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7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怀真见状,吓了一跳,忙抱住凌霄道:“霄儿做什么?”

    凌霄举起手中的噬月轮,笑着对她说:“爹爹的碗。”两只小手拍着那噬月轮,仿佛发现极好玩儿的东西。

    怀真起初倒是没反应过来,忽然间想到昨夜,凌霄说“看见二叔喜欢”的时候,她问他从哪里看见的,他便是说“从爹爹的碗里”。

    那时候怀真还只当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如今听凌霄说噬月轮是凌景深的“碗”,先是一惊,细细一想,竟有些毛骨悚然。

    若不是这点干系,还可以当凌霄是胡言乱语的。然而这噬月轮先前偏偏是在凌景深手中,也不知凌景深曾做过什么,凌霄偏说那些情形乃是从这东西上看来的……再加上竹先生曾说的话,不由不让怀真心惊魄动。

    凌霄仍在把玩那噬月轮,怀真便抱定他,颤声哄着,道:“霄儿……霄儿……这会子可还能从这里头看见什么?”

    凌霄摇了摇头,怀真无端竟松了口气,抱紧了凌霄,满心惊颤无言。

    凌霄抬头看看她,举起噬月轮,天真无邪地问道:“婶婶从哪里找到的?”

    怀真只得说道:“是……你爹先前给的。”

    凌霄才又笑逐颜开起来,翻来覆去地看这物件,竟乐此不疲般。

    怀真见他如此,静默片刻,才又问:“霄儿……还曾从这里头看见过什么呢?”

    凌霄呆了一呆,却又低下头去,只顾翻着玩,也不回答。

    怀真见他分明是个想到什么的光景,只是不说,就又问道:“霄儿可真的还看见别的了?跟婶婶说说可好?”

    凌霄蹙起细细地眉毛,微微摇头。

    怀真心中一动,便问:“你可……看见你唐叔叔了?你见过你唐叔叔的,他是婶婶的夫君,那日……在郭府太太大寿的时候,你……”

    凌霄也不知听没听懂,只是怔怔地,怀真顾不得,便道:“当时他抱着婶婶,你跟着你娘、你还忽然大哭起来……”

    凌霄听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变,转头看了怀真片刻,眼中竟慢慢地聚了泪。

    怀真心头一颤,握着他的手急忙问道:“霄儿,你看见过他呢?他……他又怎么样?他可好不好的?”

    凌霄呆呆愣愣地望着她,忽然之间,毫无预兆地闭上眼睛,扁着嘴大哭起来,手中的噬月轮也丢掉在被子上。

    怀真不料竟是如此,一惊之下,只是百般哄劝,亏得凌霄哭的快,止的也快,被怀真柔声细语地说了几句,便才抽抽噎噎停了下来。

    怀真见他这样反常,不敢再问他什么,只是默默地,一手搂着他,一手把噬月轮拿起来,放在眼底又细瞧了一会儿,却见中间那白色的团圆,就如一只冷静非常的眼似的盯着自己。

    怀真顿觉头目森森,不由打了个寒噤,忙把此物仍放回了小抽屉之中去了。

    此刻已经过了二更,怀真便搂着凌霄,复又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夜雪笑荷前来伺候,见两个人依偎着,睡得倒是很香甜的模样。

    丫鬟们知道怀真连日操劳,都是巴不得她多睡一会子,正要悄悄地再退出去,不料怀真因连日里养就的浅眠,当即竟醒了,一时见天明,又知道今儿林**必来接凌霄,便忙起身收拾。

    怀真一动,凌霄也惊动了,当下便一同起身,拾掇整齐,又同他吃了早饭。

    果然不多时候,林**便果然来了,凌霄一夜不见,此刻见了母亲,倒觉着喜欢了,才蹒跚过去握住手。

    林**低头看他一眼,叹了声道:“若还是使性子,就留你在这府上,再不许你回去了。”

    怀真忙道:“少奶奶别吓唬着他,他小人儿,只怕就当了真了。”

    林**这才复一笑,蹲下身子,问凌霄道:“昨儿可是乖乖的?可烦你婶婶了不曾?”

    凌霄道:“霄儿乖乖的,不曾烦。”

    林**捏了捏他的脸蛋,才起身对怀真道:“劳烦妹妹了,我这便带他回去。”

    怀真答应,忽地发觉林**的眼皮有些微微地红肿,仿佛哭过似的……她心中诧异,却不便问,只得相送。

    如此前脚才送了林**去了,一刻钟功夫,却又有人来到,报说是户部的郭侍郎。

    怀真听是郭建仪来到,不免心头沉重,竟隐隐生出几分避而不见之意。

    先前许多别的人来,怀真自不便尽情悲感,只是掩住心绪,按照规制、谨谨慎慎地招呼众人罢了,然而郭建仪自不比别人,乃是打她从小儿就看着的,虽后来隔阂了,但怀真心底始终当他是可敬可亲之人,因此听他来了,还未如何,眼圈儿先红了。

    因又担心当着郭建仪的面儿,未免真情流露,岂不是徒增伤悲?正在忐忑之间,外间郭建仪已经进来了。

    郭建仪还未进门,就见怀真站在厅中,却是背对着自个儿,郭建仪也是心下一沉,便进门道:“怀真。”

    怀真听他唤,才忙转身行礼,低着头,温声道:“小表舅来了。”

    郭建仪却径直走到跟前儿,将她轻轻扶起来,低头打量了会儿,却见脸是雪色,双眼却微红,只神情仍是温和沉静,并没有那等悲戚无主之态。

    郭建仪从小看着她,此刻见是这般,心中滋味难以形容,便道:“在我跟前儿,就不必做这些礼数了。”

    怀真听着他的声儿,那泪竟来的格外急些,却又不想一见他的面儿就掉泪,便只是紧低了头,说道:“小表舅如何这会子来了……”

    郭建仪岂会不知她的心意,既然知道,自然便不会叫她难堪,因也做无事状,回身落座,才说道:“前两日便想来看看,只不得闲。”

    怀真仍是垂着头:“又看什么呢。”

    郭建仪并不答话,过了片刻,才说:“我跟唐侍郎虽然有些心结,但素来敬佩他的为人,何况我更知道你的性子,他如今生死未卜的……我自然是要来看看你。”

    这一字一句入耳,似把苦海掀起惊涛。怀真满心里只想大哭一场,偏低低道:“我好端端地,不必牵挂。”口中如此说,眼中的泪却无声坠落。

    郭建仪看在眼中,那将要出口的种种言语便停住了,凝视了怀真半晌,见她端然坐在旁边,垂眸低眉,面上虽无悲戚之意,也并不曾出任何声响,只是那泪滴却顺着眼中,一滴滴的,缓缓晃落,倘若当真能滴泪成珠,只怕如今已然满地皆是。

    郭建仪望了怀真片刻,便站起身来,竟走到怀真跟前儿,脚下往前一步,与此同时,抬手在她背上轻轻地一拢……

    怀真并没有看郭建仪,因痛彻心扉,外头种种反倒麻木起来,还只当自己仍是自持如常,全不知那泪早就如珠滚落。

    此刻被郭建仪一揽,竟身不由己地往前倾身,满是泪的脸颊便贴在他的胸前。

    郭建仪的手抚过怀真肩头,便又落在她的脸颊上,手指碰到一片湿润,似沁凉,又似灼热。

    两个人都未曾出声,半晌,郭建仪才道:“倘若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我无论如何,不管用尽何等手段也好,也绝对不会……放手……”

    如同叹息似的声音传来,怀真微微一震。

    郭建仪又道:“我知道他是个世间最难得的,故而他娶了你,我心服口服……只是我却想不到,竟会有今日……不管他生、他死,可知……只因你如此伤心,我也都无法原谅他。”

    怀真睁大双眸,郭建仪闭了闭双眸,道:“既然得了你,就该护你平安喜乐,而不是叫你这样为了他哭,为了他苦……”

    怀真听到这里,便抬手在郭建仪身上一推:“小表舅……”

    郭建仪却不由分说,将她肩头一揽,并不放开:“你或许不喜欢听这话,然而却是我心底的话。——早知害你这般,当初倒不如归我。”

    怀真抬手将泪拭去,又用力推开他,便仰头看向郭建仪,拧眉道:“我是心甘情愿的!不管他是生,是死,叫我落泪,还是叫我喜欢……可知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郭建仪同怀真对视片刻,眼中泪光隐隐,他终究也忍不住,转过头去,只当是扶额似的,抬手在眼底悄悄擦过。

    缓缓地吁了口气,郭建仪轻笑了声,才又道:“我从小看着你长大,岂会不知道你的性子?看似极好相处的人,却偏是个最死心眼的,倘若是谁入了你的眼,只怕一辈子也要钻在里头,从此便不肯对别的人看上一眼……”

    ——不管是别的人再怎么对她掏心掏肺也好,深情似海也罢,她的眼中心里,都只有最初的那个人。

    而郭建仪这一句感于肺腑的话,却无端触动了怀真的心事,眼前忽地掠过那一日昏厥时候……在唐府花园听海月清辉之时所见,而心中所念最多的,却是在海月清辉之后的唐毅,那双眸之中若有似无的忧感伤怀之意……

    怀真定定地看着郭建仪,心头忽地悸动,那一日唐毅的眼神,同此刻郭建仪……

    怀真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再看下去,忙摇了摇头,仿佛要将方才那一丝“错觉”从心中挥走。

    她定了定神,才终于温声说道:“小表舅……你说的很对,可知我的心极小,倘若有了谁,便只是谁,就再也容不下别的人了。——故而三爷不论是死,是生……我这一辈子是他,就只是他了。”

    郭建仪回过头来,凝视怀真:这真真儿的是他这辈子所听见的……最深情的表白,最残忍的拒人千里。

    日影偏移,因将入冬,寒风凛冽,自厅外阵阵灌入。

    郭建仪此番前来,本想跟她说新罗来的一个消息,然而听了这一番话,那消息竟说不出口了。

    还是怀真先起身,已经恢复平静之色:“我知道新帝登基在即,朝中诸事只怕也离不开小表舅,还是不必在此耽搁了。”

    郭建仪垂眸,片刻才道:“你可知,太子登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将会是什么?”

    怀真抬头看他,虽然此刻于她而言,其他诸事都不放在心上,然而郭建仪既然提了,怀真便问:“是什么?”

    郭建仪道:“太子已经决定了,登基之后,便要命此刻陈兵边境的十万大军……同新罗开战。”

    怀真虽对政事不感兴趣,何况如今正是这个非常时候……然而听了此事,却不由惊了惊:“要开战?”

    郭建仪点头道:“原因你自也知道,太子认定是新罗人害死了唐毅,故而想要以灭国之势,为他报仇。”

    郭建仪简单说了这句,怀真心中震动,却偏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怀真便走到跟前儿,仰头盯着他道:“太子为何会下这样的决定?不是说凌大人绍哥儿他们赶去长平州了么?……不是说还有待查证的?太子如何这般着急?难道是太子已经得了什么确凿的消息?”

    郭建仪心头一凛,他本来不想对怀真说明那个中内情,谁知只一句话……却叫她听出端倪,一句句逼问起来。

    郭建仪避开怀真的眼神,涩声道:“你……不必乱想,我对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太子已经决心出兵,连我也无法劝阻,然而此刻出兵,绝不是好时机,只会引发两国不必要的战乱,甚至还会叫别有居心的……”

    怀真不等郭建仪说完,便拧眉道:“我不听这些!我不管什么好时机不好时机,谁爱出兵不出兵,我不懂那些,也不管那些……你只告诉我,太子凭什么觉着唐叔叔已经死了!”

    郭建仪皱紧眉头,无言以答,只迈步走到门口,怀真一步跟上,紧紧拉住他的袖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小表舅,你快同我说!”

    先前所有的得体仪态,端庄应对,此刻竟荡然无存,怀真满脸泪痕纵横,死死地盯着郭建仪,哑着嗓子厉声大叫:“唐叔叔到底如何了!你快告诉我实话!我想知道他到底如何了!”

    这几日,支撑她到此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小唐未死的一线希望。如今听郭建仪口风之中竟透出几分不祥,那原本矗立的信心摇摇欲坠,渐渐地透出了坍塌之势。

    郭建仪望着她,不知该不该把今早上所得的那消息同她说了,然而倘若开口,只怕是雪上加霜……

    不料,怀真见他犹豫不答,便索性不再问,只是把心一横,转身往内堂而去。

    因泪眼模糊看不清楚,又加跑的太急、慌不择路,竟狠狠撞在桌子上,匆忙中抬手一挡,只觉手心一阵剧痛,却也顾不得。

    郭建仪不料如此,忙唤了声,上前欲扶住她,怀真置若罔闻,甩开他的手,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去了。

    郭建仪见她如此反常,有心跟去,然而毕竟是唐府,有些不便,正在犹豫,忽地见桌子角上竟沾着一丝鲜明血迹,郭建仪心惊,知她伤了,生恐有失,这才忙追了上去。

    且说怀真一径转回卧房,丫头们见了,才要上前,怀真喝道:“都出去!”

    众人见她神色大不如常,顿时齐齐退后。

    怀真扑到床边,从抽屉里掏出那噬月轮,捧在手心里,此刻泪落不止,乱乱地打在上面,竟如泪海似的漾动。

    怀真死死握着:“你到底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求你救救唐叔叔,求你救救他!”那噬月轮却毫无动静,怀真大恨,举手将它摔在地上,噬月轮于地毯上滚了两滚,忽地起了一阵妖异的微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萌物们~~么么哒~~(╯3╰)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0:46:4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1:15:26

    ling381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1:51:31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17 22:01:17

    1780990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2:04:55

    推算了一下,为了让(填空)早点(填空)……得把前面的一个日期改一改~

    身为三更君压力很大,不更吧,估计有等着的,更吧,估计有睡不着的/(ㄒoㄒ)/~~咳,不要过于担心,还记得竹先生对糖酥的评语吗~

    小轮轮:谁!是谁这么粗暴的对待可爱的我!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7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