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6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怀真抬头看时,原来这来者不是别人,却正是郭建仪。

    方才怀真因意外惊恼,便正着急想着去找郭建仪质问,不料还不待去,他已经来了,而此刻乍然相见,抬头时四目相对,却忽地又有些没了言语。

    怀真先前未出嫁之时,郭建仪好歹会隔三差五地过来探望,那时节,还并不觉得如何……然而自打嫁到了唐府,又因小唐格外防范,怀真因此也自省,别说极少跟郭建仪相见,纵然偶尔见了面,也大不似从前了,——那心中虽然有十分的亲近,及至说出口来的,最多却也只有二三分罢了,因此相处起来,看起来竟格外有几分疏离冷淡。

    只虽然面上彼此疏隔,到底是从小的交情,怀真又是格外念旧的人,郭建仪昔日对她的种种照料,她从未敢忘,因此心中同他的情分却是毫无更改。

    又加上因信他的为人,所以乍然听了应兰风跟凌绝说的话,竟无法接受,又是惊恼又是不乐。

    两个人面面相觑,郭建仪先仔细打量她,关切问道:“可无事么?撞疼了不曾?”

    怀真这才反应过来,便见他的手一推,转开头去。

    这会儿应兰风早站起身来,便招呼郭建仪,郭建仪见怀真不理自己,心中略知道几分原因,便先也走开几步,跟应兰风见礼。

    两个人略说了几句,应兰风便道:“真儿,我跟你小表舅有些话说,你且先回东院去等候罢了。”

    怀真闻言才回过头来,只是默默无语地看了郭建仪一眼,眼中自大有怀疑怨念之意,郭建仪哪里会看不出来,便微微地垂下眼皮。

    怀真便一声不吭,迈步出了门去,忽地听凌绝也道:“弟子也先告退。”

    应兰风见他这般体察,就一点头,又叮嘱说:“你那手上,快趁早好生上药,不可大意。”

    凌绝答应了,郭建仪闻言才也看向凌绝手上,却见他微微拢着右手,看不清什么端倪,倒也罢了。

    怀真同凌绝两人,一前一后便出了书房。

    怀真心中踌躇,还想着要亲自一问郭建仪,不料听了应兰风的话,便想自回东院去,谁知出了门,才走了两步,便听得身后凌绝道:“且请留步。”

    怀真因方才无意中伤着了他,未免有些不自在,便停了步子,回过身来。

    此刻凌绝走到跟前儿,怀真看了他两眼,因她跟小唐成了亲,两人恩爱非常,竟把前世的噩梦都给压了过去,对凌绝的那股隐隐介怀也越发淡了。

    怀真便道:“你的手伤的不轻,竟是如何伤着的?”

    凌绝一怔,垂眸看了一眼,面上便也有几分不大自在,只目光转向旁边,看着栏杆上的一盆兰草,道:“不打紧,一时大意罢了。”

    怀真见他如此,便点头说道:“方才爹已经叫人去拿药了,你且等上片刻,好歹上了药再去。”

    凌绝这才又转回目光,看向怀真,见她神情宁静温和,而他目光之中涌动,仿佛有万语千言。

    然而正心绪复杂中,忽地垂眸看到手上的伤,顿时便想起这伤是如何造成的,凌绝一咬牙,竟冷冷说道:“多谢了,只是不劳费心。”

    怀真心头一震,见他这样拒人千里似的,倒是低头自嘲似的一笑道:“罢了,是我多嘴了。”怀真打起精神,点头道:“若无他事,我便先告退了。”

    凌绝见她要走,却又忙拦着道:“稍等。”

    怀真不解,转头看他:“还有何事?”

    凌绝怔怔望着,喉头动了两动,终于说道:“方才我听恩师说起……你小时候在泰州,如何还有拐子之事?”

    怀真见他问起这个,意外之余,不由笑笑,道:“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都是小时候的旧事而已。”

    凌绝见她并不细说,便也不便追问,只道:“便是在那个时候遇见唐大人的?”

    怀真不由又是一笑,便低下头去,含笑道:“正是。”

    凌绝见她含笑垂眸,竟笑得如许之甜,显然是因为他提起了唐毅,故而才如此罢了……瞬间心头乱颤,竟是难受的紧。

    正在此刻,小丫头便拿了药走来,怀真便拦住了,道:“给凌公子罢。”

    凌绝却并不接,面上竟是冷冷的。

    怀真诧异,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又是这个模样,当下便说:“给我罢了。”从丫头手中接了药过来,因对凌绝道:“又出什么神?那手上很不好,且快上药罢了。”

    凌绝听了,双眸冷冷看她一眼,道:“你心里不是恨极了我的么?我若是伤的厉害,你很该幸灾乐祸才是,何必在此装好心?”

    怀真愕然,呆看了凌绝半晌,——若按照她先前的脾气,只怕立时就要把药扔了,甩脸而去,然而此刻,心火一动,却又慢慢熄了,反而笑着说:“你原来还记得我那些不懂事的话,倒也无妨,只不过我却也记得你说过的……你不也说不会放过我的?倘若你伤的厉害,引得大不好了,却又拿什么来发狠呢?若真的有恨人之心,倒是该先保重自己才是。”

    怀真说着,便看凌绝一眼,把那盒药膏放在旁边的栏杆上,道:“你若亏待了自个儿,可并没有人替你心疼。”说完,便领着丫鬟,自回东院去了。

    凌绝双眉挑起,死死盯着怀真,嘴唇微动……却来不及说什么,她就转身而去。

    凌绝往前一步,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却忘了手上的伤,顿时疼得又低呼了声。

    那边怀真将出廊门,闻言脚步微微一顿,仿佛将停步,却终究并没有回头,仍是头也不回地去了。

    凌绝放手,拧眉闭上双眼,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心中更是滋味难明,——他方才叫住怀真,本是想好生言语,却偏情难自禁,竟总说出那些生冷生硬的话来,不料她竟然并未计较。

    凌绝心下又恼又恨,有且后悔,还有一丝莫名的委屈之意,只得生生地按捺。

    回头时候,却见那盆兰草旁边儿静静地放着那一盒药膏,凌绝举手拿了起来,却觉得玉盒微温,仿佛也沾染着一缕幽香。

    凌绝垂眸看了半晌,缓缓地将盒子握在掌心,半晌,才又轻轻地吁了口气。

    话说怀真自回了东院,却又有些坐立不安,只叫丫头过去探听,看郭建仪走了不曾,倘若要走,便请到这儿来说话。

    不料因她回来了,李贤淑跟韦氏便先也回来相见,怀真见了母亲,却才想起来,——因这次着急回来打听,竟忘了拿那笔银票。

    不多时,王浣纱王浣溪姊妹也都来到,李贤淑便自同韦氏暂离,只王氏姐妹陪着怀真闲话。

    王浣纱因道:“前些日子母亲去唐府,原本我们也想同行去探望妹妹,只怕有些唐突,虽然不曾亲去,心中却也时时刻刻挂念。”

    怀真道:“姐姐不必这般见外,倘若得闲,便时常走动才好。”浣纱一笑点头,口中称是。

    浣溪看向浣纱,便也对怀真道:“如何我听闻,昨儿姐姐像是去了那詹民国骋荣公主的府上?听闻那公主却是个有趣之人,不知姐姐所见如何?”

    怀真笑道:“果然正是昨儿去过,那位公主倒是颇好相处的,只毕竟是异邦人士,行事举止等,跟我们大为不同……妹妹也知道了?”

    浣纱也扫了浣溪一眼,便笑道:“她素来是不安分调皮的,外头的那些事儿,她打听的最清楚。只因为她这脾气,同她说过多少次。”

    怀真道:“浣溪妹妹的性子活泛外露,倒是跟姐姐不同。”

    浣溪便对怀真道:“可不是呢?姐姐因为这个,训斥过我不知多少回,生怕我闯了祸似的……”

    怀真见她这般,便笑说:“到底姐姐的见识跟我们不同,我看姐姐知书达理,所见所识,却比我们都胜一筹,妹妹毕竟年纪小,倒是要多听听姐姐的话,她横竖大有道理,不会害你的。”

    浣溪闻言,笑容一僵。

    浣纱便轻轻笑说:“你听见了?怀真妹妹都这样说了,你还敢磨牙?”

    浣溪只得笑叹低头,道:“你们两个都压着我,我还能说什么呢?谁叫我是最小的,就只听着罢了。”

    怀真不以为意,浣纱却点头道:“可知不是因你是最小的才要听?凡事只脱不过一个‘理’字,谁有理,自然就听谁的。”

    怀真起初还以为是两姊妹斗嘴罢了,听到此处,便早已经听出两人话语中各有机锋,当下便不再插嘴,只笑看两人。

    两姊妹却也不再说此事,只又谈些时下之事,终究不免说起应兰风的事来,三人一时都有些黯然无语。

    顷刻,还是浣纱先开口,对怀真柔声劝道:“妹妹不必忧虑,我觉着是义父如今身居高位,树大招风的,自然引了一帮子小人不忿妒忌,然而义父的为人,从来都是最清正明白的,先父生前,每每提起,都是多有推崇之意……何况如今朝中各位大人,也多是跟义父交好的,所谓‘得道多助’,故而你也很不用担心,必然很快就会有惊无险地过了。”

    怀真听她句句宽慰,便也笑说:“姐姐从来都有真知灼见,就顺姐姐吉言。”

    两人陪坐片刻,便听到外头小丫头道:“表舅爷来了。”

    怀真心中一震,此刻王浣纱王浣溪都也站起身来,不多时,果然郭建仪迈步进来,两个女孩儿忙向着郭建仪见礼。

    浣纱早知道怀真回府后,就去了应兰风书房,此刻必然有话同郭建仪说,当下便拉了浣溪,告辞而去。

    话说两姊妹出了院中,浣溪回头看了一眼,便道:“这表舅爷跟怀真姐姐的感情可真是好。”

    浣纱轻瞥她一眼,也不做声。

    不料浣溪又道:“我听闻这郭侍郎先前也心仪于怀真姐姐,竟还派人上门提亲过……只不知为何竟没成。”

    浣纱皱了皱眉,淡淡道:“这些旧事,你倒是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浣溪笑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自然常常有人说呢,我无意中听见又有何稀奇。”

    浣纱略止步,回头正色说道:“如今怀真妹妹早嫁给唐大人,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倘若不是有心去问,别人如何还要提起?又是哪个丫鬟这样多嘴,你同我说,我自禀告母亲处置。”

    浣溪听了,便吐舌道:“姐姐何必这样一本正经的,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浣纱冷笑了笑,又看浣溪,却终究没说什么,只抬腿又走。

    浣溪叹了声,跟着走了两步,终究忍不住,便道:“姐姐何必防贼似的防着我?我什么也没做,只说一句话罢了……姐姐就如临大敌似的了。”

    浣纱闻听此言,便站住脚,回头道:“你说什么?”

    浣溪不悦,嘟嘴说道:“我不过是说众人都知道的事,姐姐何必又训斥我,如何自打进了京,到了应公府里,姐姐便待我不比从前了,隔三岔五地就板起脸来训人,以前也不见你这样。”

    浣纱皱了眉,道:“你也知道是进了京?当初在家里,你若做的不对,自有父亲训斥罢了,自然不用我……然而如今,又哪里是在家里?是在别人府里,行事自然更要有些分寸才是!又没有父亲管着你,自然得是我来操心。”

    浣溪便有些委屈,低头说:“我难道不知道今非昔比了?长姐如母,姐姐操心些自是使得,只不过也不必总是骂我,如何不对我好些?”

    浣纱原本并没动恼,听到这里便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敢说要对你好些?我要如何对你好,你瞧你做的那些事!”

    浣溪扭开头去:“我又做什么了?”

    浣溪忍着气,见左右无人,便厉声低喝:“起先你跑出门去做的那种事……横竖是我死命劝着,好歹向着义父说明白了,也是义父宽容仁慈,才不计较,若是换了别的什么人家,你当你还会在这里好端端地?这倒也罢了……你……你很不该,生出别的心思来。”

    浣溪垂着头,脸上微微有些发白,嗫嚅道:“我又什么心思了?”

    浣纱瞪着她:“你还要我说?上回怀真妹妹回来,你做什么不离她左右,又缠着她说东说西,我从未见你对任何人这样反常……你那心思别人不知道,我当姐姐的难道不知?上回母亲说要去唐府探望妹妹,若不是我一力拦着,你早也跟着去了……我原本同你说过,你且收着点,别太忘了形!如今只是我瞧出来了,倘若是给母亲瞧出来了,你待如何?”

    浣溪咬着唇,半晌小声说道:“又怎么样呢?我也没想如何……退一万步说,这些高门权贵……三妻四妾的多着呢,何况我又没奢望着想……”

    话音未落,只见浣纱举手,“啪”地一声,狠狠一掌掴在浣溪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萌物们~么么哒!(╯3╰)

    五月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1 23:28:0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04:49:1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04:49:2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04:49:3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08:12:40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11:24:14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12:04:49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2 12:06:17

    一更君感觉,千里之外的唐叔……此刻正打喷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6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