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WwW.lwxs520.Com第240章乐文小说网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两个人有了三问之约,这卧房内本是盈盈脉脉,十分欢喜情深的时候,怀真却忽然色变。

    小唐正觉惊疑,才要问她,便见她抱头,口中竟嚷道:“不、不要!”

    小唐甚惊,忙道:“怎么了?”便去捉她双手,不料怀真竭力挣了两下,竟一味地拼命往后躲闪,仿佛不认得他了似的。

    小唐一惊非常,当下便不顾一切,将怀真抱了回来,低低地柔声忙唤她的名儿。

    如此叫了数回,怀真才缓缓消停,却仍是垂着头不敢看他,小唐又温温存存、竭力安抚了几句,半晌,怀真才迟迟疑疑地抬起头来,眼中却仍满是惊惧地望着他。

    小唐又惊又忧,仔细看她的眸子,又柔声道:“怀真怎么了?好端端地忽然怕什么?”

    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温柔,怀真呆呆地望了他半晌,眼中的惧意才慢慢退却,怔怔唤道:“唐、唐叔叔?”

    小唐忙点了点头,心中暗惊,面上却依旧温和,只眼底压着些忧虑之色,轻声问道:“方才……却是如何?”

    怀真看他几眼,眼圈微有些泛红,道:“我……我不知道。”她抬手揉了揉额头,眉头微蹙,也是满怀疑惑。

    小唐将她轻轻揽入怀中,半晌一笑,道:“可是看见什么不好的了?还是看见别的谁了?”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心头微微一痛,竟不敢想,更不敢再问一字。

    怀真无端窒息,顷刻,才迟疑着说道:“我……不是什么别的人……像是、唐……唐叔叔……”怀真说着,声音渐渐低微,说到一个“唐”字的时候,回想方才自己所见那人,虽是小唐,可却算不上是她的“唐叔叔”,若确凿地说起来,只怕……是“唐毅”,——唐大人。

    那个在她而言,还算是陌生疏离、地位尊崇的权臣。

    周身一阵阵地冷,虽然不知这莫名所见所感、到底从何而来,却叫怀真的心怦然跳乱。

    小唐紧紧握着她的手,察觉小手微凉,丝丝发抖,知她心中惊怕,便忙又安抚几句。

    片刻,怀真方平静下来,看着小唐双眸仍似有担忧之意,怀真便笑笑,有些赧颜说道:“近来我并不曾乱想别的,倒不知是怎么了,你别担心。”

    小唐问道:“莫不是又劳累着了?”

    怀真摇头道:“府里也没别的事,哪里就累着了?”因方才无端失态,竟觉得有些内疚,便垂眸对小唐道:“本来说的好好的,却是我坏了兴致了,对不住……”

    小唐不由笑道:“都是夫妻了,竟还说这话?可知……我只求你无事便谢天谢地?”

    怀真闻言,便靠在小唐胸口,不再言语。

    小唐见她精神未定,眼神几变,终于归于平静,只在她额上又亲了两下,却也不曾再提先前的事儿了。

    是夜,两人便安歇了,怀真被小唐抱着,不敢乱动,然而心中无限翻覆,只不能说。

    ——原来跟小唐对视那一刻,她所见所感所闻,那种种情形,却像极了先前梦见前世时候,然而令她百思不解的是,前世……她自忖并不曾跟小唐有过如许相处的时候,这所感所觉,又是从何而来?

    因想不通,才格外地心中不安罢了。

    又过几日,小唐人在礼部,忽闻门上报说,那詹民国的骋荣公主来见。

    小唐听说是她,不由想起上回街头偶遇,却不知她此刻前来是为何事,心念转动,便命人请。

    不多时,骋荣公主入内,两下见礼过后,骋荣公主凝视小唐,含笑说道:“请恕我这一次冒昧来见唐侍郎,先前本也欲来拜访,只因怕多有不便,因此前日才去了府上,想必唐侍郎已经知道此事?”

    小唐道:“内子已经同我说过了。”

    骋荣公主道:“少奶奶丽质天生,令人一见心折。先前虽闻其名,却并不敢信,前日一见,才信世间果然有这般出色的女子,堪为唐侍郎的良配。”

    小唐微微挑眉,有些惊诧于骋荣公主的中国话说的极好,这倒也罢了,竟是这般文绉绉地十分动听,怪道唐夫人曾夸她会说话。

    因见骋荣公主竭力夸奖怀真,小唐略欠身垂眸,唇边含笑道:“我代内子多谢公主赞缪。”

    骋荣看着他一举一动,着实地翩翩风姿,超凡脱俗,如宝似玉般人物,骋荣笑道:“我们詹民国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自然有什么便说什么,唐侍郎不必客气。其实……这番我亲来礼部见您,的确是有件事的。”

    小唐道:“不知何事?”

    骋荣含笑点头,道:“便是为了莽古之事,特来向唐侍郎致歉,上回若不是唐侍郎手下留情,只怕莽古不会轻易无碍。”

    小唐闻言,又是淡淡一笑,道:“王子好胜心切,我见他每每纠缠,才一时同他切磋切磋罢了,乃是双方自愿,何况事情早已过去,公主不必再提。”

    骋荣见他一派云淡风轻气质,笑道:“怪道少奶奶说唐侍郎是心胸宽广之人,果然心底无有偏狭。我也知道莽古的性子太愚鲁了,倘若不给他一点苦头尝尝,只怕他总是不肯醒悟。”

    小唐便不言语,只是淡笑。

    骋荣说到这里,便踌躇道:“说来,我来到舜甚久,也见过不少杰出人物,只有一件事……说出来,不知会不会冒犯大人。”

    小唐只问何事,骋荣说道:“唐侍郎大概也知道我的出身,我之所以会说中国话,是因为我的生母是舜人,这一次新帝遣人来舜,本来我不在其中,是我自个儿要求来的。”

    小唐略一点头,道:“公主要说的事跟此相关?”

    骋荣道:“不错,我的生母从小跟我说起舜的风土人情,跟詹民国种种不同之处,她盛赞舜乃是礼仪之邦,地广人多,风物繁茂,豪杰佳人,不可胜数,因此我一直对舜有些向往之意,自小便盼着来舜一见,自从来到京城,果然见天/朝上邦,其人物衣冠,谈吐见识,处处皆远胜詹民国……”

    小唐见她滔滔不绝,口灿莲花似的,仍是一笑,心中却不知骋荣说这些到底何意。

    却听骋荣道:“只不过,有一点却叫我不明白。”

    小唐问道:“公主请讲。”

    骋荣目视小唐,双眸中竟透出几分端然,说道:“大概唐大人也知道——我们詹民国,在街上来往,处处可见贵族女子,来往无忌,或呼朋唤友,或骑马射箭,其潇洒自若,不输男子,先帝的母亲更是曾领袖群臣的一代奇女子,然而我在京城来往数次,休说是舜的贵族女眷,连稍微有些体面的女子都少见露面,倘若出行,更还有种种避忌之事,遮遮掩掩……更加不必提什么骑马射箭、涉足朝堂了。”

    小唐微微蹙眉,问道:“公主何意?”

    骋荣道:“我的意思,唐大人或许已经明白,以我所见,舜的女子,其实不乏灵秀聪慧之人,譬如那位堪称传奇的平靖夫人……只可惜平靖夫人后近百年,舜再没有第二位这样出色的女子了。多半的女子都被囚于宅院之中,有人甚至一辈子都无法踏出家宅的方寸之间。”

    小唐只觉得这话很有些“荒诞不羁”,然而细细一想,却只拧眉看着骋荣公主。

    骋荣笑道:“先前我因听闻了少奶奶有那调香之异能,故而才贸然前去拜访……果然是见面更胜闻名,只可惜少奶奶仿佛对我心中戒备,因此竟不得畅谈。”

    小唐凝眉道:“公主说了这许多,不知究竟何意?”

    骋荣点头道:“当初破我詹民的李霍将军,是少奶奶的表亲,骋荣听闻,李将军之所以能越过那堪称天然屏障的毒虫之地,也是多亏了少奶奶所赠一样奇香,才能不被毒虫所害。而近来,兵部急命人往西南边陲押送了一批新药,很得西南大将军之意……”

    小唐见她消息竟这样灵通,不由皱眉。

    骋荣继续说道:“其中缘故,唐大人自然最是清楚,我只是觉着,唐大人的确是举世难得的奇男子,然而少奶奶那样的人物,一生只在内宅之中周旋,只怕有些暴殄天物了。”

    小唐听到最后那一句,隐隐地有些怫然不悦,只他涵养极好,便只面色微冷罢了。

    骋荣端详着他的脸色,自知其意,便笑道:“骋荣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因我母亲也是中国女子,故而我才偶有所感,舜自然是大国上邦,只可惜……舜的女子,却是上邦之中最可怜的了,明明有才能却不得施展,明明可以见过更广阔的世界风光,却只能……”

    小唐忍无可忍,道:“公主太过了。”

    骋荣见他愠怒,便停了口,半晌笑道:“不错,是我造次了,毕竟国情不同,我自然不能以詹民国的风土人情来跟舜相比。骋荣向唐大人赔礼。”骋荣说着,便起身向着小唐行礼。

    小唐凝视她半晌,终于说道:“公主这些话,也算是惊世骇俗了,以后且不必再提。”

    骋荣点了点头,道:“大人好意相劝,我自知道。不过骋荣只是私心里想,倘若舜再多十个平靖夫人,或者再多十个如少奶奶一般心灵手巧之人……而天下之大,又何尝缺乏这些人呢?只是因生为女子,终究被所有的陈规滥矩束缚,不得出罢了。”

    小唐拧眉,沉沉看着骋荣,略冷笑说道:“我舜百年来,皆是如此,女主内而男主外……若为女子,自然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似公主所说,难道还要叫她们抛头露面不成?成何体统!”

    骋荣笑道:“如何平靖夫人便是一代传奇,人人称赞,并没有人责备她抛头露面呢?”

    小唐一怔,又恼又是哑然。

    骋荣却又低头,笑道:“自然了,百年才出一个平靖夫人,其他若有人敢出头露面,只怕在舜人看来,便如伤风败俗的异类一样,只怕是容不下的……”

    骋荣说到这里,忽地有几分唏嘘,又一笑道:“我知道唐大人见识高明,不是那等迂腐之人,才同你说了这些,若有逾矩,再请恕罪罢了。”

    小唐看了她一会儿,沉声道:“公主不是舜人,不知者不罪。”

    骋荣公主这才抬头一笑,道:“多谢唐大人,既然如此,骋荣不再相扰,便告退了。”

    小唐起身,拱手相送,骋荣公主看他一眼,迈步往外欲行,忽然止步,回头说道:“我知道中国往前,有一位制香大家,名唤徐铉,也是一位能臣,如何这样的人能名垂青史,似三少奶奶这般……明明是致胜之机,能救千万人性命的,却只是一介女流,籍籍无名?”

    小唐复又拧眉,忍不住抬手在胸口轻轻捂住。——原来骋荣说的徐铉,他自知道,此人曾官至散骑常侍,世称徐骑省,曾修《说文解字》一书,性喜香道,伴月香——正是他的首创,昔日怀真调出来,如今还在小唐怀中。

    骋荣见他不语,便一点头,道:“唐大人留步。”因粲然一笑,转身自出门去了。

    小唐默然抬眸,见她大步流星而去……并不似舜女一般“笑不露齿,行不动裙”……小唐自也知道詹民国民风彪悍,女子跟男人一般也能上战场,进朝堂,然而听骋荣当面说起来……到底是叫人难以接受。

    小唐回身之时,将怀真如骋荣这般在外行走的情形略一想,真真儿是不寒而栗,先前怀真没嫁过来,他兀自镇日不安呢,更加不必提别的了。

    只因骋荣这般举止奇异,小唐生疑,暗中又命人将骋荣的身世来历等详查了一番,原来骋荣的生母果然是舜人,也曾是西北那边世家大族里的小姐,只不过年少时候,因贪玩出外游逛,被陌生男子窥破,偶然有些拉扯……事情传扬出去,这小姐的名声便也坏了,竟无人敢娶,流言蜚语众口铄金之下,竟差点自尽……后来不知如何到了詹民国,却被先王看中,选为后宫……但虽然如此,却始终不被家族接纳,仍视作洪水猛兽一流。

    只怕骋荣知道她生母之事,心内耿耿于怀,故而对舜这种风俗有些不敢苟同罢了。

    小唐摇了摇头,且按下此事,回到室内,便命同文馆之人前来,问起通晓新罗国言语的馆士,答曰精晓新罗国语的有六人。

    这同文馆又叫四夷馆,馆员数百,都是些通晓临近几国言语、研其历史之人。小唐掂掇片刻,因道:“自打上回出使新罗,也已经过去十数年了,上次新罗国派人来朝,我见他们有些偷懒倦怠之意,你且督促着,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改日我若用到之时,但凡有不力者,我不轻饶。”主事忙应承了,便退了下去。

    新罗国原是舜的附属之国,国中上下,处处效仿中国的穿戴习俗等,且年年派朝臣来纳岁朝贡,新罗国内自也不是年年太平,也时常有政权更替,但不管是哪个王上位,都要向舜俯首称臣,也要舜的礼部派人前去册封,才能算是正统。

    上回新罗国派了使臣来,小唐也是接见了的,那使臣倒是也说的一口生硬的中国话,虽然有时候词不达意,但大略意思,却不会出差错。

    因交流便宜,自然便未用上同文馆的人,加上新罗太平无事,当时小唐也并没格外留意,近来因接到新罗内的密报,因此才又想起此事来,便特意叮嘱了一番。

    且说小唐料理了公务,正欲回府,却有人来报了一个消息:原来是肃王在牢狱之中自戕了。

    自从起事落败,肃王跟其一干党羽便被囚在天牢之中,也处决了许多底下之人,然而要如何处决肃王,成帝却迟迟未曾下令,然而如今肃王自戕,这个消息对小唐来说,却也并不觉得意外,既然犯下的是谋逆之罪,肃王迟早晚都是要人头落地了,他能撑了这许久,才是叫人诧异的。

    小唐把这消息按下,便出门回府,走到半路,忽地看见唐府的马车遥遥从前头的路口来了,小唐很是意外,急急打马赶上,那随车的小厮见是他,忙下马请安。

    小唐问道:“这是去哪里了?”

    那小厮行礼道:“是良妃娘娘传三奶奶进宫,才回来呢。”

    小唐一怔,忙翻身下马,又轻轻一跃,进了马车里头,入内果然见怀真靠着车壁坐着,脸色有些不大好似的,丫鬟们却都不在身边。

    早小唐在外问话之时,怀真就听见了,见他入内,却只是看了一眼,就又垂了眼皮。

    小唐挪到跟前,握着手笑问道:“进宫去了?”

    怀真“嗯”了声,越发垂了头。

    小唐见她神色有异,便也略俯首仔细打量她,只做无事似的,问道:“良妃娘娘召见你,说什么了呢?”

    怀真并不回答,小唐因一提到“进宫”,就如戳中心病一般,此刻见怀真如此,更有些不安,便仍笑道:“怎么了,如何不同我说话?”——待要把今儿见过骋荣公主的事儿说出来因她留意,忽然想到骋荣公主说的那些不经之谈,顿时又打住了。

    怀真仍是一声不响,小唐只得抬起她下颌,道:“到底是如何了?”

    怀真被他抬起脸来,无法抗拒,却看他一眼后,又淡淡地垂了双眸,小唐见她不回答,心里暗暗着急,便索性亲到唇上。

    怀真一颤,将他推开,忽地竟然问道:“我的那支金钗呢?”

    小唐闻言,通身一震,一瞬竟也没了话。

    怀真这才复又抬眸,凝视小唐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那日太姑奶奶不是顺路进宫带我出来的……是你请动太姑奶奶的,你拿着金钗问我是谁给的……那时候你就知道了,是不是?”

    小唐再听了这几句话,心通通乱跳,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你听谁说了什么?”

    怀真忍无可忍,举手在他胸口用力捶了两下,忍泪说道:“这会子了,你还来试探我?我听谁说的有什么要紧,我自知道了,原来我不是平白去的永福宫,原来你也不是无端从永福宫找到我的!原来德妃娘娘是我的……”

    怀真说到这里,小唐举手将她搂入怀中,便轻轻捂住了她的嘴……一时却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了。

    马车之中,一瞬静寂异常。

    原来,怀真今日入宫,的确是应含烟相请。

    因自从肃王起事之后,再也不曾进宫相见,又加上那一日含烟被淑妃用魇魔法操控,情形着实怕人的很,何况她曾持刀要“害”成帝,虽然被拦下,但毕竟也有此事,若被人当做把柄,只怕不可善罢甘休。

    因此怀真很是惦记担忧含烟,只是从小唐口中听说她无碍,才暂时放心罢了,如今见太监来请,便忙入宫相见。

    两个人在宫中相见了,却见含烟虽比先前略瘦了几分,但是看来精神尚好,不知是不是因盛装打扮的缘故……瞧着比起先前,身上仿佛多了一丝什么。

    怀真想了许久,才觉出是一种笃然冷静的气质,这在之前的含烟来说,委实罕见。

    毕竟含烟生性胆怯内敛,虽然升了妃位,却也一直都战战兢兢地,又因被淑妃百般压制了那许久,性情更是透出几分唯唯怯懦来……一度被戕害却还不敢出声反抗。

    两人相对坐了,含烟照旧打量了怀真一会儿,见她如旧,便也放心,因问说道:“近来府中可都好呢?”

    怀真道:“都好,姐姐也好?”

    含烟一笑不答,只慢慢抬手,握住怀真的手腕,拉到跟前儿去,就把她的袖子撩起来,看底下,却见白腻无瑕的肌肤上,一道浅红痕迹宛然在。

    含烟凝眸蹙眉……昔日她拿刀要刺成帝,是怀真不顾一切拦住,却无意中伤了怀真,此事含烟是事后才知道的,如今看她臂上已经去了纱布,却仍是留下一道刀痕仍在,含烟定睛看了会儿,便伸出手指,轻轻地从那痕迹上缓慢划过。

    怀真只觉得痒痒,也知道含烟是替自己疼,便故意笑道:“姐姐别担心,都已经好了。”

    怀真因见左右无人,便问道:“那一日混乱的很,我也担心姐姐呢,只见有人把姐姐带走了,不知是谁呢?”

    含烟这才回过神来,抬眸看着她,一笑道:“你猜一猜。”

    怀真笑道:“这哪里能猜得到?”

    含烟把她的袖子拉下,因凑近了,在怀真耳畔道:“是‘他’……派的人。”

    怀真起初还不解这个他又是谁,怔了会儿,才惊呼道:“姐姐是说……”

    含烟抿嘴一笑,向着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复悄声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他一直都暗中派人守着……那夜,大概是窥知不妙,那内侍才及时拉了我走的。”

    怀真心中又喜又惊,竟不知是何心情。

    含烟说了一句,却又垂眸,隔了会儿,才说道:“怀真,我今儿叫你进宫来,其实不是为了此事,是……另外有一件大事……”

    怀真不明白此话,便笑道:“姐姐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说?”

    含烟此刻抬眸,脸上的笑竟荡然无存,眼底也透出几分肃然之色来,看得怀真一愣。

    含烟似也犹豫,片刻才道:“这件事,我谁也不会告诉,却偏偏是你……我思来想去,觉着不能瞒着你。”

    怀真见她正色如斯,也留了心,因悄声问道:“到底是何事呢?跟我有关?”

    含烟点头,道:“你可知……淑妃娘娘是怎么死的?”

    怀真眨了眨眼,道:“听闻是暴毙而亡。”

    含烟听了,又是轻轻一笑,怀真见她笑得仿佛古怪,正有些疑惑。含烟道:“你附耳过来。”

    怀真蹙着眉头,果然便向着含烟身边靠过来,含烟垂首,在怀真耳畔低低说道:“是我……”

    话音入耳,怀真陡然色变,转头瞪向含烟,不信道:“姐姐这话……这话是真?”

    含烟微微颔首,道:“自然是真。”

    怀真倒吸一口冷气,此刻才发现含烟双眉之间,隐隐含着一股冷意。怀真竟无法做声,顷刻,才问道:“但是……是为什么?”

    含烟抬眸看着她,过了会儿,道:“为了你。”

    怀真一震:“什么?”

    含烟道:“是为了你。”

    怀真喃喃道:“我、我不明白。”

    含烟缓缓起身,扶着怀真站起来,慢慢地将她抱入怀中,便在耳畔说了一番话……

    怀真听完,良久不能言语,却竟有些站不住脚,身子微微摇晃,幸而含烟死死地抱着她,才不至于让她摔在地上。

    此时此刻,在马车内,怀真一时回想宫中含烟所说……又因被小唐捂着嘴,无法做声,泪却涌了出来,打在小唐的手上。

    怀真想推开他,偏又没有力气。

    小唐见她果然都知道了,片刻六神无主,却又飞快地定下神来,道:“我并不是要故意瞒着你,我只是……不想吓着你,我又怕若是此事张扬出来,我会……会……”

    怀真听着他说了这几句,便不再挣扎,只是无声落泪。

    小唐见她不做声了,才缓缓地撤手,又说道:“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何等重要,此事干系非同寻常,怀真……你别怪我……”

    怀真慢慢垂头,半晌才说道:“你怕的是什么?怕若是传扬出去,皇上会杀了我么?”

    前些日子才因此事跟熙王说起,本想就这样压下了,却想不到,怀真竟偏在这时侯也知道了。

    果然是天数所在,非人力能尽数谋划得到。

    小唐想了片刻,说道:“这件事,并没有你所说的这样简单。”

    怀真缓缓摇头,道:“还是说,你害怕倘若给人知道了,爹……也会像是太子跟肃王一样……卷入这争斗之中?”

    怀真说到这里,遍体生寒,忽然想到前世……莫非……

    小唐见她竟连这话也说出来了,便点了点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用瞒着你了。是,我也有这方面的顾虑。”

    怀真愣愣地看着他,满心苦楚,如饮了一杯极苦的酒,在心底翻腾酝酿,无法解释。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出声,只听得车轮滚滚,不停向前……许久,小唐才慢慢道:“那日,敏丽定给世子之时,她茶饭不思,我请你过府劝她,你同她说了一番话……这件事,你可还记得?”

    怀真因心头恍惚,竟没有反应过来,问道:“怎么了?”

    小唐缓缓道:“我在门口听了个正着,当时我想,你年纪还这样小,如何说的像是亲临其境一样……而据我所知,泰州明明没有人家被满门抄斩,可是你难道能编出这样真切的谎话来瞒敏丽?”

    怀真这才记起来……也明白了小唐所指的是什么,瞬间毛骨悚然,竟忘了一切,只死死地望着小唐。

    小唐目光一转,也看向怀真,道:“后来我跟你说……倘若你还想说话本上的故事,你只管跟我说……我都会仔细听,然而你再也不曾跟我说过。”

    怀真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身子无端战栗,竟又不敢同他对视。

    小唐索性又道:“前几天……那天晚上我跟你说……你看着我的眼睛,我们彼此问对方三个问题的时候,我本来,是想问你这件事的……”

    怀真又是一震,情不自禁抬眸看向小唐:原来,当日他是这个意思!

    小唐见她面上惊惶交加,便又靠近了些,将她搂在怀中,见怀真不曾抗拒,才又说道:“我因知道了岳父之事,一直难以释怀,暗中做了何事……你自也是不知道的,可是怀真,你要信我……我绝对不会害岳父,更加不会害你,我会尽我全力,保你跟岳父安然无事,我也一定能做到。”

    怀真本正凄惶,听了他斩钉截铁的这几句话,那泪便如雨似的落下,哽咽了会儿,问道:“当日……我跟敏丽姐姐说的那些……你……都记在心上……难道也都……信了的?”

    小唐苦笑叹道:“这种惊世骇俗的话,我哪里就能立刻相信了……只是后来,越是跟你相处,就越是信了几分……然而我纵然相信,竟也如你一般的心情,你等闲不敢跟我说,我等闲……竟也不敢问你。”

    小唐说到这里,眼中略也觉得有些湿润,只是微微扬首忍住。深吸一口气,才又说道:“你懂我的意思么?”

    怀真将头抵在他的胸口,泪一滴滴没入他的官袍胸襟里去,将绯红色的袍子打出一点点的深褐色痕迹来。怀真看了会儿,自他那绯红色的衣裳颜色里,竟又看到了前世那一片滔天血海。

    怀真吸了吸鼻子,缓缓抬手捂着嘴,忍着哽咽说道:“唐叔叔……我真的、不敢跟你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小唐察觉她的身子在微微发颤,便抬手,将她的头摁向自己怀中,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这丫头心里存着事儿,你先前不跟我说,是因为不相信我,所以不敢说。但是你现在不跟我说,却是因为太信我……你怕说了之后,我会不喜欢你了……是不是?我怎会不知道?”

    怀真听他说的这样,差点失声哭出来:诚然,先前没成亲之时,跟小唐虽然交好,怀真却不敢把前世的种种告诉小唐,是因为怕他疑神疑鬼,不信疏远。

    但是自从嫁了,被他百般爱惜疼顾,这种被人呵护到手心里的感觉,前世……除去她对凌绝的那自以为是,只有应兰风一个人曾给她这般温暖宠溺之感……然而越是被他疼惜,她竟越是难以启齿,难以启齿的不是前世被抄家灭族之痛,难以启齿的……是她跟凌绝的那一段。

    因领略了他所给的爱护喜欢,竟隐隐觉得……前世她全心全意,对另一个人错爱错付的……实在是羞耻之极,失了对小唐的纯粹,竟有些对不起他似的。

    倘若只有被抄家灭族之事,只怕也好开口,但是涉及男女之事……谁又能说的准……倘若说出口来,对小唐而言,骇然之余或者不能接受……或者从此之后心中有了阴影,又如何是好?

    纵然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怀真也是不敢说的。

    可是纵然怀真苦苦压着不肯启齿,然而以小唐的机敏,从她未曾嫁过来之前、对成亲的百般痛恨,到嫁过来之后,对两人之间相处的十足抵触……以及她无意中所说的“话本故事”……

    当初因知道景深“欺负”了她,他亲自找上凌府同景深摊牌,被景深一句“倘若她嫁给的是别人”,戳中了心中痛楚,回来之后……怀真也因问起这一句,他竟然无法接受……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已经隐隐地猜到,他的小娘子身上,发生过他不能相信,更加无法接受之事。

    正因为他猜到了,也信了……所以才不敢叫她对自己说出来,仿佛只要她不说,他就可以……不去直视,不用面对……

    他素来不怕任何,却只在这一点上,竟也……患得患失起来。

    但是……终究到了此刻,谁也不用再躲闪逃避了。

    小唐一阵鼻酸,忙复仰起头来,又反复深吸了几口气,才把眼底的那股酸涩压了回去。

    怀真将头抵在他的胸口,泪落如雨,死死地咬着手指不肯哭出声来。

    小唐勉强压住那股骨子里发出的战栗之意,轻轻地抚过她的鬓发,手指掠过她的脸颊,碰到湿湿润润的泪……小唐闭了闭双眸,偏微微一笑,道:“你放心……不管先前如何,你如今,只是我唐毅的妻子,是我的人……何况,若你所说的那话本,一句一句,都是真实的。那先前果然发生了的……于你而言,竟是何等惨痛的经历,我难道……还能苛责你不成?”

    怀真睁大双眸,泪氤氲在眼中,如珍珠似的滚落。

    小唐又笑了笑,道:“何况……纵然真的……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受了那许多折磨苦捱,但是今生,你是我的……你好端端地在我的怀中,是我唐毅的女人,这个,我已经是十足的谢天谢地了。”

    怀真再也忍不住,便呜咽了声,道:“唐叔叔……”她回过身来,抬手抱住小唐的脖颈,仍不敢尽情哭泣,恨不得把那手指咬断了。

    小唐手搭在她的腰间,感觉她身子大颤不休,小唐便轻轻地抚过怀真肩背,又将她的手指从牙关间拉了出来,放在唇边亲了口,才又说道:“好孩子……是我的不是……我只是觉着,不管是前生今世,我本来……都该好好地保护你不是?倘若我在,一定可以护着你的……如何我竟会错失了你……”

    怀真本来还半是咬牙忍着,听了这一句,便不由地放声大哭起来。

    小唐听她放声大恸,一时竟也忍不住,眼圈顿时红了起来,只能把怀真死死地搂入怀中,在她发端亲了又亲,终究,有一滴泪无声坠落,沁在那青丝之间,盈盈闪烁,恍若朝露晨星。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四只小萌物~感谢!今天没有0.2个内啥了XDD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0:31:0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7:49:39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28 12:52:02

    末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15:53:00

    唐叔:如何我竟错失了你?

    某人暗暗地:你其实并不算是完全的错失……望天……

    今天没有二更哦,么么哒小伙伴们~都早点休息吧^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WwW.lwxs520.Com第240章乐文小说网》,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