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5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这日,张珍又来同怀真报信儿,原来他先前因得了主意,便同百香阁的管事说明。

    那管事听了他不愿涨价之说,虽是意外,却并无恼色,因沉吟了片刻,就笑道:“此事我还要回去再行商议,少东不必忧虑,即刻便会有信儿。”

    果然说的真,不到晌午时分便又回来,竟是同意张珍所说,然而却又提议,原本的价儿自不必涨,然而却可以另用精致手工,再制一批上等货,此为分层销卖之意。

    只因那些平民百姓虽待见一百个钱的香囊,然而毕竟也还有那些富贵流油的人家儿,或者爱风雅高质量的文人雅士,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精益求精,越是贵价儿越是彰显身份同品格罢了。

    是以所卖的香虽则一模一样,只在外面这香囊料子以及绣工上大不同而已。

    张珍听了,心想这倒是越发好了,横竖不于他们的本意违背或者有损就是了,因此便拍板答应,同百香阁定了合约。

    百香阁的各种香料人才等是应有尽有的,当下便大张旗鼓的做了起来,有他们这般势力浑厚的大商号相助,加上近来又下了两场雨,蚊豸自然又多,京城上下正是急需此物——何况一来有宫内采买的加持,二来是百香阁的大字号,——偏这百香阁平素多是卖的贵,一般百姓望而生畏,如今见又有效用,又是便宜,顿时连那甚穷困的人家也咬牙来买一个回去用。自不必提别的中等往上人家儿了。

    于是又趁着正当季,往全国各地发了货去,果然如小唐所言,价儿虽定的低,但耐不住卖的极多,半月之后,百香阁众人将账目对了对,便把头一批的银子给了张珍。

    张珍乐颠颠地跑了来,见了怀真,便笑着把前事又说了一遍,又掏出银票,说道:“妹妹,这里是四千八百多的银子,你且过目。”

    怀真活了两世,手上从未沾过一个铜板,连这银票自然也是才一次碰,拿过来看了两眼,又是稀奇,又是喜欢,笑道:“何必跟我过目,当初跟哥哥说过了,分我三分就好,你算一算给了我便是了。”

    张珍摇头鼓嘴地说:“使不得,我原也没答应。”

    怀真笑道:“你又要在外奔波,又要用人手,用香料,我只白出一个方子罢了,三分已经是多了。”

    张珍道:“你这是要让我恼呢,别说是我,容兰也不肯答应,若不是妹妹,哪里白得这许多银两?”

    原来自从张珍接手家里的商号,只因他为人老实忠厚,从不肯行那些投机取巧、昧心取利之事,倘若给他见了有那为商不仁的,他还要训斥一番,故而所有铺子也都不温不火,亏得张家财厚,倒也不在乎这些……

    谁知因了这一宗事,宫内采买又到百香阁亲求合伙,竟让张记在京城之中大大地露了脸,那些自上而下的人见了张珍,才都刮目相看。

    何况是跟怀真有关,自然更与天下人不同……张珍赌气说道:“你若硬要三七分,只是你七我三。”

    怀真见他说的笃定,便笑道:“世上哪里有这样的人,合着你自己的辛劳用心等都不算了么?那罢了,你做主就是了。”

    张珍这才说道:“我跟妹妹从小就好,不比别的人,因此我也不跟你虚言假套,咱们就只平分,你说如何?”

    怀真虽觉得沾了便宜,然而见张珍执意如此,就只好点头,张珍便才喜喜欢欢,把银票分了一半儿,剩余零头自己也收着了,笑道:“这样可好了。”

    怀真把银票举在眼前,细细看了会儿,叹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真真儿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也是这般的。”说着便又止不住笑起来。

    张珍也大笑,道:“这也是妹妹天生灵秀过人,玩闹似的便能成事。”

    怀真思忖了片刻,便点头道:“我近来因摘了些夜光花,正琢磨着另一个方子……等弄好了,再跟哥哥说。”

    张珍越发喜欢,道:“既然这样,我就拭目以待了。”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张珍便告辞而去,怀真看着手中的银子,因她自来都不缺此物,看着倒也寻常,只想着改日回家,给了李贤淑才好……那时候母亲必然喜欢不已,一想到这宗,才又难掩喜色,忙好生把银票收在梳妆匣内。

    又过数日,成帝便发诏书,立熙王赵永慕为太子,昭告天下,咸使闻之。

    众百姓都听闻熙王爷是个贤王,因此也都欢欣鼓舞,普天同庆。

    且说成帝颁诏之后,这日退朝,便留熙王在身侧说话。

    因成帝近来身子又且不好,御医们奉了药上来,熙王便亲捧着喂给成帝喝。

    成帝吃了半碗,便嫌苦不再吃了,熙王跪地道:“父皇且忍着些,毕竟良药苦口,父皇身子好了,儿臣也才宽心。”

    成帝皱眉看了他半晌,才缓缓地叹了口气,终于又就着手把剩下的都喝了,因说道:“罢了,朕都喝光了,你起来罢。”

    熙王这才又站起身来,这会儿小太监把药碗拿了去,成帝又漱了口,便道:“你且坐了。”

    熙王遵命落座,过了一会子,成帝点头道:“你很好,这段日子你在朕跟前儿,伺候的甚是尽心,朕都看在眼里。”

    熙王忙道:“父皇为何说这话?儿子伺候父亲,不是天经地义的?”

    成帝笑笑,又道:“先前烨儿回来,朕还有些忧心,然而竟也多亏了你,若不是你,他此刻只怕还不知如何呢。”

    ——赵烨自打回京,便极少出面儿应酬,自然也绝少进宫来,只是上回应佩成亲,是熙王特意又去世子府劝说了一阵儿,次日熙王同赵烨两人一块儿前往应公府,这件事群臣上下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纷纷盛赞熙王殿下慈怀友爱,成帝自然也知道。

    自那以后,赵烨才也逐渐地出府走动,这自然也是熙王的功劳。

    熙王听了,却并无喜色,只是垂头说道:“烨儿的身世十分可怜,身为凤子龙孙,从小却颠簸流离,这般大了才知道身世,儿臣也明白他的心情,何况身为他的叔叔,自然要好生照料他,倘若大哥跟嫂子泉下有知,才得宽慰。”

    成帝闻听这一番话,连连点头。熙王又道:“说来,儿臣另有一件事,要斗胆启奏父皇。”

    成帝便问何事,熙王正色便道:“儿臣因想,烨儿为人很是聪慧,只是因从小未受正统教养,才养的这样洒脱性情,此刻有竹先生跟各位少傅等教导,只怕假以时日便自成大器,此刻儿臣膝下只安康一女,儿臣便想着,倘若将来烨儿能独当一面之时,便将皇位传给烨儿,——这是儿臣的一点私心,不知父皇觉着可使得?”

    成帝听他说罢,便笑道:“荒唐,这如何使得?哪里有皇位传给侄子的道理?何况虽如此只安康一个,难道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小皇子小公主的了?”

    熙王道:“只怕都不及烨儿妥当。”

    成帝思忖许久,摇头:“你且不许多想了,烨儿如今才回京,他心思单纯,倒也是好,然而若是耳闻目睹的,沾染了那些……倘若真的生出那异样心思来,反而又成大乱。”

    熙王一震,成帝道:“倘若叫他一生安闲无事,只当个富贵闲王,倒也是他的造化了。何况……这皇位本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

    成帝说着,便看向熙王,目光深沉如墨。

    偌大的寝宫之内,父子两人瞬间都不曾开口,顷刻,熙王才唤道:“父皇……”

    成帝却不待他说,便点头又道:“你很好,不管是心机,为人,都很好。为君者,自是不能非黑即白,你的两个哥哥,肃王太骄强外露,众人虽慑于其威,心中却甚厌之,且他心浮气躁,终究不能成事;至于废太子,他外宽和而内苛厉,然而毕竟善于隐忍,只可惜……”

    成帝说到这里,眼中透出几分惘然来,叹息似的说道:“他到底是功亏一篑……”

    熙王只是看着成帝,似懂非懂,不敢做声。

    成帝目光转动,复看向熙王道:“故而朕说……你很好,刚柔并济,能屈能伸,可进可退,懂时局,识大体,体察人心,若说太子曾占了一个‘天时’,肃王占了‘地利’,你如今,却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

    熙王仍是低头,只道:“儿臣惭愧。”

    成帝笑了笑道:“朕虽然失去了两个儿子,然而却得了个能承继大统担负江山的好太子。这便罢了,倘若将来,你不负众望,果然成为一代明君,那朕也自会含笑九泉。”

    熙王蓦地抬头,道:“父皇,为何竟说这等不祥言语……”

    成帝叹息一声,看着熙王道:“这些话迟早要说罢了,你不必诧异,朕……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同你说。”

    此刻成帝斜倚榻上,声音苍苍,看来便是一个垂暮老者,仿佛能听见他身体之中时辰的更漏正在倒数,熙王竟无端有些难过,便垂头道:“父皇……要同儿臣说何事?”

    成帝端详他许久,忽地道:“朕知道你同唐毅自小的交情,跟别人不同……”

    熙王大为意外,不想成帝竟会对他提起小唐,顿时一眼不眨地重看向成帝,屏息静听。

    却听成帝道:“朕要跟你说的事,便同他有关……本来,不必将他牵扯在内的……”

    熙王闻听,心竟无端跳乱,他从来都冷静自持,有名的指顾从容,处变不惊,然而听了这句,却竟意乱起来。

    成帝觑着他的神情,便道:“你附耳过来。”

    熙王只得起身,挪步到了成帝跟前儿,躬身俯就,成帝在他耳畔低语数句,熙王蓦地睁大双眸,转头看向成帝。

    成帝说完之后,却仿佛耗尽浑身力气,满面倦容,因淡淡看了熙王一眼,说道:“你可听清楚了?”

    熙王浑身赫然有些发僵,喉头动了几动,仿佛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成帝微微眯起眼睛,盯了他片刻,熙王才迟疑着问道:“可……为何要……”一句话未曾问出,却被成帝的眼神制止。

    熙王只能咽一口唾沫,不再做声。

    成帝闭了闭双眸,复淡声说道:“不管如何,你且记下朕这话……罢了,朕累了,你且去罢。”

    帷幕重重,檀香成灰。

    熙王拜别成帝,起身垂袖,拖着双腿出了寝宫,自九重白玉台阶上,将要拾级而下,将行未行,风撩起他的蟒袍,却吹不散眉间一抹深纹。

    熙王不由抬眸,放眼看去,江山万里,尽在足下,然而……

    这偌大皇城,也忒空旷寂寥了。

    出了宫后,熙王乘轿回府行到半路,銮轿其实并不如何颠簸,然而熙王却觉得自己的心忽忽悠悠,如风筝在高空被那无形风云搅扰一般。

    不知行过多时,熙王忽地吩咐道:“去礼部。”

    只因近来得知,新罗的使者不日便能进京,小唐正在看那几个新招选的同文馆译者眼帘礼节言语等,忽然听闻太子殿下来见,不免诧异,忙撇下众人迎了出来。

    此刻礼部尚书齐缘也早出来拜见太子,赵永慕寒暄了一回,齐缘倒也识趣,知道太子是来寻小唐的,行礼罢了后,便借故而去。

    侍从们都隔着数步,躬身侍立,赵永慕打量了一番小唐,因问道:“你需要的人都得了?”

    小唐笑道:“得了,虽然不甚熟练,但只需好生调/教,假以时日便是好手。”

    赵永慕点了点头,忽道:“可还记得上回你同我说的……那些话?”

    小唐一怔,端详他半晌,才明白过来:“你是指……”

    赵永慕竟不等他说完,便自顾自道:“这数日我也细想过,此事虽然急不得,但只是推辞,却也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更改,我因想着,改日要同父皇进言……就从学堂着手如何?”

    小唐双眸微睁,哑口无声。

    赵永慕点头道:“也不必在别的地方,只在京城内先如此实行,现如今的贵族世家女子……家中自有些私塾之类,教导女孩儿们读书识字,如今咱们只需让他们教的再多一些,不局限于女红、礼仪等就是了,什么礼乐射御书数……”

    小唐见他说到这里,心中惊骇,忙笑着制止,道:“罢了罢了,如何就想到这许多了?何况你说的虽是好,实行起来可知也极难的?”

    小唐见左右无人留意,就拉了赵永慕到自己房中,把门轻轻掩起,才道:“你才册封了太子,如何在这个节骨眼上提此事?倘若皇上不喜又如何是好?这关键时候,还是避忌小心些。”

    赵永慕转头看他,目光竟有些锐利,道:“你可知,我才出宫来,父皇夸我好呢,且说我比两个哥哥都好,得天时地利人和……父皇纵然不喜,难道还能废黜了我么?”

    小唐听得心惊胆战,忙喝道:“殿下!”

    赵永慕才停了口,却只看着小唐。小唐这才察觉他的脸色有些异样,便迟疑问道:“殿下……你、你可无恙?”

    赵永慕看了他半晌,才蓦地笑了笑,道:“瞧把你急的,我不过说了两句实话而已,竟有什么?何况这儿也没别人。”

    小唐微微蹙眉,总觉得他有些古怪,赵永慕却又垂下眼皮,说道:“我只是……”舌尖轻止,却又说不出来。

    小唐端详了会儿,才温声劝道:“殿下先前也跟我说过,纵然此事有理有利,然而毕竟世人未必想的明白,只怕反而不满诟病起来,岂不是于你的声誉有损?倒是再放一放。”

    半晌,赵永慕才抬起头来,忽地问道:“你何时出使?非要你去不可?”

    小唐失笑道:“先前说过了的,如何又问?等他们来到后,彼此交接一番……最迟一个月后便可行。”

    赵永慕听了“一个月便可行”,心中忽地极为烦乱,竟气的说道:“何必总是你来挑这担子?礼部难道没有别人了?我去跟齐老头说……”他挥袖往外疾走,谁知才走一步,手臂便被人攥住。

    小唐拽住了赵永慕,便转到他跟前儿来,因盯着他的双眸问道:“殿下今儿怎么了?是谁惹了你了,这样心浮气躁?”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感谢(╯3╰)

    64834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2:06:44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2:25:38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14:5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15:01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3:15:07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4:05:34

    不要捉鸡,二小姐正经护照都没有,唐叔怎么能允许她出国呢~XDD

    听说营养液会过期清零了哦,小伙伴们赶紧来灌上哈!一直以来在追文的应该都会有此物,就在书名底下那个按钮,点点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5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