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5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这一日,张珍来至铺子里,询问掌柜这两日的情形。

    这香料铺的生意惯常是不咸不淡的,照例并没多少起色。正说着话,便见门口人影一晃,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小伙计见这两人生得好矜贵出色相貌,通身的打扮又极为体面,便知道是勋贵世家的子弟们,忙迎上去招呼。

    谁知张珍在柜子后扫了一眼,顿时又惊又喜,便叫道:“小凌哥哥,绍哥儿!”竟忙不迭转了出来,亲自接了。

    那小伙计跟掌柜的才知原来是少东的朋友,当下忙去沏了好茶来奉上。

    这边儿张珍喜不自禁,便又问两人道:“怎么两位哥哥今儿有空闲来这儿逛逛?”

    唐绍先笑道:“只因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成了家,我倒是怪没趣儿的,先前听佩大哥说你近来也是忙得很,正好儿今儿小绝也有空,便一同过来看看你到底忙些什么?”

    张珍笑道:“不过是无事乱忙罢了。”

    凌绝将这铺子打量了一会儿,道:“倒是干净的很,地方也宽敞。”

    张珍得他两个来此,真真儿地喜从天降,蓬荜生辉似的,忙请两人到隔间落座。

    两人各吃了一口茶,张珍忽地看到凌绝腰间挂着的莲花香囊,张珍因是不知情的,便笑问道:“咦,哥哥也买了这个呢?”

    凌绝垂眸看了一眼,知道他误会了,却不解释,只淡淡一笑。

    唐绍侧目撇嘴地说道:“这何尝是买的,你没听说?是他先有这个,众人才跟着一窝蜂似的都戴了的,说来那百香阁竟是沾了他的光儿呢。”

    张珍闻言,便若有所思。

    凌绝哼了声,目光复杂地看了唐绍一眼——唐绍虽瞧出他的眼神里有几分恼意,却也不知究竟,便只笑问:“难道我说的不对?”

    凌绝只不理他,自端着茶走开了去。

    唐绍知道他自来的性情便是如此,因不理论,只对张珍笑道:“大元宝,你店里可有什么比这莲花香囊更好的东西没有?那人人都戴的,我不稀罕,你且给我一个独一份儿的才好。”

    张珍便踌躇:“这……”

    不妨凌绝听在耳中,便又觉刺心,就只当不闻的,边喝茶边打量张珍店内的各色物事,正随意乱看,忽地见那柜台的檀香木架子上挂着几个香囊荷包,看绣工倒是有些平常,凌绝并不在意,只是随意看了两眼。

    不料张珍起身走了过来,竟拿了两个荷包回来,便对唐绍道:“绍哥哥,我这里并没有其他好东西,只这个是刚得的,也是最好的……不是我夸口,满京城内也只有我这里独一份儿。”

    唐绍原本只是随口说说,也是取笑凌绝的罢了,忽地见张珍如此郑重其事捧出了这两个香囊来,他倒有些惊讶了。

    因接过来细看,见上头的绣工虽不错,却未算是极上乘,略捧着一闻,倒也没什么气息,细察,才觉着有股清清苦苦的味道,却并不叫人难受,再细嗅两遭儿,心里倒反而有些受用。

    唐绍便笑道:“大元宝,你哪里弄来的这个?这并没有多少香气的,带着这个竟有何用?”

    张珍道:“近来蚊虫渐渐多了,挂着这个,蚊虫便不肯叮咬,这般的淡香,纵然是身怀有孕的女子也能佩戴,最是安心安神的。”

    唐绍本想教训张珍——香包顾名思义,自要香气扑鼻才好,忽然听他说了这些妙用,才不由侧目起来,道:“果然有这么神?你可不要骗我?”

    张珍笑道:“若是别人做的,我自然是不敢夸下这海口的,但这个是……”

    张珍说到这里,蓦地醒悟,倒是不好走漏了消息,便只咳嗽了声,道:“这是一位高人家里不传之秘……哥哥放心就是了!”

    唐绍只是挑眉带笑,拿着那两个香包翻来覆去,好奇地看。

    不料凌绝在柜子边上,因把张珍跟唐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便眉头一蹙,也摘了个香包下来,在鼻端略略一嗅,心中微微一震!

    忽地听唐绍道:“大元宝,既然这香包这般珍贵,是不是也跟百香阁似的,一两银子一个?”

    张珍笑道:“哪里就有那么贵价了,不过是一百钱一个罢了。”

    唐绍啧啧说道:“便宜便宜!既然如此,我要十个。”说着就要去摸银子。

    张珍忙按住他的手,拧眉道:“哥哥们第一次来,何况咱们又是素日的交情,万万不许跟我见外!别说是这个……就是我这里应有的东西,哥哥们但凡有看上眼的,不论是什么,只管拿走就是了!”

    唐绍见他这般,又笑又摇头道:“大元宝,你这样做生意,岂不是要亏本的?”

    张珍笑道:“能多交些跟哥哥们一样的好朋友,亏本又算什么?我自管心里高兴。”

    不料凌绝听了,便插嘴说道:“他唐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你很该要他十两银子一个,瞧他是不是也这般阔绰要十个的。”

    张珍见凌绝玩笑,知道他跟唐绍熟络才说此话,他倒是不便多嘴,于是只笑说:“哪里能呢。”

    唐绍白了凌绝一眼,然而见张珍这般爽快,也知道他的性子真挚,便不跟他推让,只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好兄弟,你真真是够义气,也罢,我不跟你客套就是。”

    张珍听了,这才满面堆欢。

    不妨凌绝徐步走了过来,手中也拿了一个香囊,对张珍道:“大元宝,我不似他一般贪心,只要一个就好了。”

    张珍道:“哥哥多拿几个无妨,何况好事成双。”当下不由分说又拿了一个来给凌绝。

    凌绝也不推辞,只是收了。

    张珍叫人又给唐绍包了,唐绍本来是想,——不管好歹且照顾照顾张珍的生意,如今见他白送,便只拿了五个。

    两个人又坐了会儿,才各自去了,张珍送了他们两个去了,又高高兴兴地回到店内,这会儿掌柜的便问道:“珍哥儿,这两位是哪家的公子爷?”

    张珍便把唐绍跟凌绝两人的身份自说了,掌柜的一时咋舌,小伙计也如梦初醒,各自掂掇说道:“怪不得我见生得是那样天人一般,不想竟是小凌驸马跟唐家的公子爷。”

    掌柜的忙又说道:“听说百香阁那香囊,起先就是因小凌驸马配着,故而众人都喜欢起来,我们的香囊,倘若也蒙他戴着,只怕迟早晚也扬名出去了。”说到这里,就拿眼睛看张珍。

    他们这些人,虽知道张珍素日交往了许多世家公子,却只是耳闻罢了,这还是第一次亲见真主儿来到,因觉着既然有这样的门路,他们正也愁这香囊销路一般,倘若加以利用,未尝不是个法子……

    张珍明白他的意思,因笑道:“我当他们两个是手足兄弟一般,又怎好相烦他们做那些事?不必再提了。”

    张珍这般吩咐了掌柜,掌柜自也打消念头,只是觉着张珍未免有些心实了,这样诚恳忠厚的人……行商却是大为吃亏的,因此掌柜虽然不说,暗地却是摇头。

    而张珍说罢了,便又看账目,心中自盘算着,要从账目上拿一部分钱出来,作为香囊的利银给怀真。——原来这是怀真第一次托张珍做一件事,起初又是那样兴头,张珍自不肯说如今的窘状,只打算好了,见了怀真只说卖的极好,再把这些银子给她过目,叫她安心高兴就是。

    且不说张珍暗中打定主意,只说凌绝跟唐绍两个离开店铺,沿着长街往前而行,唐绍便笑道:“大元宝这人,太过老实了,这铺子我看迟早晚的要亏本呢。”

    凌绝啐道:“把那乌鸦嘴省省,岂不闻人善人欺天不欺?大元宝为人良善温和,只怕自有机缘。”

    唐绍笑看他一眼,道:“既然你有此心,那就拜托你明日也把这香囊戴上,只要你逢人就夸……那些人见了,未尝不会起意,你便成了大元宝的财神爷也未可知。”

    凌绝又轻哼了声,道:“我纵有此心,只不过这并不是我一人之力能达到的。”

    唐绍问道:“如何不能?上回这莲花香囊不也是借了你的名儿?”

    凌绝扫了他一眼,无奈叹道:“跟你说也是白说,你……跟你们家那位比起来,委实还是青嫩了些。”

    唐绍起初不解这话,细细一想,隐约有些明白,当即皱眉道:“你是说……”

    凌绝却闭口不提,两个人走到十字路口,凌绝因要回府,便同唐绍分别了。

    却说凌绝回到府中,见奶母正领着凌霄在院中玩耍,凌霄一见他回来了,忙挥舞着小手儿便飞跑过来,因跑的太快,竟一个跟头栽在地上。

    凌绝心惊肉跳,上去把他扶起来,却喜是倒在松软的泥地上,并没有磕破了头脸手掌,只是衣裳上弄脏了些,凌霄也不曾哭,只是嘟着嘴,有些儿不高兴罢了。

    凌绝忙给他把灰拍去,此刻也不顾污脏了,——奶娘见他在,才也安心后退,不敢靠前。

    凌绝把凌霄抱起来,自进房去又洗了手脸,才又领他出来玩耍。

    因见他雪白的脸颊上一点红肿,竟是被蚊虫叮咬所致,凌绝心中一动,抬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张珍所送的香囊来,便对凌霄笑说:“宵儿上回送了香囊给我,如今二叔也把这个送给宵儿,宵儿看看可喜欢么?”

    凌霄正是爱玩儿的时候,见凌绝手中的香囊红红的,上面又绣着一只小雀儿,正振翅飞翔似的,看来十分精致好玩儿,凌霄便一把抓了过去,举在手里玩耍。

    凌绝见这香囊大,凌霄人儿小,怕他乱玩一阵儿便丢了,索性把香囊给他挂在脖子上,凌霄低头看看胸前的香囊,很觉有趣,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会子院中无人,两个人坐在屋檐底下,凌绝看着凌霄喜笑颜开的模样,心里倒也喜欢,只是看着香囊,未免触动心事,便把自己的那个也举起来看。

    不料凌霄瞧见了,便也抓住,因把两个比了比,却觉着自己的小雀儿更是可爱,便笑道:“宵儿的好。”

    凌绝忍不住也一笑,道:“宵儿的自是最好了。”

    凌霄倒在他的怀中,便不停看那小雀,凌绝垂眸望着他无邪的容颜,终究忍不住,便问道:“二叔喜欢宵儿,才给宵儿这雀儿的,宵儿却是为何给了二叔这个……”说着,便把莲花香囊给凌霄看。

    凌霄转头看了一眼,嘟囔说道:“二叔……喜欢……”

    凌绝听在耳中,心中一凛,却笑道:“二叔果然是喜欢的,宵儿真聪明,不过宵儿又是如何知道……二叔喜欢呢?”

    凌霄听他问的温和,面上又带笑,便眨了眨眼,说道:“宵儿看见的。”

    凌绝更是惊心,第一想到的,却是难道自己在何处漏了行迹……跟怀真有些什么举止给凌霄看见了?然而细细想想,自打凌霄懂事,他连怀真的面儿都难见到,何况是两人单独相处?

    凌绝敛了心神,复问道:“宵儿好生厉害,却是自哪里看见的呢?”

    凌霄举着那香囊,对着太阳光看,却见万道金光被挡在那红色的香包儿背后,在香包儿周遭凝成一团圆圆地光环 ……

    凌霄皱眉看着,喃喃不清地说道:“是从爹爹的……那个圆圆的碗……碗里看见的。”

    凌绝深吸一口气,却想不通到底是凌景深的什么“圆圆的碗”,这话听来自然毫无道理,然而凌霄尚不懂事,认得的东西能叫出名儿来的更是少之又少,也只认得一些日常惯用之物罢了,倘若把别的什么东西也认作是“碗”,倒也是有的。

    凌绝便试探着问道:“那如今,那个碗在什么地方呢?”

    凌霄放下香囊,呆呆看了凌绝一会儿,道:“不见了,宵儿不知道……”

    凌绝见他眼睛有些发红,生怕他又哭起来,便忙不问了,只笑说:“好罢,以后若再见到,宵儿就告诉二叔好么?只要宵儿答应二叔,二叔就陪你玩。”

    凌霄听了这话,才又慢慢露出笑容,用力点头说道:“好!”

    凌绝见他这般乖巧,便将他抱起来,小心地拥着肋下,便抱着他慢慢转了一圈儿,凌霄身子腾空,如飞一般,便大笑起来,胸前的香囊也跟着旋飞起来,满院都是小孩儿清脆欢喜的笑声。

    且不说凌绝把香囊松了一个给凌霄挂着,只说唐绍得了香囊后,想到夜间还要当值,便自进宫去。

    他一路往侍卫房去之时,就看见宫内御制间的太监头领冯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迎面而来,远远儿地见了他,便面露笑容。

    因唐绍为人机灵,性格风趣,品貌俱佳,出身又极好,因此在宫内自是厮混的如鱼得水,这些太监们都极爱他。

    冯公公见了他,不免停下步子笑说了一番,才要离去之时,唐绍忽地叫住他,道:“差点忘了,有一样好东西给公公。”

    冯公公一惊之下,喜不自禁,笑道:“绍哥儿,这哪里敢当,怎么能要你的东西?你竟也有心惦记着。”

    唐绍笑道:“也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只不过我一位好兄弟的香料铺子里,才进了一种异域的奇香,据说戴了便不被蚊虫叮咬,前儿我听公公说那御制间的蚊子厉害,因想着给你要了一个。”

    冯公公一听,先不论那“奇香”的真假,只唐绍这份儿心意就够他动容的了,因道:“绍哥儿你真真儿的……叫咱家说什么好?咱家不过是随口抱怨的一句话,别人听了也就罢了,独独你记在心上。”

    唐绍笑道:“只要您别嫌弃就是了。”说着从怀中掏出那香囊,便双手奉上。

    冯公公忙接过来,他们在宫内当差,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只扫一眼,就知道这香囊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上品,然而这物自然是“轻”的,最难能可贵的自然是这份“人情”,因这份心意人情,这物自然也身价百倍了,冯公公便仔仔细细收了那香囊,叹道:“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又同唐绍说了两句,才自带着小太监们去了。

    复过月余,天儿更热了几分,夏日悠长,高树之上,蝉声噪唱不休。

    这日,怀真正在府内,自苦苦思忖该如何才能将这香包儿的生意做好,一直想了不下百种法子……却都不得行。

    怀真劳神之余,不由感慨:原来这“行商”之事,竟是如斯不易,先前只听人说商贾低贱,未免有个轻视之意,如今自己想要在此中钻营,才知要做一名合格的商贾,却也是极难的,先前所知所觉,毕竟是肤浅轻狂……怪不得陆放翁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怀真正捧腮胡思乱想,忽地外头说张珍来了。

    怀真因自觉此事弄坏了,竟把张珍也连累了,倒是有些羞见他,可毕竟又不能避而不见,于是只好打点精神,讪讪出来。

    谁知才转出厅,就见张珍兴冲冲地快步进门,一眼看见她,竟拔腿跑上前,猛地把怀真抱住,只顾连声笑道:“妹妹!成了,成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萌物们,感谢~(づ ̄3 ̄)づ╭?~你们都是萌真铺子的股东~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23:48:09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23:49:52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08:13:07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08:57:1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11:40:21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11:40:30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11:40:36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11:44:52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6 21:14:59

    mating2009122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05:36:25

    么么哒~萌真终于要赚钱了~从此成为人生赢家,当上CEO,迎娶高富帅……把糖酥包养起来!↖(^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5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