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4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眼见应佩的好日子将近,这行礼的前一日,怀真便乘车前往应公府。

    此刻府内处处张灯结彩,热闹过人,见是姑娘回来了,忙入内相报,李贤淑等不及,早先迎出来接着。

    母女两人相见,自然是格外有一番喜欢之意,李贤淑道:“早就盼着你,可算是回来了。如何,姑爷没一块儿?”

    怀真道:“他部里仍是忙,不得闲,娘别理他……横竖明儿是必到的。”

    李贤淑笑道:“我也不过是一问,知道他事情多,哪里就得空来了,不过是跟盼你一般的,竟也想盼着姑爷呢。”

    怀真挽着李贤淑的手,便趁机撒娇道:“娘别只顾着喜欢,改日再只偏心他,不疼亲闺女了。”

    李贤淑任凭她靠在肩上,心中受用,道:“我偏心他做什么?还不是因为我闺女喜欢他,娘也才跟着爱屋及乌的?”说着,便伸出手指来,在怀真额上轻轻地戳了一下。

    既然回了府,先自然是要去见老太君的。

    眼见大房将要到了,李贤淑却越发敛了笑,怀真瞧出端倪,便问道:“这两日府里可还安生?”

    李贤淑见问,便笑道:“有什么?自然是好的。”

    怀真却看出母亲似有心事,还要再问,李贤淑却握着手,悄悄地说道:“只是你何必又叫姑爷送三千银子过来,可知你爹跟我都吓了一跳……”

    怀真脚步一顿,惊疑看向李贤淑,李贤淑一看这情形,便明白她是不知情的,因也止步问:“你果然不知道?”

    怀真蹙眉问道:“他从未跟我提起过,因何要送银子?”

    李贤淑闻言,又笑又叹,因见来往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她便摇头说道:“罢了,等你见过了老太君,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怀真只得应了声,李贤淑又道:“那王家的两个姊妹多半也在,她们倒是颇为讨老太君欢心的,正好儿你也见见。”

    老太君房外的丫鬟们见了,忙往内报,李贤淑便陪着怀真入内,进了里屋,果然见里头仍是满满地坐了一堆人,见了怀真来到,竟多半都站了起来相迎。

    只因怀真嫁了小唐,论起品级身份来,此刻在场的,竟极少有比她更高的,是以众人都不敢怠慢,除了应老太君而下,几乎都起身恭候,等着见礼。

    怀真同众人一一见过,来至跟前,给老太君行了礼,老太君已经一叠声地笑道:“好好,众人正也说着你呢,可巧你就回来了,过来让祖奶奶仔细看看。”

    怀真上前,老太君打量了会儿,不免又夸赞了几句,道:“养的更水灵了些,比先前在家里更好了。”在场的女眷们便也纷纷地附和,顿时一片称颂之声。

    顷刻,便有几个族内的姊妹们过来给怀真见礼,怀真也自起身,只在末了后,却见两个面生的女子上前,瞧着一个十七八岁,生得花容月貌,气质娴静端庄,一个十四五岁,似娇花初绽,隐隐地透着一股灵秀之气。

    两个人向前行礼,一个口称“妹妹”,一个行礼道“姐姐”。

    怀真便知道是那王家的姊妹了,便也含笑同她们见过,也以姐姐妹妹相称。

    怀真略坐片刻,因惦记着徐姥姥等也都在府内,再加她很不喜欢这般虚情假意看似亲热的场面,因此只又坐了一刻钟,便借故起身告退了。

    应老太君反忙不迭地叫她回去歇息,又对众人说道:“这孩子打小儿的身子就弱,近来倒是好了很多,只仍不可叫她过于劳累了。”

    怀真去后不久,王浣纱对王浣溪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也借故退出。

    却说怀真自回到后院,果然见徐姥姥正跟李舅妈一块儿,正同些丫鬟收拾那些彩纸、喜贴儿、喜饽饽等一应小物件,丫鬟一报怀真回来,众人都停了手,徐姥姥李舅妈便忙往外迎接。

    说话间,怀真已忙不迭地跑到里头,便也不行礼,张手就把徐姥姥抱住了。

    徐姥姥笑的眼睛都眯起来,道:“好真哥儿,还是先前似的呢,一点儿没变。”便轻轻抚过怀真的发端,又将她抱入怀中。

    怀真钻在徐姥姥怀里,着实亲昵了会儿,才撒开手,又向着李舅妈行礼。

    众人这才又坐了,徐姥姥问:“可见过老太君了?”

    怀真道:“方才已经去过了,姥姥因何没在那里?”

    徐姥姥笑道:“咱们乡野人,上不得那正经台盘,何况我见这底下琐碎事儿也是不少,就跟他们一块儿打理打理倒好。”

    怀真挨在旁边坐着,说道:“我却也知道,姥姥跟他们说不到一块儿去的,只是这些日子我不得空去幽县,您老人家如何也不去唐府?叫我好想。”

    徐姥姥复眯着眼睛笑说道:“你又说唐府,姥姥这早晚儿还觉得如在梦中呢,先前只是听人传说唐家如何如何了得,却是做梦也想不到,我的宝贝外孙女竟也嫁到那里去了。”说话间,便又张手将怀真抱住,笑了一阵。

    怀真便趁机说:“既如此,改日您便过去住上两天倒好,我们府内清净,太太整天巴不得有个能说话的老人家陪着呢,见了姥姥,必然喜欢。”

    徐姥姥道:“只怕太太嫌弃我们。”

    怀真笑道:“太太才不是那等浅薄的人呢,姥姥只管放心。”因此便跟徐姥姥约定了,就在应佩成亲后,便过去唐府里住上几日。

    因说了会儿,就听见外头有人跳了进来,——怀真定睛一看,却见是个半大小子,脸容跟李霍差不许多,怀真惊喜交加,唤道:“阿准!”

    这进来的果然便是李霍的弟弟李准,一看怀真叫他,便也喜欢起来,忙跑到跟前儿笑着请安:“表姐大安了!”

    怀真打量着他,却见比上回在幽县相见的时候,又长高了一个头,怀真啧啧称奇,便对徐姥姥道:“阿准长的这样快,我看他将来比表哥还要高大了。”

    李准闻言有些害羞,便挠头笑道:“我天天练习,爹又请了个棍棒教习教导我,虽然比不上哥哥,估摸着总也有哥哥的一半儿了。”

    怀真见他虽然勤学,却无骄奢之气,着实可爱,便笑看着他,点头说道:“上回见了,还只顾拖着棍棒四处疯跑玩耍了,今儿已经这般知礼了,将来必然也有一番大作为。”李准红了脸。

    正热闹说了会儿,忽地见王家姐妹来到,怀真才敛了笑,起身相迎。

    王浣纱见她站了起来,忙上前拦住,便柔声道:“少奶奶别这般,让我们无地自容了。”

    怀真笑着打量她,道:“何必如此,以后都是一家人罢了。”

    浣纱也望着怀真,却是满眼地感激喜欢之色,又道:“虽然承蒙应大人不弃,但我们何尝不是谨记自个儿身份的,有道是受人恩果千年记,只不知该如何才能报答罢了。”

    徐姥姥在旁见了,笑说:“这孩子倒是很多礼,只是姑爷行这好事,也是他自己的功德,你这孩子有此心,却也是你的本分,你们都很好。”

    当下众人才又坐了,说了几句话,怀真察言观色,却见浣纱言语安静,举止娴雅,果然是个难得的,浣溪并不多话,但偶尔发声,却每每有些出人意料之语,眼神中透出几分灵动,颇为惹人喜爱,怪不得应兰风会收她们为义女。

    如此,便至黄昏,应佩因听闻怀真回来了,在外头应酬完毕,早一阵风似的赶回东院来。

    兄妹两人相见,更是喜不自禁,因握着手,在桌边儿上坐了,彼此又问询了几句闲话。

    末了,怀真才问道:“我听说哥哥定的是这武威将军家的女孩儿后,着实的吃了一惊,哥哥可是真心中意的?”

    应佩见问,便笑着点头,道:“她来过府内一遭儿,无意中看见了,后来我去土娃家里,正好赶上她也在陪着玉儿……两下里见过几回,倒觉得不错。”

    怀真想不到他们竟有如此接触,因又笑问:“我先前在熙王府也是见过的,她果然跟玉儿说的很投契,两个叽叽咕咕,总是不肯停口似的,难得玉儿那样爱说,终究是遇到了个知音了。”

    应佩只是笑,怀真打量着他,却见他眉眼里透出些喜色来,并不似什么为难之类。

    怀真便又试探着问道:“这般说来,哥哥果然是喜欢的?我原先以为,哥哥喜欢的是那种举止高雅的高门淑女呢,这种爱说爱笑的脾气……”

    应佩听到这里,便点头说道:“妹妹说的很对,可知我喜欢的便是她这般?实不相瞒……”应佩说到这里,见左右无人,便对怀真低声说道:“不瞒妹妹,我心里觉着……她这个人的性子,倒是有些像是母亲的。”

    怀真大为意外,道:“像娘么?”

    应佩赧颜一笑,却又道:“我是这般觉着,透着些爽快利落……我因敬爱母亲,也从来都想自己能寻一房这般的贤良妻室,谁知竟遇见她,看她的举止性情,口快心直之意,倒是跟母亲有些相似的。”

    怀真又听了这句,才忍不住笑了数声,也叹道:“我竟然想不到,你是因此看上她的,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应佩笑道:“我知道妹妹是担心我是不是委屈了……实在不曾,虽说她的容貌不算上上,但娶妻应娶贤,只盼她有母亲一半儿贤良,我就心满意足了……”

    怀真连连点头,同应佩对视片刻,心中自是感慨良多。

    次日便是正日,应公府门前,车水马龙,什么皇亲贵戚,满朝文武,纷至沓来,将整条街都阻塞了,府内更是高朋满座,胜友如云,盛况无双。

    只因应兰风此刻,早就非当年那个才进京城,青头涩角,满身寒酸,四顾无路的贫贱官吏,他的出身又不是那等只仗着祖宗荫庇便一步登天的,乃是踏踏实实,凭着政绩一步步身居高位,这一点从来都是很为文武同僚们赞许的。更何况,观其言察其行,又见他素来行事不是那等张扬无度的,反而一派的谦和自谨,叫人无可挑剔。

    再加上近来他又做了的两件事,一是当街处置了行凶的恶奴,丝毫不肯包庇凶顽,其磊落光明,不仅是官员们称道,连百姓中也多有嘉许。第二,则自然是救了王克洵的子女们,且又收为义女,其宽厚仁和,无法不叫人动容。

    至于如今他身在高位、又是唐毅岳父这两点,倒反而是其次了,只因有这许多的好名声,众人都甚是心爱,认得不认得的,纷纷前来恭贺祝好。

    是以这一日,真真儿地盛况空前。

    只是苦了李贤淑,尽心竭力地张罗,忙得无法□□,只在怀真来的时候才得空跟她寒暄了一会子……怀真心中因记挂着李贤淑所说——小唐给了三千两银子的事儿,很想再问一问,谁知李贤淑竟总是不得闲。

    这两年李贤淑在应公府,也算是里外操持,身边自有如意帮手,另外也有几个心腹的使唤娘子,自来也经过些大场面,因此这一遭儿自然也体面得过。

    只是毕竟今儿来的人实在太多,应公府里原本的人手竟有些不够用了,怀真又因不在府内,不懂诸事,幸亏徐姥姥跟李舅妈因来了几日,略熟悉些,因此竟帮着操持,有些琐碎细微之处,都能帮着料理了。

    除此之外,那王浣纱竟也帮得上不少,怀真就见过两遭儿,有那底下的人来回事,找不到李贤淑,王浣纱便出门,竟是淡淡定定,吩咐的清清楚楚,且又不失分寸,怀真从旁睹其言行,心中便生了几分赞许之意。

    却说这一日,除了跟应兰风结交的朝中官员京内权贵们,李贤淑的三位姊妹也自来到,因李贤淑甚忙,便是王浣纱接了,妥妥当当地安置了,怀真少不得陪着说了几句话。

    不多时,门上来报,说是张爷到了,怀真便起身出外,果然见是张珍来了——别的人来府内,自是不便入内,然而张珍跟怀真自小的情谊,自然跟别人不同。

    怀真便请了他入内,两个人欢天喜地的,又尽情地说了会儿话,因问起容兰来,张珍笑道:“她因为有了身孕,自然不便来,叫我代为告罪,她心里也想念着妹妹,只等改日再见罢了。”

    怀真见张珍比原先更加高大了些,体态也微胖,更是精神很好,可见跟容兰两个夫妻和美。

    怀真便笑说:“不着急,改日我得了空,还要亲去你们府上探望姐姐呢。”

    说话间,应玉李霍两口子却也来到,自然还抱着小狗娃儿的,恰好张珍也在,顿时跟怀真一块儿迎了出去,这几个人一番相见,其热闹欢喜之态,更是难以尽述。

    李霍进内又给徐姥姥跟李舅妈见了礼,不便逗留,便同张珍又一块儿出去了,应玉抱着小狗娃,便同怀真又回到座上。

    应玉便说道:“怎么这些日子,你也不去我们家?可知我天天盼着?土娃也是想你想的不成。”

    怀真便把家里敏丽之事说了,道:“这会子我不便四处走动,还好敏丽姐姐如今渐渐好了,过两日闲散了,我自是要去的。”

    应玉点头道:“我只听闻是有了遗腹子……原来竟还是这般遭难的,你多照料些倒也是好。”说了两句,应玉又笑说:“你快看看狗娃儿,瞧他是不是比先前好看了?”

    怀真噗嗤一笑,低头打量了一会儿,果然见小孩儿眉眼有些长开,脸也有些白净起来,不似先前一样皱巴巴黑黢黢的了。

    怀真便掩口笑说:“人家说女大十八变,怎么这小狗娃儿一岁不到,就变得这样好看了?先前你们给他起这个乳名,我又见他生得黑,还以为果然就是个小黑狗儿样了呢。”

    应玉啐了声,拿肩膀轻轻撞了她一下,道:“你懂什么?孩子生下来便是那个怪丑的模样儿,不信……改日你也生一个,你且好生瞧一瞧,难道生下来就跟你或者唐三爷一样好看了?”

    怀真微微脸热,便不做声了。

    应玉见左右无人留意,便问道:“你们家三爷呢?可早来了不曾?”

    怀真道:“今儿是哥哥的好日子,他自然是早来了,如今跟爹在外头照应着呢。”

    只因小唐也知道今儿的人客必然是多,应兰风只怕周旋不过来,因此他也是一早儿就也来到,只跟怀真见了一见,便出去帮衬了。

    怀真跟应玉又说片刻,此刻外头的来客越发多了,又有熙王妃来到,众人忙都轰动接了,怀真便拉了一把应玉,两个人才去了席上。

    鞭炮声响,迎了新娘子来到,行礼完毕,里外众人便都入了席。

    众人吃了会儿酒,在外间,新郎官儿应佩便又来挨桌相敬,顿时又是一番闹腾。

    因是自个儿的好日子,应佩心恰意美,早禁不住吃的脸红耳热,只因李贤淑早就吩咐过,不可叫他醉了,当下唐绍春晖李霍等便忙替他挡了。

    这些人里,只有凌绝不能吃酒,便只在旁随着笑看,正看得得趣儿,忽地有个丫鬟来到,对凌绝说:“凌少奶奶叫大人呢。”

    凌绝闻言,便才出来,到了门上,果然见林**抱着凌霄站着等。凌绝上前问道:“嫂子叫我何事?”

    林**道:“这孩子安静不多时,眼见又要缠磨人了,我看怀真正忙,哪里分神又来哄他呢?只怕你哥哥这会子也分不开身……只有你不吃酒,他又听你的话,索性你就先带了他去。”

    凌绝笑说:“使得,嫂子把霄儿给我罢了。”当下伸手把凌霄接过去。

    凌霄素来挑拣,不是什么人都能搂抱他的,此刻正也因为不能靠近怀真而恼怒着,见了凌绝,却才转忧为喜。

    当下凌绝抱了凌霄,便跟林**辞了。

    一路回到前厅,见应兰风陪着应佩,李霍唐绍几个簇拥着,仍在挨桌敬酒,正好儿敬到一桌儿同辈人席上,里头也有几个李霍相熟的军官,众人便大声哄闹,声势惊人。

    凌绝便对凌霄道:“霄儿看,可热闹么?”

    凌霄瞪着眼睛看了会儿,却淡淡地,并不是个高兴的模样,凌绝倒也不以为然,心想:“他们闹腾的厉害,若是霄儿不喜欢,不知怎么哭起来就不妙了。”又扫一眼厅中,却果然见景深正在跟几个官员推杯换盏。

    凌绝当下抱着凌霄退了出来,在廊下略站了会子,指着那些盛开的花朵草木给凌霄看,一路且走且看,不知不觉竟到了应兰风的书房外间。

    凌绝因常来应公府,每次来此,都是在书房内跟应兰风相见,因此自然是不陌生的,此刻廊下虽有小厮在,见了他,都含笑行礼,把他当作自己人一般。

    凌绝便抱着凌霄,在门口站了站,不料凌霄喃喃地,回头看着书房,歪着小小身子,竟是想往里头挣动。

    凌绝见状,不由笑道:“霄儿怎么了?想到恩师书房里玩耍么?这可不是能自在玩耍的去处,霄儿乖,跟着二叔在外头就好了。”

    凌霄听了这话,便皱起小小地眉心,口中兀自呀呀地不知说着什么,小胖手比划了比划,竟指着那书房,显然仍是想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muamua~~~(╯3╰)

    cksd52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4 23:37:40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1:17:00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1:17:04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4:29:28

    梦想中的世外桃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8:14:3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8:29:54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08:31:42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5 12:18:59

    给你们讲个恐怖故事:昨晚上电闪雷鸣中,作者君前脚才发了二更,下一分钟便立刻打不开网页了,夜灯闪烁了好久,然后世界便陷入一片黑暗~对着本子伙呆了好久,这个时机掐的真的是……(擦汗

    一更君奉上~

    宵宝宝:我要进去玩

    小绝:进去要买门票,二叔没钱

    宵宝宝:你当是去游乐场咩还要门票?

    小绝:不是游乐场你这么起劲做啥?

    宵宝宝:这个人好傻……宝宝不跟你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4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