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7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吉祥暂退,唐毅唤了声,怀真迟疑不前,然心中到底许多爱念难舍,便挪步慢慢地到了桌旁。

    相比她的存疑逡巡,唐毅仍是沉静细看,见她如蜗牛似的慢腾腾挪过来,眼底反多了一抹很淡的笑意。

    唐毅耐心等她过来,才道:“方才在花园内……我一时……是有些焦躁了,你不可放在心上。”

    怀真正有些不敢看他,听了这般话,便抬起头来,凝眸对视。

    原本远着看,倒也罢了,此番离得这样近,便看的越发清楚,的确是小唐无误,除了……她微蹙双眉,忽地一愣:发现他整齐的鬓边,竟有些许银发丛生,星星闪烁,如此打眼。

    怀真呆了呆,竟脱口道:“几时生出这许多白头发来了?”她一边儿问,一边抬手,轻轻地抚过那早生的苍然华发,甚是疼惜。

    唐毅挑眉,颇为惊讶地看着怀真,又眼睁睁看她的手中蹭过鬓边,眼底的神色,也不知是狂喜,亦或者骇然……

    怀真只顾打量他的鬓发,心中恍惚又道:“莫非是因出使了一趟新罗,故而操心太甚,才年纪青青地便白了头么?”一念至此,越发有些心疼。

    唐毅自看得出她眸中那股怜惜神色,只是仍不敢信,眼神闪烁了几番,终究沉沉默默地看着怀真:“你……你不怪我?”

    怀真这才转动目光,又看向他面上,道:“我为何要怪你?”——才想起他方才说什么“花园内……有些急躁”等话,然而她并没见他发脾气,只是有些冷地拂袖去了而已。

    忽地便又想到那跑了的少女,怀真咽了口唾沫,便缩回手来。

    谁知唐毅见她缩手,便举手轻轻地握住了,将那温软娇嫩的柔荑小心翼翼地团在掌中,爱不忍释。

    他的掌心温热,自是她熟悉的温度,瞬间,竟叫她心中生出无限安宁喜乐之意。

    唐毅握着那小手,顿了顿,方又含一丝浅笑,道:“你今儿……好像跟往常不同。”

    怀真不由问道:“哪里不同?”

    唐毅似笑非笑道:“比如,你肯仔细打量我了……又比如,似现在这般,你肯让我握着你的手了。”

    怀真通身一震,差点就将手抽了回来,她骇然望着唐毅,涩声道:“这是什么话?”

    唐毅见她色变,却错会了意思,只以为她又不高兴了,手上一停,便问道:“我……又说错话了?”说话间,唇边便多了一抹苦笑。

    怀真难掩心头慌张,胸口微微起伏,道:“唐叔叔,怎么说这话,先前我们……”

    先前他们没成亲前,小唐因深情难抑,尚且不时有些“轻狂之举”,自打成亲之后,他愈发的“放浪形骸”似的,别说是执子之手,就是更甚于此的举止,自然也都没少行过。

    唐毅定睛看她,问道:“你叫我唐叔叔?”

    怀真心头窒息,唐毅复又问:“先前我们……怎么了?”

    怀真咬了咬唇,皱眉道:“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如何了,为什么会有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为什么林姐姐不是凌大少奶奶了,为什么唐叔叔你……你的举止这样古怪。”

    小唐沉沉看她,眼底自有惊涛。

    怀真同他目光相对,眼中已经有泪沁出,道:“先前众人都谣传……说你在新罗出了事,可知太太、敏丽姐姐跟我都……总算你如今好端端回来了,如何又是这般古怪?如何众人竟像是不认得我了?”

    小唐听她说完,忍不住也有些骇然之意。

    静默良久,小唐才哑声问道:“你……你又如何知道……我即将出使新罗?”

    ——他的声音微微低沉,又带一丝难以形容的沙哑,却如此清晰。

    怀真的心陡然大跳,仿佛有人在心口上狠狠扎了一下似的,痛的伸手捂住了心头。

    低头垂眸之时,再也看不清他的容颜,只听他仿佛起身,将她拥住,声声呼唤。

    怀真的心绞痛不已,所见所感都越发模糊起来,她唯有死死地揪着小唐的衣襟,拼着那刀剐似的痛,咬牙道:“别去新罗……唐叔叔,别去……”

    蓦地,所有的痛楚在瞬间抽离,仿佛连身子也不负存在,怀真自觉如惊鸿片羽似的,飘荡而起,所有的亭台楼阁,以及那令她眷恋的容颜跟他手底的温热……尽数不见了。

    再醒来之时,却见床边上围着好些的人,怀真茫茫然,一瞬间竟全不认得那许多面孔,只听得那一声声哀哀带泪的唤道:“阿真!阿真你不要吓唬娘!”

    又有人哽咽道:“妹妹……快醒醒……”

    还有人担忧地望着她,轻声唤道:“三少奶奶……”

    怀真乍然听了这个称呼,才醒悟过来,竟猛地支着身子,胡乱挣扎着要坐起来。

    李贤淑正在她的身旁,见状忙抱起来,道:“阿真……你怎么了,可是要什么?”

    怀真瞪着眼睛又看了一会子,才唤道:“娘?”

    李贤淑搂紧了她:“好孩子,你吓死娘了。”

    怀真被她搂在怀中,眼睛一闭,复又睁开,这才细看眼前众人。

    却见在床边上站着的,分别是张珍,应玉,骋荣公主,丫鬟扶着唐夫人,韦氏跟应佩,而在李贤淑身侧的,却是个意料之外的人,竟是竹先生,身后站着赵烨。

    怀真统统仔细认了一遍,心中隐约明白过来,心头的急跳才有了几分平缓,只仍不能出声。

    这会子丫鬟把熬好的汤药送上来,韦氏亲手接过来奉上,李贤淑便喂给怀真喝,怀真吃了两口,心里那股寒凉之意才逐渐退了。

    她既然醒过神来,又见众人都揪心看着,暗中吸了口气,才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现在好了,倒是让你们都受了惊恐,若一直都守在这里,可叫我如何安心?”说着,便道:“不知敏丽姐姐跟孩子如何了?”

    唐夫人道:“他们好得很,只是你姐姐还不能下地,把她急得不成,非要来看看你呢,是我们死劝着住了。”

    怀真松了口气,便道:“若是叫姐姐也来,我就罪过了。如今我好了,太太也快去歇息,待会儿我自去请安。”

    唐夫人见她这般,泪早就流了下来,又不好当着她的面儿过于伤悲,便点了点头道:“好歹亲家母在这里,我就躲个懒罢。”到底就叫丫鬟扶着,自回去了。

    怀真又看张珍:“容兰姐姐呢?先前见她也在。”

    张珍忙道:“妹妹何苦惦记着她?自己且安生休养着要紧。”

    应玉也对怀真说道:“你就是爱操心,容兰是有身子的人,先前站了半日,我们早劝着她回去歇息了,才叫大元宝留在这里看望着。”

    怀真微微一笑,对张珍道:“我没事了,你且也快些回去是正经,别叫姐姐担心,何况这里许多人呢,竹先生也在,又怕什么?”

    张珍不肯离开,摇头道:“好歹我看着是心安的。”

    怀真转头看应佩,道:“哥哥替我劝劝他……这会子他很该回去陪着容兰姐姐才是。”应佩无法,又怕怀真多操心,便拉了张珍出门,自去劝说。

    这会子应玉道:“我家里没事儿,狗娃儿我也带来了,奶母看着,你不用赶我走了,索性多陪你几日才好。”

    却听骋荣公主也道:“我倒是要告辞了,改日等三少奶奶再好些了,我再来探望。”

    怀真听了这一声唤,才想起来方才她半昏半醒中,便是骋荣唤了自己一声,便又转头望她,道:“公主恕我无礼,不能下去相送了。”

    骋荣见她脸色仍旧雪白,虽看着是极柔弱的,偏透出一股温和坚韧之感,骋荣便一笑:“你且保重身子是最要紧的。”

    韦氏便道:“我替怀真相送公主。”应玉也陪着一块儿,便送骋荣去了。

    这一刻,屋内终究只剩下了赵烨,竹先生,李贤淑,三个陪着怀真。

    怀真问道:“怎么连先生也惊动了?”

    竹先生还来不及说话,李贤淑道:“是世子来探望你,见你晕了,即刻就去请了先生而来。”

    赵烨却看一眼竹先生,因道:“我先前来探望的时候,也只跟着……岂不是省事?”

    竹先生不答声,怀真道:“又劳烦烨哥哥跟先生了。”

    赵烨道:“又说见外的话?可知只要你没事,便谢天谢地呢?”

    赵烨说着,便看竹先生,又问道:“方才人多,也没细说……师父行事倒也太惊世骇俗了,做什么用那么长一根针,刺妹妹心口呢!”

    怀真听了一惊,不免莫名。

    李贤淑察觉她抖了抖,便也念佛叹气地说道:“方才的确是把我吓的魂也没了,若不是佩儿拦着我,我必然不依的……只不过到底灵验,才扎了一下,你便醒了。先前可知如死过去了一般?身子都有些僵了!”说到这里,便后怕起来,情不自禁地又泪雨滂沱。

    李贤淑倒不是说假的,府内原本有几个给唐夫人看病的老太医,因怀真晕了,便忙请来,谁知众人探了脉息,都觉得那脉像细微,若有似无,甚至连那皮肉也有些冷硬似的,因此个个束手无策。

    李贤淑差一点儿就开始嚎啕大哭,连应佩等众人也都受不住……都知道怀真必然是因小唐噩耗之故,只是因唐府内,上有唐夫人年老体弱,下又有敏丽正是紧要时候,故而怀真内敛自持,照顾上下,不露分毫。

    只是那心弦绷得太紧,毕竟不是好事,这会子必然是强弩之末,故而才倒了下去。

    正在众人都无计可施的当口,亏得赵烨来到,见状急忙安抚众人,又叫人回府,把竹先生飞快揪了来,这才山穷水尽之时,于柳暗花明里又得了一条命。

    怀真因赵烨说“用长针刺心口”的话,便想起在那半梦半迷的光景里,她正跟唐毅说话,忽地心口剧痛……才回到此处,瞬间竟是惘然起来。

    竹先生见赵烨跟李贤淑说罢,便道:“我若不如此,她怎能从那迷津里回来?只怕陷在里头,一生也醒不过来。”

    怀真心里一动,还未出声,赵烨问道:“什么迷津?”

    竹先生摇了摇头,皱眉道:“不过是孽障幻觉罢了。”

    赵烨嗤之以鼻:“又来了,我不懂这话。”

    竹先生却道:“你自也不必懂最好,只要明白,我若不如此施为,你的怀真妹妹,便一辈子也醒不过来。”

    赵烨听闻此言,才无言以对,只翻了个白眼罢了。

    李贤淑也不明白这些话,横竖怀真已经醒来了,便不跟竹先生计较。

    不料怀真问道:“先生,我若困在那迷津里回不来,又如何?”

    竹先生一怔,赵烨也看向怀真,有些不解:“妹妹胡说,你不醒来,可要急死我们不成?”

    竹先生却明白怀真的意思,道:“那不是好玩儿的,似假非真,只怕迟早晚迷了心智,把你自个儿都丢了。”

    怀真呆呆听了这几句,也无话可对,只道:“然而那儿,却如真的一般,且那里,也自有唐叔叔在……”

    李贤淑闻听这两句,只当是鬼话,复抱紧道:“真真儿的瞎说了,那里可也有你的爹娘兄弟?有这一起子围等盼着你醒来的人么?”

    李贤淑自是无心的话,然而听在怀真耳中,却是另一番意思,那泪便扑簌簌落了下来,竟也抱住李贤淑,哭道:“娘……”

    竹先生跟赵烨对视一眼,两个见状,不便在跟前儿,正欲出外,外间丫鬟道:“应大人来了。”

    一语未罢,就见应兰风脸色惶急,从外进来。

    师徒两人见了,正好儿便出去了,应兰风也顾不上寒暄,只一径地来到床边,道:“先前在宫内不得出来,才出来就听报信儿说怀真晕了……可怎么样?”

    李贤淑擦了擦泪,便道:“亏得世子请了竹先生来,才救醒了阿真。”

    应兰风忙靠前相看,眼圈儿亦是红的。

    目光相对,应兰风便叹道:“好孩子,我也知道你心里必定难过,然而你毕竟还有爹娘在,可也要为了我们着想着想。”说着,便把怀真抱入怀中。

    依靠应兰风怀中,怀真无声又落了会儿泪,才问道:“爹入宫去……是有什么急事么?”

    应兰风想不到她问的是此事,擦了擦泪,便低声道:“皇上病危不支,故而传一干大臣入宫……三日后便要传位给太子殿下。”

    怀真道:“有没有说三爷的事儿?”

    应兰风一顿,旋即叹道:“说过,太子殿下已经派了凌指挥使,大理寺梁督办,兵部卫将军,礼部数人,还有你唐绍跟你表哥也随行,带人紧急赶往长平州。同时调动长平州十万边防军,陈兵边界,一旦查明是新罗所为……便即刻踏平新罗全境。”说到最后,也微微地磨了磨牙,显然十分之恨。

    怀真鼻酸难当,强忍着泪,伏在应兰风肩头,不免想起方才昏迷之中那些所见所感。

    此刻,因见李贤淑起身出外,室内更无他人,怀真便敛了心绪,轻声问道:“爹……先前我叫爹拿到手的那个噬月轮,爹还好生收着么?”

    应兰风道:“好端端收着呢,如何?”

    怀真定定地看着前头,半晌才道:“我想要……爹把它给我可好?”

    应兰风微微踌躇:“给你自然使得,只是为何在这个时候……想要那东西呢?”

    怀真咬唇道:“我、我尚没想清楚,爹只先把它给我罢了。”

    应兰风握住她的手,细细打量了半天,终于一点头:“好。”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你们~一人发一个小月轮玩吧(╯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6 22:08:16

    1780990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6 22:17:38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6 22:20:38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00:15:01

    彤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07:04:38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07:50:08

    五月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09:31:2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0:54:15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0:54:4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1:33:58

    一更君抱到~唐叔今生过得还好,毕竟有的是甜蜜的负担,不像是前世操碎了心还……

    PS小轮轮表示人家不是被遗忘,只是还没轮到它出场→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7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