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0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先前唐夫人问起小唐出去所为何事之时,小唐只说是部里有事,别的只字不提,怀真见状,心内已经疑惑……又且越发惊心,心想小唐既然瞒着唐夫人,此中必然有个缘故。

    偏小唐促狭,竟不肯告诉她,非要逗的她恼了,才终于慢慢地把这其中缘故说明了。

    原来白日,小唐同应兰风本在一桌上,众人正吃酒,忽地有个小厮从外进来,匆匆在张老爷耳畔低语数声。

    张老爷听了色变,不免起身,亲走到应兰风身旁,也不知耳语了几句什么,应兰风起身出外,张老爷陪同。

    过不多时,张老爷自个儿回来了,对桌上众人只说是应侍郎临时有要事,因此赶着去办了。

    这一桌上,另还有郭建仪在,——他跟小唐两个自然不是那等愚笨无知之徒,却偏都耳聪目明地,别平常人要多上十万种心思的。

    张家主回来之后,郭建仪担心有事,正思忖着要寻个适合的时机问一问这人,不料,小唐那边儿却已经起了身,径直便走到张家主身边儿。

    只见他微微含笑地说了一句,张老爷就跟着起身,两人走开数步,便说了几句话。

    郭建仪见状,明白是小唐已经留了意了,……他本来担心应兰风有什么应付不了的事端,他自然可以从旁相助,如今见小唐出手,自然是轮不到自个儿了,因此心中一叹,仍低头吃酒,不理此事罢了。

    果然,小唐略说了两句后,便出门叫了自个儿的小厮,吩咐了几句。

    那小厮急忙就去了,小唐因此又回来,同众人谈笑风生了一番,大约两刻钟后,有人回来通报,小唐起身,这才告辞去了。

    后来,郭建仪抽空,果然就问张家主究竟是出了何事,然而这张老爷偏不知情,只说道:“原本是应公府派了人来,只说是家里有了要紧事儿,要二爷赶紧回去,我才同二爷说了,只送到门口便回来了,至于是何事,却并不知道的。”

    郭建仪想了想,一点头,知道小唐原本大概也不知情,然而因为担心,所以先派了自己的人去探听,此刻既然已经去了,必然是探听到了。

    郭建仪心中暗忖何事,本也想出府探听的,可因见席上去了应兰风跟小唐,他若再走,未免有些不太像话,何况既然唐毅已经出马了,别人就可以袖手旁观而已,何必跟着去敲边鼓呢,于是郭建仪只留下应酬罢了。

    你当应兰风跟小唐两人匆匆离去是所为何事?原来,这其中的由头症结,竟是在应蕊身上。

    先前怀真回家住了几日之时,李贤淑本同她提起过此事,然而李贤淑语焉不详,只说应蕊在夫家作天作地,并未说明详细,怀真也猜是应蕊不满夫家,她的性子本就有些偏激,闹腾起来,也是有的……

    应蕊在应公府的时候,李贤淑本对她仁至义尽了,若换了个狠心的主母,自然乐得顺着老太君跟应夫人的心意,把应蕊随便丢给个什么人家也就罢了。

    然而李贤淑念在杨姨娘苦了一场的面上,且应蕊好歹也是应兰风的骨血,因此竟不肯马虎,好歹也寻了个体面的人家儿。

    先前也曾说过,应蕊的夫婿,同应佩春晖凌绝这些人是同科的进士,又是书香门第,所以在寻常公族人家来说,也算是中等以上之选罢了。

    应蕊起初倒也还过得去……只因知道应公府已经没了她的立足之地,故而嫁了之后,且一门心思的过日子罢了。

    不料,时间一久,觉着夫婿虽然性情温和斯文,日子也平淡可过,然而对应蕊来说……竟……毕竟缺了点儿什么似的,心里难免有些缺憾。

    直到怀真同唐毅被皇上赐婚,应蕊得知消息之后,竟似被一道霹雳劈中了……她自诩毕竟也是应兰风的骨血,如今应兰风的官儿又越做越大,凭什么怀真嫁的,是那样高官厚禄,威风八面,世家大族出身的尊贵人物,她,却反而嫁了如此庸庸碌碌的一户人家呢?

    应蕊性格原本不坏,然而因先前种种之事,不免有些偏狭,一念生,便成了魔障似的,越发地不平起来,心里竟对众人都不满了,不管是应老太君应夫人也好,李贤淑应兰风也罢,甚至自己的夫家……便一日比一日的挑剔。

    起初还只时不时地抱怨几句,因夫君是个好性情的,便不与她理论,应蕊就变本加厉,渐渐高声吵嚷起来,最后,竟三天两头地打闹。

    因此这人家终究忍不了,才寻了应兰风,便说此事。

    应兰风不明所以,便亲去训斥了应蕊一番,又跟人家认真赔了不是,对方也是敬重应兰风为人,见他毫无仗势欺人之态,反而如此谦和,自然就不肯追究了。

    应蕊被应兰风训斥了一番,倒也安静了一个月多,然后,却又着了魔似的……慢慢地竟不许夫君同床。

    闲来,且对伺候的丫鬟道:“我父亲是工部侍郎,妹妹嫁的又是唐家的三爷,我却在他们这户人家里受这窝囊气,上回他们既然有脸惊动了我父亲,就该痛痛快快地了断罢了,何苦又把我拘在这里活受罪?还不是看中了我父亲的权势,或者是因唐家……将来想要攀龙附凤呢!”

    她的夫婿听了,便同她口角了几番,应蕊并不收敛,反而指着骂道:“你这般无能的人,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娶了我,将来也自跟那唐三爷做了连襟了,你难道心里不暗中乐着的?别打量我在深宅不知道,外头的人,也多因此而巴结着你呢!你倒还敢有脸说我一句?呸!”因此上,竟闹得家宅不宁。

    然而程家人想:上回已经惊动了应兰风了,若再因此纠缠出去,倒是显得无理取闹似的……何况,多少也看在唐毅的面儿上,少不得就忍了。

    谁知道,这一日,竟生出了一件任凭是谁也忍不得的大事来。

    原来这半月里,应蕊不再似先前一般动辄吵闹了……她的夫婿只以为终于性情改了,心中欢喜。

    谁知道,这一日,应公府的那位应蕊的“舅舅”依然过来探望应蕊,起初屋内尚有丫鬟伺候,应蕊却以这般那般的借口,逐渐支开了。

    ——这位“舅舅”,自然就是先前搬出了应公府的谷晏灏,只因他此前也来过程府数次,都已探望应蕊之名,众丫鬟跟府内的人也都认得,知道是亲戚,因此并不避忌,见状都退了。

    正好应蕊的夫婿回来,听说是舅爷来了,不免想要见过,谁知来到房中,还未进门,就隐约听见些异样响动。

    及至推门入内一看,就见应蕊跟那谷二爷两个,正抱在一块儿,衣衫不整地行那苟且之事。

    若说先前应蕊种种刁难,还都能忍,但是这般……却是叫任何男子都无法容忍的,因此这姑爷大怒,便冲上前去欲打,谁知谷二爷翻身起来,将他挡开,因见他来势凶猛,便用力一推,正好把个程公子推跌在桌子上,撞了头,因立时昏死过去。

    谷晏灏见状,以为打死了人,一时魂飞魄散,也顾不上应蕊了,把衣裳一敛,飞也似地逃出门去,不知下落。

    应蕊在后面,匆匆忙忙系好衣带,便下地看究竟,这会子丫鬟们听了动静,便也出来看,忽地见主子死在地上,吓得都大叫起来,一时闹得阖府皆知。

    后来虽然即刻请了太医来看,也救了回来,但毕竟是伤着了,此事又非小事……这程家也是难以容忍,因此便派了人去应公府,兴师问罪。

    然而程家倒也还知道分寸,并不曾事先把事儿嚷嚷出去,只说立刻要请应二爷过府说话!

    公府中人见他们家来人的声气很不对,就报知了应爵爷,因此才又派人去了张家,叫应兰风快快过府。

    且说应兰风闻讯之后,忙赶到程家,那程家家主见了,微微寒暄几句,就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应兰风听了,魂飞魄散,对程家是满心羞愧,对应蕊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听闻谷晏灏也牵扯在内,更恨不得将他捉来打死。

    程家家主因道:“应大人,我素来敬重你的为人,上回又见你一味好言相说,所以才认了你这儿女亲家,然而,令爱实在是闹得太过了,如今更是出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丑事,我程家世代的书香门第,简直是奇耻大辱,本来想闹上公堂,告她一个通/奸,叫沉了猪笼、骑了木驴才解心头之恨,然而应公府毕竟是世家大族,何况若此事闹开了去,只怕对应大人你的官声,也是大有影响的,老夫爱才之故,才忍了这口气,如今只问应大人,究竟该如何料理?”

    应兰风听人家一句一句,说的有理有力,心底怒火冲天,虽恨不得打死应蕊跟谷晏灏,但毕竟是亲生的骨血,可是若要保应蕊,对程家又如何交代?

    应兰风思来想去,无脸见人,无计可施,因道:“我当初同贵府结亲,也是因看中贵府清白家声,是朝中一方清流,才把小女托付,谁知……她竟这样不长进,辜负了大人同我的心意。然而有道是:养不教,父之过,她作出此等丑事,我当人父亲的,毕竟也脱不了干系!也不敢跟您就撇清了,如今到底要是打是杀,全凭您做主,我……也没有二话。”

    程家家主闻言,倒是十分意外的,原来,近来这些朝中为官的人家,但凡是消息略灵通些的,都知道工部尚书一职空缺,十有八/九便是应侍郎补上的了,然而若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如此丑事来,只怕那些言官们也是不会饶恕应兰风,一人一句,都要把他的前途给截断了。

    如今应兰风却并不一味地想遮掩此事,反而说的如此磊落明白,程家家主听了,思忖了半晌,道:“应大人,不瞒你说,我虽然心中恼怒的很,然而此事闹出去,毕竟于谁的面上也不好看,如今,倒不如趁着事情并未传扬出去……我心想着,咱们私下里处置了,如何?”

    应兰风问道:“这是何意?”

    程家家主冷道:“他们既然不顾脸面作出此事来,要灭绝此事,自然就是……”

    应兰风望见这人的眼神,心中一阵冷意,知道是他的意思,——竟是要暗中把应蕊跟谷晏灏两个解决罢了。

    其实,大户人家出了这等丑事,私底下出手料理的,也不在少数,只因大家都顾及家声,没有愿意嚷嚷出去,自暴其丑的,只是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罢了。

    应兰风听了,微微胆寒,他虽然恨极应蕊,然而想到真的要用这法子结果了……不由仍是不忍。

    程家家主打量他脸色,笑道:“应大人,莫非是舍不得你的爱女么?”

    应兰风心果然是心中难舍的,因艰于言语。

    程家主便冷笑道:“方才大人还说的那般慷慨,如今却又儿女情长起来了?不瞒您说,我这般做,也是为了您好罢了,应大人若是不答应,我也不强求,咱们公堂上见就是了,到时候,只怕应大人的爱女,少不得要抛头露面,满城人人都知道她是个……”

    程家主说到这里,便打住了,又道:“何况大人的二小姐不是嫁到唐府的么?大人可也要为她着想着想,若此事传出去,只怕将来二小姐在唐家,也难抬头!大人且思量思量!”

    程家主说完,便拂袖入内去了。

    应兰风脸色灰白,站立不稳,见他去了,便后退两步,跌坐在椅子上。

    且说程家主进了内堂,程公子已经醒了,便问究竟。

    程家主说了一番,程公子叹道:“只怕应大人不肯行此事的……难道真的要闹出去?”

    程家主叹了声,道:“为父也不愿如此,然而……如今有人想要咱们把此事闹出去,又能如何呢?”

    程公子道:“父亲,若真如此,只怕应公府要一蹶不振,应大人的前途也要断送,另外,唐家那里也……咱们是不是得罪了太多人了?”

    程家主道:“若不得罪这些人,就要得罪那尊神……又有什么法子?恨只恨那个该死的阴妇,下作无耻,竟作出这种丑事,让把柄落在人家手里!纵然咱们不出头,也自有人想法儿地闹出去,结果还是一样。”

    程公子也是无奈,叹道:“我素来敬重应大人的为人,才以为他的女儿必然是极好的,没想到,竟是如此!如今竟也害了应大人了。”

    程家主半晌无言,末了才道:“故而说儿女债儿女债,既然养了,自然替她顶了,他自己也说了‘养不教父之过’,凭他去罢了,他若真狠得下心来,我自然也拼的成全他,他若狠不下心来,那也罢了,只能鱼死网破。”

    两人才说到这里,忽然外头有人来报,说道:“礼部的唐侍郎求见主人。”

    程家主听了,大惊,同程公子对视一眼,道:“他如何来了?”

    程公子一急,问道:“是不是听了风声,所以也特意来了?父亲,这又该如何是好?”

    程家主想了想,道:“不妨事,既来之则安之,何况此事不是我们理亏,任凭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

    程公子苦笑,只觉得又是一阵阵儿地头疼,因道:“天王老子来了,我倒也真不怕,来的是这位‘东海三太子’,比天王老子还厉害呢,他既然来了,只怕此事又有波折……罢了,我不能见,一切都交付父亲了。”

    当下,程家主心中掂掇了一阵儿,果然才出来相见。

    此刻在厅内,小唐已经从应兰风口中打听了明白,应兰风原本也不想告诉他这种丢丑的事,毕竟还有怀真……然而小唐既然有能耐来了,难道还能瞒着他?

    应兰风把心一横,只好供认不讳。

    才交代清楚,程家主便出来了,虽同朝为官,但因级别身份不同,素日也并没机会同小唐当面寒暄,不料初次面对点儿地,却竟是在这种情形下。

    程家主在内之时,同儿子说起来,尚且嘴硬淡定,当面儿见了小唐,却先觉得骨头也软了两三分,更加不敢冷脸,便带笑道:“唐侍郎如何大驾光临了?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小唐笑道:“不敢,我原本跟岳丈在张家吃喜酒,因见他匆匆出来,我怕有事,便也来看一看。”

    程家主敛了几分笑意,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只怕唐侍郎已经知道内情了罢,家门不幸,娶妻不贤。”

    应兰风听了这话,越发无地自容。

    小唐道:“方才岳丈已同我说明了,程大人,此事当真并无回旋余地了?”

    这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程家主只怕一口就要啐上去,然而是小唐说了,他便皱眉道:“竟要如何呢?这口窝囊气,我们家里也是忍不下的,唐大人见谅。”

    小唐面不改色,道:“既如此,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要不然就私底下料理,要不然就对峙公堂闹得天下皆知?”

    程家主点头道:“只有这两个法子。”

    小唐看着他,并不言语,程家主被他光华内敛的眸子盯着,无端竟有些心虚起来,想要说两句话,却又心头震慑,竟不知要说什么,明明是自己有理,却莫名地打怵……

    小唐看了一会儿,回头看应兰风脸色惨白,便对程家主道:“借一步说话如何?”

    程家主点头,两人便往旁边,走到那堂下僻静处,小唐才问道:“我深知程大人的为人,这两个法子,都显得决绝断然,不是老大人素来的行事风格,敢问,是什么人替您出的主意?”

    程家主毛骨悚然,抬眸看了小唐一眼,极快地又避开他的眼神,心中只是胆颤想着:“他如何竟知道了?”

    小唐微微一笑,道:“您不必担忧,我并无任何逼迫之意,毕竟此事,是我岳丈理亏在先,您要如何处置,都是应当的。”

    程家主听了此话,又见他声气面色均是温和无害似的,心才略安定了几分。

    小唐又道:“然而,我只是担心,因这件儿女之事,反而让您成了别人手中的刀子,白白地害了贤良呢,故而斗胆提醒一句罢了。”

    程家主的心又是一颤,咽了口唾沫,道:“唐大人……何出此言?委实是因……我们心头气恼难平,哪里……就有什么人背后撺掇了。何况此事又不是随意能传扬出去的。”

    小唐略思忖片刻,道:“应大人在朝中,同您一般,都也是清流,先前废太子在时,一再示好,肃王爷也是多方拉拢,他却从不肯投靠哪一方,何况他又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出来的政绩,朝廷之中正需要这般的栋梁,谁知偏在这儿女之事上过不去……倘若因此害了这样一名贤臣,我也是于心不忍的。”

    程家主听他提起“太子”“肃王”等语,又咽了口唾沫,便低头不言。

    小唐又道:“何况我也知道,世上并无不透风的墙,只怕这程府的事儿,府内还压的死死的,外头有些人,却早就知道了……若有人想趁机拿捏应大人,倒是个机会,我因此才提醒程大人您呢。”

    程家主闻言,眉头深锁,原本斩钉截铁的心意,此刻竟有些动摇了。

    片刻,他便问道:“唐侍郎果然心思缜密,见识过人,然而,您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总也该知道,就算此事我不捅出去,只怕有人也不会放过的……到时候兴风作浪起来……”

    小唐道:“若想兴风作浪,早就动手,不过别人再如何想法儿,都不如您亲自持刀最好罢了,如今,其实一切都只看程大人您的。”

    程家主左右叹息,拿不定主意:“我知道唐侍郎亦是应大人的乘龙快婿,故而想要为他说话罢了,然而总也该为我程家着想,难道如此奇耻大辱,竟要放过不成?”

    小唐摇头,一笑道:“我的为人如何,您大概也是知道些的,应大人虽是我的岳丈,但此刻我所说的,却是为了应家跟程家两家之言,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纵然此刻结果了应蕊,应大人虽然无可推卸,但心中必然也始终有一根刺,从此应公府跟程家,必然势不两立了,亲家竟果然成了冤家,有何益处。而此事被有心人知道,也自多添一处拿捏把柄。但若程大人姑且忍这口气,只好聚好散……以后大家相见,应大人反亏欠着程家一份情面。你们两家化干戈为玉帛,别人纵有心生事,也无从下手。”

    程家主被他一步一步,说到如今,不由心意动摇,想了会子,就看向小唐,忽地问道:“唐大人所娶的二小姐,可如何?”

    小唐见他此刻却问起怀真来,便道:“内子……无可挑拣。”

    程家主一震,见小唐提到“内子”之时,原本清明的双眸之中,竟泛起一丝温柔似的,因暗叹了声,摇头自怨嗟道:“大概是我程家先前作孽,才迎了这样的祸患灾星入宅,究竟比不得唐大人福大。罢了……算是我们自认倒霉而已。”

    小唐听了这话,便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便道:“还请大人安心,我也曾听闻程公子为人性情温和,为官又兢兢业业,将来必然会再娶贤妻,另续姻缘,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的话,程大人只管放心。”

    程家主心中又是震动,细看小唐脸色,又听其言,隐隐地竟似是……

    此刻,程家主心中转念:本来程家就很不喜欢应蕊,只是看在应兰风跟唐毅的面上,才咬牙容忍罢了,如今若真的去了恶妇,应兰风同小唐两个,却都欠了他们之情,何况小唐方才那言语之中,竟仿佛另有深意,这果然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儿女之情反显得其次了。

    程家主心头阴翳扫除,顿时便消除了先前要打要杀之意,笑道:“我素来敬重唐侍郎,您的话,我一定得听了。”

    当下两人才出外,应兰风先前见小唐把应家主请走,还不知如何,忽地见两人各自面带笑容出来,一愣。

    应家主便望着应兰风,只道:“应大人放心,方才唐侍郎同我一番详谈,我才觉着,先前的确是有些戾气太重了,毕竟大家同朝为官,还当‘以和为贵’,既然如此,就这样罢了,……令他们和离如何?”

    应兰风听了这话,如在梦中,顿时就看小唐:竟不知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么快之间,就叫程家主转了心意。

    小唐因微笑道:“岳丈如何不应话呢?叫我看,程大人此举,倒是极善意妥帖的了,岳丈以为如何?”

    应兰风知道他提醒自己,忙按下心中震撼,便转向程家主,此刻才正色起来,举手深深鞠躬作揖下去,道:“多谢程大人!无不从命!”

    程家主见他是这般大礼,便笑了笑,举手扶起,道:“都是为人父母的,彼此明白就是了,应大人不必多礼,他们闹成如今,也算是前世孽缘,且让他们好聚好散,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罢了!”

    当下,程家主入内,同儿子说了此话,程公子亦非狠心之人,听了不伤人命,便松了口气,立刻点头答应。

    两家便立刻写了和离书,应兰风也即刻领了应蕊回应公府……到底是如何料理应蕊之事的,且暂时按下,下回再说。

    只说小唐把事情同怀真说了一番,并没详细提自己如何劝说程家主的,只说是程家主为言语所动,才答应和离的罢了。

    怀真听了这一番曲折,也才明白小唐不把此事跟唐夫人说的原因何在,如此丑事,连她也是颜面无光的,又怎能再提。

    同时心中暗恨,不知应蕊为何竟鬼迷心窍似的,竟跟谷晏灏如此纠缠不清……明明是一户好人家,她却偏闹得如此,然而应公府只怕也容不下她,以后到要如何?

    ——然而她作死就罢了,差点竟把父亲也牵扯在内,怀真一时恼怒,虽口中不说,脸上却显了出来。

    小唐趁机搂住她,道:“又怎么了,还在恼什么?”

    怀真不好同他说那些怨恨之语,何况此事果然多亏了小唐……因叹了口气,就忍了怨念的意思,反回头,恳恳切切地对小唐道:“唐叔叔,这一遭儿,真是多谢你了,不然……我爹只怕……”

    小唐见她软语温声如此,心里受用,便道:“他是我的岳丈,我自要帮着呢……只看在你面上罢了。”

    怀真点头道:“我承你的情呢……先前还怪你来着,对不住了……”

    小唐越发受用,便笑道:“不必向我道不是……你若有心,却知道该如何报答我的。”

    怀真一愣,会意过来,便低头小声道:“又开始不好好儿说话了。”

    小唐听她虽如此说,口吻中却并无斥责之意,因此小唐心里有数,只在她脸颊上亲了口,低声道:“说了这许久,我都口干舌燥了……”

    怀真忙欲起身:“我给你倒茶来喝。”

    小唐抱着不放,因厮磨说道:“我只要娘子……”

    怀真因心里十分感激小唐,便忍着羞,少不得闭了眼睛,只由得他胡乱折腾去。

    小唐见她格外乖顺安静,便道:“你也来亲亲我。”

    怀真慢慢睁开双眸,眼睛里已经水汽氤氲,呆呆看了小唐片刻,终于缓缓凑过来,竟真的吻在唇上。

    小唐一笑,道:“不是这样,就如我亲你一般的那种……如何?”

    怀真的心怦然乱跳,目光对视片刻,唇瓣相贴,而她小心地伸出舌尖来,轻轻探触他的双唇之间。

    小唐见是如此,早就无法按捺,偏她动作十分生涩,让他得了一分,便更渴望十分似的,少不得又主动勾缠着,肆意而为。

    这会儿丫鬟都给他遣了出去,不许入内,小唐同怀真缠/绵片刻,便道:“娘子今夜如此乖……不如,且试一试先前我说的……”

    怀真脸上大红,声若蚊呐,道:“不可……”

    小唐见她含羞低头,却不再问,只是抱着她起身,令她靠着桌子站着。

    怀真心慌起来,欲回头看他:“做什么?”

    小唐往前轻轻一撞,怀真身不由己,往前伏倒在桌子上,忙伸手撑住,含惊唤道:“唐叔叔!”

    作者有话要说: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0:34:21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0:34:35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1:42:26

    飞飞飞鱼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8 21:57:31

    1734909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2:47:42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3:13:47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23:28:12

    虎摸小天使们,mua~~~

    为了让大家看的爽快点……二更君也是拼了,耗到这个点儿/(ㄒoㄒ)/~~

    本来还想往下写一点,觉得不是很河蟹,就又退格了,么么哒:p赶紧先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0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