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6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这一首略带欢沁的《鹤冲霄》,给他徐徐弹来,娓娓念来,曲调婉转有情,颂有金石之声,当真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独此一品。

    怀真听得心旌神摇,便禁不住频频去亲小唐,小唐心中自是喜欢的紧,却偏笑道:“怀真果然是学坏了,如何总轻薄我?”

    怀真端详着他,竟轻声叹道:“我只想着,这般好的糖大人,如何就给我得了?”说着抿嘴莞尔,眼波摇曳。

    闻听这话,又看她是如此多情之态,小唐心底的喜欢竟如甘泉一般满溢,汩汩地将要欢跑出来似的。他便凝视着怀真双眸,低头在她额上一亲,低低沉声说道:“可知我心里也是这般想的?这般好的怀真丫头,如何竟给我得了。”

    彼此相看,目光如胶似漆般纠缠在一块儿,这会儿彼此心底所知所感,竟也是一个“春水无风无浪,春天半雨半晴”了。

    怀真便忍不住又凑过去,小唐俯首回吻,两个人便如那水中鱼儿似的,不停地爱吻连连。

    且不说两个人似蜜里调油,两情相悦,欢喜无限,与此同时,就在屋外廊下,有一人呆呆站着,悄然无声。

    耳畔听到那带着欢悦的琴音自窗户传出,又隐隐听到屋内两人的对话,她站了半晌,便默然转身,悄悄地自去了。

    正是京城最热的时节,新罗国的使节便到了,礼部众人接了,有条不紊地安排住宿、面圣等事宜,又商议前往新罗册封一事。

    因礼部事先有所准备,早早儿地商议定了,如今也不过是陪新罗使者走走过场,只就些细枝末节,略作些微调整罢了。

    先前曾说这新罗乃是小国,百年来附属中国,因敬仰上国风范,故而一应的官制规矩等也都学中国的规制礼数,连官袍都也是仿类本朝的衣冠,这些派遣来朝的官员,也果然都精通中国语,连那些随从们、对寻常日用交流等话也都通晓。

    新罗本也有驻使在京内,两下的人见了,自把京内的情形通也说了一番,因议论起这次去新罗的礼部官员,这驻京的新罗使官便笑吟吟说道:“只怕多半是礼部的唐侍郎了。”

    新罗来朝的使者却早听闻过小唐的名头,因道:“可是前日里接见我们的那位面容出色,如同天人一样的侍郎大人?”

    这驻京的官儿笑道:“您说的没有错,便是这位大人,您可曾听闻他的事迹了?”

    这使者惶恐道:“听闻先前灭覆沙罗,便是这位大人所为?”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小唐的来历说了许久。使者越发明白,便道:“若承蒙这位神勇无双的大人前去我国册封世子,此乃极好之吉兆,也是我新罗的大幸了。”说着便含笑点头,拱手向空敬祷。

    只因要接待这新罗来人,小唐连日来甚忙,加上齐缘又有些犯了旧疾,上下一应事务竟都又落在小唐肩上,亏得他精力强悍,又惯常如此,倒也料理的妥妥当当,一丝儿纰漏都不曾有。

    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小唐既然是如此,礼部一应上下便自然也是极为体面精神,一个个龙睛虎眼的,这来朝的新罗使者看在眼里,心想不愧乃上邦人物,越发敬服不已。

    又过数日,面圣之后,便定了出发新罗的日期,也定了出使人选,果然便是唐毅。

    原本众人也都料到必然是小唐挑着这担子,终于尘埃落定后,众人喜的喜,忧的忧,便不足尽述。

    而对怀真来说……也早就心底有数,何况这是小唐的本职,她自然不会说什么,反倒是唐夫人大为烦恼,竟止不住发了一顿脾气,连叫小唐辞官的话都说了出来,怀真只好尽量宽慰唐夫人罢了。

    话说这日,小唐自礼部回来,自从定了出使之事后,齐缘的病也好了,便把礼部的事儿接了一半儿过去。

    因此小唐才得了些闲暇,也终究按时地回家了。

    只说小唐下马进门之时,忽隐隐地听到门房里有人在说话,一人道:“这回是招财叔你输了,倒是要请我们喝酒才是。”

    却听招财道:“又值得什么?不过是愿赌服输罢了,难道我老头子了,还要赖你们这帮猴崽子的酒不成?瞧一个个怕的这怂样儿。”

    众人便哄笑起来,小唐停了步子,便转头看去,跟随的小厮唐升正欲喝止他们,小唐却自迈步往内而去。

    里头的众小厮忽地见小唐来了,都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做声,原本围着桌子,或坐或站,此刻尽数站了起来,躬身见礼。

    唯有招财仍是一脸木怔之色,随众起身行礼而已。

    小唐笑道:“无事,你们先出去罢,招财留下。”

    众小厮听了,便忙都退了出去,门房之中因只小唐跟招财两人。

    小唐打量了一眼周围,见门房虽不免有些简陋,然而倒也看的过,桌上放着几个茶盅,还有残茶仍在。

    小唐便觑着招财,因道:“招财叔来了这些日子,一直没得空跟你说话,却不知还习惯么?”

    招财道:“拖赖大人照料,自是很好,上下众人也都是极好的。”

    小唐笑看着他,道:“只不过,对招财叔而言,这样实在是太委屈了。”

    招财闻言,便也默默地看着小唐,两个人一时都不曾开口。

    半晌儿,小唐才道:“上回在城外,尚有话未曾说完,便给岳父大人打断了,我同岳父提议让你来唐府,不过也是随口一说,并不曾期望你果然会来,可见招财叔是艺高人胆大,行止非常人可以臆测。”

    招财仍是木讷垂首,道:“大人何必这样说,老朽一把年纪了,唯一的心愿,便是主子们平平安安地罢了,如今主子果然一切安好,很不必我亲跟着伺候了,我自然便放心,何况怀真小姐也在唐府,我来这里,也算仍是尽心伺候,如此而已。”

    小唐听了他这番话,便道:“招财叔的意思,只是想护着岳父一家子?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意图?”

    招财道:“只怕大人太高看我了,我又会有什么其他意图?”

    小唐问:“上回不知为何,却把怀真放在永福宫?”

    招财静默片刻,复垂眸道:“大人何以就认定了是老朽所为?再者说……于那场混乱之中,尚且不知谁赢谁输,永福宫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么?若非唐大人机智,猜到端倪,只怕也无人能寻到那里去,将小姐带到彼处,又有何妨?”

    小唐沉吟相看,先前听说他答应要来,便知道他必然有应对之策,如今见他果然句句应答,如此泰然自若,小唐倒也并不如何惊诧。

    招财见小唐不语,却又说道:“其实唐大人何必只疑心我,我自小跟随主子们,怀真小姐就像是我亲眼看到大的,若要图谋不轨,岂非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今时今日。——且如今大人该提防的,并不是我,有那更居心险恶的人,只怕大人尚且想不到呢。”

    小唐心中一动,问道:“你指的是谁?”

    招财似微微笑了笑,才又哑声说道:“有些话不是老奴的身份可以说的,何况也不便说,大人本就是个谋无遗谞,处处洞明先机之人,何必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小唐盯着他看了许久,才点了点头,出了门房,才自进府。

    小唐自回了房,忽地嗅到异香扑鼻,又往内走了几步,抬头,却见怀真正盘膝坐在炕上,正摆弄些瓶瓶罐罐。

    小唐不由哑然失笑,道:“娘子又在弄些什么?”因走上前来,低头好奇打量。

    怀真回头看他一眼:“别动我的东西,弄混了就不好了。”

    小唐正要拿起个玉瓶来看,闻言便果然不动,因赞道:“娘子是越发高深莫测了。”

    怀真忍不住噗嗤一声,白了他一眼:“什么高深莫测,不要又褒贬人,我不过是想弄些露出来罢了。”

    小唐含笑道:“古人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既然不知,自然觉着高明,请教娘子:又是什么露?”

    怀真见他一本正经说着,早笑得动不了,索性放下手中瓶子:“偏回来的这般早,竟是来多嘴讨嫌的,还不如先前忙到半夜方回呢,我却落得清静。”

    小唐因心中惦记着不日远行,两人相处自是越发少了,因此格外珍惜同她一块儿的时间,——想必齐缘也自是体恤,故而最近一旦定下出使人选,他的旧疾便“好”了。

    如今听了怀真这几句,不免有些刺心。小唐却并不说什么,只叹道:“才只成亲一年多,就嫌我了?罢了,我还是仍回部里去就是了。”

    怀真回头看他,见他作势欲走,便忙拉住手儿,道:“怎么当真了?我说顽话罢了。”

    小唐这才止步,怀真道:“我同你说就是了,我因想着,多少年来,从来都只是有香囊,配在身上或者烧了熏香的,先前我早上摘花的时候,看到那花上沾着水珠,抹在手上也是极香的,我因想着,或许也有个法儿,弄些花露出来倒是怪有趣的,只是也没有典籍记录,我便瞎玩闹就罢了,还不一定能成,若是弄不好,岂不丢人?因此不想跟你先说。”

    小唐若有所思,颔首说道:“你有这想法,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有时候被天时所限,亦或工具不济,要成事自是难上加难,因此不必非要急于求成,免得太过耗神伤身了。”小唐说到这里,不由便想起自己同赵永慕曾提过的那件事,因此一笑。

    怀真只顾沉思,小唐又道:“可还记得当初你给我做那玲珑透骨?你因劳心病的那样,可不许再重蹈覆辙了,何况我……”小唐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怀真自不知他想到别处去了,只觉着此话有理,便点头应承了。见他不言语了,便问道:“何况什么?”

    小唐垂眸看她,终究说道:“何况我不日便要出使去了,这一去,最快也要半年才回来,你且安心,好生跟我多相处些时候,别只对我不理不睬的……如何?”小唐说着,便拦着那纤腰,垂首在怀真脸颊颈间,耳鬓厮磨。

    却不料怀真闻言,遽然色变。

    只因定下了小唐出使新罗,怀真自知无可避免,然而一想起来,心头竟隐隐做疼,十分惶惑忐忑,竟然生出一股依依不舍之意,然而这却不好对小唐说,——只因怀真也知道,小唐必然也不舍得自己,倘若自己也说出各种凄惶的话来,却叫他如何安心去做正经事?

    因此怀真只若无其事的,又拿出各色事情来忙碌,只叫自己没空闲时候去思量那分别之情罢了……故而面对小唐之时,反比昔日少了些厮缠之态。

    如今忽听小唐说出这句,怀真心头“咯噔”一声,那股酸楚难过之意顿时竟无法忍,便蓦地回过身来,仰头瞪着小唐,虽然不言语,眼中却飞快地落下泪来。

    小唐见状一惊,因见怀真这数日对自己爱答不理的,虽然觉着有些反常,却只当她跟唐夫人似的,是有些恼了自己……如今看怀真是这般情形,才懂了原来不是恼了他,只怕是忍着辛苦、不舍分离罢了。

    小唐一念明白,倒是后悔自己误会了怀真的心意,又竟拿了这无心的话来刺她。

    却听怀真点头叹道:“原来……是我对你不理不睬了?”

    小唐陪笑道:“好怀真,是我说错话了。”

    怀真转开头去,只是忍着泪,冷笑道:“我倒是想整天都粘着三爷……然而倘若是习惯了,三爷偏又不在身边儿,却叫我再粘着谁去?”

    小唐听了这话,越发心动,忙将她抱住,百般抚慰,说了无尽的好话。

    怀真本也不是当真恼了,又最是禁不住他这些温声暖语的,早把一腔怨恼委屈,翻做那恋恋不舍,因情难自禁,哽咽道:“本来好好的,你做什么又来招惹,我难道想哭的不成?既如此……我便也同太太一样,横竖不许你去,看你又如何?”

    小唐又是怜惜,又是笑道:“怀真若不许我去,我就留下来陪着怀真。”

    怀真闻言,便止住泪,仰头望他,半信半疑说道:“这话当真?堂堂的唐大人,可不许信口开河呢?”

    小唐看着她泪眼朦胧之态,温声道:“我心里不舍得怀真,怀真是知道的……却也明白怀真的心思,必然不至于叫我为难。”

    怀真陡然落空,又落下泪来,索性哭道:“总拿这些话来支吾,还不是一定要去的?”

    小唐苦笑,既然招惹了,便只好平息罢了,因抱住了她,道:“不许哭了,再哭,我便要亲你了。”

    自打两人成亲后,逐渐地心灵相通,两情相悦,怀真从未如今日这般落泪哭过,小唐也从不似今日这样用此话要挟过……此刻怀真听了,一怔之下,便半笑半恼,咬唇说道:“可恨可厌,又用这招来要挟人。”

    小唐见她虽然含泪,却终究不再哭了,便低头轻轻亲吻片刻:“并非要挟,乃是疼爱罢了……”

    怀真嗤地一声,破涕为笑:“好的很,偏你说话这样投机取巧的……怪不得连姑奶奶也说三爷甜言蜜语,最会哄赚人。”

    小唐见她含泪带笑,更见动人,便道:“我对别人也从不如此,只是对怀真,便忍不住……好歹怀真也终究被我哄赚到怀里来了,这辈子我便也足意了。”

    怀真又是脉脉喜欢,又是惶恐,便轻轻打了他一下:“只管瞎说……”

    小唐握住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会儿,便抱着往榻上而去,怀真吓了一跳,忙道:“做什么?时候还早呢,何况我还不曾……”

    小唐凝眸看她:“人道是**一刻值千金,我却觉着,跟娘子相处的每时每刻,都千金不换。”

    怀真本有诸多忌惮,还想推搪,如今听了这样的言语,又见他是这般温存款款,不免早就心软了,便轻轻叹了声,还未来得及再说什么,便已给小唐拥入怀中,吻住双唇。

    这一日,因临行在即,小唐不免亲来应公府,同应兰风李贤淑交代拜别等事,正往应兰风书房而去,却见远远地有一人站在屏门边儿的树荫下,仿佛正踯躅徘徊。

    小唐早就看清楚那人是谁,只是目不斜视往前而行,正走到屏门之时,那人抬起头来,忙唤了声:“唐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萌物们,么么哒~~~

    糯米年糕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0 02:15:56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04:22:41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04:22:50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07:01:31

    1726731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08:13:26

    咩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08:43:05

    黄杏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13:45:1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0 18:44:19

    转折的时候可真难,这章自上午八点开始,一直到如今才水到渠成~倒是又给唐叔又多赚了一次虐单身汪的机会XDD

    营养液昨晚一夜到如今竟多了一千多,你们吓到作者君了,真的!话说为什么从上午开始写呢,本来就是想三更谢恩的,结果实在是艰难,擦泪/(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6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