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1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马车停了,怀真推开小唐,因问:“究竟是到哪里了?”

    小唐也不答话,只是起身出了马车,又回身招呼她过来。怀真挪到了车厢边儿上,却被他轻轻拥住,到底抱着下了车。

    因有人在,怀真未免含羞,定了定神,才抬头看去,却见眼前是一座寺庙,黄墙灰瓦,竟是昔日自己常来的玉佛寺。

    怀真睁大双眸,怔道:“原来是来这儿了?”

    原来,在小唐送应玉去沙罗国后,怀真便每月来此,祷告祈念,风雨无阻,自打小唐平安回来之后,也曾来还了愿……再往后,却因事情繁多焦心等……便不常来了。

    怀真诧异,就又望小唐,小唐向着她一笑,把个披风抖开,给她加在身上,微微拢着肩头,往里而去。

    那寺庙的主持早听闻了消息,亲自迎了出来,小唐笑道:“不必劳烦了,今儿不是特意来的,只是陪着内子过来走一趟。”当下,只叫把些闲杂人等都屏退了,不叫来打扰,也就罢了,那主持便依言领命。

    等众人都退了后,偌大一座寺庙,便越发静静了,小唐偕同怀真往内去,边走边问道:“昔日你来的时候,都对佛爷说什么呢?”

    怀真四处看了会子,闻言,便笑而不语。

    小唐觑着神情,道:“如何不说?难道不便告诉我?”

    怀真道:“有什么不便的……我不爱说就是了。倒是你,今儿为何特意又跑来这里了呢?”

    小唐素来公务繁忙,分/身不暇,加上他是个本心坚固、灵台清明之人,自然顶天立地、神敬鬼怕的,因此自打出生以来,除了一些年节应酬等,竟极少进寺参庙的,然而今日因乍然见了那股金钗,实在是浑然失措,才起了念,想来此地拜一拜佛。

    这话,自然是不能跟怀真说的。

    因此小唐只道:“我虽不知你向着佛祖拜的是什么,然而却也猜到,此中必然有我。如今又得了你为妻,倒也该过来向着佛祖道一声谢呢。”

    怀真听他竟然猜到,偏又是这样笃定坚决的,便忍不住莞尔,竟说道:“好大脸面,怎么就这样坚信说有你呢?你又不是我心里的虫儿。”

    小唐满眼的笑,道:“你敢说……没有我?”

    怀真被他看着,脸上不由有些红,因转开头去,哼了声,也不搭腔。

    小唐早就猜到,见她不语,更加明白,就道:“我常说你口是心非,还不认呢?”

    两个人进了大殿,却见里头香火缭绕,供着各色的香花宝烛,宝林金幡,中间一尊极大的玉佛,消散洒脱地横卧着,眉眼弯弯带笑,自是一副庄严肃穆、令人肃然起膜拜之心的无上法相。

    小唐定睛看了会子,竟幽幽地叹了口气。

    却见怀真此刻到了佛前,已经近前一步,在铺垫上跪了,合掌祈念。

    怀真垂眸敛言,却只在心头默念,——昔日小唐在沙罗之时,怀真每月前来,每次都求三个愿望,第一个,便是要小唐平安归来;第二,务必求家人平安;第三,才是佛祖垂怜,别叫她嫁给凌绝。

    到如今,三条竟是都应验了……怀真虽来还过愿,此刻忍不住又满怀感激,重又在心底念了一回佛。

    怀真跪着祈祷之时,小唐的目光从玉佛上,看到她的面上,见她眉目恬然,玉容隐隐生辉,这样窈然跪拜,垂眸合掌,显得寂静欢喜,此刻香烟弥漫,侵绕在周身,虽近在咫尺,却竟似遥不可及一般。

    小唐看了会子,蓦地心跳,便举步走到怀真身旁,抬头看着眼前卧佛,过了片刻,便也缓缓跪在蒲团上,同样合起掌来。

    这一跪,却是破天荒地头一遭儿。

    小唐从未似今日这样虔诚礼佛,滋味竟是难以形容,只觉得心头空落落地……闭眸默念了片刻,因看不见怀真,渐渐竟觉得她不在身边儿了,一时平添了几分张皇。

    正欲睁开眼睛,忽闻梵唱阵阵,从后殿传出,虽听不懂是念的什么,却平和安稳,唱了片刻,隐隐一声钟磬之声,清亮警醒。

    小唐蓦地睁开眼睛,却见怀真仍好端端地跪在旁边,唇角微挑,正含笑凝眸看他,双眸黑白分明,澄澈安宁。

    小唐定睛看了会子,也望着她,此刻才又在面上露出三分笑意。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都是跪着……怀真忽地轻声说道:“你瞧我们两个,像是什么?”

    小唐何等通透,何况此刻,天时地利人和的,竟同怀真有些心有灵犀,顿时便明白她的意思。

    小唐低声说道:“像不像是拜天地的情形?”

    怀真本是问了一句,没料到他会一猜就着,顿时红了脸。

    小唐又道:“上回夫妻交拜的时候,你还没来得及拜,就扑到我怀里来了,这会子在佛祖跟前儿,要不要再拜一回?”

    怀真见他更是如此,哪里受得了,便笑道:“胡闹,我一句话罢了,引得你说这许多,佛祖跟前儿呢。”说着,便站起身来。

    小唐也随着起身,因又朝上礼拜,口中念道:“求佛祖保佑,成全我方才所祈愿的,改日必会前来,再多添香油钱。”

    怀真在旁听着,又是笑,又忍不住问道:“你向佛祖求的什么?”

    小唐便道:“你先把你求的同我说了,我才也告诉你呢。”

    怀真垂头道:“小气,我不问了就是。”

    两个人说了两句,小唐因身上没带银两,便吩咐家人回头送二百两银子过来做香油钱,那主持毕恭毕敬地,又亲自送两人出了寺庙。

    小唐才抱了怀真上车,自回唐府去了。

    此后,怀真因惦记含烟,几度想要进宫再看一看,小唐却每每拦阻,说是早派人去打听了,又说良妃娘娘无碍,身子也渐渐好了。

    小唐见怀真不大信,特意就把夏太医叫了来,让他跟怀真亲说了一遍,果然跟小唐所说差不多。

    怀真听夏太医亲口许诺,又打包票,才放心下来,因问小唐为何不叫她进宫去,小唐道:“良妃如今本就受宠的很,又加上你父亲在工部做的很好,郭侍郎也很出色,所以众人都知道这两层关系,又加上姑奶奶亲送了个侍女给她,一时倒是树大招风了,倘若你再经常进去看她……只怕反会招惹的众人眼热,又说出别的话来。她既然如此好了,你何必去锦上添花的呢?”

    怀真本是担心含烟不好,才想去探望的,如今听小唐跟夏太医都说无碍,又听到“锦上添花”四个字,便道:“既然这样,那我不去也使得。”

    因又想到上回淑妃是那个情形,倒的确有些可怕,就叹道:“唉,我原本不懂,以为皇宫就是皇宫,花团锦簇的罢了,这会儿才知道……”

    小唐听着异样,就问道:“知道什么?”

    怀真收声,低低道:“没什么……就是见含烟姐姐先前是那个样子,有些觉着怪可怜儿的,可见宫里也不是什么好去处。”

    小唐若有所思地笑道:“你明白这个就好了,既然知道不是个好去处,以后便少去,可记住了?”

    怀真竟乖乖地点头道:“知道了。”

    如此,几场秋风之后,又下了一场雪,渐渐地到了年底,各家各府又开始忙碌起来。

    宫内又有消息出来,原来皇上开恩,许后妃省亲,定在了正月十三日这天,良妃便回应公府省亲,因此应家一早儿就开始忙碌,怀真中途回府一次,见府内各色/情形事务,竟又都压在了李贤淑肩上,忙的不可开交。

    怀真心疼母亲,便抽空劝了两句,道:“娘起先不是说不管事了么?这样劳累,为了谁呢……至少要多叫个人帮着你。”

    李贤淑道:“如今三房内的喜莺还是个能理事的,不过因多了省亲这一件事,又是年下了,所以格外忙碌些。”

    原来近来,因应兰风升了尚书,何况应夫人又因郭白露的关系,同二房竟然十分和睦起来……那谷晏珂又是去了,故而应公府中的事,自然又落在李贤淑的身上。

    李贤淑虽有心撂了不干,然而如今应公府内,名声最盛的竟是应兰风……一提应公府,满京城内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应尚书,因此应公府竟似应兰风的脸面一般了,纵然李贤淑不想管,但为了这一宗,也要整理的妥妥当当的才是。

    于是这挑子就一时半会儿地也扔不下。

    且说将近年下的时候,另还有一宗喜事,竟是应玉到了分娩之期,生了一个很康健的小子。徐姥姥便跟李舅妈前来京城,亲自照料。

    这孩子满月的时候,李霍因年青得子,十分欢喜,便相请了好些知己同僚,热热闹闹地摆了个满月宴席。

    当日,怀真跟小唐自也去了赴宴,又送了那长命百岁的金项圈当贺礼。

    话说宴席之上,小唐这一桌上,是应兰风跟郭建仪等,都是几个位高权重、略有些年纪的朝臣们,而隔着屏风的数桌儿,除了唐绍张珍应佩这一伙儿人,也有李霍的一些军中同僚,都是些青年军官,多是豪爽不羁的性情,起初都还约束着,酒过三巡,便闹腾起来。

    应兰风听着那边儿些欢悦吵嚷之声,便笑叹道:“如今土娃儿都得了儿子,真是长江后浪催前浪,竟令人心生‘岁月忽已晚’之意。”

    应兰风旁边,是兵部的一位侍郎,因笑道:“应尚书因何这般叹息,只怕还有好事再来,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就看了小唐一眼。

    应兰风明白这意思,便呵呵笑了两声,并不言语。

    小唐倒也知情,待要说两句,这帮人又不知他的心思,何况有些话,涉及怀真……说出来倒是不便。

    小唐略犹豫的这功夫,目光一动,忽地看到郭建仪在侧,面色微微冷峭似的,小唐一眼瞧见,心里竟不自在起来。

    因郭建仪昔日钟情于怀真,还曾亲上门求聘过,后来两个人也相互斗过心机……最终却终于让小唐把怀真抱了回去。

    然而虽然小唐自觉志得意满,鸳鸯于飞了,可是郭建仪……却自始至终,仍只是一个人。

    也不是没有人说亲过,满京城谁不知郭侍郎是个炙手可热的?许多朝臣们都恨不得将其招为乘龙快婿……然而却始终不闻他对谁家的姑娘动心。

    虽然如今怀真是小唐的,也渐渐对自个儿倾心,然而郭建仪这般不声不响,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这对小唐来说,隐隐地竟是碍眼之极。

    对小唐而言,就仿佛身边多了一头老虎,镇日虎视眈眈暗暗盯着他的怀真,若他不防备,便会蓦地下嘴,一口叼走似的。

    前些日子不怎么跟他照面,倒是罢了,如今又同桌吃酒,又看郭建仪是这个情形,小唐心中一动,便故意道:“程大人所说的,难道是郭侍郎好事将近?”

    那兵部的程侍郎本说的是他,如今见他扯到郭建仪身上,只好呵呵了两声,不敢辩驳。

    郭建仪听了,便侧目看向小唐,淡淡笑道:“唐大人的心未免太宽了些,何苦为了别人操心呢。”

    小唐亦笑看着他,道:“哪里是别人,如今我同郭侍郎也是亲戚了不是?何况郭侍郎是朝廷栋梁,连皇上都说,郭侍郎这般人才,竟还未成家,真真儿可惜可叹呢。”

    郭建仪索性抬眸看他,忽地也一笑,竟道:“又急什么?我还未到唐大人娶亲的年纪呢。”

    众人听他两人一言一语,因两人都是很有城府的高手,虽然言语带刺,面上却都不露痕迹,彼此笑吟吟地,仿佛相谈甚欢。

    众人便没看出破绽,待听到郭建仪说了这句,一想果然是这个理儿,因此也都觉有趣,便都跟着笑了起来。

    小唐暗中磨牙,却也仍是笑笑的,道:“郭侍郎这话有理,不过我等了这若干年,才娶了位天下无双的贤妻,不知郭侍郎……又能等到何样无双的佳人呢?”

    郭建仪微微蹙眉,不语。

    众人听到这里,才察觉有几分不对,一时都鸦雀无声,只看着他两人。

    郭建仪盯着小唐,手上一紧,差点儿把酒杯捏碎了,停了一会儿,方缓缓笑说:“天下无双么?……无妨,我可以等。”那一个“等”字,简直柔中带刚,发人深省。

    小唐听了这淡淡一句,笑意微僵,然而他虽然愠怒,因掩藏的尚好,面上倒也看不出什么……只也看着郭建仪。

    两个人都是一般无二的良才美质,不相上下的心机城府,目光相对,自有锋芒交错无声。

    席上,应兰风看看他两个人,瞧出几分端倪来,便笑道:“吃酒吃酒……怎么大家都只顾说话呢?今儿是好日子,大家该多吃几杯才是。”

    众人才都凑趣说话,端起酒杯,将话题引开。

    郭建仪又吃了几杯,便借口离席。

    小唐目送他离开,心中着实不喜欢,思来想去,格外惦念怀真,因也起身欲走。

    不料应兰风瞅了他一眼,想到方才小唐跟郭建仪那情形,有些不放心,便拉他一把,两人走到旁边。

    应兰风便问道:“方才是怎么了?”

    小唐道:“并没什么,只是同郭侍郎随口几句罢了。”

    应兰风隐隐有些明白他的心思,然而有些话,连他这当岳父的也不便直说,因此便道:“建仪自小看着怀真长大,对她不过是自来的关护罢了,何况怀真如今嫁了你……你只要对她好就是了,建仪跟我都是长辈之心,若见你们夫妻和乐,自然我们也放心了。”

    小唐了解其意,便笑道:“岳父说的是,我心里自然也如此想的。我正也要去看看怀真如何呢。”

    应兰风才笑道:“也好……你去罢。”因此放了他去了。

    小唐出了厅内,站在廊下深吸一口气,想到方才席上情形,虽微微愠恼,但因想怀真已嫁给自己了,姓郭的再如何巴望,不过是空等罢了,难道自己还能把怀真送他不成?

    小唐想到这里,便哼了声,负手往后院而去。

    谁知正走到花园处,便见前头是郭建仪站在廊下,正同一个人说话,花木扶疏,掩住了那人的身影。

    小唐方才离席,正也是怕郭建仪因此机会,竟去找怀真,见状,更是疑心起来,忽地听那人道:“方才我隔着席也听见了……哥哥何必跟唐大人口角之争呢,毕竟如今已经尘埃落定的,叫我说,哥哥也及早寻一房贤妻,成家立业罢了。”

    小唐才放了心,原来这说话的声音,竟是凌绝。

    小唐挑了挑眉,心道:“这小子说的这一句话,还算中听。”

    那边儿,郭建仪淡声道:“并没有口角,只是同唐侍郎两个平常谈话罢了。”

    小唐闻言,嗤之以鼻。

    凌绝笑道:“哥哥当我听不出来?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也不知道的?唐大人外似宽和,然而一旦关乎怀真妹妹,便……霸道的不由人说呢,因你迟迟不成亲,只怕他也不放心……”

    小唐心中更笑,不由想:“这小子竟似我肚子里的虫。”

    蓦地听凌绝继续说道:“我忽然想起,倘若给他知道了在熙王府内的事儿……不知会是如何呢?”

    小唐本是笑笑地,听了这一句,却仿佛有人当胸打了自己一拳,顿时那笑容便荡然无存。

    却听郭建仪沉声喝道:“住口。”转头四看。

    小唐早身形一闪,往墙角退后。郭建仪见左右无人,才道:“这件事,你只该绝口不提。”

    凌绝淡淡说道:“哥哥怕什么,又不是我们的错儿,何况你也是为了怀真……”

    小唐身形一晃,亏得身后紧贴的是墙壁,依稀听郭建仪又说了两句什么,声渐不闻了。

    小唐目光数变,双手握拳,立了片刻,终于疾步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18:16:39

    云母闪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18:27:34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19:11:3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21:46:17

    玉蜻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23:17:11

    虎摸小萌物们,感谢~~~

    小表舅好久没出场了,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1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