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2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屋里静悄悄地,两个人对峙半晌,最终还是小唐先叹了声,道:“你如何这样执拗?不瞒你,当真不是什么好看的。”

    怀真道:“我又不是要看花儿,只是你竟然自己偷偷地藏起来洗澡,是不是伤的很不好?让我看一眼才放心。”

    小唐犹犹豫豫,道:“给你看也使得,只有一点,可不许哭。”

    怀真哼道:“好端端地谁又哭什么?”

    小唐盯了她一会子,磨牙道:“那好罢,你来看就是了。倘若你敢掉一滴泪,我便亲你。”

    怀真啼笑皆非,便道:“不许借机又来乱缠。”

    小唐见她执意如此,便不再拦阻,当下便解了衣,略迟疑片刻,才微微敞开……

    那道可怖的疤痕慢慢地便出现在怀真眼前……虽然屋内烛光明亮,但对怀真而言,这却并不是一道伤痕,乍眼一看,似这样血肉虬结,又因缝过,更显得触目惊心,却果然像是一道静静趴在小唐胸前的狰狞活物……

    怀真虽早有准备,眼见如此,仍忍不住惊呼了声,忙抬手捂住嘴,双眼直直地盯着看了会子,又看小唐,果然眼中已经飞快地盈满了泪。

    小唐不愿让她多看,因掩起衣襟,道:“我知道你是怕见的,然而你放心,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涂药,过个一年半载地,也就消退了,不至于如现在这样太吓人。”

    怀真仍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小唐俯身又道:“果然要哭了?我方才说的话可还记得?”说着,便抬起她的下颌,作势欲亲。

    怀真这才回过神来,猛地打开他的手,便站起身来,自顾自跑到桌边上。

    小唐一怔,道:“怎么了?”

    怀真靠在桌子旁边,隐隐战栗,不敢出声,只是狠狠地咬着手指,仿佛如此,才能忍住那满心的痛意似的。

    但眼中的泪自然忍不住,幸而是背对着他,因此倒不怕给他看见。

    其实怀真早知道,小唐的伤恐怕非同一般,然而想象虽有千重,却不及亲眼一见这样慑人。

    此刻他的伤已经愈合,尚且如此可怕,当时他受伤那刻,却又是什么情形?

    怀真无法想象,听得身后小唐似起身过来,便忙深吸两口气,把泪飞快地擦干了。

    小唐走到桌边儿,伸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握,道:“我说你看不得,你非要如此,倒平白多一宗伤心。”

    怀真竭力压着心中痛颤之意,道:“谁伤心了?我只是……没见过这样的,一时有些……”

    怀真说到这里,因抬起头来看小唐,复问道:“疼不疼了?每次问你,你总说不疼,果然是不疼了么?”

    小唐见她双眼红红,明明是想哭的,却又拼命忍着,小唐心下怜惜,轻声答道:“都好了,只是样子看着怕人,实则一点儿也不疼。”

    怀真咬住唇,便道:“我、我很不喜欢这样儿……以后你不许……再受伤了。”

    小唐怦然心动,道:“我是最听娘子话的,自然要遵命。”

    怀真听着他温声细语,心略平静了下来,便慢慢地探出手去,将小唐拦腰抱住,紧紧地抱在怀里,似生怕他会不翼而飞一般,其依赖缱绻之情,无法掩饰。

    两个人灯下立了片刻,小唐耳畔低语一句,便抱她上榻。

    怀真因忧虑他的伤,便悄声道:“别动,横竖……等这伤好妥帖了再说。”

    眼见清寂了将有一个月了,小唐不免有些难耐,才要说话,却见怀真趴在胸前,凝视着那道伤痕,看了半晌,便垂头缓缓凑近了过去,小心翼翼,蜻蜓点水似的一贴。

    小唐浑身一震,果然连动也不敢动,刹那间,几乎连呼吸也都停止了。

    良久过后,小唐仍有些呼吸未定,脸上越发有些红。

    怀真打量着他,又觉惊奇,不免又偷偷地窃笑。小唐略不自在,道:“你笑什么?”因到底压抑着,声音竟略有些沙哑。

    怀真道:“唐叔叔的脸如何红了……”

    小唐听她说了这句,无端有些赧颜,便咳嗽了声,转开头去。

    怀真笑了一会儿,却不敢再逗他,心中想起一事,便道:“是了,有件正经事要同你说。”

    小唐才又回过头来,怀真道:“今儿爹找我,跟我说了……那噬月轮,爹已经得了,我叫他收着了。”

    小唐只“嗯”了声,眼底若有所思的。

    怀真奇问道:“你如何不惊的?”

    小唐看她一眼,皱眉想了片刻,才说道:“这话我只跟你说……景深这些日子……仿佛跟岳父,暗中有些接触。”

    怀真缓缓睁大双眸,顿时悬起心来,问道:“这是为什么?”

    小唐道:“具体详细我并不清楚……不过,以景深如今来说,他不至于会害岳父。毕竟我还在旁边看着呢,这个你倒是放心。”

    怀真略松了口气,她原本还疑惑应兰风如何这样快就得到了噬月轮,只是当时太过喜欢,竟忘了问……此刻听小唐说了,才隐隐明白几分。

    怀真心中便想:“我该问问爹他为何跟凌景深来往……然而,倘若是为了政事,爹会不会跟我说呢。”

    怀真忍不住又看小唐一眼:应兰风同凌景深交际,小唐竟不知内里,可见应兰风并没有把此事直接告诉小唐……

    仿佛有些古怪,——凌景深跟小唐关系匪浅,小唐又是应兰风的姑爷,本不至于瞒着他,不过朝堂上的事儿,谁能说得清楚呢?有些隐秘,牵一发动全身的,自然人越少知道越好。

    ……细想这其中纠葛,隐隐叫怀真有些头疼。

    小唐见她面露沉思之色,却也并不想她沾染操心外头的事儿,便抱着怀真,含笑道:“说来,我也正想跟你说件事儿。”

    怀真便问:“什么?”

    小唐故意迟疑了一阵,才道:“眼见你的丫头年纪大了……就像是吉祥,好该给她配个小子了罢?”

    怀真听了,掩口一笑,一时想到先前吉祥跟平靖夫人告状,方才又当面儿偷笑的事儿,没想到这样快,“报应”就来了似的。

    怀真便故意问:“如何你留意到吉祥姐姐了?”

    小唐说:“哪里是留意到,不过怕耽误了她罢了。”

    怀真道:“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可吉祥姐姐从小就跟着我,一时我也舍不得她,曾经我娘也说挑别人给我陪嫁,叫吉祥嫁了的,不料她总是不肯,才又陪着我来了。”

    小唐哄着说道:“虽然她有她的心意,但毕竟要有个终身归宿呢,府里头倒有两个不错的小厮,不至于玷辱了她,你改日跟她说说,毕竟是为了她好,她该知道的。”

    怀真想着有理,虽然不太舍得,但毕竟……只好先答应了。

    小唐趁热打铁,又搂着说道:“不必担心你身边儿没顶用的人,你不是常常喜欢姑奶奶那边儿的侍女么?之前姑奶奶本也想拨两个人给你用的,只是怕我们多心,才没开口,上回她打我的时候,隐隐地也透出这意思来……你若真的想要,改日我也同姑奶奶说说,必然再给你两个好的。”

    怀真惊喜交加,笑道:“我倒是愿意的,但倘若姐姐们调过来给我用,你要是再欺负我,她们都是那样耳聪目明的,自然看的一清二楚……太姑奶奶那边儿知道的倒是更快了。”

    小唐见她笑得十分狡黠,恨的就使劲亲了口,道:“除非是你告状,不然的话……谁又会管这些房里的事儿?”

    怀真捂着嘴笑道:“我从来不告状,只是谁做了坏事,瞒不过人的眼罢了。”

    小唐见她笑得可人,不免又心头微跳。

    而怀真说着,因白日跟李贤淑一番话,却也想到另一件事……然而这会却不是能提的时候。

    怀真敛了笑,道:“咱们睡罢?明儿还要早起呢。”

    小唐也怕一不留神,失去自制,弄裂了伤口便大不好了,因此少不得又熄了那心思,才要睡,忽然怀真又道:“以后擦身涂药……且叫我来,知道么?”

    黑暗中小唐一笑:“知道了。”

    次日早早儿起身,便同唐夫人一块儿,过去唐勇府上赴宴。——本来敏丽也该今日回来的,然而听闻年下这段日子,世子的情形始终不好,因此竟未曾来。

    过了晌午,小唐因应酬的差不多了,身上又有些乏累,便告了退,倒是并不回府,只乘车往熙王府而去。

    到了王府,自有人引了入内,此刻因熙王仍不得起身,熙王妃郭白露听是他来了,亲自出迎。

    小唐见了礼,便问道:“王爷今儿可好些了?”

    熙王妃面带忧色,道:“太医说伤势倒是无碍,只是近来有些胃口不佳,总不肯好生吃东西。”

    当下又问小唐的伤势如何。小唐便道:“多谢王妃记挂,已经不碍事了。”

    说话间,到了里头,熙王仍是卧着床,听了动静,便头也不回地喝道:“都退下!”

    熙王妃对小唐道:“王爷还以为是来劝他吃药的罢了。”

    小唐便笑了声,熙王在内听了动静,因转回头来,见是小唐来了,便睁大双眼。

    小唐笑道:“我刚来,王爷就让退下,不知哪里得罪了?”

    熙王定定看了他片刻,道:“我没想到是你……”因忙想起身,郭白露跟小唐两个忙上前,小唐按住他道:“王爷万勿乱动。”

    熙王才动了一下,就觉得背上刺痛,仍跌了回去,不由满面苦痛。

    郭白露见状,忙唤太医前来查探究竟,熙王皱眉道:“不必,我看都看烦了,别又叫他们来烦我。”

    郭白露叹了声,并不言语。小唐打量他的面上带恼,便问道:“王爷几时变得如此讳疾忌医起来了?”

    熙王趴在榻上,过了会儿,才道:“我委实的太闷了些,行动都不方便。”

    小唐说道:“不是只你一个如此,我也是被拘束了十多日才得走动的。”

    熙王闻言,便转回头来看他,道:“这是何意?谁敢拘束你?”一顿,才又苦笑道:“知道了,必然是怀真,也只她敢管你了。”

    小唐笑了笑,道:“昨儿她看见我的伤,又哭了一阵儿呢,这还是好了……你倒也要平心静气些,这样伤也好得快,别叫王妃太担心了。”

    熙王复垂头不语,小唐问道:“听闻王爷近来胃口不佳?可别太挑剔了,太医叫吃什么,须要认真遵从才是。倘若一时养不好,我也白拼了力去救王爷了。”

    熙王越发沉默不语,埋着脸在枕头里,小唐打量着,道:“王爷大概是乏了,不愿我在这里聒噪,我便先告退了。”

    熙王这才回头道:“你才来了,好歹陪我说会儿话再走。”

    小唐才又坐了,这会儿郭白露便退下了,小唐望着熙王,放低了声音,道:“你如何又心浮气躁起来了?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回来,该当好好珍惜才对。”

    熙王垂眸想了会儿,才笑了起来,道:“你说的我自然懂,只是你试试看如我这样趴着这许多日子,整个人像是废了似的。”

    小唐道:“你先前忒也爱走爱跳,大约是老天故意磨砺你,让你安稳些呢。”

    熙王笑了声,道:“是么?”忽然道:“当时我昏迷着,仿佛听你说……不许我死之类的话?”

    小唐点头,见室内无人,便道:“虽然是我去救你,但最后,竟是你替我挡了一箭,倘若你因此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我的罪过,我一生也不能安心的。”

    熙王沉默,半晌,嘴角动了动,却道:“我哪里就会那样短命了?”说着,抬眸看小唐,问道:“当初你在沙罗也是中了箭的,也似我这般么?”

    小唐笑道:“我比你要伤的轻一些。”

    熙王明白他不过是在说笑罢了,因也笑道:“我总算也知道这种滋味了,当时他们在后面挖我的肉,我有些知觉……后来又是那样疼,真恨不得死了。”

    熙王说到这里,眼圈忽地红了,便道:“我只知道你不易,却想不到,世间竟有这种的痛……你都先尝过了。”

    小唐没想到他会想到此处,便笑道:“这算什么呢,好端端地又说起我来?”

    熙王叹道:“是啊,罢了,横竖都过去了,你的劫过去了,我的也过去了,以后大概就会好了。”

    小唐颔首问道:“我听说前日皇上又来探望了?”

    熙王笑道:“父皇来的也太勤了些,父皇还甚是喜欢你侄女儿,前一次来,抱了许久也不肯撒手,还亲给她起了名儿呢。”

    小唐道:“我知道,是不是叫‘宝康郡主’呢?”

    熙王道:“是啊。其实本来,我倒是想要你给她起个名儿的,如今既然有了大名,不如你给起个乳名如何?”

    小唐道:“我从来不会这些,别难为我了。”见熙王还想说,小唐便拦住,只道:“我先前说的,王爷可要留心些,好不容易捡回这命,就别再胡乱折腾了。”

    熙王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道:“我明白了。”

    小唐又道:“好好地吃饭吃药,人也才能早点儿下地,总比你趴在这儿生闷气的好。”

    熙王展颜一笑,道:“行了,你是替王妃来说我的么?我知道了就是。”

    小唐才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怀真近来也盯我盯得厉害,我若晚回去了,只怕她要不高兴的。”说话间,小唐抬手,在熙王肩头轻轻一按,“殿下保重。”

    熙王略一颔首,小唐一笑,后退两步,终于出门而去了。

    小唐出了熙王府,一路乘车往回,走到半路,忽地听到马蹄声响,有人拦住马车。

    外头有人道:“是咱们三爷在车内吗?”

    小厮道:“不错,有什么事儿?”

    那来人道:“三少奶奶派我出来寻三爷……叫三爷快往肃王府去一趟。”

    小唐听到是怀真命吩咐的,忙起身出外,道:“肃王府……是世子爷如何了?”

    那小厮摇头道:“三奶奶只叫小的这样传话,横竖爷快去就是了。”

    小唐心头一紧,忙命人改道前往肃王府。

    马车顷刻间便到了肃王府门口,小唐下地的瞬间,因动作太快,足下一震,胸口竟隐隐作痛。

    小唐忙举手在胸前轻轻一按,他的小厮便跑过来,将他扶住了,道:“三爷留神,可觉得怎么样?”

    小唐定了定神,觉得无大碍,才向那小厮一点头,迈步往内去了。

    肃王府早有人迎了,一直接着入内,却见在世子的室外,肃王跟王妃都在,连同几个太医,正窃窃私语,面带忧色。

    小唐上前见礼,便道:“可是王爷派人去传微臣的?不知何事?”

    肃王皱眉道:“并不是我,是世子要见你,你……且进去罢。”

    这会儿,屋里敏丽听见动静,便跑了出来,双眼通红,显然是狠哭过的。

    小唐忙扶住她,道:“是怎么了?”

    敏丽摇了摇头,忍泪道:“现在已经好了,哥哥且进去罢,不知道怎么,他只是说要见你。”

    小唐心惊肉跳,看了敏丽一会儿,终于道:“那你先坐会儿,我进去看看到底何事。”

    这会子丫鬟上前来, 扶住敏丽。肃王便对王妃道:“既然暂时无事,我们先别在这儿站着了。”

    王妃便也对敏丽,略安抚说道:“世子不过是一时发病,不碍事的,不必哭了……让太医好生守着就是。”

    敏丽含泪,起身相送了两人。

    且说小唐进了屋里,果然见世子赵殊躺在榻上,脸色很不好。小唐走到近前,道:“殿下……”

    世子抬眸看他,微笑道:“哥哥来了,快请坐会儿,请恕我不能下地相陪了。”声音虽然微弱,看精神却似不错的。

    小唐扶着他,靠床边儿坐了,便道:“我听说世子要见我,不知何事?”

    赵殊凝视着小唐,半晌,道:“先前哥哥同我说了那一番话……我也知道是金玉良言,只可惜,我的身子是这样,所以索性不管不顾……倒是辜负了哥哥的心意,哥哥会不会怪我?”

    世子赵殊这番话,却是从何而起?原来,自打上回敏丽回府,托怀真对小唐说那些隐秘之事,怀真果然当件大事叮嘱小唐。

    小唐因念这件事情,一来是肃王府内部之事,而来涉及夫妻**……一时不好贸然开口,隔了数日,才借机寻个由头,约了赵殊相见。

    寒暄过后,小唐便只当无事似的,笑问道:“世子近来,看着像比先前好得多了,不知所用何药?”

    赵殊虽然身子天生弱,但心机却比别人多灵透几分,闻言早知道他的来意,便道:“上回姐姐回了家……匆匆地又回来了,我想她必然是把心里担忧的事儿,跟哥哥说了呢?”

    小唐挑眉,见他竟开诚布公,才道:“世子既然知道……又怎么还叫敏丽担心呢?”

    赵殊垂眸,苦笑道:“我的身子,被竹先生调理数年,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我本来不愿带累姐姐,然而她……委实是世间最好的女子,可恨我一直都……”

    赵殊说到这里,略停了停,道:“我因知道她真心爱我,索性,就拼了……能跟她好几日,就,好几日……”

    小唐听了这话,又觉惊心,又有些……便道:“世子的身子,当真败坏至此,无法挽回么?敏丽的心意我自然知道,可知她最想的是跟世子地久天长?”

    赵殊眼中略带泪光,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想的,只怕我……没有这个福分的。”

    小唐劝了一回,怎奈说千道万,对赵殊的身子,却是回天无力的。既然他明知凶险却一意如此,小唐又夫复何言?当下便不再多说。

    如今赵殊重提旧事,小唐却不知如何回答。

    赵殊咳嗽了声,又道:“我近来忽然又想到……或许,真的是殆天数,非人力……我若再逆天而行,只怕反害了姐姐,幸好,还不曾铸成大错。”

    小唐拧眉,有些不懂这话的意思。

    赵殊道:“不瞒哥哥,我本想……纵然我死,倘若跟姐姐有个自个儿的孩子……也算是一件好事,淑妃娘娘,自也是这样想的,才成全我……我谁也不怪,怪只怪我身子不争气……”

    小唐听这话有几分不祥之意,忙劝说:“世子别先这样颓丧起来,太医都说无碍的。”

    赵殊笑道:“哥哥不必安慰我,能娶了姐姐为妻,我好歹一生也没虚度……”

    赵殊提起敏丽,双眸之中便带温柔笑意,出了会儿神,才又道:“是了,熙王近来遇刺的事,哥哥也被卷入其中,哥哥想,是谁动的手?”

    小唐见他忽然提到这个,便不免谨慎起来,道:“这个……尚无定论,大理寺跟刑部正追查着呢。”

    赵殊道:“不管是谁,我对哥哥说一句……不是我们王府。”

    小唐垂眸不语,赵殊道:“然而我也知道,如今是与不是,只怕都没什么区别,大势已定……可惜……父王总不听我的话……”

    小唐双眉紧皱,想劝住赵殊不要再说:“世子……”,

    赵殊笑了笑,却果然没有继续说,只道:“哥哥别怕,我没有别的意思……今日叫你来,只为了一件事。”

    小唐定睛看他,赵殊回身,从枕头底下掏出一物,却是个不大的锦囊,递在小唐手中,道:“哥哥好生替我收藏这个……他日……倘若我有个不测,哥哥便打开来看。”

    作者有话要说: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8 19:43:19

    kikiathena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18 21:11:59

    kikiathena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18 21:12:19

    虎摸两只,不要再扔了哦,谢谢~~(╯3╰)

    大家还记得那个元宵赛诗会吗,好像距离截止日越来越近了~待我统计统计先前所有的诗词,大家也多留意啊,若是得闲,可以也来参与参与,么么哒~

    二更君报道,几家欢乐几家愁啊~其实世子真的挺好的/(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2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