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7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李贤淑、应玉应佩众人忐忑半晌,终于等了怀真露面,她却只道无事,撇下诸人,便欲回房歇息。

    不料其中尤以应佩跟骋荣公主格外心细,早看出她有些不对,两人便越过众人赶上前去,谁知才到身后,就见怀真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骋荣公主跟应佩两人一左一右,堪堪搀扶住了,这会子李贤淑应玉等也跑过来,人人心慌。

    应佩便把怀真抱起来,先送回房,正好儿那给唐夫人看病的太医仍在,急忙叫了过来。

    不说众人担惊受怕,只说怀真晕了过去,神智也有些昏沉,只觉得果然像是踩到了悬崖边儿上,因一头扎进了那暗沉深渊、无边迷津之中,飘飘荡荡,不知何处能止歇。

    正在渺渺茫茫之中,忽地听到一阵清幽琴音传来,竟是此前从未听过的,宛若天籁。

    怀真听着这琴声,无端竟觉得心头喜欢起来,便不顾害怕,循着那声音而去。

    行不多时,眼前灰暗退去,慢慢地显出一片光明来。

    在那光影之中,又有许多亭台楼阁,连绵起伏,碧湖澹澹,清风吹拂,漾起层层彀纹,十分之恬静。

    怀真放眼四顾,蓦地失笑:这岂不正是在唐府的花园之中么?一时竟不认得了。

    怀真终究安心,左顾右盼,便听那琴声似来自院落深处,她心中若有所感,恍惚中便想:“唐府里还会有谁琴技这般高超?连敏丽姐姐也是不能的,一定是唐叔叔了。”

    一念至此,那颗心竟越发摇摆起来,忽地隐约记起来,——原来那些什么陷于新罗国等的言语不过谣传,早被太子府辟了谣,而小唐也早已经平安出使归来了。

    怀真大喜,撩起裙摆便往琴声传来的方向那边儿跑去,如此深一脚浅一脚,耳闻那琴音越发地动听入耳,叫人飘然若仙似的,只不知为何,琴音里略带有一丝忧伤悒郁之意,令人闻之心酸。

    怀真不顾一切,将到跟前儿,透过眼前那丛丛花木,果然依稀看到影影绰绰有几个人在。

    因心里太过欢喜,怀真人未到跟前儿,先叫了声:“唐叔叔!”

    才唤了声,那琴音便止息了,怀真拨开花丛,含笑看去。

    果然见里头那亭子内,有个人正缓缓站起身来,那端方清正的容颜……不是小唐又是何人?只是微微拧眉,似是不悦之意,而双眸也定定地看着面前不远处……眼神若怜若爱,又有些伤怀似的,瞧着竟叫人有几分心碎。

    怀真顾不得计较这些,只看见他便已经喜得了不得,当下按捺着胸中喜欢,却仍是心跳如擂鼓似的,心想:“唐叔叔果然回来了!可叫人白担了心,不知敏丽姐姐跟太太知道了不曾?必定也喜欢的什么似的。”

    才想到这里,忽见小唐起身,拂袖离去,他身后一个书童上前,便抱了那琴跟上。

    怀真见他要回房了,不免着急,便叫道:“唐叔叔!我在这儿!”迈步便要追上去,不料花枝子缠住了裙摆,一时竟挣不脱。

    正在此刻,忽见前面花树底下,有一个人闪身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丫鬟。

    怀真一眼看见,竟无端有些惊心,——原来这来人,居然是林**……仍是一副珠光宝气的雍容贵妇打扮,只不似昔日般随和,面上有些冷笑之意。

    怀真心道:“怎么凌少奶奶来到府里了?我如何不知的?”心想着要出去相见,然而望着林**那有些肃然的脸色,一时竟有些犹豫。

    却听林**冷笑道:“真真儿的我见尤怜……三爷为了你,连那从来不肯示人的海月清辉都拿出来,亲给你弹,可见恩重非常……不知你心里可觉着如何呢?”

    怀真越发震惊,竟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便歪头看了一眼。

    隔着花簇,便见有一人坐在花树底下,垂着头,看不清脸容,仿佛在把玩那手中的杯子……林**低头看着她,正是在跟“她”说话。

    怀真骇然,见那仿佛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瞧着几分眼熟,却记不得在哪里见过。

    林**说罢,那女孩子也不做声,仍是玩着手上的杯子,甚是入迷似的。

    此刻林**盯着看了半晌,双眸之中渐渐地透出几分厌憎之意来,又低低地说了声,竟道:“下/贱的东西……三爷如何会被你这样的狐媚子迷了,今日这般情深如海,也不过是对牛弹琴罢了,值得什么!”

    怀真怔怔听着这几句话,一颗心也似揪了起来,喉头无端地发梗。

    那女孩子仍是一声不吭地,竟仿佛没听见林**话语中的怨念怒意,还笑出声儿来。

    林**盯了半晌,嘴角微微抽搐,忽地眼神一变,竟抬起腿来,一脚踹了过去!

    怀真惊呼了声,不敢置信。

    那边,随着林**一脚踹去,那小桌子便被踹翻了,直冲着那女孩子身上撞去,而她毫无防备,顿时之间,桌上的杯盘茶壶等物,尽数翻落在那女孩子身上,她低呼了声,伸手便掩了面。

    林**见状,才又笑了声,仿佛有几分得意,左右看看,见无人在,才转过身去,领着众人自去了。

    怀真看到此刻,惊心动魄,才反应过来,忙便拨开花丛跑了出去,却见那女孩子跌在地上,仍是懵懵懂懂,不知道起来似的。

    怀真大为心疼,又且愤怒,便忙蹲下拉她,口中说道:“你是谁?如何凌少奶奶这样对你?她也太过了,竟敢在唐府如此,回头我必找她回来……”

    那女孩子听了,便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怀真蓦地停口,只顾呆呆地看着,却见眼前的人,吹弹得破、白里透红的肌肤,翠眉明眸,眼若秋水,唇似樱桃,正有几分好奇地看着自己。

    这倒也罢了,然而这般的容颜,怀真竟是不陌生的,这赫然……是跟她一模一样,如今望着这女孩子,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偏生又知道并非在照镜子,竟是一种格外诡异的感觉。

    怀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女孩子歪头看了她一会儿,似也觉着好笑,便冲着她微微地笑了,悄声笑问道:“你又是谁?”

    怀真咽了口唾沫,心底生出一抹恐惧之意,猛地放开她的手,便倒退一步。

    正在此时,听得花丛歪头有脚步声来,有人低低说道:“姑娘又跑到哪里去了?三爷叫领她回去呢。”

    另一个人说道:“方才看少奶奶打这儿过去,难道是在这里头?且去看看。”

    怀真的心已经大为跳乱,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这女孩子自也听见外头说话了,便蹙起眉头来,自言自语般说道:“我才不去见他。”

    怀真只顾盯着她看,心中似有无数杂乱思绪翻飞不休,搅得她毫无头绪可理。

    而此刻,听得那丫鬟的脚步声越发近了,这女孩子脸上露出几分慌张之色,忽地眼珠儿一转,便抿着嘴笑起来。

    怀真不解其意,这女孩子趁着她愣怔的功夫,猛抬手把怀真往外一推,自己却转过身去,竟是飞快地跑了!

    这会子,果然见两个丫鬟走了过来,一眼看见怀真,便笑道:“果然是在这儿呢。”略行了个礼,便道:“姑娘且随我们回去罢,三爷等着您呢。”

    怀真正也很想去见小唐,然而见这两个丫鬟看着陌生,自己从未见过,又听她们称呼自己“姑娘”,心中无端有些惊慌。

    这两个丫鬟倒是不以为意,便转身领路,一边儿回头看怀真,示意她跟上似的。

    怀真只得随行,如此走了几步,怀真便迟疑着问道:“你们……如何、如何叫我‘姑娘’?”

    两人听了,彼此对视一眼,眼底都透出好笑之意,其中一人竟笑道:“不叫‘姑娘’的话,那要叫什么呢?难道是……”

    谁知才说了一句,便听另一个丫头喝道:“你要死,你再敢说一个字儿?回头给三爷知道了,别连累我!”

    先前那丫头闻言,顿时便噤若寒蝉,悄悄说道:“是我错了……好姐姐,你只是别声张。”

    另一个回头看了怀真一会儿,见她怔怔地,便才又道:“你倒是留神些,上回……”

    两个人凑在一块儿,窃窃私语起来。

    怀真听不真切,见她们不答这个,便索性又问道:“凌大少奶奶如何在府内?”

    两人见她问,都觉着惊奇,也问道:“姑娘问的是哪个凌大少奶奶?”

    怀真忍不住舔了舔唇,有些紧张道:“就是……林御史的女儿……凌大少奶奶……”

    谁知两个丫鬟听了这话,愕然之余,均都笑了起来,前仰后合地,仿佛听到什么极可笑的事儿一般。

    怀真皱眉,见她们委实不像话,才要呵斥,忽地见前方又有个丫鬟来到……却是眼熟的很,岂不正是吉祥?

    怀真一看见吉祥,不知为何竟松了口气,笑道:“吉祥姐姐!”便跑过去抱住了胳膊。

    吉祥见她这般,便也笑着看她一眼,又抬头对那两个丫鬟道:“如何去了这般久?”

    两人忙敛了笑,道:“才找见姑娘,即刻便往回走了,并没格外耽搁。”

    吉祥道:“三爷等急了,催我出来看看,可没事么?”

    两人道:“并没别的事。”

    吉祥又打量了会儿,便叫她们自退了。才对怀真说道:“好姑娘,先前又怎么了呢,又惹了三爷生恼了?”

    怀真道:“并没有做什么,怎么……三爷恼了么?”

    吉祥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从头到脚看了眼,皱眉又问道:“姑娘……如何这般打扮?”

    怀真无言以答,此刻隐隐地也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只是说不上来,却喜吉祥并没多追问什么,只摇头道:“罢了,横竖不管你如何打扮,三爷都是喜欢的。姑娘且随我回去……只是你也听话些,别只惹三爷不喜欢,可好?”

    怀真心中恍惚起来,就想到方才那个推自己出来、她却跑了的女孩子……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来。

    吉祥也不言语,只领着她,过了廊下,渐渐地竟往小唐的卧房而去。

    眼见一步步靠近过去,不知为何,怀真竟越有几分畏惧,脚步不知不觉竟有些放慢了。

    吉祥察觉,便回头来,道:“又如何呢?不必怕,你知道三爷不会害你的。快来……”竟半是哄骗的声调,伸手挽住了怀真的胳膊。

    怀真身不由己,随着她往前,终究到了小唐房中,门口小丫鬟报了,吉祥拉着她的手儿,便带到里间。

    到了里屋,抬眸看去,怀真的心已急跳起来,却见窗边桌子旁,正坐着那再熟悉不过之人,只是玉面上并无表情,只略多一丝令人望而生畏的冷意罢了。

    吉祥上前行礼,道:“三爷,姑娘回来了。”

    小唐闻言,才转头看来,双眸看向怀真,忽地皱起眉来。

    怀真本来急欲见到他,却不知怎地,此刻相见,心中竟并无亲近之意,反带几分畏惧,脚步挪动,本能地就想逃开……却又自知不妥,只得生生按捺站定。

    却听吉祥道:“先前在花园内,也并没有事。”

    小唐并不言语,只是皱眉盯着怀真,听吉祥说到这里,便淡声道:“你退下罢。”

    吉祥深深垂头,答了声是,果然便后退几步,临出门又看怀真一眼,似有些担忧之意。

    此刻室内无人,怀真鼓起勇气,抬头复看向小唐,张了张口,想叫一声“唐叔叔”,却竟有些叫不出来。

    而小唐仔细看了她一会儿,脸色逐渐缓和了些,便温声说道:“你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两只,感谢~(╯3╰)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6 19:54:30

    赵琦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6 20:21:23

    三更君抱到~谢谢温暖的小伙伴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7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