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2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小唐出府之后,怀真梳妆妥当,吉祥便来回了两件事,却是近来府内银两支出等的账目。

    怀真翻看了会子,瞧着无碍,就交付吉祥去料理了。

    正要去唐夫人房中,忽地听外头宫内来人,怀真不明所以,忙出来接旨,才知道是成帝宣她进宫。

    怀真闻听,略有些纳闷,不知成帝于这个时候召见,是为何事。

    那内侍陪着笑道:“三少奶奶还是赶紧着些儿,皇上立等着呢。”

    这会子唐夫人闻讯而来,却也不敢怠慢,便对怀真道:“大概是许久不见你进宫了,故而召你说话呢,也兴许是良妃娘娘因省亲回来,没见着你,所以才特意又叫你进宫的。”

    怀真一想,倒也有理,加上那小内侍催的急,怀真便忙又换了身衣裳,整肃妥当,临出门前,便对夜雪等吩咐道:“多半只陪着皇上跟贵妃说会儿话就回来了,倘若迟了未归,三爷问起来,你便说给他知道,别叫他悬心就是。”夜雪便应承了。

    怀真因出门乘车,便往宫中而去,车行半道,忽地听到马蹄声声,十分整齐肃然。

    怀真略掀起一线车帘,往外一看,却见一队人马正打旁边经过,前方带头的那人,正是凌景深,依旧是头戴黑纱的武冠,一身墨蓝色绣麒麟的官袍,整个人冷清英武如旧,但怀真一眼看去,却无端觉着他身上有一股漠漠杀意,蓄势待发似的。

    而就在怀真看过去的当儿,凌景深仿佛察觉似的,淡淡回眸,怀真看见他仍是雪白的脸,然而双眼却偏漆寒的怕人,隐隐似描着红般的,一眼而已,却叫人印象深刻。

    凌景深隔空扫了她一眼,却仍是面无表情地回过头,带着人马极快远去了。

    怀真身边儿跟着的,却是笑荷跟冰菊两个,笑荷看怀真往外打量,便道:“这凌大人身上似有杀气。”

    怀真一震,尚未开口,冰菊笑道:“姐姐这话好古怪,这也能看出来的?”

    笑荷也笑笑说:“我信口胡说的罢了,只是这凌大人从来都是带兵的,积威之下,自然有一身的赫然杀气了,倒是不足为奇。”

    冰菊便问:“姐姐倒是说的头头是道,既如此,那我们家三爷呢?”

    笑荷听说起小唐,却十分谨慎,道:“三爷……又哪里是我们敢评头论足的。”

    冰菊想了想,却道:“别的我不知道,只是三爷必然没有一身杀气的呢,只是有些怪,虽没有杀气,但我们一概上下,却都不敢太靠近三爷,虽然看着是个极好的模样性情,也不见他对我们横眉竖眼的,我们却总是不敢跟他玩笑多嘴的,一见了他就有些怕……却不知是个什么缘故。”

    笑荷看了怀真一眼,见怀真不做声,她便道:“当着少奶奶的面儿,咱们竟只管说起三爷来了,留神少奶奶不喜欢。”

    冰菊这才也看向怀真,见她面色淡然,无忧无喜似的,冰菊便小声道:“少奶奶的性子倒是很好,起先没嫁到我们府之前,也常常来往,我们上下都爱的,如今我才也敢当着面儿说三爷的呢,且又没说别的坏话,倒也罢了。”

    笑荷闻言,却也笑笑,只是再也不跟她说别的了。

    不多时候,便进了宫,内侍领着,便去寝殿见成帝,怀真正行着,忽地见一队执金御自前方经过,怀真看其中有个影子眼熟,心知是唐绍。

    怀真也不以为意,只是才又走了几步,忽然见唐绍去而复返,双眼望着她,便径直走了过来。

    怀真见状,心中一怔,自打嫁给小唐,又明白他的心思,这些日子唐府家宴,虽然也见过唐绍若干次,却总是端庄自持、以小辈看待罢了,唐绍也如她一般,举手投足,毫无任何异状,因彼此都要避忌,是以两个人的情形,看来却比昔日更冷淡几分。

    如今怀真见唐绍忽来到跟前儿,却不知他有何事,前头那小内侍也是认得的,忙停了步子,含笑招呼说:“唐统领,是有何事?”

    唐绍笑道:“我见府里三婶进宫来了,因想跟她见个礼。”

    唐绍为人甚好,虽出身高门却并不矜夸骄横,加上生得又出色,因此宫女内侍们皆十分待见他,小内侍便不敢拦阻多嘴,只陪笑等候。

    怀真此刻也站住了,唐绍到了跟前儿,行了礼,见无人留意,却微蹙眉头,低声道:“婶子如何这会子进宫来了?”

    怀真道:“皇上宣我来见,不知何故。”

    唐绍眼中略有几分忧色,又问:“三叔怕是不知道的?”

    怀真见他这样问,心头一跳,道:“怎么了?”

    唐绍知道不能耽搁,因看了怀真一会儿,终于只说:“没什么,婶子且去罢,只……留神罢了。”

    怀真见他口中虽如此说,但双眼中却并不是个“没什么”的,怀真心中一动,便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绍儿也自多留心。”

    唐绍听她说这句,便也举手行礼,这才退后一步,又深看怀真一眼,才转身大步去了。

    那小内侍仍笑笑地,便对怀真赞道:“绍哥儿真是个懂事知礼的。真不愧是唐家的公子。”

    怀真只是含笑,如此到了成帝寝殿,里头一传,成帝便命宣入殿内。

    怀真进了殿内,嗅到浓浓药气,帷幕重重后,见成帝仰靠在榻上,动也不动,楞眼一看,仿佛雕像一般。

    怀真上前行礼,成帝才转过头来,盯了怀真半晌,道:“怀真终于来了?快起身罢。”

    怀真谢恩起身,成帝打量着她的脸容,却见如今已经换了妇人的妆容,比先前未成亲之前的纤纤清丽,却多了几分娇惜婉柔,成帝凝视着,便道:“怀真过来,到朕的身边儿坐。”

    怀真心中微微诧异……事实上,相比前世的种种荣宠,今生成帝对她,已经是有些“冷落”了,只不知如何。

    此刻听了,怀真未免有些迟疑,杨九公在旁笑道:“三少奶奶,皇上等着你呢。”

    怀真只好领命,便上前几步,只是仍不敢坐,只站在跟前。

    成帝却也不勉强,只是抬眸看着她,却见她垂眸站在跟前儿,恍惚中,竟像极了另一个人……

    成帝看了半晌,因笑了声,定了定神,才道:“朕近来记性大不如从前,竟忘了你都嫁了……”说到此,略停了停,又说:“唐爱卿待你可好呢?”

    怀真听了这句,倒是禁不住笑了,原来这一句话,李贤淑应兰风问过,平靖夫人问过,郭建仪问过……如今,成帝也这般问起来。

    怀真敛了笑,便答道:“回皇上,唐大人对我很好,无可挑剔。”

    成帝点点头,道:“这才是应当的,似这般娇人,就该储金屋而藏之才好。”

    怀真听成帝竟说出这般话来,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成帝叹了声,道:“你坐着罢,在朕跟前儿,不必拘束。”

    怀真只好告罪,杨九公知道她不肯坐在成帝身边儿,早就亲自搬了个锦墩过来,怀真忙谢过了,又道:“怎么敢劳烦九爷爷。”

    杨九公一愣,便低头含笑道:“三少奶奶折煞我了。”说着,就悄悄地退后了几步。

    成帝瞧着这一幕,便笑了两声,道:“你叫九公九爷爷,那么该唤朕什么?”

    怀真不解这话,便抬眸看向成帝,成帝探臂,竟握住怀真的手,道:“你的年纪,算起来,也能当朕的孙女儿了,叫朕一声爷爷,也是不亏的,你说是不是?”

    怀真诧异万分,勉强跟成帝对视片刻,道:“皇上玩笑了,皇上乃九五至尊,怀真不过是区区臣女,怎敢逾矩。”

    成帝听了,眼中微微透出几分失望之意。

    杨九公在身后听见,便陪笑道:“皇上格外喜欢三少奶奶,此刻又是私下说话,不必在意那些繁文缛节罢了,何况老奴不过是个阉人,说起来,还是老奴受不起三奶奶这一声儿呢,就唤皇上一声又如何?”

    怀真转头看了杨九公片刻,又回头看成帝,却见成帝也正看着她,眼神之中,仿佛有些期盼之意。

    怀真心中竟有些不安起来,本来杨九公既然都这般说了,看成帝又盼望着,叫一声也是无妨,然而不知为何,心竟似绷着,这一声,左右不敢轻易出口。

    正在此刻,忽地听外头有人道:“良妃娘娘见驾。”

    成帝听了,眼中渴盼之意才蓦地敛了,怀真听是含烟来到,却心生欢喜,忙起身相迎。

    顷刻间,应含烟果然自外而来,上前行礼之后,成帝道:“你必然是听说朕传了怀真进宫,故而你就特意来见她了,是不是?”

    应含烟笑道:“瞒不过皇上……臣妾正也想念怀真,正好借着皇上的东风,便大胆过来跟她见上一见,还请皇上莫怪。”

    成帝笑道:“朕知道你们从来相好,哪里会怪你,你且过来罢。”

    含烟因走上前,成帝却叫她坐在自己身侧,含烟大胆坐了,便看怀真。

    此刻怀真却也正打量她,却见含烟面色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红润,不再如上回相见时候的消瘦憔悴,怀真心里才松了口气,早向着含烟见礼。

    含烟捉住她的手,又叫她坐了,虽满心里想跟她亲近,但毕竟当着成帝的面儿,倒是不好冷落了成帝。

    含烟便笑对成帝道:“皇上正在跟怀真说什么呢?臣妾可是打搅了?”

    成帝笑道:“并没什么,说些闲话而已。”

    含烟才也对怀真道:“上次承蒙皇上恩典,我回公府省亲,然而唯独没有见着你,实在是心里遗憾,向来可好呢?”

    怀真道:“一向都好,多谢娘娘记挂着。”

    含烟道:“我还有几样东西想送给你,都是心意,本想叫人送到唐府去,又怕兴师动众的不好,这会儿你进宫来了,却是正好带了回去。”怀真忙又谢过了。

    成帝在旁看两人一言一语说着,十分和气,他便也微微地吁了口气,道:“怀真打小儿是在京外长大的,良妃却是在府内,你们两个如何这样投契的?”

    两个人听了,都是心中一顿,她们两人交好,起因却是因为郭建仪,又如何对成帝说?

    顷刻,含烟便先柔声道:“皇上有所不知,只因怀真回府之后,我瞧着她年纪虽小,然而举止行事都跟别人不同,故而格外喜欢她。”

    怀真也笑道:“娘娘温柔可人,对我又多方照料,我自然也有亲近她的意思,因此同娘娘竟比别人好。”

    成帝点了点头,道:“这便是缘法了。倘若有缘,就算再流离失所,三千世界,百万众生的,也能再到跟前儿……”

    怀真跟含烟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诧异,成帝却又掠过此节,又说别的去了。

    如此,两人陪着成帝,不觉已经坐了半日。

    眼见黄昏将至,成帝竟没有放怀真出宫之意,怀真正要出言求退,却听成帝叫吩咐晚膳,对怀真道:“你进宫一趟,也是不易,就陪着朕吃了晚膳再出宫去罢。”

    怀真见开了金口,只好从命,当下含烟坐陪,便同成帝一块儿用膳。

    正用膳之时,外间寒风乍起,隐隐地仿佛听见几声锐响,仿佛是哪里放炮仗烟火似的,依稀映的窗上微微地亮。

    然而正月已过,谁家还放烟花?

    成帝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顾问怀真道:“朕记得你喜欢吃那道蜜汁火方来着,如何不见你动筷?”又叫人放到她跟前儿去。

    怀真有些讶异,她从不曾记得自己说过喜欢吃这菜,然而见成帝开口,便只谢恩罢了,如此又过了会儿,外头有些鼓噪声,是杨九公走了出去查看究竟,半晌匆匆返回,在成帝耳畔说了几句。

    成帝手势一停,隔了会儿才道:“果然是真?”

    殿内鸦雀无声,连怀真跟含烟都停了箸,却见杨九公点了点头,满眼忧色看着成帝,成帝想了想,道:“罢了,不必管他。”

    杨九公叹了口气,还要再说,成帝忽然问道:“淑妃呢?”

    杨九公还未回答,可巧就听见外头有内侍扬声道:“淑妃娘娘到。”

    说话间,就见盛装的淑妃缓步而入,灯光之下,淑妃顾盼睥睨,越发艳光四射,贵气生辉。

    杨九公见状,便退后几步侍立,含烟跟怀真早起身见礼,淑妃扫了两人一眼,蓦地一笑,道:“皇上这顿晚膳,倒是齐全,只为何不叫臣妾也来凑趣儿呢?”

    成帝道:“只怕你忙着,不得空来。”

    淑妃已走到跟前儿,行了个礼,道:“若是皇上传召,臣妾就算是有天大的事儿,也要赶着来。”屈膝行礼过后,便起身,仪态万方地在成帝身旁坐了。

    怀真跟含烟面面相觑,都觉得淑妃的举止有些蹊跷。

    这一刻,殿门便重又关了起来,隔着帷幕,仿佛又隐隐地听到些鼓噪声响传来。

    然而成帝跟淑妃两个却仿佛什么都未听见似的,成帝淡淡说道:“只怕爱妃当真是有天大的事儿呢。”

    淑妃却一笑,放眼看着桌上这许多菜色,忽地皱眉道:“都不是我爱吃的。”

    目光一扫,看见怀真跟前那道蜜汁火方,便挑眉道:“皇上还特意给怀真准备了这个?这般不上台盘的菜色,也亏得也合她的口味呢?”

    成帝双眉一皱,道:“你想说什么?”

    淑妃转头又看向他,含笑问道:“皇上先前说的,立储之事,不知可想妥当了不曾?”

    成帝道:“还未想好。莫非你替朕想好了?”

    淑妃点头,仍是笑吟吟地说道:“臣妾早就想好了,就是肃王如何?”

    含烟此刻已经听出不好,早走到怀真身边儿,闻言更是震动,忙握住怀真的手。

    怀真的心也跳的甚急,勉强握了握含烟,觉得含烟的手湿嗒嗒地……怀真不以为意,两个人都看着成帝跟淑妃。

    却见那两人各自沉默无声,只有眼神相对,半晌,成帝说道:“爱妃,倘若朕不同意呢?”

    淑妃笑了起来,娇声说道:“皇上还是从善如流,应了臣妾的好,臣妾也是为了皇上着想,皇上已是这把年纪了,早点儿让肃王帮着您挑了这天下的担子,自个儿爱做什么做什么,要宠谁就宠谁,要和谁用膳就和谁用膳,何等之自在快活呢?”

    成帝也淡然一笑,道:“只怕这担子肃王挑不起,更只怕,倘若给他担了去,这眼前一干人等,朕就再也见不到了。”

    成帝说着,双眸略微眯起,看着淑妃,沉声说道:“你的心,当朕不知?你岂能容得他们?”

    淑妃脸上的笑也缓缓敛了,冷冷地看着成帝,片刻,仍是带笑说道:“皇上还是这样了解臣妾的心意呢。”这句的口吻,听来十分甜蜜,细思,却隐隐似毒蛇吐信。

    成帝不语,转头见含烟跟怀真都站着,便道:“你们坐罢了,菜都凉了。”

    两个人如何敢坐,然而又不能不听成帝的话,含烟轻轻拉了怀真一把,两个人迟疑着才要落座,忽然间,淑妃握住那明黄色的桌布,用力一拽……只听得“当啷”之声不绝于耳,桌上一半儿的御膳随之跌落地上,顿时一片狼藉。

    含烟吓了一跳,紧抓住怀真的手,几乎跳了起来。

    成帝却仍端坐未动,只拧眉问道:“爱妃这是做什么?”

    淑妃笑道:“皇上既然知道臣妾的心意,当知道,臣妾不喜欢的东西,就要毁掉才是……这些菜臣妾都不喜欢,那便谁也不能吃。”

    成帝蹙眉,淡声道:“既然这样,你……是想造反么?”

    这时侯,外头的吵嚷声越发明显了,更有连串脚步声逼近,淑妃笑了数声,凑近成帝耳畔,极小声说道:“臣妾不敢,只是……有逆贼行刺皇上,肃王救驾,然而皇上因遭受惊吓,当即传位给肃王……父传子,又如何是造反呢?”

    成帝才要说话,忽然觉得喉头一梗,竟再说不出一个字,手抓在桌子上,微微战栗。

    淑妃笑着看他,说道:“皇上,臣妾说的可对?”

    成帝本想大怒,然而听她的声音絮絮善诱似的,竟不由道:“对……”

    淑妃展颜一笑,道:“如今宫内有刺客作乱,皇上是不是该传肃王速速进宫平乱?”

    成帝浑身发抖,嘴唇也哆嗦不停,有冷汗自额角滴落,却偏动弹不得。

    杨九公在后见了不妥,便上前道:“皇上……”

    淑妃道:“退下!没见我正跟皇上说话么?”

    杨九公被她一喝,又见成帝不做声,一时也不敢出声了。

    怀真看到这里,心中冰凉一片,虽没听见淑妃在成帝耳畔说什么,却也知道大事不妙。

    正在此刻,却见含烟松开自己的手,径直向成帝身旁走去。

    怀真以为含烟是要出言劝慰,生怕她顶撞了淑妃,忙跟上,却见淑妃冷喝道:“良妃,你好大的胆子。”

    含烟一声不吭,只是低着头,淑妃瞪着含烟,道:“你竟敢行刺皇上,是谁授意的你?”

    怀真听了这句,魂飞魄散,便皱眉对淑妃道:“淑妃娘娘,你说什么?”

    淑妃回头看她,笑道:“我说什么?你自个儿看不见么?”

    怀真正愣怔,忽然见含烟伸手,抬手把桌上的一枚切肉的银刀握住,向着成帝刺了过去!

    淑妃厉声叫道:“救驾!”

    怀真绝想不到含烟竟会如此,幸亏她反应极快,生死一刻,死死地忙拉住含烟的手臂,大叫道:“姐姐做什么!”

    含烟却拼命挣扎,一力往成帝跟前扑去,怀真毕竟力微,早拉不住她,幸亏笑荷跳上前,及时阻住。

    三个人纠结之时,殿门猛地被打开,有人道:“皇上!”一眼看见这幕情形,顿时都吃了一惊。

    淑妃叫道:“良妃刺杀皇上,还不救驾!”

    侍卫们忙冲了进来,这会儿杨九公早也跑上前,不理含烟跟怀真,先护住了成帝。

    含烟如疯了似的,只乱嚷着叫道:“杀了你!”

    怀真跟笑荷竭力拉着她,然而含烟竟力大无穷似的,银刀闪烁,令怀真胆战心惊,她乱挥乱舞之间,怀真只觉臂上剧痛,却仍同笑荷一起,死死地拽着含烟不敢松手。

    幸亏此刻侍卫们都围上来,怀真见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似的,更加惊心,生怕他们对含烟下狠手,因叫道:“不许伤了良妃!你们都退下,退下!”

    那些侍卫们哪里肯听她的,有人将怀真一推,怀真本就力竭,此刻更是撑不住,往后踉跄一跌。

    笑荷正抱着含烟,见状大惊,要救却已来不及了。

    而怀真气短力尽,这样摔出去,只怕即刻就要跌晕过去,正在此刻,有人闪身进殿,及时从后将怀真抱住。

    怀真头晕目眩,气喘难定,百忙中定睛一看,却见原来是唐绍。

    怀真见是唐绍,心略稳了稳,还未开口,唐绍把她一扶道:“出了何事?”

    怀真来不及说别的,只叫道:“绍儿,别叫他们害了良妃!”

    这会儿殿内乱作一团,侍卫们纷纷攘攘,忙着把成帝扶起来,又有人押住应含烟,唐绍所率的这队执金御晚到,正不知所措,唐绍听了怀真的话,便道:“放开良妃娘娘!”

    唐绍的人听了,当下上前,便逼着那些侍卫放开应含烟。

    这会儿笑荷才奔回来,也同唐绍一块儿,拦在怀真身旁。

    正两下对峙的当口,淑妃厉声道:“这个贱婢意图谋害皇上,谁敢放她?把这贱婢绑住等候发落,速传肃王入宫见驾!”

    唐绍一怔,他的手下闻言,也有些迟疑,怀真见含烟头发散乱,衣裳不整,心痛如绞,被许多虎狼似的侍卫押住,怀真便忍泪喝道:“放开良妃!”

    唐绍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错,要如何处置,还要等皇上开口才是。”

    淑妃双眸一眯,看了看两人,冷笑道:“怀真,方才你也亲眼所见,九公也看的清清楚楚,难道还有假不成?”

    杨九公满面苦色,只守着成帝,渴盼他能说一句话,然而成帝却偏神情恍惚,竟无法做声。

    怀真咬牙道:“良妃绝不会行刺皇上,皇上……”

    怀真明知其中蹊跷,含烟此刻又是一副失神之态,怀真便只看着成帝,颤声道:“皇上,你说句话……”

    却见成帝被杨九公扶着,哪里还能说出话来,只是气滞似的。

    淑妃喝道:“皇上受惊过度,你竟还要催逼不成?”又喝令内侍道:“快传肃王进宫!”

    这一会儿,早有内侍一溜烟儿跑走传旨了。

    怀真胸口起伏不定,此刻冷风自殿外吹进来,忽然听应含烟道:“杀了你……杀了你……”声音如泣如诉,带着恨意,令在场众人都毛骨悚然。

    怀真不知含烟到底如何了,然而这一切只怕都跟淑妃脱不了干系,但偏没有凭证,而成帝偏偏也不能言语。

    因唐绍还拦着不肯叫带走含烟,淑妃便冷道:“怎么,难道这许多人都看见了,唐统领还不信不成?”

    此刻怀真臂上渗出血来,笑荷撕了一块裙子,给怀真绑在臂上。

    唐绍瞥见了,眼神微变,道:“微臣不敢。竟不知道会出这等大事,幸好有曹统领等及时制止。”

    那先前带人前来的曹统领看唐绍一眼,也不言语。

    淑妃道:“不错,多亏了他,不然皇上若被这贱人刺杀了,连你们也都人头不保。”

    唐绍垂头,又看怀真,却见她只是望着含烟,全不理自己身上的伤,唐绍便咬了咬牙,暗中握紧了拳。

    此刻,忽然听到脚步声又起,竟是一个小内侍匆匆跑来,对淑妃道:“娘娘,奴婢方才去传旨,原来肃王爷被挡在宫门外,他们竟是不肯给开门!”

    淑妃拧眉,便对唐绍道:“这是谁的命令?”

    唐绍躬身道:“娘娘恕罪,入夜之后,宫门无旨不得擅开!”

    淑妃厉声道:“皇上遇刺了,要肃王速速进内见驾,快传旨开门!”

    唐绍面色不改,道:“娘娘,这要皇上亲口谕旨。”

    淑妃瞪了他一会儿,终于笑道:“好,你既然要皇上亲口旨意,就给你皇上亲口旨意。”

    淑妃说着,便走到成帝跟前儿,低声说道:“皇上,危难之时,还要速速传肃王进内救驾才是,方才皇上也说臣妾说的对来着,可是不是?”

    成帝被杨九公扶着坐在龙椅上,闻言,抬眸看向淑妃,半晌颤声道:“是……”

    唐绍浑身一震,几乎无法置信,淑妃回头,得意笑道:“你可听见了?还不快去迎接肃王!”

    唐绍心中犹豫,然而成帝却已经答应了,若然不应,难道抗旨不成?

    淑妃见他兀自不动,正要催逼,忽然听另一个声音,虽有些颤抖,却很清晰,大声道:“皇上受惊过度,这会儿说的话只怕不作数。”正是怀真出言。

    淑妃回头怒视怀真,喝道:“好大的胆子,这里哪有你多嘴的余地?”

    怀真因方才那番惊魂劳累,此刻浑身有些脱力发抖,加上伤处剧痛,却仍忍着道:“我自知道人微言轻,然而此刻皇上受惊过甚,最需要的是太医,并不是肃王,只要传太医前来……”

    怀真还未说完,淑妃喝道:“住口!几十年来是本宫帮着照料皇上的龙体,难道皇上如何,本宫不知?”

    此刻殿内,无人敢直接对上淑妃,倘若怀真不出声,只怕人人都要俯首听命。

    怀真深吸一口气,直视着淑妃的双眸,道:“娘娘既然知道如何,那又是为什么……现在皇上连话也说不出,娘娘却不理会?在娘娘心目中,是皇上龙体要紧,还是叫肃王进宫要紧?”

    淑妃气窒,抬手指着她,道:“你也是应家的人,应含烟刺杀皇上,难保你没有参与其中,难道你也图谋不轨不成?”淑妃说着,便喝道:“来人,把应怀真拿下!”

    曹统领一派的众侍卫听了,便要领命,唐绍见状,道:“谁敢!”他手下的众人顿时都上前一步,两派人拔刀相向,情形竟是一触即发似的。

    淑妃见状,深吸一口气,又看唐绍,道:“唐统领,我知道她是嫁到你们唐府了,你自然是要护着的,不打紧,本宫可以不计较这一件,但是如今当务之急,便是快请肃王入宫,要知道皇上如今情形不好,若是耽误了正经大事,就算你是唐门子弟,也是担不起的!”

    唐绍皱眉道:“娘娘,微臣觉着如今还是快传太医……杨公公素来伺候皇上最为得力,杨公公意下如何?”

    唐绍说完,便看杨九公,这会儿淑妃也转身瞪着他。

    杨九公被众人眼神逼视,左右为难,半晌吞吞吐吐说道:“皇上……龙体欠安,还是快些传太医……”

    淑妃恨得手一握,手指几乎扣入肉里,转头又看向唐绍,道:“你是故意要跟本宫作对?”

    唐绍道:“微臣只是听命于皇上,忠于皇上,请娘娘见谅。”

    淑妃上前一步,死死地看着唐绍,道:“皇上方才已经命你开门,你如何不领命?”

    任凭唐绍年轻气盛,被淑妃如此怨毒狠厉的眼神盯着,忍不住也暗暗战栗,正在这一刻,忽然听得一声锐利响声贯破长空,又在天际展开一朵血色的烟花。

    淑妃拧眉仰头,那血色的烟花仿佛照的她的脸上也一片通红。淑妃笑了声,复对唐绍道:“本宫念在你是唐家人的面上,他日还要为臣,故而给你三分颜面,你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绍道:“娘娘的好意,微臣心领了。”

    淑妃见他静静默默地,便道:“既然你这般不识趣,也罢。本宫只好成全你了。”说话间,淑妃脚下一动,后退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唐绍抬手把怀真一拉,护在身后,电光火石之间,是曹统领喝道:“格杀勿论!”

    刹那间,一片刀光剑影,原本还对峙着的两队执金御,拔刀战了起来。唐绍把怀真挡在身后,道:“妹妹闭上眼,别看。”

    此刻笑荷也紧紧地护在怀真身边,她虽跟在平靖夫人身旁,素有见识,但却也是头一次遇上这种大事,一时心头窒息。

    怀真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一时只见血肉横飞,耳畔惨叫连连,怀真忍着惊悸叫道:“含烟姐姐……”

    唐绍一眼看到应含烟被人丢在旁边,然而此刻他只能护着一个人,还要分/身迎战,委实再难援手。

    笑荷本想去救,然而当务之急是护着怀真,因此自然不敢擅离。

    怀真见含烟摇摇晃晃地要站起来,急得要冲过去,唐绍将她拽回来,厉声喝道:“别出去!你若有个好歹,我无法跟三叔交代!”

    怀真愣了愣,还未出声,忽地看到一名侍卫持刀,向着含烟挥去,怀真尖叫了声,伸手捂住脸。

    唐绍将她搂入怀中,百忙中踢开一个冲到跟前的侍卫,放眼看去,却见含烟的人已经不在眼前,唐绍又打量两眼,见有个内侍打扮的人影拽着含烟,向着偏殿撤去。

    唐绍不知那人是敌是友,一时倒也顾不上细查了,跟笑荷两人护着怀真后退两步,却见这会儿杨九公跟几个内侍护着成帝,也往偏殿退去。

    淑妃喝道:“拦住他们!”此刻外间又有许多人涌了进来,分头行事。

    唐绍把牙一咬,只可惜无法肆意厮杀,正着急时候,忽然有个人上前来,道:“把小姐交给我。”

    唐绍听他声音有几分熟悉,然而虽着内侍的服色,却看着眼生,正要问他是谁,那人已经举手,把怀真一把抱了过去,身手竟十分敏捷。

    唐绍要拦住,那人却脚下一动,身法无比诡异地从混战的众人里闪了出去,笑荷尖叫一声,追了出去。

    热唐绍心中悚然,眼睁睁看着那人跟笑荷一前一后离去,待要追上,却已经来不及了,又见敌方杀来,当下把心一横,将一腔怒火化作戾气,提刀砍杀起来。

    且说那突然出现的内侍,将怀真抱着,脚下左冲右突,十分轻易地从殿内闪身出来,竟然不伤分毫。

    怀真因方才眼看含烟遇袭,受惊之余,神不守舍,听喊杀声隐隐淡了,才睁开眼睛。

    却见眼前的人面孔黑黢黢地,夜色中只看见两只眼睛极亮,怀真怔怔问道:“你是何人?含烟……”

    来人并不言语,脚下急奔,身形如风,竟是一刻也不停歇。

    怀真虽来过皇宫多次,竟也不如他熟络似的,见他几个起落,身后喊杀声越发远了,怀真放眼四看,竟不知这会儿是到了哪里了。

    一直到那人脚下猛然一顿,怀真扭头看去,借着惨淡的月色,隐隐约约看清面前的一座陈旧宫殿,殿门口有一道匾,“永福宫”三个字,字迹斑驳,却仍十分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9 15:26:50

    发微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0 02:31:47

    缘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0 07:40:0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0 08:55:49

    云在青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0 19:54:50

    虎摸小伙伴们,感谢(づ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2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