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9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怀真低头:若非亲身经历,又怎能相信?本以为他高傲冷极,谁知竟对她自小爱护,直到如今,竟是情深一往的模样。

    本又以为,他庄重自持,谁知私底下,却是什么荒谬绝伦的行径都能有,此刻更是这般温声低语,近似委曲求全。

    前世她并不关心朝政之事,又因应兰风本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故而更不理什么身居高位的朝臣,却仍知道他的大名非凡。

    今生,竟有这般缘分,本不属于她的人,竟是这般……

    怀真垂着头,几乎落下泪来。

    小唐察觉她似伤心,不由起身,道:“是怎么了?我可是……又说错话了?”

    怀真微微摇头,却忍不住有些晕眩,小唐体察洞明,忙将她轻轻抱入怀中,道:“是身上哪里……觉着不好?”

    怀真听了这话,越发悲从中来,便倒在他的怀中,一刻泪如雨下。

    小唐不敢声张,生恐再给唐夫人知道,只怕当真于他日后种种……有些阻碍,却又担心怀真当真儿的哪儿不舒服,便低头又温声细问罢了。

    怀真身上虽觉不好,只心里更加难过。因见小唐有些慌了,便忙止住泪,隔了会儿,才说:“唐叔叔,你当初……在太姑奶奶府里说的那些话……是哄我的罢?”

    小唐听她提起此事,微微一怔,心中想了会儿,便打量着怀真的神情,缓缓说道:“我心里……委实是喜欢怀真的,只是又担心你不会答应,故而……才用权宜之策……”

    正是如此,如凌景深所说——他就是很想得到她,既然暂时无法令她完全倾心,那就先把她攥在掌心里,天长地久,慢慢地来罢了。

    怀真听了小唐的回答,垂着眼皮,一声不响。

    小唐又道:“怀真,你该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那些话……我会更好的护你周全,你也仍对我好……都是真的,绝无虚言。”

    怀真一眨眼,便坠了两滴泪下来,半晌,才轻声叹道:“唐叔叔……总是这般会哄人……”说了这一句,便又不再做声。

    小唐见她落了泪,却偏欲言又止似的,心中竟有些不安,便道:“我待你的心意,你总该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怀真只是垂着头不言语,此即仍是散着满头青丝,容颜半遮半掩……小唐略抱紧了她,低头下去,在脸颊上轻轻亲了口。

    怀真一抖,身子微动,忽地面露痛色,小唐忙问:“怎么?”

    怀真更不看他,只是脸色又微微地泛白,也不答话,只略侧了侧肩头,似想要他离开,小唐打量了会儿,忽地悄声在耳畔道:“是不是……仍是疼呢?”

    怀真的脸越发白了,手微微地握紧了,却把头转向床内去。

    小唐知是猜中了,便道:“我拿那药,再给你……”

    怀真猛然一抖,又羞又痛,便道:“你……你走开!”说话间,泪便又涌了出来。

    小唐知道她面薄,也知道委实是自个儿的错儿,——谁叫但凡对上她,便十足忘情,竟全不知节制了呢?

    小唐便只好又柔声劝道:“我当真并非是轻薄,只是想叫你少经受些苦痛折磨……你若是恼我也无妨,只别慢待了自个儿的身子,若不用我,你好歹自己……就在你身后那床头柜子里,是那个青色的玉盒子,别弄错了?”

    怀真听了这话,便气得声儿又变了,因忍着泪,道:“你还不出去?只管在这里羞辱我,若还说……我、我就真要让太太打你了。”

    小唐叹了声,抬手在她的发端轻轻地揉了揉,果然转身自出去了。

    怀真见小唐出去了,才又手撑着,慢慢挪动身子,复又躺下歇息。

    回头唐夫人便又来探望怀真,百般安抚慰问。怀真本想要回家去住两日,然而见唐夫人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之态,只怕她一开口,唐夫人必然多心,反而不好……因此怀真迟疑几番,终究不曾提起。

    如此,夏太医开得药很快拿了回来,又特意给了个调理身体的食补单子,小唐便都给了唐夫人,叫安排着给怀真调养。

    唐夫人得了方子,便用起心来,原本敏丽跟小唐都在府中,唐夫人还能略用些心,照料儿女,后来两个人一个嫁了,一个家竟如客栈似的,倒是叫她想照料都无从做起。

    如今好歹怀真嫁过来了,又是她极怜惜心爱的人,因此竟不把怀真当儿媳妇,只当是亲生女儿一般,誓必要好好地料理,给她把身子养起来才是。

    加上唐府之中的好东西本多,只是少人吃用罢了,因此唐夫人督促着底下的丫鬟们,每日煮汤熬药,什么燕,鲍,翅,参,灵芝,虫草……应有尽有,每日流水似的忙碌伺候起来。

    怀真心里本是怨念小唐,然而见唐夫人是这般贴心照料,心中那一丝寒意,不知不觉也消退了大半。

    至于小唐自个儿,虽是新婚燕尔的不舍得,但因怕又惹怀真心神不宁,何况守着她,他未免会忍不住,岂不是铸成大错……因此竟主动地搬到书房去睡了几日。

    唐夫人见他如此,才点头又赞了几句。

    怀真每日喝着药,又被照料的极其妥帖,再加上小唐不来缠磨她了,她心头略放宽些,身子便逐渐地又恢复了。

    而这几日里,小唐便又回了礼部,因上次詹民国来的那些王孙公主的都到了,这段日子便给他们安置了居处,这些人虽说是令来舜朝交流见识的,实则却跟质子差不许多罢了。

    话说这日上朝,小唐才下马,就见熙王遥遥而来,见了他,便笑道:“唐大人安好?”

    小唐笑道:“见过熙王殿下。”

    熙王翻身下马,便道:“数日不见你,风采更胜往昔,可见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似之前那般动辄酸冷的嘴脸了。”

    两人且说且行,小唐被他逗得笑了起来,道:“我先前怎么酸冷了?”

    熙王道:“大家都有了伴儿,只你一个凄惶,时常自然透出几分酸冷来,是了,先前拿去的那物,可派上用场了?”

    小唐咳嗽了声,含笑不答。

    熙王眯起眼睛看了会儿,便道:“不过,怎么前几日,我听人说……仿佛是请了夏太医过府呢?总不会是小怀真有什么不妥当罢?”

    小唐听了,才道:“别瞎说,怀真好好的呢,是太太身上略有不好。”

    熙王挑眉道:“是么?如何那日我去探望太太,却见她精神烁然的很呢?”

    小唐忍不住啐了口,道:“我说如何就如何罢了,难道我竟不如你知道的清楚?”

    熙王笑道:“很是很是,我也是胡思乱想罢了。”

    两个人正说着,忽然见有个人从对面的宫道而来,仔细一看,正是凌景深,两人便停了口,走上前去,彼此见了,凌景深便向着熙王行礼,又同小唐对行了礼。

    先前小唐跟怀真成亲,凌绝虽不曾去,景深却是到了的,此刻见了,景深面上仍是淡淡的,彼此略说了两句话,景深便告别两人,自行先去了。

    熙王目送他的背影,便对小唐道:“景深瞧着……跟先前变了许多似的。”

    小唐抱着双臂,道:“他如今正受肃王重用,终于遂了他的心意了,何况又是两个孩子的爹了,自然不能像是先前那样跟我们嬉笑无忌的。”原来在前二月里,**分娩,竟又生了个小子,小唐也曾亲去恭贺的。

    熙王听了,若有所思了半晌,才一笑道:“我倒是忽然想,假如大家都是那十三五岁的年纪,倒是何等快活呢。”

    小唐扫他一眼,却难得地没笑话他,点点头道:“……不说了,人各有志罢了。”

    今日早朝,其他各事倒也罢了,唯有一件,令文武百官都有些意外,原来成帝下旨,竟是叫废太子迁出京城,命去蜀地。

    群臣面面相觑,半晌,有名御史道:“不知皇上因何要让废太子出京?蜀地山重水远,又多恶物,地气等同京城又大不同,只怕……”

    成帝道:“此事不必多言,朕已经决定了。”因此便叫众人退朝。

    群臣鱼贯散去,有人不免议论此事。

    小唐也正心中思忖,忽地见应兰风向着自己走来,小唐忙敛了心事,露出笑容,拱手作揖,口称“岳父大人”。

    应兰风见他当众如此称呼,老脸一红,便道:“你我同朝为官,在殿上,切勿如此称呼。”

    小唐也点头称是,两人便缓步往外而行,应兰风问道:“不知这段日子,怀真在府内……可还好么?”

    小唐忙说道:“大人不必担忧,怀真甚好。”

    应兰风便笑了起来,道:“我也觉着必然是没有什么不妥帖的,只因……近来风闻有太医去了府内,我倒是知道是为了太太的,并不放在心上。然而内人却有些太担心女儿了,却不知……”

    小唐便仍是笑道:“您说的没错,的确是太太的身上有些不好……才请了太医的,如今已经好了。”

    应兰风笑道:“我就说是这样的,她妇人之见,定要我来问呢。您别见笑。”

    小唐笑得愈发温和,道:“哪里话,岳母也是挂心怀真的缘故,我高兴还来不及。”

    应兰风见他如此,才也安心,就又寒暄了几句,才分别了。

    小唐当即便骑马往府内去,谁知到了家门口儿,却见有两匹马系在拴马石上,小唐便问小厮道:“是谁来了?”

    小厮便道:“回三爷,是应公府的佩公子跟一名张公子。”

    小唐“啊”了声,即刻想到是张珍跟应佩来了,心中一动:又想到应兰风方才在殿上跟自己打听……便把马缰绳扔给小厮,快步进了府中。

    虽说这几日来的调养护理,怀真的身子比先前好了许多,然而小唐因心中有鬼,便担心给应佩两人看出端地,回头若在应兰风跟前再说破了,以后可怎么是好呢?

    因此小唐一路匆匆往内,丫鬟们迎了,便道:“三爷今儿回来的可早呢。”

    小唐问道:“家里来的客人在何处?”

    丫鬟道:“应公子跟张公子两个,都在太太房内说话呢。”

    小唐忙问:“少奶奶呢?”

    丫鬟道:“自然也是在的。”

    小唐心中一揪,怀真身子虽然恢复许多,可唐夫人仍十足怜惜,这些日子竟不肯叫她过去请安,今儿却是头一遭过了那边去……

    小唐一念至此,脚步如飞,到了太太房门外,就听见里头张珍笑道:“妹妹若是愿意去,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却听怀真轻声笑道:“我必然是要去的呢……”

    小唐不知端地,这会儿丫鬟道:“三爷回来了。”

    小唐忙掀开帘子,便进了里头,果然见应佩跟张珍都在座,两人看他进来,便忙都站起身来见礼。

    小唐扫了一眼,先看怀真,见她脸色尚好,仿佛还上了些许淡妆,打扮的也甚是庄谨妥当,小唐略松了口气,便上前先给唐夫人行礼。

    如此起身,方在怀真身旁坐了,小唐便问怀真道:“方才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着你要去哪里呢?”

    这数日来,小唐自然每日都要见她,无话也要找些话来说,怀真只是爱理不理的。三句里倒是只有一句回答,小唐却也不介意。

    如今当着人的面儿,怀真垂了头,悄声道:“是大元宝他要跟容兰姐姐成亲……请我过去。”

    小唐听了,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喜上眉梢,笑道:“竟有这样的好事?”说着,转头看向张珍,道:“既然要成亲,为何不请我,单请怀真呢?”

    张珍没想到小唐会这般说,一时期期艾艾,便起身恭敬说道:“本、本是想请……又怕您、您不肯赏脸……故而才……”

    小唐笑道:“说的哪里话呢,你有此心,我却也是求之不得的。”

    张珍对小唐本敬若天人,因此当初成帝赐婚,张珍虽然震惊,却也是替怀真高兴,毕竟小唐是个天下无双难得的。

    然而张珍心想小唐这样的人物,等闲哪里是能请到的,故而连开口都不敢,如今听他主动说要去,张珍又是喜欢,又且有些血热,脸一时红了起来,竟越发说不出话了。

    怀真便抬头看了小唐一眼,却又转开目光,只对张珍道:“快坐下罢了。”

    张珍听怀真发话,才得回神似的,忙又落座。

    却见小唐又对应佩道:“佩哥儿可有了人家了?”

    只因应佩委实比他小了太多,小唐脸皮再厚,那声“舅哥”也是叫不出来的,便仍以旧日称呼相唤。

    应佩见他问,亦即刻就也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回道:“还不曾呢。”

    小唐还未发话,唐夫人笑道:“快坐着说话罢了,又不是在朝堂上,自己家里,都是亲戚,哪里需要这样的呢?”

    应佩才朝上行礼,复又坐了。

    张珍同应佩两个又说了一会子,唐夫人便留饭,怎奈他们两个,见了小唐,便天生畏惧,竟然不敢留,便仍是告辞去了。

    临去之时,怀真不免又叮嘱应佩,叫他得空就来寻她说话……又叫带话给应玉,应佩一一答应了,因见她无碍,就放心而去。

    两人去了后,怀真才松了口气,才后退一步,就被人扶住,回头时候,却见是小唐。

    小唐便问:“是不是又头晕了?我抱你回去罢了。”

    怀真才说了一声“不”,小唐已经将她轻轻抱起,不由一皱眉,道:“怎么反似轻了许多?”

    怀真见他又不由分说如此,便索性侧了脸不做声。

    小唐笑了笑,便抱着她往回而行,进了卧房,就轻手轻脚地放在榻上。

    这会儿,丫鬟因奉了药上来,小唐自己接过来,走到榻边,在锦墩上坐了,便用勺子拨弄那汤药,道:“方才在朝上,岳父向我打听你如何呢。”

    怀真听到说应兰风,心中挂记,又有些伤神,便问道:“我爹可好呢?”

    小唐说道:“很好,你不必挂心。”

    怀真垂眸,点了点头,小唐用汤匙舀了药,先自己吃了一口,面不改色,便又来喂她,又道:“方才佩哥儿他们来……未尝也不是想来看看你如何的……来,张口。”

    怀真心中一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心里思忖,忽听了那句“张口”,怀真一怔,本是不愿意的,然而见小唐先吃了一口,却一脸淡然,她忍不住有些疑惑,便慢慢地张开口吃了,谁知药汁入口,顿时苦的舌头都麻了。

    怀真拢着嘴,便不禁咳嗽了两声,又看小唐,皱眉道:“你……”

    小唐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偏问道:“我如何呢?”

    怀真又笑又气,满嘴苦涩,说道:“你又骗我!”

    小唐道:“何曾骗你什么?”说话间,慢慢地居然又吃了一勺。

    怀真睁大眼睛,见他仍是眉头不皱一下,竟又吞了下去。

    怀真双眸微睁,仔细看他,问道:“莫非你尝不出味道的?”

    小唐已经又举了一勺给她,道:“我觉着很是好喝,竟有些甜,莫非是你的口味不对?”

    怀真犹犹豫豫,不免又吃了一口,顿时又是舌尖涩涩麻麻,已经苦的说不出话来。

    小唐笑了两声,从旁边盘子里取了一颗蜜饯,便放在她唇边,怀真忙含了,吮了会儿,才终究觉着有些甜,才道:“你也太爱玩闹了。”

    小唐道:“我哪里是玩闹,只想让你好生喝药罢了。”

    怀真心中一动:这药如此之苦,他这般,难道只是为了玩闹而已?因叹了声,就也拈了一颗蜜饯,道:“何必强撑呢,快吃了。”

    小唐摇摇头,道:“我不要这个。”

    怀真歪头道:“那你又要哪个?真真儿的难伺候……”便转头去看那盘中蜜饯,喃喃问道:“给你颗蜜桔如何?”

    忽地眼前一暗,却是小唐俯身过来,轻轻吻在唇上。

    怀真先前被他亲吻惯了,竟本/能地无法动弹,小唐缓缓启开她的双唇,舌尖一勾,便把她口中那颗蜜饯缠了过去,又微微吮吸吞吐了会儿,才同她分开。

    怀真愣了会子,便红了脸,小唐却笑道:“这一颗才是最甜的。”

    怀真不由地咬住唇,想说他,又如何说起。

    小唐便仍舀了汤药,又来喂她,怀真低声道:“你且给我自己喝……指望你……还不知吃到多早晚呢。”说着,便举手把汤药拿了过去,也不用汤匙,便举着,一口一口,终究喝了。

    怀真赌气喝罢,只觉得从心头到口中,都是苦涩一片,药气熏人,难受的紧,正要去拿蜜饯吃,却见小唐把手中的碗接了过去,放在桌上,自己倾身靠前,便又亲了过来。

    怀真无法可想,任凭他为所欲为罢了,却又有些怕他再行别的,幸好小唐手脚很是安静,只是仔仔细细地在口中搜了个遍,又缠着舌尖儿,纠缠不放。

    可巧丫鬟们进来取药碗,猛然见这般情形,便不敢做声,忙又快快地退了出去。

    怀真却已听见动静,便抬手在他胸前捶了两下,小唐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唇上仍是亮晶晶的,沾着些水渍。

    怀真见状,蓦地想到那一夜的情形……顿时脸上通红,就垂了头。

    小唐只因尝过滋味,这数日来熬得辛苦,却怕伤着她,只是忍罢了,此刻也不过是望梅止渴而已,便舔了舔唇,道:“可还苦不苦了呢?”

    怀真抬手掩在唇边,哪里能回答他这话,心怦怦乱跳,竟无端有些慌张口,且又略觉口渴似的……

    好不容易定下神来,便道:“你也不看看地方,就要乱来……给她们看见了,回头嚼舌出去,你倒是不怕呢?”

    小唐只是看着她,笑道:“古人云‘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也’,你觉着他们是何意思呢?”

    怀真更是脸红,道:“呸,堂堂的礼部侍郎,竟总说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野史……你在外头,也总是这样信口开河、举止无状的?”

    小唐便又靠前儿,在怀真耳畔低语道:“我这辈子……也只对一个人这般无状……”

    怀真竟又是心慌,只觉得那心跳如擂鼓相似,他靠得又这样近,只怕给他也听见了,怀真忙伸手在胸口一按,便道:“我……我口渴了……”

    小唐挑眉,细看她道:“又口渴了?”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更像极了床笫之时,那样令人……怀真越发慌张,忙伸手抵住他的胸,颤声道:“你且别乱来……”

    小唐却是一脸无辜,微微睁大双眸,看着她道:“怀真在说什么?我不过是想给你倒杯茶罢了呢?”

    怀真听了一怔,继而满心羞愧,竟羞得缩手,一时手足无措。

    小唐却笑起来,笑看着她,道:“这丫头可是坏了,好端端地……竟想到哪里去了呢?满脑子不想正经事儿,只想着乱来不成……”

    怀真哪里受得了这般言语?伸手捂住脸,羞到无地自容,便恼道:“你、你走开!”

    小唐见她脸儿红红地,不敢十分逗弄她,就回身去桌边上,倒了一杯茶,回来递在手中,轻笑说道:“同你玩笑呢,乖……快喝罢。”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感谢~~(╯3╰)

    win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7:16:20

    1767964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7:18:16

    凝若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7:45:02

    赵琦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7:59:50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8:18:58

    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8:25:41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8:49:1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8:59:01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0:21:30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0:23:27

    wuj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1:40:56

    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2:10:55

    九月的尾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22:24:07

    专注撒糖~(づ ̄ 3 ̄)づ如果觉得太齁甜了一定要说一声啊~不要让作者君痴痴地在这里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9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