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8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怀真扭身往回,跑过了拐角,便藏在墙边儿上。

    她估摸着身后小唐已是瞧不见自个儿了,这才伸出手来,紧紧地捂住脸,此刻脸颊已是滚烫,心却也噗噗通通,跳的甚是厉害。

    第一次这般大胆无耻的亲吻一人……过了方才那阵儿后,怀真竟有些后悔:小唐会如何以为?会不会瞧她不起?以为她果然也是个放/浪无耻之人了?

    原本心中还并不如何担忧惧怕,隐隐地竟有些奇异的欢喜……然而定神之下,细细一想,却又忍不住敛了那股莫名之喜,反而心头发沉。

    怀真缓缓放手,垂眸思忖了会儿,才又快步往平靖夫人卧房而去。

    那守夜的侍女见她回来了,也才松了口气,悄声笑道:“姑娘去了好一会子,我差点儿就要去寻了。”

    怀真道:“叫姐姐担心了,对不住。”

    侍女笑道:“说哪里话呢?我哪里承受的起?姑娘快进去罢,方才夫人咳嗽了声,我怕夫人已经醒了呢。”

    怀真点头,忙也进门去,放轻手脚,小心地又上了床,果然平靖夫人一声咳嗽,缓缓睁开眼,问道:“这半夜,外头黑漆漆的,去哪里了呢?”

    怀真道:“是我惊醒太姑奶奶了?我、出去拜月了。”

    平靖夫人笑了笑,握住她的手,道:“不关你事,这两日我时常如此夜半醒来,先头同你说过的……只是你出去,怎么也不多穿些衣裳,怪道手凉浸浸的,以后可别如此了。再说,小姑娘家家的,晚上出去,若遇上歹人,可怎么了得?”

    怀真答应了,又笑:“太姑奶奶府里,又哪里会有什么歹人呢?”

    平靖夫人便道:“我这府内虽然一向太平,却也是小心为上。”

    怀真便低了头,心里却想:“太姑奶奶为何对我说这个?总不会是……知道了唐叔叔方才来了呢?”又觉着似是不可能的。

    平靖夫人因醒了,老人家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便打量着怀真,又说:“唉,还有两个月不到就嫁了,以后可不能再如现在这般,时常来陪着我了。”

    怀真抬头:“怎么不能?我自然也时常过来陪太姑奶奶的。只要您老人家别嫌我烦。”

    平靖夫人便笑起来:“你尚且不懂呢……罢了……”停了停,便又叹道:“我从来也想不到,你竟然……跟毅儿有这种缘分的。”

    怀真听她果然提起小唐,心里又是一跳,就不做声。

    平靖夫人抬手,把她的流海拢了拢,道:“当初他领你来见我,你还是个小孩子呢……他那时候,也跟林家……又如何想到,最后竟是他要娶你?唉,也算是毅儿的福气。”

    怀真只是低着头,听到这里便抿嘴一笑,却仍不好接口。

    平靖夫人叹了会儿,低头又打量怀真,道:“不过,这样倒是好,放眼整个儿京城,满朝文武,也唯有毅儿是最合适的……只要他有心,一定能保你无碍。”

    怀真似懂非懂,便看着平靖夫人,道:“太姑奶奶……”

    平靖夫人正在思量,听了她唤,才又道:“怀真……你觉着毅儿对你如何?”

    怀真乍听了这句,脸上又有些红,就小声道:“唐叔叔待我……自是极好的。”

    平靖夫人轻轻笑了两声,忽道:“我竟不知,毅儿那孩子……究竟是……”说到这里,微微蹙眉,隔了半晌,才又说道:“不过是我老了,所以爱多想,话也多些,仗着你懂事,不至于会觉着不耐烦,怀真……虽然说,毅儿很疼你,待你很好,且他的人品性格,绵密妥帖,行事素来沉稳,我瞧着……倒也是很中意的,他算是唐家子弟之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了,不过……”

    怀真见平靖夫人无端说了这许多,心里隐隐地也有些紧张,便问道:“太姑奶奶要说什么?”

    平靖夫人思谋了会儿,终于道:“不过,你却要记得,不管男人对你如何之好,你……心中始终要保持清明才好,不能因他们喜欢,你就忘了自己是谁,一味地因他们喜欢而迁就……”

    怀真微微睁大双眸,只顾看着她。

    停了停,平靖夫人略皱起眉来,缓缓又说:“我……这把年纪了,也见过许多极好的女子,本该被好好地珍惜对待,只……却终究被辜负,到死也是抑郁难解……”

    平靖夫人说到这里,眼底隐隐有了些许泪光,忙垂了眼皮掩住,却又笑笑,道:“你别害怕,太姑奶奶,只是……太疼你了,所以不管把你交给谁,都觉着不安呢,然而毅儿是个好的,你不必担心更多,只是记着一点,倘若毅儿……”

    平靖夫人因想到许多旧事,才忍不住说了这许多话,然而又怕,说出来之后反叫怀真惊悸难安,然而不说,却又不能放心。

    平靖夫人思来想去,只将怀真拥入怀中,道:“只怕你并不懂我的心……不管是如何,我也只想你好端端地,不管有没有男人疼惜,你且记得,务必要疼惜自己是真。”

    谁知,怀真听了平靖夫人这许多话,反触动她心底隐秘,早就泪水滂沱,听到这里,便也抱住平靖夫人,将脸埋在她的怀中,道:“太姑奶奶,怀真懂的。”

    平靖夫人有些诧异,垂眸看她,却察觉怀真在微微发抖,平靖夫人便道:“你……懂我所说?”

    怀真沉默了会儿,才低低地颤声道:“我、我本来就怕……所以很不想嫁,然而……虽然我也知道唐叔叔很好,可心里……仍是怕的很。”说了两句,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平靖夫人目光一动,半晌,才说道:“怕什么?不怕,再说,有太姑奶奶在呢,倘若毅儿当真对你不好,我便当真打他,他若认真敢负了你,我若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轻饶。”

    怀真破涕为笑,只是低着头忍泪,又道:“快别说些死呀活的,我不要听。”

    平靖夫人也笑了笑,道:“你竟还是疼他的,是不是呢?”

    怀真道:“谁疼他了,才不是的。”

    平靖夫人又笑了几声,便轻轻抚着怀真的背,道:“好好好,不疼他就不疼罢了,毅儿那孩子本就跟别人不同,他偏又大你这许多,你很不用疼他,只叫他疼你就是了。”

    怀真听了这句,又是羞又是脸红,便道:“越发说出来了……您老人家快睡罢。”

    平靖夫人垂眸看了她一会儿,才道:“也是的,时候不早了。”心底虽还有话,但偏不知如何出口,又怕词不达意,反叫这孩子误会了。

    平靖夫人默默地思忖了会儿,只得压下。

    怀真在平靖府住了两日,便又回了应公府。

    这会子因为婚期将近,应公府内已经开始准备起来,到处都忙碌碌地,怀真看在眼里,不知为何,总是无端心跳,但凡有些成亲需要用的东西需要她过目或者问她什么,她只是不耐烦,问的紧了,便发脾气。

    李贤淑见状,就也嘱咐众人不得扰她罢了,一概都自己替她做主。

    因此怀真竟不闻窗外之事,每日只管看书,抚琴,调香,竟像要成亲不是她一般。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多,却又有个喜讯传出来。

    原来是西北连打了几场胜仗,已经兵临城下,那詹民国的新王见识了天/朝之威,便举旗投降,欲定城下之盟,贡献许多金银珠宝,各色珍品,并仍奉上朝为尊,岁岁朝贡。

    按照小唐跟兵部等人的意思,是要继续攻进城去,叫詹民国再换了王,一了百了地才罢休,然而成帝因近来也有些多病,更倦怠了征战,此刻见新王称臣,就有休战之意。

    小唐等人无法,幸而那新王不曾贸然杀死礼部的使臣,不然的话,便绝不能依从的。

    如此,两国定了盟约后,那新王照旧把礼部的人奉送出城,舜又要他把旧部的王族诸人献出几名,送到舜都,这些种种便不提。

    因此成帝下令,便叫凉州兵马撤退,又叫京内派去的那些青年将领们调任回京。

    就在怀真成亲之前,李霍果然便随军而回,暂时不得见父母亲戚等,只进宫面圣。

    成帝大悦,论功行赏,听闻李霍亲自带兵,突袭敌军后方,才得大胜,更是龙颜大悦,便复加封为从四品的明威将军,又封了威勇伯,一时风头无两。

    这消息应公府自然也得知了,人人议论。

    应竹韵听了后,暗中叹息,这一会子,倒是极为后悔当初应玉要嫁李霍的时候,他竟想不开,只管百般阻挠,如今李霍果然出息,一步步高升起来,如今应玉又是那样……本是好好地一件花团锦簇的事儿,却弄得未免有些难看。

    应竹韵心中郁郁,回到房中,看见谷晏珂,未免更有心病,便叱道:“都是你,总是百般撺掇着我,说那陈家这般那般的好,又说李家的出身是那样,如今却怎么说?李霍如今这般,可知京内多少大人都喜欢着?早答应了玉儿,是何等的一件美事!如今倒好!”

    谷晏珂上回被李贤淑骂了一顿,本正有心病,这些日子应竹韵又每每有些冷落她,好歹她拿出千般手段,才总算又笼络住了这位花心的爷,如今偏偏李霍又得胜回来……人人称羡……对她来说,却似雪上加霜。

    谷晏珂只好陪笑:“当初我也是被人哄住了,一时想不开,若早料到会有今日,又怎会拦着这门好姻缘呢?幸好如今玉儿是那样……这李家也自然跑不了的,若他们敢反悔,咱们便不依从起来……闹腾出去,他们也是不敢的。”

    应竹韵听了,顿时冲着她面上啐了口,道:“呸!你竟还敢这般说?先前我因听了你那些话,鬼迷心窍的差点儿害死了玉儿,多亏了二奶奶宽心高明,一力保住玉儿……如今你却拿这个来说话,这会子再去抱人家的大腿,倒是叫人觉着咱们正是那种嫌贫爱富、拜高踩低的人家!若再要挟起来,更不是个人了!”

    谷晏珂见他大怒起来,更一声也不敢再说。

    应竹韵又叹道:“然而二奶奶是那个性情,我早就心服口服了,这李家也是仁义的,玉儿这段日子住在幽县他们家里,我上回去看了一次,竟是比在家里养的更好!可见他们家里并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只不过,就算是这姻缘成了,我自也觉着没脸面对玉儿,也愧对李霍。”

    原来应玉生性是个闲不住的,原本在应公府内,就有些无趣发闷,只因去了幽县,徐姥姥是个有趣儿能干的老人家,他们家又是乡土人家出身,所做种种,对应玉来说都甚是新奇。

    如此,倒是很对应玉的脾胃,加上还有个“小叔子”李准,正是个狗嫌猫怕的年纪,每日这儿玩那玩,应玉越发得了趣,那心便一日宽似一日,竟比原先在应公府内还快活十分。

    另外徐姥姥跟李兴夫妇,都疼惜应玉是个花儿似的的公府娇小姐,却跟了李霍……因此心里自觉是李霍对不住人家女孩儿,竟半点儿不敢亏待,委实上心的紧。

    应玉见徐姥姥风趣和蔼,李兴夫妇善解人意,李准又顽皮讨喜,她得了这样的人家,只觉得当真是柳暗花明,苦尽甘来罢了,所以便安安稳稳地把李家当成自个儿的家起来,只一心一意保养着,且等候李霍归来,自不必提。

    且说应竹韵在三房里发了一番牢骚,自此,越发疏远了谷晏珂,因念着应玉出事之时,喜莺在旁照料的甚是妥当,因此便对喜莺复另眼相看起来,谷晏珂心中有气,只不敢使出来罢了。

    因李霍终于回来了,应玉的事儿却是不敢耽搁,李贤淑乘车回了幽县,同家中的人商议了一回,又回来同应竹韵商议过了,便选了个就近的日子,及早让他两个成了亲。

    幸亏应玉才几个月,又不显怀,因此竟妥妥当当地办了婚礼,就送到李霍在紫衣巷的宅子里,就此当起李家的少奶奶,安心养胎起来。

    如是,很快便是怀真同小唐的婚期了,应玉因有身孕,不好当日就来,便提早几天过来探望。

    应玉同怀真叙了会儿话,怀真倒是打心里替她高兴,又看她保养的很好,比先前竟丰腴了许多,怀真便抱着笑道:“玉姐姐,你这可熬出来了呢?表哥待你可好?”

    应玉闻言,便越发笑得眉眼弯弯,道:“这还用说么?自然是极好的。”

    怀真见她喜气洋洋地,忍不住也欢喜起来,道:“你不要只管乐,若他待你不好,你可要跟我娘说,或者去幽县跟姥姥舅妈说,让他们教训他。”

    应玉眉开眼笑,道:“我哪里舍得,好不容易盼了他回来,疼他还来不及呢,只要他每日都在我身边儿,我便安心,何况真个儿待我是没得挑儿呢?”

    怀真见应玉如此说毫无顾忌地夸奖李霍,又惊又笑,本要笑她口没遮拦,然而细细一想,这必然是因她心满意足才如此,她经历了许多苦楚,如今终于修的正果……倒是不好说笑的,因此怀真便点点头,道:“这就好了。”

    应玉望着她,便又掩口笑道:“不过你也不用愁,过两日你去了唐府,自然也有人疼你疼的无微不至呢。”

    怀真闻言,勉强露出一分笑意来,就转开头去。

    应玉因心里喜欢,竟也没在意,又同怀真说了会儿话,便才起身回家去了。

    眼见便是成婚前夜,公府内更是人人忙得不得停歇,只因都知道姑娘嫁的是唐府,竟是半点儿的失礼疏漏都不能的,底下应夫人李贤淑等自不必说,连老太君也不得消歇,时不时地想起一事,就赶紧叫人来打听,又询问备办之物是否妥帖等,竟是格外上心。

    就在众人都忙得团团转之时,东院之中,怀真却独坐屋中,少言寡语。

    此刻她的房中已经换了布置,龙凤烛,红漆盘,红罗帐,窗纱上也贴着红喜字,龙凤鸳鸯、百年好合的剪纸等……处处都也透着新婚之喜。

    是夜,外头也依旧是忙个不停,只过了四更天,还不曾歇乏。

    李贤淑忙碌数日,回到东院,先去看了怀真,见她自坐着看书,便叮嘱她早睡,怀真也答应了。

    李贤淑回了屋,勉强地睡了半个时辰,到底是记挂着大事,就不敢偷懒,忙又起来梳妆打扮,又推了推应兰风,催他起身,便出门自先去看怀真。

    李贤淑领了丫鬟,来至怀真房中,迎面就见恭喜跟吉祥在一块儿说话,见她来了,忙行礼。李贤淑便笑着问:“都没睡?姑娘呢?”

    吉祥迟疑了会儿,便小声说道:“我们倒是替换着睡了会子,然而……不知为何,姑娘竟是一夜也没睡,却不知如何。”

    李贤淑很是诧异,便进了里屋看,果然见怀真坐在桌子后面儿,正在写字似的。

    李贤淑见状,便笑道:“什么时候用功不得,怎么在这会儿练什么字呢?”

    怀真抬头看她一眼,见打扮的雍容妥当,一愣,就垂了眼皮,唤道:“娘。”

    李贤淑笑着把她拉过来,道:“快别耽搁了,赶紧去沐浴更衣……早早儿地上妆,别误了吉时呢。”

    怀真竟不肯动,李贤淑回头叫丫鬟们去准备,又看怀真,问道:“这孩子,竟是怎么了?”

    怀真并不抬头,只轻声道:“来得及,何必这样忙呢。”

    李贤淑心中隐隐猜她或许是将出嫁了,故而略心神不宁也是有的,便笑了笑,抱着怀真道:“娘明白你的心,你必然是舍不得离开家里,是不是?爹娘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然而……到底是姻缘到了,要拖能拖到哪里去了?少不得……就好好地成了事罢了。”

    李贤淑说到这里,倒是也伤感起来,便滴了两滴泪。

    怀真见状,就也靠在怀中,落下泪来,只是不肯言语。

    李贤淑知道大喜的日子,自己先哭起来反而不好,就忙掏出帕子拭干了,又哄道:“乖孩子,听娘的话,快些梳洗打扮起来,今儿是你的大好日子,可不能怠慢耽搁,务必要风风光光顺顺利利才是。”

    怀真听了,就点了点头。顷刻水备好了,丫鬟们便伺候着沐浴过后,又才换了吉服。

    这会子喜娘们也都来了,便扶着怀真坐在梳妆台前,便给她梳理打扮。

    怀真素来不肯涂脂抹粉的,今儿却是省不得,一时妆容整齐之后,屋内的这些丫鬟婆子们眼见新娘子的模样,都是如醉如痴,见是那样的容光四射,明艳照人之状,竟叫人不敢多看,一个个均都称念天人而已。

    怀真也不言不笑,只是众人叫她做什么,她便依言照做罢了。

    如此逐渐天光,有些相识的姑娘小姐们便来相陪,敏丽自也来到,便陪着怀真说话,怀真见了敏丽,才略开口,说了几句,然而也是神不守舍,敏丽见她如此,并不觉得诧异,想当初她临嫁之时,何尝不也是心绪复杂,呆呆怔怔的呢?等她嫁了,才知道那其中好处罢了。因此敏丽竟只暗中偷笑。

    过了会儿,众人便都退了出去,房内只剩下新娘子跟几个丫鬟。

    怀真坐在床边,低头时候,却见自己的手搁在大红的吉服上头,雪白如玉的手指,衬着那大红色,格外醒目,竟隐隐地有些惨白。

    怀真看在眼中,那红便漾开去了,无边无际,遮天蔽日,而耳畔忽然也响起许多呼啸嘶吼的声音……

    刹那间,怀真的心便狂跳起来,心上就如有一万匹马儿奔腾踏过,踩得整个人似形神俱灭,竟无法遏制,忙死死地闭上眼睛不看。

    一时间,怀真身子微晃,竟有些坐不住之意,旁边的喜娘看见了,忙来扶住了,问道:“新娘子是不是早上不曾用饭,故而有些饿的发晕了呢?”

    怀真定了定神,道:“我不饿。”

    喜娘才又笑道:“既如此,必然是太高兴了所致。”

    怀真不言语,只静静坐着,却如坐针毡,眼前也阵阵地发昏,又坐了一刻钟,隐隐地仿佛听到外头有鞭炮声响,怀真忽地站起身来,往外就走。

    两个喜娘见状,诧异道:“新娘子去哪里?该在这里好生坐着才是。”

    怀真理也不理,往外就跑,门口虽有丫鬟,一时没防备,眼前一花,就见新娘子跑了出去,顿时大惊,却不知所措。

    怀真忙忙地跑出门口,从廊下欲往外去,却茫然四顾,不知道此是何地,自己又将去往何处,脑中竟也阵阵发懵。

    正在无有主张之时,忽地看到前头门口,有个人影正在徘徊似的,怀真脱口叫道:“小表舅!”

    那人脚步一停,便转头看过来,当看到怀真之时,满面震惊,当下迈步便进了门来。

    这会儿里头的丫鬟喜娘们都追了出来,待要上前,又有些不敢。

    吉祥在前,见这情形,便笑着对众人道:“原来是表舅爷来了,怪道姑娘出来了呢……表舅爷是今儿的陪送,姑娘必然是有话要跟表舅爷说,大家便先进去罢了,不必大惊小怪的。”

    当下众人才都退回房中,郭建仪此刻已经走到跟前儿,便看着怀真,问道:“你怎么竟跑出来了?”

    怀真仰头望着他,道:“小表舅,我不想嫁了,你……你帮我想个法子,我……不要嫁了。”

    郭建仪心中一震,半晌道:“你……又在胡说什么呢?唐家都要来迎亲了。”

    怀真心中十分恐惧,六神无主,几乎要大哭出来。

    然而她虽不言,郭建仪如何又看不出来,他心中转念,便拧眉沉声,道:“你若真不想嫁,我这便可以带你走,远离京城,到一个谁也找不到咱们的地方……你可……想好了再说。”

    怀真对上郭建仪的双眸,却惊醒了似的,猛然后退了一步。

    郭建仪见状,便明白了,只微笑道:“怀真,不必再胡思乱想了,唐大人……是真心喜欢你,自然也会、待你极好,你且安心……快……回去罢。”

    怀真双眸一闭,泪便纷纷坠下,郭建仪看得不忍,脚下才一动,吉祥却又出来,向着郭建仪行了礼,又对怀真小声道:“姑娘,该回去了……若留的久了,叫人看着不像……”

    郭建仪便止住步子,也看着怀真说道:“好了,且回去罢。”

    吉祥抬手,轻轻挽住怀真的手臂,便带着她往屋里去,怀真随着走了两步,回头看一眼郭建仪,终于又回过身去,如此便跟着进屋去了。

    郭建仪却又在院子中站了片刻,半天,才仰头望天,淡淡漠漠地笑了一笑,也复转身,出门自去。

    如此不多时,果然鼓乐齐鸣,唐家迎亲的人已经到了,除了小唐之外,随同而来引客的,却是一品定国大将军宋天松,礼部尚书齐缘,另外那一位,却是熙王赵永慕,俱是身份显耀、举足轻重之人。

    喜娘们把怀真搀扶出来,应佩抱了,便送上花轿。

    应公府这边儿便有送客四人,除了同应兰风素来相好的户部工部两名尚书,一名内阁大学士,剩下的那位,自然正是郭建仪。虽到底比起唐府来人差上一些儿,却也十分体面。

    新人上了轿,鼓乐奏起,吹吹打打,一路如喜神降世一般,轰轰动动过长街而行。

    京城众百姓人等,都知道是唐家的三公子成亲,均也出来看热闹,见是这般阵仗威武,人物整齐,便一起大声喝彩,所到之处,竟无不喧腾。

    半个时辰功夫,迎亲的队伍便回到了唐府,小唐翻身下马,上前便踢轿门,满面喜悦,心中却微微紧张,又怕踢重了些,未免吓到怀真,便稍微地用脚尖撞了一下。

    却听熙王在身后啧啧了两声,小唐正怕他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熙王却又不做声了。

    小唐松了口气,掀起轿帘,看到怀真端端正正坐在里面,更是喜不自禁,便俯身入内,把她轻轻地抱在怀中。

    此刻,小唐仍是紧紧地盯着怀中的人,心内竟恍惚有些不敢置信……却见大红的盖头随风一荡,露出底下她上了妆的半边容颜,红唇如火,肤白胜雪,虽是半面,却竟已艳若桃李,灼如春光。

    小唐一眼看见,通身一阵微麻,把怀真小心往胸前搂了一把,如得了至宝一般小心护住,才转身抱着入门。

    如此便进了厅中,唐夫人早坐定了,司仪高唱喜词,又颂一拜天地等。

    小唐牵着喜绸攒花,目光不离怀真左右,耳边听到司仪念道“夫妻交拜”,小唐转过身来,正要向她一拜,却见怀真脚下一晃,竟向着他栽了过来。

    小唐反应极快,忙伸手扶住,低声问道:“怎么了?”

    这会儿众人都愣愣地看着,怀真贴在他胸口,听到小唐的声音,才颤声道:“好好儿的……没有事。”

    小唐听她声音微弱,心里便焦灼起来,却听唐夫人笑着催促道:“好了好了,已经行过礼了,别劳累了孩子们。”

    司仪知机,便忙喊道:“送入洞/房……”

    小唐听了这句,便不再迟疑,竟微微俯身,便把怀真抱了起来,旋风似的去了。

    此刻,忽地隐约又听身后熙王念了两句什么,众人便轰然大笑,小唐不理不睬,只管抱着怀真,快步回房。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谢谢小萌物们(づ ̄3 ̄)づ╭?~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31 23:35:20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31 23:35:22

    阿呆头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31 23:47:49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00:08:37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1 00:22:56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1 00:23:19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00:27:20

    joe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00:33:41

    1767964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08:15:46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08:38:12

    糯米年糕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01 10:42:55

    发微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11:42:17

    迟到的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01 12:50:20

    以后不能再随便预告啥的了,连惊喜都没有了,总看到在催洞房,作者君压力山大,都变成惊吓了/(ㄒoㄒ)/~~

    你们慢慢看,乖乖留言,我催二更君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8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