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1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凌绝同郭建仪提起在熙王府之事,正给小唐听见。

    原本小唐对此事也是心中存疑的——当初听说郭建仪在熙王府内看上个俊俏的丫鬟,因此一度风流之类……小唐却深知郭建仪的为人品性,绝不是那种无拘轻狂的,因此不免犯疑。

    小唐也曾特意问过熙王,后来……更是拦住了怀真的车欲问,然而却终究怕是自己多心,或者又害怀真不自在起来,故而竟作罢了。

    如今忽听凌绝话中有因,小唐惊心震动,然而出来之后,却并不见了两人的踪迹……必然是郭建仪谨慎,所以拉着凌绝去了。

    小唐在原地站了半晌,心头不停地跳,平静了一会子,才又往内宅而去。

    此刻怀真正同一干女眷喜乐,除了徐姥姥跟李舅妈李贤淑等一干亲戚,连容兰也在,大家吃了一回酒,又都围着那孩子说笑。

    怀真本对孩童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之心,前世虽嫁了凌绝几年,不知何故,一直都没有喜信,横竖凌绝从不提此事,偶尔她说起来,凌绝每每皱眉,竟是一副不喜的模样,那时候怀真亦年纪不大,何况只要有他便足够了,因此也从未想过生子。

    今生嫁了小唐,情形跟前世大相径庭,然而小唐是个有算计的,体恤她年纪小、身子弱,那生产之事又格外凶险,因此小唐自有主张,早找了夏太医配了药,想叫她养好身子,过几年再生也不迟。

    这会子,怀真仔细打量应玉李霍的孩儿,见那小孩子裹在襁褓里,看来娇小柔弱,迷迷瞪瞪,世事不知的模样……怀真看了会儿,便不再说笑,只转回头去自己吃了口酒。

    容兰坐在她身边儿,见她不言语,便小声问道:“怎么妹妹还没有信儿么?”

    怀真轻轻摇了摇头,并不做声。容兰因笑道:“你毕竟年纪比我们都小,倒不着急的。”

    怀真听她的声音略甜,便转头看向她,忽见容兰笑隐隐地,怀真心中一动,便问道:“姐姐莫非也……”

    容兰掩口一笑,向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怀真诧异,睁大双眸看她,不想张珍跟她竟如此之快!

    容兰见她惊讶,便凑近了,小声说道:“已经有两个月多了……我只先跟你悄悄地说,你别声张。”

    怀真又惊又喜,便也低低笑说:“恭喜姐姐了。”忽地想到前世——张珍是有一对儿龙凤胎的,于是怀真看一眼容兰……这一刻,当真是惊喜非凡,只是心里知道的,却不好说出来罢了。

    又坐了会儿,外头忽有小丫头来,道:“三少奶奶,唐三爷叫奴婢来传,请您出去说句话。”

    怀真一怔,容兰便悄声笑道:“早听说三爷是最疼妹妹的,不过一会子不见,就来寻了。”

    怀真怕再引别的人也来打趣,就忙起身,随着那丫头往外,走到院落角门上,果然见小唐站在那廊下,正低头思忖着什么。

    那丫头一指,自也退了,怀真便走到跟前儿,笑着问道:“好端端不在前头吃酒,跑来这里做什么?”

    小唐抬头,见她在跟前站着,笑影明媚。小唐唇角微动,却只道:“咱们回府去罢?”

    怀真闻言,十分意外:“这会儿就回去?”

    这时侯大家还在吃酒,不到散席的时候,何况因今儿来的都是亲戚,怀真也很想跟徐姥姥容兰等多相处一会儿,一时竟舍不得。

    小唐心中隐隐地有些急躁,却不愿显露出来,只道:“现在不成么?”

    怀真道:“倒是有些仓促了……”

    怀真说到这里,忽地看着小唐神情,依稀瞧出些不对来,便忙问道:“是怎么了?莫不是有事?”

    小唐见她疑心起来,并不回答,只是又压了压心底那股躁动,道:“不必担心,并没有事。”

    怀真又问道:“爹还在前头吃酒?”

    小唐道:“岳丈正陪着大人们……好好的。”

    怀真略松了口气,猜不到究竟还有什么事,小唐见她留恋此处,又听提到应兰风……倘若此刻急着走,倒是未免会让应兰风疑心,何况郭建仪……

    小唐就不提其他,只道:“并没别的事了,只是……我有些想你。”

    怀真正在乱猜是不是张珍等闹出什么事来,听小唐如此说,才忍俊不禁,笑道:“如何又瞎说了。”

    小唐望着她嫣然笑意,忽然喉头一梗,竟道:“怀真……你亲一亲我。”

    怀真不想他竟会在此刻说出这句,便又笑说:“胡闹。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可进去了?”

    小唐轻轻拉住她的衣袖,竟带几分央告,道:“这会儿没别人,你亲一亲我,不然,咱们就回府去。”

    怀真明知是他胡赖,然而见他双眸盯着自己,一片急切盼望,倒是不忍拂逆,又见周围果然静静地,怀真同他对视片刻,便叹道:“真是没有法子……”

    果然上前一步,踮起脚尖,略仰起头来,在小唐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小唐顺势揽住她的腰,便把这浅浅一吻变作缠绵深吻。

    半晌,怀真已然脸上通红,又怕给人撞见,慌得推开他,低低哼道:“下回我可不上当了。”红着脸,转过身便往内宅回去。

    小唐目送怀真离开,凝视良久,才转过身,沿着廊下走到角门处,将行未行,终于一步迈出去,果然见门外站着一人,青衣如素,脸色微白,正是郭建仪。

    小唐抬眸看他,郭建仪也淡淡地望向他,小唐便道:“方才唐突,让郭大人见笑了。”

    郭建仪一笑转头,道:“唐大人既然是故意如此,又何必再说这话。”

    小唐也笑了笑,道:“郭大人快人快语,我倒是从来欣赏的……既如此,为何不把熙王府的事儿也同我明白说知?”

    郭建仪闻听,脸色不由一变,因而无语。

    小唐眯起双眸,道:“怎么?莫非难以启齿?”

    高墙两扇,甬道空寂,隔着院墙,仍能听到前头那些军官们呼喝劝酒之声,更显得此地格外静默。

    郭建仪长久无语,然而他若不说,小唐自不知实情,只怕乱猜起来,更是难堪。

    郭建仪想了片刻,便道:“我从来问心无愧。”

    小唐点头:“你在别的事上头,也的确是问心无愧,但是在怀真身上,也能是这般?”

    郭建仪见他已然明说,沉默之后,便一笑道:“你说的不错,我对怀真一直有心,此刻依旧如此心意不改。——既然你明白这个,那就好好地珍惜她,否则,我是不介意的,我说过,我愿意等。”

    小唐从来喜怒不形于色,听了这句,却几乎忍不住。

    郭建仪浑然不惧,仿佛并未察觉他身上散出的怒意,抬眸同小唐对视,道:“我现在要去见怀真,你自也拦不着。”

    小唐见他迈步欲走,手一动,便攥住了郭建仪的手腕。

    郭建仪虽也习武,但却只是强身健体罢了,同小唐完全不能相比,顿时只觉得手腕剧痛,仿佛要被人捏碎了。

    虽然如此,却仍是面不改色,只眼神冷冷地看着小唐,有些讥诮地说道:“唐大人就这样霸道?”

    小唐深吸一口气,才压住心中怒意,抬眸看向郭建仪之时,双眸已经恢复清明:“你无非是……不甘心,不相信。”

    郭建仪微微眯起眼睛:“哦?”

    小唐道:“你不相信,我会同怀真一辈子,你不信我对她是真心。”

    郭建仪挑了挑眉,露出几分笑意:“恕我直言,唐大人这样的人物,本来该娶的就是林小姐那一类的,怀真……不适合你。”

    小唐也笑起来,这会儿才松开手,道:“那你等着看就是了。”

    两个人目光依旧相对,郭建仪揉了揉手腕,迈步走开,将出门之时,忽地止步,道:“只愿如你所说,我只是她……一辈子的小表舅,看着她好……也是无妨的。”

    郭建仪说了一句,回头看了小唐一眼,便淡淡一笑,进内去了。

    过了晌午,来客陆续散去,怀真因惦记小唐,又加上心中有事,便也早早地辞了徐姥姥跟李贤淑等,同小唐一块儿出门,上车而去。

    因小唐有三分醉意,便也同车而行,丫鬟们反都在后面一辆车上。

    车厢内寂静无声,怀真坐在小唐对面儿,打量他脸上有些许红,便道:“怎么又喝多了?”

    小唐一声不响,只是靠着车壁,仿佛睡着,怀真张了张口:“唐……”见他动也不动的,便只好停口。

    不多时,便回到了府中,怀真自去见过了唐夫人,便回来房中,见小唐卧在榻上,丫鬟们已经备了醒酒汤,约略小半个时辰的光景便送了来,怀真亲捧了,便喂他吃了几口。

    小唐才喝了半碗,便推开不喝,又示意丫鬟们退下。

    怀真细看他的情形,见不似是醉酒的模样,因问道:“心里觉着怎么样?”

    小唐却不答,只问道:“方才在马车里,是想对我说什么?”

    怀真本以为他那时候是因醉酒,这会儿听了,才知道他是故意的,怀真垂眸道:“那时候你为什么不理我?”

    小唐凝视着她,道:“是不是郭建仪对你说了什么?”

    怀真见他已问出来,便道:“是。”

    小唐笑了两声,道:“他对你说什么……说我已经……知道了熙王府的事儿?”

    怀真蓦地抬头。

    小唐挪到她跟前儿,出言略带三分酒气,道:“他怕你不知情……在我跟前儿吃了亏,所以特意去叮嘱你的?”

    怀真听他的声音仿佛不对,便深吸一口气,道:“是。”

    原来晌午那阵儿,小唐去了后不久,郭建仪便来找怀真,问她是否曾对小唐提起过熙王府的事儿。

    怀真自然否认,郭建仪便道:“他如今可能是知道了,只怕还会问你,你且留意一些。好生应对。”

    怀真听了这话,才明白小唐方才为何举止有异。

    郭建仪望着她,又叹道:“他对你真的好么?”

    怀真心中烦乱,却知道郭建仪是好意,便撑着笑道:“唐叔叔对我关怀备至,小表舅不必担心。”

    郭建仪脱口说道:“只怕爱之深……”说了一句,便不再往下说,只笑对怀真道:“我不过怕你无知无觉的,故而来提醒一句,也没有别的事了,也许是我白操心,兴许他自懂得,那毕竟不是你的错。”

    郭建仪说罢,便自去了。

    在回来的路上,怀真本要跟小唐提起此事,然而小唐一直面无表情,半是睡着似的,倒是让她几度话到嘴边,却又咽下。

    如今小唐重提起来,怀真便忍着不适,索性把在熙王府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

    小唐听完之后,略点了点头,也不做声。

    怀真道:“我……并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只是这件事,我……”似这种事,平白如何能告诉人去?纵然嫁了小唐,亲密如许,但更因为亲密如许,岂能无端就提起这个?

    小唐听到这里,眼神微微一动,暗影绕动,因抬手抚上怀真的脸,似笑非笑地,低声问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事儿是瞒着我的?”

    怀真一震,小唐靠近她身边儿,又问道:“除了这个,可还有没有别的了?”

    怀真咬住唇,垂眸不敢看他。

    小唐看了怀真片刻,心中竟生出一股莫名的恼意……也不顾是青天白日,便行事起来。

    这一回,小唐却是狠了许多,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的。

    怀真起初还只是忍着,也甚少出声。至后来,到底受不得,便不免哭求起来,直到黄昏时分,小唐才歇了,又叫丫鬟备水,沐浴一番。

    小唐将怀真抱回榻上放了,自己去出门而去。

    怀真也无力打听他到底去了哪里,起初尚昏睡了一会子,半个时辰的功夫,却又醒来,因想着是晚饭时候了,须要去给唐夫人请安才是,于是便强撑起身,叫丫鬟伺候更衣。

    不料,换衣裳之时,才见手腕上又微微地青肿了一圈,自然是被小唐紧握所致,浑身亦酸痛难当,少不得强忍着,便去了唐夫人房中,陪着略坐了会儿。

    因身子到底是不适的很,唐夫人见她脸色不大好,便不紧着跟她说话,怕她因今儿出门劳累着了,只叫她早些回去歇着了。

    怀真自回房中,勉强把衣裳换了,自己偷偷地看了看身上,见各处青紫,身下更是隐隐作痛,怀真只仍忍着,把衣裳拉下来,各处遮住了,便自去榻上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唐才回来,怀真睡得懵懂间,察觉他从后将自己抱住,她虽未醒,却本能地颤了一颤。

    小唐却是不动,又过了会儿,才又扯起她的衣裳,仿佛查看底下……怀真忙把衣裳揪紧了一把,越发死死地蜷起身子,是拒人千里之意。

    小唐只看了眼那腰间,却见两有两道指痕的青,肩头颈间,亦各有青紫之处,小唐见怀真背对自己,默默不语,又想到先前种种动作,就知道必然伤着她了。

    小唐便起身,到床头格子里拿了那药膏过来,在耳畔道:“别动,我给你上药。”

    怀真只是不言语,小唐知道她遭罪,不免俯身下去,半强半哄,给她上了药,却见怀真身子轻颤不休,他抬头又细一看,见她虽然紧闭双眸,眼角却沁出泪来。

    小唐满心无言,把药放了,帕子擦了手,才又把怀真拥住,在她发鬓颈间轻吻,怀真用力一挣,仍埋头蜷着身子不理。

    小唐见状,便无声一叹,只又凑近过去,轻轻抱着,半宵才胡乱睡了。

    次日一早,小唐自去早朝,怀真仍是未醒,小唐也不想吵她起来,又知道昨儿挟怒带妒而为,毕竟是大造次了……因此竟也讪讪地,自去上朝了。

    小唐去后不久,怀真便也起身,不由咳了两声,丫鬟们听见动静,便上前来伺候。

    正怀真才撑身起来,中衣半散,吉祥眼尖,一下便看到颈间及肩头上隐隐地青紫痕迹,不由惊呼了声。

    怀真一愣,垂眸看见,忙掩起来,不料抬手的功夫,便见手腕上也有两道。

    吉祥魂不附体,此刻冰菊也进来了,两人都不知怎么了,怀真反道:“别声张,是我不留神撞跌着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昨儿虽然出门,但她们多半都不离左右,哪里曾见她跌撞着了?

    吉祥心惊胆战,大着胆子把她的衣襟一撩,果然见腰间的痕迹宛然,腰往下依稀亦有……一夜过后,青紫之色更重几分,加上怀真肌肤白皙无瑕,如此一来,更是触目惊心。

    吉祥便色变,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怀真忙扯下衣襟,垂着头皱眉道:“说了是跌撞着了,如何只管问,不许大惊小怪的。”

    冰菊拉拉吉祥,两个人便走出来到外间。

    冰菊道:“姐姐别问了,这哪里还有别人,自然是三爷弄的。”

    吉祥咽了口唾沫,昨儿自从李霍府里回来,虽然知道小唐又折腾了许久……可只当是闺房之趣,又如何知道能弄的这样?

    吉祥便道:“我不信……三爷疼姑娘疼得什么似的,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呢。”

    冰菊也并不是很懂,然而只是要护主,又怕另生出什么事端来,就道:“三奶奶都不许我们声张,可见是没什么的……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们倒是不好插嘴的。”

    吉祥皱眉,道:“姑娘在家里,连轻轻磕碰一下都不曾,怎么竟弄出这样遍体鳞伤似的模样……何况我看她神色也不大好的。”

    冰菊暗暗叫苦,只得陪笑道:“好歹咱们看看姑娘的意思,别先闹出来了,倘若姑娘是喜欢的呢?”

    吉祥瞪起眼睛来,道:“可是胡说呢,青紫成那样儿,必然受了好些苦,哪里能是喜欢的?怪道昨儿我听姑娘似是哭叫了许久,想不到三爷……”

    吉祥便皱眉,想着小唐的举止样貌,不似是这样残暴的,然而见了怀真身上这般……那些看不见之处,还不定如何呢,又忍不住惊心。

    两个人说了会子,忽地听里头怀真叫,两人因立刻又进来,却见怀真已经下了地,正手撑着床柱站着,叫她们帮着更衣。

    当下两个人少不得先敛了那胡思乱想,伺候着换了衣裳。

    怀真自去唐夫人屋里,陪着吃了早饭,便对唐夫人道:“太太,早先太姑奶奶叫了我几次,让我去陪她住两日,我因觉着撇下府里不好,就不曾去,近来听说太姑奶奶身上不自在,我因想着年下事多,倒要抽空去陪陪她老人家才是,不知太太意下如何?”

    唐夫人听了,无有不从,便道:“你一片孝心,我自然是高兴的,只是毅儿那边儿已经说过了不曾?”

    怀真咳嗽了声,道:“还不曾,若太太答应了,我叫人去礼部,同他说一声就是了。”

    唐夫人想了想,道:“也罢,他虽疼你,可也是个有孝心的孩子,难道还不许你去不成?”因此唐夫人竟答应了。

    怀真便回到屋里,叫收拾了两件衣裳,忽地想到先前那支金钗,只是却不知他放在哪里,就也罢了。

    当下就叫了吉祥恭喜两个陪着,出门乘车往平靖夫人府而去。

    且说冰菊是个知道些内情的,见怀真竟出府而去,她心里着急,好歹等中午小唐回来了,冰菊说了一番,小唐听了,垂眸无言。

    冰菊有心问问为何怀真身上竟那许多伤的,但因素来敬畏小唐,犹豫几度,到底不敢多嘴。

    只说怀真来到平靖夫人府里,只说要陪着住两日,平靖夫人自然欢喜,不多时到了晌午,便陪着用了饭。

    平靖夫人见她吃的甚少,脸色也不太好,便劝说:“你喜欢吃什么,就叫她们去做,只别吃这么一点儿,我看着都担心呢。”

    怀真便笑说:“我已经饱了,何况太姑奶奶这儿也不是别处,我当自己家一样呢,不会见外。”

    平靖夫人握着手,正要再说,目光一动,忽地看到手腕上一抹青痕。

    怀真已是察觉了,便把衣袖往下遮了遮,几个镯子滑下来,就也挡住了。

    平靖夫人抬眼看怀真,瞧了会儿,却不理论。

    如此到了下午,怀真睡了一觉,倒是恢复了精神,脸色也不似之前发白了,才起身,就听到外头女子的声音,低低说道:“三爷到底犯了什么错儿了?怎么夫人这样动怒的,还亲打了他两下呢?”

    另一个说道:“谁知道呢,夫人素来疼三爷,这次委实不知道是怎么样。”

    怀真吃了一惊,忙起身来,叫了两声,外头的丫鬟们忙进来,怀真见吉祥恭喜不在,就问道:“三爷来府里了么?”

    两个侍女都是平靖府内的,面面相觑,便道:“来了一会儿了,正在夫人房内说话呢。”

    怀真道:“没什么事儿么?”

    两个人便不言语了,怀真因不放心,便急要去看看,正好吉祥回来,见她这样着急,便拦住了,道:“姑娘又去哪里?”

    怀真问道:“你从哪里来?三爷可还在么?”

    吉祥道:“夫人正在跟三爷说话呢,姑娘这会子且别去。”

    怀真抬头看她一眼,有些疑惑。

    这会儿平靖府的两个侍女便退了出去,吉祥因见屋里无人,便把怀真的袖子一拉,露出底下的青紫痕迹来,道:“这是什么?”

    怀真把手挪开,皱眉道:“只管问做什么?我只问你他可可好?怎么听说太姑奶奶打他了呢?可是真的?”

    吉祥见问,便道:“姑娘还只管问呢,怎么不怜惜怜惜自个儿?这身上到底是怎么了?夫人原本就留心到了,怕有不妥,自然就问了我,我便说了……夫人才动怒,正好三爷过来,夫人便亲自问他罢了。”

    怀真又惊又气,道:“谁让你多嘴来的?”

    吉祥竟道:“哪里是多嘴?三爷不好好疼姑娘,反这样欺负……夫人既然问了,我便照实说就是了。”

    怀真气道:“你、你……”

    吉祥见她动怒,不明所以,便道:“我是说错话了么?起先我陪着姑娘到唐府,家里二爷二奶奶是百般叮嘱的,因我从小看着姑娘长大……就叫我再好生守着姑娘,如今见是这样,难道要一声不吭?我原本还想着要不要回家去告诉二爷二奶奶呢……”

    怀真气得咳嗽起来,哆嗦着说道:“你要死了!你敢说一声儿!”

    吉祥忙道:“我自然没敢说,这回也是因夫人问起来,我才趁势说了……姑娘别先着急起来,夫人虽然疼你,到底也是疼三爷的,不过是借机训他一训罢了,不会真的打坏了的。”

    怀真脸上有些涨红,想来想去,总不放心,便道:“我要去看看。”

    吉祥忙拦着,道:“不必去了,方才我回来的时候,夫人已经叫三爷回府去了……我也仔细看过,并没有伤着分毫。”

    怀真半信半疑,问道:“果然没伤着?他是自己走了?”

    吉祥说道:“我亲眼所见,若有扯谎,就天打雷劈罢了。”

    怀真听了这一番话,才又算松了口气,又定了定神,吉祥打量着脸色,便道:“姑娘何必这样着急……难道这身上不疼的?”

    怀真一颤,看了她片刻,便摇了摇头,道:“你不懂……”

    吉祥见她欲言又止,便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怎么不懂?姑娘不过是想护着三爷罢了。可惜你对他这样好,他反这般对待……”

    怀真忙喝道:“罢了!你不许再多嘴,以后这件事也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不然的话……我也不用你了!就打发了你!”

    吉祥见她隐隐动了真怒,只好答应了,心里本还有些话说,可见怀真如此,就不敢说了。

    怀真因在平靖夫人府上住了两天,第二日的时候,唐夫人便亲来了一趟,大家说笑了会子。唐夫人又约定让怀真第三日上回府。

    次日,唐府的车马还未来到,怀真便仍陪着平靖夫人,在大屋里说话逗趣。

    平靖夫人因道:“你陪了我两日,我夜间又常咳嗽,倒是害你睡得不好了,早点家去也好。——只自打配了你给的那新香,倒是觉得受用,昨晚上咳嗽的也少了。”

    怀真道:“天冷,屋里头又烧炭,未免太干热了,那香里有薄荷跟龙涎,闻着倒是清凉些,我还怕不管用呢,太姑奶奶觉着好,我就放心了。”

    原来怀真自打嫁了,倒是很少摆弄香料了,只因上回小唐跟她要给李霍的那方子,才触动旧意,又加听说平靖夫人咳嗽,便用了一月时间,做了一味香出来,只是给平靖夫人用,倒果然见效。

    平靖夫人双眸望着怀真,透着柔和之色,道:“只为你这孝心,我就该多疼你些才是。”因又抱了一会儿,叮嘱说道:“今儿回了府里,也要好生照料自己,倘若毅儿再犯了混,你不必一味地忍着,跟你婆婆说就是了,你婆婆也是疼你的,自会训他……傻孩子,可记得我这话?”

    怀真只得应承了,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忽有个侍女从外急匆匆而来,满面惊慌失措。

    平靖府内的侍女们个个训练有素,绝少如此张皇的,平靖夫人不悦,因问道:“是怎么了,失惊打怪的?”

    那侍女看一眼怀真,才忐忑说道:“方才小厮们从外头听了个消息回来,倒是怕惊着了夫人……跟三少奶奶。”

    平靖夫人一皱眉,道:“什么消息,你只管说就是了。”

    侍女道:“听他们说……方才,三爷跟熙王殿下……在路上遇刺了……受了重伤……”

    怀真眼前一黑,忙站起身来,颤声道:“谁受了重伤?”

    侍女道:“这个并不清楚,已经又命他们去打听了。”

    平靖夫人也大为震惊,然而她毕竟是见惯世事的老人家,惊而不乱,见怀真如此,便温声劝了两句,道:“别急,我即刻派车,送你回府就是了,毅儿身手素来出色,等闲的人伤不了他,何况他们传话也未必真切,你先不必着急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椰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6 06:15:55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6 06:46:48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6 09:41:0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6 09:41:11

    虎摸三只萌物,谢谢(づ ̄3 ̄)づ╭?~

    很肥的一更君~唐叔叔求仁得仁,果然被揍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1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