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2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在宫内,成帝再次醒过来之后,见熙王清妍公主等仍都在殿中,太医院使也领着几个太医守着,见他醒来,纷纷上前,诊脉的诊脉,呵问的呵问。

    成帝将众人打量了一遍,目光落在熙王跟清妍面上,道:“朕已经无恙了,你们在这儿也许久了,倒是先回去歇着罢。”

    熙王道:“父皇且让太医再诊一诊,不然,儿女们纵然离了这儿,也是不放心的。”三公主、清妍公主等也同样如此说。

    此刻太医院使亲自给成帝诊脉过了,因道:“皇上的脉象已经安稳了,只是体内仍有些余毒未散,要慢慢地调理才好,王爷殿下跟公主们可以先自回府,这会子皇上没有大碍的。”

    熙王众人闻言,才领命而退。

    熙王同清妍是最后出寝殿的,两个人且走且说话,忽见前头一队执金御经过,铠甲鲜明,队伍整齐。

    清妍叹了口气,便道:“可真是吓人,怎么肃王竟然作出这种事来呢?我听闻昨儿多亏了哥哥亲临宫门,才将那一干反叛们镇唬住了,不然的话,只怕宫中也是危殆了。”

    熙王道:“这哪里是我的功劳,一来多亏了景深在旁护佑,再则是唐侍郎之力罢了,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不算什么。”

    清妍笑着点头,道:“哥哥还是这样,若是别人,也难有勇气在那个时候赶去宫门口……岂不知连父皇也对你很是称赞?”

    熙王却并无喜色,反而叹了口气,道:“我倒是不愿被父皇称赞的……这种手足相残的事儿,又有什么可称道的呢,宁肯这事从未发生罢了……”

    清妍公主转头看他,道:“可谁让肃王哥哥想不开呢……如今三位王兄,只剩下了三哥哥你,先前三哥哥还跟我说,似你这般闲闲散散地才自在,只怕从此之后,也不得自在了呢。”

    熙王因也看向清妍公主,两人目光相对,清妍忽地小声说道:“三哥哥难道还没想过?将来……也只有你可以承继大统了。”

    熙王却默然不语,只微微摇头。

    清妍叹了口气,道:“我心里却不知是喜是忧的。”

    熙王问道:“这是何意?”

    清妍幽幽说道:“我一来,替三哥哥欢喜,二来……又怕三哥哥当真成了皇帝,咱们之间,就不能似先前一般了。”

    熙王闻言,才豁然笑道:“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且不说还是没影子的事儿,就算真的成了……总而言之,说句不中听的,就算成了天王老子,难道咱们就不是兄妹了不成?这些胡话,以后可万万别说了。”

    清妍听了这话,才也展颜一笑,道:“我知道哥哥跟别人不同的。”

    两个人说话间,出了寝殿,清妍一抬头,忽地看到栏杆边有一个人站着,清妍因道:“那不是三姐姐么?”

    熙王抬头一看,果然见三公主赵蓉跟几个宫女站在那里,一见两人出来,赵蓉便满面春风上前,笑道:“见过三弟。”

    熙王挑了挑眉,扫了清妍一眼,原来因熙王从小不大受宠,前几年又在京外,因此跟几位公主竟都有些生疏,只跟最小的清妍关系很好。

    自打他回京以后,这些公主们也并不很亲近他,只忙着奉承太子跟肃王去罢了,三公主跟太子和肃王的关系却也很好,先前见了熙王,也只淡淡地,似这般满面含笑赶着上来的模样倒是少见。

    清妍公主心里也是诧异,跟熙王对视一眼,她倒也是明白的,因对三公主行了个礼,道:“三姐姐有话跟哥哥说,我便先告退了。”

    赵蓉淡看她一眼,只应了一声。熙王也并未阻拦,清妍便自带人去了。

    熙王就看赵蓉,道:“三姐姐找我有事儿?”

    赵蓉笑吟吟道:“没什么事儿,只是昨儿发生的事儿委实可怕……我听闻多亏了三弟果决能干,才能及时擒住逆贼,保得京城平安,委实是极大的功劳呢。”

    熙王道:“这算不得什么,也并不是我的功劳。”

    赵蓉道:“说的什么话,不是你,难道还能有第二个人能镇住那些居心叵测的逆贼不成?父皇都满口夸赞,说你果决勇毅呢。”昔日肃王声威盛时,三公主一力巴结,如今却一口一个逆贼,十分无情。

    熙王见她望着自己,满眼笑意,他心里并不如何喜欢,却还是带笑道:“三姐姐别夸坏了我。”

    赵蓉听他这般说,竟挽住他的手臂,道:“咱们毕竟是真真儿的手足至亲呢,只恨先前你不在京内,好端端地竟让兄弟姊妹们都疏远了……又可恨是肃王,总是无中生有的挑拣你的不是,又恐吓着我们,因此姐姐心里虽然难过,却竟不敢着实跟三弟你亲近的……唉,现在想想,真是……”

    熙王只是一笑,不说什么。

    赵蓉看他道:“如今好了,好歹是乾坤太平,水落石出的,叫人也安心……三弟,你可怪姐姐昔日的迫不得已呢?”

    熙王便道:“三姐姐说哪里话,且不说姐姐并没有亏于我,就算当真有亏于我,我也仍是当兄弟的,怎么又敢怪姐姐呢?”

    赵蓉闻言,才又笑起来,道:“很是,我也知道你从来都是个心地宽广眼界高远、跟别人不同的……我私下里常常跟驸马说:兄弟三个里头,你是最有胸襟见识、最具皇族风范的,只是昔日的情形你也知道……纵然我心里喜欢,可也不敢大声说出来的,唯恐给你招灾惹祸。”

    熙王笑着点头。赵蓉见他神色朗然,始终含笑,便越发喜欢,道:“三弟得闲,可要多往驸马府走走呢,不然叫人看见,又以为咱们姐弟们都疏远了。”

    两个人说着,便走出了宫门,熙王正应付着,心下谋划想个借口先告辞去,赵蓉却很不愿放开他似的,只不住嘴地说。

    谁知正说到这里,忽地听有人叫了声:“三哥哥!”

    熙王跟赵蓉都一停,双双抬眸看去。

    赵蓉见了来人,冷哼了声,把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道:“她这会子来做什么,难道是来求情的不成?”

    原来这来者,竟是六公主赵芙。——这赵芙昔日因心仪小唐,只求而不得,成帝有些窥知端倪,便给她另择佳婿嫁了。

    然而六公主的母亲是齐贵妃,贵妃家里却是兵部的齐尚书,这一次肃王作乱,竟能调动城郊大军,兵部向来又偏跟肃王府交好,这一下便是难辞其咎。

    肃王事败之后,齐贵妃跟齐尚书也遭受连累,先前成帝过问之后,已派了人去抄家,又将众人押解。

    赵芙因嫁了,受得牵连要少一些,然而听闻母妃跟家族都受了牵连,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本欲见成帝求情,怎奈成帝因心有余悸,见了她只觉厌烦,因此竟不肯召见。

    三公主赵蓉一看,便知道赵芙的来意,见赵芙往跟前儿来,就忙对熙王小声说道:“三弟,你不必理会她,素日里仗着齐贵妃跟齐尚书的势力,几个公主里只有她最嚣张任性呢,这会子终于遭了难,才终于又瞧见咱们了。”

    熙王仍是不言不语,说话间赵芙到了跟前儿,也不给三公主见礼,只拉住熙王衣袖,道:“三哥哥,你可要替我做主。”

    熙王还未开口,赵蓉已经冷冷说道:“芙儿,你还是别开这个口了,如今你没遭受牵连,便该合掌念佛罢了,那齐家协助肃王,是谋逆之罪,难道你还想求他们活命不成?就算三弟有这个慈悲心肠,父皇也是不答应的,你何苦要拉三弟下水?”

    赵芙听了这一番话,立刻拧眉,怒道:“三姐姐何必撇清?纵然齐家不干净,难道三驸马家里就干净了?先前太子在的时候,每日里恨不得都住在太子府……后来太子事败,又往肃王府跑的那样勤快,唯恐别人不知道你们那谄媚样儿,现在两个都倒了,又来巴结三哥哥了不成?昔日里是谁说过三哥哥‘浪荡悠闲,难成大器,不似皇族子弟’的?”

    赵蓉脸上涨红,气道:“你瞎说什么?”又忙忙地对熙王道:“三弟,你别听她胡说!这是狗急跳墙,失心疯了呢!”

    熙王被她两个吵得不胜其烦,但面上却还是笑意不改,温和说道:“三姐姐跟六妹妹别急,有话好好说罢了,过去的事儿也不必再提,横竖都是手足,一人少说一句,和气为贵呢。”

    赵蓉见他不肯计较,才又宽心,忙笑道:“好三弟,真真儿的句句金口玉言,让人心服口服。”

    赵芙不去理会她,只拉住熙王,求道:“哥哥,如今只有你在父皇跟前儿能说上话,你好歹替我求一求,救救我母妃呢,你也知道的,她素来不是那等嚣张做耗的,这一次淑妃行事,她也丝毫也不知情,只是给平白牵连了罢了。”

    熙王竟安抚道:“你别急,父皇只是暂时气怒,所以才叫人把贵妃娘娘押了,慢慢地再审一审,知道真相后,自然会秉公处置的。”

    赵芙略松了口气,又道:“好哥哥,你好歹看在咱们昔日的情分上,帮着我求一求呢,我一辈子也感激你的。”

    赵蓉见她露出撒娇的模样来,便白了一眼,嗤之以鼻。

    三个人正在宫门口,各怀心思地,忽见前方来了几道人影。

    熙王一看先前那人,眼中便透出几分明色,忙撇下赵蓉赵芙,迎上前去,唤道:“三郎!”

    熙王眼里只瞧着小唐一个人,因此竟没留意他身边儿马上那人,也因那人看来貌不出众衣不惊人的,故而竟叫人忽略了。

    小唐见熙王满眼含笑迎了上来,早翻身下马,然而他的面上却毫无一丝笑意,反有几分凝重肃然。

    熙王眼睁睁看他下马上前,此刻也瞧出他神色有异来,这才分神往旁边一瞥……看到那人之后,顿时便怔住了。

    小唐此刻已经行了礼,道:“殿下。”

    熙王抬手在他袖底一扶,又看向旁边那人,道:“竹先生……是几时回京来的?”

    这跟随小唐而来的,自然便是竹先生了,见熙王发问,竹先生笑呵呵地上前,也行了个礼,道:“是今儿才进京的,熙王殿下大安了?”

    熙王瞧了他一会儿,又看小唐一眼,却见他浓眉如皱,沉默寡言,显然是有心事的……熙王便才微微一笑,对竹先生道:“本王甚好,竹先生……如何会同唐侍郎一块儿来此?”

    小唐至今一言不发,竹先生听问,才道:“因有一件要紧事,想要面圣,正好儿在路上遇见了唐侍郎,就拜托他引荐了。”

    熙王问道:“哦?不知何事呢?”

    这会子赵芙跟赵蓉也走上前来,赵芙看着小唐,眼中透出几分怨嗔来——倘若当初她跟小唐成了好事,此刻她便是唐家的人了,以唐府的洞察先机、小唐之能,只怕齐家也不至于就牵连到肃王府事件中去,只可惜……这般一个金子似的人物,自己竟没能到手,此刻才受这股气。

    小唐并不知赵芙的心思,只向着两位公主行了礼,便眼观鼻鼻观心,不再理会。

    赵蓉倒是笑说:“唐大人昨夜也很是出力呢,果然不愧是父皇口中所称的‘国士无双’,将来也毕竟是国之栋梁,可赞可叹。”

    小唐垂眸含笑,道:“公主谬赞,微臣愧不敢当,不过是为国为民……又是皇上洪福齐天,才保社稷黎民康安罢了。”

    他们在旁说了这两句,旁边儿,竹先生望着熙王,目视他冷静如渊的双眸,胸口隐隐地竟似有几分激荡战栗之意。

    竹先生平静了片刻,才回道:“此事,请恕我无法在此跟殿下细说……”

    熙王倒是并不介意,温温一笑道:“我也知道,能劳动先生这般闲云野鹤的人、竟想进宫面圣的,必然是了不得的大事。”说着,就看了小唐一眼。

    小唐仍是垂眸悄然,竹先生呵呵一笑,道:“回头……殿下必然是会知道的,倒是不急于一时。”

    熙王道:“很是。”因退开一步,说道:“既然如此,就不耽搁先生了,请。”

    竹先生倒是端端正正地,又向着熙王行了个礼,才迈步往前而去。

    小唐在后,脚下一停,看向熙王,两个人目光相对之间,小唐眼中似有忧虑之意,看着他欲言又止。

    熙王依旧泰然自若,温和安稳地,笑说:“且快去罢……父皇方才醒了,这会儿也还有精神,倘若去的晚了,怕又睡着了。别耽误了正经大事儿。”

    小唐听了这几句,便点点头,拱手见礼,才又侧身而过,同竹先生一块儿入宫去了。

    剩下赵芙赵蓉两人,赵蓉便道:“这竹先生昔日是在肃王府做客的,肃王待为上宾,他倒是巧,赶着肃王犯事儿,他就躲得一干二净,如今事平了,又忽地回来……啧啧,到底是能掐会算的人,如此懂得避祸。”

    熙王一声不响,赵蓉怕多说了,惹了他不喜欢,又见他似有心事,就又说了两句,借故告辞了。

    赵蓉去后,赵芙又拉了拉熙王的袖子:“三哥哥,我跟你说的,你可放在心上呢?芙儿只能求你了。”

    熙王虽心中有事,仍是笑对赵芙说道:“妹妹不必过于担忧,我自然会觑空跟父皇进言的……但凡能帮得上,一定尽力。”

    赵芙大为感动,眼圈儿也微微红了,道:“多谢三哥哥。”

    熙王又宽慰了两句,赵芙才也去了。

    熙王送走了两位公主,回头又看看宫门口,此刻小唐跟竹先生的身影已经消失眼前了。

    熙王瞅了会儿,他的随从已经将轿子抬来,熙王上轿,于轿子内默默然地想了会儿,便叫了个小厮上前,吩咐说道:“去传凌大人,叫他往王府去一趟。”那小厮领命,忙也去了。

    且不说熙王自回府去,只说小唐伴着竹先生进宫,便往成帝寝宫而去,正好儿看见两个太医相偕而来,看见小唐,都忙止步行礼。

    其中一个却是认得竹先生的,知道他有回春妙手,因也惊讶他竟回京来,又惊喜问道:“先生回来可算是好了,皇上的龙体如今欠佳,我们虽然竭力相护,到底并无十足把握,先生此刻回来……莫非是唐侍郎请来给皇上看护的么?”

    小唐闻言一笑,道:“正是。”

    竹先生也笑道:“谬赞谬赞,不敢不敢。”

    两人只以为是来看病的,一时欢欣鼓舞,也不敢怠慢,便相送了。

    小唐跟竹先生对视一眼,竹先生看出他面上虽笑,眼底带忧,便道:“唐侍郎不必过于忧虑,我此番进宫,只为了我的人,跟唐侍郎的人并无干系。”

    小唐闻言,不由挑眉:“哦?”

    竹先生道:“我知道唐侍郎心中为何忧虑,然而你也自知,倘若你不带我进宫,我自然也另有法子……倒是拦不住的。”

    小唐只淡淡一笑,竹先生看他一眼,又道:“我送给怀真的那支故人之物,只怕唐侍郎已经见过了罢?”

    小唐一时悚然,心中强自镇定,便凝眸道:“不错,先生既然如此说,便也知道此物的来历了?”

    竹先生竟道:“我何止是知道此物的来历,我曾亲眼见过此物被造出……也曾看见它在玉人发端,风花无双。”

    小唐双手暗暗握紧,竟不敢言语。

    竹先生说到“风华无双”之时,眼中一阵惘然,却很快地复又醒悟过来,因打量着小唐,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你既然也明白,那我们便心照不宣了。我不会涉及此事,只料理我要料理的,虽然这其中细究起来,毕竟也是不免牵连……但,目下不至于牵连到。”

    小唐似懂非懂,隐隐猜测:竹先生进宫是为张烨……且跟废太子相关,然而据他话中所说,他只管张烨之事,竟不像是要牵扯怀真的……

    然而又听他此刻这两句话,张烨的事儿,跟怀真的事儿,私底下仿佛有些牵连。

    一想到怀真,小唐心中竟无端乱跳,眼见已经到了寝宫,便说道:“先生既然神机妙算,可知道逆天而行的后果如何?”

    竹先生顿了顿,道:“我一生并无别的牵挂,只一个徒儿。最惨的下场,大概莫过于你恩师那样罢了,我自忖……纵然是死,也不至于如他一样,选择那种肝肠寸断的法子。”

    小唐听提到林沉舟,胸口隐隐作痛,然而心念一动,便又问道:“恩师聪明一世,最后却竟绝意那般……狂儒醉剑铁八卦,如今狂儒已去,先生又要涉足朝堂……不知醉剑,又如何呢?”

    竹先生闻言,微微一笑,道:“他?连我也有些猜不透他要如何了。”

    小唐想到昨夜永福宫之事,却不便跟竹先生提,拧眉飞快一想,就问道:“先生曾算我跟怀真有系红线之缘,不知这缘,可会至白首偕老么?”

    竹先生转过头来,盯着小唐看了会儿,摇头道:“照我先前所算……原本不会。你同她虽然有缘,但红线希微,缘法浅薄,只怕毕竟中道殂谢。”

    小唐的心“砰”地一声,像是停了一刻,只顾睁大双眸,定定地看着竹先生。

    竹先生却又点头,叹道:“然而你同她的命数皆乱,后事如何,且看你们自己的造化罢了。”

    此刻已经到了寝宫门口,小太监入内通报,便传了两人入内。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乱扔霸王票的萌物们,让唐叔摸摸哒~~(╯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2:59:28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2:59:4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02:07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32:1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32:5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33:1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33:26

    joe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1 23:51:30

    阿斯匹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00:11:55

    咩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8:30:36

    所有大萌物小萌物们……元宵节快乐!

    (会有二更,你们先作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2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