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8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这会儿李霍也跟着过来,便唤道:“妹妹……”

    怀真先前听闻应玉去了应翠家里,就觉有异,然而她虽猜到应玉或许偷偷来寻李霍,却是再想不到,两个人竟然……会是如斯地惊世骇俗。

    此刻,怀真看看应玉,又看看李霍,半晌笑了笑,道:“你们……罢了……”微一摇头,转身往外而行。

    李霍急得叫了声“妹妹”,往前一步,应玉忙将他拦住,道:“我这便回去了,你放心,我会跟怀真说……一切都在我身上。”

    李霍愣了愣,道:“玉儿……”

    应玉听了这一声,便微微一笑,道:“我说了我不悔,你也别悔才是呢。”

    李霍听她的声音甚是温柔,不由地点了点头,道:“我永不悔。”

    应玉听了,便踮起脚来,竟在李霍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才转过身,匆匆地赶上怀真。

    李霍抬手摸了摸脸颊,呆了半晌,蓦地便也露出笑容,便原地不动,目送两人离开。

    怀真从了李宅,闷头不响地上了车。

    吉祥正看着凌绝骑马离去,觉着好奇,谁知看怀真脸色不好,便不敢出声相问,正要随着上车,忽地听身后有人道:“吉祥姐姐,你去坐我的车。”

    吉祥一愣,回头一看,居然是应玉,顿时呆道:“玉姑娘也在这儿?”

    应玉向她一笑,抬腿随着怀真进了车内,吉祥见状,只好转去应玉的车中罢了。

    怀真入了车中,只静静坐着,一言不发。应玉对面坐了,也不做声。

    此刻马车便缓缓而行,片刻,应玉才说道:“妹妹,你别怪李哥哥,这件事是我的主意。”

    怀真听了,便扭开头去不理。

    应玉一笑,道:“是我缠着他,他没有法子,才……”

    怀真皱眉:“姐姐何必跟我说这些?”心烦意乱,一时恨不得捂住耳朵。

    应玉望着她,又是一笑,便道:“我知道你是恼我没听你的话,且又胡闹出事来了,你为何不说我呢?”

    怀真听到这里,忍了忍心头恼意,便道:“姐姐是正经公府里的小姐,怎能、怎能……倘若传了出去,可还做不做人了呢?”

    应玉点了点头,半晌不做声,想了会儿,才说道:“妹妹你可还记得……当初要送我去和亲之时,我是怎么说的?”

    怀真听她提起此事,便才又看过去。

    应玉道:“我曾同你说过,若是不能嫁给李霍哥哥,就同死没有什么分别了,去和亲与否,又有什么所谓?后来,因唐大人从中相助,我终究才得以好端端地回来,对我来说,这便宛如是重活一世了。”

    怀真听到“重活一世”四个字,浑身一震,拧眉看着应玉。

    应玉却笑了笑,道:“我能活着回来,却更定了心,我一定要嫁李霍哥哥,谁也拦不住我,不管是用什么法子都好!”

    怀真的心陡然乱跳,眼前不由地又浮现方才所见厢房内那一幕,顿时又转开目光。

    应玉道:“你不曾似我这样喜欢过一个人,自然不知道这滋味……倘若是喜欢着,就为他做什么也是甘之如饴的,如今我终于……也算是如愿以偿了,以后不管如何,我都心满意足罢了。”

    应玉说着,便又微笑起来,那笑中竟有无限欢喜之意。

    怀真垂着头,若有所思,终于皱眉说道:“姐姐如今只管高兴,我说些你不爱听的,倘若,倘若表哥以后……负心了,你又如何自处?”

    应玉听了,便道:“他不是那等负心薄幸之人。再说,倘若他真的这般……以后的事儿,我自然也不能担保什么,但我只知道,此刻我心里是高兴的,自打我出生到如今,今儿是我最高兴的一天,死了也是值得了。”

    怀真震惊抬头,却见应玉双眸微光,面上似也隐隐生辉一般,同她前几日的恹恹散漫,判若两人。

    怀真心惊肉跳,竟不知要如何说才好,想了许久,双眸却悄然湿润了。

    怀真自然知道李霍是个真心实意的人,并不是那等爱拈花惹草、负心薄幸的,应玉虽然不顾一切作出这事来,令她很不敢苟同,然而……应玉若真嫁了李霍,却的确是一桩好姻缘。

    ——并不是天底下所有女子,都如她一般,会遇到一个克自己的煞星。

    怀真本来想斥责李霍跟应玉一番,毕竟这般胡作非为,绝非正理,何况对应玉来说,又不是没有别的法子可以修成姻缘的了,她偏偏铤而走险,作出此事。

    可是听了应玉方才这一番话,却叫怀真哑口无言了。应玉虽口口声声说怀真不懂得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滋味,但是她却又怎么知道……应怀真曾也有过似她这般,仿佛飞蛾扑火般的热烈之时。

    只因看着那一道光亮,便头轰脑热,不顾一切。

    最后,果然如愿以偿,得了一个自取灭亡而已。

    当然,应玉不至于,因李霍不是凌绝。

    怀真思来想去,反而无语了,便只笑了笑,道:“罢了,我又何必多说,我自己尚且一团儿乱,又有何资格能说别人呢。”

    应玉因心里一团花开似的,听怀真这般说,便挪到她身边儿来,举手将她抱住,道:“你何必这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然,方才也不至于拼力挡着那凌公子了……另外,你又哪里是一团乱呢?你如今得了个天底下第一的好夫婿,不偷偷地喜欢,反倒说一团乱?”

    怀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罢了,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应玉笑了笑,想到方才在李宅的种种情形,一时也不曾开口说话,只是眼波闪烁,唇边含笑。

    不料怀真抬头看了她一眼,忽见应玉脸上微红,双眸迷离,竟是掩不住的欢愉似的。

    怀真暗自心惊,便道:“姐姐,你怎么这般……”

    应玉听了,才醒过神来,低头看着怀真,便抿嘴笑道:“我怎么了?”

    怀真怔怔道:“你……”忽然又想到方才两人在屋内的情形,顿时便也觉得脸上微红,就仍低下头去。

    应玉见她如此情形,便懂了,竟抱得她紧了些,便在耳畔低低地说道:“好妹妹,等你成亲了,便知道了。”

    怀真听了这话,脸上越发红了,猛地把应玉推开,恼道:“姐姐你……”

    应玉心里欢喜,便也不理她愠怒,只管捂着嘴笑起来,道:“罢了,知道你怕羞,我不同你说了就是。”

    怀真本来忧愁欲死,忽地见她竟是这般想开,竟全然的是一副快活之态,却反而也自忧闷中生出一丝无奈的笑来,道:“我……我真真儿是想不通……你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说到最后,便叹了一声,停住不语罢了。

    此刻,心底却是百感交集。

    眼见便回到了应公府,怀真便又叮嘱道:“姐姐,这件事,你万别给人知道。还要再正经行事才好……不然,连表哥的声誉也是不好了。”

    应玉点头道:“好妹妹,我听你的就是了。”直到此刻,应玉仍是一派喜欢,无惧无忧。

    怀真看着她如此,便也一笑低头,两个人下车,便进了府内。

    当晚上,李贤淑因问起怀真来,道:“怎么下午你跟玉儿一块儿回来了呢?”

    怀真只掩饰说道:“半路上遇见的。”

    李贤淑看了她一会儿,见她正低头翻书,很是认真的模样,就并没再追问,只道:“是了,前儿在唐府,我见那唐夫人待你很好呢?”

    怀真道:“太太一向是很疼我的。”

    李贤淑便笑起来,道:“这位唐夫人倒是极好的,瞧着也是真心疼你。”

    怀真瞥她一眼,因她不问应玉的事儿了,便暗中松了口气。

    李贤淑又道:“如今想想,倘若那唐大人年纪再小个几岁……就像是你小表舅那个年纪,也是使得的呢,我就什么也足了。”

    怀真啼笑皆非,道:“娘怎么又来胡说了?”

    李贤淑眼中有些忧色地看她,便道:“你这丫头,平日我问你两句正经话,你只是不同我交底,你又怎知道爹娘担心什么?”

    怀真见她这般说,不由地就问。

    李贤淑道:“这两天你爹跟我在商议呢……你瞧,唐大人毕竟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他们家里肯定不愿意再耽搁,一定想着要早些成亲。而你,才及笄呢,我跟你爹原本想,你配了凌绝,好歹也要多留你两年,至少也要到个十七八岁才嫁……如今既然是唐大人,只怕……”

    怀真听了这话,才又心跳起来,书也忘了翻,就看李贤淑,道:“只怕什么呢?”

    李贤淑道:“只怕人家等不得,最迟也是明年罢了。”

    怀真生生地咽了口唾沫:“明、明年?”

    李贤淑扫她一眼,想到这样好的女儿,委实还没疼够,居然不到一年的功夫就要嫁到别人家里去了,心里万分不舍,便把手里的花样子扔了,走到怀真跟前儿,便搂住她道:“先前娘多问你两句……并不是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怕你年纪小不懂事,会吃亏……爹娘虽然没用,却到底是真心实意地想为了你好呢……你可明白?”

    怀真听了这话,眼中就也见了泪,道:“娘……”

    李贤淑摸摸她的头,道:“我跟你爹,也不是要故意为难那唐大人,只是……不管他是何等身份、如何了得的人,就算他是个皇子,在爹娘心里,也都比不上你矜贵……”

    李贤淑说到这里,便低下头,在怀真发端亲了一下,道:“你爹因跟我说……你原来不喜欢凌绝,倒是喜欢唐大人的,倘若真的是你看中的人,那我们自然也没什么说的了,好孩子……只要你好,我跟你爹就都足了。”

    怀真正泪眼汪汪地,李贤淑忽然又咬牙切齿地说道:“但是倘若那唐大人对你有半点儿不好,我跟你爹就算豁出命来,也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怀真听了,忍不住又破涕为笑,便钻到李贤淑怀中,带泪笑道:“娘……”伸出双手,便抱住李贤淑的腰,撒起娇来。

    次日,应兰风退朝回来,满面愁容,自回了东院。

    因见怀真不在屋子里,便问起丫头,丫鬟们道:“姑娘去了花园里看花儿了。”

    应兰风本想去找她,正看到李贤淑回来,当下拉住了,皱眉道:“唉,不好不好了。”

    李贤淑竖起眼睛,叫道:“又是什么事儿?为何这些日子你每次回来都是这般模样,迟早晚给你吓死了!你可别说皇上又赐婚了呢!”

    应兰风啼笑皆非,喝道:“少胡说!我只是想跟你说,先前不是说钦天监跟礼部商议择定日期么?如今已经有了!”

    李贤淑忙屏住呼吸:“是几时呢?”

    应兰风苦笑道:“说是有两个黄道吉日,一个是今年十一月,另一个,是明年六月。”

    李贤淑昨晚上本正跟怀真说这话,如今听得果然如此,却顿时痛心疾首起来,道:“天杀的!怎么竟这么着急了呢?这会子已经快十月了,倘若是选在今年,那岂不是立刻就要操办起来?不成不成不成!”

    李贤淑一叠声地嚷嚷,应兰风又哭又笑,道:“你且别着急,田监正因同我交情不错,便特跟我说了,我也是这般同他说的,今年是断断不成的,怀真才方及笄,哪里就这么着急起来?……然而就算推到明年去,也不过只是多几个月而已。”说到最后一句,便也有些哭丧着脸。

    李贤淑看应兰风一眼,两夫妻都是一样的心意,李贤淑便道:“那你可跟他说了,让他在往后选一选?”

    应兰风摇头,道:“我何尝没说?然而他说再往后连续三年,都有客星来犯之兆,都不如今年跟明年的日子好。”

    李贤淑呆若木鸡,应兰风也低头耷脑,虽这是一件大喜事,但是在两个人看来,若怀真出嫁,自然不能在家里当掌上明珠这般自在了,以后若是再见面儿,得须到人家家里去……纵然她想回来,也不是隔三差五能走动的……明明是自己的女孩儿,千宠百爱,尚未疼够呢,就要双手捧着给人去……以后连见都非容易。

    先前怀真没有着落时候,两个都急得热锅上蚂蚁似的,如今有了着落,却又双双如丧考妣,很不自在。

    因此李贤淑跟应兰风格外苦闷,又怕在此唉声叹气,叫人看了不像话,两个人便进了屋内去罢了。

    不提东院内那两人对坐叹息,话说,先前怀真正在花园内看各色菊花绽放,见那蕊寒香冷,遍绕篱边,开得悠闲自在,又闻得花香清冽,令人心神一振,正流连忘返之时,忽见有只蜜蜂卧在一朵白菊的花心之中,蠕蠕而动。

    此刻已经九月末了,天气渐渐冷,院子内菊花虽好,却少见蜂蝶来飞,何况今日天儿越发阴冷,并无阳光,怀真见这蜜蜂行动迟缓,疑心它要冻死了,又见它虽然是将死,却仍是趴在这花心里不依不饶地扎挣着,怀真心中又是怜悯,又有几分动容。

    那蜜蜂扫了会儿花粉,便想振翅而飞,然而瑟瑟地,却像是飞不动一样,看来愈发可怜了。

    怀真微微俯身,便目不转睛地细看这蜜蜂,不知不觉伸出手指来,想要助它一把,又怕它不识好歹,会蛰自己,正在迟疑之中,忽地听到有人笑了声,道:“傻丫头,别去碰它。”

    怀真一愣,忙起身,转头一看,却见来者竟正是小唐。怀真万万想不到竟会在此遇见他,便愕然问道:“唐叔叔怎会在这儿?”

    小唐道:“我因有事,想过来跟应大人商议呢,远远地似看到是你,便过来看看,谁知果然就是。你在玩儿什么呢?”

    怀真听他问,微微有些面红,道:“不曾玩什么。”

    小唐扫一眼那蜜蜂,道:“最好是别淘气,若给它蛰一下,可不是好玩儿的,必要你疼上几日才能好呢。”

    怀真暗中吐舌,就把左手背到身后去偷偷握住了,庆幸自己方才不曾冒失。

    小唐见状,便一笑,道:“我先前听丫鬟说,你父亲在家里,你陪我回去可好?”

    怀真一想,就点了点头,走到跟前儿。

    小唐见她右手中握着几枝菊花,便道:“开的真好,是要拿回去插花儿么?”

    怀真点了点头,便把菊花捧过来,道:“这香气也是好,唐叔叔闻闻。”

    小唐一挑眉,果然便低头嗅了一嗅,笑道:“果然是好,但还是不及……”

    怀真问道:“不及什么?”

    小唐目光温和,轻声道:“不及我的伴月香。”

    怀真见他竟是拐着弯儿地夸自己,略有些羞赧,道:“哪里呢,伴月香是人力所能制的,然而这些花香,却都是天然,乃是造化之功,又哪里能是人力可比的?”

    小唐笑着点头,道:“然而我却只喜欢你亲手所制的,情有独钟罢了。”

    怀真听到这里,便垂了头,想了会儿,就笑了笑。

    说话间,两人便渐渐走到假山跟前儿,怀真犹豫了会儿,便要从旁边绕过去,小唐道:“从这里走岂不便宜?”竟一拉怀真衣袖,便同她向着假山下面儿走去。

    怀真一愣,唤道:“唐叔叔……”

    眼前光影却已经微微暗了暗,怀真忙止住,只叮嘱说:“且留神……地上凹凸不平的,摔一跤不是好玩儿……”

    正说到这里,忽地听小唐道:“哎哟!”接着,怀真觉得自己的袖子被用力一拉,吓得她忙紧走一步,道:“怎么了?是绊着了么?”

    不料如此往前一冲,便正好儿撞在小唐的身上。

    小唐靠在假山石上,垂眸便看怀真,怀真一手握着花儿,一边惊魂未定,仍道:“可磕碰着了不曾?方才叫你留神的,怎么这么急性子?”

    暗影之中,小唐微微默然,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我的额头方才好像碰在石头上了……略略犯晕,有些动不了。”

    怀真越发惊心,定睛看了会儿,便踮起脚来,抬手小心地在他额上碰了一碰,道:“是这儿么?”

    小唐道:“不是……”

    怀真又往旁边稍微按了按,问道:“可是这儿?”察觉手底下仿佛有些湿润,顿时惊慌起来,道:“莫不是碰破了流出血来?”

    正惊魂未定,想拉着小唐出去细看,却听小唐唤道:“怀真……”

    暗影之中,这声音竟大有缱绻之意。

    怀真一愣,道:“唐叔叔,你觉着如何?”

    小唐道:“我觉着……心跳的好生厉害。”

    怀真问:“那可疼不疼呢?”

    小唐道:“也有些疼。”

    怀真跺了跺脚,道:“你站在这儿等着,我去叫人来。”她转身欲走,却给小唐握住手腕,便拉回来。

    怀真怔住,察觉他的手很稳,且又有力,却并不曾弄疼她。

    这一会儿,怀真才觉得有些不对,便站住了问道:“你真的受伤了?还是……哄我的呢?”

    小唐道:“我心里的确是有些疼,也跳的厉害,不是哄你,不信,你摸一摸。”说着,便把她的手拉起来,按在胸口上。

    怀真蓦地紧张起来,才咽了口唾沫,便听小唐又叹息似的唤了声:“怀真……”

    怀真眨了眨眼,小唐将她的纤腰轻轻一抱,便低头亲了下来。

    怀真睁大双眸,一手兀自按在他的胸前,一手还握着那一束菊花,抬手想要推他打他,然而……

    这一刻,怀真竟想起从李霍住处回来,应玉曾说过的话:“如重活一世……倘若是喜欢着,就为他做什么也是甘之如饴的……”

    忽地又是凌绝,冷眉笑眸地望着她,道:“纵然你会嫁给他……但你永远不能抛开我……”

    而此时此刻,被小唐拥着,所知所感,都是小唐的气息,亦察觉他炽热的唇压在自己的唇上,被他亲了几次,怀真明白,此刻的他是克制的,并不十分粗鲁,只是略有些渴盼似的含住她的唇瓣,又小心翼翼地碰触她的舌尖……

    半明半暗之中,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描绘着他眉宇的轮廓,如许鲜明的眉眼……忽闻唇舌缠/绵相交的声音,如此清晰,伴随着近在耳畔的沉重呼吸声,叫人身不由己沉/沦一般。

    睁大的双眸缓缓闭上,手中握着的那一束菊花挥动了几下,轻轻地打落在小唐身上,却如同蹭动一般毫无力道,如此几回,最终颓然一荡,自怀真手中纷纷坠在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9 20:32:57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9 20:39:17

    发微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9 20:56:35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9 22:46:09

    虎摸四只萌物,啵~~~from亲吻狂魔

    作者君有挺多话,想了想,还是不说了,只尽量写好心中所想就是了。握拳~

    (这种心情有点类似:好生气哦,但还得保持微笑~~~XDD)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8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