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9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就在郭建仪在应公府中之时,先前退朝后,小唐便同熙王往外而行。

    因出午门,正好儿见郭建仪打马离去,熙王看了一眼,本没留意,谁知回头,却看到小唐正扬首打量着,眼神似别有深意。

    熙王因抬肘,轻轻撞了他一下儿,问道:“你这般直愣愣地盯着我大舅哥,却是何意?”

    小唐嗤地一笑,道:“我看看他是往哪里去。”

    熙王道:“这个方向,不是往户部的,大概是回家去。”

    小唐横他一眼,淡淡哼道:“近来他以部为家似的,那些老大人们都倍加称赞……几时见过他退朝后急急回家的?”

    熙王这才听出几分意思来,便忍笑问道:“你是说……哈哈,我倒是差点儿忘了,尊夫人这两日是回应公府去了?难道我舅哥是关怀自己外甥女儿,所以特意探访去了呢?”

    小唐咳嗽了声,哼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既然如此,你我是不是也是亲戚相关了?我倒是算不出竟该如何相称。”

    熙王拧眉想了会儿:“怀真是我舅哥的外甥女儿,也算是我外甥女儿?照此说来,你莫非是我外甥女婿?”

    小唐万想不到,他竟有如此混话,便笑着狠啐了口,道:“好个熙王殿下,说这话竟也不怕闪了舌头。”

    熙王亦笑了几声,忽然又说:“不过,我这舅哥,可算是长情的很了,你倒是要留意些儿呢。”

    小唐挑眉,问道:“此话怎讲?”

    熙王斜睨着他,便故意道:“你是这把年纪了,我怀真外甥女儿……却还是青春少艾呢,只怕她年纪小,别人对她好些,她就乱了意,未免把你忘了。”

    小唐啼笑皆非,又骂道:“呸,什么叫这把年纪,我竟是七老八十了不成?何况怀真年纪虽小,自有主见,倘若真是一对她好就不知所以的性子,我也不至于才……”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

    熙王正盯着他,问:“如何不说下去,不至于才……什么呢?”

    小唐笑道:“却不与你想干。”

    熙王哼了声,又打量了他几眼,故意说道:“你可别禁不住,即刻就也跟着跑到应公府去了?”

    小唐一副云淡风轻之态,道:“今儿才是第二天,横竖明儿怀真就回来了,我何必这会子跑去?”

    熙王笑道:“最好不是,不然……给人看了,恐怕是要笑的。”

    小唐问:“这又奇了,好端端为什么要笑?”

    熙王道:“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是笑你难舍娇妻罢了。”

    小唐并不理会,熙王便拉着他,自回王府吃了中饭,才方散了。

    小唐薄饮了两杯酒,便想着回家去……谁知一转念,才想起怀真此即不在家中,小唐不由地怅然若失,心想才跟她分别两日,竟已经无端想念了,此刻回去,看着空屋,岂不更添惆怅?……然而到底不能立刻就追去应公府,因想来想去,就仍回了部里罢了。

    恰好因詹民国的一个王子,因醉酒闹事打伤了人,被扭送了京兆尹处置,詹民国的随驻武官便来礼部交涉求救。

    齐缘因上了年纪,又素来是个老好人,懒理这事,见小唐回来,正中下怀,便交给他去处置就是了。

    那武官早听闻小唐之名,知道面虽温和端庄的菩萨一般,实则是个能灭人国的煞星,便丝毫不敢放肆,只说了若干好话,还求放人。

    小唐听了,半晌才道:“各位既然身在大舜,自然要入乡随俗,遵从大舜律令才是,何况当初我国同贵国之间本有君臣之约,何故不好生遵守,反而惹是生非?若是不处置,岂不是蔑视律法?”

    那武官便陪笑道:“只是打伤了人,这般小事罢了,大人还是轻轻放过,也算是给我王一点颜面。”

    小唐唇边带笑,双眸之中却仍是凝重坚决之意,淡淡道:“阁下在京住了有段日子,不知是否听闻过,我朝有句古话,叫做‘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今日虽然只是小事,然而若轻轻放过了,改日倘或变本加厉,再生出什么人命官司,又怎么说?倒是防微杜渐,从这一点小事上,起个杀鸡儆猴的警示之效才好。”

    那武官听了,只觉句句如金科玉律一般,无可斑驳,半晌无语,因见小唐话已至此,知道说也无用,又不敢得罪他,便道:“是下官见识浅陋,还望大人不必介意。”

    小唐才又笑道:“阁下不过也只是为了护主罢了,我心知你的意思,然而你且也听我一句,若当真是为了贵国王子好,以后何不多加规劝,叫他不必再犯律令呢?免得也更闹出大事来,到时候官法如炉,可是无任何情面可讲的。”

    那武官点头称是,便告了退。

    小唐又料理了数件政务,因又拿出些异国的文本来看,不知不觉,便华灯初上,当差的众人也都一一散去。

    他日这个时候,小唐早就急着回府了,今日因觉怀真不在府内,竟不想回去……只要多耽搁一会儿才好。

    终究把手头诸事都料理过了,又看了一会儿书,心里却总是不安宁,看看外头夜色如墨,沉静寂然,小唐便起身出外,一直到了礼部门口,左顾右盼了片刻,便上了马,竟是往应公府而去。

    小唐到了府上,人人都知道是新姑爷,顿时一边儿通报,一边儿迎了入内。

    李贤淑此刻正伺候老太君等吃饭呢,怀真并没前去老太君大屋,自在东院里吃饭。

    应佩因她只回来这两日,便也在陪着,两人才吃了一会儿,忽然听说小唐来了,各自意外。

    应佩想了会子,便笑对怀真道:“怎么唐大人这会儿来了?妹妹才回家两天呢,不会是有什么着急事儿罢。”

    怀真正也有些担心,却偏道:“又有什么事儿呢……若真有事,自然是找爹爹去呢,找我们什么用。”

    应佩道:“爹这会儿还在工部呢,唐大人怎么会不知道?偏来了府里,自然是找你的。”

    原来因工部尚书病了数月,工部一应大小事务,都落在应兰风身上,一时忙碌非常,近来更因尚书病故了,越发是忙的不可开交,虽然怀真回来了,应兰风也有心跟女儿亲近,却怎奈诸事繁杂,竟无法分/身。

    这件事满朝文武皆知,小唐自然也是知晓的。

    两个人当下也无心吃饭,果然顷刻功夫,就听丫鬟在门外道:“新姑爷来了。”

    怀真乍然听了这一声儿,灯影之下,脸上微红。

    应佩就悄声笑道:“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来找妹妹的……必然是想妹妹了。”

    此刻,应佩心中才也信了小唐是真个儿对怀真用心了的,不然,何至于才回来两天,就巴巴地找上门来了呢。

    怀真轻轻啐了口,还未及说话,就见小唐从外进来了,一看他两个在桌边儿守着菜色,便笑道:“我来的不巧了呢?”

    应佩忙上前行礼,小唐扶住,眉眼带笑道:“佩哥儿快不必多礼。”

    应佩一看见他,便口干舌燥,有些无法应对。

    ——虽小唐每每总是笑颜相待,然那股威严慑人气质,却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应佩心底更是立刻就生出敬畏之意来,手足也越发拘谨。

    应佩便垂眸敛手,仍是恭敬地说道:“我正同妹妹吃饭呢,您可用了晚饭了?”

    小唐笑吟吟道:“方才在部里忙的紧,竟忘了还未用饭呢,你们正吃着?”

    应佩听了这话,不敢怠慢,立刻便道:“正是的呢……您且坐,我吩咐他们再多备一副碗筷。”说着,便拱手作揖,忙退了出去,吩咐丫鬟加菜加饭。

    小唐见应佩不由分说去了,却正合他意,因此便转回身来,就看向怀真,却见她站在跟前儿……这会子,似是而非,又像是他的小娘子,又像是那个未嫁的、娇袅可人的小丫头。

    小唐不由便又露出笑意,故意问道:“在吃什么呢?”

    怀真才抬眸看他,问道:“你怎么这会子来了?”

    小唐道:“我正顺路,心想着便过来看看也好……”

    怀真便蹙了眉尖,因忍着笑,道:“你方才说从礼部过来……礼部从这里顺路?瞎话也不知道说。”从礼部回唐府,只经过一条十字街,要往应公府来,却是要错过回唐府的路了。

    小唐见她似笑非笑地,眼波流转,便咳嗽了声,道:“是那匹马……必然是它走糊涂了,竟一径来了这里。”

    怀真便再忍不住,竟笑出声来,道:“真真儿地越发胡说了……竟又赖那匹马,是小孩儿不成……”因咬着唇,且笑且看他,只觉得这人竟也会用这种孩子才用的耍赖手段,当真是……又可笑,又觉着……

    小唐见她一笑,若百花盛开,美不可言,早已经看怔了。

    这会子应佩回来,便道:“妹妹,你且陪着……唐大人用饭,方才伯父那边儿叫我,怕是有事,我得即刻过去一趟……”

    怀真诧异,便敛了笑,上前问:“还没吃完呢,这会子叫哥哥去做什么?”

    应佩哪里是有事,只是因见小唐来了,又知道他惦记怀真,自个儿何必留在这里打眼呢?他既然敬爱小唐,自然便以他为重,因此便造了这个借口。

    应佩便道:“我也不知如何……故而立刻要去看看,方才我吩咐他们,叫多加两个菜,妹妹好生陪着慢慢吃才好。”

    怀真怕当真有事儿耽搁,只得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快去罢了。”又见夜色深了,就嘱咐他留神脚下。应佩又同小唐告了别,便退了。

    小唐见应佩说“伯父那边叫”,心中已经知道是应佩故意如此,便想:“佩儿倒是越发知趣了,真真儿的有眼色,又机警,必然是前途无量。”

    因此送了应佩去了,怀真才重回到桌边儿,便请小唐坐了,轻声说道:“都是些家常的菜,你既然来了,可别嫌弃,好歹吃一些。”

    小唐道:“多谢。”这会儿丫鬟奉了碗筷上来,小唐又问:“你喜欢吃的是什么?”

    怀真道:“我都喜欢吃,又问这个做什么。”

    小唐扫了一会儿,见有那银鱼炖蛋,便夹了一块儿给她,道:“这个清淡,对你的身子却好,多吃些。”

    怀真道:“多谢,我自己来就好。”一时之间,两个人竟有些“相敬如宾”之意了。

    两个人对面儿坐着,默默无言地又吃了会儿,果然外间又送了一道“乌鸡天麻汤”,一道“淡糟香螺片”,并一道“腊味合蒸”。

    怀真看送了这许多,便笑道:“哥哥竟怕你吃不饱,特意叫人又送这许多来,你快些放开了吃,免得都浪费了。”

    小唐扫她一眼,他虽然忙碌半日,果然有些腹中饥饿,然而因怀真在前,那种饿反而淡了,便笑道:“是么?只可惜我最爱吃的不是这些。”

    怀真当了真,便问道:“你爱吃什么?说来我竟还不知……你且告诉我,以后我也知道了。”

    小唐笑而不语,此刻送菜进来的恭喜听了,便插嘴说道:“三爷想吃什么?只管说就是了……只因方才佩哥儿跟二奶奶说了您来了,二奶奶才特意又叫多上一道菜呢,倘若有想要的,可务必说呢?”

    小唐才道:“不必了,这些都够了,我不过是玩笑呢。”

    恭喜闻言,识趣退了,怀真见他欲言又止,便不理论,只道:“是了,你可要喝一杯?”

    小唐看着她问:“使得么?”

    怀真道:“方才哥哥在的时候,本是要喝,又怕娘看了不喜欢,才没有拿酒,你喝倒是不妨事的。”

    小唐问道:“为何我却不妨事?”

    怀真掩口而笑,心中想起李贤淑唤小唐“毅儿”之时那情形,却不回答。

    小唐只是追问,怀真已经叫人拿酒来,又亲手给他斟满,小唐见她如此体贴,已经未饮先薰,便道:“多谢娘子。”

    怀真笑道:“快吃喝罢,免得在这儿饿瘦了。”

    如此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两人才都停了,丫鬟便上来,把杯盘撤去,又奉茶上来。

    怀真漱了口,又洗了手,便起身进了里屋,小唐亦漱口洗手后,见她进内,就也跟着入内来。

    怀真惦记着唐府内事,便问小唐道:“是了,你过来这边儿,可跟太太说过了?免得太太空望,又担忧呢。”

    小唐道:“已经叫人回去说了,你放心便是。”

    怀真点头,便在琴桌边儿坐了,想了会儿,便又道:“饭也吃了,天色不早,还是快回去罢。”

    小唐不答,只是四处张望,昔日他来此,总是心怀忐忑,无心细看,何况也只顾看她去了,如今再来,滋味两样,因此便放纵心意,认真看了起来。

    怀真见他只顾走到书架跟前打量,便催道:“跟你说话呢,如何不答?”

    小唐看了会子,心中却已在盘算,听了这话,就回头道:“我忽然想起来,后天便是张珍那小子的成亲之日,你明儿才回去,只怕仓促了些呢?”

    怀真笑道:“有什么仓促的,又不是我当新娘子……”说到这里,便低了头,停了停又道:“左右衣裳等都是现成儿的,不必格外忙碌。”

    怀真说到这里,忽明白了小唐此刻提起张珍亲事的用意,不免又忍笑,道:“唐叔叔,我应了在家里住三日的,你别又乱想了。”

    小唐见她已经明白,便笑着叹道:“我如今才知道,那‘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先前竟只觉荒谬轻狂呢。”

    怀真闻言,便转开脸去,小唐走到跟前儿,又仔细凝视怀真,对上她乌浸浸的双眼,便低低问道:“这两日里……可也有想过我呢?”

    怀真心头一跳,垂眸道:“不曾想。”

    小唐眼睛微微眯起,越发细看她,又问道:“当真不曾?”

    怀真道:“骗你做什么,不曾就是不曾……”

    小唐见她虽是一口否认,然而回答之时,唇角微挑,竟是一丝难以掩藏的笑意,小唐便知她口不对心,因又近前一步,抬手在腰间一握,竟将她轻轻地抱了起来。

    怀真慌道:“是做什么?”

    小唐却顺势转身,便坐在她的琴桌之后椅子上,把怀真拥着放在腿上。

    怀真又是心跳起来,便压低了声儿:“你又要胡闹了不成?这不是在府里……人多眼杂,你可叫我做不做人了呢?”

    小唐将脸凑到她的颈下,深深地嗅了一嗅,只觉得幽香沁涌,神魂才得了圆满似的。

    小唐便问:“当真没想过我?”

    怀真心惊,倒是后悔方才跟他犟了两句,道:“你再胡闹,我……”

    小唐不言不语,手摩挲着,勒腰往自个儿身上一靠,令她贴着腰腹。

    怀真忽觉所坐之处,仿佛不好,一时变了脸色,惊道:“唐叔叔!”

    小唐眼睛仍是微微眯着,直直地看着她,又问:“还是没有想过?”说话间,便掐腰往下一摁。

    这刹那,似有什么抵了她一下儿……怀真虽知小唐有时会“胡闹无度”,然而这可是在她们府里,顿时脸上大红,六神无主,便忙抓住他的肩头,颤声道:“想……想了……可成了么?”一时窘的脸上滴血似的。

    小唐将她紧紧往怀中一搂,在耳畔低低又问:“如何……想的?”

    怀真只觉魂儿都要给他吓没了,哪里还能回答?然而若不回答……又如何了局?一时如身在天上人间,恍然不知所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萌物们,让糖酥抱抱XDD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6 15:50:1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6 15:50:25

    win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6 16:11:31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6 17:05:54

    五月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6 21:58:44

    为何忽然又发起糖来,这不是二更君的风格,嘤嘤嘤~~~

    大家小年夜快乐(づ ̄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9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