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9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人在礼部,对这种诰命的服饰自不陌生,然而如何解脱,倒是并未研究,这会子见状,未免有些自责先前不曾留意,到底是不够博闻强记,如今才竟束手无策。

    许是他的心意太过热切,怀真长睫一动,微微睁开眼睛,蓦地看到小唐在跟前儿,懵懂之间,还以为人在应公府,便问道:“唐叔叔,你如何在此?”

    小唐见她睡得一脸迷糊,便笑道:“还在做梦?今晚上洞/房花烛,我不在此,又想谁在呢?”

    怀真一抖,这才蓦然醒悟,顿时坐直了身子,又见自己怀中还抱着个玉枕,忙又慌手慌脚地放下。

    小唐见她手足无措,便又笑起来,因就势倾身,探臂肋下,轻轻把她抱出来。

    怀真道:“做什么?”

    小唐凑近了,觉得她脸上热烘烘地,更熏得浑身香气袭人,小唐便道:“正好儿你醒了,不然我也不忍打搅,好歹喝了合卺酒再说呢。”

    说着便抱着人,往后一退,走到桌边儿,仍在椅子上坐了,也不放开,仍就把人抱在膝上。

    怀真垂眸看去,果然见桌上放着杯盘酒盏,就道:“你怎么不放我下来?这样如何喝酒?”

    小唐道:“这样怎么喝不得?”说着,便拿了一杯,递在她手中,自己也举杯,便探手一勾。

    怀真还未反应,已经给他挽住了手臂,小唐凝视着她的双眸,道:“我敬娘子……”

    四目相对,怀真愣了愣,才也道:“敬唐叔叔。”

    小唐笑说:“怎么不说敬夫君呢?”

    怀真便垂了眼皮,小唐知道她尚怕羞,便道:“快喝了罢,知道你困了,喝了也好安寝。”

    怀真正举杯欲喝,听了这句,又有些不自在。

    小唐却看着她,缓缓地一饮而尽。这一刻,却忽地想起那日……他情难自禁,半路拦住她的马车,到了那小酒馆内,当时的心情,何等煎熬按捺,此刻,人却已经在自己膝上……小唐一念至此,便禁不住又笑了。

    怀真只得也慢慢喝了,幸而这酒微甜,倒极容易入口。

    小唐把杯子放下,便搂着她的腰,又在脸上乱蹭。

    怀真见状,又慌,又是啼笑皆非,因道:“又做什么?”

    小唐道:“方才出去那半天,心里总牵挂着你……如今好歹见了,让我多喜欢一会儿。”

    怀真听了这话,心中却不由地有些酸酸楚楚之意,只是不言语。

    小唐又衔着唇,缠缠/绵绵,亲了片刻,便道:“我叫他们进来,给你洗漱更衣。”

    说着,这才又把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自己出外叫人。

    顷刻,丫鬟们果然入内,便为怀真把头面大妆等一一卸去了,净手洗脸,又换上家常的中衣,才都退出去了。

    这会儿小唐自也换了衣裳,出来相见,见是如此娇袅婀娜,清水芙蓉似的,顿时又是怦然心动,便不由分说上前,把怀真抱起来,挪步到了床边儿。

    曾几何时他才从沙罗回来,怀真同唐夫人一块睡,那日他来请安,无意中看到她这般姿态,已经入心,这会儿佳人在怀,回想那日的折磨心境,颇为感慨。

    怀真因怕他又造次,便道:“你要在这儿睡?”

    小唐道:“新婚燕尔,你要赶我去哪儿不成?”

    怀真咬住唇,就只看他,小唐故意逗她,便道:“先前你也陪太太跟姑奶奶睡过,何必这样怕我?”

    怀真道:“这如何能一样的。”

    小唐便在脸上亲过去:“有何不一样,你且说来。”

    怀真转开头去,仍不言语,小唐的手揽在腰间,只觉得纤腰不盈一握,几番忍耐,怀真便低头,想将他的手推开,道:“不要闹。”

    小唐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细细吻过:“何曾闹了……这样也不喜欢么?”

    怀真见这情形,心中大跳,便哀哀看他,唤道:“唐叔叔……”

    四目相对,小唐便道:“当真不喜欢?”又凑到耳畔,问道:“昔日我亲怀真……也是不喜欢的?”

    怀真面红耳赤,已经不能言语,小唐举手把帐子放下,便抱人入内安歇,怀真被他搂在怀中,动弹不得,只觉得心怦怦乱跳,仿佛要飞出来似的。

    小唐翻身相看,怀真忍着心跳,道:“咱们睡罢。”

    小唐道:“我尚无睡意,如何是好?”

    怀真转开头去:“我困了。”

    小唐捏着下巴,令她看着自己,道:“不如,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怀真便看他,小唐在自个儿唇上点了点,道:“你亲一亲我,我便乖乖陪着你睡。”

    此刻床帐放下,方寸之间,只他两人相处。怀真心头紧张之极,身子已然绷紧,偏小唐靠近过来,道:“这难道也是极难的?”

    怀真只得说道:“那你答应我,不可胡闹,安静睡罢了。”

    小唐点点头,便看着她,怀真迟疑了会儿,终于略撑起身子来,缓缓靠近他脸颊,眼见两人越来越近,她却到底羞怕,就扭过头去。

    小唐正等候着,忽然见状,便道:“做什么?”

    怀真深吸了两口气,才又转过头来,便很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小唐还未反应过来,她便已经转过身去,卧倒要睡,小唐哭笑不得,便上前,搂住腰道:“这就完了?我以为是谁轻轻打了我一下。”

    怀真不言语,只是装睡,小唐见状,心中一动,便不做声,只抱着她,手却自中衣底下滑了进去。

    怀真猛然一抖,便拼命蜷起身子,口中唤道:“唐叔叔!你答应我的!”

    小唐只觉手底肌肤滑腻柔嫩,已经魂消,几乎不管不顾就行事起来,却又察觉她正微微战栗,声音带惧带怒,显然是惧怕之极。

    小唐心中转念,便停了手,在耳畔亲了亲,叹息般低语道:“遵命,我的小娘子。”

    次日一早,怀真醒来之时,小唐却已不在身边儿,丫鬟们见她醒了,忙上前伺候,怀真问起小唐来,众人道:“爷一早儿沐浴过后,给太太请安去了。”

    怀真自觉迟了,忙也起身,梳妆妥当,便也去给唐夫人请安。

    果然见小唐站在里间,怀真不敢看他,上前给唐夫人见礼,唐夫人满面笑容,拉了过去,上下认真打量了会儿,才喜道:“好好好,如今总算是我们唐家的人了。”

    怀真低着头,又忍不住偷看一眼小唐,却见他笑吟吟地正也看着自己。

    如此用了早饭,唐夫人便对怀真道:“今儿领你过去,见见大伯二伯他们家里的人。”

    怀真因昔日常来唐府跟平靖夫人府上,唐家的内眷们,倒是认得了一大半,当下点头,便随着唐夫人过去,一一拜会。

    先前儿小唐也跟着,陪着怀真一块儿见过了平靖夫人,而后才两下分开,小唐便自出外跟男人们应酬。

    且说小唐见过了两位哥哥,同众人寒暄了会儿,到中午吃了饭,下午时候,听说唐夫人跟怀真还在内帏尚未出来,小唐便出了唐府,骑马一路却往熙王府而去。

    熙王却正在家,忽地见他来到,甚是讶异,笑问:“你这会儿不守着娇妻,却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小唐拉他到了书房,见左右无人,便道:“你有那好的避火图不曾?”

    熙王惊呆,道:“你说什么?”

    小唐只看着他,熙王想要大笑,又却不敢,试着问道:“这会子要那东西,总不成……是小怀真她不晓事呢?”

    小唐咳嗽了声,道:“啰嗦,我自己看不成么?”

    熙王笑道:“你几时要看着东西了,先前但凡提起,都避之不迭……今儿如何转性了?”

    小唐不睬,只问道:“你到底有没有?”

    熙王道:“没有。”眼神却不由自主瞥向柜子上一处,有几分鬼祟。

    小唐目光一动,眯起眼问道:“当真没有?”

    熙王才要否认,小唐却已经走到那柜子旁边儿,端量了会儿,抬手打开一个抽屉,熙王忙飞跑过来,道:“那个不是!”

    小唐却大笑道:“还跟我藏呢?”举手掣出一卷画轴来,打开便看,看第一眼时候,还觉正是,谁知再看一会儿,却蓦地惊住,忙收起来,皱眉看熙王道:“这是什么!”

    熙王咳嗽了声,讪讪地说道:“这是柳无方的手笔,我看着新奇才收了的。”

    小唐皱眉看他一会儿,熙王把那卷收起来,脸上有些不大自在,却咳嗽了声,道:“是了,我忽地记起来,他也曾给过我一个……”

    因寻思了会儿,就去那书架子下面翻找片刻,终于找出一个半新不旧的金漆折子来,打开看一眼,道:“好了,这个也是他所做……应该足你的意了。”

    小唐半信半疑,打开看了一会儿,又拉开通扫了一眼,一时眼花,忙合起来,笑道:“这个好。”

    熙王摇头笑道:“你是疯了不成……连性子也都转了,倒不知小怀真竟对你做了什么。”

    小唐欲言又止,只拍他的肩,道:“回头再谢殿下,我先告退了。”说着,竟毫不耽搁,又快步往外去了。

    熙王目送他离开,回头又看一眼那柜子上的抽屉格子,看了会儿,才淡淡叹了声,笑着摇了摇头。

    之前怀真同唐夫人在唐府大宅应酬了整日,至晚方回,正小唐也已回来。

    三人用了晚饭,唐夫人自觉乏神,又念他们新婚燕尔的,自然不能总守着自己,便笑道:“你们自回去罢,不用陪着我了,我也有些累了,想早些安歇。”

    当下,小唐同怀真起身行礼,才出了唐夫人屋中。

    丫鬟们跟在身后,两人便在廊下,且走且说。

    小唐问:“今儿在哥哥们那里,可好?有没有为难你?”

    怀真道:“多半都是认得的太太奶奶……姐姐们,都待我极好的。”

    小唐道:“以后相处的时候尚且多着……”

    怀真仰头看他,也问:“你在外头可也好?为何我听说你下午出门去了?”

    小唐笑道:“略有点事罢了,不打紧的。”

    如此,便回到房中,各自梳洗沐浴妥当,换了衣裳,怀真因也觉着累了,便想早睡,忽然见小唐走到床边的柜子上,把柜门打开了。

    怀真一怔,道:“你做什么呢?”

    小唐端详了会,忽然见底下有个小木匣子,看来不甚起眼,却是从未见过的,还带着暗锁。他便拿起来道:“这是哪里来的,如何从未见过?”

    怀真猛地看见此物,便起身走过来,道:“不要动,是我的。”

    小唐惊奇道:“这又是什么要紧物件,竟放在这里?”

    怀真自也有许多嫁妆,因唐府的东西齐全,因此除了平常日用的,其他却都放在库里。

    此刻小唐见怀真如此着紧,不免疑惑。

    怀真见他问起来,就接了过来,垂眸道:“也没什么,只是一位故人相送的罢了……你可不许乱翻看。”

    这会儿两人都着中衣,站在这柜子跟前儿,一言一答的,倒像是两个老夫老妻似的。

    小唐很受用这光景,便笑道:“好,我是最听娘子的话的。”

    怀真横了他一眼,便把那匣子又妥帖放了,因问道:“你是要找什么?”

    小唐道:“我有样东西,要放起来。”

    怀真问:“是何物?”

    小唐想了想,便从怀中掏出那个点金漆半旧的折子,道:“你可要看?但只一点,你看了……别后悔,更不许骂我。”

    人皆有好奇之心,然而怀真见他又说得如此正经严肃,又看那折子仿佛是什么机密物件,便道:“能有什么呢?”只是她不免胆小,虽想看,又不敢立刻就看。

    小唐便觑着她神色,哼道:“知道你没这胆量,不看也罢。”说着,便把那折子也放在柜子里头,道:“你既然不叫我乱翻你的东西,可也记得不许偷看我的。”

    怀真也哼道:“我才不稀罕。”说着转头,自回到床边。

    小唐一笑,把柜门掩起来,自己也走到跟前儿,道:“今儿太太说,你可是唐家的人了,你为何只看我呢?”

    怀真听他忽然提起白日的事,便道:“我何曾看过你,你不要胡说。”

    小唐道:“你明明瞧我一眼,还当我不知道呢?你且说,是不是心虚?”

    怀真道:“心虚什么?我不懂这话。”

    小唐便抱住她,笑道:“口是心非的丫头,你敢说不懂么?”

    怀真忙咳嗽了几声:“别只管闹,外间丫鬟都听见了……再说,明儿要回我们府里,还是早些安歇罢。”

    小唐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只不过……”说到这里,便又在自己唇上按了按,道:“我不要别的,这个……可是省不得的。”

    怀真凝眸想了会儿,只想他安分地歇着罢了,便道:“那你可不许耍赖。”

    小唐笑着看她,也不做声,笑盈盈只是等着似的。

    怀真打量他一会儿,终于慢慢靠过来,目光微垂,从他清晰如画的眉眼一寸一寸往下,所见,竟是无端地叫人心跳,本来极简单的事,却又叫人紧张起来。

    小唐的唇,不涂而红,很当得起“朱唇皓齿”四字,形状也甚是好看,非是那种看着就觉薄情的,虽在此之前跟他亲过许多次,怀真却从未如此刻这般仔细打量过。

    谁知看了会儿,竟又心跳起来,无端受了诱惑似的,便想上去亲一亲才好,这种感觉……却只有前世的时候,对凌绝曾起过……

    怀真犹豫几遭儿,欲前不前,却听小唐道:“我要等的睡着了。”

    怀真听了,心中紧张不安之意顿去,便笑一笑,凑上前亲了口……才要似上回一般离开,却竟生出一股不舍之意,一时胶着未退,这一错念间,小唐微微往前,顿时便唇齿缠/绵起来。

    顷刻,两人方止,怀真已经双眼晕眩,气喘微微。

    小唐靠过来,在耳畔低声道:“这样儿怀真可是喜欢的?”

    怀真竟无法做声,心中亦轻轻震颤着,小唐见她不答,又笑道:“还好,今儿比昨日毕竟大有进益了……也算是孺子可教,假以时日,必然……”

    怀真听了这句,心中一刺,微微白了脸,道:“唐叔叔,你是何意?”便抬头看小唐,疑心他在鄙薄自己。

    小唐见她如此,便道:“我自然是喜欢之意,只盼什么时候,你能像是我亲你一样待我,我死也心足了。”

    怀真这才松了口气,抿嘴笑道:“呸,什么日子,只管口没遮拦。”

    因第三日上要陪着怀真回应公府,小唐便未曾缠她,当夜两人便早些安歇,次日一早起来,整理妥当,便乘车往公府而去。

    且说在应公府中,应兰风跟李贤淑早就望眼欲穿。

    昔日虽然怀真也曾出外留宿,但却不似这一次这般,乃是真真正正嫁了出去的,虽然怀真素日在家之时,也不如何闹腾,但因她一出阁,整个东院都好像寂静落寞了不少似的。

    往日应兰风退朝回来,第一件事儿便是回来看看怀真,然而从此之后,所见便是空空地绣房,再也不见娇儿……心中竟然郁郁,只是不好说出口罢了。

    今日,两个人也是大早儿便醒了,早派了小厮去探听,终究盼了回来,便接进府内。

    李贤淑细看怀真,却见她虽然改了妇人的发式,然而却仍是昔日一样的形容神情,纹丝未改,见了父母,也是双眸含笑,跪地行礼,李贤淑放心大半,应兰风见状,也自转悲为喜。

    因此这日上,应公府内便大摆筵席,招待娇客,前来赴宴的自然更是宾客云集,把小唐围在中间,似众星捧月一样。

    众人又知他大喜之日,不同寻常,都格外地逢迎凑趣,那些昔日连他身儿也不敢近的,也都趁机上前恭贺敬酒,小唐一一领受,对谁都是温良谦谦,让众人大为受用。

    渐渐地,连应佩春晖、李霍张珍等小的也趁机上前来敬酒,小唐推辞不过,只得又吃了几杯,众人越发大声叫好。

    倒是应兰风心疼起女婿来,再往后来敬的,应兰风便给他挡下了,饶是如此,小唐依旧吃的面上醉红,看起来却更添几分风采。

    眼见便是黄昏将至,因唐夫人早就叮嘱了,不叫他们留宿,早早儿地回来方好,怀真不敢违逆,少不得又告别了爹娘,就随着车马回到唐府。

    小唐因有些醉意,给唐夫人请安之后,丫鬟们便扶着进了房,怀真自去沐浴更衣,洗漱过后,见小唐躺在床/上,也不曾脱衣,她便叹了声,道:“如何又吃醉了呢。”然而因是在自己家里被灌醉的,倒是不好说什么。

    怀真因见小唐醉得像是厉害,不敢靠前,就在那美人榻上暂时安歇,谁知才过了半个时辰,忽地听到小唐叫口渴。

    这会儿,也不曾有丫鬟进来,怀真忙起身倒了杯水,便送到跟前儿,轻声唤他。

    小唐睁开双眸,却醉眼迷离似的,看她一眼,笑道:“怀真。”

    怀真道:“唐叔叔,喝口茶。”

    小唐就着她的手吃了口,忽然含糊说:“今儿我在府内……岳父对我极好,挡下了许多……若非如此,此刻已经醉死了。”

    怀真抿嘴一笑,原来她同李贤淑在内房里,李贤淑也叮嘱过她许多:无非是好生孝顺婆婆,照料小唐……等等……言语之间,倒是对小唐有些喜欢起来。

    怀真喂小唐吃了几口茶水,小唐便盯着她,忽然道:“你去拿我昨儿放的那漆金折子来。”

    怀真一怔,道:“这会儿要看?不如且明日。”

    小唐摇头:“去拿来。”

    怀真见他醉中,不便多言,便果然去开了柜子,取了回来,复坐在床边递给小唐。

    小唐却不接:“你看一看。”

    怀真想到他昨儿的情态,不由笑问:“当真许我看么?”

    小唐亦是含笑望着她:“便是给你看的。”

    怀真蹙眉,既然他如此说,便果然打开了那折子,却见像是画的亭台人物,笔触细腻,景色淡雅……怀真一怔,才要笑他这会子竟看起风景画来,忽然又看到其中的人物交叠,仿佛大有异样……

    怀真愣住,仔细再看,顿时红了脸,便要把折子扔掉,不料小唐在她腰间一抱,便带着翻到床内去了。

    怀真猝不及防,心噗噗乱跳,道:“你……”

    小唐压着她,垂眸细看,道: “怀真待我真好。”

    怀真口干舌燥,目光往旁边溜去,偏这会儿那折子画被撇在旁边,因摇晃,便扑啦啦地翻了数页,那些人物,诸色奇特姿势……

    怀真猛地闭了双眸,却又睁开,仓促中看着小唐,小声说:“唐叔叔……对我才是好呢。你醉了,好生躺一会。”尽量哄着,便欲推开他。

    不料小唐纹丝不动,只目光烁烁地紧盯着她,道:“怀真……对我更好一些,可否?”

    怀真不解,此刻两人离的甚近,怀真忽地看到他双眸清明,何尝有半点儿醉意?顿时惊道:“你……并没醉的?”

    小唐笑道:“我只是……感念娘子疼惜之意,故而刚刚酒醒罢了。”说着,便低头吻了下来,手上稍微用力,只听到“嗤啦”一声,衣裳竟是撕破了。

    怀真尚未反应,身上微觉凉意,垂眸看去,电光火石间,小唐却把腰间一方汗巾抽了出来,将她的手按在床头,不由分说便绑在柱子上。

    怀真大骇:“唐叔叔,你做什么!”

    小唐低头,目光从她面上往下,寸寸描摹,竟是一丝一毫也不放过,更不答言,看了一会儿,便俯身下去……

    他的唇炙热,落在微凉的肤上,仿佛起了一簇簇火花,怀真惊叫欲躲,却是分毫也躲不开,慌张中垂眸看去,见他逐渐往下,最后,竟……

    怀真不敢相信,匪夷所思,挣动双腿,小唐举手捉住,挽在臂间……

    外间丫鬟听到里头声儿不对,却因先前小唐吩咐过,竟不敢入内。

    帐幔一阵乱晃,大床之上精致镂刻雕琢的龙凤,烛光摇曳中,竟栩栩如生似的,只听到帐子内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从最初的惊呼……逐渐成了旖旎微弱的低吟。

    话说次日一早,唐夫人正等着两个人来请安,不料左等右等,总是不见,以为有何事,便叫丫鬟去问,半晌那丫头回来了,脸上有些微红。

    唐夫人因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呢?”

    丫鬟垂着头,忍着笑,道:“太太……今儿只怕不能来请安了,听说,爷早上吩咐了,说今儿不出来了……叫把饭送到房里去……又叫给太太请罪。”

    唐夫人听了,目瞪口呆,道:“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却又说不出来什么,瞪眼了半日,终于又是无奈,又是笑,叹道:“真真儿的胡闹……”

    唐夫人虽觉得此事荒唐,但念在小唐才成亲……又是这般年纪,未免馋嘴不饶人,既然他都如此吩咐了,自个儿再去打嘴,只怕不好。

    唐夫人到底疼惜儿子,就由得他去罢了。

    不料,从早上直到晚间,唐夫人每每盼望,翘首以待,竟总是不见人出来,唐夫人起初只以为小唐是赖床罢了……哪里想到竟真的是一整天?然而又怕总叫丫鬟去问,未免显得……于是只得强忍。

    是夜,唐夫人又恼又笑,提心吊胆地睡了……次日,唐夫人又一大早儿便起身,本以为今儿总该好好地来见礼了吧?她心中已经准备了许多斥责小唐的言语,然而正襟危坐地等了半晌,谁知仍是等了一个空!

    唐夫人无法置信,眼见日上三竿了,只好先自去唐府大宅那边,给长辈们请安,和妯娌们叙话,不免有人问起小唐跟怀真两个,唐夫人只得搪塞:“今儿怀真有些身上不好……毅儿在家里照料了。”

    如此,自大宅回到府内后,却听丫鬟们说,仍是不曾出来呢……唐夫人哭笑不得,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终于又等到金乌西坠……却还是没有消息。

    唐夫人心中惊骇,再也忍不住,便笑骂道:“这也忒不像了!竟要胡闹到什么地步!”因带了丫鬟,就往房中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小萌物组成的地雷军团~谢谢亲们,么么哒(╯3╰)

    九月的尾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0:04:50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0:29:1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0:41:11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0:52:25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1:14:53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2:00:56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2:06:49

    Sundanc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3:21:51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9:05:5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9:14:2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9:15:1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9:15:25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2 09:15:33

    忍不住又悬心,这个度……应该可以吧,已是尽量精简啦╭(╯^╰)╮

    话说昨儿收了很多补品,形形色/色,昨晚睡梦模糊中都有很多人参公鸡在飞……我能理解一部分小伙伴的心情,还是要多谢提出理智意见的大家,感谢真爱的小天使们,你们是作者君的动力啊,让唐叔请你们吃喜蛋吧(づ ̄ 3 ̄)づ虽然他现在还不想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9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