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3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小唐问道:“你可知道淑妃娘娘欲害怀真之事?”

    熙王一怔之下,缓缓落座,蹙眉问道:“我不曾听说此事,你从哪里知道的?”

    小唐道:“你且莫问。你只同我说,淑妃娘娘想害怀真,是为了什么……你可明白?”

    日影淡淡地从门口照进来,日光微黄,有些温暖之色,然而两个人的心底,却都微微地有些凉意浸浸。

    熙王将杯子放下,他自然懂得小唐绝非无缘无故问及此事,因苦笑叹道:“你为何这样问我?”

    小唐眸色沉静,道:“只因我心中知道一个不能告人的秘密,然而我想此事毕竟同你相关,你未必不知。”

    熙王沉吟片刻,才道:“你不同我直说,自然也是怕我不知道,你贸然说出来,只怕反而泄露了消息,——实话同你说明,我大约猜到你指的是什么,然而却只是在心里存疑,不敢乱想罢了。”

    小唐暗中深吸口气,并不言语,忽地有些后悔。

    果然,熙王看他一眼,垂眸笑了笑,道:“然而你如今特意跟我提起这一句,倒是让我的疑心有些着落了。”

    小唐的手微微拢窝起来,紧紧盯着熙王,此刻竟不知要说些什么。

    按理说,熙王不会如他一般,将应兰风的底细窥破,毕竟熙王并没似他一样,从怀真处发现那金钗,然而小唐又深知熙王并不似外头看起来这样简单,京城之中,也是不乏他的人手眼线,倘若查微识末……未必不知真相,是以绝不能轻视低估。

    先前小唐虽有揣测,只不敢先行开口,因明白熙王是个什么性子……生怕他原本不知,给自个一提醒,反立刻就举一反三。

    然而因听了竹先生那句话,今儿又接了新罗方向来的密报,因此一时无法按捺,便来了熙王府上。

    见熙王如此说,小唐心中悸动,越发后悔自己有些冲动行事了,本来自收藏那支金钗之后,便打定主意将这秘密埋藏心底,谁知因关心情切之故,竟有些自乱。

    熙王望小唐面色有异,他便道:“你放心,我只是乱想的,毕竟也没有真凭实据,当不了真的。何况就算是真的,又能如何?”

    小唐涩声道:“你从何处开始疑心的?”

    熙王想了想,回忆着说道:“起初,只是觉着平靖夫人待她太过好了些,平靖夫人本是个不爱管闲事的性子,那次竟为了这丫头,跑到应公府跟应老太君对上……再往后,就是林大人……”

    小唐听熙王这般开口,心中那最后一丝希望也如灭了,一时更是懊悔。

    却听熙王继续说道:“林大人素来跟应大人很不对付,说来也怪,林大人的性情向来是公正严明的,然而有目共睹,应大人乃是个能臣良才,人人称赞,换作别人如此,林大人只怕会另眼相待,很是器重,然而对应大人,却素来冷淡疏离。”

    小唐听他说了这几句,却觉着莫名起来,因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

    熙王看着他的双眼,便笑了起来,道:“你不懂这情,然而……总该知道何为——‘近乡情怯’罢?人也是如此,比如失去挚爱之人之人后,又遇到别的同其相似之人……你会是何种反应?”

    小唐仍有些不太明白,然而在心中一个转念,却也不想去探其究竟,——只因他连想也不肯去想,倘若失去了那人,对他而言竟意味着什么。

    因此小唐只皱眉道:“你且说明白,何必问我呢?”

    熙王倒是很明了他的心思,便嗤地一笑,道:“按照人的脾性不同,大致会有两种反应,第一,多半会大生亲近之感,恨不得再续交好;然而第二,则会觉着遇到赝品,心生厌憎抵触之意……但属于这第二类的大多数人,只怕虽然心生抵触之感,却并不知这抵触从何而来,因为他们尚未发觉,这新人之所以不见喜于己,是因跟心中记挂那人十分相似而已。——只是本能地或厌憎不喜,或畏惧疏远罢了。”

    小唐睁大双眸,这才明白熙王所指:“你是说,恩师之所以疏远应大人,其实并不是真的不喜他,只是下意识地觉着他跟……”

    熙王点了点头,双眼之中微微迷离,道:“这叫做当局者迷,只可惜林大人聪明一世,却在这上头入了迷津。”

    小唐心中惊诧,一来惊异于这真相如斯,二来,却是惊异于熙王竟能如此洞察心思。

    小唐定了定神,问道:“你还有下文?”

    熙王敛了目光,才又道:“自然还有下文,这些也是我后来才推测出来的罢了。林大人素来疏远应兰风,却在那日,忽然造访了应公府,并且见了怀真。”

    小唐心中凛然,——这件在别人看来只似寻常的事,落在熙王眼中,竟也成了他抽丝剥茧窥知真相的一大破绽。

    果然,熙王道:“林大人如何会一反常态?这其中自然是意味深长,而后来,我见他竟是处处有意针对太子,跟他昔日的作风大相径庭,人人都知道太子的地位等闲动摇不得,他却偏是一副不顾一切去撩虎须之态,在我这旁观者看来,竟……似恨不得要触怒太子……把自己性命送上的殉道之态。”

    小唐忽地周身微冷,慢慢地低下头,端起酒盏,又饮了一杯。

    熙王道:“再后来,我从景深的口中得知了,林大人临去,曾托付他两件事。”

    林沉舟托付凌景深的到底是何事,小唐也曾问过景深,然而他却三缄其口,并未告知。

    此刻小唐抬头看向熙王:“他同你说了?”

    熙王挑了挑眉,道:“他竟没同你说?”

    小唐点头道:“他说叫我无须理会。”

    熙王道:“以你的聪明,只怕他不说,你也已经知道了,只是你仍不敢说出来罢了……也罢,既然咱们都说开了,我索性也跟你说……”

    小唐暗中屏息,却听熙王道:“林大人的遗愿,是要太子跟肃王两个人的性命。”

    小唐听了,微微闭眸皱眉——果然给他料中了!

    噬月轮从竹先生手中落到了景深手中,景深人在肃王手底行事,千夫所指——太子是肃王命人除掉的。

    不管除掉太子的命令是不是肃王所下,但是肃王所属的人动手,却是毫无疑问了。

    或者是景深顺水推舟,借机行事。

    所以当淑妃命景深对怀真下手之时,景深不惜用噬月轮来表白心迹、跟应兰风结交,只怕景深也担心倘若肃王倒了,牵扯起来,波及太大,他无法脱身,而噬月轮从他手中落到应兰风手中,倒果然是明智之举,如今竹先生回了京,倘若追究起来,此物已经易手,景深竟是双手清白。

    小唐半晌无言,熙王道:“你别误会,景深也不是事事都同我说的……”

    说到这里,熙王意味深长地看了小唐一眼,道:“这件事,也是在肃王起事之前,他才说明的,我虽然知道,但一来我们三个从小儿一块长大的,二来,又牵扯你的恩师林大人,故而我也只能藏在心中罢了。”

    小唐点了点头,道:“是。”

    熙王看他杯中空了,便劝说道:“你喝的忒急了些,留神吃醉了,回家后小怀真不喜,连我也怪罪起来。”

    小唐默默无语,熙王于是又给他倒了一杯,徐徐又道:“先前那金飞鼠越狱之后,咱们不是私底下说过么?说是牵扯到永福宫德妃的事儿,当时毫无头绪,然而自打林大人遇难,景深又跟我说了此事后,我才想起来,莫非这件事跟林大人有关……?偏我又知道,林大人出事前一日,竹先生去过他的府上,林大人出事之后,竹先生又去了应公府,单单见了怀真。”

    小唐哭笑不得,道:“我还是小觑了你,你竟连这些都掌握的分毫不差?”

    熙王点头道:“惭愧,我只是结交的闲人多罢了,所以知道的杂乱事情也多一些,其实毫无作用,让你见笑了。”

    小唐哪里会笑,道:“你还没有说完。”

    熙王“嗯”了声,道:“我查到林大人跟德妃有些交情,林大人至死都念念不忘太子跟肃王,只怕也是因德妃之死相关。再后来,就是你说的淑妃的事了……”

    那日因含烟病危,怀真不惜跟淑妃相抗,淑妃情急之下失态,这件事,熙王却也是知道的。

    小唐听完,道:“说来说去,你果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只是疑心而已?”

    熙王打量着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你先前说我扯谎的时候太真,真的连自个儿也信了,我跟你快三十年的交情了,先前你疑心我,我都不恼,然而你……”

    小唐蹙眉,两人目光相对,熙王道:“我答应你的话,不会更改,你问我的话,我能答则答,绝不会骗你。不错,此事我没有真凭实据,以上也全是胡思乱想的,然而还有一个人,至关重要。”

    小唐竟有些无法直视他的双眼,便垂了眼皮说道:“还有谁?”

    熙王慢慢说道:“你我虽然无缘见过德妃娘娘,但是有个人,是见过德妃娘娘,也跟怀真颇为熟悉的。”

    小唐的心怦怦而跳,竟然想不到会有什么人……难道熙王说的是招财?或者……

    正在猜想,熙王道:“我既然说了不会瞒你,就会同你交底,这个人,不是别个,是杨九公。”

    此话一出,小唐蓦地抬起头来:他千猜万想,却是没有想到杨九公这个人!

    果然,杨九公伺候成帝身旁,自然跟德妃相熟,杨九公又是个最能察言观色的,又善知道成帝心思,只怕他从旁看出端倪,也未可知。

    小唐看了熙王许久,问道:“杨九公跟你……”

    杨九公那人,是最忠心于成帝的,故而这几十年来都是成帝的心腹,纵然太子跟肃王多有拉拢,他却对谁也不曾表态,然而却谁也不曾得罪,没想到竟跟熙王交情如此:肯把这最机密的消息说给他知道。

    熙王明白小唐的意思,便笑道:“别看九爷爷甚是油滑似的,然而他对我却是极好,我自小在宫内、没遇见你的时候,被人欺凌,也多亏九爷爷照顾着我,倘若不是这样,只怕我也没有命等到遇上你了……”

    熙王眼圈儿微微一红,却偏又一笑,道:“小时候,我被人欺负,每每就有不想活了的念头,九爷爷会偷偷跟我说,说我是个有福的,我只是不信罢了……然而一路至此,说来我倒果然是个有福的,有九爷爷暗中关怀,也有你一路陪伴。——你们都是我最不能背弃之人,你可以疑心所有,我只盼你别疑心我的……心意。”

    小唐无声一叹,低头喝了口酒,又问:“杨九公跟你说了……什么?”

    熙王道:“九爷爷虽然疼我,但到底是谨慎之人,又且对父皇忠心,故而并没有跟我多嘴别的,只在我跟他说起怀真的时候,他无意中提过一句,……他说怀真身上……有昔日德妃娘娘的影子。”

    ——而对熙王这样七窍玲珑的人来说,一句话已经足够了。

    小唐笑了笑,道:“原来如此。”

    熙王见他浅笑,便问道:“好了,我已经把我所知的尽数都告诉你了,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小唐见问,却有些不能答。

    然而熙王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了他,他却瞒着,倒像是有些……可若真的把金钗的事儿说出来,确认了怀真跟应兰风的身份,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另有后患。

    小唐犹豫的当儿,熙王明白了,因笑道:“我倒是多此一举了,你跟小怀真如今是夫妻了,只怕她有些破绽之处给你知道,也未可知。你不同我说也罢,我不问了就是,免得你为难,——说了半天,菜都凉了。”

    熙王说着,就叫丫鬟来,把菜拿下去热,又叫上几道新鲜菜色。

    小唐耳畔听着他吩咐,便道:“你可知,此事皇上知道与否?”

    此刻丫鬟都退了,熙王回头,淡淡道:“九爷爷都觉着像,只怕父皇也心知肚明了。然而父皇始终都不肯明示,这自然是个不想揭破的意思了。”

    小唐原先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就算知道了内情,也始终不敢对任何人开口,这些皇家密辛,绝不是什么绯闻八卦一般,说说就算,动辄便是性命攸关。

    成帝既然不肯明示,自然有其缘故,谁又敢乱翻腾?

    何况太子肃王连续出事,倘若再弄出个真假皇子来,让国何以为国?

    更加不必说竹先生又把个张烨带回来了……好不容易才认回了皇太孙,倘若还有别的事儿发生,整个皇室颜面何存。

    而且皇族骨血这种事情,小唐当真宁肯应兰风不是,在他而言,肃王太子都倒下了,别说应兰风的身份可否有证,就算真的证实了……那立储之事,该怎么议论?没有人能接受一个横空出世的“皇子”登上大统,何况这皇子原本是位令人敬仰的重臣。

    就算是这重臣的身份曝露,只怕也要引得群臣哗变了。

    退一步言,熙王早就是众望所归,其实早在太子出事之后,虽然看似肃王在前,但群臣都是善观风向之人,暗中早有一半儿的臣子看好熙王,只有那些鲁钝不堪的,才一力地巴结肃王。

    别的人不说,只说是唐家,早在林沉舟着手对付太子的时候,就已经暗中跟熙王接洽了。

    所以不管出自何种考量,应兰风的身份,绝不能变。

    只能是稳。

    小唐明白,熙王明白,成帝更明白,如今众人所做的,就是按兵不动,皇太孙认回,安顿于昔日太子府中,应兰风仍是辅国重臣,而熙王顺利登基,天下大治。

    小唐端起杯子,不知不觉又饮了一口,烈酒入喉,有些烧心。

    这机密,他本不想跟任何人说,然而如今却同熙王交待了。

    而熙王既然知道了,那么小唐也已经没了退路。

    他慢慢地喝着酒,眼底泛起思量之色,熙王也打量着他,仿佛知道他正忧心,因此竟一声也没有打扰。

    半晌,小唐终于放下酒杯,说道:“你方才说我先前疑心你之类,我并非故意要疑你,只是你该清楚,你毕竟要登上皇位,到时候君臣有别……”

    熙王敛笑拧眉,盯着他的双眼,道:“你说这话,那我素来的心意就白付了,你倘若怀疑我将来登上皇位,会对你不利,只要你一句话,——现在皇上并没有正式下旨立储,我有法子推掉这皇位。这并非说笑。”

    小唐摇头笑道:“只怕你不肯登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罢了,你听我说完……我先前虽疑心过你,但自从你替我挡过那一箭后,我便……”

    毕竟那一箭,谁也不知生死,倘若在那样的生死关头,熙王兀自能够虚情假意,那么此人简直近乎妖了。

    而以小唐的经验,战场之上,一箭飞来,人已经没有能仔细考量的机会,只是凭本能行事而已,所以熙王那时候,是真心的、不惜牺牲性命也要护着他的。

    熙王听了小唐这话,眼中微微闪烁,才透出几分温和笑意来,便道:“你能这样说,我那一箭,也没有白挨,那许多挖心似的痛也都值了,罢了,今儿拼了给小怀真不悦,我也要多灌你几杯。”熙王说着,便又给小唐添酒。

    小唐看着那清冽的酒水倾入杯中,此刻厅内格外寂静,甚至能听见酒水哗啦啦地清脆声响,日影斜移,照在桌子上,那透明的水滴便跳跃舞动,最终又归于平静,只剩一抹涟漪。

    熙王握着袖子,重又坐稳,才欲举杯,小唐忽然道:“永慕,我虽知道你不会伤害我,但是,既然今儿已经说明了这秘密……只怕你心中有刺,将来,焉知你不会对应兰风跟怀真……”

    熙王抬眸看他,顷刻,微笑说道:“原来你特意来,是为了这个?也罢,既然如此,我向你起誓,倘若我会伤害小怀真或者应兰风,就叫我……叫我再万箭穿心,如何?那种挖心之痛,我可不愿再领略一次了,这誓够毒了罢?”他举起杯子来,向着小唐含笑挑眉。

    小唐也抬眼看他,点头道:“的确够毒了,然而,我想你换一换。”

    熙王不解,端着酒杯大笑道:“还有比万箭穿心更毒辣的么?”

    小唐笑道:“大约是有的。你只随我说……倘若你伤害怀真或者应兰风,就叫我唐毅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熙王原本还笑吟吟地,蓦地听到最后一句,便紧皱双眉,冷看小唐,手中的杯子也“啪”地一声墩回桌上,酒水泼出大半。

    小唐目不斜视,仍是面色淡然,道:“上回你替我挡箭,其实算是我欠了你一条命……倘若你真的违背誓言,对怀真跟应兰风不利,那么……便以我的命来抵了。”

    熙王忍无可忍,起身道:“你竟为了那丫头……肯做到这个份上?你不信我也就罢了,何苦拿自己来赌咒!”

    小唐道:“这也是因我信你之故。倘若你真的有你自己所说,待我至真,那么……你就永不会违背此誓,我自然也不会应誓,倘若你违背了,那么我就错信了你,应了这誓,也是公平。”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是先把应爸爸的身份透给大家知道了,所以大家都紧张起来,觉得大事不妙,却不知熙王要知道这内情也是不易的,起码在小唐开口之前,他只是猜测(虽然这也挺要命的)

    先把这一章发了~有些地方得仔细看才能明白哦,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3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