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3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厨下将菜热好,又奉了几个新鲜菜色上来,熙王却毫无食欲,恹恹无味。

    小唐因吃了酒,怕空心会醉,因此竟吃了几筷,又看熙王一脸如丧考妣,便道:“殿下如何不吃了?”

    熙王抬头看他,目光复杂,欲言又止。

    小唐笑了笑,自顾自又吃了两口,忽地听到厅外有人笑道:“我听说唐侍郎来了,特意抱安康来见见呢。”

    小唐闻声,忙站起身来,端然行礼道:“参见王妃。”

    进门的自然正是熙王妃郭白露,郭白露满面含笑,走到小唐跟前儿道:“快别多礼了。”回身从奶母手中把小郡主接了过来,又对小唐道:“王爷时常念叨着,说自打安康出生,唐侍郎就没仔细抱过,十分的遗憾呢,方才听闻您来了,我便顾不得唐突了……您快抱一抱这孩子罢。”

    小唐有些吃惊,看一眼熙王,却见他站起身来走到近前,此刻,面上才又多了几分笑意。

    小唐又看那襁褓中的婴儿,见柔柔嫩嫩,十分脆弱之状,便有些束手束脚地,不太敢接。

    熙王因笑道:“竟是怎么了?什么也不怕的人,还怕这小孩子不成?横竖你跟怀真也是要有小孩儿的,权当是练手罢了。”

    小唐闻言一笑,便试着把小郡主接了过来,却又格外小心翼翼,生怕用力轻了,把她掉在地上,又怕用力狠了,把她伤着,竟如抱着个烫手山芋,不知如何是好。

    熙王看他这般忐忑惶恐,忍俊不禁,忙叫郭白露把小郡主抱了回来。

    小唐这才松了口气,熙王笑看着他,道:“罢了,别的事暂且不提,你只快着些呢,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的话么?若我是女儿,你是儿子,是要定亲的。如今我已经得了女儿,你的儿子还没有消息……若再迟个三两年,我的女儿大你的儿子这许多岁,岂不是不大好?”

    郭白露抱着小郡主,听了这话,便笑道:“王爷也忒心急了,这哪里是能着急的事儿。”

    小唐咳嗽两声,不好说什么。因看时候不早,就借故告辞。

    熙王知道他事忙,只好相送,且走且说道:“如何一说这个你便要走……难道我的女儿配不上你的儿子不成?”

    小唐道:“怎见得一定是儿子?何况……将来小郡主便是小公主了,只怕是我们配不上。”

    熙王叹了口气,睥睨着他,道:“真真儿是我不爱听什么,就说什么,你快些去罢,总说些刺我心的话。”

    小唐一笑,同熙王作别,因想着还有许多公事待办,便骑马自回礼部。

    谁知走到半路,却见前面也有一匹马来,见了他,便如蜜蜂见到甜一样冲了过来。

    小唐愕然,定睛一看,方哑然失笑,原来正是昔日那位数次闯礼部而不得见的莽古王子。

    小唐因放慢了马儿,见莽古到了跟前儿,竟道:“唐侍郎,这么巧就遇见你了,这回你可跑不了了罢。”

    小唐啼笑皆非,挑眉看着他道:“王子有礼了,这长街之上,人来人往,王子还是留心些,不要纵马横行的好,免得又伤了人,平白又有一场牢狱之灾了。”

    莽古不以为然,先前他硬闯礼部那次,正好给李霍撞见,因李霍说了几句,果然倒是让莽古消停了好些,一直没再去礼部啰唣。

    然而毕竟这詹民国的人牛心倔强,因始终不曾跟小唐直面,就一直耿耿于怀,偏今日无意中听闻小唐去了熙王府,他便兴冲冲打马来寻,果然给他撞个正着。

    莽古听不出小唐话中讽刺之意,只笑道:“人人都说你厉害,你可愿意跟我一比么?”

    小唐淡笑道:“恐怕要让王子失望了,我还有要事,不便在此耽搁。”一点头,打马而行。

    莽古见状,忙拨转马头,上前拦个正着,小唐蹙眉看他,道:“王子这是何意?”

    莽古涎皮赖脸,笑道:“你跟我过一招,就放了你。”

    这会儿跟随小唐的侍从们见状,便纷纷上前来,道:“休要阻住大人去路。”

    莽古被他们推推搡搡的,很不耐烦,便跳下马来,一拳一个,顿时便打开了去。

    两个侍从哪里经得起这般蛮力,顿时踉跄倒退,一个更跌在地上。

    小唐见他下马,本来不想纠缠,正欲打马离开,见状,便敛眉喝道:“不可造次!”

    莽古正得意看着那两个随从狼狈,抱臂大笑,此即小唐翻身下马,道:“王子莫非忘了上次的牢狱之灾?”

    莽古见他就在跟前儿,十分技痒,便磨磨拳头道:“若跟你能打一架,管什么其他的呢。”

    小唐冷冷一笑,扫了一眼两名侍从,因吃了酒,又因被莽古几次三番缠扰,小唐也有几分微愠,便道:“也好,你要如何比?”

    莽古道:“跟我过招便是了!”

    小唐眯起双眸,道:“不如便宜些,我自在此,你过来,能推倒了我,就算你赢。”

    莽古闻言,瞪眼摇头:“这个岂不是我欺负你似的?”

    小唐冷笑道:“这条件若是你开出的,自然是你欺负我,若是我说的,就不算。——你该觉着我是在蔑视你才对。”这会儿两个侍从起身来,幸喜并无大碍,闻言知道有好戏看,顿时都笑起来。

    莽古隐隐听了出来,便道:“你简直狂妄!好!”因站住双脚,看了小唐一会儿,便试着一拳挥出。

    小唐见他作势如此,便身形一闪,脚下未动,竟轻轻易易避开。

    莽古只觉得眼前人影一花,拳头便落了空,定睛一看,却见小唐仍好端端地在跟前儿。

    小唐轻描淡写道:“再来。”

    莽古见状,不敢小觑他,果然便认真起来,盯了小唐片刻,准狠一拳打向他的胸口,虎虎生风。

    小唐微微一笑,单手一挡,轻而易举地握住了那偌大的拳头,掌中微微发力,莽古踉跄后退两步,才总算站稳身形,再抬头时候,盯着小唐,已经大为不信,如见鬼怪。

    这会儿,跟随小唐的侍从便道:“还不知难而退么?真真儿的化外之民!”

    另一个道:“我们大人都是手底留情了,你还以为大人跟我们似的呢?瞎了你的狗……”说了半晌,忽地想到对方好歹是个王子,于是忙停了口。

    莽古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等了多日才总算盼的今日这个机会,哪里竟会这样无功而返,更加是不服气,因此咬了咬牙,道:“我再来一次,若还是推不倒你,我就给你磕头!”

    小唐淡笑看他,单手抬起,向着他勾了勾手指。

    莽古见他如此轻蔑之态,心中又惊又怒,便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顿时便向着小唐飞跑过来,竟要将他硬生生撞倒……莽古本就天生蛮力,这样猛地重来,更似一头蛮牛奔腾一般,气势惊人。

    小唐的两个侍从见了,顿时都也惊心,不约而同敛了嬉笑之意。

    小唐却仍是清风朗月似的站在原地,面色亦是从容平淡。

    正在这时侯,听到有人清斥了声,道:“莽古快住手!”

    然而莽古箭在弦上,哪里还能停住,虽然听出这声音是谁,却已经止不住地撞上前来,正一头撞到小唐身上,却觉得像是撞到了一层极绵软的墙上。

    莽古睁眼,却见自己的额头抵在小唐肩上,虽然看似已经碰上了,却隔着极细微的、似头发丝一般的间隙,再也难往前一分一毫。

    电光火石间,莽古心中一惊,竟想道:“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人是魔神么?”

    他心头一颤的功夫,忽地觉得一股气劲扑面而来,整个人来不及反应,顿时往后直弹了出去,腾云驾雾般狠狠地跌在地上。

    莽古摔得七荤八素,四肢敞开躺在地上,兀自难以反应,双眼所见,只有头顶那清湛蓝天,却是动也不能动。

    正呆呆地,忽地见有人俯身过来,焦急唤道:“莽古?”

    她头上的珍珠璎珞随着动作乱晃,双眼担忧地盯着自己,莽古眨了眨眼,终于缓过劲来,道:“妹妹……”才说了一声,忽地觉得胸口如炸裂开似的,顿时便弓起身子,咳嗽个不停。

    骋荣公主将莽古扶起来,道:“你觉得如何了?”

    莽古无法回答,只是咳嗽着摇头。

    骋荣公主见他虽然咳的厉害,可是并不像是受了内伤之态,略松了口气,抬头看向那边,却见小唐站在原地,此刻抬手,向着她做了个揖,继而翻身上马,打马便欲离开。

    骋荣公主眼睁睁看着,见小唐骑马把身边儿经过,她仰头看着那马上玉堂人,便道:“今日是我哥哥莽撞了,多谢唐侍郎手下留情。”

    小唐本来目不斜视,闻言,才转头看她一眼,此刻才淡笑着一点头,径直打马去了!

    却说小唐自回礼部,因吃多了几杯酒,到底是有些酒意,忙叫沏了浓浓的茶,喝了两碗,才又打起精神来,眼看将公事料理的差不多,已经是夜幕降临。

    本还有几宗差事,然而小唐一想到未来之时,便无心再在礼部耽搁,起身出外,骑马回到府中。

    照例先去给唐夫人请安,进了大房,行礼罢了,唐夫人打量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在外头……认得那什么詹民国的公主么?”

    小唐有些意外,道:“并不曾见过?”

    唐夫人道:“这位公主今儿来府里了,这异国的女孩子,到底是不太妥当,先前那个沙罗国的舞姬,闹得我头疼,好歹才打发了……可别再招惹个回来了。”

    小唐啼笑皆非,道:“何曾招惹过她?倒是听说过她的名头,只不知无端端地来府里做什么?”

    唐夫人道:“我哪里知道,今儿我在你伯伯那边,是怀真叫丫鬟去报信儿的,回来后只说了几句话她便走了……倒是个很会说话的。”

    小唐因见怀真不在跟前儿,便问道:“怀真还在敏丽房里?”

    唐夫人越发叹了口气,以手揉着太阳,道:“这孩子我倒是真真儿地心疼,先前没嫁过来之前,你不在家,她要来伺候我的病,如今嫁过来了……敏丽这般,又是多亏了她……我满心里想疼她,偏又离不开她,唉,怎么竟像是她欠咱们家的一样呢?”

    小唐听了这话,心里一动,便道:“母亲不必这样想,横竖怀真嫁过来了,就是咱们家的人,母亲以后再多疼疼她就是了。怀真也不会计较这些,她一心为了母亲跟敏丽好罢了。”

    唐夫人才又笑起来,道:“你说的很是,罢了,你快去看看她罢,这些日子,因为敏丽操心,我看她也有些瘦了。”

    小唐忙行了礼,便退出了大房。

    小唐因想去敏丽房中,不料才走几步,就见冰菊过来,因道:“少奶奶才回房里去了。”

    小唐心里喜欢,忙三步并作两步,赶回房里,果然见怀真正在俯身洗脸。

    丫鬟把银盆撤了,奉上帕子给她擦脸,怀真擦了两块,抬头看见小唐,微微一怔,继而便把眼看向别处去了,也不理会。

    倒是那些伺候的丫鬟们,便上前来行礼,小唐心中纳罕,挥退了丫头们,就走上前来,亲自执了怀真的手,替她把腕子上的镯子放下来,又整理好了衣袖,才问道:“怎么不理人呢?”

    怀真嘀咕道:“哪里不理你了,正洗脸呢。”

    小唐笑着,将她下颌抬起,却见素面微润,更似雨后芙蓉,又如新荷清丽,便道:“口不对心。”刚要亲下去,怀真一扭头,便走到旁边去了。

    小唐一发诧异,回身望着她,就笑道:“到底是怎么了?跟我赌气不成?我才回来……莫非就惹着你了?”才说了一句,忽然想起唐夫人方才所说那詹民国公主的话,心中微动。

    怀真自顾自走到梳妆台前,佯装梳理头发,只从铜镜中看他的影子。

    忽然见小唐咳嗽了声,走到身边儿,怀真忙便垂了眼皮。

    小唐站在梳妆台旁,看着铜镜中的人影,又瞧瞧她,道:“娘子真是越发好看了。如何能这样出落呢,果然是我有福……”

    怀真听他口出夸赞之言,不由一笑,忙又忍住,哼道:“三爷今日如何回来的这样早呢?不是说部里还有许多事应酬么?”

    小唐道:“近来事情的确是多,然而总不能每次都三更半夜回来,让娘子独守空房。”

    怀真听他声音里一片温柔,便又哼了声,转头看他一眼,才问道:“你在部里忙什么?可忙着见那些这个国、那个国的公主么?”

    小唐听了这句,几乎失笑出来,却故意皱眉道:“这个……容我想一想……见过的人太多,也数不清……”

    怀真蓦地把梳子放下,站起身来要走,小唐忙将她抱住,陪笑道:“哄你的,我正经事还忙不过来,见哪门子的公主?”

    怀真转头打量他,仍是不言语,小唐笑道:“我听母亲说了,今儿那詹民国的公主来过……我今儿也是第一次跟她见。”

    小唐说着,就把莽古纠缠,今儿首度交手,又正好遇见骋荣公主的事儿说了一遍。

    怀真听完,心中转念,便低声道:“她今儿忽然到访,吓了我一跳,何况说的理由又牵强……”

    小唐忍着笑,在她耳垂上轻轻亲了口,道:“故而你就吃醋了?”

    怀真跺脚道:“谁吃醋了?我不过是……不喜欢这些古怪的人忽然出现罢了。”

    小唐悄悄地在耳畔说道:“我倒是很喜欢怀真为了我吃醋……恨不得你多吃一些……”

    怀真飞红了脸……因骋荣公主忽然来到,她虽应付了,心中到底存疑,——这女子无端端跑到府里来,又口口声声说着小唐……小唐偏没日没夜地在礼部里忙碌,怀真才略有一丝疑心。

    若此事是在以前,只怕她还不当回事儿,只因她近来把十万分心思都放在小唐身上,故而格外留心,偶有风吹草动,便未免有醋海生波之意。

    小唐说罢,就把怀真的脸又一抬,凝视着她的双眸道:“说真心话,方才可是不是吃醋了?”

    怀真不惯这般给他看着,叫她心慌意乱,竟无法当面扯谎,于是并不言语,只是目光躲闪,四处乱看。

    小唐看着她张皇之态,便道:“怀真,你看着我。”

    怀真一愣,便缓缓抬眸又看向小唐,小唐道:“你看着我,不许看向别处。”

    怀真诧异,忍笑问道:“这是做什么?”

    小唐看着她明眸秋波,盈盈清澈,一时竟不忍心问。因握住她的手,便将她牵着到了床边儿上,两个人对坐了,小唐说道:“你仔细看着我,不许看向别处,我们互相问彼此三件事,彼此都不许说谎,可好?”

    怀真越发惊奇,掩口笑道:“哪里来的这稀奇古怪的……”本来以为小唐是在玩闹,不料说了一句,心中一动,便敛了笑,仔细看向小唐,却见他脸色正经,不似玩笑。

    怀真便道:“若是很难回答的,可以不回答么?”

    小唐笑了笑,道:“只有一次不答的机会,不然就无趣了。”

    怀真的心怦怦乱跳,只觉得这不是好玩儿的,可又有些无法拒绝,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似的,让人跃跃欲试。

    怀真便点了点头:“好罢。那谁先问?”

    小唐道:“就叫你先,免得说我欺负人。”

    怀真垂头一笑,想了会子,便抬起头来,看着小唐双眸,问道:“唐叔叔……不,是唐毅……唐毅可是真心喜欢我的?”

    小唐微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双眸,眸色温柔的若要春水漾动:“唐毅是真心喜欢应怀真的。”

    怀真脸上绯红,才羞得要垂眸,小唐道:“说了不许动。”

    怀真慌忙又定睛看他,双眸睁得大大地,小唐目睹她这般目色,原本要问的话早便抛后了,只道:“轮到我了,——那怀真可是真心喜欢我么?”

    怀真慌张羞涩,想移开眸子,却又觉小唐的双眸,明净深邃,似有魔力一般,竟紧紧地牵系着她,叫她无法挪开分毫。

    想到他方才的回答,怀真心头喜欢,竟如做梦似的,道:“嗯……”

    才答了一声,忽地一瞬恍惚……眼前所有竟如水波似的动荡起来……怀真身不由己地看着小唐双眼,却忽地见这满漾深情的眼眸里,忽地泛起许多的焦灼怨怼,竟有些凌厉责备似的盯着她。

    怀真脸色微变,与此同时,耳畔是小唐的声音,同样含着怒意,透着几分刀锋般的凛然寒意,隐隐约约道:“你如何还想着他?竟至于这般念念不忘?现在你是我的人,我的……”他蓦地压下,暗夜影动,梦魇乱舞,把他原本明澈深情的双眸淹没,也让她一刻如沉暗渊之中。

    怀真大叫一声,伸手抱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3╰)……然而我从这里头发现一个异样的,那个0.2个手榴弹是什么意思,晋江又抽了咩--!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00:01:58

    壹仟零壹夜扔了0.2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26 07:19:2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08:37:59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16:24:5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16:25:03

    zhibeiwa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21:41:48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21:47:03

    陶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21:55:47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22:15:1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7 22:15:35

    其实两个人的渊源远比那一眼要多~弄得我都想先写前世了/(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3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