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3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敏丽忽地腹痛难忍,小唐怀真不知如何,忙跑去看,一边儿又命速传大夫。

    唐府之中,本也有一名常备的良医在,当下飞也似地赶来,便给敏丽诊脉,却说是脉象不稳,又看敏丽十分痛苦,他自忖并不擅长女子病症,竟然不敢出手医治。

    先前那在肃王府的吴大夫,因救了敏丽之故,又着实因为他医术高明,素日又并不涉足些王府内事等,小唐便替他求情,竟是让他无罪脱出。

    然而他毕竟曾在王府任职……一时有些不便,因此得了性命后,先谢过了小唐,竟卷了包袱,忙不迭地出城而去了。

    怀真抱着敏丽,百般安抚,生怕孩子有个万一,因想到此人,便对小唐道:“事到如今,还是快去请竹先生才好。”

    小唐也正有此意,当下便叫了小厮来,道:“立刻去昔日的太子府,请竹先生来府中一趟。”

    原来这两日,张烨便到底去了太子旧宅住着,竹先生却也歇在那里。

    那小厮领命,忙快马加鞭地赶了去,果然不多时,便请了竹先生来到。

    诊了脉后,竹先生点头说道:“唉,我听闻世子妃有孕,本就觉着意外,亏得世子妃的体质极好,不然的话……”

    怀真见他有些话无好话,怕敏丽听了,越发难受,忙制止了,只求他不管如何都要救一救。

    竹先生瞥她一眼,便掏出银针,在敏丽身上各处穴道上略刺了两下,方慢慢说道:“怀真丫头别急,我并不是说保不住,只不过……毕竟世子妃要受一番苦楚了。”

    敏丽正自惊心,闻言忙道:“不管如何,只要孩子好好地就成,就算我死……”

    怀真忙捂住她的嘴,又对竹先生道:“姐姐瞎说呢。先生这样高明,一定有母子都平安的法子。”

    竹先生看着她一笑,道:“你先送我这高帽子戴,我若是办不到,岂不是自坏名号了?”

    怀真见他懂此意,就也陪笑。

    幸好这会子敏丽的腹痛渐止,竹先生见她面色也缓缓恢复正常,才出外又开了药方,且说了许多禁忌之物之事。

    小唐大为感谢,竹先生把笔放下,看向小唐,半晌方道:“上回我给怀真看病,要了噬月轮。这次……”

    小唐心中一动,以为他又要开什么条件,便问道:“这回先生要什么?”

    竹先生眼神闪烁,沉吟片刻,道:“罢了,还是不跟你要了……横竖不是我的东西,就算非要到手,也还是要丢了的。”

    小唐听了这话,便想到噬月轮之事,于是问道:“我始终不解,为何噬月轮竟自先生手中,落到旁人手里?”

    竹先生苦苦一笑,道:“我原本是用此物换了一个人的性命,不料,东西丢了,人也没救回来。”

    小唐道:“不知先生欲救的那人是谁?”

    竹先生垂眸道:“是张烨的生母,太子妃。”

    小唐见他有问必答,便又道:“不知噬月轮是给了何人了?”

    竹先生想了想,道:“若无误的话,是肃王所派之人。”

    这个答案,却在小唐意料之中。当下小唐不再多问,便命人去抓药,一边儿相送竹先生出府。

    将到门口之时,竹先生忽地回头看向小唐,道:“我知道唐大人跟熙王爷自小的情谊,只怕无人能及,故而想问一声……唐大人觉着熙王殿下如何?”

    小唐道:“先生如何这样问?”

    竹先生抬头看了看天际,却见星光漫天,如一张弥天大网,罩着人间。

    竹先生叹道:“我知道熙王乃是众望所归,也是天命所归……然而到底……”他皱了皱眉,只道:“近来东北之境,有星明灭,我见唐大人仿佛又有远行之兆。”

    小唐心中凛然,拧眉看向竹先生,竹先生对他笑了笑,道:“罢了……告辞了。”向着小唐一拱手,便上车而去。

    是夜,敏丽服了药后,才觉得身上阴寒减退,便自在睡了。

    怀真一直守着,看她安稳睡了,又叮嘱了丫鬟们不时过来看着,才自回屋去。

    次日,小唐自去早朝。怀真便安排茶饭,谁知敏丽吃了之后,竟一番大吐,惊天动地……怀真害起怕来,忙又命人去请竹先生,谁知竹先生并不肯来,只叫小厮带话,说是此后三个月都会如此,叫不必大惊小怪,只让她不管多难受,都要进食罢了。

    怀真无法,倒是敏丽听了,喘着说道:“昨儿先生说我会受罪,倘若只是如此,倒也不算什么。”咬牙说罢,面上透出一股果决之意来。

    果然又过半个月,敏丽总是这般反反复复,整个人越发瘦的可怜,连唐夫人都不忍了,暗中对怀真偷偷说道:“我先前怀毅儿的时候……他倒是乖巧,也并没怎么遭罪,顺顺利利地就……怎么你姐姐竟是这个情形,每日看她这般,我都吃不下饭了,这简直是熬命呢。”

    这些日子,多亏怀真忙里忙外,每日目睹敏丽这般惨状,心中虽然也又惊又怕,但却因知道敏丽的心意,因此只是劝说唐夫人,道:“横竖竹先生说,是熬过这三个月……三个月后必然就苦尽甘来了。”

    唐夫人听了她的安慰之语,才叹了声,不说此事了。

    而小唐白日虽不在家,但是晚间,也时常听见敏丽折腾捱苦的声响,每当此刻,怀真都要不顾一切地前去探视安抚……小唐反而有些忧虑,心中彷徨,不太敢靠前儿。

    这天晚上,敏丽才喝了药,又都吐了,因竹先生早叮嘱过,于是丫鬟们不免再去熬药,务必要她喝下去。怀真又忙得半宿才回来。

    小唐见她回来了,忙接住了,问了几句,忽地说道:“这还一个月不到……已经瘦的不似人形,再熬两个月,得成什么样儿?”

    怀真也是无奈,说道:“可不是呢?今儿太太又跟我说……说是假如不妥当,就……可是那孩子对敏丽姐姐来说,像是性命一般的,你看她这些日子,如此难受,却还是撑着吃药吃饭……自然是因一心想这孩子好呢……”

    怀真说到这里,眼圈微红,道:“倘若我们为了她好,把孩子给……那只怕也害了姐姐的性命了。”

    小唐蓦地把怀真紧紧抱入怀中,道:“我从来没见过女子这般……倒是有些可怕,倘若你也有了身孕……会不会也是如此?”小唐说到这里,便瞪着怀真,越发提心吊胆。

    这些日子怀真伺候敏丽,因见她受这般苦楚折磨,心中自然也有些惊悸,可是见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唐竟也为此而怕了起来,怀真反笑起来,道:“我可不知道了。”

    小唐见她口吻带笑,却不敢放松警惕,因道:“你别笑,倘若你也是这般,我可是不依的,这哪里是要生孩子,这简直是一个冤家对头。”

    小唐说到这里,便拧紧浓眉,透出几分恨恨之意。

    怀真又惊又笑,便举手打了他一下,啐道:“瞎说什么?多大人了……”才打了一下,目睹小唐忧心忡忡的模样,怀真心底一个闪念,便迟疑着问道:“这些日子你……都规矩的很,莫非是……”

    原来自打敏丽那夜犯了腹痛请了竹先生后,这段日子以来,小唐均是安安分分,从来不肯厮缠怀真……

    怀真还以为他是体恤自己照顾敏丽辛劳……或者是他担心敏丽故而分神……如今看来,却是另有内情。

    果然,小唐见了她问,虽不回答,却只是目光之中带着忧色,默默看她,半晌才闷闷说道:“我不舍得怀真受这般的苦楚。”

    怀真闻言,心中暖意洋洋,便主动抱住小唐,在他耳畔低低笑道:“你别担心……唐叔叔这样的好人,若真的有了孩儿,他也不会舍得我受苦的。”

    小唐听了这话,无端竟觉得眼中一热,便试探着低头,又吻住她的双唇。

    唇齿相交,幽香甘甜,小唐只觉得又回到那一夜春雨绵密,耳畔响起沙沙地响声,仿佛洒在心头,让十万朵的心花都在顷刻绽放似的,于这份甜香彻骨之中,所有的忧患疑虑,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此时此刻,天地之间,唯她罢了。

    话说这一日,怀真正看着敏丽喝了药,又看着她安歇了,才觉着略微神乏。

    怀真便要回房歇息会子,谁知门上忽然来报,道:“少奶奶,不知为何,有个詹民国的骋荣公主来拜访。”

    怀真闻言诧异,自打她嫁来唐府,因小唐地位之故,隔三岔五,倒也有些京中的权贵内眷来拜访,怀真都也习以为常,且她得闲,也会去别人府上拜会,逢年过节,亦或者是什么诰命夫人的寿之类,人情来往,自要做到妥妥当当。

    然而这什么詹民国的公主……却是头一次来到府上。

    怀真虽也隐隐地听说詹民国有几个公主王子,就在京城内,似乎也跟皇族中人有些交往,可他们跟唐府从来都无交际,然而既然人家到了门上,自然不能慢待,怀真忙叫请进来。

    恰好此刻唐夫人过去大房那边,怀真便一边命人去通报,一边儿换了衣裳,才到厅上见客。

    怀真重整了妆容来到外间之时,见那詹民国的公主已经在厅上落座了。

    一眼看到,果然跟舜人的打扮不同,头上戴着镶嵌宝石的冠子,两边儿却垂着珍珠璎珞,看来十分的珠光宝气,只是打扮的也很利落,宝蓝色的长甲衣,罩着里头月白色的缎子衫,脚下也并没有穿绣花鞋,而是一双黑色麂皮的靴子,瞧来少了娇弱之意,反带几分英气似的。

    怀真又细看她的模样,却见生得倒是跟舜人没什么大的差别,只是鼻梁略高一些……眼睛略深一些,长得倒是并不难看,别有一丝异域风情。

    而怀真打量这位公主之时,这人却也正在细看她,只见这位传说中的三少奶奶,看来身段芊芊婀娜,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似的,而生得清丽出尘,面似芙蓉,目若秋水,唇似最新鲜的娇嫩花瓣颜色……然而脸容虽然精致动人,可仍透出几分柔弱稚嫩,只是双眸无比清澈,光华隐隐,仿佛能看透人心。

    两个人彼此打量了会儿,骋荣公主笑说:“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三少奶奶了,骋荣有礼。”

    怀真听她一口中国话,说的十分流利地道,如果不是这身奇装异服,只怕要把她当成土生土长的舜人了。怀真心道:“不知她来意如何,只是倒是不能让这外邦人士小瞧了我们。”

    因此怀真敛容,便道了个万福,口称:“不敢当,怀真见过公主殿下。”

    骋荣公主一步上前,将怀真的手轻轻握住,道:“我才是不敢当,只是闻名前来见识的,哪里能受得起这一拜?”

    她走到跟前儿,怀真才觉得骋荣公主竟比自己高出许多,先前竟没觉得。

    怀真不习惯人初次见面的人如此亲昵,便不动声色地微笑敛手,示意公主落座,才又问道:“先前虽听闻公主大名,只是素无交情,不知今日前来,是有何事?”

    骋荣公主笑道:“少奶奶不必诧异,我只是特意来结交的罢了,我先前也跟舜的几位公主驸马……以及官员们互有往来,也早就知道武安侯的大名,只是一直没有缘分相拜,因此才贸然来到府上,还请莫怪才是。”

    怀真听她的口吻,仿佛别有内情,便只看着骋荣公主。

    骋荣对上她的眼神,笑道:“少奶奶大概是没听说过,我哥哥莽古,曾得罪过武安侯……所以武安侯一直对他避而不见,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始终想亲自向武安侯致歉。然而我知道你们舜人的规矩,女人是不可以出入朝堂的,因此我也不敢就直接去礼部拜会,只大胆来到府上罢了。”

    莽古之事,小唐从没跟怀真说过。怀真听骋荣这般说,自然有些不解,面上却仍滴水不漏,只道:“公主不必这般,我从未听闻此事,何况我们三爷从不是个心胸狭窄之人,只怕也早淡忘了。倒是劳公主记得……也罢,待三爷回来,我自向他转告公主之意就是。”说着,便一笑垂眸,端方庄重。

    骋荣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多谢少奶奶的美意,这样我就放心多了。对了,骋荣听说,少奶奶有一种调香的本事,十分神乎其技?”

    先前说过,怀真自嫁了后,便久不弄香,只曾给平靖夫人调了两块香料罢了。

    又因近来敏丽回来后……对一切异样香味都会有些不适,故而怀真也更加不敢调弄香料。

    这会儿听骋荣说起来,怀真便道:“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且早就扔下许久,不值一提。”

    骋荣目光炯炯看着怀真,还待要说,丫鬟报唐夫人回来了,因此两人便停了口,起身相迎。

    且不说詹民国的公主忽然造访唐府,只说小唐退朝之后,回到礼部,将近正午时候,忽地有一封疾奏来到,小唐打开看了会儿,便微微地吁了口气。

    小唐思量许久,便撇下手头其他诸事,出了礼部。

    此刻小厮早备了马,小唐翻身上马,却是王熙王府而去。

    这几日,熙王府可谓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只因成帝虽还未曾昭告天下,但人人皆知,熙王会被立为储君,已经是铁板钉钉之事了。故而前来交际拜见之人,络绎不绝。

    然而这些日子里,小唐却是头一次来,门上往内一报,还未进二门,就见熙王亲自迎了出来,隔着老远便朗然飒飒地笑道:“这些日子来,总算有个我想见的人来了。”

    小唐上前,一笑行礼,熙王握住他的手臂,道:“这会子来,必然是没吃中饭了?正好儿留你陪我一块儿喝酒。”当下不由分说,就吩咐底下,叫快快布置酒席。

    小唐也未推辞,两个人来到厅上,分列坐了,小唐环顾周遭,却见此处的布置……竟跟几年前熙王才上京时候的差不多情形,依旧是没什么奢华惊人的陈设,古旧简单,桌椅等也一如昔日。

    顷刻酒席布置妥当,熙王叫伺候的小厮们自退了,起手亲自给小唐斟了酒,道:“知道你这段日子忙,只是为何一次也不来府里了?我以为你是要离弃我了。”

    这话自然是说笑的。小唐微微一笑,道:“将来自然是君臣之别,殿下何苦只是玩笑?”

    熙王听了,才敛眉说道:“如何又说这些没意思的话?”

    小唐抬手端起酒杯,略吃了一口酒,说道:“说的是实话罢了,殿下莫非不爱听?”

    熙王皱了皱眉,笑叹道:“好好,你总是爱噎我,我偏拿你没有办法。”见小唐吃了一口,他也举杯一敬,同吃了口。

    两个人喝了一杯,熙王不免问起敏丽的事,小唐想到敏丽,一时又有些食不知味。

    熙王瞧着他面上不安,忙不提此事,只说道:“我只是听闻竹先生曾去过府上,必然无碍……是了,竹先生如今在太子的旧宅陪着烨儿住了,那孩子终究回心转意了,倒是妥当的很。”

    小唐闻言,便颔首道:“此事你做的很好。”

    熙王疑惑看他,小唐抬眸说道:“当时众人都疑心张烨的来历,独你在皇上跟前儿,一力想要认他保他……这个,只怕是皇上最愿意看见的。”

    熙王才也笑道:“这是自然了?什么皇家骨血,你想想看,此刻从里到外,剩下几个人了?我自己也觉着凄凉,好歹多了一个,自然要快些认回来。”

    小唐定睛看熙王,却不言语。

    当时竹先生进宫揭破张烨的身份,成帝传召众人进宫,问询各人的意见,其实并不是看文武百官的意见,只是看熙王罢了。

    而熙王果然也不负所望,他的表现,在众臣看来,不愧是皇族贵胄,天家风范,委实地磊落大方,彰显的心胸宽和,又且血脉情深,俨然明君之相。

    在成帝看来,自然也是心中甚慰。——试想此刻倘若是肃王,只怕肃王也会竭力怀疑张烨的来历,哪里会做到如熙王这般不计一切?

    张烨,也算是成帝用来试探熙王的一步棋罢了。

    熙王的表现,却不由不让人心服口服。

    小唐思量片刻,道:“其实……你明知道皇上绝不会立张烨为太子的。”

    熙王一愣,点头说:“其实我也猜不透父皇想什么,然而因太子哥哥出事,我只想着,若能弥补一些……自是好的……”

    小唐忽然唤道:“永慕……”

    熙王应了声:“怎么了?”

    小唐唇角微挑,低声说道:“你可知道……有时候你说假话的时候,会以假乱真的……连你自己都相信是真的了。”

    熙王隐隐一震,面上笑意微敛。他目不转睛看了小唐片刻,才又恍若无事似的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我是真心想要如此,所以连自己才信了的?”

    小唐停了杯,垂眸不语。熙王起身,复给他将酒斟满了,道:“你特意来这一趟,就是为说这个?不管你以为我说的是真话假话,然而我对你,却是……”

    小唐不待他说完,便道:“淑妃娘娘曾想暗害怀真……你可知道……是为什么?”小唐说着,便抬起头来,双眸直视熙王。

    熙王对上他肃然带冷的眼神,举着杯子的手势僵了僵,喉头微动,却竟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三只萌物,谢谢(╯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6 22:27:4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6 22:37:5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6 22:38:02

    三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6 22:48:56

    高手过招,砰砰啪啪~~你压谁更胜一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3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