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7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应兰风听小唐坦承,知道他果然早就对怀真有心,本有些兴师问罪之意,不料小唐竟说出和亲之事来。

    应兰风心神巨震:万没想到,怀真竟瞒着他……曾作出那样惊天动地的事来,他一则惊心,一则失落。

    倘若不是小唐及时发觉,同郭建仪两人瞒天过海从中行事,只怕……尚不知会闹出何等弥天大祸。

    然而……为何怀真竟那般抵触同凌绝的亲事?怀真素来是个懂事的性情,竟为此而不顾一切。

    但这并非应兰风所最惊心的,令他最惊心的是:他虽知道怀真对这门亲事不甚欢喜,却料不到,竟是到了这种誓不能容的地步,且在发生此等大事之时,他竟全然不知,反而是……唐毅……

    这被掩藏的真相委实令人震惊,应兰风竟无法再好生思量诸事,挥手叫小唐进了里屋之后,他并未离开,只在外间,且听小唐是如何跟怀真相处的。

    却不料,耳中所闻,竟是一派的温和恬然,毫无什么亲昵之感,更无一丝一毫逾矩或者违和之意。

    若非这赐婚之事已经天下皆知,此刻应兰风耳闻目睹,也只会觉着小唐人品端庄,对怀真亦是一片关切之心,仍旧不会疑心他分毫罢了。

    先前因听说小唐曾私底下相会怀真,故而不满戒备,不料这会儿所听所见,他两人相处,却是这种再寻常不过的情形。

    应兰风一瞬恍惚,心中滋味难明,便起身出外而去。

    应兰风出了门,见吉祥仍在督促小丫头们种花,此刻阳光满目,却仍其幻如梦,而心头仍如有一块儿巨石压着似的。

    应兰风垂眸看了片刻,这一瞬间,又想起来,在应玉和亲那日,怀真的确不曾在府内出现……事实上,她提前两日就说过,在那日要去玉佛寺为应玉祈福。

    只怕……果然便是想好了偷梁换柱的计策。

    应兰风惊心之余,心头却又隐隐作痛:竟叫他如何面对,他本最疼爱的女孩儿,恨不得放在掌心护佑的怀真,竟曾……瞒着他……

    到底,怀真心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隐秘……是他所未曾察觉的?

    忽地又想到小唐方才所说“我会终我一生,护她爱她,一如大人这般”。

    先前,应兰风的确是想找这样一个人,而原本在他心中眼中,凌绝,才是最好的人选,是那样前途无量的俊朗少年,同怀真正好一对儿。

    殊不知……真相竟是这样,支零破碎似的,竟叫他无法面对。

    本以为的“良人”是怀真避而不及的,本以为的“大人”,却是怀真所……看中的?

    应兰风微微仰头,闭了双眼,心中悸动,如云起云落,无法自制。

    唐毅,唐毅……为何竟是唐毅?

    一直到如今,仍觉得有如梦之感。

    应兰风信步而行,出了院子,却见迎面是李贤淑匆匆而来,见了他,便上前道:“我正要找你,我方才在大奶奶那里坐着说话,为什么忽然听说……皇上又赐婚了,这会子,却是把怀真配给、给……”

    李贤淑结结巴巴,亦是满面震惊不信,应兰风对上她的双眼,道:“没有错儿,我今日在金銮殿上,也听得真切。”

    李贤淑心头本是惶惶,只以为是哪里出了错儿,如今听应兰风一说,顿时惊道:“真的是……是跟那位唐大人?”

    应兰风点了点头,长叹道:“正是那位唐大人。”

    李贤淑张口结舌,半天无法回复原状,抓住应兰风道:“这是如何一回事?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竟……怀真才十五,唐大人……那可是、可是……才比我小几岁呢?”

    应兰风苦苦一笑,道:“谁说不是?然而你着急又有何用,皇上已经下旨了,而且……看怀真的意思,竟然是乐意的。”

    李贤淑只觉得一颗心被人拿着,抛来扔去,连魂魄也十分凌乱,瞪着应兰风道:“怀真竟是乐意的?你问了她了?”

    应兰风道:“方才已经问过了……”

    李贤淑叫道:“这是怎么说的?平日里只听这丫头唤他唐叔叔……这本不是一辈儿的,怎么竟然……无端端的就答应了呢?”

    应兰风听了这句,便微微一笑,又叹道:“故而先前我叮嘱过你,叫你好生留心着怀真,如今,我们两个竟都是傻子一般……只怕女儿给人拐走了,都仍是毫无知觉的。”

    李贤淑睁圆双眼,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应兰风知道她的脾气,怕这会儿又横生枝节,便只道:“罢了,没什么……然而……毕竟怀真是愿意的,而唐大人,除了年纪略大,其他的……倒是……”

    应兰风先前因听了小唐表明心迹,明白小唐对怀真有心,倒不是个心怀不轨的,何况从小到大,他几次三番相助相救……

    何况怀真的模样,也像是答应了……应兰风怕李贤淑着急太过,本想赞上小唐两句令她宽心,然而想到怀真将来竟真的要嫁给唐毅,只觉得满心里仍是……有些过不大去。

    李贤淑忽地想起来,便说道:“先前唐大人来到,我还以为有什么正经事,就叫人带他过来找怀真了,这会子难道还在?”

    应兰风点头道:“正是。”

    李贤淑拔腿要走,应兰风拦住她:“做什么去?”

    李贤淑叫道:“如今不比从前了,你叫他跟怀真单独相处?”

    应兰风苦笑道:“先前不曾赐婚之前,该相处的也没少相处……你可还记得,怀真去过多少次唐府?”

    李贤淑复又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应兰风叹道:“罢了,女儿大了,自有主张,咱们……唉……”

    李贤淑盯着他,心里无法转圜过来,乘龙快婿一瞬间从凌绝那样的明俊少年……变成了……“唐叔叔”,李贤淑的心突突乱跳,道:“当真竟不管了?”

    应兰风道:“又能如何管呢?若不是赐婚,你我或许还能劝劝怀真……然而如今可是赐婚,你难道……想抗旨不成?”

    李贤淑听了这话,眼睛便慢慢红了,道:“这到底竟是什么命……怎么就不得消停呢?”

    应兰风见她伤怀,便张手一抱,道:“不必这样……你且想想,先前我们虽喜欢凌绝,但是怀真自己是不喜欢的,如今换了唐大人……怀真自己倒是愿意的,好歹……看在女儿的面儿上,她喜欢就是最好的。”

    应兰风跟李贤淑两人,先前说起小唐,总是满口满心地赞溢之词,然而如今小唐竟成了他们的女婿了,顿时之间……所感所知,便从先前不一样起来。

    李贤淑便说:“这唐大人,这把年纪不曾婚娶,外头偏又有许多流言……若真的……你放心把女儿给他?只怕怀真年纪小……尚且不知好歹呢!”

    应兰风苦笑又叹:“我先前何尝不是这样担心的,生怕怀真给人骗了去……然而你也知道,怀真又不是那种愚笨无知的女孩儿,又如何会被人三言两语哄住了?……只怕这唐大人,是着实对她好,所以才……”

    夫妻两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满心纠结起来。

    应兰风因无法排遣此事,又担心李贤淑思虑太过,便意图转开话题,沉默片刻,便问:“你如何在大奶奶那里,可是有事?”

    李贤淑听了,才又恨恨说道:“可不是么?要不怎么说这些儿女之事,真真儿是叫人心烦的呢?我还不是为了玉儿跟土娃的事?”

    应兰风早也听闻,前些日子,李家派了人上门提亲……不料,老太君一言不发,应夫人模棱两可,谷晏珂笑里藏刀,不动声色地便把人打发走了。

    应玉这两日,便在三房内赌气闹腾,反被应竹韵又呵斥了一番。

    李贤淑便冷笑道:“先前,我本来也觉着玉儿惦记土娃儿,委实有些不太像样,虽然土娃的确是个出色的,但毕竟这种事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对,不过,她既然是这般铁了心似的,成全他们又何妨?土娃除了出身那样,其他哪里配不上玉儿?怎么到了他们三房嘴里,竟成了癞河蟆想吃天鹅肉一般?我真真儿是瞧不上!”说着,便狠狠地啐了口。

    应兰风点点头,道:“这倒是难办,你纵然有心帮他们,到底咱们不是玉儿的父母,做不了主。”

    李贤淑又道:“谁说不是!若不是看在玉儿是个好孩子,我哪里理他们?不是我自吹自擂,他们还配不上我们土娃呢!”

    应兰风便也笑说:“我却也是这么想的,李霍是正经有军功的,年纪轻轻又封了爵,他们可算是目光短浅的很。据我所知,京内已经有些大人们瞧上他了呢,若是他们不要,自然更还有好的配李霍,你也不必太着急了。”

    李贤淑一笑,又道:“何尝不是这么说?只可惜了玉儿罢了。”

    李贤淑说到这里,忽地又想到怀真:正经是一朵花儿才开似的娇嫩/女孩儿……当初年纪还小的时候,李贤淑就发誓要找个天底下最好的如意郎君给她,如今却……

    应兰风见她又面带忧愁不语,便将她揽入怀中,道:“罢了,你瞧我,也比你大好些,年纪大些,也有好处,多半会疼人。”

    李贤淑听着,才又笑了出来,叹道:“但愿是这样儿。然而你却要仔细,倘若他不是个好的,才不管他是什么国士无双又什么东海王的,总是万不能给女儿吃一点委屈。”

    应兰风道:“那是当然,为了怀真,我也会尽我所能,他若敢欺负怀真,我纵然豁出性命,也不会同他善罢甘休……你且放心。”

    李贤淑便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就在应兰风同李贤淑说及他们的“乘龙快婿”之时,在怀真房中,小唐将怀真困在琴桌之后,虽不再亲她,然而耳鬓厮磨,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怀真怕极,微微轻颤,此刻她还以为应兰风正在外间,便尽量避开小唐,又低低地说道:“怎么又来难为人……你快……回去好生坐着。”

    小唐听着这低低切切的一句,便道:“怀真可是怕被应大人看见……更不喜欢我么?”

    怀真的脸已经通红,偏又不能低头,只是竭力将脸侧向旁边儿,不去看他罢了。

    小唐望着她泛红的脸颊,衣领底下雪色的玉颈,便忍不住凑过去,在上面轻轻地亲了一下。

    怀真猛然一抖,又恼又羞,道:“做什么!”伸手推了过去。

    小唐顺势后退一步,深吸一口气,暗暗调息片刻,才又看着琴桌。

    此刻两人均是无言,怀真有心说他几句,又怕给应兰风听见,便只垂着头。

    小唐盯着那琴,目光几番闪烁,忽地抬眸看着怀真,笑道:“以后……我亲自教你抚琴……可好?”

    怀真心无他想,只以为是好话,便道:“何敢劳烦?我资质不佳,就不必费心了。”

    小唐笑吟吟地只看着她,道:“不怕……我擅会调/教的。”

    怀真才听出有几分异样,一时疑惑看他,却不解其意。

    小唐拢着唇咳嗽了声,才道:“对了,先前我生辰那日,你不曾去……下个月是太太的寿,到时候你可不能再不去了?”

    怀真听了这话,便把先前的事撇开了,微微蹙眉,便垂眸轻声道:“赐婚的事儿……太太听了,会不会不高兴……我还是不去了的好。”

    小唐哑然失笑,道:“你为何会这样想?”

    怀真道:“毕竟、毕竟……先前我是那样唤你,……太太只怕也是想不到的,若是不喜……”

    小唐忍着笑,便道:“你且放心,太太只怕比我更喜欢……她本来就极想你当她的儿媳妇,只不过那时候你有婚约在身,不敢乱想罢了。”

    怀真又红了脸,便扭开脸去,道:“我不信这话。太太怎会跟你一样……”

    小唐不由问道:“我又如何?”

    怀真自觉失言,便道:“没如何……”

    小唐望着她似有情似无情、含羞忍怯的模样,早就十万分心动,只奈何并不是放肆之地,便道:“罢了,我来了好一会子,也该回去了……只怕太太也听说了消息,正不知如何呢,我早些回去告诉,叫她早些放心。”

    怀真点头说:“既是这样,唐叔叔快些回去罢。”说着,便站起身来。

    小唐却忽地上前一步,将怀真的手默默攥住,便又团在掌心里,自是极为不舍。

    怀真慌得看一眼门口,又想抽回手来。

    小唐却低下头来,又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顷刻缠绵,怀真正恼他又轻狂,小唐却又微微俯身,在她耳畔低低地说道:“以后,可留神些,别再……伤着自个儿了,否则……我是……不依的。”

    怀真听了这话,虽有暧昧之意,然而却又似真的有几分要挟,一时竟分不清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便抬眸看小唐,眼底隐约有些惊惧猜疑之意,难以隐藏。

    小唐看得分明,却恍若无事状,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先去了。”

    怀真按下心中一丝不安,屈膝行了一礼,道:“唐叔叔请了。”

    小唐把怀真从头到脚,仔细又看了一遍,见如菱叶萦波,初荷飐风,不语低头,自有一股微微地妩媚风流之意,他便复一笑,转身出门而去。

    自此之后,李贤淑果然寻得机会,便问怀真对小唐是如何看法,又问先前小唐几次来见她……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以及她去唐府之时,小唐有无如何之类。

    李贤淑自然不比应兰风,虽然有心委婉些问,到底是藏不太住。

    怀真知觉,面红耳赤,起初还略答了几句,后来不管李贤淑问什么,就总是不理不睬,一脸不悦。

    李贤淑问了几次,无果,就对应兰风诉苦,道:“可是坏了呢,你女儿眼见是给那唐大人拐了去,竟不跟我说实话了,我问她几句,她还当我要害他似的呢,竟防着我……”

    应兰风怕她真个儿伤心,就宽慰道:“这其实也是好事,可见怀真心里是喜欢唐毅的,不然的话,又哪里肯为他说话?既然她得了个称心如意的,我们当父母的,只该为她高兴才是。”

    李贤淑听了,发了半晌呆,才道:“你说的,倒也是个理儿,只是……”因此叹了几回,便自作罢。

    然而除了应兰风跟李贤淑之外,其他应佩应玉,张珍等却更是因为这赐婚之事大吃一惊,得知消息后,纷纷跑来见怀真,探听虚实,——李霍因军中有差事,不得回来,不然也即刻来了。

    这日,应佩便问怀真:“怎么皇上竟为你和唐大人赐婚了呢?我听了这消息,只当是他们浑说的,竟然不能相信。”

    怀真生怕似先前一般,越说越多,便只道:“我也不知道。”

    应佩呆了呆,才瞪着她,问道:“妹妹心里……对这门亲事是怎么想的呢?”

    怀真低着头道:“既然都是赐婚了,又有什么可想的。”

    应佩见她神色如常,暗暗诧异。原来应佩跟张珍等小辈,也是如应兰风一样的想法,真真儿地做梦也料不到怀真会跟唐毅结缘。

    要知道,素来他们这起子人,见了唐毅,从来都毕恭毕敬,如见天人一般,当作是高高在上神祗似的参拜,又哪里会想到,怀真会嫁给他呢?

    应佩也生怕怀真会不悦,如今见她反应寻常,心里虽松了口气,却又有些惊愕,便问道:“妹妹,你莫非……喜欢唐大人的?”

    怀真深深低头,也不回答。

    应佩又问:“你好歹可说句话……我这心里替你担忧着呢。”

    怀真见他着实忧心,才微微一笑,说:“哥哥何必只管问,难道唐叔叔不是好的?”

    应佩一愣,便也笑说:“唐大人自然是极好的……然而、然而……我只是怕是皇上乱点鸳鸯,将来可怎么一块儿过活呢?”

    原来应佩心里担忧:起先怀真叫唐毅“叔叔”,两人交情虽不比寻常,但若论起婚配来,这可委实是八竿子打不着、炯天别地的两个人,因此应佩一面儿担忧怀怀真不喜,另一面,则又担心唐毅对怀真不好。

    怀真明白他的心意,便说:“哥哥别担心,唐叔叔从来对我很好,我……也从来都敬他感激他……横竖现在什么样儿,将来便什么样儿罢了,没什么差的。”

    应佩想了想,因见她不曾有什么惶恐害怕之色,便按下心中不安,点头说道:“那也罢了……唐大人除了年纪有些大,倒是不可多得的,既然这样,我倒要先恭喜妹妹了。”

    怀真便轻轻咳嗽了声,一笑了之。

    而应玉本正恼于自己跟李霍之事,乍然听了这个消息,也是不信,便跑来看怀真,怀真只也如同应佩所说的,给应玉说了一遍。

    应玉听了,却点点头说道:“其实……倒也很好,我原本就觉着唐大人对你跟对别人不同。”

    怀真倒是诧异了,便问:“又有哪里不同了?”

    应玉若有所思,便说道:“比如……那次和亲的时候,唐大人拼着担干系,叫小表舅去通知我……”应玉说到这里,不由笑道:“现如今我知道了,必然是他舍不得你,所以才那样着急上心的。”

    怀真红了脸,啐道:“呸,只是口没遮拦。”

    应玉却叹道:“罢了,先前你虽定了凌哥哥,外头又是那样交口称赞他,怎奈我看你总是不太开怀,如今有了唐大人,细想想,却比凌哥哥更好了……我是替你高兴呢。真真儿的想不到,你竟有这样的缘分。”

    怀真道:“又有什么更好的,只是没口子瞎说。”

    应玉道:“怎么不好?唐大人生得好,家世好,人品相貌,才学武艺……说起来简直没有一样儿不好的,天底下也再找不出第二个这般的人物了,偏偏素来对你又是那样上心体贴,看来果然是天赐的良缘。”

    怀真见她竭力夸赞小唐,便忍着笑,轻声道:“你既然把他说的这样好,我表哥倒是比不上了,你何不撇了表哥,嫁给他去?”

    应玉听了,又笑又痛,便道:“你偏来拿这个打趣,如今你的终身定了,我却还在无着落呢。”

    怀真才看她,问道:“我听娘说,三奶奶跟三叔父不答应?”

    应玉咬牙道:“爹是吃了**汤了,铁了心要我嫁给那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混账人……如今我也没有亲娘给我做主,好歹先同他们耗,若是逼得我没有法子,我就死给他们看,便如了他们的意了!”

    怀真见她发狠,忙又劝慰,道:“别说狠话,未必没有转机,先前我跟佩哥哥说了,他会在外面仔细打听……另外,我看娘的意思,她也会帮你呢。”

    应玉听了,便掉下泪来,握住怀真的手,道:“我亲娘在天之灵,且都看着呢……瞧清楚他们是怎么对我的,再看看谁是真心对我好的……”

    怀真温声安抚了一阵儿,应玉才慢慢止了泪。

    如此,金风送爽,便到了九月,唐府早派了人来相请,这一日,便是唐夫人的寿,应夫人,陈少奶奶,李贤淑等亲自前往贺寿。

    怀真因他们特意请了一番,又因许久不见唐夫人了,不好不去,于是便拉了应玉作陪,随着来到唐府。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地雷军团的小萌物们,感谢浅水炸弹正副队长,虎摸~(づ ̄3 ̄)づ╭?~

    赵琦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2:24:04

    1780990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2:35:08

    墨儇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1-27 22:39:06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2:58:07

    阿呆头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00:31

    阿呆头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01:31

    壹仟零壹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03:48

    18733641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1-27 23:23:55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37:1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52:02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3:58:21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00:01:03

    斯兰望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00:11:09

    咩哈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09:23:54

    wuj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11:01:09

    futal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12:52:01

    九月的尾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8 15:09:39

    么么哒,我是迟来的一更君~虽然大家都要吃糖……但毕竟萌真是应爸的心头肉,绝不会一听有人了就立刻扔出去,尤其是唐叔叔这种“背景复杂”的人物~所以该交代的得交代明白~

    作者君说过糖酥是有个小记账本的,只怕当时你们不解这意思……咩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7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