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6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只说凌绝出了应公府,便乘轿子吩咐往郭府而去。

    恰好这会儿郭建仪也才从户部回府,两下里竟在门口撞了个正着。

    凌绝出了轿子,便上前见礼,郭建仪见是他,略有几分意外,——只因当初为着怀真,两个人彼此也略有了心结,何况又都为了官,各自有所历练,便不似少年时候般亲近了。

    除了节下或郭夫人寿,等闲凌绝是不会来郭府相见的。

    郭建仪心中诧异,面上波澜不惊的,彼此略叙了礼,便陪他入府详谈。

    因凌绝有正经要事,不敢怠慢,郭建仪自也看出来了,便单请他前往书房落座,童子奉茶后退了,郭建仪便才笑问道:“今儿怎么得闲来了?可是有事?”

    凌绝见他带笑,便也略微一笑,道:“我原本跟哥哥是极好的,先前也多承蒙哥哥照顾,近来因为那许多琐事,彼此倒是生疏了。哥哥休怪我来的唐突才好。”

    郭建仪闻言,便琢磨着说道:“君子相交,贵在交心,你我之间又并无深仇大恨,何来生疏之说?若说唐突的话,才是见外了。”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心下明白。凌绝便道:“既然如此,我便直说来意了。”

    当下,便把自己昔日同僚送信之事说了一番,又道:“我听他所说的,竟是昔日郭府的一宗旧案子,本来倒也罢了,只最近仿佛令叔父又闹出什么别的事端来,故而给御史知晓,不免要往上捅了出来。”

    郭建仪果然尚不知情,顿时皱起眉头来,凌绝又道:“且听闻那折子里还带上了我恩师应大人,我方才已经向恩师说过此情,恩师本想亲自来见哥哥说知,免得哥哥毫无准备,措手不及……是我劝住了,叫他不要轻举妄动,免得又落人话柄,倒是我出面才好。”

    郭建仪敛了心神,点头道:“表哥有心,也叫你费心了。”

    凌绝摇头道:“如今哥哥跟恩师两人,既沾亲带故,又是朝廷的中流砥柱,难保有人眼热使坏,哥哥知道了此事,只及早提防罢了。”

    凌绝说完,便欲告辞,郭建仪道:“已是这个时候了,何不留下来吃一顿便饭?”

    凌绝脚步一停,笑道:“哥哥必然还有事料理,就改天再好生聚一聚不迟。”

    郭建仪见状,便亲自送他出门,见他上轿而去,郭建仪才自回府,且走且想,便往郭夫人大房而去。

    却说因这数年来,郭建仪声名鹊起,郭白露又成了太子妃,顿时之间,郭府自然炙手可热起来,先前本家只郭继祖那一支,却在外省,却因郭继祖整日折腾做耗,家中不免亏空,有些捉襟见肘之意,因又见郭建仪如此声势,郭继祖竟打发了夫人,携了一子一女过来投奔。

    郭夫人正因郭白露嫁了,郭建仪又未娶亲,未免孤凄,因此见了家乡亲戚来到,竟然十分喜欢,谁知过不多时……她那妯娌秦氏家中的一个姊妹,因也是家道破败,寡妇失业的,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因听说姊妹在“太子妃”的娘家,便慌不择路、携家带口地忙过来投奔,膝下也带了个没出嫁的女孩儿。

    郭府自然便也接了,郭夫人见那女孩子年纪虽不大,然而知书达理,也生得花容月貌,又因郭建仪一直不曾婚配,她急得无法,竟暗暗存了个近水楼台的心思,想把这女孩子许给郭建仪。

    不料因跟郭建仪说了几回,他竟不肯,只是推脱。

    郭夫人虽然急中生招,见郭建仪不答应,又因这女孩儿虽然有些入她的眼,奈何论起家世出身来,倒果然是配不上儿子的,因此郭夫人说了几次,便暂熄了此心而已。

    因此郭家也浑然不似原先那样冷清,此刻他婶子秦氏跟一个堂妹,那姨娘以及女孩儿,正陪着郭夫人在说笑逗趣,忽地见郭建仪来到,便纷纷站起来行礼。

    郭建仪进内拜见母亲,因见众人都在,倒是不好提心中所想之事,亏得那女孩子是个机灵的,见郭建仪面色淡然,并不多说多笑,似有正事,便撺掇了母亲,同众人起身告退。

    如是众人才都去了,郭夫人方发觉不妥,便打量着问郭建仪道:“你怎么了?如何像是有心事的?”

    郭建仪才道:“儿子有件事不解,不知道母亲听闻了不曾,——如何我听说,家中叔叔又闹出事来了?”

    郭夫人听了,才慢条斯理地笑着说:“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不碍事,不过是前些日子,又跟人起了些争执罢了,已经都平息了,不值当什么,我因见你那阵子很忙,便不想你烦心罢了。”

    郭建仪脸色一变:“既然这样,是谁平息的?”

    郭夫人仍是不当回事,道:“我自然是拜托了应公府内你姑母帮的忙,这是多大点儿的事儿,极快地就妥帖了。你如今怎么又特特地当件正经事来说呢?”

    原来前些日子,老家派人来给了信,原来是郭继祖又跟人因一件琐事起了争执,大打出手,这回却是没出人命官司,只不过打伤了人家儿罢了,那人家因不依,便告上官府……郭家忙叫人上京,先给夫人秦氏送信,叫赶紧请人救一救。

    此刻在郭继祖眼中,太子妃是自己的侄女儿,户部侍郎是自己侄子,且还有应公府的势力,此人因此自然是横行无忌了……他的夫人秦氏得了信,忙便跟郭夫人商议。

    郭夫人倒也不当回事,又知道郭建仪性子严谨,只怕跟他说了反而麻烦……原本想托郭白露行事,忽地因那日应夫人来到府中叙话,郭夫人灵机一动,就把此事跟应夫人说了,因此竟托付了应夫人去料理。

    应夫人回到府中,也不以为然,只以应爵爷的名儿,派了个人去给那安州的知府送信儿,叫给疏通罢了。

    那知府见是应公府出面,又晓得郭继祖家中的关系……还跟太子妃相关,自然不敢造次,慌忙便从了,竟将那官司轻轻放下。

    郭建仪听了郭夫人这话,心中暗暗叫苦,只是不好冲母亲发火,于是拧眉忍着而已。

    郭夫人见他双眉紧皱,不由问道:“到底怎么了?难道……还另有事不成?你姑母早说了,已经平息了。”

    郭建仪见母亲仍旧不知厉害,如此大意,终于说道:“以后母亲万万别再随意插手这些事端,上回因要救叔叔一命,我不惜跑到泰州去,跟表哥商议求情……虽然最终保住了叔叔一命,却只叫他安分在安州就是了,谁知竟性情不改,终究又闹出事来,如今给有心人看得明白,竟把当初泰州的事儿也翻了出来,母亲只顾说是小事,却不料,这细微之处,最能致人死地,此事若是料理的不妥,莫说是叔叔的命又要交代进去,只怕连我、妹妹……甚至应公府也会受牵连!”

    郭夫人本来因见郭白露是太子妃了,郭建仪又如此了得……近来自然便有些目空一切的,如今听郭建仪说出这番话来,才吓得色变,忙问道:“你、你说什么?”

    郭建仪叹了口气,忍着恼意,只垂眸道:“母亲只记得我的话就是了,以后万万别自作主张。须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话并不是白说的。”

    郭夫人目瞪口呆,急得说不出什么来,忙结结巴巴地:“我怎么会知道……竟又闹出来呢?又是什么人这样胆大包天,好端端又翻出旧事来,难道不知道你妹妹是太子妃了么?……你也别慌,我自去太子府,跟你妹妹说,让她求一求太子便罢了……”

    郭建仪闻听这样糊涂的话,心中恼火,却毕竟不好对母亲使出来,此刻竟也是不怒反笑了,便道:“母亲若是去说,难道便是生怕害不了妹妹?”

    郭夫人忙停了口,呆问:“这、这……又怎么说?”

    郭建仪沉声道:“妹妹虽然是太子妃了,母亲难道不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越是这般身在高处,越要谨慎自省,——可知妹妹前些日子还张罗着给太子纳妾?若不是因几年间才得了安康郡主一个女孩儿,又碍于别人的闲言闲语,妹妹何必要如此‘贤惠’?母亲却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她添乱不成?”

    郭建仪停了停,又继续说道:“何况,若是给太子知道了咱们府内出了此事,对太子又有什么好处?皇上才立太子多久?正也是保持清正贤德名声的时候,母亲这会子去送上这一宗事,倒叫太子如何处置?对太子而言,最好不过的法子就是大义灭亲,哪里还会帮母亲掩起此事?”

    郭夫人听了这许多话,竟如雷惊了的河蟆,痴痴呆呆,一声也不能言语。

    郭建仪叹道:“何况妹妹也是聪明人,贸然对她说了,只会叫她两难,护着郭家自然容易,只怕就此在太子跟前儿便失了德,更加失了……亲自好好想想罢了。”

    郭夫人哪里会想的这样深远,何况先前被那煊赫鼎盛遮住了眼,此刻才知道厉害,当下急得落泪道:“是我脂油迷了心了,难道竟害了你妹妹不成?这可如何是好?”

    郭建仪因怕此事不同郭夫人说明种种厉害处,只怕以后她仍要故技重施,不知私底下又作出什么大事来,因此特意将所有要害都点出来,好叫她警醒收敛罢了。

    郭建仪见母亲落了泪,才道:“此事我既然知道了,少不得想个妥帖的法子来料理了,横竖只别叫妹妹知情,若是捅出去了,皇上责怪下来,也只我一个人担着罢了。”

    郭夫人听了此话,更加无法宽慰,竟哭道:“我真真儿的是个老糊涂了,这可如何是好?”

    郭建仪到底不忍,只好又着意劝了几句,便道:“母亲不必说了,我且自去想法儿,以后母亲只记得,别人同你求着办什么事儿,且被大意心软的,不然的话,我跟妹妹……指不定会是什么样了呢。”

    郭夫人哪里还敢如此,忙答应了,淌眼抹泪地又说了几句,才送了郭建仪去了。

    且不说郭建仪自去处置此事,话说,凌绝别了郭建仪,乘轿而行,却并不回凌府,只是往翰林院而去。

    如此行到半路,忽地听到马铃车响,凌绝不以为意,却隐约听轿子外自个儿的随从低声说道:“是唐府的车驾……”

    凌绝听了这一句,便抬手将轿帘掀起,转头往外看去,却见夜色之中,果然见一辆马车颠颠而来,从他的轿子旁边极快而过,隐约仿佛有一抹极淡的香气,随风在夜色之中弥漫掠过。

    凌绝望着那马车离开,便叫了小厮来,隔着轿帘子问道:“这是唐府的车驾?是从哪里来的?”

    那小厮道:“回二爷,是唐府的车驾无误,看样子是回唐府去了,尚且不知从哪儿来,且让小的去打听打听便是。”

    凌绝见他不知,便淡淡道:“罢了,不必。”

    那小厮只好答应,不敢言语。

    谁知过了片刻,忽地轿子里又传出那微微冷淡的声音,道:“去细细打听。”

    那小厮见主子极短的时间内如此反复,倒也仍不敢有话,只忙应承,抽身自去探听消息。

    凌绝回到翰林院之时,那小厮却正好儿回来,因上前跪地,道:“回二爷,原来是唐府的三奶奶,今儿下午是去了詹民国骋荣公主的府上,此刻方回。”

    凌绝见他打听得果然详细,便点头道:“知道了,你且去罢。”那小厮方应,起身后退而去。

    凌绝自入内而去,此刻翰林院的同僚们尽数都已回府,重重院落显得格外寂静幽独,两个随从紧紧跟着,凌绝却负手而行,闲庭信步似的,竟觉着这般寂寥旷达的,比白日更加自在。

    暗影之中,只有草丛内有夏虫鸣叫,闻人脚步声靠近,便胆怯地止住,候人经过后,才又欢畅高鸣。

    凌绝带着两个随从,淡淡地穿过长廊,一路进了殿中,侍从们早就将灯打好,便退后静静侍立。

    且说凌绝翻看了一会儿卷宗,耳畔忽地竟响起马铃颠铛之声,声声入耳,无端地扰的他的心头烦乱。

    凌绝皱了眉,把书往旁边一推,抬手扶在额上,闭了双眸。

    忽然一股淡淡幽幽香气,隐隐约约传来,凌绝心头一动,抬手往怀中摸了摸,果然便掏出一个金褐色的香囊来,借着灯影一看,金褐缎面,莲花栩栩如生,岂不正是那清神莲花香囊?

    凌绝凝眸看了半晌,仿佛是被那香气蛊惑,竟情不自禁地将香囊往口鼻上送去……香囊将要碰到唇的时候,忽然醒悟过来,凌绝忙停手,不敢置信地望着那香囊,浑身如遭电殛。

    此刻殿内无人动作,万籁俱寂,只有两个侍从垂手静立,恍然无觉。

    只有那烛光摇曳,似一只幽淡的眼眸,光芒漠然,将他的身形、一举一动皆都映在地上,显得如此突兀可笑。

    凌绝盯着那香囊,忽地想到小唐先前看自己的眼神,那样半笑半嘲似的……心中一团烦躁,凌绝蓦地站起身来,竟走到那紫金檀香炉旁边。

    香烟气息袅袅腾空,因他近前儿,烟气便缭乱起来,迷迷蒙蒙,亦如此刻他的心境。

    凌绝掀起炉盖,望着檀香炉内余烬闪烁,眼神也随之几度闪烁,终于抬手,也将这香囊扔了进去!

    这丝织缎面料子是最不经火的,顿时之间便起了一团火光,火舌向着那莲纹吞噬过去,那莲花浴火,色泽却更明艳灼人。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感谢~~(╯3╰)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1 00:05:14

    皮皮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1 00:32:41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1 04:22:29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1 08:15:07

    没有唐叔的日子,凌小绝怒刷存在感XD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6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