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0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怀真走到书桌边儿上,因见小唐垂眸研墨,面色沉静,竟是一副心无旁骛、不苟言笑之姿。

    怀真见状,不由想道:“他是为了正经要事才对我开口……也还是破天荒的,我只顾高兴了打趣,却不知是不是惹了他不快?”

    因怀真知道,小唐在外确是个无所不能的,从小到大,她心中对他的敬畏始终多于其他,虽不似李霍应佩等那种畏如天人,可也从不敢就肆意冒犯。

    只是因小唐挑明了对她的心意,又加上成亲以来,竟是百般地疼惜宠爱,故而怀真也越发能同他赌气说笑,然而一些破格的话却仍是不敢说的。

    方才因一时喜欢,才说了两句,本来不以为意,然而见小唐是这个沉默不言的情形,心里不由乱想起来。

    怀真便隐隐不安,因瞅了小唐一会儿,见他始终不看自个儿,长指按着那漆金描梅花的一枝春墨锭,不紧不慢地仔细转圈儿,随着动作,砚内的水逐渐转成浓墨之色。

    怀真打量了会子,便道:“为何不做声呢?我方才是玩笑话,莫非真恼了我不成?”说着,就微蹙双眉,看向小唐面上。

    小唐闻言,略停了手,因淡淡地说道:“如何就恼你了?你只快些过来,把方子写下来是正经呢。”说着,便举手,将那方墨锭又放在紫金铜乌玉玦墨床之上,又从笔架上挑了一支略细些的宣城笔,乃是檀香木雕缠枝莲花纹的小紫毫,倒转笔锋,轻轻地递给怀真。

    怀真见他这样,反倒是有些脸红,暗思着自己果然是太冒失轻狂了,本不该同他乱开玩笑,当下不再迟疑,便上前一步,接过毛笔,低头道:“多谢……”

    小唐此刻已后退一步,仍是不见动作。

    怀真提笔蘸墨,心中把那方子想了一遍……她原本记性就好,何况当初调那香的时候本也费了力,故而竟对那配方烂熟于心的,略一凝神思忖,便记了起来,因提笔写道:“苍术,五两二钱……”

    谁知才写了一行,忽地觉得脸颊边儿上湿湿暖暖地,怀真愕然,停笔回头,竟见小唐不知何时来至身后,从后将她轻轻环住。

    怀真不免诧异,因咬着唇,问道:“好好地正写着呢,又做什么?”

    小唐将她拢在怀中,垂眸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子,轻声道:“你只管写就是了,我看着呢。”

    怀真同他对视片刻,吃不准他到底是要胡闹……还是真心只是看着,便说:“可不要胡闹,我好不容易想起来,给你一打岔,不免忘了……”这不过是警戒他的话罢了,然而她自个儿忍不住,说到最后,便用笔头抵着唇边,抿嘴又笑了。

    小唐柔声道:“我自然是有分寸的……你若忘了,便帮你再想起来就是了……”说话间,便俯首过来。。。。。。

    怀真咬了咬唇,略觉不妙,却又不肯就疑心他,便仍回过身来,起了另一行,定神又写:“艾叶七两……”慢慢写来,却觉着身后那人,越发不安分起来,对怀真而言,这竟似是“猛虎在侧,咻咻细嗅”,却叫人如何才能定心?

    怀真只得竭力目不斜视,然而勉强写到最后一个字,忽觉颈间细细地疼痒了一下,怀真缩颈笑了声,手上顿时就歪了,一笔歪滑……笔尖勾勒的浓墨斜斜飞撩而去,像是谁慌了的神意儿。

    怀真看着写坏了的字纸,不由跺脚,又笑又恼,脱口道:“唐叔叔!你混闹什么!”说着便回过头来,含嗔瞪他。

    不料小唐正垂眸含笑细看,见状,便又俯首过来,轻轻易易吻落。

    怀真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手中偏还提着蘸墨毛笔,怕弄污脏了衣裳,不敢信手乱动,又且被他拘在书桌儿边上,更加难得动弹。

    这一刻,书房之中,寂静无声,只仿佛听到外间树上,有蝉声隐隐,更衬得此刻静谧,仿佛能听到极细微的呼吸声。

    半晌之后,才得解脱,怀真心头窒息,一时之间,竟不知是要先骂他好,还是搁笔不写……

    不料小唐又温声说道:“不妨事,你且再往下写就是了。”

    怀真不敢置信,咬唇道:“你在跟前儿只是闹,我又如何能写下去?”

    小唐笑道:“我哪里闹了?并没做什么呢。”

    这会子因是在他的书房里,房门又且开着,怀真暗暗后悔……竟有骑虎难下之感,然而若想同他好生说,只怕他未必肯听。

    横竖这方子不算很长,若是凝神写,片刻功夫也就写完了,怀真便深吸了口气,低低哼了声:“早知道你是这样儿……以后看我可还信不信你了。”说完之后,不免又长叹了声,觉着这话自己先前仿佛也说过的,一时气闷。

    怀真哼说了句,便赌气垂头,提笔又写。

    耳畔听小唐在后低低笑了数声,怀真不由又是一阵心慌,只好咬着唇不语,看着那白纸上一道横斜,又叹了口气,便又起一行写:“檀香二两,乌头……”

    虽已经尽量按捺凝神,然而到底不能做到六神清净,那手未免发颤,虽一笔一划写着,有些笔画却透出些忐忑之意。

    怀真心跳越发快,呼吸隐隐都有些急促,却是哭笑不得,有心撂了不干,又怕反而更惹得小唐逆反,只好低低求道:“唐叔叔,你且消停些罢……”

    小唐听得她这般,更有些情难自禁,因见她的手轻抖,他竟探手出来,把她的手握住,道:“我来助娘子一臂之力。”

    怀真一慌,由得他抓住了手,便往下又写,正好是个“一两六钱”的“一”,那一笔便顺着横了出去,倒是极挺直的,尾稍一顿,因怀真的手颤,便显了几分出来。

    怀真呆若木鸡,正不知如何是好,耳畔听小唐静静地问道:“乌头是一两……还有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

    怀真身不由己地,只模模糊糊看着眼前,脑中回想,口中则缓缓说道:“乌头是一两六钱……零陵香……一钱三分,藿香一钱六分,千金草……”

    其他另有山/奈,莪术,川椒,细辛等……小唐遂推握着她的手,一勾一划,又写了妥当。

    怀真恍惚着,声渐低微,自个儿的手早不能使力,竟都是他导引着似的,眼看那字迹在手底一一跃然纸上,不似是她素日里那娟秀雅致的字迹,反而多了几分挺秀俊逸,隐隐风骨。

    小唐写的妥帖,便笑看怀真,见她已经面若桃花,额头上津津地有些汗意。

    小唐见了,不免又凑上前去,忽地听到外间脚步声响。

    果然是丫鬟前来,并不进门,只是在门口禀明说道:“三爷,少奶奶,世子妃才回府来了,太太让爷跟奶奶过去说话呢。”

    小唐淡声道:“知道了。”心中不由想敏丽在这会子回来,是不是有何事。

    那丫鬟闻言便退了,怀真正无计可施,察觉小唐手上一松,她心中一动,趁机将他手臂一推,便从书桌后跑了出来。

    小唐一个错神儿不留意,果然给她逃了,小唐因笑着回头看她,道:“娘子怎么这样淘气?我还没说完话,你就忙不迭走了?”

    怀真狠狠咬了咬唇,心仍是慌跳着,想到他方才那般情形,倘若真的不管不顾,就在这书房里头……可怎么好呢?真真儿地越闹越出格了。

    怀真便哼道:“我不跟你说,我要去见敏丽姐姐了。”说着便要转身,忽然想起一事,就回头对小唐又道:“是了,方才那方子里,其中本并没有千金草跟艾叶两种,是我觉着他们都是一路的辛猛药性,不会犯克,只有佐助之功罢了,故而擅自加上了,然而到底不知如何,也可以划去不理。”

    小唐点了点头,道:“我记下了。”

    怀真又扫他一眼,叮嘱说道:“你也别耽搁了,姐姐许久不曾回来,必然想你了,亏得你今儿也有空,只快出来,见见你妹妹才好。”

    小唐双眸又是一片温柔,笑道:“知道了。即刻就来。”

    怀真才又哼了声,转身自先去了。

    小唐在书房内,见怀真去了,便低头看着面前那副字纸,见纸上这字,不是怀真素日婉丽的笔迹,也不全是他的笔锋……但婉约清丽之外,又透着秀挺苍遒,铁画银钩,力透纸背,正仿佛一阴一阳,两者缠合交融,便生出几分透骨的风流缠/绵之意来。

    小唐看了片刻,竟有些出神,又是赞叹,又是喜欢……然而,能从字里行间看出这般旖旎情形来,可也算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了。

    小唐有心多看会子,但因知道敏丽回来了,怕她有事久侯,就忙又取了一张纸来,把这方子重抄写了一遍,才把跟怀真合写的这张小心叠了起来,认真放在书架高处的一个木匣子里。

    收拾妥当之后,小唐才往后面而去,将走到唐夫人大房,就听见里头隐隐地笑声,十分畅快传来。

    小唐闻听,不由又是一怔,这刹那,忽地便想起昔日的情形……那时候,敏丽未嫁,他对怀真之心也尚且懵懂未白,怀真常来唐府,跟敏丽和唐夫人说笑逗趣,他才能听见这般令人欢喜的笑声,当时还想:这般个可人儿,却终究不知是谁的福分呢……纵然那时候再欢喜,终究也是成空。

    谁能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他心心念念的人,终究是在自己身边儿,长长久久的了。

    小唐一念至此,面上笑意更胜了几分,当下举步入内,果然见屋内三个人坐着,唐夫人在中间儿,一左一右,搂着敏丽跟怀真,正喜喜欢欢,笑个不停呢。

    小唐便笑道:“在笑什么,都这样高兴。”

    唐夫人见他来了,便也笑道:“你怎么才出来,你妹妹回来了,也不快些来见。”

    小唐道:“才做了点事儿,便耽搁了会儿。”说着,便含笑有意无意扫了怀真一眼,怀真目光同他相对,便转开头去,并不理睬。

    敏丽笑说:“母亲抱着我,我就不能给哥哥见礼了。”

    小唐上前来自坐了,便道:“妹妹别这样,好不容易回家来一趟,好歹咱们自在亲近亲近,何必行那些虚套。”因又问道:“近来我有些忙,便不曾过王府去探望妹妹……母亲倒是催过我几回,还曾说要带怀真一块儿过去看妹妹呢。妹妹别怪我是有心怠慢的才好。”

    敏丽闻言,眼圈一红,却笑说:“我岂能不知道哥哥是真心疼我的?方才母亲也说过了……我也明白……”

    小唐便又问起世子,敏丽强打精神,笑道:“他的身子最近却好了很多,本要跟我一块儿过来的,是我怕鞍马颠簸,就没许他来。”

    小唐道:“说的很是,世子的身子还须好生保养。”说话间,又仔细打量敏丽,却见她眉宇之间,仿佛有些忧虑之色,当着唐夫人的面儿,小唐便不言语。

    这会儿唐夫人抱着敏丽,说道:“过几日,少不得还要去王府再看看你跟世子,我也很久没见世子了,颇为想念他。”

    敏丽笑道:“他也托我向母亲问安带好呢,还说要请母亲去住上几日才好。”

    小唐又略坐了会儿,便借口退了。

    唐夫人因要去大宅一趟,又知道敏丽好不容易回来,她素来跟怀真亲厚,便不叫怀真随行,只叫她陪着敏丽。

    唐夫人去后,敏丽便遣退了屋内丫鬟,只剩下她跟怀真两个。

    怀真早也察觉她仿佛有些忧色,见状,就问道:“姐姐有事同我说?”

    敏丽却欲言又止,看了怀真一会儿,复又垂下头去,思量片刻,才道:“这些话,论起来……对什么人也是不能说的,然而咱们两个,从来不同,何况如今你又成了我的嫂子了……关系更是亲密了一分。”

    怀真本怔怔听着,听到后面一句,脸上一红,想说两句,又知道敏丽必然是有正经事,因此就忍住了,只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呢?”

    敏丽叹息了声,还未开口,脸上却也慢慢地红了起来,因拉住怀真的手,又靠着坐的近了些,才悄声说道:“你如今也是成了亲的人了,哥哥对你可好不好呢?”

    怀真尚且不明白这话,便道:“唐叔叔对我自然很好。”

    敏丽扫她一眼,见她懵懂,便咳嗽了声,在耳畔低低地说了一句。

    怀真听了,脸上这才大红,便道:“说什么!我听不得这话!”推了敏丽一把,就不理会了。

    敏丽忙拉着手,把她又抱回来,才细细又说道:“我这不是故意说轻狂话,只是我要同你说的,跟这个有关……你也知道原本是竹先生在府内给世子看病的,然而近来先生走了,世子的身子……我倒是不好说了。”

    怀真听了这个,才又上心起来,便问道:“你方才不是说,世子身子已经比先前好多了?”

    敏丽道:“看似的确是好多了……然而我却不知道,这好……究竟是真的好呢,还是……”

    怀真惊问:“这又是何意?难道还有什么假的好不成?”

    敏丽咬了咬牙,便道:“你不知道……我是他身边儿的人,才知道一二分的,先前……淑妃娘娘来府内几次,也见过了世子,后来不知怎地,就派人送了一盒丸药给世子,叫他三日服一次……自打世子开始服用这丸药,不知如何,精神看来竟一日比一日好了。”

    怀真睁大双眸,听到这里,知道有下文,心里不由有些乱跳。

    敏丽道:“众人看了,都说是有菩萨保佑,然而我心里,却总是疑惑……”

    怀真问道:“姐姐从哪里看出不妥的呢?”

    敏丽道:“明明连竹先生都束手无策,为何忽然之间,就能好的这样,所谓‘物极必反’,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倘若说这个算不得凭据,那么,还有一件反常,那便是……方才我同你说的这件事。”

    怀真复垂了眼皮儿,道:“我还是不懂的。”

    敏丽便道:“你果然不懂。我索性跟你实说,自打我跟世子成婚,虽然也有行事,然而因他身子委实太差,因此也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个月内有一次,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有时候他要服药,或者竹先生叮嘱,竟是三四个月也不能近女/色……”

    怀真忍着羞怯,听着这许多话,这才明白方才敏丽在耳畔问自己那句话是何意。

    敏丽又说:“然而你道如何?因近来他服了淑妃娘娘给的药后,竟是……很能的了,长则半个月一遭儿,近来,三天总也要一回的,你且同我说,——这究竟是不是反常?”

    怀真此刻果然也忘了别的,皱眉低声道:“这果然似有些异样的……”

    敏丽皱着眉,道:“我私底下也同他说过……然而世子因身子之故,一直觉着对我不起,最近却是这样,他竟十分喜欢,便不肯在意,偏偏这些话,除了他,我竟不能对王府内其他人说了……思来想去,便想到你了。”

    怀真也是满怀忧虑,疑惑道:“我虽也觉着不太对,可……我却也没有法子的呢?”怀真自己对这些事儿还是一知半解,因此不明白敏丽因何同自己说,难道只是诉苦不成?

    敏丽笑了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明白,然而你身边自有明白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

    怀真一愣,又有些不自在,因问:“你是说……你哥哥?”

    敏丽点头道:“我哥哥是个心性聪明的,不管内外,他皆通晓,此事干系非小,又关系淑妃娘娘……偏偏是牵扯闺房内的事,我倒是不好亲口跟哥哥说,因此,回头少不得托你同他说了,也看看他有没有主意……得亏你嫁过来,倘若换了不知是什么人,我也难得开口呢。”敏丽说到这里,眼圈儿便又红了。

    怀真见敏丽如此,少不得安抚说道:“姐姐别担忧,我知道了,你且放心,我回头就跟他说呢。”

    敏丽略微松了口气,忽地笑了笑,又对怀真道:“你大概没听说外头的事……前段日子废太子不是死在去蜀的中途了么?近来,不知如何,竟有人传言……说是肃王牵扯在内……”

    怀真心头一跳,哑口无言。

    敏丽又道:“这个哥哥必然也是知道的,如今京内的情形,倒是个‘不可说’,外头如何我自然不知,王府里的这些,好歹也要让哥哥知道……他自有断定……”

    敏丽说罢此事,又同怀真聊了几句别的,不多时候,唐夫人回来,三人又略坐片刻,敏丽见时候不早,便起身又自回王府去了。

    当夜,怀真沐浴更衣罢了,因小唐也洗漱过了,便进了房内来。

    怀真早早儿地打发了丫鬟,见小唐回来,就忙叫了过去,把白日敏丽所说的话同他说了一遍,却省去了敏丽所说的床笫间事那一节。

    小唐正疑惑她今儿如何这般乖觉,自个儿打发了丫鬟,闻言双眉皱起,一言不发。

    怀真因担心敏丽跟世子,便抓着他肩头,问道:“我听了敏丽姐姐说,心里就猜淑妃娘娘给世子的那什么药丸……不像是什么正经好东西,你觉着呢?”

    小唐点了点头,却不回答。

    怀真不知如何,便又催问道:“你如何不说话呢?”

    小唐才说道:“我素来知道淑妃娘娘精通医理,皇上的身子,也多亏了她这些年来相助太医院调理着,若说她果然有什么灵丹妙药对世子好,倒是未必不能,然而……”

    怀真问道:“然而如何?”

    小唐不愿让她多留意这些龌龊外事,便道:“没什么,此事我记下了,自会留心的。”

    怀真见他欲言又止,心里憋闷难解,又怕自个儿说的不明白,小唐便不当回事儿,因犹豫了几番,终于又犹犹豫豫地,把敏丽所说的那些**的话,也都红着脸说了。

    怀真说罢,便认真又道:“你可明白了?敏丽姐姐不是小题大做,我也不是跟你扯谎呢……这究竟是不是反常的很?”

    小唐先前听她说了那些,心中其实已经有数,只是不好对她提罢了,如今见她自己又招认了这一节难以启齿的事,心中却反而暗笑,偏道:“这有什么反常的?三天两头的才是正常的呢。”

    怀真睁大眼睛,越发着急,便坐起身来,瞪着小唐,气道:“唐叔叔,我正经同你说大事,你如何只是打趣?这是关乎敏丽姐姐跟世子一生的大事,你还……”

    小唐见她真急了,才道:“罢了罢了,不逗你了,何必先恼了呢?急性子的丫头,我知道着呢……你非要逼我说出来不成?”

    怀真怔怔地看他,小唐见如此,少不得交代,就道:“实话同你说……我心里知晓,淑妃给世子的,多半真不是好物,先前我听闻宫内,有一种药,服下去可让男子强身健体……云云……然而只是邪道罢了,其中多有催/情之效,久用必然伤身。”

    怀真听了这话,才忙又爬起来,伏在小唐肩上,低头仔细打量着问道:“你既然知道,那该如何料理此事好呢?”

    小唐垂眸想了会儿,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毕竟是他们王府内的事,外人等闲不好插手,何况照你所说……世子竟是愿意的,故而我得想个两全齐美的法子。”

    怀真听他这样答应了,才略放心,道:“这样才好……你可务必要上心呢。”

    小唐笑着点头,见她趴在胸口,双眸圆睁,殷殷切切地叮嘱,未免喜欢,就道:“什么时候……你说的话我没上心过?句句都是金科玉律呢。”

    怀真想到白日里在书房内的情形,心里又翻出几分恼意来,便把他推开,道:“又来打诨,快安生睡你的觉罢。”

    怀真说罢,自又转身侧卧,小唐在后盯着那一抹玲珑腰身,目光闪烁……忽然怀真又翻过身来,竟思忖着问他道:“这世上既然有你说的这种药,那么,可有叫人不那样……那样的药么?”

    小唐起初不解,继而明白过来,又笑又疑:“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怀真眼睛看着他,口中道:“我不过……是觉着好奇罢了。”

    小唐对上她若有所思的眼神,心中一动,道:“好奇?你心里……在想什么?”说着便眯起双眸,深深凝视。

    怀真禁不起被他这样盯着看,又且心虚,便道:“还不许我随口问问?何曾想过什么……”

    小唐才闷哼了声,道:“最好是不曾想过。”

    话说这一日,便是凌绝同清妍公主的大婚之日了。

    虽然此前,怀真因凌绝挑衅之故,同小唐问起自己是否要去,小唐亦答应了,然而真个儿到了眼前,怀真忽然又生出几分胆虚来,竟是变了主意,并不想去了,便想着该如何开口的好。

    因清妍公主很得成帝宠爱,故而这一日,便不设早朝,令满朝文武休憩一日,也好参与婚礼,同时大赦天下,与民同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伙伴们,看了q同学的留言才知道,最近扔霸王票有抽奖哒,扔过的大家都留意一下哈,看看自己能不能抽,别白错过就可惜了~么么哒(╯3╰)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11 00:40:57

    Justine_Le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12:36

    win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22:48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26:19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32:45

    Justine_Le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33:09

    Justine_Le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1:35:34

    wuj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6:25:35

    阿呆头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07:01:56

    雨竹618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11 09:51:37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1 10:52:42

    /(ㄒoㄒ)/~居然迎来修文的时段~~果然不该发糖了,按住手。

    宣传一下最新要上市的繁体书《桃红又是一年春》,完全无删减版本,配令人喜欢的美腻封面~感兴趣的小伙伴们速速关注哦~

    其实在花眠前期,也有好多同学提起这一本,阿秀跟唐叔一样,起初都是腹黑高冷大叔哦,么么哒,快点把小幼春抱回家(╯3╰)

    发一章令我垂涎的第二本封面,看这美叔,看这萝莉,是不是美的不要不要的,而且剧情感十足!感动的哭~~

    更多可见我的微博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0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