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5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听了应兰风这句,略觉意外。

    这许多日过去了,小唐本以为此事便作罢了,却想不到,竟有如此转机,当下只含笑答应罢了。

    顷刻醒酒汤来到,应兰风因吃了一碗,酒力略消,便又起身出外应酬宾客。

    小唐因惦记应兰风要留宿的话,见外头宾客少了好些,他便抽空入内,想同怀真商议。

    索性也不叫人传话,拦了一个丫头,打听得怀真在东院跟赵烨说话,他自己便熟门熟路地往东院而来。

    应公府的人都也知道他是新姑爷,且又上下敬爱的,因此无人阻拦。小唐一路来到东院,见门外并无丫鬟,他便咳嗽了声,才迈步入内。

    正一脚进门,便听得怀真的屋里有些动静,小唐因笑道:“是我呢,如何门口连个丫头也没有?”

    小唐一边儿说着,边掀起帘子,才要入内,谁知一抬头的功夫,却见是个陌生的少女站在跟前儿……瞧着有几分眼熟。

    小唐一怔,立即把帘子放下,抽身后退,敛容皱眉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怀真房中?”话一出口,心中却早已反应过来:这必然就是应兰风所收的那两个王家义女之一了。

    果然,便见眼前帘子一搭,那少女已经走了出来,向着小唐行了个礼,垂头说道:“小女王浣溪,见过唐侍郎。”

    小唐见果然是她,便只垂眸问道:“可知唐三少奶奶何在?”

    王浣溪道:“姐姐方才相送世子爷去了。”

    小唐听了踏实,便不再说话,一点头,转身自往外而行。

    谁知还未出门,就见一个丫鬟匆匆忙忙回来,见了小唐,慌忙住脚,行礼道:“奴婢见过唐大人。”

    小唐又问道:“可见过你们姑娘?”

    丫鬟道:“姑娘在席上陪着二奶奶跟众人,叫我回来跟浣溪小姐说声儿,她一时不会回来,待抽空再跟小姐说话。” 原来因今日来的客人多,府内人手不够,这东院便只留下一个丫鬟,其他的都派出去伺候宾客了,这丫头方才便是去给怀真传信儿的。

    小唐一点头,拔腿便去了,那丫鬟自去禀明王浣溪不提。

    且不说小唐着急寻怀真,只说怀真送了赵烨出去,忽听闻李贤淑被应老太君传问之事,便来至厅间,查看端地。

    李贤淑见她问起此事,便一笑说道:“不妨,只是小事罢了,且当众说开了。”

    怀真见此刻是个空儿,便又问起先前所提三千两之情。

    李贤淑想了想,终究说道:“这些事儿,你爹本嘱咐我,不可跟你提起……你爹如今虽然身居高位,只是俸禄也不过几何,应公府看着偌大一家子,怎奈这府里原本坐吃山空的,如今也不过看着架子大是了,这些年自从我接手了,暗中行了许多节俭的法子,只不过也是所谓的治标不治本罢了,偏偏花钱的事儿倒是一宗接一宗的,这一次你哥哥的事儿,我跟你爹自然是务必要打理的妥妥当当,务必要万分体面才是……然而账面上的银子理了理,一时竟拿不出那许多来。”

    怀真自打经手唐府的日常账务等,才知道这其中的钱银用度,她虽然也隐隐知道应公府的账目杂乱,暗地有些担忧,但李贤淑素来好强,竟是一声也没有提起过,怀真也曾私下里问了两句,李贤淑也只说无碍。

    怀真闻听此言,便叹了口气。

    李贤淑道:“你别怪娘不跟你说实话,是你爹不愿意你知道这些的……只我们暗地想法儿便是,谁知道……姑爷不知打哪里听了风儿,不声不响地竟送了三千两银子来救急,我跟你爹自然是不能要,然而姑爷说,这银子是你有份儿得的,用在佩儿身上,也算是你的心意,你也必然高兴……因此我们才留了。”

    怀真点头道:“给是应当的,他既然送了,爹娘只管收下就是,横竖不是外人。只是这‘我也有份儿得’的话,我却不知道了。”怀真因寻思了会儿,忽地便想到前些日子那风靡一时的莲花香囊,然而只是心里猜测,却并未说出来。

    李贤淑点了点头,也不再跟怀真多说。

    若只是府内周旋不开,倒也怪不得别人,横竖都是一家子罢了,然而最让李贤淑动恼的,却是在应佩成亲前些天,伺候老太君的安品偷偷地同她透了个消息:原来老太君把她体己的一箱子金银器皿叫人送给长房去了。

    这几年,李贤淑自也看的清楚,应兰风虽然官儿越做越大,然而应老太君的心意,却始终都在应梅夫的身上,疼爱春晖自然更甚于疼爱应佩,因春晖过于挑剔,至此尚未成亲,偏是应佩先成亲了,只怕老太君心里不受用,才故意行这一招儿。

    然而老人家偏心儿子,别人也没有话说。李贤淑只暗中不忿便是,曾也跟应兰风说过分出去另寻地方住的话,只不过如今应兰风官至尚书,若此刻分家,叫人觉着像是翅膀硬了,故而才离开公府之意,倒仍是不太妥当,何况就算出去别住,倘若应佩今日成亲之举,周旋钱银,也自另有一番难处,除非不是这般大操大办而已。

    怀真听李贤淑说了一回,只得安抚,李贤淑却又笑道:“你很不必为娘担心,先前少了银子,你跟毅儿便送了来,方才娘被老太君斥责,却是浣纱那孩子替我挡了,我瞧那孩子的干练聪明,是个难得的,有她在跟前儿,你也放心罢了。”

    怀真先前也隐约听闻,见李贤淑夸赞王浣纱,就也笑说:“果然爹这个义女认的值呢。”

    李贤淑点头道:“当初你爹认了义女,其实我心里是不大喜欢的……毕竟这认了罢了,竟还要给她们寻两个合适的佳婿,到时候行事,又是两宗开支了,又不能格外俭省,不然叫人觉着是薄待了她们,因此我一向头疼着呢,然而今日看这丫头这般相待,倒是果然要给她们好生地打点打点了。”

    怀真闻言,也觉着有几分忧愁,道:“偏又没有什么生钱的法儿,只怕又要为难娘了。”

    李贤淑却不愿意怀真替自己担忧,当即打起精神来,反而笑说道:“不打紧,娘会想法子……横竖是不会活生生给难死的,人这一辈子,总要千方百计地过活罢了。”

    怀真见她这般,才也笑道:“娘真是……说的也是,在泰州那般苦的日子也是过来了,多亏了娘。”怀真说着,触动心绪,便靠在李贤淑肩头,百般依赖,不肯离开。

    李贤淑拍拍她的手臂,忽地又想到一事,便说:“今儿晚上可别回府了,就在家里住一夜可好?”

    怀真便道:“我自然是乐意的,只不过要问过唐叔叔……”说到这里,又有些担忧敏丽。

    李贤淑道:“不打紧,你们去商议罢了。”说着,便又给怀真把鬓发抿了抿,道:“好孩子,娘先去忙了,晚上咱们再说话。”

    怀真知道外头缺不了她,只得放开李贤淑的手臂,又让她去了。

    李贤淑去后,怀真自起身,才要出门,却见应玉抱了狗娃来到,因问说:“晚上你可要留下来么?我方才跟土娃商议过了,要留在府内住下,明儿再家去。”

    怀真道:“我正也要跟……三郎商议。”

    应玉“噗嗤”一笑,道:“怎么不说是你的‘唐叔叔’了?”

    怀真啐道:“都是当娘的人了,这口没遮拦的如何是好,将来只怕教坏了小狗娃儿。”横了应玉一眼,便出门去叫丫鬟寻小唐来。

    他们两个你寻我,我找你……竟是两下里错开了,半晌好歹地才碰了面,怀真便拉了小唐进房内,因悄声埋怨道:“跑到哪里去了,找了你半日,吓得我以为你又喝醉了。”

    小唐说道:“可知我也正在找你呢?先前去东院,你竟不在,偏岳父的那个义女在。”

    怀真道:“是……浣溪妹妹?是了,我听丫鬟说她去找我说话儿,因我没空儿,就叫人回去传信了。”

    小唐点头道:“我走的时候正也遇见那传信的丫头……是了,你找我是为什么?”

    怀真便把留宿的话同小唐说了,又问:“住下可使得?我倒是担心家里,敏丽姐姐一个人在家。”

    小唐道:“不妨事,先前母亲早一步回府了,只叫母亲陪着敏丽,不过是一晚上的光景。你且放心就是。”

    怀真听他安慰,才定了心,忽又记起那银子的事儿,因又问:“你哪里弄来的银子给爹娘?还说什么有我的份儿?”

    小唐见瞒不过,便把造那莲花香囊的买卖同怀真说了,一发把捐给户部的五千两也都说了,因道:“这三千两,是后来又进账的,我因觉着咱们家里用不着这些,索性就给你哥哥的亲事加上点罢了。”

    怀真听了这一通话,叹了几声,知道他先前不跟自己说此事,是怕她又多想罢了,自另有一番体贴之情。

    怀真抬眸看他,问道:“你怎么又知道公府里缺这银两呢?”

    小唐笑道:“岳父虽然身居高位,然而俸禄不过几何,这京城内似应公府一般的家族情形,我也略是知道的……几件大事折腾下来,便自有些难为的。”

    怀真便点头,笑看着小唐叹说:“唐叔叔真真儿的无所不能……敢问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你想不到猜不着的?”

    小唐见她含情带笑,便悄然说道:“我想不到的,便是娘子何其之美好,我猜不着的,便是娘子心底爱我几深。”

    怀真想不到自己一句打趣,竟引得他又说出这一句来……这般甜言蜜语,委实是闻所未闻,想也不能及的,难得他竟这般心平气和,泰然自若地说了出来。

    怀真顿时便红了脸,虽有三分羞,却更有无限之欢喜,便轻声啐道:“正经儿胡说……”

    小唐索性将她搂入怀中,在脸上亲了两下,怀真忙推开他,道:“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此刻房门半掩,外头人来人往,时不时有脚步声传来。

    小唐却仍是抱着她,到底厮磨了片刻,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出去了。”

    怀真点了点头,忽地道:“且慢,等会儿。”

    小唐因站住了,不知如何。

    怀真端详着他的脸,忍着笑,点头叹道:“你这般出去,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小唐不解,只挑了挑眉,怀真便掏出手帕子,轻轻地在他唇角腮边上揩拭了一番。

    原来今儿怀真因着诰命大妆,面上自也上了胭脂口脂等,小唐因不避忌,方才耳鬓厮磨的……竟蹭了些红在脸上。

    亏得怀真眼尖看见,便一一地给他擦拭干净,才又取笑道:“你瞧瞧这帕子上头,以后可还敢不敢了?只顾混闹,倘若我没看见,就这般出去了,岂不是被人笑死呢。”

    小唐笑道:“怕什么?我不怕他们笑死,倒是怕他们会眼红死呢!”

    怀真见他这般惫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似的,便笑着摇头道:“罢了罢了,礼部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你快离了我这眼前儿!”

    小唐哈哈一笑,见她“老气横秋”似的叹息摇头,他偏又靠前来,飞快地低下头去,到底在唇上又亲了一回。

    怀真躲闪不及,一时又是害怕被人看见,又是恼他胡作非为屡教不改的,然而心底却怦怦乱跳,仿佛有一万朵花儿都开了似的,隐隐地香气醺醺然,竟叫人也顾不上理会周遭了。

    如此,小唐许久才放开怀真,早已经把她唇上的胭脂膏子都吃得一干二净,却偏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道:“我唇上可还沾着有呢?”

    怀真双眸似要滴出水来,按捺着羞又看了一眼,小唐温声道:“若还有……娘子给我亲了去罢?”

    怀真闻言,按羞忍恼,嗔道:“你再瞎闹,我真的恼了。”

    小唐忽又低头,飞快地又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这才笑着转身往外。

    怀真一怔,却到底是顾惜他的体面,忙道:“你自己擦一擦……那嘴唇上、还有些儿……”

    小唐走到门口,回头笑看她一眼,明艳之中,却带着三分的促狭,轻声道:“谁叫你不肯替我亲的?偏不擦,定要让众人都看见……”

    怀真见他这般使坏,却竟不知他此话几分真假,若说办事牢靠沉稳,这人自然是最无可挑拣的,但若是脾气上来,那等任意妄为的情形,也自叫人急得冒火。

    怀真咬唇恨恨的功夫,小唐大笑一声,出门自去。

    如此入了夜,众人又吃了一席酒,出府的自也去了,应公府内的诸人便都一一安歇,独李贤淑仍支撑着,督促着底下诸人,到底把余下诸事都处置妥当。

    是夜,应兰风因吃多了几杯,便早早儿地睡下了。

    怀真跟李贤淑徐姥姥又说了半宿话,才自回房去睡,原来本朝的规矩,若是出嫁的女孩儿回娘家住,姑爷跟随的话,两人是不能同床的,因此小唐另有地方安歇。

    且说是夜,怀真自洗漱安歇,此刻却已过了子时。

    怀真坐在窗户旁边,捧腮看着外头一轮月色,听外头鼓噪声响也都渐渐消退,一刹万籁俱寂起来,略有几分寒凉之气。

    丫鬟笑荷进来催她安歇,怀真幽幽问道:“三爷这会儿睡了么?”

    笑荷跟夜雪对视一眼,夜雪忍着笑道:“大概早就睡了,要奴婢去看一眼么?”

    怀真道:“很不必,我不过随口问一句罢了。”说着便自安寝,笑荷跟夜雪给她放下帐子,便自去外间睡了。

    怀真因也应酬了整日,时候又是晚了,因此倒也极快便入了睡,只是虽然睡着,心思却极清醒似的,恍惚间,耳畔听到有孩子的笑声。

    怀真想道:“莫非是狗娃儿在笑?”一念动,便又想道:“不对,不是狗娃儿,这笑更响亮些。”

    一念之间,眼前忽地自黑夜翻做半日,怀真茫然四顾,忽地明白:“今夜我不是歇在公府内么,如何又回到唐府了?”忽地听那笑声自前头传来,怀真闻听,心中莫名竟觉一阵欢喜,却见一个孩童向着自己跑来,怀真看这孩子生得,似是凌霄,却又不是凌霄,然而心里却极喜欢,忙俯身将他抱起,只顾笑道:“宝宝,好宝宝!”

    作者有话要说: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21:15:29虎摸小重,不必每章都投雷啊,瞪~

    很惊喜的三更君吧,么么哒~

    关于王大小姐的归宿,大家都忘了一个人么,然而不会是小表舅~

    小表舅:我无端地松口气又叹口气……试问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唐叔叔的情话max,三更君自己都醉了~快来耳边说一百遍不许停!/(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5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