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9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因听闻怀真晕倒了,小唐同唐夫人两个双双起身,小唐在前走的甚快,唐夫人扶着丫鬟而行,且走且问:“好端端地如何晕了呢?”

    丫鬟忙说:“奴婢们也不知道,三爷出门后,少奶奶又睡了会儿就醒了,说要给太太请安……不料才一下地,就晕过去了。”

    唐夫人又急又是心疼,叹道:“嗳呀,我就说着孩子身子弱,叫她多歇息会儿的,偏这么些礼节做什么呢。”便忙忙地又加快脚步。

    原来自从小唐出门后,怀真恍恍惚惚又睡了会儿,只是虽然倦怠之极,却总睡不踏实,隐隐约约,仍像是小唐在身边胡作非为,竟扰得她睡梦中也不得片刻安生,因此只又卧了一会儿,便醒了来。

    然而虽然醒来,却竟不知今夕已经何夕,坐在床边儿愣愣出神儿,只听丫鬟们在耳畔说什么“三爷已去给太太请安”等话,怀真才渐渐地醒了神儿,便叫伺候更衣梳洗,想着去给唐夫人请安。

    谁知双脚方落地,两条腿竟不似是自己的了,只是绵软无力,且从腰往下,又是酸麻难当,竟站不住。

    旁边的丫鬟见势不妙,忙来扶住,怀真搭着丫鬟的手,只觉连喘气儿也是不能了,眼前阵阵发黑,脑中亦是空白一片,整个人一晃,便人事不知了。

    小唐回了房中,满怀焦灼,至前细看,却见怀真双眸合着,眉尖仍然微蹙,透若梨蕊,轻似岫云。

    小唐按着心跳,便问:“好端端为何叫她起来了?”

    丫鬟们竟无人敢答,吉祥道:“姑娘……少奶奶是想去太太请安的……”

    小唐微一蹙眉,唐夫人便也进来了,上前瞧了瞧,不由惊道:“怎么憔悴的这个模样儿了?”又忙着催小唐,叫快去请太医。

    小唐应了,便让丫鬟出去传话,忽然转念一想,又亲起身到门口,叫住那丫鬟,因叮嘱说道:“叫他们不许张扬,倘或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太太身上有些不好,不是大毛病,别的一个字别提。可明白?”

    丫鬟忙答应了“是”,小唐才一挥手,令她去了。

    小唐转身又回了屋内,却见唐夫人挨着床边坐了,正握住怀真的手儿,满眼忧虑。

    小唐走到身后,却见那玉白色的手腕隐在袖管底下,一道痕迹半露半掩,小唐心中一跳,忙看了唐夫人一眼,却见唐夫人只留心看着怀真的脸,却并不曾注意这个。

    小唐心念转动,因道:“母亲不必担忧……我已叫人去请了夏太医,他常常给后宫的娘娘们看病,是个最妥当的,何况我觉着怀真也并无大碍,只是她向来身子就弱,昨儿又不肯好生吃饭,大概……是因为这般……”

    唐夫人回头看着他,便问道:“你不是说要叫她吃饭的,如何又没好生吃?”

    小唐已经转到跟前儿,又对唐夫人道:“因看她太困,不肯吃……我就并没十分劝,确是我大意了。”一边说着,一边不露痕迹地把怀真的衣袖往下一扯,遮住那痕迹,做的却仿佛怕她着凉似的。

    唐夫人自未留心,只长长叹了声,仍是愁容满面,看一眼小唐,道:“你……”又因丫鬟们都在屋里,有些话倒是不好出口,便只道:“罢了,等太医来给看看再说。”

    过不多时,那夏太医果然忙忙地来了,唐夫人不免回避了。

    夏太医跟小唐素来相熟,两人成亲之时也来吃过喜酒,进了这屋子,便含笑问道:“唐侍郎大安,听闻是老太太身上不好呢?如何……”

    小唐咳嗽了声,夏太医在宫内出入,自然十分精明灵便,当下止住口,小唐因拉他一把,低声道:“老夏,我怕他们口多乱吵,——不瞒你说,是我……内人方才不知如何晕倒了,所以才假借太太的名请你过来给看一看,你回头可不要乱嚷出去?”

    夏太医又惊又笑,道:“明白明白,这个自然交在我身上。”

    小唐便领着他进内,在雕花大床前站着,亲把怀真的手腕握着,又搭上一方薄如蝉翼的丝帕,才给夏太医诊。

    夏太医抬眼一看,见皓腕似雪如玉,柔弱一管,压在丝帕下的纤手无力垂着,隔着丝帕,如隔着一层云雾,竟是美妙绝伦,宛如那枝头上的玉兰花盛放之后,微觉颓然无力之态。

    夏太医虽出入内宫,见惯各色佳人国色,乍见此景,却仍心头一跳,忙不敢多看,便定了定心,才小心探出手指,在脉上轻轻放下。

    顷刻,夏太医微微蹙眉,面上却有露出一丝笑意。

    小唐在旁始终看着,见状便问:“可是知道如何了?”

    夏太医点头道:“少奶奶脉细弱,左关尺沉溺,有道是‘尺脉弱,名曰阴不足’,且弦脉重按无力,乃肾水亏竭,气血两虚……又兼多半是受了劳累惊吓,心思郁结,乃至心火虚升……故而眼目昏暗,精神倦怠……”

    小唐见他犯了职病,只顾滔滔不绝,听了几句,早咳嗽了数声。

    夏太医忙停住,顺着小唐眼色看去,却见那屏风后影影绰绰还有人在。

    小唐便故意又问道:“可有大碍不曾呢?”

    夏太医忙笑说:“无妨,无妨,女子体弱,这是常有的……只须好生调养,假以时日,依旧恢复如初呢。”说着,便拿出一枚细细银针,道了一声“恕罪”,略轻刺人中,便复收起,道:“片刻就会醒了。”

    小唐见那针虽然细如牛毛,夏太医手法且高明,不至于叫怀真受苦,他却仍是一阵心悸,听了此话,才道:“如此我便放心了,多谢……到外面开方子如何?”

    夏太医也连连点头,两人便出了里屋。

    到了外间,小唐亲自研墨,就同夏太医小声说:“你说了那许多,到底是怎么得的这病症?”

    夏太医见左右无人,便笑道:“唐侍郎新婚……虽然合和美满,只不过,且也要留心些,勿要太……我见少奶奶体质本弱,只怕难以承受呢……”

    小唐听了,面上微红。

    夏太医怕他臊了,便又道:“不过也是少见,我也是头一遭儿见如此……只怕仍是身子太虚之故,只消用心调理,必然无碍。”说罢,就开了一副方子,又叫随行侍童回去先取十副药。

    小唐心中有事,便试着问道:“这药要吃多久才好?”

    夏太医琢磨了会儿:“一天一剂,总要先养半个月。”

    小唐拿眼睛看他,也不做声,夏太医同他对望了会儿,忽然领悟,便又笑起来,又道:“我真真儿老糊涂,差点儿忘了,这个、这个……偶尔为之倒是无妨的,只别太尽兴忘情了就是。”

    小唐却反而正色凛然道:“老夏,你真个儿没有正经,谁问你这个来着?”

    夏太医心中知晓,只是笑道:“是是是,都是老朽胡言乱语罢了。”

    小唐又同夏太医叙了会儿话,约了过两日再来,亲自相送了他出府,这才复又转回内宅。

    进了里屋,却果然见怀真已经醒了,唐夫人正坐在床边儿,嘘寒问暖地。

    然而怀真仍是精神短少,只强撑着应了一两句。

    唐夫人见她着实劳累的紧了,不敢多同她说,就叫扶着仍平躺,自个儿起身,打发了丫鬟们出去,便对小唐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小唐只好跟着,两个人到了外间屋内,唐夫人站定了,便问道:“夏太医怎么说的,总不会无端端就忽然病了?”

    小唐搪塞道:“只说多半是因成亲之时事多,故而有些焦灼不安……才病了的。”

    唐夫人轻轻啐了口,小声说:“你还瞒着我?你当我听不出他的意思呢!何况,夏太医不知道,难道我也不知道的?你先前把人拘在屋内两天三夜的,难道如今病了,不是因这个缘故?”

    小唐见瞒不过,就低了头,不再强辩。

    唐夫人拧眉看着他,叹道:“我原本说过,叫你好生收敛着些,别紧着胡闹,怀真原本年纪就小,身子又娇弱,你怎么就不懂得疼人呢?把个好端端地儿媳妇折腾病了,叫外人听见了,像什么话!”

    唐夫人说到这里,又忧愁起来,道:“倘若再给应公府的人听见了,才嫁过来几天就是这样……人家可不依的。”

    小唐因见怀真是那个情形,略有些悔意,便道:“母亲,我并非有心的。”

    唐夫人看了他一会儿,摇头道:“我先前说给你两个丫头在房内,好歹也……你只是不肯要,如今闹得这样,你且掂量着呢,倘若以后还折腾的人病了,少不得就……”

    小唐咳嗽了声,才道:“母亲,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断不至于如此,何况怀真才嫁过来,什么放丫头的话……可别再提起,留神给她听见了,越发有了心事。”

    唐夫人听了这话,倒也有些道理,便道:“总之你……不许再胡闹了,我好好地儿媳妇,不能给你磋磨坏了!”

    小唐忍不住又笑起来,道:“母亲,我可是您亲儿子,如今要为了儿媳妇,不要儿子了不成?”

    唐夫人道:“你从小摔打惯了的,我倒是不担心,怀真娇嫩的很,我自然要多疼惜她些。”

    小唐便只是笑,唐夫人横他一眼,道:“竟只管笑呢,还不进去好生照料着?只别再叫她受一点儿委屈,不然我是不依的。”

    小唐便答应了,果然便抽身入内。

    且说在里屋,怀真躺了会儿,又咳嗽了两声,因见屋内无人,倒觉着清静,然而想到前日子那些所为,又觉得惊心,此时此刻,竟忽然很想要回应公府去。

    正在半合着眼睛胡思乱想,小唐便已经进来,到了床边坐了,怀真听了动静,本以为是唐夫人……谁知转头见是他,整个儿一震,忙闭了眼竟不看。

    小唐坐了,便温声道:“口渴不渴?”

    他一提这句,怀真不免又想到……那灯火昏黄里,是他含着水,一口一口地渡过来……此刻想来,竟不像是真的,然而总不会是她自个儿凭空臆想出来的?她自忖是没有这个能耐的。

    亏得她先前以为他是个“君子”……如今看来,又哪里是什么君子……竟找不出什么词儿来形容了。

    怀真闭眸不答,只盼他快快离开,小唐却又叹了声,道:“你可知道?方才太太在外头骂了我一顿……”

    怀真听了这句,眼皮儿才微微一动,稍稍抬起来看他。

    小唐又叹一声,眉头微皱,道:“太太骂我欺负你……害的你病了。要打我呢。”

    怀真无力说话,也不愿同他说话,心里却道:“活该。”

    小唐抬眸看她,忽然说:“你必然觉着太太是应该打我的,是不是呢?”

    怀真吓了一跳,忙又闭上眼睛。

    小唐看她这个模样,禁不住又一笑,却又忍着,道:“我也向太太认了错,以后再也不敢这样胡来了……现在只盼你快些好起来……等你亲自打我,出出气才好。”

    怀真闻言,微微地皱起眉来:她又怎会打他?因此又睁开眼睛,看他一眼。

    小唐倾身上前了些,在耳畔道:“好怀真,你要打要骂都使得,只别跟我赌气了?太太还说我很不像话,她要去告诉平靖夫人……叫平靖夫人拿皇上赐的龙头拐杖狠狠打我一顿呢,我岂不是活不出来了?”

    怀真一呆,听他的声音有些悲伤之意似的,心中不由地不自在起来,她因信以为真,便终于开口,悄然说道:“怎么又惊动太姑奶奶……你快告诉太太……使不得的。”

    小唐因知道她心里怕是恨他,所以赌气不肯同他说话,便有意想叫她开口,如今听她果然出声,心里喜欢的什么似的,面上却仍旧一脸愁容,悲伤难以自禁一般,道:“只怕我说话不好使……反更惹了太太不喜欢。”

    怀真从未见过小唐如此,一时心里更加不安,轻轻咳了两声,便试着起身,又道:“你……请太太来,我同她说。”

    小唐见她咳嗽的浑身发抖,心中倍加怜爱,然而他故意逗弄她的话,竟叫她当了真,此刻她不顾病体,更不念他所做过的……撑着要替他开脱,这份心意,却更叫他心动难耐,恨不得将她抱住了,越发百般疼爱。

    此情此境,小唐不由地又有些心潮澎湃,只顾痴痴看着怀真,竟忘了“花言巧语”。

    怀真看他一眼,皱眉问:“又是怎么了?为何不说话……”

    小唐定了定神,心想这会儿却不好拆穿自己的谎言,只怕令她生恼是小事,反对她身子更不好罢了。

    小唐便道:“你不必担心,毕竟是我害你病了的,太姑奶奶要打我,我也是心甘情愿领受,只要你快些好起来,我死也愿意。”

    怀真听到一个“死”,便颤巍巍地啐了口,道:“你可是……越发胡说了!我倒也想打你……”

    小唐见状,顺势轻轻握住她的手,便往自己脸上打了一下,怀真颤声道:“做什么!”想抽回来,小唐却偏握着,竟贴在自个儿脸上。

    怀真见他并未做其他的,才略安心,却见小唐微微蹭着她的手掌心,忽然轻声说道:“你打我,我倒是喜欢的,只怕害了你的手疼,我也自是心疼。”

    怀真何曾听过这样入骨的蜜语甜言,原本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顿时飞出淡淡晕红,含羞带怒地瞪了小唐一眼,心中百转千回,却说不出什么来,只是眼睛却慢慢地湿润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多谢(づ ̄3 ̄)づ╭?~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23:32:34

    壹仟零壹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3 01:49:08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09:33:53

    咩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3 15:14:28

    撒糖夫妇日常,你萌是不是不爱看,快告诉我,别怕我伤心/(ㄒoㄒ)/~~

    对了,那个元宵赛诗会的截止日期是26号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9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