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0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却说,唐绍凌绝叫住怀真,三人在张府门口相遇。

    怀真见终究是狭路相逢,便抬眼看去,此刻凌绝又道:“是了,如今大概不能如此相称,该叫‘三少奶奶’了。”

    先前未嫁之时,怀真见了他们两人,少不得都要见礼,唤唐绍一声“绍哥哥”,再叫凌绝一声“凌公子”。

    如今嫁给小唐,辈分陡然上去一层,本对上唐绍未免有些面红……然而偏见凌绝在前,怀真少不得敛了那份赧颜之意,先向着唐绍一点头,道:“绍儿……今日也来了?”

    自打怀真嫁到唐府,虽说曾在去他们府里的时候见过……然而却从不曾这般相唤,唐绍听得一声“绍儿”,素日里磊落潇洒的少年,竟无端有些面红,内心又苦又笑,因低了头道:“是,今儿是跟土娃、佩哥他们一块儿来的……”

    唐绍才说了一句,猛然又觉着这辈分越发乱起来了!倘若唤怀真一声“婶子”,那以后可还能叫李霍应佩“哥哥”不能了?因此唐绍啼笑皆非,这瞬间,反把心中那份涩意冲淡了。

    怀真心中虽也觉着窘然,面上却仍是一派端庄之意,只摆出长辈风范,见唐绍答了,怀真这才又看向一笑道:“凌公子不必客套,不过是个称呼罢了,您也请随意。”

    凌绝见她面色沉静若水,竟是不动声色,口吻且又淡然,然而她越是这般,他的心中竟像是被人插了一刀似的,格外的疼了几分,与痛一块儿滋生的,却是一股无端恼意。

    此刻在唐府门口,人多眼杂,怀真说了一句,便要上车去,凌绝忽又半冷半笑地问道:“三少奶奶可知道……恩师匆匆离席是有何事?”

    怀真正也纳闷此事,听凌绝如此问,才又转头看他,道:“凌公子莫非知道?”

    凌绝摇了摇头,道:“我同绍哥儿都不明白,本以为你知道,所以才来……请安兼打听打听。”

    怀真一笑垂眸,道:“我却也不知道的。”说罢,举步又欲走。

    恰好这会子,张珍因在里头听闻了怀真要回府,便亲自忙忙地追了出来。

    怀真见了他,才又忍笑寒暄了几句。

    张珍殷切道:“也不知如何,伯父跟唐大人前后脚都先离席了,如今连妹妹也要走,姐姐还特意叮嘱我,让留妹妹吃了晚饭呢,这会子走,只怕姐姐回头要说我了。”

    怀真闻言,心头感慨。

    他们两人从小一处玩耍,自打重生以来,张珍是她心中第一想要对他好的人,更是从小发誓,务必要他今生平安喜乐,如今,他果然顺顺利利娶了贤妻……

    对怀真而言,简直像是去了心头一件大事,此刻含笑细看着张珍,眼神之中便带了几分欣慰……隐约又有些“慈爱”之意,仿佛是“吾家有儿初长成”,如今终于看到他成家立业,何等喜欢。

    怀真便柔声说道:“你以后若是在京内住了……大家常来常往的,何必急于一时……你回去给容兰姐姐说,以后也叫她常去唐府寻我就是了。咱们以前是什么样儿,以后依旧是什么样儿。”

    张珍听了这几句,心中感动,便道:“妹妹……”

    怀真望着张珍,不由地百般感慨,伸手在他臂上安抚地轻轻一按,又笑道:“不必犯傻了,里头还有很多人等着你招呼应酬呢,不许在这里傻站着了,快进去罢。”

    张珍红着眼圈儿,点头道:“我送了妹妹再进去。”

    怀真见他坚持,便不强求。

    他们两个在这儿说话的时候,唐绍凌绝便在旁边静候,此刻见怀真欲走,凌绝目光变幻,忽然上前一步,道:“三少奶奶且留步。”

    怀真脚下一顿,回头看他。

    凌绝凝视她的眼睛,沉声道:“再过几日,便是我成亲之日,听闻唐大人已经定了前往赴宴,到时候,也还请三少奶奶一块儿赏光才是。”

    怀真心中一窒,一时无声。

    张珍闻言,倒也罢了,不曾往别处多想,——只因他们这些人素来都是一块儿玩的好的,何况还真今日来了他的婚宴,凌绝成亲之日,自然也应该去的。

    然而唐绍却隐隐约约听出不对:要知道凌绝先头跟怀真曾有过婚约,虽然一切都是皇上定夺……但怀真是这样出色,凌绝只怕未必不曾动过心……

    虽然凌绝要尚公主,但两人之间自然有些避嫌,故而凌绝跟清妍公主大婚,小唐身为朝廷重臣,唐府跟凌家素来又交好,因此小唐自然必去,只是怀真却从未有过亲临的念头,小唐亦深知,因此竟连提也不曾跟她提过此事。

    唐绍也懂得几分,因咳嗽了声,低低唤道:“小绝……”

    张珍却笑道:“妹妹自然是会去的呢,哥哥还不放心不成?”

    凌绝只当没听见唐绍之意,却向着张珍一笑,仍是盯着怀真看。

    怀真对上凌绝的眼神,至今,他的眼眸之中,仍含有对她的挑衅、鄙薄……或者……她看不出的什么其他。

    怀真想到上回他的举止,不管她如何回避退让,他总是不肯罢手的,就算这次不去他的大婚又如何?他反倒以为她心中有鬼,亦或者是惧怕他……

    两个人目光相对,只是一瞬,怀真便也淡淡一笑,仍是轻声道:“多谢凌公子美意,只是此事我不敢擅自做主。待我回府之后,自会跟三爷商议,倘若三爷觉着使得,我必也会亲临恭贺。”

    凌绝听了这话,心中却毫无喜意,竟有些按捺不住心头怒意,竟冷笑道:“想不到妹妹嫁了后,是这般的贤惠起来,或许是唐大人果然好手段,竟把……”

    唐绍听到这里,魂飞魄散,便猛地咳嗽了声,上前一步打断凌绝话头,道:“时候不早了,婶子也该回府了,回头见了三叔,还请带好儿……”一边儿说,一边伸手,在凌绝胳膊上微微用力掐了一把。

    张珍也依稀听出凌绝的语气似乎有些……又见唐绍拦着,他心头一动,隐约明白过来,便忙笑道:“哥哥大概是吃多了酒了,又要多话了呢……”

    凌绝见他两个慌忙拦着护着,这才蓦地回过神来,顿时双眸眯起,瞪向怀真。

    怀真却含笑低头,面上不露痕迹,道:“绍儿所言极是,我尽知了……你们且留步,我告辞了。”说着一点头,转过身去,袅袅上了车,马车便自张府门口驶开。

    剩下三人站在门口上,呆若木鸡。此刻唐绍一头冷汗,瞪着凌绝道:“疯了不成?方才瞎说什么?”

    凌绝冷笑两声,不言语。

    唐绍见人来人往,不便大声,就拉住他,低低道:“你不是不知道我三叔的,怎能如此对怀真妹妹无礼?若给我三叔知道了……”

    凌绝这才淡淡一笑,道:“怕什么?瞧你这点儿胆子,我哪里无礼了?不是口口声声在称赞她么?唐大人知道又如何?难道就要吃了我?罢了……纵然他真的气量狭窄至此,想要为难……我也必然不会带累你就是了。”

    唐绍又惊又急,举手打了他一下。张珍在旁听了,便拉住他们两个,笑道:“哥哥们别闹了,方才土娃还在问你们去了半日,为何不回去呢,春晖哥哥还特派了丫鬟去找了,你们两个却跑出来这里胡闹……如今大家都在里头热闹喝酒,你们偏躲了不成?快随我回去!”

    因此张珍横拉竖拽地,好歹把他两个又揪了进席上。

    里头李霍已经有了三分酒意,见了他们两个被抓回来,即刻大笑,叫着罚酒,因凌绝量浅不胜,倒是多半都给唐绍挡了去了……暂且不提。

    却说怀真回到府中,果然小唐还未回来,即刻派了人出去打听他人在何处。

    那小厮满京城寻找,到底寻到下落,便回府报信,道:“三爷如今在外头办事儿,让小的传话给奶奶……叫不必担忧,已经料理妥当,详细情形,稍后三爷回来自会跟奶奶说明。”

    怀真听了这话,一则安心,一则揪心。安心的是:小唐既然叫小厮如此回话,不管他所理的是何事,都已经尽在掌握。

    然而另一方面,既然小唐不曾透给小厮知晓,那必然是真的出事了,且非小事,只不知究竟事关如何罢了,可一想到自个儿爹娘跟小唐是前后脚离去的……只怕这事儿也跟应家有关,因此怀真依旧有些揪心的。

    怀真虽心里担忧,却不便同唐夫人说起,就按捺着陪着唐夫人,说了会儿闲话。

    眼见时候不早,便又过往大宅那边儿给长辈请安,至黄昏掌灯时分,才又回来。

    唐夫人因见小唐还不曾回来,便皱眉对怀真道:“他也忒不像话了……本是同你去吃酒席的,自个儿半路不知去了何处,又算什么呢?做个什么好歹也要跟媳妇说声,如此叫你担惊受怕的……等他回来,我且要好好说说呢。”

    原来怀真虽不曾透出什么,只说小唐自去有事了……但唐夫人问起来,她却不知究竟何事,也不知去向哪里。

    唐夫人又追问几句,才知道在张府的时候,小唐离席的突然,竟连跟怀真说声也不曾,唐夫人察言观色,见怀真虽然不语,然而双眸之中时不时有些忧色,又偶尔地盯着门口的地方……隐隐有盼望之意,她自然便明白了。

    怀真忙劝道:“必然是事情紧急,故而……来不及同我说,何况若真的是正经大事,也不能同我说的。”

    唐夫人叹道:“就算不说是什么,只说要去办事也使得呢。毅儿从来心细妥当,这一次可做的不对了。”

    怀真也有些疑惑……李贤淑离去之后都叫丫鬟给她留了话,为何小唐走的时候却连说一声也不曾?却也罢了。

    如此,娘儿俩个又等了半个时辰,仍是不见人回来。

    唐夫人隐隐生了恼,起初还要等小唐一块儿回来用晚饭,见状也不等了,催着怀真,两人一块儿吃了晚饭。

    怀真因有心事,也不觉得饿,只陪着太太,略吃了几筷子罢了。

    丫鬟们来撤了碗碟,怀真心里虽暗暗焦急,但见唐夫人有些愠怒之意,只好打起精神来,反说些逗趣的话,引唐夫人开心。

    唐夫人同她说了会儿话,心情果然也略好了起来,因笑道:“罢了,你这孩子,等闲也不是个爱说凑趣话的,如今却做出这般来……倒是怪可怜见儿的,我岂会不知?你必然是怕我说毅儿呢……然而我想说他,也是因他冷落了你之故,怕你心里不受用,你反倒这样为着他……既然如此,我不说他了就是,你且放心罢了。”

    怀真见唐夫人瞧出了自己的心意,又听她这般说,不觉微微地红了脸,便道:“太太说什么,我不懂……”

    唐夫人禁不住,便把她搂过去,笑道:“都已经嫁过来了,脸皮还是这样薄可怎么好呢?我知道你是疼毅儿的。”

    怀真脸上更红,便低低地埋脸在唐夫人怀中,道:“谁又疼他了?……好端端地,太太怎么只管瞎说起来。”

    唐夫人见她害羞,不由地又笑了会儿,才点头叹道:“先前……因你跟我们家里格外投缘,我心里虽十足喜欢你,却因那种种杂事儿,不敢往别的地方想……后来,因无意中知道毅儿对你有那份心意,我只怕耽误了你,便把他狠狠地训了一番,故而那一次他生辰日,我才忍着不曾请你过来……这件事我一直藏在心里,不敢说呢。”

    怀真抬头,看向唐夫人。唐夫人亦低头,看着她乌浸双眸,可爱可怜,唐夫人便摸摸她的脸儿,温声道:“后来毅儿说……皇上赐婚的事儿,我还不敢信呢,我自己的儿子……我虽然知道他是个极好的,但是却仍是不能信他竟有这福气,当真儿地能把你娶了进门来。这也算是满天神佛有眼,也怜惜我呢。”说着,就把怀真抱紧了,心中感慨不已。

    怀真便也抱着唐夫人,道:“太太……何必这样说呢,能嫁给唐叔叔,又得您疼爱,自然也是我的福气。”

    唐夫人笑了两声,因又垂眸看她,打趣说道:“如何这会子还只管叫‘唐叔叔’呢,倒是好改口了。”

    怀真才镇定下来,听了这话,又脸红起来,便低头不语,只抱着撒娇。

    正在这会儿,却听外头道:“三爷回来了。”

    唐夫人一振,道:“可算是回来了呢!”说话间,果然见小唐迈步进来,上前拜见。

    唐夫人才放开怀真,便问小唐从何处来,又做了什么要紧急事,小唐只道:“是因部里出了点儿事,忙着去料理了,竟让母亲担忧了,委实罪过。”

    唐夫人便正色道:“你先前还未成亲前,就跟没笼头的野马似的,但凡朝廷里有事儿,说奔走就奔走了,我因习惯了,倒是也不理论,如今你却是成了亲的人了,怎么竟还是这么着?”

    小唐只是道:“儿子知错了,以后必然不会再这般。”

    唐夫人因知道怀真不想苛责小唐,便只略说了两句,就也轻轻放过了,又问小唐可吃了饭不曾,小唐只道:“已经吃过了。”唐夫人听了,又果然嗅到他身上有些酒气,不免又说他几句。

    唐夫人虽然性子慈软,但却不是个没眼色没心识的,又见小唐说话间频频地看怀真,怀真也不住地打量他……就猜他们两个之间或许有什么事,是不能对自个儿说的。

    因此唐夫人表面儿上略说了小唐几句,便只说困了,就打发他两个退了。

    当下,两人退了出来,便自回屋中去,进了门,小唐先略洗漱了手脸,丫鬟们奉茶上来,小唐喝了口,就遣了丫鬟。

    怀真见丫鬟们都出去了,才得闲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呢?如何这会子才回来?”因嗅到小唐身上酒气,自然知道不是在张府里所留的,本以为他去做正经要紧事,然而若是要紧的事,如何又喝了酒呢?是以疑惑起来。

    小唐喝了一口茶,先漱了口,才饮了一杯,听怀真这般问,面上便露出沉吟之色。

    怀真见他不言语,便催着说道:“你倒是说话呢?我听说我爹先前也离席了的……莫非是跟我家里有关?”

    小唐听了,才徐徐地又出了口气,这会儿才一笑道:“好娘子,猜的很对。”说话间,便握住她的手,在掌心里摩挲不已。

    怀真见他意态消闲,想到自个儿担惊受怕一下午,还得在唐夫人跟前瞒着,便赌气把手抽回来,道:“你可还不说?哼……我不问你了……回家去问我爹就是……”说着便作势转身。

    不料小唐从后将她抱住,便又抱到自己腿上去,就在耳畔低低说道:“这件事儿,你爹恨不得无人知道,你却去问他,竟叫他如何对你开口呢?”

    怀真见他又是如此行径,想到昨儿之事,有心喝止,忽然听了这句,一时就忘了,只顾回头问道:“这是何意?”

    小唐将她拢在怀中,只见玉颈白腻,香气细细,便低头在颈上先亲了口,又见怀真回头来问,于是变本加厉,又往脸上亲去,怀真忙伸手推在他的脸上,道:“问你正经事呢。”

    小唐察觉那小手绵软温香,贴在自己脸颊上,他便顺势又在手心上亲了口,怀真怕痒,忙忍笑缩手。

    不知是否是近来调养得当的原因,或者其他……怀真身上略去了几分昔日的青涩不解,虽依旧有些稚嫩,但一颦一笑里,却于那烂漫之中,更见别样的妩媚惹人之意。

    小唐见她一笑,娇俏可人,心中念头转动,就说道:“你当真想知道?”

    怀真点头,发上一支步摇随着微微颤动,小唐看见了,便伸出手去,轻轻地将那发钗拔下来,放在旁边桌上。

    怀真看他是如此行径,不由又转头看他,蹙眉问道:“怎么还不说?想要急死人不成?”

    小唐微微一笑,道:“你且求我一声儿,我才跟你说。”

    怀真一怔,到底也同他相处了这许多日子,也约略知道了小唐的性情,闻言未免脸红,又见他仍是抱着不放……昨儿那件雪青色的衣裳已经平白毁了,身上这件儿若再坏了……那可怎么说呢。

    怀真低头道:“你先放我下来,我才求呢。”

    小唐不理会这话,手却不闲着,从上至下,探幽寻胜似的,一只手已经沿着衣襟斜入……又从那无瑕的颈间往下吻去,竟又略用了几分力道。

    怀真又痒又疼,又有些心慌,忙道:“别闹了!留神又弄坏了我的衣裳。”

    因她挣着乱动,便磨得他有些不好,小唐因吃了酒,虽喝了口茶,却只是望梅止渴,心中的火却越发盛了。

    又见怀真脸上的红略深了一层,嗅的那细细香隐隐,昨儿那销/魂之境便一幕一幕闪现,小唐便轻声道:“你乖一些,自然便不会弄坏了……”

    怀真见他总不说正事,反而又如此,便忍了笑,只揪着衣裳,又喝道:“你还来!下午若不是我拦着太太,只怕太太不肯轻放了你呢,你如今还这样,——改日,别想我再在太太跟前儿给你说一句好话。”

    小唐听了这一句,才略停了手,却仍不肯放下怀真去,半晌,才又斜睨着她,笑道:“只怕我说了今儿的事,你倒要感激我呢……没良心的坏丫头,倒想着对付我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伙伴们,给糖叔么么哒~~(づ ̄3 ̄)づ╭?~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7 22:31:55

    wind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7 22:52:12

    1876241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7 23:05:12

    椰糖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7 23:13:06

    夭夭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7 23:28:14

    lyh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7 23:40:08

    1563916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0:00:34

    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0:39:24

    玉蜻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0:43:35

    1869900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1:24:01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2:23:59

    Sundanc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4:40:00

    发微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5:23:46

    一二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7:19:27

    Mo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8:47:47

    Moi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8 08:48:55

    年年有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09:10:04

    陶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8 10:14:44

    重徽迭照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2-08 11:28:21

    重徽迭照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2-08 11:29:09

    美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13:09:48

    桔梗幾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8 13:39:19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13:59:4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13:59:5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14:08:06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8 14:08:10

    迟来的一更君作揖:恭喜恭喜,新春大吉~

    唐叔(委屈叹息脸):怎么大家都在过节么?我真真儿的可怜,还在加班呢~

    小表舅(冷漠):怎么你不也是在天天过节么?

    凌绝(冷漠+1):哼!好大的醋味~

    唐绍(忍笑):楼上的有脸说别人呢~~

    大元宝:我神么也不懂,娶媳妇了好高兴

    李霍:然而我已经要当爹~(づ ̄ 3 ̄)づ

    作者君:哈哈编不下去了,先上这几位的小剧场罢了~

    再祝所有还在追文的小天使们,春节快乐,甜蜜无限~今晚还有二更君播出,记得继续收看唐叔加班(误)日常(╯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0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