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9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应佩跟张珍两个离开唐府,便骑着马儿往回,张珍因得了小唐允诺,心中十分喜欢,一路上只是笑,因对应佩道:“我看着唐大人对怀真妹妹像是极好的,佩大哥以为呢?”

    应佩笑道:“我也正是这么觉着,先前他一进门,先看怀真妹妹,又特特挨着坐到她身边而去……只是……”

    张珍问道:“只是什么?”

    应佩琢磨着,道:“只是妹妹仿佛有些淡淡的呢?”

    张珍想了会儿,便失笑,因说:“妹妹素来脸皮薄,大概是才新婚了……因此仍有些害羞罢了。先前跟太太一块儿对着我们,岂不是很好的?”

    应佩点头道:“有些道理。”

    两人走到半路,应佩便说道:“大元宝,我要去部里一趟,咱们先在这儿别过罢?”

    张珍应承,两人因此便分道扬镳。应佩却直往户部而去。

    应佩到了户部,一问门上,郭侍郎果然仍在,应佩便入内找寻郭建仪,在内室见了,便上前行礼道:“小表舅。”

    郭建仪把手中的卷册放下,说:“这是回来了?”

    应佩点头,见左右无人,便道:“我拉着大元宝一块儿去的,瞧着妹妹倒是很好,后来唐大人回来了,又说了会儿话,还要留我们吃饭呢,因不敢受,就回来了。”

    郭建仪思忖了会儿,道:“怀真一切如常?”

    应佩仔细想了一想,答道:“如常,瞧着虽比先前越发娴静端庄了几分,然而说话仍是温柔和婉,并没什么异样。”

    郭建仪便不再做声了,应佩打量着他脸色,试探着问道:“小表舅,你……为何特意叫我去看望怀真?可是……有什么事不成?”

    郭建仪才一笑,道:“并没什么事,你不必多心,只是……我觉着怀真年纪尚小,去了别人家里,怕她孤单,故而叫你们过去陪陪她就是了。”

    应佩闻言也笑道:“这倒是的,我们走之时,妹妹果然也叮嘱过,叫以后常常去探望呢……小表舅你若是去,妹妹见了,必然越发高兴。”

    郭建仪微微一笑,便垂了眸子:他倒是想去,奈何……如今竟是瓜田李下,十分不便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应佩便告辞去了。郭建仪送他到门口,才又缓步回来。

    原来,郭建仪也曾听闻夏太医被请入唐府之事,而夏太医为人,是最擅长各种女子病症,加上医术精纯,为人风趣,因此很为后宫娘娘们喜欢。

    虽然又听说是为了唐夫人看病,然而若是给上了年纪的人……为何不去请任太医?京城内一些老诰命之类的有些病痛,惯常用他的。

    想到怀真成亲当日那般举止,而唐毅偏是那样心机深不可测的人……郭建仪不由担忧,因此才叫应佩过去走了一趟。

    如今听应佩这般说,郭建仪心头微定,回户部里坐了会儿,却有些无心看公文,垂眸出神。

    忽然便想到怀真大婚那日,他身为陪送,一路亲送她到了唐府……两个人在堂中交拜天地,他坐在旁侧,当看到怀真脚下一栽之时,他几乎就站起身来去扶,然而小唐却早把人抱住了。

    彼时,幸而众人都看着小唐两个,是以并未留意此处,郭建仪手抓着吉服,才又缓缓地坐稳了。

    待小唐把人抱起入洞房去,熙王在旁因笑说了声:“必然是新娘子等不及了,竟先钻到新郎官儿怀里去呢。”众人大笑。

    满堂热闹,那一片喧笑声中,只他坐在人群之中,恍若失神。

    将晚时候,郭建仪回到府中,自先去给郭夫人请安。

    郭夫人见他回来,便道:“你且坐,我有件事要同你商议。”

    郭建仪便落了座,因问何事。郭夫人笑看着他,道:“你如今年纪很不小了,总是孤家寡人一个,竟要到几时呢?总也要好生打算打算才好。”

    郭建仪垂着头,只道“是”,郭夫人摇了摇头,道:“你不要总跟我拖着……我这把年纪了,你妹妹都出嫁这般久,你眼看都要当舅舅了,却还不能成个家,又算什么?竟要让我等到几时呢?”

    郭建仪微微蹙眉,便轻声说道:“母亲,这种事自也急不得的。”

    郭夫人道:“如何急不得,你成了亲,再有个一子半女,反而要喊你的外甥们哥哥姐姐,竟像是什么话了。实话跟你说,今儿又有人来说亲了……”

    郭建仪早料到如此,一声也不言语。

    郭夫人唉叹几声,道:“你也不问是什么人家儿?罢了,我便直说了……是肃王府的人,这肃王府内不是还有个郡主么?如今正好儿是年纪了,这来人说她生得貌美,性情又温柔,很是配你。”

    郭建仪双眉越皱起来,道:“母亲,妹妹嫁了熙王爷,肃王跟熙王两个从来不甚对付,这若是肃王的意思,自然是要拉拢我了,若真个儿娶了,将来可要怎么办才好?”

    郭夫人点头道:“我也想到这一宗了,故而并没有立刻答应他们,只说等你回来,同你好生商议罢了。只不过,以后的事儿,可以以后再说……只是这亲事,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再拖延了,不是肃王家的郡主……别的什么人家的好女孩儿,也是使得的,横竖赶紧给我去了这宗心事。”

    郭建仪并不多言,只有低头答应,郭夫人又问了几句在部里的事,又叫他留意身子,才叫他去了。

    如此,又过了两日,这天,忽有人来到户部,竟是肃王府内的一名长随,来请郭建仪去肃王府一趟。

    郭建仪见了,心中猜到几分,有心不去,怎奈那长随催得紧,又是在部里,人多眼杂的,他心想躲也不是法子,便答应了,因一块儿往肃王府来。

    进了府内,便迎到堂中去。

    郭建仪才坐了片刻,肃王便出来相见,郭建仪起身行了礼,肃王上下打量他一番,笑道:“怪道皇上时常称赞你,说你很有昔日大司农的风范,真真儿是越发的沉稳能干了。”

    郭建仪只称“不敢”,肃王见他端坐着,身姿庄重挺拔,容颜且又出色,竟宛如那带雪青松一般,巍峨清隽,令人倾慕。

    如今放眼整个朝堂之中,后辈之中最最出类拔萃的,除了一个唐毅,恐怕便是郭建仪了。

    肃王暗暗赞赏,看了片刻,便道:“郭侍郎是个再聪明不过的人,有些话,本王就开门见山,同你直说了罢。”

    郭建仪垂眸,微笑道:“王爷请讲。”

    肃王点头,便道:“小女贞娘,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聪慧貌美,且又知书达理,正好郭侍郎也没有良配,本王有意,招郭侍郎为贞娘的女婿,不知郭侍郎意下如何?”

    郭建仪见他果然说的直白,因沉默片刻,才道:“王爷抬爱,微臣受宠若惊,然而微臣年纪大了,只怕不是郡主良配。”

    肃王笑道:“说的哪里话?你再大,能比唐侍郎还大么?唐侍郎跟应公府的……怀真,不也成了一对儿极好的姻缘了,如何你却这般说?可是无理。”

    郭建仪听他这般说,便道:“话虽如此,然而建仪自忖资质鄙陋,何况如今户部诸事繁琐,因此竟无心儿女之事,只怕并不是郡主的良配,王爷还请三思。”

    肃王听到这里,便皱眉不语,半晌才道:“你一再推辞,莫非……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郭建仪便起身道:“王爷明鉴,微臣自不敢有此意。”

    肃王道:“那为何总是推三阻四?”

    郭建仪垂眸沉默了片刻,终于说道:“王爷虽然一心抬爱,只不过,请恕微臣大胆……微臣目下委实无心成家,只想好生领受皇命,办好差事为国尽忠罢了,郡主青春少艾,若真嫁了我,只怕两误。王爷若是疼惜,还是另寻年年少青春之人,铸成鸳俦,岂不是好?”

    肃王盯了他一会儿,忽地冷笑道:“你总不会,是因为熙王的缘故,故而不想跟本王联姻?”

    郭建仪垂眸正色,答道:“王爷何出此言?建仪在朝中,从未有结党营私之举,虽说妹子嫁了熙王殿下,但微臣行事,也从来都是黑白分明,不敢有半分偏私,否则辜负皇命,皇上自也饶不得我,这个王爷怕也知道。”

    肃王听到这里,才略笑了声,道:“本王自然知道,正也是十分喜欢你这点儿……当初,废太子……尚在之时,你被他百般威胁,生死刹那,却仍是不曾畏惧丝毫,你所做的,本王也是极清楚的……故而才如此激赏,竟想把贞娘许配给你呢。”

    郭建仪只低着头道:“微臣感念王爷之心,郡主虽好,只怕我当真无福消受的。”

    肃王思忖片刻,面色略微缓和,笑道:“你不必立刻就说,只管回去再细想想,你虽是个铮臣,却也该知道,这大舜朝究竟是赵家的天下,如今废太子已然,立刻就要出京城去了……皇上虽然还并未再立太子,然而,你是聪明之人,就不用本王多说了,要如何权衡,你好生想想罢了。”

    这话,柔中带刚,软里带刺的,郭建仪怎会听不出来。

    肃王说罢之后,才叫送客,郭建仪行礼,便退了出来。

    才出了王府,忽然看到有两人迎面而来,郭建仪定睛一看,略站住脚,行礼道:“先生有礼。”

    原来这迎面而来的两位,正是竹先生跟张烨两个,两下相遇,竹先生上下打量了郭建仪一眼,道:“郭大人面绽桃花,似是红鸾星动,可喜可贺。”

    郭建仪心中一堵,道:“先生莫要玩笑。”

    竹先生又细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望见他眉宇见一点愁绪,竟叹道:“唉,你这般的聪明人,当该知道……‘得放手时须放手’的道理,何必自苦呢。”

    郭建仪微震,抬眸同竹先生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竹先生却又长长地叹了声,道:“罢了……我却是不理这些,只是先道一声喜罢了,也不知日后……有没有机会吃郭大人的喜酒了。”

    郭建仪一怔,便问道:“先生何出此言?”

    竹先生还未说话,张烨在身后郁郁地说道:“郭大人不知道呢,我师父不知又发了什么疯,赶着要出京了……”

    郭建仪问道:“出京?”

    竹先生叹了声,道:“我因跟世子爷有些缘法在内,故而过来护了他这两年……如今缘分已尽,自然要离开了。”

    郭建仪微微皱眉,想问,又不敢问。只道:“那……怀真可知道此事了?”

    张烨又抢着说道:“方才师父跟我就是去了唐府的,已经同妹妹说了这件事儿了。”

    原来张烨自来京城,因同怀真十分投缘,如今她嫁了,要见更是难了几分,偏偏又要分离,简直似雪上加霜,说了这句,心里不受用,就又低了头。

    竹先生看他一眼,叹道:“罢了,再耽搁下去,只怕又生出别的什么孽缘来,何况这京内,一刻也不得安宁,只怕以后还有大事呢,还是趁早儿先行一步,离开这愁山恨海的凶险之地。”

    郭建仪听着话中似是有话,便问道:“先生若是离京,又欲往何处去?”

    竹先生眼神微动,却并不曾答话,只道:“随缘而行,随缘而止罢了。”

    郭建仪知道他不肯说明,就也不再追问,竹先生同他道别,就要入府内去。

    郭建仪忽地叫住竹先生,因又低声问道:“先生去了唐府一趟,见过怀真……却不知,怀真现在可如何呢?”

    竹先生听了他这般问,却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意来,隔了会儿,才道:“怀真那丫头……如今算是好,也算是不好……”

    郭建仪纵然聪慧,却也不懂这话,便问道:“请先生明说?”

    竹先生叹了口气,道:“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些痴男怨女的纠葛罢了,然而那位唐大人……唉,他倒是龙精虎猛的很,小怀真未免……”

    郭建仪听了这句,愣怔之下,便明白了,面上微微地泛了些红,便皱眉低头。

    张烨在后听了,却忙抓住竹先生手臂,便道:“师父这话如何不早对我说?那唐大人龙精虎猛又怎么样,他总不会欺负怀真妹妹呢?他、他当真若敢动手,师父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呢。”

    竹先生扫他两眼,道:“去!你懂什么。”

    张烨悻悻说道:“我不懂,您倒是懂的,如何也不管管呢,是不是得了人家的宝贝,故而‘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呢?”

    竹先生越发叱道:“再胡说,你就回到山上,再也不许踏步红尘半步了。”

    张烨听了,眼珠一转,问道:“莫非咱们出京……不是回山上?那是要去哪里?”

    竹先生自知失言,便咳嗽了声,又怕多嘴给郭建仪听出来,就打住了。

    如此想了会子,竹先生便对郭建仪道:“我知道郭大人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将来只怕也是名垂青史的一代贤臣,你如此牵心小怀真,处处为她着想,自然是她的福分……只不过,点到为止就是了,若是再在她身上用心,只怕无形之中,令她欠了你的情债,反而对她自己不好。”

    郭建仪似懂似不懂,便肃然问道:“求先生指教,我该如何做?”

    竹先生因又有些出神,细看了郭建仪片刻,便道:“有道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只须一步一步,尽力而为,先达成胸中的抱负……待身至青云之巅,与人比肩那时候,自然大有可为。”

    郭建仪心中一动,待要再请教,竹先生已经摇头道:“不说了,你且去罢。”

    郭建仪见状,不便再追问,就举手深深做了一揖。

    竹先生只一点头,便往府内而去,张烨在后,走到郭建仪身边,磨磨蹭蹭,忍不住止步回头,见竹先生不曾留意,他就对郭建仪低声叮嘱道:“郭大人别听我师父的胡话,我如今要跟着师父出京,不能去探望怀真妹妹了,今儿看她,虽然倒还是好……只是以后,郭大人也须常去探望才是,若真个儿那唐大人有欺负妹妹之处,你可不能跟师父一样不管呢?”

    郭建仪笑道:“是,我明白了。”

    此刻,竹先生在前咳嗽一声,张烨忙随着跑了进去。

    郭建仪这才上了马,打马往回而行,因在想着肃王之事,以及竹先生所言,不免有些心不在焉,不知不觉竟回到户部,门内有人迎出来,道:“侍郎总算回来了,宫内来人,宣大人进宫面圣呢。”

    郭建仪听了,这才又打起精神,准备进宫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萌物们,么么哒~~(╯3╰)

    1836262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02:07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3 23:02:33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02:42

    win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04:56

    一二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10:49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12:36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3:12:30

    赵琦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4 00:09:40

    我就知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吃糖的,看那个稀疏的订阅跟留言/(ㄒoㄒ)/~~

    何况一颗糖(文也同理),有的人吃着很香很甜,有的却觉得,是苦中带甜或者甜里有苦,有人或许尝出酒心的味道,还有的或许会尝出咸味……虎摸,无论如何,作者君会尽量加油,希望能熬出让大多数小伙伴都觉着美味的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9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