六国言语,难道……就不懂扶桑话么?”

    小唐淡淡道:“自从百年前一战落败,尔扶桑负气,同我国不来往良久,不懂又有何奇怪?”不等美纱子接口,小唐又道:“你把我的部下们都如何了?”

    美纱子笑的温柔:“那些无用的废物,自是都杀了。”

    小唐心中一痛:“你留着我,却是何意?”

    美纱子凝视着他,道:“你难道不知道?”

    小唐皱眉不答,美纱子竟脉脉含情似的,道:“先前虽然听闻毅君大名,只是半信半疑,谁知见面才知传言远远不及,是以我对毅君,却是一见钟情,早就倾心拜服。”

    小唐只是置若罔闻,美纱子又道:“似毅君这般出类拔萃的伟丈夫,举世难得,我扶桑虽然也人才辈出,但平庸猥琐之类委实太多,令人不耐,近来虽有督帅……”

    小唐见她欲言又止,便问道:“什么督帅?”

    美纱子眼神微变,最终笑道:“告诉你也无妨,督帅是我们扶桑近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将才,素有军神之称,英明果决,所向披靡……”

    小唐心中暗惊,仍淡淡问道:“你们今番行事,便是这位军神暗中筹划?”

    美纱子高笑数声,显然不愿多说此事,只道:“君是想从我口中探听消息么?你若是想知道更多,却得先让我高兴满意才好……”说着,便又满是艳羡地盯着小唐,竟道:“ 倘若我扶桑多些如督帅或者毅君这样的男儿,何愁不破中国?”

    小唐虽不愿理会,听了这般荒谬的话,骇然之余,忍不住嗤之以鼻。

    美纱子却并不恼怒,只仍笑说:“妾身自知也生得不差,不论智谋武功,都属于上乘,毅公又是这般出色的伟男子,我们两个人所生的孩子,只怕是这天下最举世无双的,纵然是君主也不过如此。”美纱子说着,面上竟透出一股倨傲期盼之色,仿佛所说的话,指日可待。

    小唐此刻才明白她的意思,却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便又骇又憎问道:“你说什么?”

    美纱子点头,笑吟吟地看着他:“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妾身便是在‘自荐枕席’。”

    小唐将她打量一会,冷道:“可惜我对你不感兴趣。”

    美纱子倾身靠近,她身上有股香气,浓烈扑鼻,叫人不悦,小唐动也不动,仍是冷冷看着她如花笑脸,就仿佛盯着一条毒蛇相似。

    见他不做声,美纱子低低道:“我对毅君是势在必得,只要我愿意,怕有一千种法子让你对我感兴趣……”

    小唐心头一震,美纱子媚眼横飞,又笑道:“不过,若要生出毫无瑕疵天下无双的孩子,却不该用那些邪门手段才是,须得天人合一,水到渠成……”

    她口中说着,便又举手,从小唐脸颊往下,掠过肩头,一寸寸地抚过,叹道:“似这般毫无挑剔的完美,很该一丝儿伤损也没有……”说话间,便又握住小唐右手,见掌心里一点红痕未退,自是那夜她手中暗器所留,美纱子盯着,似有几分遗憾之意。

    而小唐被她手掌抚过,如毒蛇贴身,眼神微变之际,便闪电般出手,竟猛地攥住美纱子的脖子,将她狠狠撞在床板上。

    美纱子不料他此刻竟还能有这份功力,微微色变,已经喘不过气来,只是死死盯着小唐。小唐从方才开始隐忍不动,便是在暗中积蓄力气罢了,这会儿已经用尽浑身所能,只恨不得再催一份力,即刻将这妖妇掐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萌物们~么么哒~(╯3╰)

    1909852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23:54:49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0:19:33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0:32:37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0:34:4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0:54:36

    赵琦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7:55:30

    K、荊花,綻放。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08:47:36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10:04:53

    今天略早点的一更君送上~

    凌绝:忽然莫名的高兴

    小表舅:高兴+1

    绍哥儿:高兴……咳我什么也没说

    唐叔:都站着,挨个掐死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8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