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8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只说小唐将怀真抱回房中,喜娘们还想再宣礼,小唐便道:“各位劳乏,先不必行这些了,请去外头吃茶。”丫鬟们懂他的性子,忙便请了往外去。

    此刻屋内已经无人,小唐将怀真放在床边儿,迟疑了片刻,便伸手将那红帕子缓缓掀起来,却见底下娇人如玉,眉目入画,正是怀真。

    小唐心中先是一喜,继而看到她垂着双眸,眼中竟像是薄有泪光。

    小唐一怔,便抬手轻轻地将她的下颌抬起,仔细一看,果然见眼中带泪,小唐心中一动,便温声问道:“怀真怎么了?”

    怀真抬眸,泪光中,小唐的容颜却十分清晰,怀真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又把头转开,道:“我……方才有些头晕,是不是闹了笑话了?”

    小唐便笑道:“不曾,都已经行过礼了……你差点儿还给我行了大礼呢。”

    怀真听他玩笑,脸上便红了,悄声道:“这会子还有心打趣呢。”

    小唐见她含羞低语,心中一动,便贴在身边儿坐下,想了想,又伸出手去在腰间揽住。

    怀真微微受惊,转头看了一眼他按在自己腰间的手,便有些不自在,略动了动想躲开,却又能躲到哪里去?而一动之间,头上的凤冠微微抖动,一时之间珠光映着容光,更为绝艳。

    小唐眼花缭乱,手上用力,便将她往自己跟前儿又抱了一把,怀真身不由己靠过来,避无可避,便羞道:“做什么……”

    小唐道:“我想亲你……如今,可使得了么?”

    怀真听他越发调笑起来,心里越发有些慌张,便语无伦次,道:“不、不成……”

    小唐笑问:“如何不成呢?”

    怀真咽了口气,目光乱闪,忽然灵机一动,便道:“唐叔叔,我、我有些饿。”

    小唐一愣,把她打量了一会儿,道:“是我粗心了,你想吃什么?我叫他们去做。”虽如此说,手上仍抱着她不放。

    怀真道:“我、我……”转头竟看到桌上放着的喜饼,便道:“我想吃那个……”

    小唐抬眸一看,便笑了笑,果然放开她,走到桌边儿拿了那饼子回来,问道:“只吃这个可使得?对了……外头都是现成的东西,我叫他们送些过来给你吃可好?”

    怀真已把喜饼接了过去,握在手中,小口小口地咬着吃,头也不抬地说:“不用了……倒是你……还是快些出去应酬罢,撇下许多人,叫人看了不像话。”

    小唐正给她倒了一杯茶,闻言便明白了,徐步走到跟前儿,俯身盯着她,点头笑叹道:“是想打发我走,可对不对呢?”

    怀真差点儿便噎住了,一时咳嗽起来。

    小唐忙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又把杯子往前一送,贴在她唇边,道:“乖,喝一口。”

    怀真瞅他一眼,终于低头,微微啜了口,又道:“多谢了。”

    小唐索性便把一把椅子拉过来,便坐在怀真对面儿,手中握着杯子,只是笑吟吟地看她,双眸格外之明亮。

    怀真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勉强又吃了两口,便已经咽不下去了。

    小唐便俯身道:“吃好了?再喝口水润一润。”

    怀真只得接过来,小心喝了两口,抬眸怯生生地看他。

    小唐举手接了过去,见杯中还有些许残水,便仰头喝了,也不起身放下,只握在手中把玩。

    他的手指极长,又因习武之故,好看却不失力道,且又十分灵活,那杯子被他在手中绕来绕去,看得怀真又是一阵无端心慌。

    怀真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忍不住出言制止:“你做什么这样玩它,快放下去。”

    小唐正瞧着她出神,闻言手上一停,却唤了声:“怀真……”

    怀真抬眸看他,却见小唐手一松,杯子落地,在地上骨碌碌滚开,怀真正低头看去,不料小唐却倾身往前,抬掌在她脸上轻轻一抚。

    怀真正诧异他竟失了手,冷不防被他将脸儿一转一抬,便吻住双唇,怀真一急,微微挣动,凤冠又是一阵乱颤。

    小唐因早就对她动情,今番终于又成了亲,起初尚能克制,渐渐地,便难免有些失了分寸,手在她腰间转来转去,大有企图。

    怎奈这吉服重重叠叠,要解开也非易事,小唐心中只是焦灼,唇上便更用了几分力道,整个人也向着她压了过去。

    怀真无法可想,他原本坐在椅子上,此刻竟倾身过来,逼得她紧贴在床壁上,动也不能,那手起初还在腰间,逐渐地却滑到肩头,拼命揉捏了两下,竟又向着……

    怀真大抖,手推在小唐身上,抓了两下,却似可有可无一样,小唐难得餍足,便顺着唇边往下,竟在她颈间亲了下去。

    怀真仰头喘了两口,又死命推了他两把,才沙哑着叫了声:“唐叔叔!”

    小唐只觉口渴之极,而唇边的肌肤温润难得,他先前只是敢偷偷地浅尝辄止,如今却终究志得意满,便一发失了分寸,因用力亲吮了数下,竟弄得她颈间多出数个微微紫红的痕迹来。

    小唐瞧在眼里,眼光迷离,心神荡漾,便又从颈间一路往下……嗅着那股肌肤幽香,就在那中衣交叠吉服遮蔽半掩之处深吻下去。

    这一刹那,冲动之下,几乎想一把撕碎这些碍事的物件儿才好。

    不料正在此刻,听到外头有人咳嗽了声。

    小唐一怔,总算还有几分理智,便停了下来,却听外间丫鬟道:“三爷,太太叫我来问问……三少奶奶可有没有碍呢?若然不自在,倒也不必忌讳,还请太医看一看才好。”

    原来方才因见在拜堂的时候怀真有些不妥,故而唐夫人心头记挂,又见小唐入了洞房便没出去,更是担心,便叫丫鬟来问究竟。

    怀真正魂飞魄散,苦于挣扎无法,此刻见小唐停了,便慌张起身躲开。

    小唐咳嗽了声,道:“不妨事,你回去告诉太太,叫她不必忧心。都好端端地呢。”

    那丫鬟答应了,便才离去。

    小唐说完了,就回头又看怀真,却见她花容失色,已经退到了喜床的里头,蜷起腿来,双手抱住,正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小唐见状,不免叹了声,便咽了口唾沫,轻声道:“你怕什么?过来。”

    怀真忙摇头,小唐眉头一皱,便要将她拉出来,怀真见他探手过来,吓得大叫一声,便把头埋在膝上。

    小唐见她仿佛真的怕极,且惊且笑,手势不免一停,垂眸想了会儿,觉得自己方才的确有些太心急了,因此便又温声说道:“我又不会害怀真,为何竟怕成这个样儿?”

    怀真听他不曾靠前,才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便道:“你先前答应过,一切都如以前那般的,还说、说夫妻……”怀真说到这里,便有些说不出口,就只瞪着他。

    小唐听她翻出昔日旧话来,微微面热,那时候他只想叫她赶紧答应嫁他之事,故而自然什么能叫她宽心,便说什么,不料这丫头竟偏记得这样牢靠。

    小唐便咳嗽了声,道:“我……”

    怀真不等他说完,便道:“唐叔叔你……莫非是哄我的?”

    在她面前,小唐自然不能这样快便出尔反尔,就笑说:“我哪里会哄你?不过……小怀真今日当了新娘子,比平日更加好看百倍,我格外喜欢,一时便忍不住罢了。”

    怀真见他把这种话说的如同寻常一般,脸上红也不红,她倒是替他脸红了,就低下头去,哼道:“我、我很不喜欢如此……你、你别欺负我……”说到最后一句,声音渐渐低了,竟有些哽咽之意,仿佛受了委屈。

    小唐听到她说“别欺负我”,本有些啼笑皆非,然而听是这个声调儿,却微微有些动容,小唐眯起眼睛,便道:“这何尝是欺负你呢?”

    怀真垂着头,眼睛却红了起来,道:“这如何不是?你说要对我好的,我不喜欢这般,你便强使我如此,难道不是欺负?”

    小唐顿时哑口无言,待要拿出“周公之礼”来说,偏偏当初自己亲口说过的那种话……

    然而倘若真答应了她,他心心念念娶到了的人,岂不越发成了煎熬?可要用强起来,她虽说是抗不过,只怕……

    小唐便笑问:“那你同我说,你因何不喜欢呢?”

    怀真睁大双眸,眸中却掠过一丝异色,竟似厌恶同恐惧交织,复深深低头,便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小唐满心疑惑,心中忽地想到……竟陡然一震,一时心中竟也略觉窒息,登时也敛了笑意。

    这一会儿,忽地廊下又有脚步声传来,有人低低笑道:“却不知他如今在做什么,待我们悄悄地看一眼,改日好拿来说笑。”

    另一人劝道:“叔叔还是罢了,免得惹了哥哥不喜欢。”

    小唐已经听出是熙王跟世子赵殊的声音,当下,复看了怀真片刻,便若有所思地说道:“也罢……你不必怕,我答应你就是了,我如今且出去应酬应酬,你……可要好好地呢?”

    怀真听了这话,才点点头道:“知道了。”

    小唐见她乖乖答应,这般情态,委实叫人难舍,只恨她若是倔强起来,却真真叫人恨得牙痒痒,偏又打不得骂不得强不得,更是百般舍不得……因此就笑了笑,道:“你亲我一下,我才肯走。”

    怀真一愣,此刻那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近了,小唐却偏不动,且向着她挑了挑眉,怀真只得跪坐起来,从里头慢慢地蹭到外面,看了小唐一会儿,便在他脸颊上又轻轻地亲了一下。

    小唐才展颜一笑,道:“明明是这里,竟然耍赖?”

    怀真见他又指着唇上,就扭开头红着脸去不理。

    小唐见她跪坐在床沿,转头赌气,樱唇微微翘起,长睫透影,眼波潋滟,脸颊晕红,又是这般正正经经,凤冠霞帔的……正是他这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光景。

    只怕此刻,不管怀真开口叫他做什么,他都是甘之若饴的。

    转念一想:横竖已经娶回来了,以后地久天长,何必急于一时,惹她不喜?

    小唐便也心软下来,趁机也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笑道:“坏丫头,且乖乖地等我回来。”果然便真的去了。

    一直到听到他出了门,又听吩咐丫鬟们好生伺候着,怀真才缓过劲儿来,就势往后,靠在床壁上,幽幽地出了口气。

    此刻,怀真微微茫然:不知自己为何竟又走到现在这地步。

    外头仍有鼓乐之声传来,怀真回想这种种,从齐州跟唐毅认得……到回京……直到此刻,仍觉如梦。

    本来笃定今生干干净净地,不再招惹什么冤孽,能在父母跟前儿承欢膝下,对她而言,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了,更加未曾奢望别的什么,也不稀罕。

    谁知阴差阳错,无奈之下,竟又破了誓。

    起初倒也罢了,谁知越是逼近成亲之日,越是让她心头如压着一座山似的。

    虽知道小唐人中龙凤,更待她甚好,可对怀真而言,一来,委实有些君恩如海,难以消受。二来,却自觉两个人之间相处,最好的莫过于君子之交,而男女之情,却是最最不智的一步,极其引出些大仇大怨。

    倘若……真个儿哪里错了,谁知又会牵扯出什么来。

    连平靖夫人都因此而有些警示之语,更让她无比后悔起当日的决定来。

    恨不得回到先前无牵无挂之时,不要这劳什子的姻缘牵绊最好。

    故而婚期将至,她却越发惶恐,昨晚更是煎熬的一夜未眠,然而这些心事,又往谁说?

    这还罢了,当身着喜服之后,看着铜镜之中盛装的容颜,这一瞬间,那吉服竟是刺目的血红之色,而镜中之人,也成了前世的自己!

    真真儿是惊悚之极,本不愿想,却被迫要想起来,耳畔那一声声地鼓乐吹奏,却如亡魂曲一般,孰真孰假,前世今生,竟分不清了,故而才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十分之恐惧,却竟没有退路。

    被蒙上红帕子之后,整个儿天地都也是鲜红之下那方寸之间,谁也看不见,然后便是人声鼎沸,鼓乐齐鸣,鞭炮声动,交拜天地。

    怀真心中神思浮动,难耐心惊:身边拜天地的人,是小唐还是凌绝?

    她很想即刻撤下盖头,仔细再看一眼,却又拼命按捺着,不叫自己轻举妄动,那一瞬间,几乎崩溃死了过去。

    直到小唐把她抱在怀中,轻声相问,怀真听着那清朗带着关切的问话声,才得心安。

    因仍戴着凤冠,怀真只半躺着,又看到自己身上的吉服,一刹那,竟想要撕扯下来,扔掉罢了。忽然想到小唐方才的举止,她抬手在颈间摸了摸,心口往上,有一处仿佛隐隐在疼,不知是否是被他弄伤了。

    咬了咬唇,怀真心中却竟有些愧疚。

    虽知道方才那一番话,对他来说,未免太无理了,然而……却并无其他的法子。

    有些事可以忘记,有些事本以为忘记,等浮出来时,却像是刀锋一样清晰而锐利。

    她真是怕极了,宁肯对小唐无礼无理,也不要再重蹈覆辙,幸好,……仗着他是个君子。

    怀真想了会儿,眼中不由又湿润了:或许她不嫁给小唐才是对的,他可以娶更好的女子,也不用被这般慢待。如今……到这地步,却竟像是误人误己了。

    她闷闷地想了许久,因昨晚上一夜未眠,又兼耗尽精神,竟再也撑不住,迷迷糊糊中,便抓了个枕头在怀中,抱着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小唐在前厅应酬了遍,唐夫人便把他叫去,见他并没喝醉,便点头道:“这儿不用你了,快些回房去罢……我方才去看了怀真,她竟是睡着了呢,陪着她来的吉祥说,这孩子昨晚上竟是一夜没睡的,怪道先前拜堂的时候是那样……她年纪小,你且多疼惜她些,可明白我这话呢?”

    小唐一一答应了,便辞别母亲,自回了屋中,果然丫鬟们都在外头伺候,见他回来了,忙都行礼。

    小唐便进了里屋,果然见怀真歪着头正睡,怀中还抱着个玉枕,小唐不由莞尔,却见她睡容十分可爱,竟不忍心吵醒,便走到跟前儿,仔细打量。

    这会儿丫鬟进来,安置了合卺酒等物,小唐扫了一眼,便轻声吩咐:“这儿不必伺候了,你们都歇着罢了。”众人识趣,就都退了。

    小唐坐在怀真身前,只顾端详,竟是越看越爱,难以挪开目光,因委实按捺不住,便凑到跟前儿,在她的唇上轻轻地蹭了蹭。

    怀真并未察觉,小唐亲了两口,忽然意动,目光往下,就在那吉服之上徘徊。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活力四射的小萌物们,居然也又粗现浅水队长了,感动/(ㄒoㄒ)/~~谢谢大家~

    shalaprincess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19:12:43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19:36:31

    墨儇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2-01 19:53:5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20:39:10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20:39:23

    九月的尾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21:11:11

    雨竹618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1 21:12:03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21:42:24

    这个度该是正常的吧,担心ing

    二更君表示:你萌可以不相信萌真,但要相信糖叔叔=。=(的战斗力……

    好吧,短暂说两句:关于怀真,今生对怀真来说,只要有爹娘在、保证大家都活的好好的就已经是最幸福的。

    起码对现在的她而言,小唐只是两难之下的选择罢了,她本来就没打算过嫁人,更绝没想谈恋爱……那些对她而言都是太昂贵的奢侈品跟危险品,不敢要,不能要,要不起。

    虽然跟小唐从小认识,也能把命给小唐,却也从没想过要嫁给他,何况原本婚姻对她而言就是个刻骨铭心的噩梦式记忆……当然,要看唐叔如何把这个噩梦变成美梦了~

    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8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