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1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怀真随着平靖夫人出宫,本以为平靖夫人这样急着就走,是想带她回府自在相处,谁知平靖夫人竟只叫她自上马车,自个儿却乘轿离去。

    怀真目送轿子离开,疑惑之余,心中也有个闪念:平靖夫人这遭儿进宫,却好像是特为了带她出来的?

    然而未及细想,上了车后,被人一把拉入,又看小唐手中拿着那美人金钗,怀真才悚然而惊,忙问小唐:“你为何乱动我的东西?”

    自打怀真上车,小唐始终都没说一个字儿,只是盯着她看,一直到听怀真说了这句,蓦然间,小唐的眉微微皱起,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线,系在他的心头,扯得一阵阵隐隐地抽痛。

    怀真见他自始至终都不做声,便伸手在他胸口打了几下,气道:“你答应过我……不许乱翻的。”说话间,便也皱起眉来,赌气就把那金钗抓了回来,又白了小唐一眼,心中很是气恼。

    小唐任由她把金钗拿了过去,手上竟也一松,只是抬起右手,长指在眉心揉了揉……将身子往车壁上靠了靠,双眸微闭,无声地叹了口气,神情却仿佛饮了一盏苦酒,那艰涩之意,良久不散。

    怀真趁机坐后了些,低头先仔细瞧了金钗一会子,见好端端地,便举起袖子擦了擦,小心地要放进怀中去,动作间,又看了小唐数眼。

    怀真见他总不言语,情形十分反常,怀真不免有些疑惑,然而她心头气恼未退,便不去理会他,只是垂头暗恼。

    马车颠颠将行,忽地听到外头有人说道:“凌驸马跟公主要回府了?”

    怀真一怔,就听到外头凌绝的声音道:“正是的。咦,这是谁家的马车?”

    那内侍笑道:“是唐府来接三少奶奶的。”

    凌绝便“哦”了声,道:“方才平靖夫人不是带着三少奶奶出宫的么?如何没一块儿去?”

    内侍道:“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怀真一声也不言语,只是微微地拧眉听着,正在此刻,却听小唐沉声喝道:“还不走么?”

    这会子马车正调了头过来,身后吉祥等人也都登了车,车夫闻言,忙扬鞭喝了一声,马车便往前疾驰出去。

    怀真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却是小唐探臂过来,将她拦腰一抱,重又紧紧地拥到怀中去。

    此刻,就听外头那内侍笑道:“听来像是唐大人的声音,原来是唐大人惦念娇妻,亲自来接了,真真儿地鹣鲽情深……”

    此刻离得远了,也并没听见凌绝再说什么。

    怀真收回思绪,抬头看向小唐,却见他如墨画的浓眉微扬,仍是盯着她看。

    怀真不由推他一把,仍想自个儿坐开去,不料小唐死扣着她不放,怀真便去轻打他的手臂,口中道:“放开我。”

    小唐知道她心里恼的是什么……然而她心头的恼怒跟他此刻的惊心比起来,却不过是沧海一粟,小唐苦笑一声,道:“怀真,你乖些,让我好好地抱一会儿。”

    怀真一怔,听他的声音沉重迟缓,仿佛千钧重似的,手上不由一停,因回头仰首瞧了他一眼,越发觉得他今儿行至古怪……

    然而想到他到底并没有恪守誓言,竟偷偷看自己的东西,怀真便又哼了声,道:“唐叔叔素来君子,如何答应我的,又不作数?”

    小唐听着她清丽的声音,勉强压下心中骇然之意,道:“我并没有乱翻你的东西……你若不信,回头进了府,你自问丫鬟们就知道。”

    怀真诧异,道:“什么意思?不是你动的?”

    小唐垂眸看她一眼,望着她澄澈无尘的双眸,心中竟又一痛,便又把她抱紧了些,道:“我答应过你不会乱动,自然会信守诺言……横竖回去问过恭喜,你就明白了。”

    怀真想了想,觉着小唐不至于在这点儿上刻意说谎,便消了些气,又道:“我回去是要仔细问的,你可别扯谎瞒我。”

    小唐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怀真因得了他这一句,心下那气恼也慢慢地散了,因想此刻若只管怪罪恼恨起他来,回头真的跟他无关,岂不是错怪了?

    怀真便回心转意,才又笑着问道:“你如何亲自过来了?当真是跟太姑奶奶一块儿来的?如何你不进宫去呢?”

    小唐听她问了这许多话,心头却茫茫然的,只好说道:“我……不放心你……所以请了姑奶奶,把你带出宫来。”

    他的声音甚低,底下压着一股子不安,怀真见他仿佛神不守舍似的,心中一动,想道:“我不过是在宫内住了一夜,唐叔叔就这样担心起来了,他素来稳重干练的,竟为了我这样……”

    怀真心里甜甜地,很是受用,便扬首笑道:“我不是好端端的么?又不会有人吃了我,你这么大的人了,竟怕这个。”

    怀真说着,便又掩口笑了起来,双眸微光影动,盈盈都是喜悦。

    小唐心中却似悲喜交加,越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见她如斯狡黠欢喜地笑着,全然不知他心中惊跳之意,小唐索性把心底的话都掩住了,一边儿拥着怀真,一边儿便低头过去,竟蓦地吻住了她的唇。

    怀真正笑着,忽地便被堵住了嘴,迫不得已仰着头,被他从后深吻良久,一时魂魄幽幽,心跳加快,也便忘了说笑。

    车轮发出辘辘之声,车厢之内却是细喘微微,怀真虽有些惯了,然而毕竟在马车上……却是头一遭,不免羞窘,因竭力试着推了两下。

    许久,小唐才将怀真放开,垂眸看去,却见她的脸上已经是薄晕了桃花,唇色越发嫣然。

    小唐呼吸未定,敛了思绪,因盯了她片刻,便先将她放开,到了车厢边上,对外吩咐道:“出城。”

    外头小厮跟车夫领命,便在前面路口拐了个弯。

    怀真听他说出城,更是诧异,便问:“不是回府么?出城是有何事?”

    小唐复回到她身边,又把她抱过来,拢在怀中。略把脑中思绪整理了一番,便问道:“怀真,这给你金钗的故人,究竟是谁?”

    怀真见他提起此事……毕竟曾答应过竹先生,不会把金钗示人的,虽然小唐说不是他自个儿翻看的,但毕竟也是破了誓了。

    怀真有心不答,便握着自己的衣带把玩,一边儿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小唐凝眸看她,道:“你乖一些,我有正经事……你实话同我说,到底是谁?”

    怀真起初只以为他是好奇,听了这话,才又转头看了他一会儿,见小唐眼底一片正色肃然,怀真想了会子,便不再玩那衣带,心竟有些惊跳起来。

    小唐见她犹豫,却并不紧着催逼,只是越发把声音放得缓和,问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说给我好么?”

    怀真听了这声音,如春风带暖似的,竟能抚慰人心,怀真便低下头去,小声说道:“我同你说……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小唐轻轻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难道还不信我?”

    怀真咬了咬唇,才说道:“其实,并不是他亲自给我的,这原本……也是我自个儿猜的……”

    当下,怀真就把竹先生过府送了这钗子给她,却只说是故人相赠,并没说那人姓名的事儿,通跟小唐说了一遍。

    怀真说罢,便又道:“当时竹先生很是为林伯伯感叹,又念了那什么‘狂儒醉剑铁八卦’的话……偏巧那日落雨的时候,林伯伯来探望我跟父亲,也曾无意中念了这一句……我便猜,送我金钗的必然是林伯伯了……只不知道究竟对不对?”

    这事怀真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如今既然对小唐说了,便想借他之能为,也为自己判断一番。

    小唐听罢这一番话,笑了笑,笑容之中却有涩然难释之意,道:“你……你猜的果然没有错,必然是恩师……是他给你的了。”

    怀真听他也如此说,才算解了这疑题,便动了动,又从怀中掏出那钗子,因举在眼前看了片刻,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就问道:“林伯伯无端端送我这个做什么?你可知道?”

    小唐虽听了她的解说,然而心中却丝毫没有轻快一些,反而越发沉甸甸地。

    如今听怀真又如此相问,那心更像是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痛的非常,手上不由地把她抱的更紧了些。

    在两人眼前,是那支精致华美,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宫阙楼阁美人儿金钗,怀真虽进过皇宫,却并不曾去过德妃曾住的永福宫,因此不知道这金钗上的楼阁宫阙,乃是按照永福宫的建筑所制,而在那楼台之侧的美人儿,虽然极小,然而依稀能看出秀美容貌……

    小唐看得惊心动魄,心潮翻涌,竭力把声音放得平静,道:“乖,既然是郑重送你的,且好生收起来,别……别叫人再看见。”

    怀真便噗嗤一笑,回头看他一眼,道:“我原本不也是这样说的?偏又给你看见了,哼。”说着,果然又要放进怀中。

    不料小唐握住怀真的手,思忖着说道:“你这丫头……放东西放得不妥当,以后若再给人看见……就不好了,你且给我,我给你藏起来,保管不会再叫人看见。”

    怀真歪头问道:“当真?”

    小唐道:“你信我,就给我。”

    怀真眨了眨眼,便道:“那你给我好生收藏起来也罢了,横竖林伯伯是你的恩师,叫你收着,他必然也是放心的。”说着,忍不住又抿嘴儿笑了。

    小唐见她笑得天真无邪,心中之痛,难以言说,忙收住心绪,把那钗子接了过去,自个儿放在怀中。

    马车缓缓而行,怀真便靠在小唐怀中,因又扬首问道:“无端端出城做什么?”

    小唐察觉她吐气如兰,只是静静抱着她,俯身靠在她的肩颈处,嗅着她身上香气,一瞬间,思绪翻飞。

    当第一眼看见这匣子里的东西竟是这一支钗的时候,小唐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其惊心动魄,无法言说。

    他毕生都没有这样毛骨悚然过,就算在沙罗国生死一刹,面对大日王数十万宛若魔将似的大军,都尚且凛然无惧。

    仔细想想,上一次有这样毛发倒竖似的感觉……却是在那一个雨夜,听说她被金飞鼠掳走之后。

    他这一辈子所有的惊悸恐惧……竟都在她身上了,偏她不知。

    然而……又怎能叫她知……那些不堪的内情跟真相……

    怀真是不知道这美人儿金钗来历的,但是小唐却知道。

    而以怀真的年纪,更加从未听闻“德妃”之事,一来是皇家秘事,二来时隔遥远,就连小唐跟熙王,也不过是零星听闻罢了。

    当初因怀真被金飞鼠所掳走,事后虽有惊无险救了出来,但是小唐一直暗中追查到底金飞鼠是因何越狱的。

    由此,便查到三公主从宫中偷盗昔日德妃所御用的宫阙楼阁美人金钗放在驸马府中……后来又被金飞鼠偷走之事。

    种种详细,让小唐断定,金飞鼠越狱,必然跟“德妃”两字脱不了干系。

    当时小唐跟熙王两人甚至断言:只要找到了那楼阁美人儿金钗,就会找到指挥金飞鼠的幕后真凶。

    换句话说:那金钗在何人手中,那人,就是相助金飞鼠越狱,又指使他掳走怀真的凶顽。

    小唐同熙王也曾想过,能把金飞鼠越狱之事抹平的天衣无缝的人,必然是个非常之人,恐怕是朝中权贵一流。

    他们甚至怀疑到肃王及内宫诸人的身上……

    但却从未怀疑到……这个人。

    后来,此事一直如泥牛入海,毫无踪迹。

    一直到林沉舟服毒身亡,然后一系列……太子倒台……

    小唐把林沉舟留给他的临终遗书看了许多遍,其他的倒也清楚,但他总是想不明白,何以林沉舟会特意提到怀真,甚至说“吾亏欠她极多,幸而一死,略可洗清些罪过”。

    一直到他看见怀真藏着的这支金钗……就像是有人一把将挡在眼前的一面窗纱撕开,让他看到里头那至为难堪的惊心狰狞真相。

    原来一切,都是恩师所为……相助金飞鼠越狱,取得美人金钗在手,叫金飞鼠掳走怀真……

    那一夜小唐为了找寻怀真,不惜翻遍九城,是他一力拦住,指路让自己出城,到底是为了挽救自己的官声,还是有恃无恐觉着怀真必死,还是良心发现让自己前往救赎……

    小唐不得而知。

    至于他为何要对怀真动手,小唐暗也想过,有一个理由,或许如熙王曾担忧过的,必然是林沉舟早就窥知了他对怀真的心意,身为国之重臣,为情所迷,自然是大不智之举,当时小唐不惜一切动用九城之兵来寻怀真,就是一个极坏的例子。

    至于另一个理由……大概……是为了**。

    身为一个爱女如命的父亲,小唐是林沉舟为**所选的最佳之人,自然也要为**除掉所有威胁,不管是怀真的存在也好,或者其他……

    小唐却已无法深究。

    其实让太子倒台的法子不是没有其他,但因自个儿差点犯下弥天大错,所以林沉舟才不惜选最惨烈的一种法子,一来跟太子共归于尽,二来……是为了向怀真赎罪。

    小唐想着那所有,越是相通,越觉难过跟难堪,心底竟难以分清是何滋味,眼圈却已不由地隐隐发红。

    然而这一支金钗所牵扯的,以上已经随着林沉舟的去世而入土为安……可以不提。

    令小唐无法安心甚至越发惊心的……是林沉舟把金钗交付怀真的举止。

    ——这举止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才是所有之中,至关重要的。

    林沉舟的城府至深,直到他死后这许久,小唐才能窥知一二。

    这一支金钗对林沉舟来说自然是意义非凡,所以才不惜“知法犯法”,破格一切,救出金飞鼠,只为了得到这德妃的遗物。

    这自然是因他跟德妃昔日的纠葛之深……然而他费尽心机所得的东西,最后竟托竹先生交给了怀真。

    且说是:故人相赠。

    何为:故人?

    倘若……小唐所知道的只有这一点线索,那倒也罢了,事情可以解释为林沉舟是为赎罪,所以送这贵重礼物给怀真而已。

    若事情能如此简单,该当多好。

    直到此刻,小唐才恨自己为何偏行事居先,故而知道的事竟那样多……他宁肯选择一无所知。

    此刻,也不至于如此惊心。

    只因当时应兰风一家上京时候,林沉舟提醒他肃王的行径,所以他派人去护着应兰风,不料人到时候,才发现杀手已反被杀。

    那时候才知道,有一个大内高手在应兰风身边儿,只是不知那是何人罢了……

    直到应兰风被派到那边儿,那会儿,小唐因担心他南行坎坷,才特意放了张珉跟随护佑。

    谁知张珉却发现了招财叔的异常举止。

    后来小唐从沙罗国回来,得知在林沉舟冒雨前往应公府之前的一日,招财叔曾失去踪迹。

    后来想想,必然是他去了林府,同林沉舟说了什么。所以林沉舟才会一反常态,亲去探望应兰风跟怀真。

    招财叔的身份跟大内相关,林沉舟取得了德妃遗物,而竹先生念:狂儒,醉剑,铁八卦。

    林沉舟年轻之时,壮怀激烈,书生意气,素有“狂儒”之称。

    后来年纪渐高,以心斋自名,举止收敛,加上位高权重,昔日称呼,才随之湮灭,不为人知。

    “铁八卦”是谁,昭然若揭,除了竹先生再无旁人。

    那剩下的醉剑,竟已经不用说了。

    如此,一步步地推理过来,林沉舟把德妃的遗物给了怀真,难道……只是一个巧合?

    小唐从来不信巧合,更不信恩师临死所托竹先生做的,竟会没有任何深意。

    然而……一想到此事若揭露,会有如何后果,小唐宁肯自己并不清楚这所有。

    怀真……还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公府之女,是他无可挑剔的小娇妻,而不是什么……

    这尘世间有许多凶险之事,然而涉及皇权之争,却是所有凶险中最险恶难测的一种。

    废太子之事仍未停息……下一个会是谁?就算是小唐也不能断定。

    生平第一次,小唐之心,生出一种惧意。

    惧,是因为怕失去。

    恍惚之中,小唐垂眸,却见怀真靠在怀中,双眸合着,竟是恬恬静静地睡着了。

    她昨儿在宫内装了大半日的厉害,又陪着含烟,说了许久的话,又去面圣,应付淑妃。……加上夜间也睡得不安稳……如今靠在小唐怀中,却仿佛倦鸟归巢似的,因不见他说话,她便抓着他的衣袖,索性安心睡了过去。

    小唐定定看着怀真的睡容,看了许久,心中那股惊涛骇浪之意才逐渐平缓止息,目光中的涌动也缓缓消退。

    只为了她此刻无邪甜美的睡容,他甘愿赌上一切,做尽所有……也要好好地守护住她。

    如他所说过的: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地方已到,马车缓缓停下,怀真长睫一抖,略睁开双眸,迷离目光所见,是小唐温柔凝视的眼神。

    怀真不由笑道:“今儿唐叔叔好生古怪,总是盯着我看,到底是怎么样?”

    小唐俯首,在樱唇上轻轻一吻作答。

    作者有话要说: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28:30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30:07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34:31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39:01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41:11

    小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2:48:02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3:11:07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4 23:25:24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00:40:04

    椰糖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15 01:36:35

    椰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01:46:12

    几丝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01:55:57

    几丝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5 03:07:39

    感谢小伙伴们~让唐叔抱抱(╯3╰)~

    奉上一更君~

    老林也是不易……唉,心痛。这章略惊心动魄,然而因两个人在,酸涩中又有些甜甜的~不知大家觉着如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1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